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32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高个保镖第一次有羞愧的感觉,但是依旧解释道:“杨董事长。我们的确是华夏业界最顶尖的保镖。不管是谁都无法否认。但是世界上真正的高手并不是我们普通人可以理解的。就好像我们的总教官,他一个人也可以徒手放倒我们一个大队的人员。这些人都来自一些拥有古老传承的古家族,他们拥有一些极其特别的力量和训练方法。我怀疑那个年轻人应该是某个古家族的人。凭借他的身手,也许只有我们总教官才可以压制他!”

“那就请你们从天都总教官来一趟!”杨广汉瞥了一眼高个保镖继续道:“我知道他的出场费很贵,你跟他说钱不是问题。只要让我见到那小子的尸体,我给他两千万。”

“明白了!我会转告他!”高个保镖低声应道。

杨广汉捻灭了手中的雪茄,面容有几分狰狞得看向窗外,咬牙道:“小杂种仗着有点身手敢动我杨广汉的儿子,我不叫你死无全尸,就枉在南门市混了这么多年。”

趟在病床上的杨明努力得撑起了身体,恶狠狠得看向了那名高个子保镖,咬牙叫道:“爸!还有那个唐妙妙,叫人把她抓过来。我一定要干死她。爹,到时候你一起上!”

“唐明华家的那丫头?”杨广汉神情一愣,眼角跳动了一下,不一会淫邪笑道:“本来还不想动那老家伙。既然那丫头这么不识抬举,就别怪我们手黑。说起那小丫头,长得确实不错,小时候还真没看出来!一会等解决完那小子,爸就派人把她抓过来,到时候咋们父子两一起提枪上阵,帮你报仇!”

“对!报仇!我们一起干死她!我还要多叫点人!一起干她!”杨明面色兴奋,似乎一切都已经在掌握中,只等着唐妙妙被人带回来任其享用。

一旁浓妆艳抹的中年妇人只是白了杨广汉一眼,却不多话,似乎早习惯了这两个男人为非作歹。

第八百零六章 恒王

叮!

下课铃响起,唐妙妙依旧神不守舍得看着眼前的黑板。

“妙妙!还在想你那个男朋友哇?”一个马尾辫的女孩靠在唐妙妙身边,激动道:“你男朋友挺厉害啊。居然一脚就把杨明踹飞了,连杨明的保镖都不是他对手,特别是那最后一吻的照片。同学们都传到学校论坛上了!”

唐妙妙无辜得瞄了闺蜜李薇薇一眼,有心想解释,却不知道怎么开口,毕竟当时她承认了沈峰就是她男朋友,而且两人在学校大门口还舌吻过了,最主要照片已经传上了学校论坛。要是这时候说沈峰不是她男朋友,唐妙妙感觉自己的脸真的丢进了,恐怕会被人说成人尽可夫的女人。

李薇薇见唐妙妙不说话,又自顾自得担心提醒道:“不过妙妙,你可得让你男朋友最近小心点。杨明那家伙吃了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而且我听那几个男同学说,杨明他们家和黑社会有来往。你男朋友是很厉害,可是双拳难敌四手,万一杨明真带一群人去找他,那就危险了!”

死了才好!唐妙妙暗骂了一句,心里却是有几分担心,将下巴垫在胳膊上,轻轻得扁着嘴,露出一脸不高兴的样子。这时候的她依旧满脑袋都是沈峰,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担心。她只是一个还在上学的小女孩,还不懂得什么是爱,也不想去理解什么是爱,只想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可是现在那颗本来纯真的心,都已经乱了。

“哎呦!妙妙,听说你有新男朋友啦?”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到了唐妙妙的耳朵里。

唐妙妙本来不高兴的表情更加阴沉了,皱着小鼻子看向了那个一身阿玛尼的年轻男人道:“唐启生,你来干嘛?”

唐启生坐在一旁的位置上轻笑道:“这不是听说表妹有新男朋友了?特地来恭喜一下。顺便帮你爸传过话,下周二你妈生日。你爸让我给你提个醒,到时候别忘了回去!”

“知道了。我妈生日我不会忘的!”唐妙妙淡淡回了一句,依旧趴在课桌上,见唐启生没离开不禁讽刺道:“你话都已经说了。怎么还不滚!”

唐启生嘴角一笑,起身道:“好吧。我滚!不过看在你是我表妹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晚上回去的路上你最好小心一点,最好叫你那个会功夫的男朋友来接你!”

“你什么意思?”唐妙妙皱着眉头站起身子,对于唐启生她是了解的,这种人看上去低三下四,其实做起事来阳奉阴违,不过真要说唐启生要威胁她,基本上不可能。而刚才唐启生所说的话,的确有几分提醒的意味在里面。

唐启生摆了摆手没说话,人已经离开教室!

一个下午,唐妙妙想起唐启生最后说的话,就有些心神不定,在加上杨明在学校里的几个狗腿子异样的眼神,唐妙妙更有一种惊栗的感觉。

……

开着银色的布加迪,沈峰感到十分不自然,特别是那些瞩目的目光,和一些女人莫秒奇妙的笑容,让沈峰感觉自己成了电视剧里才有的公子哥。

沈峰感叹自己天生穷苦命,过上这种富足的生活反而不是太自在,想想自己再第三世界国家执行维和任务的时候,虽然吃得不怎么样,甚至洗一次热水澡有时候都是一种奢望,可是在那样的日子里,沈峰却感觉有一种说不清楚的舒畅感。

想到军队里的日子,沈峰就会想到战术小组里的那七名战友,脸色也越发的阴沉。虽然埋伏他们的武装分子都死在了自己手中,甚至那个可能泄露消息的美利坚上校也死在自己的手里,可是这些人的命再金贵,在沈峰眼里也比不过自己手下的那七名战友。

“到底是不是他?”沈峰停在一处红绿灯处,想到那名美利坚上校临死前也未承认走漏了消息,心里就会有一种心烦意乱的感觉。沈峰不怕杀错人,但是他最怕的是七名战友白白牺牲,真凶没有找到。

滴!

后面的车按起了喇叭,沈峰看向交通灯已经变形了绿色,随即发动了车。沈峰开车的速度不算快,车过了路口不久,后面刚才按喇叭的那一辆黑色奔驰商务车就追了上来,驾驶座上的年轻男子对着沈峰竖起了中指。

国际问候语!

沈峰熟练得回了一个中指,当他无意识得看向那辆黑色商务车时,突然发现商务车后座窗口缝隙有一双眼睛再看着他。那双眼睛一闪而过,车窗随即关紧。

沈峰一愣神,车速又慢了许多,黑色商务车飞速向前驶去。

“认识的人?”沈峰轻皱眉头,脚下用了几分力,银色布加迪飞快加速,一直跟在黑色商务车的后面。

沈峰有一个极为本能的习惯,就是和人说话的时候会注视着对方的眼睛,通过对方的眼睛他可以分辨出对方的情绪和话语的真假。而刚才那双一闪而逝的眼睛让他感觉很熟悉,似乎才见过不久。

“林月溪?唐妙妙?”沈峰在心里排查着最近见过次数比较多的人,除了回国飞机上那名瑞士空姐以外,沈峰见过次数最多的就是林月溪和唐妙妙。

唐妙妙!沈峰确认了那双眼睛的主人,随即决定跟着那辆黑色奔驰商务车。

……

车上,唐妙妙早已经后悔搭上这辆顺风车了。本来以为对方会将自己送进香山海景,没想到刚上车就被杨明的几个狗腿子绑了起来。甚至一个家伙还将手故意搭在自己肩膀手,手垂着袭击自己的胸部。唐妙妙努力弓着身子,躲避着那只手。

车窗从外面看不见人,但是从里面可以清楚得看见外面。唐妙妙刚才在车窗缝隙见到沈峰的那一刹那差点叫出声来,最终被人捂住了嘴。

“王荣生,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唐妙妙心里有几分害怕,但是想到那么多人知道自己上了那辆车,感觉这些人也不敢真的把自己怎么样,随即又有几分怒气道:“杨明不就是给你们点钱吗?他给你们多少钱,我给双倍还不行吗?”

“对不起!唐大小姐!”开车的短发男人王荣生笑道:“你是杨大少点名要的。不过你也不用怕,杨大少就是想你了,想和你见过面。到时候我们再把你送回去,保证你毫发无伤!”

唐妙妙听到这话,心里安心了几分,直起身子叫道:“那绑着是什么意思?”

王荣生嘿嘿笑道:“这不是怕唐大小姐不肯去嘛?好了。一会就到地方了!黑头,给唐大小姐松绑!”

唐妙妙侧过身子,本能得看了一眼车后窗,当她没有看见沈峰所开的那辆车时,心里不禁有一些失落。

……

黑色奔驰商务车开进了一所高档小区,沈峰不紧不慢得跟在后面,其实本来他根本不需要这么小心。车上的人只不过是南科大上学的一群混混学生而已,自然不会懂得什么反侦察手段。不过这么做是沈峰那种时刻处于战斗中的本能。

小区的规格和香山海景相比是差了不少,但是环境还是相当不错的。两旁停着的好车也有不少,不过都不入沈峰的眼睛,更比不过银色布加迪。

沈峰将车停在一处拐角,看着那辆黑色奔驰商务车进了一座独院别墅才找了个车位将车停好,随即徒步跟了过去。

站在别墅的栅栏墙边,沈峰很失望得发现,里面的安保系统除了几个摄像头外,连一个巡视的保安都没有。沈峰不禁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感觉自己把对方想的太复杂了,不过一群不入流的**青年而已,自然不可能和自己以前执行任务时遇见的堡垒一样拥有完善的防御措施。

沈峰看着唐妙妙进了别墅大门,随即翻过了栅栏墙,若无其事得走到别墅门口坐在墙根下点起了一根软中华。他不害怕这些人对唐妙妙搞什么花样,如果只是羞辱唐妙妙几句,甚至他都可以不用出现。毕竟唐妙妙跟他也没什么关系,甚至这两天唐妙妙跟他还有点不对眼。如果不是因为早上在南科大门口亲了唐妙妙一口,沈峰甚至不会跟着过来。

……

房间里,杨明斜靠在床上,手上还打着点滴。

“杨明!我已经被你的几个狗腿子带来了。你有话就说吧。说完了放我回去!”唐妙妙站在房间门口,满脸怒气道:“学校里好多学生看见我上了那辆车和你这几个狗腿子在一起。如果你真对我怎么样;你到时候也跑不掉!”

杨明看着唐妙妙冷笑着,他感觉有些可笑,每一次有女人被抓进这个屋子,总是有恃无恐得说上几句话就打算走。可是十分钟以后,那些女人又会**得在地上哭着喊着求自己放过她们。杨明突然感觉自己极为享受这一幕,仿佛那些女人的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唐妙妙看着杨明脸上淫邪的笑容,全身凉飕飕得直起鸡皮疙瘩,不禁有几分胆怯得向门口走去道:“你没话说,我就走了!”

门被两个人堵住了,唐妙妙停下脚步,再次看向杨明叫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告诉你,你最好不要乱来,不然我爸不会放过你们杨家的!”

“嘴硬!”杨明嘴角不屑一笑,掀开了自己身上的白色毯子,露出了只穿了一条三角内裤的身体。杨明看了看自己已经兴趣盎然的分身,在唐妙妙惊恐的眼神中对几个狗腿子淫邪笑道:“把她衣服扒了,捆牢靠点。我身上的伤还没好,经不起她折腾来折腾去。今天先把这个小娘们给搞烂了,明天再找那个杂种算账。一会等我玩过了,你们再上”

几个狗腿子嘴角一笑,已经应着指示围向了唐妙妙。唐妙妙完全慌了神,眼神惊恐得步步后退,她没想道杨明完全不顾及后果,居然要玩真的!

“杨明!你疯了!我爹不会放过你的!你在犯罪!**罪起码二十年!你们都在犯罪!”唐妙妙惊慌失措得靠在墙角用双手护住身体,大声喊着。

“犯罪?”杨明躺在床上伸着头,嘿嘿笑道:“我该说你天真,还是该说你傻!来这里的女人前后加起来有二十多个!我还不一样好好得,什么事都没有?法律不过是用来约束那些普通人的。以我杨家在南门市的势力,别说是强奸你,就算杀了你。警察……”

突然,杨明的话还没说完,别墅外已经响起了警笛声,几辆警车带着急促的刹车声停在了别墅的门口!杨明微张着嘴,眼神疑惑,想看外面到底什么情况,却下不了床。围着唐妙妙的几个人不知所措的停下了手,齐刷刷得看向了杨明。

“大少!现在怎么办?”领头的短发男子对杨明疑惑问道。

杨明眨巴了一下嘴,对一旁的光头保镖道:“你出去看看。这群家伙到底要干什么?顺便给我爸打个电话,让他和黄局长说声,让这些家伙赶快滚。”

光头保镖一点头出了门。

……

门外,四辆警车,十三名警察已经堵在了别墅门口,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大众车里正坐着一个年轻男子。年轻男子见到警察到现场的那一刻瞬间松了一口气,随即开着车缓缓退出了小区主干道,不一会便离开了小区。

南门市警察局长黄友明现在的感觉很烦躁,就连头顶那个不大的太阳也能给他一种蒸笼的感觉。这已经是下班的点了,正好省里有几个老战友在南门市,黄友明已经订好了地方聚一聚,还没来得急放下的电话就响了。

来人的话不多,连来头都没说,便直接说了一个地址,并要求立刻带人去搜查,如果五分钟内见不到警察到场,他警察局长的位置就不要做了。

五分钟?黄友明放下电话的那一刻的确有几分疑惑,但是凭借着本能的直觉,又或者担心自己的位置真的没了,立刻决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随即拨了个电话,让队里值班的几个民警和附近的派出所以及分居组织了十多个人飞速赶到了现场。

黄友明赶到现在那一刻,才感觉事情不小。眼前的别墅居然是杨广汉的住处之一。杨广汉的来头黄友明知道的一清二楚,这个人的能量有多大他也从来没有丝毫怀疑。

进还是不进?

黄友明极其果断,杨广汉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商人,而他现在代表的是国家法律机构,既然来,岂有不进的道理。

十多名民警接到黄友明的指示一哄而入,别墅里出来的保镖也被黄友明极为巧妙得挡了回去。唐妙妙很快被找了出来,只是受到了一点惊吓,毫发无伤!

“谢谢!她是我朋友!我送她回去就好了!”已经坐在别墅旁看热闹的沈峰,见唐妙妙被带了出来,随即上前接过了唐妙妙!

唐妙妙如同看见了救星,一下子扑到沈峰怀里,大哭了起来。沈峰很自然地搂着唐妙妙,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只是对一旁的黄友明尴尬得笑了笑。

黄友明一双眼睛将沈峰从上到下打量了个遍,才皱眉头问道:“刚才的报警电话是你打的?”

“不是!”沈峰立刻摇头,电话的确不是他打的。但是他却大致知道是什么人拨打了报警电话,只是沈峰自己也感觉奇怪,那个什么华夏安全局特别行动组的人到底是什么意思?跟着自己不说,居然还帮着解决事情!

沈峰见黄友明的脸色越来越不好,似乎还不相信,咧嘴笑道:“的确不是我打的电话。应该是你们那个什么国家安全局的人打的电话。他们这几天老跟着我。要是你遇见他们,帮我问一下到底什么意思!”

国家安全局!黄友明瞪大了眼睛,手中还没点燃的香烟差点惊掉。国家安全局对于公安局来说,那完全是最高执法机构,虽然本质上是谁也不该管谁的。不过潜规则向来都是公安局无条件配合国家安全局的工作。黄友明感觉自己做对了,如果自己真的稍有延误,说不定就闯下大祸了。

黄友明回过神来的时候,沈峰已经带着唐妙妙上车离开了。这时候的黄友明才想起沈峰说的后半句话,眼神随即也有几分惊骇,刚才站在自己面前的年轻人居然已经被国家安全局跟踪了两天了。黄友明本能得直觉是,南门市看来不再太平了!

第八百零七章 灭杀分身

沈峰握紧了拳头,虽然有左手挡住,但是脸颊依旧承受了很大的力量,有一种麻痹感。陈汉龙一拳之力的确让沈峰有一些意外,这是他除了外公孙洪武以外,第一次和真正的古武者交手。

后天中期?似乎还差那么分毫!

“后天初期巅峰?我说了,你拦不住我!”沈峰冷眼看向陈汉龙,拳头已经握起。

陈汉龙眼神凝重,握紧了拳头,心中却有几分兴奋,咧嘴道:“我知道我拦不住你。但是我想知道自己和你有多大的差距!”

呼!

话音一落!陈汉龙直接袭向了沈峰,右腿如同巨大的石柱带着呼啸声横扫而出。沈峰嘴角冷笑,同样用腿扫了过去。

拳对拳,腿对腿。整个客厅如同一个战场,桌椅茶几在短短的三十秒内变成了碎片。两人一脸对战了一百多招,陈汉龙越打越心惊,这时候的他四肢早已麻痹,只是凭借神经反应的本能去应对沈峰攻过来的招式。

碰!

双拳再一次砸在了一起,陈汉龙如同被火车撞击一般,整个人砸在墙上,随即轰然倒地。沈峰活动了一下拳头,身材已经渗出了些许汗水。在军队退役三个月以来,沈峰还是第一次打得如此畅快,全身渗出汗水的那种舒畅感,已经许久没有体验过了。

陈汉龙的确是一个适合练习的对象,修炼以力量为主,速度也不慢,最主要抗打能力极强,一身肌肉如同钢筋铁骨。沈峰刚才用了足有七分力,按照正常的后天初期的古武者恐怕对上三四招就撑不住了。而陈汉龙居然能够和他交手一百多招。

“这就是我们的差距。我说过,今天我想杀的人。今天谁也烂不了!”沈峰瞥了一眼瘫坐在墙角下的陈汉龙,随即向一旁楼梯上走去。

杨广汉只要是正常人,刚才那一拳算是死定了。沈峰上了二楼,打开了杨明所在的房间。房间里空无一人,窗户打开着,白色的窗帘正随风飘舞。

“幼稚!”沈峰走进房间,站在了一座衣柜前,听着里面瑟瑟发抖的声音,冷漠道:“我做人向来很公平。别人得罪了我,多半我会给对方一次机会,所以我今天早上放了你。其实你对付唐妙妙我未必会杀你。但是你居然还想着找人对付我。既然已经做了决定,那就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

吱呀!

衣柜的门开了。杨明眼神胆怯得从衣柜中慢慢挪着步子走出跪在了地上。

“求求你!放过……”

噗!

杨明的话还未完全说出口,突然感觉眼前闪过一道寒光,只感觉脖子一凉,整个人失去了力气,只能瞪着眼睛看着沈峰。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失去了生命,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

沈峰手中的黑色的断刃出的快,收的也快,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噗!

杨明倒地的那一刹那,一股血箭从颈部喷出,双眸渐渐失去了光泽。

深黑的夜,天上的星星和月亮被乌云遮住,看不到一点星光。在沈峰离开杨家别墅五分钟后,几个黑色的身影窜进了杨家别墅,随即又响起了几声尖叫声,不一会再次恢复了平静。

“堂主。一切都收拾干净了。”一个带着黑色脸谱面具的黑衣男子拿着手机,站在空旷的客厅前仔细观察着客厅里每一个细节。

“很好!”电话那一端略显嘶哑的老人声音说完两个字,随即挂断了电话。

……

滴!

沈峰刚到香山海景公寓,还没来得及下手,手机就响了起来。沈峰看着手机上略显陌生的电话号码,不禁皱起了眉头,最终还是按下了接听按钮。

“少主!一切都清除干净了!”白寒星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沈峰一愣,瞬间明白了白寒星的意思,回道:“谢谢!”

“老奴应该做的。不打扰少主了!”白寒星说完挂断了电话。

沈峰感觉有些诧异,他再一次感受到了阎王殿的强大。自己离开杨明的别墅不到半小时,居然一切痕迹都清理了。沈峰已经相信自己的一切举动都在阎王殿的监视着,这种感觉极为不好,可是却又无可奈何。沈峰甚至怀疑刚才自己所坐的出租车司机都是阎王殿的人。

沈峰站在别墅的门口,看着依旧停在路口的黑色大众,嘴角挂起了一丝笑容。而就在这一刹那,黑色大众的前车灯亮了起来。在刺眼的灯光下,沈峰打开了别墅的门走了进去。

坐进别墅,黑压压的一片。看着墙上的时钟已经过了深夜三点,沈峰穿上拖鞋,随即轻步上了楼梯。唐妙妙房间的门缝下还透着一丝灯光,但是里面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向来白天受了惊吓,晚上没有关灯就睡着了。至于林月溪的房间,黑压压的,似乎也睡了。

沈峰愣愣得看着林月溪房间的门,想进去,却最终决定再等等,等到林月溪主动来找他,然后再将事情说清楚。

咔!

沈峰打开自己房间门的一刹那,瞬间感觉不对,自己离开的时候明明是开着灯的。可是现在灯已经关了。

呼!

突然,一道寒光在黑夜中闪过,直接向沈峰袭来。沈峰眼神一惊,手中黑色短刃准见祭出,挡住了那一道寒光。

嚓!

一道火花亮起,黑暗中那种绝美的面容一闪而过。沈峰在看清那张脸的瞬间,手中黑色短刃瞬间扫出,逼退了那道黑影。

咔!

灯亮起。沈峰凝眉看着眼前身穿白色背心的绝美女人,不禁怒道:“林家大小姐。你疯了?”

房间里穿着白色长裤、背心,**双足的绝美女人正是林月溪。林月溪瞥了一眼沈峰,用一根皮筋束缚起黑丝长发,随即盘腿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你今天出去杀人了?”林月溪动了动鼻子,捕捉到了沈峰身上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