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不远处车里坐着的一个年轻人根本没有发现沈峰的离去,依旧尽职得坚守岗位,准备监视沈峰的一举一动。而沈峰从后门的河边离开别墅的时候,居然遇见了一个身穿黑衣的女人。

黑衣女人带着面罩,同时也发现了沈峰,两人对视一眼随即各自离开。沈峰的面容没有遮掩,对方已经将沈峰看了通透。不过沈峰根据对方的身材以及动作,也大致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林月溪!白寒星的资料说的果然没错。这小女人居然离开了家做了商业间谍!”沈峰嘴角轻笑,脚下却没停,最终走上一个小道想着香山海景的北边正门走去。

白寒星的资料里显示,林月溪已经离开林家有两年了,这两年间林月溪没有回过林家一直以商业间谍为生。直到三个月前来到了南门市,沈峰感觉林月溪是来找他的,只是还没有开口而已。经过今天晚上的相遇,沈峰相信两人之间坦白的日子也快了。

沈峰出了北门随即叫了一辆出租车,报了杨明所在的别墅地址。如果第一次杨明得罪沈峰以后收敛了,或许沈峰不会走这一趟。可是再白天唐妙妙被劫持以后,杨明其中说的一句话,让沈峰决定主动找上门,将一切事情解决。

“那几个保镖应该不傻,早上才被警告过,下午居然又劫持了唐妙妙。看来那个叫杨明的真的请来了高手。算了,省得他们找上门,那些国家安全局的人也的确是个麻烦。我就亲自走一趟去会会!”沈峰点起了一根软中华,看着城市的夜景,突然感觉有几分好笑,杨明这种人的确不知死活,有几个钱就得瑟,这样的人要是在第三世界国家恐怕一天要死上好几次。

……

已经深夜一点,杨广汉打着哈气,脸上有几分不满,要不是为了那个什么龙腾安保集团总教官,这时候的他早就抱着哪个大学生在床上做全身运动了。

外面响起了汽车停靠的声音,杨广汉随即伸了伸懒腰,打着哈气迎出门,当他见到车上下来接近两米高的短发汉子时,瞬间精神一阵,脸上笑了起来。

“陈教官!一路劳累了吧!赶快里面请!”杨广汉不是没见识的人,前面只听自己的保镖说过龙腾安保集团总教官陈汉龙大致的样貌,当他真的见到的时候,才深切的感觉到,眼前的人绝对是个狠角色。前面保镖说的一个打十几个绝对不算是吹嘘。'穿书'男主修炼中

陈汉龙身高足有两米,脸型方正,皮肤黝黑,一头半寸短发看上去极为精神。陈汉龙用那三角眼瞥了一眼杨广汉,也没说话,直接点了点头。作为一名真正的古武者,杨广汉在他眼里不过属于俗世中的人,如果不是因为龙腾安保集团的声誉,或许他根本不会走这一趟。

陈汉龙走进别墅,直接坐在杨广汉先前的藤椅上,自顾自得倒了一杯水,看向了一旁的手下问道:“黑三,说说情况吧!”

杨广汉看着陈汉龙丝毫不给面子,瞬间脸色垮了下来,但是碍于对方的来意也便没开口,直接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黑三,原名李成兵,因为长得黑又在队伍里排名第三,所以有了这个外号。李成兵对陈汉龙似乎有几分畏惧,低头道:“白天遇见了一个狠角色,我们实在没把握,所以我向杨总推荐了您。杨总说了钱不是问题,希望教官能够解决那个人!”

陈汉龙嘴角轻哼,将目光停留在杨广汉身上问道:“杨总的意思?”

杨广汉对于陈汉龙看过来的目光感觉有点不舒服,里面似乎参杂着一丝不屑,再加上陈汉龙反客为主的举动,随即轻笑讥讽道:“我能有什么意思。既然我请了龙腾安保集团的保镖就是为了确保我和我家人的人生安全。但是显然龙腾安保集团并没有先前说的那么好。我儿子现在还趟在病床上。不过既然陈教官已经来了,我也不说什么难听的话,只要陈教官把那个打我儿子的人解决了就行。当然钱不是问题,该付的费用我们照样付!”

陈汉龙轻眯着眼睛,又将目光停留在李成兵的身上。李成兵听着杨广汉略带讥讽的话语,心里已经有了几分后悔,在龙腾安保集团的队伍里,每个人都了解总教官陈汉龙吃软不吃硬。如果杨广汉好好去说,好烟好酒得供着,或许陈汉龙会顺顺利利将事情解决,甚至不会让杨广汉不花一分钱。可是现在,李成兵感觉自己以后也不会有好果子吃了。

“杨总的意识让我去把那个人做了?”陈汉龙对杨广汉开口冷笑道。

“做了?”杨广汉刚想肆无忌惮得点头冷笑道:“要那个人死还不至于,断手断脚就行了!”

陈汉龙点了点头对李成兵突然问道:“黑三!你知道我们安保公司的首要职责是什么?”

“保护雇主的安全!”李成兵背后已经积满了汗水,听到陈汉龙问这句话,瞬间感觉不妙。

呼!亲亲老婆,疼你上瘾

就在李成兵话音刚落,陈汉龙身上带起一阵劲气,单掌一拍桌子瞬间冲出一步踹在李成兵肚子上。只听闷哼一声,李成兵已经飞出三米远,直接撞在了杨广汉身边的沙发上。而陈汉龙刚才坐的藤椅以及大理石桌也随之垮塌倒在地上。

“保护雇主!”陈汉龙斜眼瞥向了杨汉龙和李成兵的方向,也不知道是看的当中哪一个,冷声道:“安保集团向来的任务是保护雇主,你没有保护好雇主是你的失职。可是你失职一次就算了,居然还答应雇主聘请人去主动伤人。我今天在这里再告诉你一次,安保集团的职责是保护雇主,而不是做打手和杀手。只有雇主受到威胁的时候,在能不伤人就不伤人的情况下进行自卫反击……”

杨广汉面色阴沉,不过心里的确有几分胆怯。他知道陈汉龙多半是因为不满自己刚才说的那几句话而做样子给自己看,但是他却不知道如何反驳。

啪!啪!啪!

突然,门外响起了清脆的掌声,一个身穿黑色运动服的年轻人从正门走进了客厅,而在门打开的那一刹那,两个保镖的身体也由外倒了进来。

陈汉龙看着两名龙腾安保集团的保镖倒地,面色随之一变。刚才他丝毫没有感觉到有人接近,更没有感觉到门口有打斗的声响。难道眼前的年轻人也是踏入后天境界的古武者?

沈峰看着眼前的陈汉龙,嘴角笑道:“陈总教官刚才说的话可比你手下的保镖正派对了。如果龙腾安保集团的安保人员都能像陈总教官说的那样,恐怕今天我会少很多麻烦事!”

“阁下是?”陈汉龙皱眉反问道。

一旁的杨广汉也感觉有几分诧异,在自己印象当中可不认识眼前这样的年轻人。在沙发上捂着胸口挣扎的李成兵抬头看见沈峰以后,忍着剧痛开口道:“他就是打伤杨明的人!”

杨广汉一听,顿时站起了身子对陈汉龙叫道:“这杂种居然还送上门来了。陈总教官,刚才我说的话是有点不对。但是现在对方找上门来了,还请陈总教官出手,钱绝对不是问题!”

陈汉龙瞥了一眼杨广汉,心里暗叹是不是这些暴发户都是这么不动脑子。对方既然知道自己在客厅里,还敢现身,自然是真的有本事才敢这么做,不然有几个人会傻到自投罗网。

沈峰嘴角不屑,看向陈汉龙道:“我只是个闲人。不过和这座别墅的主人有点过节。如果陈总教官愿意可以自行离去。”暮光之命中注定

“如果我要拦你呢?”陈汉龙沉默了少许才开口。

杨广汉上前一步凶狠骂道:“小杂种,伤了我儿子,居然还敢送上门来?今天老子要叫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我想杀的人,今天谁也拦不下来!”沈峰眼神冷漠,话音刚落,瞬间窜出,手中拳头如同炮弹砸在了杨广汉的胸口。而就在此时,陈汉龙也动了,硕大的拳头带着呼啸声轰向了沈峰的脑袋。

啪!

沈峰左手一抬挡在脸颊上,只感觉手上遭受了一股巨力,整个身子侧退三步,一脚踏在地上,只见大理石地板瞬间崩裂,密密麻麻的细纹如同蜘蛛网。

而被拳头砸中胸口的杨广汉,被一拳砸中心窝,两眼一蹬随即瘫倒在地。

陈汉龙心中惊骇,在杨广汉话音落下后,他就已经感觉到了沈峰要出手。同时他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拦下沈峰。可是尽管在有准备的情况下,陈汉龙还是慢了一步,沈峰的速度至少在他一倍以上。而在一拳击中沈峰手掌以后,也没有预期的效果,居然对方只是侧退了几步而已。

这一拳又多重,只有陈汉龙自己清楚,只有力量达到千斤以上才能被称为踏入后天的古武者。而少有人知道陈汉龙即将踏入大师的行列,一拳之力至少接近两千斤。

全力的一拳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陈汉龙感觉自己还是低估了沈峰的实力。难道眼前不过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真的超越了自己达到了大师或者宗师的实力?

在古武者中,达到后天初期的被称为武者,中期的被称为大师,后期的被称为宗师。至于俗世中见到的那些普通军人以及特种兵还有运动员一类的人,根本称不上古武者。只能算是普通人而已。

陈汉龙见过大师甚至宗师级的武者,却没见过二十多岁就能达到大师或者宗师级别的。难道对方来自某个古武家族?

看着如同死狗一般趴在地上的杨广汉,陈汉龙知道这个胖子多半是活不成了,刚才沈峰那一拳力道极大,光是听破空声就至少超过了自己全力一拳。超过两千斤的拳头砸在胸口,恐怕就算打偏一点,心脏也会瞬间爆裂。

陈汉龙突然感觉杨广汉死得不冤,如果真的得罪了古武家族的天才高手,只是一拳毙命,已经算是一种幸运了。

第八章 婚约

沈峰握紧了拳头,虽然有左手挡住,但是脸颊依旧承受了很大的力量,有一种麻痹感。趣~读~屋陈汉龙一拳之力的确让沈峰有一些意外,这是他除了外公孙洪武以外,第一次和真正的古武者交手。

后天中期?似乎还差那么分毫!

“后天初期巅峰?我说了,你拦不住我!”沈峰冷眼看向陈汉龙,拳头已经握起。

陈汉龙眼神凝重,握紧了拳头,心中却有几分兴奋,咧嘴道:“我知道我拦不住你。但是我想知道自己和你有多大的差距!”

呼!

话音一落!陈汉龙直接袭向了沈峰,右腿如同巨大的石柱带着呼啸声横扫而出。沈峰嘴角冷笑,同样用腿扫了过去。

拳对拳,腿对腿。整个客厅如同一个战场,桌椅茶几在短短的三十秒内变成了碎片。两人一脸对战了一百多招,陈汉龙越打越心惊,这时候的他四肢早已麻痹,只是凭借神经反应的本能去应对沈峰攻过来的招式。

碰!

双拳再一次砸在了一起,陈汉龙如同被火车撞击一般,整个人砸在墙上,随即轰然倒地。沈峰活动了一下拳头,身材已经渗出了些许汗水。在军队退役三个月以来,沈峰还是第一次打得如此畅快,全身渗出汗水的那种舒畅感,已经许久没有体验过了。

陈汉龙的确是一个适合练习的对象,修炼以力量为主,速度也不慢,最主要抗打能力极强,一身肌肉如同钢筋铁骨。沈峰刚才用了足有七分力,按照正常的后天初期的古武者恐怕对上三四招就撑不住了。而陈汉龙居然能够和他交手一百多招。

“这就是我们的差距。我说过,今天我想杀的人。今天谁也烂不了!”沈峰瞥了一眼瘫坐在墙角下的陈汉龙,随即向一旁楼梯上走去。

杨广汉只要是正常人,刚才那一拳算是死定了。沈峰上了二楼,打开了杨明所在的房间。房间里空无一人,窗户打开着,白色的窗帘正随风飘舞。

“幼稚!”沈峰走进房间,站在了一座衣柜前,听着里面瑟瑟发抖的声音,冷漠道:“我做人向来很公平。别人得罪了我,多半我会给对方一次机会,所以我今天早上放了你。其实你对付唐妙妙我未必会杀你。但是你居然还想着找人对付我。既然已经做了决定,那就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

吱呀!空武

衣柜的门开了。杨明眼神胆怯得从衣柜中慢慢挪着步子走出跪在了地上。

“求求你!放过……”

噗!

杨明的话还未完全说出口,突然感觉眼前闪过一道寒光,只感觉脖子一凉,整个人失去了力气,只能瞪着眼睛看着沈峰。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失去了生命,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

沈峰手中的黑色的断刃出的快,收的也快,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噗!

杨明倒地的那一刹那,一股血箭从颈部喷出,双眸渐渐失去了光泽。

深黑的夜,天上的星星和月亮被乌云遮住,看不到一点星光。在沈峰离开杨家别墅五分钟后,几个黑色的身影窜进了杨家别墅,随即又响起了几声尖叫声,不一会再次恢复了平静。

“堂主。一切都收拾干净了。”一个带着黑色脸谱面具的黑衣男子拿着手机,站在空旷的客厅前仔细观察着客厅里每一个细节。

“很好!”电话那一端略显嘶哑的老人声音说完两个字,随即挂断了电话。

……

滴!

沈峰刚到香山海景公寓,还没来得及下手,手机就响了起来。沈峰看着手机上略显陌生的电话号码,不禁皱起了眉头,最终还是按下了接听按钮。

“少主!一切都清除干净了!”白寒星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沈峰一愣,瞬间明白了白寒星的意思,回道:“谢谢!”

“老奴应该做的。不打扰少主了!”白寒星说完挂断了电话。

沈峰感觉有些诧异,他再一次感受到了阎王殿的强大。自己离开杨明的别墅不到半小时,居然一切痕迹都清理了。沈峰已经相信自己的一切举动都在阎王殿的监视着,这种感觉极为不好,可是却又无可奈何。沈峰甚至怀疑刚才自己所坐的出租车司机都是阎王殿的人。

沈峰站在别墅的门口,看着依旧停在路口的黑色大众,嘴角挂起了一丝笑容。而就在这一刹那,黑色大众的前车灯亮了起来。在刺眼的灯光下,沈峰打开了别墅的门走了进去。万劫仙途

坐进别墅,黑压压的一片。看着墙上的时钟已经过了深夜三点,沈峰穿上拖鞋,随即轻步上了楼梯。唐妙妙房间的门缝下还透着一丝灯光,但是里面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向来白天受了惊吓,晚上没有关灯就睡着了。至于林月溪的房间,黑压压的,似乎也睡了。

沈峰愣愣得看着林月溪房间的门,想进去,却最终决定再等等,等到林月溪主动来找他,然后再将事情说清楚。

咔!

沈峰打开自己房间门的一刹那,瞬间感觉不对,自己离开的时候明明是开着灯的。可是现在灯已经关了。

呼!

突然,一道寒光在黑夜中闪过,直接向沈峰袭来。沈峰眼神一惊,手中黑色短刃准见祭出,挡住了那一道寒光。

嚓!

一道火花亮起,黑暗中那种绝美的面容一闪而过。沈峰在看清那张脸的瞬间,手中黑色短刃瞬间扫出,逼退了那道黑影。

咔!

灯亮起。沈峰凝眉看着眼前身穿白色背心的绝美女人,不禁怒道:“林家大小姐。你疯了?”

房间里穿着白色长裤、背心,*双足的绝美女人正是林月溪。林月溪瞥了一眼沈峰,用一根皮筋束缚起黑丝长发,随即盘腿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你今天出去杀人了?”林月溪动了动鼻子,捕捉到了沈峰身上那一丝极淡的血腥味。

沈峰略叹了一口气,将门关起,坐在了一旁的藤椅上,又倒了一杯水,看向林月溪道:“你来南门市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我想应该不是让我去你们林家履行婚约吧?”

林月溪轻皱柳眉,沉默了少许道:“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帮忙?”沈峰略微睁大了眼睛笑道:“林大小姐,你的身手虽然的确和我有点差距,但是恐怕你们那些古武家族的人恐怕没几个是你的对手。我想不到我可以帮你什么忙!要钱吗?恐怕你现在的钱比我多得多!”妖仙途之青蛇传

“这个忙只有你能帮!”林月溪丝毫不介意沈峰略带讽刺的话语继续道:“我要你娶我。这就是你要帮的忙。但是你不可以碰我!至少在我没有接受你之前,你不可以碰我!”

沈峰略显诧异,他有点不明白林月溪到底什么意思。两人的娃娃亲是由林月溪的爷爷和自己的外公孙洪武定下的。沈峰以前没有见过林月溪,只是在十八岁那年林家派人找过他,大致意思就是林月溪亲口说过就算嫁给猪嫁给狗也不会嫁给沈峰。从那以后沈峰就对林月溪没有了丝毫的好感。

“琳达小姐。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我记得你好像对人说过,就算嫁给猪嫁给狗也不会嫁给我吧?”沈峰笑道。

林月溪瞥眼看向沈峰,却没有反驳,只是沉默少许起身道:“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

沈峰看着林月溪走出房间,突然感觉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

最终在林月溪即将下楼的那一刻沈峰回道:“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林月溪停住了脚步,没有回头低声道:“我爷爷两年前去世了。我二伯让我嫁给浙江王家!”

沈峰瞬间明白了林月溪的意思,只是他没想到当初那个只见过一面的慈祥老者居然已经去世了,心中不禁有一点悲哀。林月溪在六岁那年父母早亡,由爷爷林忠仁带大。因为林月溪的父母是长子,林月溪也是年轻一辈年纪最大的,所以在林家也是名义上的大小姐。据沈峰所知,林月溪从小脾气就有几分执拗和叛逆,除了爷爷林忠仁的话以外,谁的话都不听。不过纵然如此,林忠仁定下的娃娃亲,林月溪都会反对,可见林月溪对自己的婚姻有多么重视。而林忠仁去世,林月溪在林家的靠山也算倒了。而浙江王家是一个实力极其强大的古武家族,林家二伯的意思多半是准备拿林月溪和王家联姻。

林月溪连爷爷林忠仁安排的婚姻都会反对,更何况这种家族联姻呢。多半就是因为这件事,林月溪跑了出来。而找自己帮忙?看来是准备退而求其次,拿自己做挡箭牌,断了两家联姻的念头。

沈峰将事情想明白,却不知道如何去拒绝,心里也有一种不愿意拒绝的感觉,随即轻叹道:“你要怎么做。我听你的。”

“谢谢!”林月溪轻声回了一句,却最终没有回头,轻步走下了楼梯。而沈峰却清楚得听见了一滴眼泪落地的声音。

第九章 决定

清晨六点,南门市富山区西部免税工业园区的一座四十多层的大厦顶端展开了一次紧急会议!房间里的几个人没有穿制服,只是面色阴沉得坐在椅子上。

身穿黑色职业装的国家安全局南门市分局特别行动组组长莫白脸色阴冷:“第三天,这才是他踏入南门市第三天的早上,龙兴集团杨家一家三口全部失踪,连尸首都找不到。”

“那个杨家也不是什么好人。如果昨天成兵及时报警,恐怕这时候全南门市的警察都在找唐家小丫头的尸首了。”副组长姜国兴脸上看不出是喜是忧,话锋一转继续道:“其实现在我们要关心的并不是杨家一家三口死在了什么地方。他们那些人,死了就死了,也算是为名除害。我想,现在我们应该关心的是,这个沈峰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莫白点头道:“不错。根据昨天成兵的监视记录,沈峰应该已经发现了我们在跟踪他。而且他在三点钟回到住处以后,居然是直接从门口走进了大门。可以肯定,他丝毫不怕我们去查杨家一家三口的下落。根据刚才法医组传回来的消息,杨家别墅被人打扫过,不光没有沈峰的痕迹,就连别墅里其他人的痕迹也都被清除了。干净得跟被水洗过一样!”

在场几人,神色严峻,显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沈峰杀人这件事,让他们没有感觉道丝毫意外,但是有人居然在他们眼皮底下将杨家别墅里的痕迹清除的一干二净,这件事就有点蹊跷了。而且感觉资料显示,别墅区所有的摄像头都没有记录下沈峰以及沈峰背后的人的踪影。在场的人都确定这件事和沈峰又关系,却丝毫找不到证据,这种事并不是说因为专业就可以解释的。

“现在可以肯定,沈峰背后还有一个极其专业的组织或者队伍!”莫白脸色又几分阴沉继续道:“各位。现在我们的任务相当艰巨。首先沈峰就被情报组评定为极度危险人物,再加上他身后极其专业的组织或者团队。我们完全可以相信,至少稍有不慎,南门市就将迎来一场灾难。保卫民众生命财产安全是我们的首要职责,就算有些人犯法,也应当由司法机关进行审判。现在,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找到沈峰背后的队伍,严密监控沈峰的一举一动,查清楚他所接触的每一个人的详细背景,组织民众失踪事件再次发生。必要的时候,可以使用任何手段!”

姜国兴面容一惊,嘴唇微张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莫白已经下达了任务命令,他也不好这时候开口,只得和众人一起应声领命。

众人解散,姜国兴依旧坐在藤椅上,莫白既有默契得也没有离开。直到会议室完全安静了下来,莫白才在姜国兴对面坐下!

“说吧!我知道你有话说!”莫白问道。

姜国兴略微叹息,点头:“我知道我们的职责是什么。但是我个人觉得,或许在某些事情上,我们适当的让步,或许对双方都有好处。杨家一家三口是什么货色,其实情报组那里一清二楚,就算沈峰没有下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