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4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艘桓鑫侍猓心昴腥私馐土艘幌拢闱卸狭送ɑ啊?墒钦舛潭痰耐ɑ叭弥心昴腥烁芯醯搅艘凰坎欢裕钪账故亲呦蛄送3党∽急富刈约旱陌旃液煤昧私庖幌虑榭觥

停车场位于地下,很少有人经过,此刻更是安静的狠,只有中年男人皮鞋的踏地声。走过空旷的走道,中年男人来到了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前面,按下了声控按钮,就在他低头准备打开车门的那一刻,猛然发现车窗上映出了一个身穿血色长裙的女人身影,而此时身穿血色长裙的女人正站在他的身后。

呼!

中年男人还未出声,一把匕首已经横在了脖子上,同时中年男人的腰部也感觉到了一把利器的存在。中年男人知道,只要他有丝毫反抗,这两把匕首当中任何一把都有可能取他性命,只是他并没有打算反抗。

“白玉清!我看过你的资料。”中年男人于洋举起了手,脸色冷峻反问道:“我想你应该知道挟持人质是重罪,更何况你挟持的对象是国家安全局的副局长。我想我们之间应该没有任何冲突,我和你的主人之间也没有任何冲突。但是如果你杀了我,我可以肯定华夏不会再有你们的容身之处。不过,我想你应该不是为了来杀我!”

白玉清没有收回匕首,的确她没有打算杀于洋。趣~读~屋毕竟对方是国家安全局的高官,如果真直接下了杀手,恐怕整个华夏高层都会动怒,于洋所说整个华夏也不会放过他们这句话并不为过。毕竟如果一个国家安全局副局长就任由他人触碰,恐怕一个国家的尊严和忠诚也早丢失殆尽了。不过,也正如于洋说的那样,此时的白玉清根本不是来杀人的。闪婚娇妻驾到

“卢忠是你的助理!我只想知道那份通缉令是不是你签署的!”白玉清直接冷声问道。

于洋耸重声道:“我想你应该已经跟着我有一段时间了。你也应该知道我今天休假。我今天一天时间也没有出现过在办公室十公里范围内,更不用说是否签署什么文件了。国家安全局的文件只可以在局内签署,任何一份资料都不可以带出办公。这是规定。所以,你说的通缉令我的确没有签署过,这件事我也准备去查!”

这些规定几乎是每一个涉及到华夏国家机密的部门里都会存在。于洋今天休假,别说签署文件了,就算见都无法见到这些文件。

“不用查了!这里的情报你看了就应该明白了。今天的事情十分抱歉,得罪了!”白玉清收回了匕首,将一个黑色信封放到了车顶之上。这一次来她不仅仅寻找一个答案,同时还要将情报送到国家安全局手中。沈峰曾经说过,当她调查到这些人的背景时知道应该怎么做,而此时白玉清就在按照自己对情况的分析做出对沈峰最有利的事情。

于洋撕开了黑色信封,此刻白玉清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停车场内。于洋并没有感觉到奇怪,本身他也算是一个古武者,并且已经踏入了宗师的行列,同时对于白玉清的实力也有一个大致的了解,所以这一些并不会对他产生什么影响。当于洋打开信封,看着里面的几页文件之后,一双眼睛变得阴沉无比,随后便直接打开了车门向国家安全局总部的方向驶去。

……

灵玉山庄。

大和尚徐丰在回到山庄之后,便一个人出去溜达了,也没有说去的地方。沈星因为沈峰和白玉清的要求,一个人待在别墅内精心得修炼炼气诀,并没有出门的打算。其实本来他也不打算出门,自从跟在沈峰身边以后,基本上都是沈峰去哪他去哪,如果在外面,没有沈峰在他身边十米范围内,他总是会感觉到一丝莫名其妙的危险感,而此时他的危险感尤为强烈。

重生之与你同岁

强烈的危险感让沈星感觉到身体内的力量格外狂躁,如若他现在不是盘腿练着炼气诀,或许早已经控制不住那一股能量,完全暴走了。

叮!

突然响起的古琴声音在沈星心头轻轻颤动,给沈星带来了一丝平静的感觉。一曲《流水》,音阶轻轻颤动,犹如巍峨高山、清清流水就在眼前。沈星轻轻得闭着眼,心中那一丝烦躁不安渐渐消散,气息平和,渐渐进入修炼佳境。

灵魂意境随曲轻颤,然后就在沈星提气运息的那一刻,琴曲开始变得狂乱不堪,如同一个人痛失挚友,慌乱万分之情。沈星在这一刻爆瞪双眼,强行压住心中乱意,当他准备起身的那一刻,只见眼前一个黑影闪过,一道寒光瞬间向他劈砍而来。看着眼前最熟悉,同时也最痛恨的黑影,沈星的瞳孔急速收缩,一片猩红由眼底迸发而出。

吼!

这一刻,沈星完全无法一直身体内的野性,在单手抓住刀刃的那一刻,整个人轰然炸开转变成接近三米的狂暴巨兽。一丝鲜血由沈星手中流出,可是此刻的沈星完全感觉不到疼痛,左手巨大的拳头狠狠得砸向了那名黑衣人。黑衣人显然没有意识到沈星如此强悍,根本来不及闪躲,整个人被一拳砸飞轰在了墙上。

于此同时,林月溪早已从自己房中冲出,端坐在客厅之中,古琴轻放两膝盖之上。手指轻动,一丝颤人心弦的琴音瞬间在房间中扩散而出,如同无影无形的兵刃刺向隐藏在客厅中的几名黑衣忍者。

呼!

客厅内四个角落,同时落下六名黑衣忍者,这些人的脸色苍白,气息紊乱,显然身体受了不轻的内伤。

“她不是目标。杀了他!”其中一名黑衣忍者瀑喝一声,几名忍者一点头直接举起太刀向林月溪的方向劈去。

不是目标?林月溪瞬间明白了这些人的来意,显然目标不可以死亡,而不是目标的人可以随手清除。房间里只有她和沈星两个人,在她发现周围已经被人围住的瞬间,便用琴声激发了沈星身体内的野性。而此刻这些黑衣忍者所说的目标,多半就是沈星了。想起沈峰被带走时的交代,林月溪的眼神更加阴冷,充满了一丝杀意。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如果连沈星都无法保护好,那她留在这里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了。超次元游戏

叮!

林月溪拨动琴弦,一道七煞绝音瞬间瞬间迸发而出,如同一把利剑直接刺向了那名说话的黑衣忍者。那名黑衣认真见到眼前有一道若隐若现的气劲迎面袭来,手中太刀一抬直接劈了过去。

呼!

太刀毫无阻碍得劈过那一道琴音。黑衣忍者眼神露出一丝喜悦,而就在这一刻那道气劲再次出现直接刺入了对方的体内。黑衣忍者只感觉心脉一阵撕裂疼痛,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一招使出,林月溪却是脸色苍白了几分,单掌拍地,整个人离地而起躲过了其它几名黑衣忍者的围攻。

吼!

二楼的嘶吼之声响彻了整座别墅,沈星房间的大门轰然被砸开了。一个人形巨兽身上裹着一张黑色丝网冲出了门外,直接从二楼楼梯跌进了一楼的客厅。而人形巨兽的身后跟着几名黑衣忍者正努力拖住黑色丝网,然后此刻也只能跟随人形巨兽一起跌入了一楼客厅。

林月溪背靠墙,看着眼前的众人,眼神越发的阴冷,将古琴一端落地竖起,五指拉动琴弦,一股极其刺耳的绝命七煞音形成一股圆形的波浪扩散而出。再七煞音扩散的那一刻,林月溪再次波动尾弦,一股轻鸣之声瞬间落入了人形巨兽的耳中。

琴音扩散。

几名黑衣忍者脸色一变,同时捂住双耳。而此刻琴音岂是捂住耳朵便可阻挡的,只见众人眉头一瞪,脸露痛苦之色,纷纷抱着脑袋退后了几步,随即哀嚎不止。

呼!

就在此刻,二楼角落之处瞬间闪过三道暗黑光芒,直刺林月溪胸口。林月溪嘴角冷笑,不等三枚黑色断魂钉刺入胸口便直接提琴挡住。

“华夏古武六大家族,林家传承之中最强的七煞绝音果然厉害。”一个身穿紫色长裙的妖娆女人踏着高跟鞋,扭捏着身段出现在别墅的二楼,嘴角妖异笑道:“林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第一零五章 幻境

人形巨兽沈星看着二楼出现的女人,瞬间暴怒,口中发出阵阵嘶吼之声。趣~读~屋然而此时他的气息似乎再减弱,大口得喘着粗气。

林月溪此刻才看见沈星的背上扎着两根针管,看着里面药剂的剂量。如果是麻醉药,恐怕此时就算一头远古猛犸也已经瞬间倒地了。然而此时人形巨兽沈星却依旧可以站住,确实抵抗能力惊人。

“李秋月!”林月溪看过李秋月的一些资料,话锋一转冷声道:“又或者我该叫你美子小姐。你居然还敢出现在华夏,你难道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在追杀你吗?”

“抓我?”李秋月耸了耸肩,扭捏着腰肢走下楼梯,花枝一颤娇媚轻笑道:“特别行动组的人是给我造成了不少麻烦。可是如果我不将组织财物回收,我会面临更大的麻烦。所以,你根本不需要用这些来吓我!”

财物回收!林月溪眼神娇怒,她自然明白李秋月口中的财物是指什么。

吱!

林月溪眼神阴冷,轻拉琴弦,冷声喝道:“财物?我今天会留下你的命!”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李秋月已经站在客厅中间,从一个倒地的黑衣忍者身上抽出一把太刀,身上的紫色长裙在太刀经过的瞬间,裙摆滑落露出了里面白皙的大腿。李秋月做好一切准备,言语娇媚下达命令道:“你们缠住实验体。这个女人交给我就行!”

“是!”大厅里几名黑衣忍者和二楼楼梯上出现的黑衣忍者同时点头,纷纷围向了人形巨兽沈星。

吼!

人形巨兽沈星见到周围黑衣人,低低嘶吼一声,强行激起凶性抬起拳头砸了过去。几名黑衣忍者也不硬拼,直接避开,同时丢出勾爪绳索牵制着人形巨兽沈星的行动。

林月溪只是看了一眼,她知道沈星虽然现在依旧有意识,可是不管她说些什么,沈星也无法根据指令照办。此刻的她要想和沈星完美配合,根本没有任何可能。更何况旁边还有李秋月窥视,她想救也没办法上前。

叮!

琴音再次炸起,毫无预兆,几名黑衣忍者瞬间动作停滞了几分。其中一人脑袋被人形巨兽沈星一拳砸中,直接撞在墙上哀嚎起来。人形巨兽沈星动作虽然越发僵硬,但是力道还在,一拳下去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强硬接住。盛世医娇

林月溪琴音响起的那一刻,李秋月穿着木屐瞬间踏出向林月溪持琴的右臂劈砍而去。刀还是那把刀,用刀的人却不一样,只见那刀刃寒光闪烁,带着丝丝呼啸,甚至还有一丝虚幻道影,同时向林月溪的右臂劈来。

哒!

林月溪瞬间缩手,右脚脚尖一抬琴体,古琴翻飞而起,躲过那一刀过后,再次落入了林月溪手中。林月溪玉琴相伴多年,小时候更是抱着古琴长大,此时的古琴几乎已经与她融为一体,虽然没有做到人器合一,但是谁要将她与古琴分开,的确并非可以轻易办到的事。

咚!

古琴横着落下,林月溪单掌接琴。见李秋月粘步靠近,整个人瞬间后退三步,一转身,手中琴声再次响起。不过短短半秒,连续不同的七种音阶瞬间迸发,带着一丝刺耳的声音向李秋月方向袭去。

李秋月眼神阴冷,嘴角不屑冷笑,瞬间连劈三刀。刀声刺耳,带出三道幻影向前斩去,那刺耳的七种音阶瞬间被利刃破空之音震碎,化作无形。利刃破音,这三刀的速度的确极快,利用速度产生的摩擦使空气的震动频率达到一个极高的速度,在这瞬间产生的波动直接震碎了琴音。这一招的确是可以破解林月溪的七煞绝音,却并不是任何人可以做到的。

“七煞绝音!看来也不过如此!”李秋月盛气逼人,单手握刀侧身向林月溪挥去。李秋月的刀法和东岛国常见的剑道又所不同,双手持刃、单手持刃交替而行。时而快速无比,时而大开大合,凶悍无比。

铛!

利刃挥来,林月溪从古琴底部瞬间抽出一把长剑,一闪而逝挡住了李秋月的一击。林月溪收起长剑的那一刹那,瞬间盘地而作,眼神轻轻闭起,双唇微动道:“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林家第一绝学的绝命七煞断魂音!”

叮!

琴音轻鸣,丝丝断魂音颤动心弦。林月溪盘坐在地,神识入炼,玉指轻动化作丝丝幻影,如同一个个娇小玉人般在琴弦上欢快跳动。一曲《落雁平沙》,曲调悠扬流畅,雁声时隐时现,秋意盎然。琴音连绵,旋律起而又伏,绵延不段,优美动听;基调静美,但静中有动。让人闻之心醉。这一曲毫无杀意,在场几人却同时眼神迷离,静静立于当场。

七煞断魂音之断意。恶人修仙

李秋月呆立当场,握着手中太刀,眼中场景早已转变。富士山的樱花在眼前淋落,一个小女孩在樱花树下,赤脚轻舞,脸上洋溢柔美笑容,仿佛在那个花落的秋天凝聚了一生的美意。

跟随着小女孩的脚步,李秋月来到了一所东岛国最为普通的木屋前。看着小女孩走进那个木屋,李秋月的心随之颤抖。

“美子!”一位身穿岛服的年轻妇人,正在屋内整理睡榻,见到小女孩光着小脚走进屋内,慈爱的面容中露出丝丝的不满轻声教训道:“美子!你已经八岁了。不可以每次都赤着脚出去。我们身为岛国女人,双脚被男人看见是一件十分羞耻的事情。你明白吗?”

小女孩欢乐得回道:“可是,妈妈。我喜欢光着脚踩在鹅卵石和花瓣上的感觉啊。它让我心情好!”

眼前的景象渐渐变淡,李秋月站在木屋的门口眼角含泪,眼前的木屋已经开始慢慢消散,此时的她也听不到里面的妇人到底再说什么,更不知道小女孩如何去回答。因为她的记忆之中,这样的景象已经十分模糊了。

幻觉!

李秋月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自己脑海中的记忆,可是她却不愿意眼前的妇人和小女孩就此消失,她看着周围漆黑的夜空,仰头呼喊着。而就这这个时候,眼角处出现一道火光。李秋月瞬间转身看向了那片火光,只见刚才才消失的木屋,此刻已经被火焰包围,黑色的浓烟遮满了天空,那粉色的樱花变得阴暗无比,随之枯萎。

一段段记忆出现在眼前,一具具刺心的话语就在耳边。

眼前的幻影再次凝聚,一间普通的岛国居室出现在李秋月眼前。房间内站着五个穿着岛国裤衩的*男人和一个穿着岛服的矮胖女人。李秋月看着眼前的场景,双眼瞳孔极具收缩,出现一丝惊恐的表情。

“扒了她的衣服!”一个身穿岛服的矮胖女人嘶吼着,指挥着两名只穿着岛国裤衩的男人冲向了一名十多岁的小女孩。

小女孩力气极小,根本无法反抗,在身上的依附全部被扒光,只剩下一双袜子的时候,她求饶道:“求求你。留下我的袜子。妈妈说过,女人的双脚被男人看见是一件十分羞耻的事情。求求你,留下我的袜子!”

矮胖女人闻之一愣,随之不屑放声大笑,连同房间内的几名男子也同时笑出声来。齐妻

“羞耻的事情!”矮胖女人示意两个男人将小女孩死死按住,随即矮身上前,生硬得将女孩脚上的袜子扯下扔在地上冷笑道:“从今天开始。我要让你做世界上最不知道羞耻的女人!”

“不!”李秋月双手捂住了眼镜,不敢再去看下面发生的一切,一窜泪水由眼角丝丝滑落,滴落在地面上。

琴音依旧。

林月溪玉指依旧跳动,可是琴弦之上已经沾染丝丝血迹,滴滴鲜血随着琴弦的跳动,洒落在古木琴体之上,瞬间被琴体吸入。以血祭琴,这便是真正的七煞断魂音,也只有这把古琴才能弹奏出断人神魂,伤人心脉的七煞断魂音。

突然只见,林月溪双指之间,琴音一转,落雁平沙犹如沙漠苍鹰,鹰名之声瞬间炸起,杀机四伏,无数道虚刃凭空出现,直刺在场众人心弦。

“不!”

然后就在此刻,李秋月突然抱头惊叫,手中太刀疯狂看出数道风刃,将大厅之内,据大部分虚刃一劈而散。此时,数道惨叫声同时响起,几名黑衣人捂住心脉轰然倒地。

噗!

李秋月太刀劈出之后,一口鲜血喷出,单膝跪倒在地。剩下几名黑衣忍者眼前幻境消散,面容惊恐万分,纷纷抬刀看向了在场的林月溪。

“七煞断魂音!”李秋月面容痛苦不堪,咬牙轻嘶,对身后几名黑衣忍者命令道:“带实验体先走。”

此时,人形巨兽沈星已经双膝跪倒在地,先前林月溪的七煞断魂音对他的影响极大,再加上麻醉药已经完全起效,此时的他除了能够强硬撑住身体之外,完全没有一丝力气动弹。

几名黑衣忍者防备着林月溪,快速将人形巨兽沈星围住,其中四人分别扛起人形巨兽沈星四肢,快速向门口方向褪去。而林月溪看着人形巨兽沈星被带走,却依旧动弹不得。

李秋月看着手下将实验体带走,慢慢用太刀撑起身体,深深得看了一眼林月溪,轻声说道:“或许,我今天该谢谢你。不过实验体我还是要带走。如果沈峰还想要他这个弟弟。就让他拿资料来换!”

第一零六章 南無阿弥陀佛

噗!

在李秋月消失,外面汽车发动的那一刻,林月溪一口鲜血喷出,双手不停颤抖。趣~读~屋按照道理,此刻的林月溪根本没有演奏七煞断魂音的能力,如若不是李秋月逼迫,为了确保沈星的安全,或许林月溪也不会用尽全力演奏这一绝技“绵情”。可是当林月溪杀招释放的刹那,最大的隐患同时出现了,内力不及,虚刃瞬间被李秋月破开。

幸好李秋月也有所忌惮,同时在劈砍出那几刃刀锋之后自身实力也大损,不敢再站。否则,林月溪未必能保持全身。

呼!

外面汽车发动而起。林月溪最终支持不住身体伤势,扑倒在琴上。别墅外的李秋月并没有上车,而是坐上了另外一辆车,让一个手下直接从另外一个方向离开了灵玉山庄。

此时的李秋月心中已经有所忌惮,她本能得感觉到此时的她最好离实验体越远越好,否则她的性命或许真的会留在这片华夏大地。有时候说,女人的直觉的确是可以逢凶化吉的东西。那一辆载着人形巨兽沈星的商务车,刚驶到灵玉山庄门口,就见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光头汉子,拿着一根黑铁大棍站在大门中间。

“撞过去!”黑衣忍者之中的领头人物,直接下达了命令。

此刻,刚穿上保安制服,找到工作的大和尚徐丰实在心情不错,见到车内的几名黑衣忍者居然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居然开着车直接撞了过来,不禁口中默念佛号,双手持棍一步踏出,以无可匹敌的阳刚威猛之气,硬生生得撞向了那辆黑色奥迪商务车。

轰!

黑色奥迪商务车瞬间撞上了大和尚徐丰。大和尚徐丰双眼暴瞪,怒喝一声,双手紧紧抓住铁棍,用棍体架住车头,整个人被黑色奥迪商务车顶住三十米之后。右脚瞬间后踏,脚下地板四分五裂,一双已经失去鞋底的脚掌吭哧一声陷入地面。黑色奥迪商务车停止制动,静静得停在灵玉山庄大门之外。

再看大和尚徐丰,脸色赤红,青筋暴动,双肩肌肉高高突起,如同一条巨蟒缠在双臂之上。

“哼!”

突然,大和尚徐丰瀑喝一声,双臂猛然一推,身上的保安制服轰然爆裂,化作碎片洒落一地。趣~读~屋大和尚徐丰那一身钢筋铁骨瞬间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如同寺内石佛不动如山。此时,黑色奥迪商务车在大和尚的一推之下生硬后退了五六米,才吱呀一声停了下来。毒妃倾城:惑心天下

“南無阿弥陀佛!”大和尚徐丰身上只穿一条粗布短裤,赤脚踏出深坑,右手铁棍点地,左手单掌立于胸间,口中念动佛号。这声音如同深山古钟,带着天地纯阳之气瞬间扩散至整座灵玉山庄,丝丝回音不断。

佛号念毕,大和尚徐丰看着车上下来的几名黑衣忍者轻声道:“大和尚我不想杀声。但是我也不会看着你们将沈星施主带离此处。不如你们留下沈星施主,就此离开吧!”

几名黑衣忍者此时早已惊恐无比,他们谁也没有想到在这里能够遇见一个汽车撞击都可以挡住的强人。再见那大和尚身上的钢筋铁骨,几人早已没有战意,一听可以离开,几人对视一眼,直接选择一个方向狂奔而去,消失在徐丰的视线中。

徐丰见几人离去,深叹了一口气,身上的钢筋铁骨也渐渐平复了许多。此刻他再看周围的狼狈景象,脸上的憨厚面容顿时有几分难堪,只在口中默默念叨:“刚找到一份工作。看来是干不了了。这里的东西一定还要我赔,到时候只能找沈峰兄弟想办法了。算了。工作的事以后再说吧。现在还是把沈星小施主送回去的好。不能让沈峰兄弟的媳妇等急了,要是伤了心神那就罪过了。”

徐丰来到商务车前,打开车门,看着里面依旧保持着意识的沈星,憨厚一笑。随后直接抗起沈星的身体向沈峰的别墅方向走去。

哒!

就在徐丰将沈星抗回别墅不久,白玉清急速出现在灵玉山庄门口,当她见到地上的疮痍时,心中不禁松了口气。

“轮转王少殿主果然厉害!如若不是佛家讲求因果机缘,或许大和尚徐丰真的会是少主的劲敌!”白玉清看着地上大和尚徐丰留下的痕迹,心中的确无比震撼。泰山王力之极限在阎王殿十殿阎王之中属于力量最强者,可是眼前的轮状王传承者徐丰的纯阳之体展现的威力似乎不再姜国兴之下。十殿阎王几乎个个都有极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