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3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看到象霸天站在了自己对面,豹疾风都想骂娘了。

豹疾风的特长就是速度,而象霸天这种擅长防御的妖兽,正是他们这种速度型妖兽的最大克星。

豹疾风心里暗骂:老大,你昨天才输给了蚺停,怎么也得休息两天吧,到那时候我就获得了十连胜了,我们月赛再见不好吗?

可是象霸天才不管他心里怎么想的,他现在只想快点参加比斗,争取获得好成绩,那样才能得到蚺停背后那个大能的青睐。如果那个大能愿意指点自己一二,就是在年度全界妖兽比斗中,自己也必定能大放异彩。

至于豹疾风,在象霸天看来只是他前进道路上必须要击败的十个对手中的一个而已。

盾牌取出来执在手中,象霸天对着豹疾风喝道:“小豹子,快点,快点快结束,你还能赶上回家吃早饭。”

“……好吧大哥,可是对上你这样的对手,能快点结束吗?”豹疾风也是无语了,心道人不知道你,你自己还不了解自己吗?皮熢肉厚,攻击手段缺乏,还不就是说的你?我固然是不好赢你,而你想要赢我,也得练上个百八十回合呀。

象霸天嘴里说早打早结束,可是手执盾牌,却是站在了原地没有等着豹疾风进攻。即使是豹疾风站着不动,他也找不到对面的空当进攻。毕竟从生下来会站立开始,象族的目光就着眼在防御上,对于进攻,他们实在是不精通得很。

豹疾风无奈了,说快打得是你,站在那里不动的也是你。他却是没有办法,对方本来就是擅长防御的,不进攻倒是没有什么,他拿着铁爪刚一发呆,场下的观众就开始大喊:“豹疾风,进攻!撕碎那头像的厚皮,把他的尊严狠狠的摔在地上再踩几脚!”

也有观众好像是支持象霸天的:“对!豹疾风快点进攻,把你的屁股狠狠地砸在象霸天的盾牌上!”

还有的观众纯粹是看热闹的心态:“他妈的,快点打,老子还想看到底是你手中爪更利呢,还是他手中的盾更坚呢。”

斗场的工作人员又开始向观众开出了盘口,可是却尽量绕着沈峰这边。一百五十万金币,现在斗场这边还欠着沈峰一百万呢。

蚺停听沈峰说昨天赢了不少金币,今天便也想下注。他买沈峰的长鞭的三万金币,沈峰却还是放在他这里,并没有收取,他便想用这些金币下注。

“大哥,你觉得象霸天和豹疾风哪个能取胜?”蚺停还是很信服沈峰的眼光的。

“这个,当然是象霸天会获胜了。但是我想最后也就是象霸天把豹疾风的灵气耗光而获胜,最少也得需要二百回合。象霸天如果抱死了防守,就是不出来进攻,即使是你也不好赢他,这个豹疾风当然就更不可能了。”沈峰随品答道。

蚺停招招手想要叫工作人员过来下注,那个工作人却假装没有看到,竟然连理他不理他。

蚺停知道对方是在躲着沈峰,只好自己过去,把三万金币全部买了象霸天胜利。

现在开的盘口,却是象霸天胜一赔零点七,豹疾风胜一赔一点五。这样的话,如果象霸天胜了,蚺停的三万金币就变成了五万金币了。

回到沈峰的身边,蚺停悄声问道:“大哥,如果你对上象霸天的话,几招能胜?”

一开始的时候,他看沈峰的修为只是帝魄境初期,虽然佩服沈峰的眼光,知道沈峰的功法一定不错,而且武者也一定比自己的好,也没认为沈峰能打败象霸天。

可是随着和沈峰在一起的时间变长,他却理所当然地认为,沈峰比自己这些人强才是最应该的。

沈峰笑着道:“一招!”

“一招?……”蚺停无语了。本来他认为自己能在四招之内击败象霸天,已经是很厉害的了。而沈峰以一个帝掀境初期修为的妖兽身份,竟然说可以在一招之内击败象霸天。

他不知道的是,如果沈峰全力发挥,别说一个象霸天,就是一百个象霸天,也不够他一招打的。

别说是象霸天,就是象霸天的父亲,象族的第一强者象更新,也只是圣体境初期修为而已,在现在的沈峰手下,也绝对走不过三招。

虽然沈峰压制着自己的灵气不突破,但是他吸收的可是一个老牌天神境强者赢政的神念、灵魂之力还有灵气,即使是现在突破天神境,在天神境中怕也算得上是出类拔萃的。境界已经达到了,就是把修为压制到王魂境,也可以发挥一部分天神境的威能。

虽然对沈峰说出的一招感到很是意外,但是蚺停却没有一点的怀疑,自己这个大哥的能力,可是让他心服口服的。

两个人说话的功夫,场中的豹疾风已经一爪向着象霸天的头顶抓去。按照惯例,这一爪应该只是试探性的进攻,目的只是为了引出对手的空当。

对付向象霸天这样手拿大盾的防御性选手,攻向头顶身后是最后的选择。正面进攻,他只需要轻轻举起盾牌就可以挡掉,根本对他没有半点的威胁。

象霸天在和蚺停比斗时,吃亏就是在武器方面。蚺停的长鞭,实在是使得太过灵活,让象霸天根本摸不清他的进攻套路。

可是在和豹疾风这种必须近身作战的对手时,象霸天的长处就显现了出来。手中盾牌向上一举,迎上了豹疾风的铁爪,同时飞起一脚,便踢向了豹疾风的下盘。

沈峰也不由赞道:“这一腿不错!”

象霸天昨天输缥蚺停,其实也与他的轻敌有关。豹疾风却是启明城有名的强者,对于他象霸天显然早有研究,知道擅长速度的对手,最重要的就是下盘。

豹疾风此时手中铁爪攻向象霸天,虽然只是试探的一招,但是上身还是前倾。这个时候象霸天攻向他的下盘,他没有办法后撤,只好两脚一点地面,想要飞到空中。

俗话说落地生根,武者的双脚落地,除了飞行妖兽,像如同失去了根一样,身形便无法像着地时那么灵活了。

盾牌轻意挡住了铁爪,此时象霸天两手举盾,一脚蹬空,而豹疾风却是身在空中,与地面平行。

象霸天口中“嘿”一声大叫,不等自己的右脚落地,盾牌由上举之势转为平推,向着豹疾风的前胸击去。

虽然象族的特长是防御,但是豹疾风却也不敢小看象霸天的攻击。毕竟象族的力量摆在那里,就是不运用任何的功法,只凭身体的力量,就不是一般的妖兽可以抵挡的。

看到盾牌砸向自己的前胸,豹疾风的身体在空中一拧,双脚踢在盾牌之上,飞身向远处落去。

这一下却是化解得颇为轻妙,不但没有被盾牌击中,反而借着象霸天的一推之力,远远落在了他的攻击范围之内。

一个照面,豹疾风落地的时候胸膛在剧烈起伏,灵气显然有了极大的消耗。反观象霸天,情况却要好得多了,他脸上并没有任何用力过大的表现,手执盾牌,轻喝一声,稳步向着豹疾风走了过来。

场中的观众,开始一边倒地为象霸天叫好,他们也能看出来,豹疾风这次对上象霸天,只怕九成已经算是败了。

豹疾风眉头紧皱,似乎在为自己的形势担心。象霸天几个大步,已经走到了离豹疾风不到一丈远的距离,口中又是一声大喝,手中盾牌轮圆了,一式推窗望月向着豹疾风面部击来。

手执盾牌,本来下盘的防守就是全身最弱的地方,现在象霸天又是攻向豹疾风的上盘,腿脚便全部露了出来。

豹疾风双眼盯着象霸天的盾牌,在离自己的身体只有一尺远,确定象霸天的招式已经用老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一蹲,一个翻滚,手中铁爪抓向了象霸天的小腿肚。

他知道自己和象霸天拼力气的话绝对占尽下风,对攻更不可能破开对方的防御,所以便故意等着象霸天露出空当。

象霸天大踏步上前的时候,豹疾风便盯住了他的下盘,这个时候,一爪抓出,势在必得。

第七七一章 冲突

象霸天却是十分彪悍,他虽然早就料得对手可能会在自己进攻的时候偷袭,仍然没有后退,前推的盾牌转向下,向着豹疾风的后背砸了下来。

象霸天这一下乃是前推落空转向攻周,威势自然没有了先前的凌厉,但是他的力气和灵气毕竟要比对手强上许多,而且这一下他是攻向豹疾风的后背要害,豹疾风却是攻向他的小腿,所以以招换招,完全占尽了便宜。

此时的豹疾风,想要换招也来不及,身体紧贴地面向前滑行,根本没有空间也没有时间给他换招,只好在心里暗叹一声,手中用力,铁爪已狠狠地插进了象霸天的小腿肚。

豹疾风手中往怀里一带,铁爪上带下了半斤重的一块血肉。但是这个时候,象霸天用力击下的盾牌,也结结实实地砸在了他的手背上。

“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里面还夹杂着半片肺叶。豹疾风虽然伤到了象霸天,但是他受到的伤却要比对手重上十倍。

这一下伤到了内脏,豹疾风即使能治好伤势,只怕修为也会下降,而且以后还能不能再恢复到现在这种境界也不好说。

反观象霸天,受的伤却只是些外伤,虽然失去了一大块血肉,但是对于巨象族来说,这只能算是小伤。

豹疾风的族人上来把他抬了下去,看到象霸天,眼中透露着浓浓的恨意,象霸天却是连看了不看他们,用灵气封住了伤口,止住血向着观众席上的沈峰和蚺停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两个随从。

这些启明城里的年轻一代天才妖兽,无一不是族中的明珠,都受到全族的保护。豹疾风败给象霸天豹族当然没有话说,但是现在伤成这样,以后的修行可能都要受到影响,豹族却是不会善罢干休的。

鹤总管为人十分老道,看到场中出现了这样的重伤,安排好了下一场比斗,便悄悄地来到了沈峰他们这边,把沈峰和蚺停以及象霸天叫到了报名室。

他知道豹族一定会来找象霸天的麻烦,如果在观众席上闹开了,那就不好看了,在报名室这边,毕竟影响面还是要小上许多的。把他们带进报名室的同时,他已经支开了一个助手,叫他去巨象家族把象霸天的父亲象更新叫来。

果然不出鹤总管所料,几个人刚进报名室坐下,身后便吵吵闹闹地挤进来了几个人。

原来在二人比斗开始后不久,豹族便有人回去通报了族中,这一次来到斗场的,却有豹放的几个长老。豹疾风好像也是从外界进入到启明城的,所以并没有长辈。

豹疾风来到启明城以后,便被引了入豹家,并且因为其在修炼方面表现出来的天赋,被全族所重视。本来豹族想着能在几十年以内把豹疾风的修为提高到圣体境,这一次在象霸天的手下受伤,只怕便断了他们这个念想。

虽然想到豹族不会善罢干休,不过象族家底颇为厚实,本来鹤主管觉得自己出面调解,让象族出点金币便可以把这件事抹去了,却想不到豹族竟然好像并不想这么简单就让这件事过去,几大长老全部来到了斗场。

几个豹族长老身后,是两个豹族的族人抬着口中还在向外溢出血液的豹疾风。所有的豹族族人看向象霸天的目光,都喷着怒火,似乎想要扑上来狠狠咬他一口。

象霸天才不管那些人的目光,他只知道在斗场比斗,即使是杀死对方,也不会受到法规的惩处。

沈峰在旁边忍不住开口道:“难道在斗场比斗,伤了对方还要被追究责任的吗?那以后谁还敢在比斗中出尽全力呀,真的伤了对方还会被兴师问罪。”

豹族长老转过头来看了看沈峰,发现这是一个陌生的面孔,身上却有一股巨蟒一族的气息。在启明城,巨蟒一族乃是实力弱小的一族,豹族长老面色一变,盯着沈峰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要不要你和我们族中的弟子进斗场比斗,死伤不论呀?”

沈峰耸耸肩道:“我可不敢。你们这些大家族的,胜了固然欢喜,输了却又要叫出家族中的老一辈来找场子,我们这些小家族,可惹不起你们。”

嘴里说惹不起,脸上却是一副不屑和你们一般见识的表情,让鹤主管看了也不由心中暗笑。

对于这种在比斗中受伤以后,家族长者出面的情况,鹤主管实在是见怪不怪了。如果豹疾风受伤,豹族没有来闹事,他反而会考虑对方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豹族的这个长老还想对沈峰发怒,报名室的门却被从外面推开了,一个身体高大的中年男子形象的知兽推门走了进来,一进门便大叫道:“霸天,你没有受伤吧?”

一边大叫,一边来到了象霸天的跟前,一眼便看到象霸天腿上的那个大窟窿,高大妖兽立刻便怒了,叫嚷道:“是谁家不知死活的族人?竟然敢把我的儿子伤成这样?难道他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沈峰无语了,斗场的工作人员把象更新叫来,自然会把情况都给他说明,这家伙,一来到先看自己儿子的伤势,然后便大叫大嚷,这戏演得实在是有点逼真。

就连象霸天自己,也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了:“爹,我的伤没事,对方是豹家的豹疾风,他伤了我,也被我打伤了……”

“什么叫没事?没事流这么多血?别管是哪家的,打伤你就是不对,被你打伤……没打死就肯定没事。”自己的儿子受伤有事,人家的儿子别打死就没事,这也是一个很强的逻辑。

豹族的长老咳了一声走上前:“象兄,你这话我听着有点不顺耳呢!”

你的儿子是妖兽,难道我们族的族人便成了人类不成?什么叫没打死没事?你看看我们疾风的情况,现在只怕要落个修为下降,无法恢复的结果,而你儿子的伤,最多有半个月就能完全恢复。

“疾风可是我们豹族的希望,今天这件事,无论如何也不会算完。如果你愿意,我们不惜去申请城主进行两族对战!”

象更新也是巨象族的长老,从豹族长老的口气中,他也听出了不能转环的意思。为了这一个豹族族人,他们竟然不惜两放对战,可见这个族人在他们心目中地位之重。

象更新正在考虑怎么对付豹族长老,鹤主管在旁边却是看不下去了,这斗场之中比斗,伤亡在所难免,真的是伤得重了,一般赔点钱也就算了。如果真的因为这件事上升到了两族对战的结果,那他这个斗场主管脸上也不好看。

轻轻咳了一声,鹤主管道:“豹兄,你这话就有点过了。”

进入斗场之前,每个人都要熟知斗场规定,这个难道你忘了?规定中早就说明,比斗是一件有危险的事情,在比斗中伤亡,不必追究对方的责任,这条你忘了?

“我的意思是,既然双方都有受伤,而你们这边的豹疾风受伤稍重,就由象族拿出金币一万,你们延医问药,争取把豹疾风的伤势治好。”

鹤主管的说法喝在不错,但是豹族怎么会接受?别说是一万金币,就是十万金币他们也不会同意的。

“拿出一万金币来把疾风的伤势治好?好,就如你所说,如果你能把疾风的伤势治好,我们一个金币也会要。来,你来给疾风治治看看。”

沈峰接过他的话问道:“你的意思是,只要能治好豹疾风的伤,你们就不追究了是吗?”

豹长老看了看沈峰,却不相信他能治好豹疾风的伤势,毕竟看起来他也只是一个帝魄境初期修为的妖兽而已。

点了点头,豹族长老道:“是的,只要能治好他的伤势,我们不但不追究,还会重谢。”

象更新没有说什么话,却是深深地看了一眼沈峰。他昨天就听象霸天说蚺停背后有一个大能,心中在沈峰是不是要找那个大能治疗豹疾风的伤势。

沈峰点了点头,对豹族长老道:“那你就把豹疾风交给我吧,保证明天给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小豹子。”

沈峰说得这么有把握,连鹤主管也不由好奇起来。

从沈峰和蚺停进入报名室,见到他第一面,鹤主管就有一种感觉,这不是一个一般的妖兽。据说鹤族乃是仙人的坐骑,所以他们的灵魂之力极为的强大,感知能力极强,鹤主管相信自己没有看错。

现在听到沈峰竟然可以在一天的时间内治好一个内脏严重受伤的妖兽,让鹤长老对他更加的刮目相看了。

象更新对着沈峰一抱拳道:“小兄弟,如果你能把豹疾风的伤势治好,我们象族愿意拿出五万金币来答谢你!”

如果沈峰真的能治好豹疾风,便化解了两族之间的一间危机。虽然象族并不怕豹族,但是能不冲突还是不要冲突的好,毕竟启明城里不光有他们两个种族,如果两族相争,只会便宜别的家族。

豹族长老骂道:“就你们象族有钱吗?如果小兄弟给疾风治好了伤势,不用你们象族,我们豹族自己付给小兄弟五万金币作为报酬。”

第六七二章 妙手回春

豹疾风的这点伤势,对沈峰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他身上最少有十几种丹药,可以在治好豹疾风的伤势的同时,还能使他的修为得到一定程度的提高。

对于两族争着要出的五万金币,沈峰却是笑了笑道:“等明天治好了豹疾风的伤势再说吧,如果豹族的前辈不放心豹疾风的话,可以派两个贵族中的妖兽和他一起呆在我们那里。”

看到事情有了转机,豹族长老对象霸天和象更新也没有那么仇视了,又向沈峰道了谢以后,留下两个族人,便纷纷离开了。

象更新却是不放心象霸天的伤势,要带他回家,不让他参加下面的比斗了。象霸天哪里肯依?昨天才听说了这一次到北斗城里参加全界妖兽比斗的可以多几个名额,他怎么能不抓住这个机会呢?说什么也要继续参加剩下的比斗。

沈峰对着象更新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一枚疗伤丹来递给象霸天道:“这是别人送给我的一枚人类的丹药,据说吃了以后任何外伤都可以得到缓解,你服下去,说不定下场比斗就可以赢得轻松一点。”

看到沈峰竟然拿出一枚疗伤丹来交给了象霸天,包括象更新和鹤主管,报名室里的所有人看着沈峰就像看一个土豪,眼睛都开始放光了。

在地下世界,丹药远比功法和武器更为稀少,就连象更新这种活了近千岁的老怪物,见过的丹药也不超过三枚。

要知道,丹药是消耗品,不像功法和武器可以重复使用,用一枚就少一枚。像沈峰拿出的这样的疗伤药,象霸天这样的小伤可舍不得用,只有受了不可恢复的伤势,妖兽才会花重金购得丹药服用。

看到象霸天拿着丹药的手在颤抖,沈峰不知道他们这样的表现是为什么,开口道:“快吃了恢复一下去比斗吧,这一场马上就经比完了,你快要上场了。别舍不得吃,这样的丹药,我这里还有不少。”

沈峰的话才说完,就觉得房间里刷地一下,明亮了一倍不止。围着他的那些妖兽,眼睛里全部都闪烁着贼亮贼亮的光芒。

鹤主管拉着沈峰的手道:“兄弟,一万枚金币,我就要象霸天手中一样的丹药,一枚,可以吗。”

我靠,一万金币一枚,这有点过了吧。沈峰心中暗道,这东西,最多值一百金币。

数了数房间里的人数,鹤主管和他的两个助手,再加上象更新和一个象族的族人,还有豹族的两个族人,蚺停当然就不算了,一共是七个人。沈峰从怀里又掏出了七枚疗伤丹,在七人手心里一人放了一枚:“好了,钱就不要提了,一人一枚,算是见面礼。”

整整七枚疗伤丹作为见面礼,这可太惊人,不,是太惊妖兽了。

看着七个妖兽小心地收起了丹药,沈峰嘱咐他们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免得别的妖兽也向他讨要,七个妖兽自然是满口答应。说什么笑话!告诉别人,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大家都有了,那还能显出自己手中的丹药的珍贵吗?

豹族的两个族人抬着豹疾风,跟着沈峰和蚺停回到了蚺停的家中。安排豹族的族人把豹疾风放在了床上,沈峰让蚺停去把鹿小雅叫来。

以前沈峰倒是听说过鹿族天生便是做医生的妖兽,可是他一直没有机会遇到鹿族的妖兽,现在在地下世界里遇到了,但是想见识一下鹿族灵气的神奇之处。

豹疾风已经苏醒了过来,看到沈峰感到很是诧异,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到了这里。听了自己的族人的解释,豹疾风挣扎想要坐起来向沈峰致谢,却被沈峰按着躺了下去。

沈峰又取出一枚疗伤丹来给豹疾风喂下,让他先恢复着伤势。

蚺停很快便把鹿小雅带来了,鹿小雅因为虎妞的事,对这沈峰和蚺停二人还是挺有好感的,而且鹿族也很愿意替妖兽治疗伤势。

看到鹿小雅进来,两个豹族族人脸上倒是有几分放轻松了,毕竟鹿族作为天生的妖兽医生,他们对于鹿小雅的医术还是早有耳闻的。

可是鹿小雅一看到豹疾风的伤势,立刻就傻眼了。他是医生,可不是神医,这样内脏破碎,灵气涣散的伤势,可不是他能治好的。

刚想开口说自己治不了,沈峰却抢着说道:“小雅,你来了我们可就放心了,这样的伤势,你出手的话,一定是轻而易举就可以治好吧。你们两个先出去,不要打扰鹿医生给豹疾风治病。”

说完,沈峰拉着两个豹族的族人便到了院子里,让他们坐了下来,然后自己又走进了房间里。

鹿小雅又要开口,却被沈峰摇摇手制止了,然后出手用灵气封印了豹疾风的感觉,才点点头让鹿小雅说话。

鹿小雅摇头道:“大哥,这样的伤势,我根本治不了呀,我最多只能治治外伤而已。豹疾风的伤势,一看就是伤到了内脏,妖丹都有了损伤,你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