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33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嵬乔罢校罢斜然隼戳擞指簧仙蚍宓暮笳小;⒉幌穹蠢嗳父隼先肆妨思赶拢偈崩狭骋缓欤ハ喽允右恍Γ婕床辉傺Я恕

外人在做什么,沈峰自然不会去管,他依旧在练自己的养身拳,随性而起,身形周围缓缓形成了一股奇特的气流,将地上的树叶渐渐冲散,形成了一个一尘不染的圆形空地。

在正常情况下,沈峰练拳的时候多半是不会分心的,但是当他使出一招回身拳的时候,眼角突然感觉到一个不一样的人影。沈峰一开始没有注意,可是拳法越练,他越是情不自禁得去关注那个身影。

有高手?沈峰知道自己的状态,能让他练拳时候分心的只有可能是他神识本能感觉到了一丝威胁的压力。当然,这份压力未必真的有危险,只是提示他身边有一个高手接近,而这个高手已经到了足以让他重视的成都。

呼!

沈峰一套拳收功,直接将目光看向了那个人影。当他看清楚来人的时候,不禁有几分奇怪,站在眼前的居然是一个香山海景的保安。一个保安居然能够让自己本能得去重视,这一点让沈峰感觉有些蹊跷。

那名保安浓眉大眼,脸型憨厚,对着沈峰一笑却不像什么阴险狡诈之人。而让沈峰关注的是那名保安的身形,双脚踏地站在哪里,看似只是比普通人壮硕那么一点,却给人一种地天立地的感觉。

内外兼修的高手,恐怕不必前面见过的姜国兴弱。沈峰眉头微抬,一直看着那名保安。那名保安也看着沈峰,脸上带着笑容,大步走了过来。那一双硕大的脚板落在地上,确实给人一种极为踏实的感觉。

佛性!那种踏实的感觉居然让沈峰感觉到了一丝佛性。

“嘿!兄弟。功夫不错啊!”面容憨厚的保安倒是自来熟,直接喊沈峰叫兄弟,又自我介绍道:“我叫徐丰。刚到这里做保安,要不是公司有规定,我还真想和兄弟你过两招!”

沈峰见对方似乎没有恶意,自谦道:“自幼学了点。也谈不上什么功夫,就是一些养身的虚招而已!”

“嘿!兄弟!你诳我!”徐丰憨笑道:“那天我可是见你和人交手了。那位兄弟的金刚拳使得不错,就算我也不及他。不过在我看来,还是兄弟你的身手略高一筹。那天要是真打下去,你胜的机会比他大!”

那天眼前的徐丰也在?沈峰眼前微亮,心中第一惊骇的是徐丰那天在,居然让他一点都没发现。心中第二惊骇的是,徐丰居然看出了他和姜国兴之间的实力差距。

“哎呀!那天,我就在河对面,看到你们交手,脚都挪不动了。”徐丰直接指了指一旁的石凳子,自己先坐了过去,取下了头顶的保安帽子,擦了擦光头上的汗水道:“等我赶过来的时候,你们都散了。不然那天我们就见面了!”

沈峰也跟随着徐丰坐在了一旁的石凳上。如若平时沈峰对半不会理徐丰这个人,而现在他到了突破的关口,正缺少一个对练的高手。再加上徐丰一脸憨厚话语实在,不像什么有企图的人,这也让沈峰有了结交之心。只是让沈峰意外的是,徐丰脑袋上有九个结疤,显然徐丰以前是个武僧。

“徐丰兄弟。你这脑袋上的结疤?”沈峰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徐丰也不隐藏什么,直接回道:“小时候我是孤儿。一次去山里抓野兔,摔伤了腿被伏虎寺的师傅给久了。师傅看我一个人怪可怜的,就把我留在了寺里。后来师傅教我功夫和佛法,过了没两年我就剃度出家当了和尚!”

“那怎么又出来了?”沈峰好奇道:“现在和尚的待遇好像很不错啊!”

徐丰挠了挠头,一脸为难,最终还是红着脸低声解释道:“我师傅脾气有点怪。人家和尚都能娶媳妇,在他那偏不行。我想娶个老婆,给我老徐家留个香火……就还俗下山了!”

“你是个花和尚啊!”沈峰看着徐丰憨厚的脸上一片赤红,顿时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

徐丰说出了口,便不再不好意思,而是一脸耿直道:“笑吧。笑吧。反正这事也怪不得我。谁让那个老和尚那么固执,别的庙里的和尚都能娶老婆,偏偏我就不行了?反正我想明白了。这次下山一定得找个老婆,生个娃。到时候带回去见老和尚,看他能把我怎么样!”

“徐丰大师!有志气!”沈峰忍住夸了徐丰一句,再次大笑了起来。

第八百一十三章 忍术

木右服勤气得满脸通红,大叫道:“八嘎,你简直是胡搅蛮缠,什么叫木有父亲,我是有父亲的人。你们这些支那人,简单是太没有礼貌了,动辄便侮辱别人的父母。”

大名武士的实力,如果按照阴阳界的说法的话,应该是化形境后期修为。而现在沈峰几个人当中,就是修为最低的莫白和林月溪也是凝丹境中期修为,他的修为实在是不够看。

木右服勤伸手拔出了武士刀,双手握刀,大叫一声,就向着几个人冲过来,他身后的二十多个身着黑衣的打手也跟在他身后冲了上来。

这样的小角色,当然用不着沈峰出手了,萧迁尘手中长剑一挥,便迎了上去。

木右服勤看到萧迁尘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怎么会把他放在眼里,嗷嗷怪叫着向疯狗一样扑了过来,一刀向他头上劈来。

萧迁尘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冲向自己的木右服勤,这些东岛鬼子,跑到偏远的岭南市,欺压善的民众,脑子全都变得狂妄自大。

如果木右服勤感知一下的话,应该就能知道沈峰等人的修为不是他这样的角色可以匹敌的,至于他身后的那些打手,更是一些连起不到任何作用的小角色。可是狂妄的东岛人,怎么也想不到在这里会遇到沈峰这样的高手。

沈峰冷哼了一声道:“这个东岛人杀了,后面的那些打手全部废掉!”

如果说在酒楼里的时候沈峰还给这些东岛的走狗留了一线活路,他现在看到东岛的竹联会社竟然占据了岭南市最高的大楼,而他们来到这里,下来迎向他们的,竟然是一个东岛人带着二十多个华夏人,气就不打一处出。这些华夏人,实在是太没有骨气了,只废掉他们,不杀了他们已经算是看在他们还是华夏儿女的份上了。

听到沈峰的吩咐,萧迁尘下手自然不会留情,长剑挥出,“铮”地一下砍在了木右服勤的武士刀之上,一剑净木右服勤连人带刀劈成了两半。

木右服勤的身体被一劈两半,犹自路出数米,才倒在地上,鲜血酒了一地。

跟在他身上冲上来的那些打手,看到这个东岛武者竟然被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萧迁尘一剑劈成了两半,吓得转身就跑。

沈峰已经发了话,萧迁尘又怎么会放过他们?和沈心若一起追了上去,每人一掌,将这些打手全部击倒在地,像烂泥一样瘫软在地上,每个人都变成了废人,以后再想害人那是万万不能的了。

在岭南市招兵买马,占据了这么大的一个大楼,显然不是一个这样的小角色能做到的,而这个竹联会社虽然以前沈峰和莫白他们都没有听说过,但是实力却绝对不会太小。如果不然的话,岭南这个地方,虽然地处偏远,但是也不会没有一个华夏的武者,而他们能在这里安稳呆下来,还把本地的势力排挤出去,绝对不简单。

沈峰等人把木右服勤击杀,把他带来的打手全部打残了,有人按响了警铃,整个大楼里铃声一片。

沈峰哼了一声道:“这一下正好,省得我们到处找了,相信这一下,竹联会社的高层一定都会出现,而他们在岭南市的保护伞也应该会赶过来帮他们吧,正好一网打尽!”

沈峰知道除恶务尽的道理,这些华夏走狗倒还罢了,没有了主子他们就是废物一伙。而这些东岛人,如果沈峰这一次不能把他们全部铲除他以后,只怕他们对岭南市的普通民众的报复会更猛烈。

沈峰在前,莫白等人跟在他的后面走进了大楼,便站在大厅之内,沈峰对萧迁尘道:“我们守在下面,以防有人逃走,你和心若从楼梯上去,一层层搜索,只要是东岛人,全部给我杀了!”

“不用你们去找我们,今天你们五个,一个也不能离开!八嘎,竟然敢杀我们东岛人,今天不把你们砍成肉酱,我泉石处生便不是人!”一个声音狂叫道,从大厅后面的一个走道里,冲出来十二个凶神恶煞一般的人来,这些人都穿着东岛衣服,看样子应该全是东岛人。

泉石处生,正是岭南市竹联会社的负责人,他们的会社总址却是设在了南疆省的省会天涯市。在岭南市中,竹联会社一共有十五人,除去刚才被沈峰击杀的木在中服勤,还有两个外出办事,剩下的十二人全在这里了。

沈心若笑嘻嘻地说道:“泉石处生?既然全是畜生了,那你还是什么人类?就和狗差不多了。也对,你们这些东岛人本来就全是畜生,你爸妈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东岛人的文字虽然很多是借用的华夏文字,但是读音却是大相径庭,意思却是有相通之处。这个泉石处生,却是他的父母有一次去田里干活的时候,忽然饥渴难耐,便在一处泉水边上的大石之上造了他,所以出生以后便取了泉石处生,用来纪念当初的一段乐事,却想不到被沈心若说成了全是畜生。

泉石处生被沈心若羞辱,却反驳不得,他对华夏文化向来热爱,潜心研究华夏文化,当然知道自己名字用华夏文字读出来是什么意思,但是却无可奈何。

泉石处生好几次告诉自己的父母要改名字,但是他的父母一直不同意,如果他改名字就不认他这个儿子了,所以他也没办法,只好一直叫下去。

泉石处生羞怒道:“诸君,谁替我教训一下这个口出污言秽语的支那小丫头?记得一定不要将其杀死,要留条性命让我享用。”

说出这句话,泉石处生就等于给自己判了死刑,还是尸骨无存的那种。沈峰的脸寒了下去,冷哼道:“这些东岛人,一个也不能放过!”

泉石处生的话音刚落,一个东岛武士大叫一声道:“我来会会这一个小丫头!”阵向围亡。

此人生得十分短小,只有一米三四高,身上一套黑色的紧身衣,手中握着一柄短匕首。

沈峰一看此人,就知道对方是一个精于忍术的忍者,出声提醒沈心若道:“若儿,此人是个忍者,小心应付!”

忍术在东岛发展以久,有上千年的历史,其实中以伊贺,甲贺两派最为有名,这个忍者却是出自伊贺。

走到沈心若在前忍者一拱手道:“支那小姑娘,我是伊贺忍者百地相悔,领教你的武功!”

沈心若小嘴一撅道:“你这名字倒还是像个人类的名字,可是白地像灰又是什么意思?你们这些东岛鬼子,就是没知识没文化,向我们华夏祖宗学了数千年,你们也没学会像人一样说话做事。今天就让姑奶奶我,来教训一下你们这些鬼孙子。”

说完,沈心若手中出现了一柄长剑,却是王晨专门为打造的,剑身以精金所铸,却请兰馨在剑刃之上刻画了一个金属性的阵法,又在剑身上刻画了一个风属性阵法,所以此剑极利,拿在手中却又轻如竹筷。

长剑一出,东岛的这些鬼子便全被长剑的光芒刺得眼睛一眯,知道这不是一柄普通的长剑,泉石处生眼中露出了贪婪的表情。

百地相回往地上扔了一颗烟雾弹,一阵烟雾腾起,他的身形突兀地消失了。

如果对上一般的武者,他的这一招火遁之术,必能骗过对手的眼睛,可惜他的对手是沈心若。

沈心若是谁?沈峰的闺女,天赐绿洲那些老辈武者眼里的宝贝疙瘩。无论是孙洪武,还是凌天痕,铁轻翼,蜥龙,还是明秋月,兰馨,于小帅等人,都天天宠着她,有什么好东西都争着给她,可以说她一身行头,没有一件不是宝物。

而铁轻翼更是恨不得把所有对人体有益的丹药都喂给沈心若吃,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里,光沈心若服下的丹药,如果在青州城里出售,或者卖给白家的话,就要换来上亿的金币。

铁轻翼本着宁浪费,不错过的原则喂给沈心若的那些丹药,造成的结果就是沈心若的灵气总量差不多是萧迁尘的两倍,灵魂之力的敏感度也是他的两倍,害得萧迁尘差点改姓沈。

在沈心若的灵魂之力的感知下,别说是百地相回隐在了烟雾之中,就是他真的化为一粒烟雾颗粒,她也能把他找出来。

沈心若却故意逗那百地相回,假装还在东张西望找他。在百地相回悄悄地靠近她的身边,准备偷袭她的时候,沈心若却是一转身,手中长剑一划,在百地相回的腰部带出了一道口子。

沈心若手中的长剑何其之利?别说百地相回只是一个大名武士级别的忍者,就是一个将军,身体在它的剑刃之下也和豆腐没有什么两样。

“啊!”地一声痛呼,百地相回的身形从烟雾之中显现了出来,腰间血流如注。

百地相回却不相信沈心若能感知到他的身形,以为她只是碰巧划到了自己,身体一晃,带起一阵疾风,手掌一抖撒出了一包药粉,身形又一次消失。

这种利用风势撒出药粉迷住敌人,同时自己消失的遁术,却是忍术之中的风遁,十分玄妙。

第八百一十四章 全部击杀

忍术中的遁术,共有八种,但是不管哪种遁法,都是利用环境或者手中的事物,欺骗敌人的眼睛,达到隐藏自己的行踪的目的,只要有超强的灵魂之力,无论是什么遁法都起不到效果。

百地相灰也是看到刚才沈心若似乎是无意间伤到了自己,怕她真的能感知到自己的位置,所以这一次却是用了风遁,心中想只要沈心若吸入一点毒烟,也会立即昏倒,到那时自己便可以轻意把她治住了。

沈心若却是极为配合,站在毒烟之中根本不闪不避,还张开大口深深吸了一口毒烟。

百地相回看到沈心若吸入了一口毒烟,身子一晃,挥起手中的匕首就向沈心若冲了过去。

百地相回欣喜若狂,以为自己的风遁起到了作用,那泉石处生却是看得明白,沈峰等人看到沈心若吸入了毒烟,而百地相回冲向沈心若,脸上很是平静,没有一点替沈心若担心的表情,心知不妙,想要出口阻拦百地相回却已经为时过晚。

看到百地相回手执匕首冲向自己,沈心若口角含笑,手中长剑举起,轻轻在空中一抖,直接发动了凌剑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百地相回的前胸。

长剑三尺多长,比起不到一尺的匕首来,在长度上占了太大的便宜,百地相回连沈心若的衣角都没有碰到,便被沈心若一剑刺了个透心凉,直接脑袋一歪便没了气息。阵向围划。

沈心若一剑击杀了百地相回,冷冷地用长剑指着东岛鬼子:“下一个!”

沈心若一剑击杀了百地相回,那些鬼子全部吓得后退一步,脸上露出惊惧的表情,害怕沈心若点到自己,到那时候就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这个东岛鬼子,平时一个个耀武扬威,天天叫嚣华夏武功,也不过如此,今天真的遇上了古武传人,却一个也不敢站出来了。泉石处生看到半天没有东岛武士敢面对沈心若的挑战,便开口叫道:“梅连君,梧池君,你们两个一起上,领教一下这个支那小姑娘的剑术。”

这些东岛鬼子,一个不敢面对,现在泉石处生点了两个武士的名字,这两个武士看着沈心若,却是胆气一壮。一个手执武士刀,一个摆开了拳脚架式,冲刀的武士在前,挥拳的武士在后,向着沈心若冲了过来。

沈心若小手一挥,手中长剑舞动,使出了一套桃花坞的剑术“十里桃花”里的第一式“春风徐来”。十里桃花剑术乃是脱胎于桃花坞的十里桃花大阵,施展开来,如同一个大阵一样,可以笼罩三丈方圆里的每一寸空间,是一套控制和进攻兼备的剑法,十分厉害。

春风徐来,乃是十里桃花剑法的起手式,进攻性并不是很强,最主要的作用还是控场。剑招一出,场中一时春意盎然。

沈心若的长剑一动,一阵宛如春风一般绵软的灵气鼓荡,在她的面前布下了一道屏障,那个执刀的东岛武士梅连的脚步一踏入沈心若身前的一丈范围,便觉得自己的脚下如同踩进了软软的沙滩,极难着力。

而扑面而来的气息,却是那样的温暖宜人,让人不禁心神迷醉,在春风徐来剑招的气息中,他感觉到了自己似乎站在春风之中,面前是盛开的鲜花,让人流连忘返,杀气顿消。

对于桃花坞的十里桃花大阵和十里桃花剑术,沈峰早有耳闻,可是一直无缘见到有人使出。他和姚如霜虽然见面多次,但是见她出手的机会根本没有,今天看到沈心若使出了这套剑术来,也不由为之折服,同时又在心里暗暗骄傲。

沈心若现在也不过是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不但学得到了纵剑术,还学会了桃花坞的这套十里桃花剑法,不得不说,虽然她平时在父母面关还有几分娇气,但是在修炼上,无论是天赋还是刻苦程度都是值得赞赏的。

梅连被春风徐来剑招陶醉,浑然忘记了进攻的步伐,后面的梧池哪里想到在战斗中他还会走神?正闷头前冲呢,一个收势不及双拳击在了梅连的后背之上。

梅连被梧池两拳实打实在击在了背上,嘴一张,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头脑立即清醒过来,从对春风的陶醉中转过头来,大骂道:“八嘎梅连,你为什么要打我?”

梧池误伤了同类,本来心里就有点紧张,现在看到梅连竟然先出声骂自己,一壮胆子反骂道:“你全家八嘎,为什么要停下来?”

自己被他推了两拳才骂他一个八嘎,他打了人竟然还骂自己全家八嘎,梧池怎么能咽得了这口气,武士刀高高举起,狠狠向着梧池头顶劈落:“你祖宗八代八嘎,敢打我,不知道我最恨人家从背后下手了吗?”

梧池变拳为掌拍向梅连:“你全村八嘎,你以为我怕你?我早看你不顺眼了,竟然取没脸这个姓。”

梅连手中武士刀一刀劈,立刻变招横削:“你全国都八嘎,你的姓就很好听了?无耻,你们全国都八嘎,都无耻。”

泉石处生听到两个人越骂越不像话,竟然把全东岛人都骂人了无耻,八嘎,气不打一处出,狠狠两脚踢在了二人的屁股上,把二人踢翻在地:“八嘎,全是畜生!真你妈逼混蛋,让你们教训这个支那小丫头,你们自己倒是内斗了起来。”

他身后的那些东岛武士,脸上却是精彩了起来,泉石处生的这番话,怎么听也像是骂他自己呀。

泉石处生挥了挥手:“全给我上,把这些支那人男的杀了剁成肉酱今天晚上当夜霄,女的全逮起来关到房里。”

他担心一个个上,会被沈峰等人一个个宰了,所以打算一哄而上,务求尽快把沈峰等人解决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外面警车的声音响起,三辆警车开到了樱花大楼的外面,从车上跳下了近百名荷枪实弹的警察。

萧迁尘道:“这下好了,把这些东岛人交给这些警察吧!”

沈峰却是摇了摇头道:“这些警察来到这里要帮我们还是帮东岛人还不一定呢!”

看到警察到场,泉石处生摆了摆手,制止了东岛武士的进攻。那些警察子弹上膛,跟在一个身高一米九多,体重有二百五十斤,身穿便衣的男子后面冲进了大厅。

那个大汉背着手,趾高气扬地来到了两方的中间,用力往地上一跺脚,大声叫道:“我们接到有人报警,说这里正在发生械斗,你们两方,到底为什么在这里斗殴?”

沈心若开口道:“在我们华夏的地方,这些东岛人占据我方企业的产业,还私藏武器,你们这些警察难道不知道吗?”

看到沈心若的相貌,那个大汉不禁眼前一亮,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忍住嘴角的口水,身子往后一仰,打着官腔道:“这些东岛友人,到我们岭南市乃是投资来的,我们自然要保护他们的权益。至于你说的他们抢占我们国民的产业,私藏武器的事,没有人举报,我们怎么处理?”

沈心若冷笑道:“好,即使是以前没有人举报,那现在我们举报,你们处理吧!我们倒要看看你怎么处理,处理不好的话,小心你的狗命!”

那个大汉身后一个脸色腊白,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的年轻人叫道:“你敢这样和我们大队长说话,小心我们告你们威胁国家公务人员。”

萧迁尘不由骂道:“哼,狐假虎威,真他妈逼会乱扣帽子。对东岛人没见你有这么大的胆气。”

那个大汉却是转过头去,看着泉石处生,温言询问道:“处生君,他们刚才说的话你也听到了,你们有没有侵占华夏公民的产业,私藏武器?”

泉石处生哼道:“诬告,全是诬告,我们这些东岛人,来到你们华夏投资,为你们创造财富,他们还这样无耻地诬告我们,你应该把他们抓起来。”

大汉对着手下人一挥手:“听到没有?把这些诬告处生先生的华夏人给我抓起来!”

沈心若叫道:“慢着,你们看他们手里的武士刀,这不就是证据?我们哪里诬告他们了?”

大汉笑道:“小姑娘,这些东岛人喜欢生吃食物,这些刀是他们用来用餐的餐具,你们就要反抗了,跟我回局里谈谈吧!”

沈峰暗叹一声,怪不得这些东岛人敢在我们华夏的土地上这样胡作非为,都是这些走狗助纣为虐造成的,叫道:“你们都出手,先把这些东岛人全部杀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