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36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莫白突然也更加憎恨沈峰,如果不是沈峰的出现,或许这一切永远都不会发生,南门市依旧会一直平静下去。

“哼!”白色瓷娃娃面具的黑裙女人淡淡冷哼,对已经双眼略显迷离的莫白轻笑道:“好好享受吧。莫小姐,希望你喜欢!”

……

富山区天龙大厦。

沈峰将银色布加迪停留在大厦的楼下时,看到大厦顶端“唐氏集团”几个大字时,感觉有几分意外。而就在这时候,一辆奥迪商务车停在了大厦出口处,一个黑裙女人由大厦内快步走出,直接上了商务车。

奥迪黑色商务车距离沈峰不过一百米的距离,那个黑裙女人的样貌虽然沈峰没有完全看清,可是那身形却给人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

认识的人?

沈峰飞快删除着对方可能的身份,在为发现对方是自己可能要保护的目标时,也不再理会黑色奥迪商务车的去处。只要对方对自己还不算太重要,沈峰便不会去理会,目前的状况,找到莫白才是最重要的事。

下了车,沈峰看着那高达四十八层的大厦,否决了由电梯进入的想法。如果这里真实那几名忍者的聚集地,走电梯无意是告诉对方自己已经来了。无法走正常途径进入大厦,那唯一的方法只有一个。

天龙大厦那深蓝色的玻璃幕墙在黑暗中没有一丝光亮,同时还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而根据玻璃幕墙的明暗,似乎只有四十七层的灯光还亮着。

“四十七层!”沈峰深吸了一口气,毫不犹豫得冲向了天龙大厦,在外围找了一个最适合落脚的层面,徒手飞速向上攀登。

攀登!特种大队最基本的训练科目,当初沈峰曾经徒手攀爬过高达一百六十米的高楼外墙。眼前的天龙大厦和那次的高楼差距并不大,只不过论攀登难度,天龙大厦也比以前的训练科目简单多了。更何况当初跟着外公孙洪武修炼古武的时候,攀爬悬崖也是训练身法最基本的训练方式。而且攀爬悬崖可和沈峰平时在部队里训练时可大有不同,那是完全没有保护装置的攀爬。甚至有时候孙洪武还会时不时来一次石子袭击,要不是沈峰命大,恐怕早就坠入万丈深渊了。

沈峰如同一只壁虎一般,在玻璃幕墙上飞速攀登。如果事先有准备,或许沈峰会带保护装置。现在自然不可能,莫白多失踪一分钟就会多有一分钟处于危险当中。沈峰甚至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感觉自己如果不及时赶到莫白身边,莫白很可能会死亡。

夜晚的南门市海风很重,特别是富山区就紧靠海边,而四十七层的高楼越往上更是风势越大。这一点超过了沈峰的预计,在坚持到将近四十层的高楼时,沈峰靠在两块玻璃幕墙的缝隙中,简单得恢复了一下体力。其实体力不是关键,最重要的是已经发麻的双手。

不能久留!

沈峰飞速活动双手,只是短短十五秒钟时间,再次向上爬去。而那玻璃幕墙上的点点灯光已经近在咫尺。

第八百八十六章 惨烈

漓江,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东北部。在漓江江畔的群山之中有一座极为古老的山庄,古老的山庄传承有数百年,似乎在明朝永乐年间便已存在。这座庄子经历了数百年战后纷飞的时代,拆了又建,建了又拆,直至今日依旧保留着当初建造时的样子,给人一种古韵盎然的景象。

山庄里住在一户大户人家,据漓江老一辈人讲,似乎这户人家一直就住在这座山庄了,经历了多少年战火纷争,至今没有换过主人。而整个漓江、甚至桂林、乃至整个广西都知道这户人家姓萧。

砰!

一张铁掌拍下,那张足有百年历史的梨花木八仙桌顷刻之间四分五裂化为碎屑。而这张铁掌的主人是一个约莫接近五十岁的中年人,嘴角下有一颗黄豆大小的黑痣,面容粗犷,一脸横肉,略显矮胖的身体显得极为结实。此人正式萧家当代家主萧正清。

正堂大厅里在场的足有三四十人,里面也有不少头发花白的老者。而这群人见萧正清动怒,却是低眉顺眼私下互换眼神,丝毫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萧智勇、萧家大少爷、萧家家主继承人、萧家当代家主萧正清的独子居然在南门市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得失踪了。萧正清心里那一丝不祥的预感越发强烈,萧智勇有多少能耐,他这个做父亲的自然清楚得狠,而且还有萧瀚城跟着。只要不被两个以上的古武宗师大圆满的高手围攻,绝对不可能一点声响都没有得消失的。

现在消失的时间已经接近48个小时了。如果真是那样的人对萧智勇下手,到现在还没传出消息来。那自己的儿子恐怕早已经被人毁尸灭迹了。想到自己的独子很有可能已经死了,萧正清的眼睛越发阴冷,双手颤抖,心痛欲裂。

“你们确定,智勇的失踪和白家有关系?”萧正清怒目看向坐在一旁的两位老者。

高瘦老者轻抚胡须,眼角低垂点头道:“根据仁刚所说的情况。大少爷的失踪应该和白家还有那个沈峰有很大的关系。当日大少爷和瀚城在宴会上败于那个沈峰之后,便打电话邀请我俩前去广东助阵。可能是那个沈峰和白家提前得知了消息,又或者大少爷派人跟踪被对方发现了,所以对方才先下了手。等我们天亮赶到假日酒店的时候,房间里已经被清理干净,空无一人。当时我就觉得事情不妙,便派我们在南门市的暗钉摸上了沈峰所在的香山公寓,同时在全城范围内收索大少爷的下落。可是昨日中午一过,我们在南门市所有的暗钉便陆续失去了联系。后来……”

“后来你们就害怕。像两条被吓破了胆的野狗滚回来了?”萧正清眼神阴冷得看着高瘦老者,咬牙切齿得说道。

高瘦老者眼角依旧低垂,面容中看不出一丝变化,没有接萧正清的话,也没有害怕的意思,更没有动怒的意思。在场的人见萧正清将怒气宣泄在高瘦老者身上,眼神中露出一丝不满。高瘦老者怎么说也是萧家长老,虽然也要听家主的命令,却毕竟是萧正清的长辈。这萧正清自己儿子失踪了,责怪高瘦老者几句或许也没什么,可是张口就骂,的确让人难堪了一点。再加上萧正清平日里脾气不好,对待族中长辈没有一丝客气的语气,族中老者私下里早就已经不满了。

在场之中,一名与萧正清长相颇有几分相像的中年男子从藤椅上起身轻笑道:“哎!大哥。这件事您怎么能责怪顺庆长老……”

砰!

中年男子话还未落,萧正清已经满脸怒容,一脚踏出,手中铁掌轰然击向了对方的胸口。中年男子显然没有预料到萧正清会对他突然出手,慌忙之间抬起双臂挡在胸口,却依旧被萧正清一掌击飞。

哒!

中年男子飞出砸在了一根顶梁柱上,跌落在地的瞬间,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正堂大厅内众人面容惊愕,顿时寂静一片,没了声音。

“我身为萧家家主,说话做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嘴!”萧正清瞥了一眼地上的中年男子,又阴冷得扫向了高瘦老者,随后环顾四周冷声命令道:“吩咐下去,让萧家在广东省所有的暗钉集结南门市。将白家和那个沈峰所有的底细都给我查清楚,包括白家有多少出产业,有多少出秘密据点,有多少名高手,白家家主的位置,还有那个沈峰与什么人接触,做过什么事,从现在起每半小时向我汇报一次,我要知道的一清二楚!”

两名掌管萧家在广东省暗钉的年轻男子同时上前一步接令道:“是。家主!”

哼!

萧正清冷哼一声咬牙切齿继续吩咐道:“吩咐下面准备一下。准备好车,除了太上长老以外,所有萧家大师级以上的高手中午随我一起去南门市。如果找不到我儿,我要将那个沈峰和白家所有人碎尸万段!”

正堂大厅里弥漫着一丝血腥的气息,在场众人都深深吸了一口凉气,他们不知道这一次面对白家的战争意味着什么,但是他们知道同样已经在南门市传承了数百年的白家肯定不是省油的灯。两个家族的全面战争,萧家已经上百年没有遇见过一次了。而萧正清却恰恰有这个权利,去做这一些。

死亡,越来越近了。

……

房间内,小小的美人儿满是烦恼。

唐妙妙嘟着嘴,皱着小眉头,手里拿着手机,一脸的心烦意乱。这两天的事情有点怪,特别是父亲唐明华那里的态度,时不时得打来一个电话驱寒问暖,偶尔还寻问她与沈峰的关系。

第一次寻问的时候,唐妙妙还有点欣喜。虽然父女两人之间有一点隔阂,但是父亲主动打电话寻问近况,驱寒问暖,这一点还是让唐妙妙很开心的。再加上唐明华还寻问了沈峰的情况,如果一份爱情能够得到父母的支持,那自然是最美好的事情了。可是,在随下来的时间里,唐妙妙越发感觉不对,唐明华打的电话频率也太高了,短短两天时间就打来了四次电话,几乎将过去半年的电话一次打光了。而且每一次电话打过来,都会寻问沈峰的事情。

一天的时间,自己的父亲转性了?难道是他忏悔了?觉得对不起她们母女俩?还是他得了什么绝症,所以……唐妙妙自然不会相信自己的胡思乱想,更不会相信唐明华虚情假意的问候。本来的喜悦感,渐渐变成了深深得失落感。

“沈大哥啊。沈大哥!我该怎么办啊!”唐妙妙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抱着一个巨大的白色泰迪熊,用手指戳着泰迪熊的鼻子,感觉了无生趣。这时候她很想去见见沈峰,哪怕只是简单得说说话,可是当她想起早上见到沈峰脖子下那一道道的抓痕时,脸色瞬间变得赤红,语气也有几分娇怒,一边掐着泰迪熊的耳朵一边敲打道:“死色狼。死色狼。让你鬼混。让你鬼混!被抓了吧。活该!”

唐妙妙闹了一会,玩累了,索性抱着泰迪熊,躺在沙发上,脸上带有几分喜悦开心得笑着,似乎一切烦恼已经烟消云散了。

滴!

突然,放在茶几上的手机亮了起来。看着手机上那窜熟悉的号码,唐妙妙不禁皱起了小眉头。

“家里电话?难道又是老爸?”唐妙妙有些犹豫,她害怕再听到父亲虚情假意的声音,她害怕唐明华再次问到沈峰。特别是那略显恭敬的声音,让唐妙妙心里极为难受。

手机铃声依旧想着,飞快的旋律让唐妙妙静不下心来。

最终,唐妙妙依旧按下了接听键。

“小……小姐!”手机里响起了家里佣人的声音,而且声音急促显然遇见了不好的事。那名女佣人继续道:“小姐。你快回来看看吧。太太她……”

母亲!

唐妙妙站起了身子惊叫道:“我妈她怎么了?”

啊!

突然电话里传来女佣人一声尖叫声,随后是劈哩啪啦的东西破碎声。唐妙妙焦急得拿着手机,过了好久,那名女佣人才又拿起了电话。

“小姐。太太疯了!你快回来看看吧。太太疯了。在到处砸东西……”

唐妙妙呆滞得战力在当场,似乎不敢相信电话里女佣人所说的事。自己的母亲疯了?她想过会发生任何事,可是自己一向修生养性的母亲怎么会突然之间疯了。可是电话里的吵杂声,似乎已经印证了一切。

唐妙妙毫不犹豫额得冲出了房间,看了一下客厅,客厅里没有人在。唐妙妙随即又跑上了三楼,努力敲打着沈峰屋子的门。刚丸向巴。

“沈大哥!沈大哥!……快出来啊!沈大哥!”

沈峰还没出来。林月溪却从二楼走了出来,听到唐妙妙焦急的声音,连步上了三楼。

“怎么了。妙妙!”林月溪见唐妙妙一脸惊容,连声问道。

唐妙妙不断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刚才家里打电话来,说我妈疯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妈一直好好的,一点病都没有。怎么可能好好疯了呢?”

哒!

“你妈出事了?”沈峰刚从房间里清理好伤口,穿起衣服,打开门的那一刻听到唐妙妙说的话,他没想到短短的半天多时间,心里那不祥的预感居然变成了真实。

第八百八十七章 晋升

唐宅已经一片狼藉!古董、艺术品、工艺品、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碎了一地,就连那观音大士的玉佛像也缺了一只手。

啊!

方秀月身上的衣服林乱不堪,披头散发得嘶吼着。那些身穿白衣的佣人以及唐家的保镖谁都不敢靠近,怕伤了方秀月也怕被伤。

“哎呀!秀月啊!你到底怎么了嘛?好好得发什么疯嘛!”唐明华满脸愁容,手足无措。虽然两人的婚姻名存实亡,可是唐明华心底还是关心和感激方秀月的。如果没有方秀月,恐怕他未必能够如此风光。当初两人从拜地摊,做营销,搞代理,一直打出十多亿美元的江山,方秀月可是功不可没。

李秋月嘴角轻哼,眼神不满,阴阳怪气得叹息道:“疯了就疯了呗。她成天念经拜佛,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说不定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鬼上身。你管她干嘛?害得我也得大老远得跟着。”

“哎!”唐明华也不想和李秋月争论,依旧一脸愁容,又对一旁的佣人叫道:“我叫你们打电话给医院。你们打了没有啊。还有打电话给妙妙,赶快让她回来啊!”

那佣人慌忙回道:“打了。打了。早打了。”

一旁得李秋月穿着低胸的套装短裙扭动着身姿,在角落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也不再和唐明华多说,一脸看戏的样子。

吱!

银色的布加迪停在了别墅外。

唐妙妙打开车门的那一刻,飞奔进了别墅。当她冲进别墅,看见自己母亲方秀月披头散发,满脸凶狠砸着东西的样子,眼睛瞬间流了下来。

“妈!妈!我是妙妙啊。你怎么了啊!”唐妙妙哭喊着,毫不犹豫得向方秀月一步步靠近。站在一旁的唐明华连忙几步上前,将唐妙妙拉住。

“妙妙。别过去啊。你妈现在谁都不认识。见人就打,见东西就砸啊。”唐明华提醒着方秀月,又见到门外走进来的沈峰和林月溪,面容苦涩得点头陪脸笑道:“沈先生。家里的丑事,让你见笑了!”

沈峰对于唐明华没什么好感,见对方打招呼也只是点了点头。走进唐宅的那一刻,沈峰就见到了自己想要看见的人李秋月。这时候的李秋月正身形妖娆得坐在椅子上,见沈峰投过来的目光,嘴角挂起了意思娇媚的笑意。

李秋月的真实身份,白玉清基本已经查清了。就算证据不太全面,却并不影响整体判断。不过,此时的沈峰并不想这么快对李秋月下手。首先,沈峰还不知道李秋月在唐家以及在华夏的真正企图是什么;其次,沈峰还未确定对方在整个事件中处于什么样的位置,如果贸然下手打草惊蛇,也得不偿失。

当然,这不代表沈峰可能放过眼前的李秋月,光是莫白差一点被两名东岛国矮子忍者玷污这件事,就足以让李秋月死上好几次。至于李秋月是否知道他的存在,沈峰并不关心。

只是,让沈峰现在好奇的是,李秋月居然敢堂而皇之得坐在自己面前,似乎并不担心沈峰的出现。难道是对方的消息过于闭塞,还没查处莫白被自己所救?沈峰感觉这种想法有点可笑,如果这群东岛忍者连这点事都查不到,恐怕早就被特别行动组的人击毙在华夏。更何况,早上沈峰是堂而皇之从天龙大厦里走出来的。刚丸向才。

不怕?沈峰心中轻笑,也认定了李秋月多半不是那么好对付。至少李秋月对自己极有信心,并不怕沈峰突然下手。

哒!

沈峰也不多想李秋月的事,直接几步上前,以极快得速度拍在了方秀月的脑后,一掌将其打晕。方秀月没有丝毫反抗,软软得瘫倒在地上。

唐妙妙连忙上前,扶着自己母亲的身体,泪流满面,仰头看着沈峰,似乎期望沈峰能够救治方秀月。

治病救人?沈峰自然没那个本事。真正的古武可不是武侠小说或者电视里那样,只要有内功就可以包治百病、包解百毒的。而真正的古武正相反,不光不能救人,却是只可以用来杀人。当然,有些拳法练起来强身健体也不错,不过和什么治疗疾病肯定是没有丝毫关系的。

沈峰束手无策,只能陪唐妙妙将方秀月扶上沙发。很快,外面变来了一辆救护车,几人便陪同着唐妙妙一起将方秀月送去了医院。

李秋月索然无趣,见到众人离去,只是轻轻冷笑,最后跟着唐明华的后面也走了。

……

白庄会所,三进门大院。

一身白色长裙的白玉清依旧冰清玉洁、超凡脱俗,没有了杀人时的蛇蝎气息。这时候她的手边桌面上正放着一张面具,面具上那略显妖娆的脸谱额头上,有着近似鲜血凝聚的“修罗”二字。

血修罗,便是白寒星给予白玉清的称号,也是已经归档于阎王殿的正式称号。这个称号在白玉清十四岁那年便已经存在,如果不是沈峰的出现,或许白玉清永远不会想起自己当初还有一盏血修罗面具。

血修罗面具旁还有几份资料,里面都是白玉清最关心的东西,自然也是沈峰最想知道的事。李秋月的资料就在其中,一切苗头都指向了那座度假村。虽然还没有人完全渗透进去,不过白玉清根据所有的资料数据可以推断出,这座度假村下应该有一座研究所,而这座研究所应该和基因药剂有很大的关系。

南门市唐家虽然没有涉及医疗企业,但是他们所涉及的进出口贸易却包含着美利坚与德意志等欧洲国家最先进的医疗科学设备,或许这就是李秋月混入唐家的真实原因之一。

第二份资料,关注的只是一个人,那便是莫白。莫白已经从沈峰视线中离开接近十多个小时了,一举一动都在白玉清的控制范围。根据资料上显示,莫白似乎已经辞去了所有关于特别行动组的职务,并且申请了长时间休假。并且已经在下午一点钟踏上了前往蜀川的飞机,离开了南门市。

莫白,作为沈峰第一个接触的女人。白玉清不知道如果去安排,沈峰没有问具体情况,她也只能安排人跟着保护。为自己一生的男人去安排人保护另外一个女人,白玉清每次想到这里,心里总有一点奇妙的感觉。这种感觉不好,可是她知道自己必须这么做,必须为沈峰打理好身后的一切。

哒!

白玉清等待的第三份资料已经到了。一个带着小鬼面具的黑衣人悄然出现在白玉清面前,单膝跪地,呈上一个黑色信封。白玉清接过信封之后,黑衣人起身又悄然消失在房间里。

白寒星已经渐渐开始培养白玉清接管阎王殿情报机构。从小跟随白寒星耳闻目睹,白玉清对于情报机构的人员手段之高强完全没有丝毫意外。甚至现在,哪怕她无法感应到周围有任何人的存在,但是只要她简简单单得一抬手,下达一个命令,总会有一个带着小鬼面具的黑衣人领命而去。

强大的阎王殿,让从小耳闻目睹的白玉清有时候都感觉有一丝震惊。

第三份资料里的一切,指的自然是萧家。白玉清轻轻打开信奉,看着里面一行行毛笔写的资料,一双柳眉轻轻皱起,眼神也变得有几分凛冽。

“开战吗!”白玉清没有太多表情,嘴角轻鸣,玉手握起,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

哒!

不知道什么时候,白寒星已经坐在房间角落的藤椅上,手中的一根枯木拐杖轻点地面站起了身子。见到白玉清看向他,老人声音嘶哑道:“萧家便当作少主第一次考研吧。萧正清凭借自己刚刚踏入宗师大圆满的实力,杀兄弑父,夺取萧家家主之位。现在也该是清算的时候了。你安排人稍微打压一下萧家的暗钉,但是不要下杀手,毕竟他们也是阎王殿秦广王的附庸家族,秦广王老人家懒得管,但是并不代表不在意一个家族的灭亡。对于那几位老前辈,我们还是尊敬一点的好。至于萧正清,你将情报交给少主,让少主出手对付吧。再说还有林家丫头在哪里,虽然有难度,也无大碍。”

“知道了。父亲!”白玉清点头应道。

白寒星轻拄拐杖,一步步来到白玉清的身旁,拿起桌上的一个红色信奉,嘴角干涉笑道:“这是那位莫白小姐的资料吧?这一点你做得很对。虽然少主心里未必真的爱上那个莫白,但是两人已经发生了那些事,就不能等闲处之。”

“明白了。父亲!”白玉清再次回道。

哎!

白寒星突然叹了一口气,敲了敲背又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白玉清的面容,过了少许才开口道:“少主身边既然走了一个人。莫白小姐暂时也不会回来。你就住到那所别墅去吧。正好萧家要对少主不利,虽然殿主不许阎王殿出手帮助少主,但是你出手也不算违背殿主的命令,少主那里也缺少一个细心的人去排忧解难,你这时候住进去再合适不过了。”

住进去。哪怕是万事不动神色分毫的白玉清,听到了白寒星的这几句话,面容也起了一丝变化。白玉清感觉脸上有一丝燥热,却依旧平静得点了一下头。答应了白寒星的要求。

第八百八十八章 灭杀死灵

事情极为简单。

沈峰抬眼轻声道:“你的确没有利用我,只是误导了他而已。那这么说你在听到白玉清叫我少主的那一刻就应该猜到了我的身份。恐怕那天萧智勇离开白庄之后,一切事情都已经在你掌控之中了?”

简单的逻辑问题,沈峰并没有感觉自己多聪明,自然不会感觉有高人一头的快感。只是他的语气越发清冷,到最后那阴霾的眼神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