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3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し舯砻嫘纬闪艘还赏林琳稀

虽然事出突然,土之屏障并不是最完美的状态,但是沈峰现在布下的土之屏障,即使是圣体境的武者也不一定能破开,何况狼雄图再怎么说修为也只是帝魄境巅峰而已。这一下攻击,不但没有伤到沈峰,狼雄图自己反而受了一点轻伤,肘部骨骼微裂。

沈峰又是微微一笑:“两招了,还有一招。你可以抓住机会呀,别等到我出手,你连一招也接不下。”坑每引划。

如果是以前的狼雄图,听到有人和他这样说话,即使对方是和他的父亲一样的圣体境高手,他也一定会反唇相讥。可是今天对面一个看起来只有帝魄境初期修为的对手说出这样的话,他不但没有不认同的感觉,反而真的为自己后面如何抵挡沈峰的攻击感到担忧起来。

狼雄图也知道,在比斗中如果有了自己这种心态,这场比斗八成已经输了,可是他没有办法否认对手的说法,现在他终于明白,自己对面这个看起来笑容可掬的对手,是自己以前从来也没有面对过的真正强者。

现在的狼雄图甚至怀疑,刚才自己击中沈峰,就是换作自己的父亲,在狂化状态之下,也根本不能对沈峰造成什么伤害。一个看起来只有帝魄境初期修为的妖兽,为什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实力?现在的狼雄图,满脑子都是这个问题。

看到狼雄图在发呆,台下的观众可不干了,都在大声呼喊:“上呀!上呀!你他妈的发什么呆?”

观众的话如此难听,如果是在平时,狼雄图如何能忍?可是现在却是置若罔闻,只是呆呆地看着沈峰。

沈峰也向着狼雄图点头道:“还有一招,出手吧!”

狼雄图狂吼一声,双手用力一甩,手中的盾牌向着沈峰飞了过去,他自己却是高高跃起,曲起双膝,从空中向着沈峰攻去。

化为人形的狼族妖兽,失去了本体最为强大的武器尾巴,但是他们的双腿同样很是坚硬。第一招向沈峰攻击,狼雄图就想以左腿攻击沈峰,却没有来得及发出。

现在在狂化状态下,他自身的身体其实变得很是脆弱,双腿没有原来那么坚硬了,但是攻击性却更强了。他这一击,即使是和比他实力还要低的对手的身体相撞,伤到对方,自己的双膝只怕也会碎裂。可是就算是对上比他实力强上数筹的对手,他也可以让对手重伤,了自己也是一样的伤势。

也就是说,他这一击,不管伤不伤得到沈峰,他自己一定会受伤。这是一招欲伤敌,先伤自己的拼命招式。

看到狼雄图竟然使出这一招拼命招式,他的护卫在台下大叫道:“少城主,不可!”

但是此时狼雄图的攻击已经发现,又在远离他数十丈的比斗台上,护卫即使想要阻止也是不可能,只有眼睁睁看着狼雄图的双膝向沈峰的头顶落去,等着他们两败俱伤的结果。

在护卫的心中,自然是十个沈峰也比不上一个狼雄图,即使是把沈峰击杀,狼雄图受了重伤,在他看来也是得不偿失的。毕竟再过五天,便是全界比斗开始的日子了,如果狼雄图双膝受伤,到时还能不能参加比斗,却是未知数。

狼雄图也是心中黯然,知道自己这一次是无缘今年的全界妖兽比斗了。可是既然和沈峰对上了,他不能容忍自己被对手让上三招,还不能给对方造成任何的伤害,而且这个对手的修为还要比自己低上那么多。

就在全场的观众都睁大了眼睛,等着台上的二人两败俱伤的时候,让人难以相信的一幕发生了,离沈峰的身体还有一尺的时候,狼雄图在空中被一片突兀出现的青藤完全包裹,再也难以下落半分。

沈峰手中的长剑,斜斜地指着狼雄图,却并没有接触到他的身体,从木灵剑的剑身上,疯长出无数的青藤,瞬间将狼雄图裹住。

处在青藤包袱之中的狼雄图,只觉得面前绿光一闪,好像跌落进了一片茂密的草丛,眼前是绿色一片。

第七百八十五章 一招三式

看到狼雄图被沈峰身上莫名生出的青藤所缠绕,攻击没有落到沈峰的身上,他的护卫终于长舒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狼雄图在青藤包裹之中奋力挣扎,用力一挣,终于从其中脱身而出。

沈峰手中长柄斜指狼雄图的面门,轻声道:“我说让你三招,现在三招已过,我要进攻了。”

狼雄图听了沈峰的话,不由心中紧张,握紧了手中的盾牌。就在这个时候,沈峰的灵魂之力,却感受到了蚺停和鹿小雅的气息。

原来沈峰当时离开时,这两个却是正在抓紧时间修炼。沈峰在北斗城城主府前和狼雄图发生冲突,那些护卫虽然没有制止,但是却还是回报给了城主。

不管怎么说,沈峰也是启明城的人,而狼雄图却是太白城的少城主,这两方争斗起来,最后谁伤了谁,对北斗城的面子都不好。在打听到沈峰和狼雄图相约去斗场比斗以后,北斗城主便派人去给启明楼和太白楼同时送信,希望他们能到斗场阻双方的比斗。

沈峰二人的修为,北斗城城主府守卫却是给城主说了个明白,他知道沈峰的修为才是帝魄境初期,却是稍稍放心。不管怎么说,沈峰只是一个随队医生,而狼雄图却是太白城的少城主,万一沈峰伤了狼雄图,太白城城主发起怒来,也不好交待。

他这边刚刚觉得事情并不严重,斗场主管地火急火燎地跑来了城主府。不管是启明城还是北斗城,甚至是地下世界的所有五个主城,斗场的主管都和城主有碰上密切的关系,所以北斗城的斗场主管能直接进入到城主府,并不是什么让人奇怪的事。

城主看到斗场主管亲自跑来找他,漫不经心地道:“你是想告诉我狼雄图和那个启明城的随队医生比斗的事是吧?没有关系,万一真打死了,就让他们赔点钱好了。”

斗场主管却想不到北斗城主龙青云心这么宽,试探着问道:“这……赔点钱,他们会同意吗?”

龙青云一笑道:“一个随队医生而已,就是启明城主再看重他,他的身份也不能和太白城的少城主相比吧?如果打不死更好,打死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斗场主管这才知道原来城主以为狼雄图必胜,苦笑道:“城主大人,你说的倒也没错,如果狼雄图打死了那个启明城的随队医生,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可是依在下所见,只怕他打不死那个随队医生,倒有可能被那个医生打死。”

龙青云不知道斗场主管为什么这样说,仔细询问之下,斗场主管才能他说明情况。

听说一个帝魄境初期的妖兽,竟然能让斗场主管这个圣体境的强者看到他的眼神都感到心悸,北斗地太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却也不敢轻视。

当下北斗城主便让斗场主管快点赶回斗场,如果狼雄图真的不是沈峰的对手,就要想办法暗中帮狼雄图一下,怎么也不能让沈峰把狼雄图给击杀了。

即使是北斗城主,却也不敢让斗场主管公然帮助狼雄图。毕竟按照斗场的规定,如果双方约定在斗场比斗,只要不是在战胜对手后继续击杀无力无抗的对手,在比斗的过程中出现生死那是不必追究的。

作主斗场一方,如果自己便坏了这个规矩,那以后谁还会到斗场中比斗呢?更没有人会来观看比斗了。

蚺停和鹿小雅站在台下观看沈峰和狼雄图的比斗,心里却并没有为他担心,只是怕沈峰万一在比斗中伤到狼雄图,太白城那边不会善罢干休。

沈峰向着蚺停和鹿小雅看了一看,传音给二人道:“现在,你们好好看着我是怎么使纵剑术的。”

三招已过,知道沈峰要向自己发出攻击,狼雄图却是心中一紧,双手执盾,采取了一个完全的守势。刚才沈峰让他三招,他根本没有办法伤到沈峰,即使是在狂化的状态下也没有办法令沈峰受伤,已经让狼雄图使去了进攻的信心。

沈峰微微一笑,轻声道:“我这一招,要击向你的左臂。”

虽然知道沈峰实力强劲,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帝魄境那么低,但是沈峰提前告诉他要攻向自己左臂,狼雄图还是觉得沈峰有吹牛之嫌。

狼雄图的盾牌,便是执在左手之中,把他身体的整个中间部位完全遮住。狼既然沈峰已经提前出声告诉他要攻击的位置,狼雄图如果紧紧握住盾牌,全力防守不出击的话他不相信沈峰能用长剑攻进自己的盾牌之中,伤到自己的左臂。

看到狼雄图脸上深深的怀疑,沈峰微微一笑,脚下踏出雷震步,只见他三步走近狼雄图身边,脚下竟然如同带动惊雷,电光缭绕。

狼雄图抱定决心,不管沈峰使出如何的手段,他只防守好左臂,只要左臂不被击中,即使沈峰击中他别的部位,他也不管。

鹿小雅和蚺停在台下,也听到沈峰的提示,设身处地想了一下,觉得如果是把沈峰换成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击中狼雄图的左臂。毕竟长柄不是爪类武器,可是把对方的防守武器抓起,这样狼雄图的左臂便暴露在攻击之下。

长剑只能砍削,如果狼雄图拼命用盾牌护住左臂,无论如何长剑也是刺不进去的。

沈峰来到了狼雄图的面前,手中长剑一摆,便向狼雄图砍去。蚺停从沈峰那里学习的是鞭法,鹿小雅学到的却是剑法,认得沈峰使出的这招,正是纵剑术中的一刃式。

一刃式乃是纵剑术中的第二式,给鹿小雅的感觉是最为平淡的一式,根本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平平砍出,极易为对方所闪避,他却想不到沈峰在提前提示了狼雄图的情况下,所使出的剑招却是这一式。

一刃式堪堪砍到了狼雄图的盾牌之上,狼雄图心中不由暗喜,心道就是你的力量再大,我拼死握住盾牌,你也无法在一招之内击碎我的盾牌,然后伤我的左臂。

如果沈峰真的全力一击,这一剑还就真的能击碎狼雄图的盾牌,但是他现在意为鹿小雅演练纵剑术,长柄之中蕴含的灵气,也不过是帝魄境初期的浓度而已,当然不可能硬生生破开盾牌。

长剑剑刃已经砍在了盾牌之上,狼雄图的身体不由往后一挫。他明明感觉到长剑之上的灵气确实只是帝魄境初期的水平,但是灵气带动长剑,带给自己的冲击,却和以前自己对上的帝魄境初期修为的妖兽产生的冲击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沈峰的体内的灵气乃是精纯灵气,而且沈峰对灵气的控制运用也远非寻常武者可比,同样的是帝魄境初期水平的灵气,在沈峰的手中产生的效果比起一个妖兽来,要强上三倍有余。

感到手中盾牌上的压力,狼雄图全身的力量都运到了两臂之上,奋力支撑着盾牌。坑每介弟。

就在这个时候,沈峰手中的长剑,在一刃式将老未老之时,却忽然改变了招式,长剑一连在盾牌上点了五下,每一下都点在了同一个点上。

“弹剑式!”鹿小雅口中轻呼道。

正是弹剑式,沈峰先用一刃式给狼雄图产生了初步的压力,在狼雄图奋力支撑盾牌时,弹剑式突然发动,五下全点在一个地方,就如同是一连砸出了五计重锤。

鹿小雅的眼里不由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连连点头。他在比斗中也曾使出过弹剑式,却没有想到和沈峰这样全部攻击敌人的一个方位,以期造成最大的伤害。他总是攻向不同的方位,达到让敌人无法躲闪的目的。

当然在实战之中,鹿小雅的那种运用方法有时起到的效果比沈峰这样接连攻击一处还要手,毕竟情况不同,方法也应不同。但是不管怎么说,沈峰现在对弹剑式的运用,特别是一刃式转为弹剑式的时机,却还是给了鹿小雅启发。

不过鹿小雅还是觉得有点遗憾,只凭这五下弹剑,还是不能攻进雄图的盾牌之中。

弹剑式接连五下攻在了盾牌的同一位置,算上先前的一刃式,狼雄图的盾牌在一瞬间,受到了六次攻击。可是在观众的眼里,沈峰只是攻出了一招,不过原来发出的是砍向盾牌,在将近盾牌时却换成了直刺。

为了挡住这两式,狼雄图已经拼尽了全力,弹剑五下虽然震得他双臂发麻,但好在还是挡下了。就在他以为沈峰的进攻已经结束,自己终于当下了这一招的时候,忽然两臂间一轻,压力消失,却有一股吸力,吸着自己的盾牌和身体向前。

这一招进攻,沈峰已经使出了一式剑法,可是还没有完,弹剑式之后,长剑往怀里一带,却是使出了逆刃式。

逆刃式鹿小雅当然也学过,只是觉得没有什么用处。在对敌的时候,怎么会逆刃攻击呢?现在他却看到沈峰施展出了这一式,而且还取得了极好的效果。

为了抵御沈峰对自己盾牌的攻击,狼雄图全身的力量都化为支撑力,现在沈峰发动了逆刃式,竟然带动了他的支撑力,化为了一投外推力,带着他的身体向前直冲。

本能地,狼雄图身子向后一蹲,要抵消沈峰带给他的吸力,顿时空门大开,盾牌已经离开了他的身体。

第七百八十六章 夜访

鹿小雅看着沈峰的这一套连招,不由地目瞪口呆,他以为沈峰由一刃式转到弹剑式,在瞬间实现变招,已经是极为神速了,却没想到沈峰竟然还使出了逆刃式。

逆刃式本来是一个攻击招式,但是在沈峰的巧妙应用下,却变成了一招控制技,利用逆刃式对于灵气的运转方式,引动了对方的灵气。一攻一收之下,先前狼雄图认为沈峰绝对不可能攻进自己的盾牌范围之内,现在自己的空门却已经大开。

沈峰却是微微一笑,手中长剑又一次变化依然是最开始的一刃式,轻轻一剑,刺在了狼雄图的左臂之下,剑刃入体,一道极阴之气随之进入狼雄图的体内。

台下的观众,有一眼修为够高的,还可以看到沈峰在这一招之间连着变了几式,可是一些修为较低的观众,却完全没有看懂,只是看到沈峰的长剑刺出,不知道怎么的狼雄图的盾牌忽然自己推开,然后沈峰一剑便刺在了他的左臂之上。

沈峰提前出声提配狼雄图要攻击他的左臂,就是狼雄图自己,也认为自己不可能被沈峰真的刺中,可是结果就是自己的左臂不但被刺中了,还被沈峰输入到体内的极阴之气冻住了半边身体。

狼雄图就是再迟钝,也明白自己对面的这个妖兽,虽然修为看起来比自己要低上许多,但是对战实力,却绝对不是自己可以相比的。

先让自己三招,自己连狂化也发动了,虽然也是凭借超出平时一倍的速度击是了沈峰,可是人家连感觉似乎都没有,反而是自己被震得肘部发疼。

而随后沈峰只出了一招,并且提前还提示了狼雄图要攻向他的左臂,虽然狼雄图全力防御自己的左侧,也还是被沈峰一剑击中。不用想狼雄图也知道,再斗下去,只能是让自己的脸面丢得更大。

看到沈峰斜提长剑,并没有接着向自己攻击,狼雄图知趣地叹息一声,手中盾牌一收,拱手向沈峰道:“我不是你的对手,认输了!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对,不该向你挑衅,我这里向你赔罪了。”

他是听到自己的表弟说启明城有这么一个修为看起来虽然只有帝魄境初期,但是实力难测的妖兽,出于对启明城的轻视心理,也是闲得无聊,想要去找沈峰比划一下找点乐子。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竟然一出门便遇到了沈峰。

当时他向沈峰约斗,却没想到沈峰不但一口答应,而且还敢和自己对赌,现在输了,却是输得心服口服。坑每匠巴。

如果是在地面上的时候,遇到这种主动找上自己,向自己挑衅的对手,沈峰也许直接击杀了。但是来到了地下世界以后,他却发现这里的妖兽,虽然也是性格各不相同,但是总得来说都本性不错,所以击败了狼雄图,只是用极阴之气封住了他的半边身体,却并没有对他下杀手。

听到狼雄图主动认输,台下的观众都大声喧哗起来,就像当初蚺停在启明城里胜过象霸天一样,大家无法相信修为相差这么多,沈峰却能获得胜利的事实,觉得一定是斗场方面搞猫腻,目的就是为了让参赌下注的观众损失金币。

这个时候,斗场主管刚从北斗城城主府回来,而太白城的妖兽也才赶了过来,看到狼雄图虽然落败,但是沈峰占了上风却并没有下狠手,大家心里都是长舒了一口气。只要狼雄图不出什么意外,一百万金币,对于太白城来说却也不是不能承担的损失。

沈峰和狼雄图先后下台,狼雄图的半边身子还处在冰冻状态,行动缓慢。沈峰走到鹿小雅的身边,笑道:“你去给他治疗一下吧。”

看到鹿小雅又要去给狼雄图治疗伤势,他的那个来自紫微城的妖兽表弟警惕地叫道:“表哥,我们紫微城的那个妖兽就是被他治疗以后修为降低的!”

沈峰笑了笑道:“既然这样,我们就不给他治疗了。小雅、蚺停,你们去和我拿金币。”说完头也不回地去找斗场主管结算这次比斗赢的金币了。

赌斗的一百万金币,斗场方面要扣除百分之二十的手续费,还剩下八十万,然后加上胜方应该得到的一万金币,只是比斗一场,竟然有了八十一万金币的收入。

把金币收进了重鸣鸟空间里,沈峰舒服地叹了一声:“这个生意好做呀,一天比上一场,不用一个月就成大富翁了。”转身带着鹿小雅和蚋停就要离开。

沈峰和狼雄图的比斗是今天半场的最后一场比斗,这个时候观众正在退场,沈峰和蚺停,鹿小雅也随着人流慢慢向场外走去,却听到身后有人高喊:“启明城的妖兽,请留步。”

转过头来,看到狼雄图的护卫忽步赶了过来,沈峰就知道他们还是会要来找自己这边给狼雄图治疗,便笑吟吟地等着他开口。

“那个……我们少城主不该听信别人的教唆,冒然去找阁下比斗。现在他也受到了应得的教训,还请阁下把他身上的寒气给祛除了吧?”那个护卫向着沈峰客气地道。

刚才沈峰等人去找半场方面拿钱,他们太白城的随队医生给狼雄图检查了一下,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解除他身上的冰冻。太白城的随队医生,却是和紫微城的随队医生一样,也是一个圣体境中期为的妖兽,以他们的修为竟然不能解除狼雄图身上的冰冻,也是让他们心中大慌。

沈峰笑道:“不过我们给他治疗以后他会修为降低!”

那个护卫回头看看狼雄图,只见他全身已经开始变得僵硬,可以感觉他狼雄图体内的灵气运行也开始变得缓慢,只怕再过上一时三刻,他全身都会被冻僵,到那时只怕就会真的修为大降了。

咬了咬牙,那个护卫躬身道:“还请阁下救一下我们少城主,即使是修为降低一阶,我们也认了。”

沈峰点点头,鹿小雅走到狼雄图的面前,手掌贴在了他的后背之上,把他体内的极阴之气吸了出来。

很快狼雄图便恢复了正常,而让太白城这些妖兽感觉到惊喜的是,狼雄图的修为并没有因为鹿小雅给他治疗而下降。狼雄图图体内的极阴之气是沈峰输入的,并没有分解他自身的灵气,所以被鹿小雅吸出那些极阴之气,并不会给他自身的灵气造成损失。

经过斗场这次比斗,其他几个城市的妖兽,全部都知道启明城今年的随队医生虽然看上去只是帝魄境初期的修为,可是真实实力却很是惊人。大家都暗中相互告诫,千万不要惹到这个古怪的妖兽,可是对启明城的妖兽选手,却都还是没有谁会重视。

鹿小雅从沈峰对狼雄图的一战中却是得益不少,回来以后便进入到了修炼状态,仔细揣摩沈峰的对于纵剑术的运用,感到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有悟。

沈峰却是没有什么事做,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翻看地下世界的书籍。他现在的修为还需要用功法压制着,免得突破到天神境,到那时候便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停留在阴阳界中,当然就更不敢修炼了。

就在这个时候,沈峰却听到自己房间的窗棂被人从外面轻轻叩响。推开窗,看到一个身影悬空站立在自己的窗外,正是在北斗城主府外面看到的那个人类。

看到沈峰推开了窗户,那个人类向着沈峰伸手示意沈峰跟上自己,转身便向着远处飞去。不管对方是什么目的找上自己的,沈峰自然不会害怕,也跟在他身后,一直飞到了北斗城外。

地下世界的夜间,头顶上没有一颗星光,只有一些蒙蒙的不知道来自何处的淡淡光芒,两人立在夜空之下,恰如一对游魂。

那个人类看着沈峰,用一种极为生涩刺耳的声音道:“你不是启明城的妖兽!”

沈峰呵呵笑道:“我怎么不是启明城的妖兽?我来到地下世界,在启明城报名登记的,便是属于那个城市。而你,甚至连妖兽都不是,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个人类道:“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却是没有人会管。我想的是,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也是妖王想问的一句话。”

随着这句话出口,那个人妖身上的气势忽然急剧提升,由原来的圣体境中期瞬间提升到圣体境巅峰。

原来这人也是用某种秘法压制着自己的修为,平时在人前显现出来的修为虽然是圣体境中期,但是他的真实修为却是圣体境巅峰。

圣体境巅峰修为,在阴阳界这是现在可以达到的最高境界。沈峰想不到在地下世界竟然会遇到这样一个恐惧的对手,而且他对沈峰显然还充满了敌意。

即使对方是圣体境巅峰修为,却也无法给沈峰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