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32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你还说!”唐妙妙见沈峰又要把刚才事情经过说一遍,一下急了,打断了沈峰的话。要说自己被人看光了,对唐妙妙还不是难以启齿的事。可是要说自己再人面前裸着还摆了个骚包的造型,唐妙妙想起刚才的一幕,整个脸血滴滴的红。

沈峰感觉眼前的女孩的确吃了很大的亏,也不想把关系闹僵,随即安慰道:“这样吧。反正我是这里的房东。要不下个季度的房租我给你省了?”

“你是房东!你把我唐妙妙当什么样的人了。看一眼给几个钱就行了?再说一季度房租才五千块。我还不差那点钱!”唐妙妙早有点猜到沈峰是谁了,听到省下房租不但不高兴,一转眼反而更加生气了。

“那你要怎么办!反正我没打算娶你!要不一会洗澡给你看回去?”沈峰真得没办法了,直接无赖道。

“这件事没完!”唐妙妙气呼呼得丢下一句话,踏着拖鞋,气呼呼得回了二楼,一路上将沈峰无赖、流氓、死色狼骂了个遍!

林月溪在厨房门口,看了一眼沈峰,似乎有话要说,但是最后没有开口。沈峰摆出了一脸无奈的笑容,拎着自己的背包上了楼。

一楼属于公共区域,有客厅、餐厅、厨房、浴室、游戏厅、书房、还有一座家庭影院。二楼是客人房和佣人房,现在都变成了可以出租出去的卧室。三楼属于主人房,浴室,书房,电视房,该有的都有,还有一个超大的阳台。

沈峰直接上了三楼,里面的一切都保留着,连那个未见面的姐夫留下的衣物都有。不过对于沈峰来说并不合身,就算合身他估摸也不会穿,目前就他自己来说并不真的缺钱,特战大队将他踢出来的时候还给了十多万的退役金。这笔不大不小的钱,对于没有乱七八糟嗜好的沈峰来说,起码一两年内是够了。

沈峰将自己几件衣物挂好,全身**得只剩下脖子间一枚小小玉佩。玉佩上雕刻的花纹很奇怪,双龙戏珠纹的中间还有着两个草书写的字。

“阎王!”

沈峰瞄了一眼胸口的玉佩,嘴角露出一丝回味笑容,随即冲进了浴室,洗了个热水澡。温热的水冲刷着肌肤,让沈峰有一种享受的感觉,在第三世界国家执行维和任务,最让人满足的无异于是吃上一顿饱餐,然后洗上一次热水澡了。每当有这样的机会,沈峰就各位珍惜,现在回了国,他依旧改变不了那种习惯。

站在镜子前,沈峰看着满身的伤害轻轻闭上了眼,那硝烟弥漫的战场再次出现在脑海里,黑夜的枪声似乎还在,如同华夏新年的夜晚永远不知道停息。六处弹伤,三处刀伤,两处烧伤,这就是四年维和任务留下的勋章。而其中五处弹伤、三处刀伤和一处烧伤都来自最后一次任务。在那次任务中整整十二人的战术小组,仅仅剩下了沈峰一人。任务过后,沈峰也因为被评定不适合留在战场而退役。

第八百零四章 魔踪

哒!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沈峰深吸了一口气,随即飞快得擦干了身上的汗水,穿上了一件衬衫。伤口对于战士来说是一种荣耀,但是沈峰不确定两个女孩见到以后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短裤、衬衫,沈峰确定没有不合适的地方才打开了门。

门外的林月溪等的已经皱起了眉头,沈峰也猜到了敲门的是林月溪;并且知道林月溪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刚才在下面就有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林月溪心里的疑问终于没有忍住要对沈峰说。

“我有些话要对你说!”林月溪面容平静,似乎已经决定了就没有丝毫犹豫。

沈峰直接开口道:“我明白。你可以放心。我不是那样的人!如果我故意做出了任何不礼貌的举动,你随时可以报警!”

林月溪看着沈峰将自己想要提醒的话都说出来了,随即轻笑着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是一名退役军人。本来我不应该怀疑你什么。只是刚才你对妙妙说的话让我感觉你……”

“你可以放心。我只是想阻止刚才话题。也许有些话我会说,有些事我会想。但是我绝对不会去做!”沈峰再次肯定道。

“谢谢你!”林月溪点头,随即又邀请道:“晚上我做了饭菜。要不你一会下来一起吃吧!”

“下次吧!我现在想休息一会!也许会睡得久一点!”沈峰回绝了林月溪的邀请,连续的火车、飞机、汽车旅途,说不累是假的。

“那好把。冰箱里有食物。如果你饿了可以随便吃。不用客气!”

“谢谢!”沈峰看着林月溪清秀的身影下楼,心中不禁感叹,如果刚才事件的女主角变成林月溪,也许在林月溪要么娶、要么死的那句话一开口,他就会立刻开口答应娶了林月溪。不过他知道那样的事是不可能发生的,林月溪这种举止得体,思维敏捷,同时极其含蓄宛如大家闺秀的绝美女人是绝对不会和衣着时尚,性格活泼的唐妙妙一样裹着浴巾哼着歌在客厅里跳舞的。

楼下!

唐妙妙气呼呼得双手支着脑袋,见到林月溪下楼,总算松了口气,在她的眼神里似乎楼上藏着一头饿狼,林月溪能够从上面走下来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月溪姐!那个死色狼怎么说?”唐妙妙用一把餐叉用力刺着水果色拉,装出一脸凶狠的样子咬牙道。

“你的样子一点也不凶!倒是像在撒娇!”林月溪将购物袋里的苹果一个个摆在盘子里坐下继续道:“他已经保证了。我也相信他应该不是那种坏人。刚才的事业不能怪他,我已经和你说过了。这几天他要来。让你不要裹着浴巾就在客厅里乱跑!现在好了,被人看光了也怨不得人!”

唐妙妙扁着嘴娇声道:“月溪姐。你怎么能帮着他说话!反正不管,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从小到大还没那么丢人过!”

唐妙妙想起刚才肆无忌惮得摆出那种撩人姿势,脸瞬间又血滴滴得红!

林月溪轻笑,也不多说,她也知道唐妙妙只是比较时尚活泼,不是那种乱来的人。再说了,林月溪有一种感觉唐妙妙就算乱来,在沈峰那里也不会讨到好。至于沈峰也应该不会真的把唐妙妙怎么样!再退后一步说起来,她和唐妙妙都是来租住的,在一起相识三个多月,虽然关系不错,但是还没到那种交心的程度。所以林月溪也不想多管,说不定哪一天,住在这个屋子里的人就会各奔东西,又何必那么矫情。

……

深夜,在南门市富山区西部免税工业园区的一座四十多层的大厦顶端,一股幽暗的灯光依旧亮着。这座大厦看似普通,却是华夏国家安全局南门市分居一个特别部分所在地。

国安局特别行动组人员散布国家各地重要城市,由华夏国务院直接管辖,不受任何组织和部分领导,拥有任务最高优先权,可以调动国家任何安全部门、军队、以及特殊部队。特别行动组本身就属于特殊部队,并且级别位于绝密级,可以说他们属于国家力量的巅峰存在。

顶层会议室内,已经坐下了五个人,一个战术小组的标准配置。五人统一黑色制服,其中三人少校军衔,一人中校军衔,为首的短发女人为大校。

短发女人站在台首,在昏暗的灯光下依旧可以看见那精致的面容。短发女人并没有多说话,直接打开电脑在主屏幕上播放了一段视频。

视频的时间只有六秒钟左右,前三秒是一名黑人武装分子面容惊恐得拿着AK47全自动步枪进行扫射,在第四秒,画面中突然出现一道虚影,根据虚影的轮廓可以看出是一个人类。而这个虚影一闪而过,黑人男子的脖子蹦出一道血箭,缓缓得瘫倒在地,画面也随之静止。

在座的记名军官面容疑惑对视一眼,其中那名中校军衔的中年男人眉头微皱,看向了为首的短发女人。

画面再次动了,依旧是刚才的六秒钟片段,只是速度慢了许多。前三秒黑人武装分子在惊恐扫射,扫射的角度变化幅度很大,似乎完全无法瞄准目标。第四秒画面急速放慢,一个身穿华夏军服的年轻士兵一脚落在黑人武装分子的右侧,在黑人武装分子枪口调转的前一刻,一窜而出,手中黑色的格斗匕首穿过了黑人武装分子的脖子。而在第五秒,身穿华夏军服的年轻士兵已经离开了摄影机的镜头,失去了身影。

“高手!”中校军衔的中年男人低呼一声,点评道:“冷静、果断、准确、迅速,这一击恐怕没有十来年的功夫根本做不到。我没听说过我们军队中有这样的近战高手!他应该就是我们的任务目标吧!在国安情报组那里,恐怕他已经被评为危险人物。南门市分居建立四十多年以来,这样的人物可不多,一只手也数得过来。这次我们有得玩了!”

为首的短发女人看向中年男人,嘴角轻动道:“你的评估错了。他被国安局情报组评为极度危险人物。在南门市分居成立以来,我们面对的第二个极度危险人物。”

极度危险人物!在座几名军官面容为之一变,中年男人也随即坐直了身体。在国安情报组可以评为危险人物的都已经算是世界格斗界的顶级高手了,一个人面对十几名特战队员都不在话下。而能够被评为极度危险人物的简直就是人形核弹的代名词,随便走出来一个都可以造成一片的确的恐慌。众人还记得南门市国安局资料库里记录的那一个极度危险人物,为了抓捕那一个高手,南门市国安局特别行动组付出了十三名高手和一百多名特战队员的生命。仅仅那一次就让南门市国安局特别行动组完全洗牌,从组长到成员无一生还。也因为那一次南门市国安局特别行动组一直萎靡不振,过了二十多年才网罗了五个可以称为高手的成员。

“极度危险人物!”短发女人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行动目标:沈峰、男、26岁。前华夏国北方军区特战大队A大队第三战术小组组长。曾获得国际特种兵大赛单人赛冠军,打破八项大赛记录!2014年9月代表国家参加第三世界国家维和任务。三个月前,沈峰所在的战术小组执行护送任务,任务目标是护送两名国际红十字会组织成员到达指定地点。战术小组出发后第二天受到武装分子的袭击,支援部队赶到时只有一名生还者,就是我们的目标人物沈峰。同时在事发地点,还找到了一百八十三名武装分子的尸体,其中一百六十五名死于刀伤。”

刀伤!在座几人面容惊诧,刚才视频里的一幕还在脑海里。如果一个人死于刚才那一击,众人还可以理解。可是再战斗中有一百六十五名武装分子死于刀伤,那可以肯定战斗小组一开始几乎全部被歼灭,一百六十五名武装分子都死在同一个人手中。而这个人就是唯一的幸存者,众人即将面对的目标人物:沈峰。

几人暗自假设,如果是他们面对一百六十多名武装分子,在子弹充足的情况下或许还能活着出来。可是近战厮杀……那几乎没有活着的希望了。那不光要熟练的身手,还要极其强大的体力和意志力。

“正如在座所想,一百六十多名武装分子死于沈峰一人之手。同时沈峰也承认了这件事。事件发生十五天后,一名知道当日行动路线的美利坚合众国上校死在自己的军营中。虽然没有任何证据指向沈峰,但是他的嫌疑最大。随后他被国家安全局评定为不适合战斗的士兵,强制退役。也就是这时候他进入了国家安全局特别行动组的视线。两天前,他进入了南门市!”

“莫组长!上级的意思是什么!”拥有中校军校的中年男人开口问道。

“监视!”短发女人直接道:“国家创造了这样的人。他们也为国家做出了贡献。他们的存在不亚于一枚核武器。上级的命令就是让我们确保这样的人形核武器不会对国家和民众造成伤害。”

第八百零五章 探察

沈峰轻轻舔着唇间那薄荷味的清香,还在回味着唐妙妙的红唇。他突然感觉自己是不是做得有点过分了,不过这也是一瞬间的念头,他不是那种做过事还会去多想的人。

沈峰的车开得有点漫无目的,随意在南门市的几条主干道上开着,路过景点和闹市区,感受着第三世界国家与华夏的差距。

在开到一条河边大道时,沈峰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个奇怪的标志,不禁脸色疑惑得停了下来。黑色奥迪沿着道路边沿缓缓后退,在倒退了五百米后,沈峰看着河岸对面的一家略显古朴的典当行停了下来。

典当行的招牌一角,挂着一展黑色的三角旗。

“阎王殿!”沈峰面容有几分不确定,最重要的是他无法确认黑色的三角旗上到底有些什么。

奥迪A6沿着河边大道缓缓前行,沈峰在绕了很大一个圈子以后,终于来到了那家典当行的门口。当他看清楚黑色三角旗上略显狰狞的白色头像上,轻叹了一口气。

“先生!我家主人请您进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沈峰的车前已经站了一个身穿运动服的年轻男人,年轻男人极为有礼貌得拱手行礼,做出古人才有的礼数,伸手邀请沈峰进入典当行。

本来沈峰并不打算进去,可是里面的人已经知道自己来了南门市,他知道就算避开,对方也会在必要的时候找到自己。沈峰索性下了车,跟随着那名年轻人走入了典当行。

一直到了三楼,年轻男人才打开一间书房,对沈峰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沈峰走进了拥有几分古韵的书房,看着书架上一部部散发着青竹香的竹简。一个头发略显花白的老人正整理着两卷竹简。老人抬头瞬间,见到已经站在书房里的沈峰,随即放下了手中竹简来到书桌前示意沈峰坐下,又亲手给沈峰倒了一杯清茶。

沈峰轻品清茶,只感觉幽香无比,随即一口饮进,将茶杯倒扣在桌上。

“饮了回魂茶!先生是不是该给我看一些东西!”白发老人面容和善得轻笑道。

沈峰轻叹,将胸口的玉佩摘下,放在了桌上。白发老人如获至宝,双手轻颤得捧着玉佩,仔细打量了一会。突然起身,来到沈峰面前,双手捧着玉佩单膝跪地。

“老奴,白寒星见过少主!”白寒星声音颤抖,面容恭敬。

沈峰不习惯被白发老人跪拜,略显无奈摆手道:“起来吧。以后见到我不用行礼了!”

“少主!这是祖训!行礼是应该的!礼数不可少!”白寒星起了身,依旧又几分倔强。

沈峰知道不管他怎么说都改变不了这些阎王殿死忠的想法,只得撇开这个话题,直接道:“我已经六年没有四年多没有回来了。老爷子现在在那?身体怎么样?”

白寒星恭敬回道:“回少主!老爷子身体还好。三个月前在北部一个堂口露面过。不过现在在什么地方。老奴也不知道。”

“他知道我回来了吧?”沈峰反问道。

“知道!”白寒星继续道:“老爷子三个月前就发话过来。说少主可能会来南门市,所以老奴一直候着。三天前少主坐上回南门的飞机时,老奴就已经得到了消息。不过老爷子说没什么事不需要打扰少主,只在暗地里保护少主就行。要不是少主今天来到门口,老奴也不敢请少主入内。”

“我不需要人保护!”沈峰直接谢绝了白寒星,又皱了一下眉头疑惑问道:“阎王殿在南门市的势力有多大?”

沈峰只知道阎王殿是一个杀手组织,而且全国各地,甚至一切外国大都市似乎也有分舵。当然,这些都是外公孙洪武说的,至于是不是真的,沈峰不是不想相信,而是由点不敢相信。也许小时候不懂事他还被说的一愣一愣以为真的,自从长大以后接触的东西越来越多,沈峰对外公孙洪武的话越来越怀疑,要是一切都是真的,恐怕阎王殿这个组织庞大的就连一些国家都会畏惧。

白寒星面容顿了一下,没有回答沈峰的话题,而是反问道:“少主有什么事尽管吩咐!老奴一定竭尽全力办到!”

沈峰白了一眼白寒星,这些老头子果然属于老狐狸一类,小时候除了孙洪武和他说过阎王殿里的事,见过面的几个老人从来都是闭口不言,没想到现在长大了还是如此。

“今天早上好像有人在跟着我。帮我查一下这些人的来历。还有我的住处现在又两个女人,也帮我查一下他们的来历?”沈峰试探问道。

白寒星轻笑直接道:“盯上少爷的人老奴早就知道了。那是国安局特别行动组的人,他们一般都是负责监控一切普通警察无法控制的人。老奴已经派人盯上他们了。不过据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并没有打算对少主做出不好的举动,所以少主可以放心。至于少主住处的两个女人,其中一个唐妙妙是南门市一个金融财团的千金小姐,只是和家里闹了矛盾才跑了出来。至于林月溪……老奴已经将资料准备好了。少主还是亲自过目的好!”

沈峰有些诧异,没想到眼前的白寒星居然早就准备了资料,而且似乎对自己的生活了如指掌。沈峰本来疑惑的心已经有些松动了,难道阎王殿真如外公孙洪武说的那么厉害?按照外公孙洪武的说法,就算沈峰想知道美利坚总统今天吃的什么菜,拉的什么屎,只要他愿意,也能在一天时间内查出来。当初沈峰还有点不屑一顾,现在看来阎王殿在情报方面,的确有过人之处。

林月溪的资料居然让白寒星不好直接开口?沈峰感觉有几分意外。当他打开面前的林月溪详细资料时,不过一息时间,整个面容显露出几分惊诧!

“是她!”沈峰再次显露出无奈表情,嘴角轻笑,随即又问道:“白寒星。你说她是不是来南门找我的?”

白寒星沉思少许,摇头道轻笑:“应该不是。少爷的消息就算在阎王殿里也少之又少。也只有我们这些老一辈堂主才有资格知道少爷的音容样貌。林家小姐应该查不到少爷的样子!再说她离开林家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天南海北得乱跑,最近才来到南门市,应该是个巧合!”

“巧合!”沈峰心里不认为这是一次巧合。林月溪两个多月前入住了别墅,而那时候正是自己准备离开军队的时候。时间掐得恰到好处,再加上林月溪家族的势力并不小,能够查到他可能的去向并不是不可能,只是到底是谁将他的身份交给了林月溪,这才是沈峰感觉意外的事。

难道是老爷子把自己的行踪告诉了林月溪?

“少主,老爷子说了。信息可以提供给少主,但是有些事情我也不可以插手,老爷子要求少主自己解决!”白寒星见沈峰已经合起了资料,在一旁恭敬得说道。

沈峰点了点头道:“这些我知道就行了。事情我自己解决就可以了。”

外公孙洪武的意思,沈峰还是明白的,要想日后坐上阎王殿殿主的位置并不是那么容易。而白寒星所不能插手的事,便是关于阎王殿殿主的位置候选人。根据当初外公透露的信息,阎王殿殿主的候选人似乎并不是只有他一个,只是他目前属于第一候选人而已。至于其它候选人的资料沈峰不太清楚,不过想来身手也绝对不差,至少能够达到和自己同一水准,才会有资格被称为候选人。沈峰并不在乎阎王殿殿主的位置,只是对于阎王殿的好奇让他本能得想去揭开一切真相,或许只有站在孙洪武的位置上才能知道这个庞大的组织是不是真如自己所想象的那样,就算是一些国家都会畏惧。

“要把那几个都打服了!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要想成为阎王殿殿主,就必须要得到其他候选人的承认。而要想得道承认,唯一的方法就是靠拳头。沈峰不知道其它几个人到底有多厉害,但是要想得到那几个候选人的承认,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沈峰心里带着疑问离开了典当行。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那辆奥迪A6已经被人换成了一辆银灰色布加迪Veyron,这辆布加迪算起来也是老爷车,2001年出产,不过全球不超过三百辆,极速可达每小时407公里,相当于每秒钟穿过一个足球场。对于阎王殿能够有这样的好车,沈峰并不意外,甚至哪一天有人说这辆布加迪就是阎王殿所拥有的企业生产的,他也不意外。

阎王殿!华夏最古老最神秘的暗杀组织!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这句话最早的时候就是来形容阎王殿这个组织的。

……

南门市玛利亚私人诊所。

白色的病房里烟雾弥漫,病床上躺着一个年轻的男人,一旁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矮胖的中年人正在抽着雪茄,中年胖子面色并不好,极其阴冷,一双锐利的眼睛带着一丝凶狠静静得看着前方。

“杨广汉!你倒是说话啊!咋们儿子总不能让人白打了。”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妇人早已哭花了眼,坐在病床旁对中年矮胖子埋怨道。

杨广汉一灭雪茄,嘴角淡淡冷哼,将目光斜向一旁的高个子保镖沉声问道:“你是说那个杂种身手很厉害?你们几个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是的!董事长!我们不是他的对手!”高个保镖有几分气馁,内心却又有几分胆怯,想到同伴只是一个照面就被人一击手刀放倒,根据医生的说法,内脏已经有了些许损伤,起码要修养一个多月才能做剧烈运动。

一招就打出内伤!高个保镖想到这里,额头就已经渗满汗水。

“那我请你们到底有什么用?你们当初不是说在行业里你们是最顶尖的吗?现在连一个小杂种都摆平不了?”杨广汉言语中带有几分怒气。

高个保镖第一次有羞愧的感觉,但是依旧解释道:“杨董事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