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4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外公孙洪武的实力,却依旧有很深的忌惮。同样是大圆满境界的古武宗师,为何差距如此之大?又或者说,自己对外公孙洪武的感觉还停留在当年的认知上?

不过,现在沈峰感应到靖王府那个实力不在自己之下的府主之后,有些问题他此刻已经完全想明白了。那就是大圆满之上肯定还有其它境界,而自己外公可能就属于那种境界,只是一直没有说过而已。同时,那种境界在华夏古武界当中也是一个秘密,哪怕大圆满境界的人,都未必知道。至少,沈峰遇见的几个刚踏入大圆满的古武宗师,都已经以为自己可以顶天了。

至于沈峰自己的实力,他可以感觉到自己肌体的实力已经到达了大圆满境界,再加上力之极限第二境和人剑合一第二境,就算对上自己外公孙洪武都有可能做到百招不败。以前那些刚踏入大圆满境界的古武宗师在他面前更是犹如蝼蚁,动手就可以灭之。就连今天的马兴鹏,一个已经踏入大圆满几年的古武宗师,在他手中也未是两招之敌。

正常的大圆满境界已经不是自己对手,如果真要评定沈峰自己的实力。沈峰只会想到两个字“先天”,那个就是被华夏古武界一直掩藏的秘密,传说中在古时候华夏有许多先天之境的古武高手存在,飞檐走壁,力劈山石,真气外放,甚至凭借一己之力可以阻挡千军万马。可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华夏之中的先天之境古武高手都消失了。从那以后,华夏古武界就再也没出现过先天高手的存在。而现在,沈峰却相信,先天之境依旧还是存在的,这便是被古武界隐藏的最大秘密。

先天之境!超越后天巅峰武者的存在。趣~读~屋沈峰现在的实力就处于超越后天巅峰武者的存在。但是他心里知道,自己现在绝对算不上先天之境,或许已经是摸到了边缘,可是肌体依旧没有突破大圆满宗师的瓶颈。而靖王府的主人也和他一样,超越了大圆满古武宗师的境界,却并未真正踏入先天之境。当魔教徒遭遇圣母

呲!

撕开紫色信封。沈峰却意外得发现紫色信封是空的,并没有靖王府的情报。这一刻,沈峰的瞳孔不禁收缩,嘴角挂起了一丝不可察觉的笑意。

信封出现了,那就是白玉清的确有这方面的情报。可是信封是空的,那就是这些情报并不能说出口。在白玉清哪里,无法让沈峰知道的情报只有一个,那就是阎王殿。

十殿阎王?又或者是十殿阎王的传承者。沈峰放下了手中的紫色信封,从回到国内以后,他先后遇见了两位传承者,分别是泰山王传承者姜国兴,以及轮转王传承者徐丰,加上他自己,已经一共出现了三名传承者。而其它七殿的传承者并没有出现,此刻很显然,沈峰已经遇见了第四位十殿阎王传承者。

是敌是友?沈峰无法分清。毕竟在争夺之战没有开始和结束之前,虽然对方不会对他攻击,但是若说能够成为朋友那就未必了。

“希望不是卞城王和都市王的传承者。否则,恐怕没那么好说话了。”沈峰心中暗自嘀咕,响起前些日子白玉清的提醒。身为阎王殿顺位传承者,沈峰并不害怕其它的大圆满古武宗师,甚至六大家族都不足以让他感觉畏惧。而真正让他有所畏惧的却正是自己所在的组织阎王殿。

在以往两千余年中,历代阎王殿殿主之位,向来都是阎罗殿、卞城殿、都市殿三脉传承者争夺。沈峰不知道靖王府这一位到底是哪一脉的传承者,如若是其它几脉传承者,倒也可以结交拉拢。要是卞城王和都市王的传承者,沈峰现在便已经处于了被动位置。至少进入靖王府之后,对方就已经发现了他的存在,并且沈峰相信自己现在也在对方的监视当中。可是他现在除了可以确认对方的确是十殿阎王传承者之外,一无所知。

被动的感觉,总是让人全身不自在。

……

漆黑的夜,今日的京都上空并没有月光,以至于深夜两点的老城区街道也变得有有些暗。在昏暗的街道上,一个手持黑铁棍的和尚满脸憨实,踏着大步走着。此和尚个头虽然面容憨实,但是行走如风,速度极快,偶尔对面行来的两个路人见到这么一个和尚横冲直撞得走了过来,也早早得让了路。'灌篮'心不设防

满脸憨实的和尚一直走到了一座府邸大门之前,才停了下来。

“靖王府!”徐丰嘴角憨实一笑,踏着大步冲了进去,对站在门口身穿红色牡丹纹的女子开口道:“女施主。大和尚想来化点斋饭,不知道……”

“化斋!”不等徐丰开口说完,站在门口身穿红色牡丹纹旗袍的女子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眼徐丰,随即点头道:“我在这门口站了两三年了。每天接待过那么多客人,还第一次见到有和尚来化斋的。不如这样,我进去和我们家主人说说,看我家主人怎么说,要是她答应了,今天就让你进来吃个饱,要是她不愿意,那我可就没办法了。”

徐丰依旧一脸憨实笑容,摸了摸脑袋,点头道:“成。大和尚我就在这门口等着。不过女施主你可要快点,我这肚子饿的慌。前面攒了几个月的钱,好不容易买了张飞机票到了这京都,哪知道下了飞机才发现自己居然没钱了。这没办法,一路走了好些路,才来到了这靖王府。”

“你为何偏要来我这靖王府化斋?”身穿红色牡丹纹旗袍的女子笑着反问道:“这从机场到靖王府,少说也有百多里的路程。你这一路走过来,那么多户人家不去化斋,为何偏要来我靖王府?我们这是会所,不比寻常人家好说话!如若今天你不是遇见我,我有心情好。这时候或许,我都已经赶你出门了。”

“女施主有所不知。我就是被人一路赶出来的。”徐丰一脸认真回答道:“我下了机场,就往市里走。走着走着,看天色黑了,肚子也饿了。我想着就在路边人家化点斋饭,就算没斋饭吃,酒肉我一可以将就的。可以连进了三家,却是被三户人家赶了出来。最后一家还放出了一人高的狗,要不大和尚我跑得快,怕是要被人咬下一块肉来。这不,我就断了化斋的念头一路走着一路走着,直到走到这靖王府,实在顶不住了。又看女施主面善,才敢进来化点斋饭。”

身穿红色旗袍的女子见眼前的大和尚说的极为离谱,但是从那认真的表情中却看不出一点说谎的样子,顿时笑出了声来。身穿红色旗袍的女子又对大和尚好奇问道:“大和尚。我有点奇怪,你这攒了一笔钱来京都到底是为啥来了?”穿越之我是一只狐

“嘿嘿!”听穿着红色旗袍的女子这么疑问,徐丰确实脸色憨实笑了起来,甚至让人看出了一丝不好意思。徐丰憨笑着摸了摸光头,最终开口道:“不蛮女施主说。我们寺的那几个师兄弟都有了老婆。就我还没娶到老婆。这一次进京我是找我未来的老婆来了!”

噗!

穿着红色旗袍的女子一下子笑出了声来,捂着肚子好一下会才忍住又问道:“未来老婆?那你为何偏要跑到京都来找。难道你们寺庙周围就没有女人了吗?笑死我了。第一次听见和尚进京是为了找老婆。你一个大和尚还真会忽悠人!”

“女施主。大和尚可从不打诳语!”徐丰脸色一板认真回道:“大和尚我进京真的是为了找我未来的老婆。她就在京城,据我所知,她应该就在这靖王府里。如若你不信,我可以把她的名字告知于你,你见到你家主人的时候,顺便帮我问问。靖王府里是不是有这么一个人。如果有,她就是我老婆!”

身穿红色牡丹纹旗袍的女子面容一顿,他没想到眼前的花和尚找老婆居然还找到了靖王府来。还指名道姓得说未来的老婆就在靖王府内。这一点就让女子好奇了,女子先前就已经看出大和尚是一名古武者,而且身手不凡,所以才答应帮着大和尚化点斋饭。哪知道随便聊了几句,这大和尚居然说要在靖王府找未来老婆。身穿红色牡丹纹的旗袍女子想到这里突然脸色一变,感觉徐丰似乎在调戏她,随即脸色一边,冷声问道:“那好。大和尚,你将你未来老婆的名字告诉我。我就帮你进去问问我家主人。看我们靖王府到底有没有这个人!”

徐丰一握手中铁棍,单手拜谢道:“那就多谢女施主成全了。我未来老婆的名字或许女施主真的听过。她叫解茗烟!”

“放肆!”红色牡丹纹旗袍的女子顿时冷目相对,手中出现一把短剑,娇喝一声怒骂道:“花和尚。我家主人的名讳,岂是你能玷污的。看我今天不割了你的舌头!”

第九十八章 卞城王传承者

眼看刀剑相像,大和尚徐丰立刻傻眼,拔腿就跑。后面穿着红色牡丹纹旗袍的女子怒目看着大和尚徐丰跑过了龙武门,只是轻咬贝齿,随即跺脚进了门向靖王府深处走去。

此时有点不寻常。靖王府府主的身份本身就是一个机密,外人就算府主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更不要说府主的名字了。而刚才的大和尚不光找对了地方,还说出了府主的名字,同时还一口咬定府主是对方的老婆。这一点让红色牡丹纹旗袍的女子感觉十分蹊跷,她拿不定对方具体什么身份,甚至是敌是友都不知道。所以红色牡丹纹旗袍的女子也不敢私自追出去,而是第一时间回靖王府内汇报刚才的情况。

靖王府深处一座小小的院落内,红色牡丹纹旗袍的女子敲响了院落内正屋的门,在得到了里面的回应后,便直接走了进去。

屋内陈设极为简单,不过只有老木家具而已,带有一丝淳朴的气息,没有一丝大都市的时尚之感,就好似一个普通人家。床上,身穿黑色睡衣的冷艳女子盘腿坐在床上,见红色旗袍女子入内,便将目光放在了对方的身上。

“府主。刚才奴婢在门口遇见了一个奇怪的人,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红色牡丹纹旗袍的女子面容恭敬,甚至有几分畏惧,一时不知道如何将刚才的事情开口,含糊其词道:“奴婢觉得此人或许和府主有关系,所以前来汇报!”

“和我有关?”身穿黑色睡衣的冷艳女子解茗烟柳眉轻动,妖艳黑唇开口道:“说吧。不用害怕。到底什么事!”

红色牡丹旗袍的女子松了一口气,直接开口道:“刚才奴婢在门口遇见了一个三十来岁的大和尚。那大和尚手持黑铁大棍直冲入府内说要化斋,奴婢看他实力不凡,便多问了两句。哪知道那和尚胡言乱语说靖王府内有他未来的老婆。奴婢只是以为他在调戏奴婢,便没给他好脸色看问他未来老婆的名讳。可是他却说出了……”

红色牡丹旗袍的女子说到此,顿住了,面容有几分迟疑,终究没敢开口。

“他是说出了我的名讳?”冷艳女子解茗烟见红色牡丹旗袍女子点头,嘴角冷哼笑道:“大和尚。好一个轮转王。想当年你对我师傅不敬,没想到这三十年过去了,你却是又教了一个好徒弟。这样也好,我倒要看看在阎王殿仅次于意之极限排名第二的传承纯阳之体到底有何厉害之处。居然敢把主意打到我们卞城王一脉的身上。”异能猫女:孤月终成殇

红色牡丹旗袍的女子听到大和尚居然是轮转王的传承人,顿时眼神一惊。随后见解茗烟已经将目光停在了她身上,便慌忙问道:“府主。奴婢需要派人跟着他吗?”

“先跟着他吧!不要去打扰他。等我最近手头的事情结束了。再去会会他,让他知道我们卞城王一脉纯阴之体的厉害。”解茗烟轻握粉拳,眼神清冷无比。

……

龙武门外,大和尚徐丰盘腿坐在地上,拍了拍光头上的汗水,叹着气。对于路边过客丢下的零碎钱,丝毫不介意得收进怀里,并且连声感谢。靖王府就在不远处,但是大和尚徐丰不打算再过去了,既然已经达到了目的,知道了解茗烟就在里面,他倒是没那么着急去找这个未来的老婆了。

“嘿嘿!”徐丰摸着光头,响起了当初老和尚说的话,憨实笑着自语道:“老和尚。你让我躲着卞城王的女人。大和尚我偏来招惹她。到时候大和尚我还要把那个解茗烟给娶回去生个小和尚,到时候看你拿我怎么办!”

徐丰在做和尚之前乃是一个孤儿,生来只有一个名字,平时形单影只顽劣惯了。谁想到后来上山去受了伤却被一个大和尚所救,大和尚收养了他,还教了他功夫,可是期间并没有少折腾他。徐丰虽然看上去面容憨厚老实,其实性格如同一头倔驴,单单只是倔强两个字根本无法形容。以至于长大以后,大和尚允许的他顺其自然去做了,不允许的却是想方设法也要对着干,所以后来才有了离寺出走去见见阎罗王传承者顺便找老婆的事情发生。哪知道一个月前,老和尚却是下山找了他,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的,最后还提醒他不要去招惹卞城王的继承人。这一下,徐丰的倔强脾气又犯了。老和尚不让做的事,自然要去做,而且还要得寸进尺得去做。不然招惹,那就去见见吧。见见没意思,咱还缺老婆,没老婆就生不了孩子,徐家就要断香火。索性……徐丰将卞城王传承者解茗烟当作了自己未来老婆的第一人选。回到明朝做皇后

“解茗烟,听这名字还不错。也不知道长得水灵不水灵!”徐丰依旧坐在路边,面前已经被人丢了好几十块。他思来想去,捣鼓了半天,也猜测不出解茗烟这个名字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随行咧嘴憨厚一笑道:“算了。反正大和尚娶老婆是为了生孩子。好不好看咱都要了。等今晚过了明天找到沈兄弟,再来找她。门口的女施主看着面善,到时候应该会放我进去见见的。”

徐丰打定了注意,心里自然乐呵呵得,拿着路人施舍的钱找了一家面馆前后吃了五大碗面,最终找了一家路边的小旅馆开了一间房,进去便是倒头就睡,鼾声如雷。

外面一直跟随至此的女人面色扭曲,虽然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奴婢,但是也知道阎王殿十殿阎王的传承何等了得。她从来没有想到一个轮转王的传承者居然会落魄到此程度。一路上用着施舍来的钱财不说,住的地方也是极为廉价的小旅馆。恐怕这也是她所知道十殿阎王之中,最让人感觉无法理解的一件事情了。

……

此时深夜,京都的许多人依旧未眠。

京都喜来登酒店总统套房之内,传来阵阵辩论之声。此时的马德龙正苦着脸对马兴鹏苦口婆心得辩解着。

“哎呦!我的亲侄子!我可是你的亲叔叔啊。”马德龙用力抽了一下自己厚实的脸颊哭丧着脸解释道:“都怪我这张嘴贱。要是我早知道那个什么沈峰那么厉害。就算借我几个胆,我也不敢去招惹他呀。我当时是真没看出来,他居然是个高手!可是这事也太邪了门,侄子,你好歹是大圆满境界的宗师啊。他再怎么厉害,还能比大圆满境界还高?怎么会……”

“白痴!你懂什么!”马兴鹏马脸赤红,用力喘着粗气,这时候的他受伤并不重。虽然今天沈峰气势别人,也是在拿他立威,但是却根本没有下狠手,只是一拳将他击飞而已。当然没下狠手也不代表马兴鹏就好过,这一次受伤恐怕没有半个月以上的修养是恢复不了的。再加上这一次的失败,足以让马兴鹏脸面丢进,地位不保。所以马兴鹏此刻恨不得当时能够和沈峰厮杀一场最后重伤而归,也不要如此简简单单被人一拳打飞,颜面丧尽。清宫答应

想到此处,马兴鹏不尽显露出一丝阴毒目光。如果可以,他恨不得把沈峰碎尸万段。可是显然,他根本不是沈峰的对手。一个超越了大圆满宗师的古武高手,马兴鹏眼神中露出了几分忌惮神情。这样的人或许在其它人眼中是不存在的,但是作为马家家主未来的继承人,马兴鹏对六大家族的秘密已经有所了解,自然知道这个世界之上是有比大圆满还要厉害的古武高手的。那就是六大家族极力隐藏的先天之境,也是六大家族之间最大的秘密。

先天之境,超越了大圆满宗师的超级存在。一直以来马兴鹏只是听父亲说过几次,却并没有真实见到过这样的人。更没有听说当今华夏会有年轻人能够达到那样的境界,就算有恐怕也是六大家族最大家族浙江王家的王成了。可是这一次,马兴鹏显然中了头彩,刚来京都第一天就得罪了这么一个存在。报仇无望,马兴鹏心中怨恨无比,只能将心里的怨气发泄在别人身上。对一旁得马德龙又讥讽骂道:“当初我就是瞎了眼,认了你这么个亲叔叔。我爹和家族里的长老说得果然没错,你他妈就是一个废物。一个白痴,踏入了大师巅峰二十多年,还他妈得是个大师。我都不知道你大师的境界当初是怎么练上来的,还练得那么快。你他们是吃狗屎吃出来的吧?修炼上来了。脑子傻了?以前得罪了一些普通人也就算了。人家他妈的是个快要踏入先天的强者了,你他妈也敢去惹……”

“先天?”马德龙听着马兴鹏的叫骂,一开始陪着献媚笑容,而随着马兴鹏骂得越来越多,他的笑容也越来越冷,知道马兴鹏提到先天两个字,马德龙确实嘴角冷笑了起来开口道:“原来我没看错。那个沈峰果然是快要踏入先天之境的妖孽!”

马兴鹏听了马德龙的话,显示一顿,当他抬头看见马德龙已经站直的身体,一双清冷的眼神时,瞬间觉得不对,指着马德龙开口大骂道:“你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马德龙面色阴冷嘴角冷哼道:“什么意思,你这个马家大少爷就不需要知道了。因为一会你就是一个死人了。”

第九十九章 借刀杀人

灵玉山庄的风景没有那么辽阔,人工建造的湖泊却也给人一种别样的感觉。

清晨少了一丝海水的气息,却多了一份尘土的干燥,在闭上眼的那一刻,沈峰甚至可以让自己回到维和部队的基地之中。那中略显熟悉的干燥感觉,并不好,却让人回味。

让人诧异得林月溪却没有像往日的那般好心情轻抚古琴。而沈星依旧修炼,这种执着的性格就算沈峰也很少见过。至于白玉清,此时已经一袭白裙站在沈峰身后,手中还有一个黑色信封,显然信封里的内容对于沈峰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马德龙的情报?”沈峰最近让白玉清关注过的情报不多,只有靖王府府主和马德龙两个人。靖王府府主的身份虽然未确定,但是也有了大致的范围。这些只要涉及到阎王殿规矩的事,不管沈峰如何去问,白玉清多半都不会违反,索性沈峰也不去问,该知道的时候自然知道,该见到的时候自然见到。既然靖王府的情报已经看过了,那目前白玉清送来的情报绝大多数是马德龙的,猜中的几率高达八层。

白玉清见沈峰没有结果信封的意思,便自己直接打开看了一遍,随即恭敬回道:“少主。马兴鹏死在了酒店的总统套房里。里面还有其它几具尸体都是马德龙的手下。”

“马德龙现在在什么地方?”沈峰直接反问道。

白玉清迟疑回道:“小鬼一直跟着他。但是其中跟丢了好几回。现在马德龙应该已经离开了京都市,小鬼还在追查他的行踪。”

“好一招借刀杀人!”沈峰叹息一声,坐到了一旁的凳子上倒了一杯茶水直接对白玉清吩咐道:“让小鬼关心一下福建马家吧。”

借刀杀人!沈峰不用多想也可以猜到后面会发生什么事。自己在靖王府私斗场和马兴鹏发生矛盾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并且当场把马兴鹏一拳轰飞也是所有人都看见的。可以说,当时沈峰和马兴鹏的仇已经结下了,如果有人说沈峰出手过重,又或者说沈峰后来又去追杀马兴鹏,这个根本就是不会让人感觉到意外的事。趣~读~屋这种顺利成章的事情谁会去说?自然就是马德龙。在听到马兴鹏死的那一刻,对于马德龙想要离开京都沈峰并没有感觉有什么意外。只是让沈峰感觉惊讶的是,马德龙的身手居然超过了他的预估,连阎王殿的小鬼都跟丢了好几次。皇家小地主

马德龙会去什么地方?沈峰不用想也知道对方肯定是回了福建。而在马德龙回到福建的那一刻,马家就会得到马兴鹏被杀的消息,凶手也只会是沈峰。

“这些整天想着算计人的家伙,的确让人讨厌。”沈峰略显无奈苦笑道:“遇见了两个,就被利用了两次。而且来头一个比一个大。多注意马家的行踪吧。反正仇昨天就结下了,马德龙只不过将所有事提前了而已。如果马家真要来,我倒也想见识一下六大家族的实力。有没有让我感觉意外的人。”

在沈峰想要来京都立威的那一刻,注定会有一个家族成为他的敌人。而马兴鹏只是很不幸运得中了头彩,正好被人送到了沈峰的面前。至于六大家族马家的真实实力,沈峰也的确想要见识见识。在昨日确定了自己外公已经超出大圆满境界之后,沈峰便感觉到六大家族的实力同样非同小可,否则为何至今六大家族没有任何一个家族直接依附阎王殿?而且六大家族在明面上的实力并不比有些家族强多少,但是却依旧被公认为六大家族,自然有其根本的力量和秘密。

先天之境,看来这就是六大家族和阎王殿都共同拥有的秘密。而也是因为这一点上六大家族才没有被阎王殿完全吞没。

滴!

就在此时,电话响了,看着上面的号码居然是南门市打来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