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36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简单的逻辑问题,沈峰并没有感觉自己多聪明,自然不会感觉有高人一头的快感。只是他的语气越发清冷,到最后那阴霾的眼神中甚至透露出一丝杀机。

着道了?

这时候的沈峰清楚得感觉到别墅外至少有六个人,而且个顶个的都是高手,其中一名古武宗师气息甚为暴戾,似乎只要一瞬间就会冲进客厅对沈峰使出致命一击。

此时让沈峰还不明白的是,萧程风到底担任什么角色,凭借自己并不强劲的身手居然只身坐在自己面前,难道他就不怕自己突然下杀手?虽然别墅外已经围了六个高手,但是沈峰还是有信心在对方未出手之前将萧程风的性命留下的。

萧程风得看着沈峰那双带有杀气的眼神,静静得坐了好久,手中拿起的酒瓶凝固在半空中。此时房间中的气氛有几分压抑,谁也猜不透谁在想什么。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

突然!

萧程风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站起了身子。沈峰也同时站起了身子,双指尖的断刃闪烁出一丝寒光。

“少主!”萧程风直接单膝跪地,恭敬道:“少主,只要您帮小人报仇,杀了萧正清,夺回家主之位。小人愿意带领萧家依附在少主麾下,永世效忠。如若少主觉得小人有半句需要,可以现在就将小人击杀!”

房间里再次安静了下来,沈峰已经将身子转向门口的方向,面色沉静,双指尖的断刃寒光闪烁等待着一场杀戮的到来。萧程风做出的举动已经基本打消了沈峰的疑虑,既然他敢在外人面前说出谋杀萧正清,夺回家主之位的话,多半前面的一切都不会有假。如果外面的人真的和萧程风有关系,那这时候他恐怕要做出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机会离开沈峰的攻击范围内。当然,不排除萧程风艺高人胆大,演戏演到底。只是沈峰已经有了准备,自然不怕萧程风做出任何对他不利的举动。

此时,萧程风见沈峰不说话,而是看向了门口的方向。

“萧正清,你果然还是来了!”萧程风缓缓得站起了身子,又对沈峰恭敬说道:“少主,萧正清这个人向来喜欢故弄玄虚,让人猜不透。他本来说明天一早才会行动,我也只是猜测他可能今晚便会对少主不利。所以猜这时候来找少主,只是没想到萧正清来得如此之快。”

砰!

萧程风话音刚落,别墅的门就被人一下轰开了,四分五裂。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满脸横肉,当先一步走进了房间。此人正是萧家当代家主萧正清。而萧正清身后,还跟着五个人,这个五个人年纪看上去都不算小,头发皆是斑白,一看便知道应该是萧家年长一辈的古武高手。

这六人当中,除了萧正清是古武宗师大圆满境界以外,其它几人也都在古武宗师之列,不过显然这个年纪要想晋级大圆满境界几乎已经不可能了。

哼!

萧正清眼神暴戾,却没有把沈峰放在眼中,而是看向了萧程风语气阴冷笑道:“程风!又或者我该叫你萧程风。当初你这名字还是我给你取的。只是萧正行那个白痴不知道,就因为你的存在让他送了性命。本来如果他没有儿子,萧家家主之位好好做个几年传位于我也就算了。可是没想到他在外面居然早就有了你这个小杂种。还想把你带会萧家,作为萧家未来家主继承人。既然他执意如此,那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只是没想到当初看在他是我大哥的份上,一念之差留下了你这个小杂种的性命。现在居然敢连同他人要我性命,既然你早死,我就送你下去跟你那个死鬼老爹早日团聚!”

为了一个家主之位,居然害了自己大哥的性命。沈峰看着眼前的萧正清不禁心里有些苦涩,这样的事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本来至亲之人却变成了背后的敌人,这种感觉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明白了萧正清的为人,沈峰眼神越发的阴冷,不过想来倒也不算意外。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如若不是萧正清为人如此,又怎么教出那种嚣张跋扈的萧家大少?

一旁的萧程风没有说话,只是低头恭敬得站在沈峰身边。既然他已经决定效忠沈峰,便已经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全部压在了沈峰身上,如果今天沈峰被萧正清拿下,那第二个死的恐怕就是他萧程风。可是萧程风却在心底相信,今日死的绝对不是沈峰和他两个人。

阎王殿少主,永远不是一个普通古武家族家主可以窥视的人物。

“话说完了吗?”沈峰冷眼看向了萧正清轻笑道:“你们萧家的人倒是都一个德性,个个都喜欢上门送死。萧智勇是这样,萧瀚城是这样,你也是这样。”

“我儿在哪里?你真的把他杀了!”萧正清在来之前还有一丝期望,在沈峰口中得知萧智勇真的死了。他那一丝期望瞬间破碎,全身颤抖,心痛欲裂。

哼!

沈峰嘴角轻哼,语气越发冷漠道:“他是死了。本来,萧智勇临死之前我还答应只要你们不主动惹我,我可以放过你们萧家。可是没想到你们还是主动找过来了。既然你们来了,那也怪不得我把你们全部留下!”

对于沈峰后面的话,萧正清压根没有听进去,他只知道自己的儿子真的死了。虽然他一生杀人如麻,先杀兄后弑父,可是他无论如何都舍不得让自己的儿子有任何损伤。现在萧智勇的死讯得到了证实,萧正清心如死灰。当然这只是一瞬间,萧正清再次恢复清明。刚丸向亡。

“我要杀了你为我儿报仇!”萧正清一声怒喝,脚下一踏,整个人如同一块矮小的山石瞬间向沈峰的方向袭去。那伸出的一双肉掌憨实有劲,似乎可以将遇见的一切东西拍成粉末。

沈峰嘴角不屑一笑,只是抬手示意萧程风自行躲避,随后迎向了萧正清。

两人瞬间交战在一起。

萧家传承八卦掌,萧正清又算是一个武痴,再加上大圆满的境界,身手极为强劲。面对对方强劲的实力,光靠四两拨千斤的养身拳已经无用,沈峰索性施展出全力,以铁臂拳硬撼,随时准备寻找机会施展手中断刃。

萧程风只有古武大师的身手。在场的人几乎都是宗师级高手,他就算三头六臂也未必能够起到丝毫作用,索性他按照沈峰的指示躲避在角落。这时候的他心里感觉很怪异,难道眼前的沈峰真的打算一人应对六人。

在场其它几名古武宗师见萧正清出手,刚准备上前帮忙。几人刚踏出一步,只见眼角几道寒光闪烁,五把匕首直取面门而来。

有人偷袭!

这五把匕首攻击的角度极为刁钻,几人似乎只要踏出一步就会中招,而只要退后一步便会同时避开。五人无奈只得后退,又同时将目光看向了匕首射出的方向。

阴暗的角落中,只见一名身穿血红色长裙的冷艳女子莲步走出,那凄冷的眼神中似乎已将萧家的五名古武宗师当成了死人。

“谁敢上前一步,那便死!”白玉清双手各握一把匕首,右脚轻轻挪前一步,似乎随时准备出手。

一名女子,五名古武宗师互视一眼,嘴角纷纷不屑轻笑。如果眼前一名不过二十来岁的女子便能将他们五个人拦住,那古武宗师也就太不值钱了。

白玉清心里知道不可能将这几个人全部拦住,但是她这时候根本没有任何选择,就算是死,她也要为沈峰争取出足够的时间击杀萧正清。

这短短的数秒之间,一旁的两人已经过了数十招。

大圆满级别的古武宗师,沈峰至今之遇见过两人。第一个自然就是自己的外公孙洪武,而眼前的萧正清便是第二个。只是在沈峰眼中,萧正清根基未稳,和外公孙洪武相比,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过纵然如此,第一次与古武宗师生死较量,沈峰也不敢有丝毫大意。

砰!

两人拳掌交织在一起,虽然看上去谁也奈何不了谁,不过此时萧正清明显占据了上风。论拳脚功夫,沈峰还没有参悟到力之极限之前,的确不是萧正清的对手。

“小子。你今天必死无疑!”

萧正清见沈峰也不过就这点能耐,出手便越发凶猛,似乎下一刻就要将沈峰碎尸万段。而沈峰只能以力对力,寻找着那转瞬即逝的机会。

第八百八十九章 飞升(全书终)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刺在沈峰的脸上,那种淡淡的暖意让人有一种幸福的味道。而沈峰却在这瞬间惊醒,当他发现眼前陌生又有几分熟悉的一切时,不禁深深叹了一口气。

这种放松的状态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相对于沈峰来说却犹如一场场噩梦,仿佛在这种噩梦中他会瞬间死去。他想死,可是在他确定自己无法死亡的那一刻一次次惊醒。

穿上短裤衬衫,沈峰走上了阳台,看着海边升起的太阳,双眼中更多的是一种迷茫,仿佛生命的意义对于他来说是一种极为陌生的词汇。

“沈先生,早!”

二楼阳台响起了女人清脆的声音。沈峰一步走到阳台边缘向下看去,只见林月溪身穿白色背心和一条极为贴身的运动裤正盘腿坐在一张藤椅上轻轻品尝着咖啡,一旁的糕点上还插着一把银光闪烁的餐叉。

柔顺的长发披在肩头,林月溪并没有抬头,只是轻声打着招呼,依旧自顾自得品尝早餐。

多变的女人!如果昨天的林月溪给沈峰的感觉是一种江南水乡气息的大家闺秀,而这个早晨沈峰见到的是一名正品尝着西式甜点的时尚丽人。甚至眉宇间的韵味也随着身上的衣着产生一丝变化。

“死色狼!”

二楼另一处卧室的阳台上,唐妙妙穿着一套可爱的粉色睡衣,皱着小鼻子仰着头,看着一脸错愕的沈峰道:“别想打月溪姐的主意。我的事还没结束呢!”

沈峰露出了一丝假笑,离开了是非之地,留下了依旧气呼呼的唐妙妙。

十五分钟后,当沈峰穿好西服下了楼的时候,只见林月溪和唐妙妙已经在客厅里了。林月溪一套浅蓝色的连衣裙,披着长发,像一个带有几分书卷气息的文艺女青年。唐妙妙穿着露肩的白色T恤和一条牛仔短裤,品味倒是一直没变,给人时尚活泼的感觉。

林月溪对沈峰点了个头,算是打招呼,随即开门离开了别墅。门口一辆出租车似乎已经等了很久,期间还不耐烦得按了一下喇叭。唐妙妙堵住楼梯口,显然要找沈峰说点什么。

“死色狼!开车带我一程呗!”唐妙妙皱着小鼻子,上下打量了沈峰一眼老气横秋得继续说道:“没想到西服穿起来样子还挺帅。你要出去吧?正好我也要出去。车库里有辆奥迪,是你那个房东姐姐的。我们不能开,但是你开还是没问题的。钥匙就在这,带我出小区,我们学校就在小区隔壁没多远!”

沈峰看着那把奥迪A6的钥匙,姐姐沈欣在电话里早交代过了。这辆车放着也是放着,随便他折腾,折腾废了也没事。

“你是在请我帮忙?”沈峰嘴角轻笑道。

唐妙妙瞥了一眼沈峰,嘴里嘀咕道:“死色狼。你有种。本姑娘就是请你帮忙怎么了。请你帮忙带我一程,还有块点。一会上课要迟到了。变态老头上的课不能迟到,我今年考研可都指望他了!”

“门口等着!”沈峰不再为难唐妙妙,拿起钥匙下了地下一层的车库。

沈峰没有明确的目的地,他只是想逛一逛南门市,如果可以找一份简单的工作,体验一下生活,慢慢回归社会,那就再完美不过了。

当他把车从车库里开出的时候,别墅门口已经停下了一辆黑色宝马,黑色宝马里面坐了三个人。坐在前座的两个汉子显然是保镖,车前一个年轻人正和唐妙妙说话,不过以表情来说,唐妙妙显然并不想搭理那个年轻男人。

“我男朋友来了!”唐妙妙丢下一句话,直接上了沈峰的车。

沈峰无奈轻笑,感觉自己已经惹上了麻烦。这个麻烦并不是小孩子脾气的唐妙妙,而是车后面跟上的黑色宝马。年轻男人上车的那一刻,脸色并不好。

别墅区的道路还是挺长的,住在这样的地方如果还靠11路来步行,那简直是一种煎熬。唐妙妙的学校虽然就在小区隔壁,但是真要到达,开车绕来绕去去也得有个二十多分钟。

沈峰根据唐妙妙的指示,一直将车开道了南门科技大学的门口。在车停下的那一刹那,无数道目光看向了车上的唐妙妙。

沈峰暗自叹气从后视镜里看着黑色宝马车怒气冲冲下来的年轻男人,他知道今天不管如何,事情不会那么轻易了解了。

“呦。A6老爷车都来校门口了。妙妙,这男的不会是你男朋友吧。样子倒是不错,不过品味嘛……就有点差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学生正好从一辆帕加尼T1…S型跑车上下来,见到一旁奥迪车内的唐妙妙,轻笑讥讽着。

唐妙妙早拿定了主意,下了车也不否认得自傲道:“老爷车就老爷车。我喜欢怎么了。他就是我男朋友,没那么多钱。可是我喜欢。不像有些人,见到前,连爹妈都不认!”

身材高挑的女学生似乎被说到了痛处,柳眉一皱刚要开口说什么。从黑色宝马车上下来的年轻男人已经冲到了沈峰车前,直接一脚踹在了沈峰的车门上。

“杨明。你疯了!”唐妙妙看着那道深深的脚印,脸色瞬间变了。本来她只是打算为难一下沈峰,同时给杨明一点难堪。只是她没想到杨明过于肆无忌惮,说动手就动手。

杨明怒瞪了唐妙妙一眼,随即又将目光停留在沈峰身上冷笑道:“小子。跟我抢女人。你是不想活了?我数到三,如果你不跪在我面前磕三个响头。我连你和车一起砸!”

宝马车里的两个汉子早已经得到了指示,拿着两根细长的钢管下了车,一脸冷漠地看着沈峰。周围已经围满了人,都是南科大里的学生,显然对杨明发威见怪不怪,纷纷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车内的沈峰。一些女生已经用手捂住了嘴,似乎不敢想象即将发生的一切。

唐妙妙已经慌了神,面色苍白得挡在沈峰车门前辩解道:“杨明!你疯了!他不是我男朋友!他就是我房东!”

“房东!妙妙!我看还是算了。你就别护着你的小男人了。这都是他们男人的事,你就别插上去了。要是你这男朋友连杨明都不敢面对。我看也不过如此,怎么配做你唐大小姐的男朋友呢?”身材高挑的女学生娇笑着,用手拉开了唐妙妙。

唐妙妙刚要用力挣脱,只听身后的车门开了,随即转身看向沈峰,脸色焦急道:“你下来干嘛,开车走啊!”

沈峰没有说话,显得有几分无奈,眼前的这群学生在他眼里只是一群小屁孩而已。本来他根本懒得理会,可是杨明一开始就极为嚣张得踢出一脚,车门也凹了一块。沈峰是懒得理会这些学生,但是并不代表他脾气好,相反他是那种丝毫不愿意吃亏的主。

一脚踏出车门,沈峰嘴角轻笑得站在杨明面前,一双眼睛静静得看着眼前的小屁孩,他想不明白到底什么样的家庭才会养出这种肆无忌惮的性格。在沈峰以往的经历中,没少遇见过这样的人,特别是在第三世界国家,许多有点势力的太子爷总感觉自己是那片天地的主宰,而这种人往往死得最快。相反的,还有一种人虽然手握重兵,为人却极其低调,但是却没有人敢小视其力量,甚至许多国家的军队也不敢动这种人分毫。

“你这时候是不是该跪下了?”杨明嘴里露出不屑的笑容,抽出一根香烟,既有派头得点燃,等待着沈峰对他跪地求饶。

突然,在杨明即将吐出烟圈的那一刻,沈峰一脚踹出。杨明整个人倒飞出五六米,如同死狗一般趴在地上。过程发生的极快,人群也瞬间寂静了下来。站在一旁的唐妙妙微张着嘴,面容惊愕,显然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两名保镖最先醒悟,怒目一瞪,两根钢管同时砸向沈峰。沈峰一掌推开身旁的唐妙妙,身子随即一侧,右手抓住其中一名保镖的手腕,左手手刀直接扎在了对方两根肋骨之间。

啊!

那名保镖面容扭曲,感觉自己的内脏一阵揪心的疼痛,口中发出极为痛苦的嘶吼声,整个人无力得瘫倒在地。

短短十秒钟不到,两个人已经瘫倒在地。仅剩的中年保镖不由自主得后退了两步,面容紧张得看着沈峰。刚丸何血。

沈峰看着中年保镖,没有动手,直接瞥了一眼地上的杨明冷漠道:“带上你们的杨大少爷滚吧。如果以后再惹到我,我不介意下狠手!”

以后不介意下狠手!围观的学生暗自惊呼,地上的杨明和那名身高足有一米九的保镖趟在地上还在痛苦的哼哼。而对方的意思还没有下狠手。那如果真的下狠手,杨明大少爷不就彻底废了?

中年保镖额头留着冷汗,点着头先将杨明抱上了车,随即又将另一名同事扶上了车,发动机一响,飞速离去。

唐妙妙看着黑色宝马车离去,仰着头,面容惊诧得看着身高超过一米八的沈峰。在这一瞬间,唐妙妙突然感觉沈峰的确有那么一点小帅,似乎裸身被看的事情也没那么让她记恨了。

“你好厉害啊!”唐妙妙纠结了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唐妙妙的话刚开口,整个人一下子被沈峰抱住了。那惊呼微张的红唇被沈峰直接吻上。在那一瞬间,唐妙妙感觉自己度过了三世轮回,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玩偶,被沈峰紧紧得抱住,不知所措。

深深得舌吻过后,唐妙妙已经颤抖得闭起了双眼,沈峰看着眼前绝美的人儿,情不自禁得伸出舌头在唐妙妙柔润的红唇上轻舔。

唐妙妙整个人如同触电一般惊醒,面容赤红得后退几步,在短短的一瞬间,刚才那满心的骄傲已经土崩瓦解,让她连一丝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亲爱的。放学来接你!”沈峰嘴角轻笑,转身上了车,留下了呆若木鸡的唐妙妙,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一切都是因为唐妙妙引起的。虽然沈峰没有将事情全部怪在唐妙妙身上,毕竟对方只是一个不太懂事的小女孩,更不知道杨明会那么肆无忌惮说动手就动手,但是这一切并不代表沈峰就放过了唐妙妙。而这个吻对于沈峰来说就是对唐妙妙的惩罚。既然做戏,那就做的彻底,在周围学生眼前,他不正是唐妙妙的男朋友吗?

一上午,唐妙妙如同失了魂,脑袋里都是校门口舌吻的那一幕。虽然这样的事在校门口并不少见,可是对于唐妙妙本身来说,这绝对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死色狼!死色狼!死色狼!”唐妙妙面色赤红的站起了身子嘴里嘀咕着,本来她在前一刻打算和沈峰好好和解。可是再沈峰拿一吻过后,唐妙妙决定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虽然她还不知道怎么捉弄或者说是报复沈峰,但是她一定会让沈峰付出代价,至少不能白白失去了初吻。

课堂上正在口若悬河的老人,见到唐妙妙莫名其妙得站了起来,还说了莫名其妙的话,不禁反问道:“这位同学。你口中所说的人应该不是我吧?”

唐妙妙整个人都阉达达的,不知道如何解释,也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连说对不起,这时候她才真切得体会到什么叫心烦意乱。

 (全书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