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4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不知道!”林月溪迷茫摇头道:“我只希望你答应我!答应我,照顾好他,让他不要来找我!”

吼!

就在白玉清刚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就在此时,远处的庭院里响起了一声野兽般的嘶吼声。林月溪和白玉清同时一惊,飞速向嘶吼声的方向追去。与君长相守

……

庭院深处,正打得火热。纯阳之体和纯阴之体就好像天生的死对头。而此时大和尚徐丰却极其倔强得要求解铭烟做自己的老婆。

“死秃驴!你那个老秃驴当初欺负我师父。现在你倒好,敢欺负道我头上来。今天看不我拨了你皮!”一身黑色长裙的解铭烟眼神阴冷,黑唇轻动,手中长达三米的黑色蛇皮长皮一挥而下,带着无比劲道抽像了徐丰的脑袋。

徐丰眼神一惊,连连后退,脸上依旧憨厚笑问道:“未来老婆。老和尚到底怎么欺负卞城王她老人家了?他真没和我说过。还有我怎么舍得欺负你呢?我是来娶你做老婆的。”

卞城王一脉传承者解铭烟手中皮鞭挥舞得如同漫天幕布,不知道何时何地又从何处抽出。但是徐丰一手金刚伏魔棍舞起来同样是密不透风,丝毫没有给对方下手的机会。两个人同样手段了得,又倾尽全力,却谁也奈何不了谁。

沈峰悠闲自得得站在一边,静静得看着。他知道,虽然两个人都倾尽全力,卞城王一脉传承者解铭烟想教训大和尚徐丰,但是并没有使用真正的秘技和杀招。而大和尚徐丰本来就是来找老婆的,一路防守,一把铁棍挥舞的密不透风,自然不会主动攻向解铭烟。

两边都不需要帮忙。沈峰落得个闲人。

呼!

终于,卞城王传承者解铭烟一收长鞭停顿了少许,大和尚徐丰也一棍戳地,停了下来,擦拭着光头上的丝丝汗水。

“两位。我们同为阎王殿传承者,不至于这么见面就打个不停吧。”沈峰想了一下,好言劝道。

一身黑裙的解铭烟瞥了一眼神风,黑唇轻动喝道:“此时跟你无关。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死秃驴。不把他扒皮抽筋,难消我心头之恩。至于你,未来的阎王殿殿主之位是否落入你手还是未知之数。每代传承你我两脉和都市王一脉争夺最为激烈。如果不是阎王殿有禁令,恐怕你死我活也不为过。所以你现在根本没有资格命令我。”都市之至尊修神

沈峰被这话一堵,却也不生气,毕竟都是阎王殿的传承者,就算争到最后依旧是一个组织,要是真伤了和气,反而更难让解铭烟最后和自己妥协,甚至诚服自己。不过,沈峰眼神一动,嘴上却不服输,直接跟大和尚徐丰道:“徐丰兄弟。要不我和你一起下手。把她给你直接抓回伏魔寺得了。给你做个压庙的夫人,到时候生两个娃,保管她服服帖帖的!”

“这个!”大和尚徐丰一摸脑袋,似乎真把沈峰的话当真了,一脸纠结似乎真想按照沈峰说的做。可是又有些顾忌。

“呸!”一身黑裙的解铭烟皮鞭指着大和尚徐丰和沈峰怒急骂道:“怪不得你这个死秃驴这么快就选择了阎罗王一方的阵营。原来你们两个色胚子是蛇鼠一窝!”

徐丰一听,刚要慌忙解释,就在此时,靖王府内突然出现一声猛兽仰天嘶吼的声音。

吼!

沈峰听着这嘶吼之声,眼神一惊,也不等大和尚徐丰,飞速向沈星所在厢房的方向狂奔而去。

“不好。沈星小兄弟出事了!”大和尚徐丰惊叫一声,刚要跑,又回头看了一眼解铭烟大叫道:“未来老婆。我去帮沈峰兄弟一把。一会就回来。你等我!”

一身黑裙的解铭烟看着大和尚奔去的背影,轻皱眉头,看着远处厢房的方向。此时她自然不会真的在意大和尚徐丰的一两句话,两脉传承本来就是孽缘,闹腾了千余年都没闹腾出一个结果来。解铭烟自然不会真的因为大和尚徐丰一两句话就气得想要杀人。这时候的她更关心靖王府的颜面,以及那一声嘶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红衣少女快步冲进院子,先看到院子狼狈景色面容惊了一下,随即又汇报道:“府主。马兴龙和沈先生带来的一人打起来了。”

“敢再我靖王府动手!给我关门,抓人!”解铭烟黑唇轻动,眼神阴冷,脚下一点,追着大和尚徐丰消失的方向而去。

第一一四章 投桃报李

吼!

人形巨兽沈星伏地嘶吼,身上衣服早已崩碎,身上满是伤痕,狼狈不堪。厢房门口,马兴龙手持铁枪,一脸傲气,嘴角挂起一丝冷笑。

呼!

人形巨兽沈星双眼猩红,两脚一蹬直接向马兴龙的方向扑去。马兴龙嘴角不屑一笑,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只是枪杆一顶便将人形巨兽沈星的躯体给顶了回去,轰然一声砸在地上。

“少主厉害。这等蝼蚁在少主面前就好像小猫小狗,随意一枪便砸了回去。”高个子的随从站在马兴龙身后拍马屁道。

一旁的马于通只是嘴角一笑,对自己这个同伴的马屁有几分不屑,显然此人一点眼力都没有。

“哼!”马兴龙手持铁枪嘴角傲气一笑,看着再次爬起身的沈星摇头道:“小猫小狗倒不至于。这个人有一点奇怪,刚才初见就像一个普通的孩子。没想到言语不和,动怒之后居然身体会变得如此强壮有力,就算大圆满的古武宗师力量都未必及他。不过,他现在似乎神智已失,就好像走火入魔一般。用畜生形容他还差不多……”

吼!

人形巨兽沈星似乎没有痛觉一般,不知疲倦得再次张开双臂向马兴龙的方向扑去。此时,马兴龙也早就没了玩耍的兴致,嘴角不屑一笑,直接将黑铁枪尖赢向了沈星的心脏。

“住手!”就在此时,对面走廊之上突然出现两名女子身影,两名女子同时娇喝一声。其中一名身穿白色长裙的冷艳女子抬手便是两把匕首甩了出去。

咻!

两把匕首带着破空之声穿过院落牡丹花丛,在切断几根职业直刺马兴龙后背。马兴龙先是看见两名绝品女子顿时眼前一亮,再见飞来的两把匕首,嘴角不屑一笑,直接脚下一踏,一拧一踢,两块地板碎石飞射而出迎向了两把匕首。而马兴龙手中的铁枪根本没有收回的意思,似乎已经下定决心要取沈星性命。

林月溪和白玉清见此情形,心中紧紧拧起,她们都知道沈峰极为关心这个弟弟。如果因为她们两人离开了一小会,沈星就发生不测,恐怕到时候就算沈峰原谅了她们,两人在心里也不会原谅自己。更何况此刻她们也将沈星当成了自己的弟弟,当成了自己的亲人。痴傻王爷无良妃

白玉清再次抬手飞匕,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沈星向马兴龙的方向扑去。而她此刻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恨一个人,如果可以,恐怕她会毫不犹豫将眼前要杀害沈星的男人千刀万剐,让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哼!

马兴龙嘴角不屑冷哼,单手握枪,刚要踏前一步,却见眼角一道寒光急速袭来,直取起颈脖处。这一道寒光速度极快,肉眼根本无法捕捉,如若不是马兴龙实力已经达到半步先天之境,恐怕这一刻就会死得不明不白。马兴龙自觉这一击不好抵挡,迫不得已,抬枪去挡。

一刃式!

沈峰这一击极为心切,只想在对方下杀手之前夺回沈星性命,所以出刃之时根本没有保留实力,速度更是发挥到了极限。

人剑合一,执念控刃,秘技一刃式使出的那一刻,整个人化作一道黑色虚影,看似缓慢,实则快若闪电,直接向马兴龙的脖子刺去。

铛!

枪刃交织,擦出丝丝火花。沈峰手中断刃一触而过,划过了马兴龙略长的下巴,生生留下一道血痕。枪被阻下,沈峰出现在马兴龙与沈星之间,双脚踏地,左手一掌直接将飞扑而来的沈星给拍了回去,摔得七荤八素。此时大和尚徐丰也已经赶到,直接冲入了房间,对着沈星后颈,一掌拍下,直接将沈星砸晕了过去。

厢房门口,沈峰冷眼看向眼前的长脸男子,突然觉得此人和前几日的马兴鹏很像,心中那一丝没有平复的怒火更加旺盛。

“马家人?”沈峰眼中略带杀气,冷声道:“如果我弟弟出现一丝损伤,我沈峰必灭你马家全族!”

马兴龙本来对刚才那一剑已经有少许忌惮,他没想到出了先天秘境,居然还能遇见如此高手。虽然他已经踏入半步先天的行列,但是对方的身手绝对不在他之下。本来马兴龙以为眼前的年轻人是先天秘境内出来的高手,却没想到眼前人居然正是传闻杀死他大哥的沈峰。财运

沈峰的实力如何,马兴龙其实早有猜测。在接到父亲密信的时候,他同时还收到了父亲的警告,那就是来京都只为取得特别行动组组长之位,至于大哥马兴鹏的仇无需急于去报,就算遇见沈峰也要适当避让。虽然马兴龙知道自己大哥两招就败在了对方手里,但是仗着自身半步先天的实力,马兴龙还真没把沈峰和父亲的话放在心上。只是刚才那一剑的确让他心惊不已,就连自己下把挨了一剑,都没有敢立刻动手反抗。

此时,林月溪和白玉清也都从走廊另一端赶了过来。白玉清早已怒气冲天,手中匕首刚要向马兴龙刺去,却被林月溪挡了下来。

马兴龙看眼前几人心中略有惊骇,两个绝品女人居然都是大圆满境界的高手。而从另外几人气息上来看,不仅沈峰和他实力相当,就连从屋内已经走出的大和尚与他实力似乎也是相差无几。如果换做沈峰一人在此,马兴龙或许还愿意斗上一斗,可是现在就算他用尽全力,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将眼前几人完全拿下。

“误会!”马兴龙眉头一抬,突然拱手开口笑道:“这完全是误会。原来是沈峰先生。在下马兴龙,家父在我出来之前就和我说过,我大哥未必是沈峰先生所杀,并且亲口嘱咐我,在没有完全查清楚真相之前,也不得对沈峰先生有丝毫不敬。如若刚才我知道此人是沈峰先生的弟弟,绝对不会出手伤害!”

迎面不打笑脸人。沈峰见马兴龙如此客气,虽然对马家态度有些疑惑,同时感觉马兴龙并非毫无城府之人,却一时不知道如何再次出手。

“一句误会就算了吗?”白玉清站在一旁冷声道:“你刚才差点杀了我们家沈星少爷。如果我现在杀了你,是不是对你马家说一句误会就可以如此算了!”

白玉清现在后悔万分,昨日因为自己的原因让林月溪受了伤,而根据近日林月溪所说,似乎强行使用七煞断魂音所造成的伤势并不是那么简单。林月溪的事情还没有结束,这一边因为两人离开一小会,差点又让沈星伤了姓名。白玉清心里有一丝愧疚,感觉自己根本没有做好一个侍女应该做的事,这两日先后出差错,别说沈峰会不会原谅她,就算她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

邪王狂妃:草包庶小姐

马兴龙脸色又几分尴尬,脸色微微转冷看向沈峰开口道:“沈峰先生。刚才的确是误会。在下生来有猎美之心,今日听说此房间有两位美女,便过来看一看,想结交一下。如若早知道沈峰先生在此,我断然不会前来。只是没想到我来了之后,刚和你弟弟说了两句话,他就恼羞成怒对我出手。不用我说,沈峰先生也应该知道,你弟弟出手丝毫不留情。如果我真有杀人之心,恐怕沈峰先生未到此,我就已经下了杀手。现在我也受了伤,我看此事不如就此揭过,我大哥是谁所杀,我马家还未查清。我想如若沈峰先生真没有做那件事,应该此刻也不想和我马家真的结下不解之仇吧!”

“滚!我不想在这里看见你!”沈峰一声怒喝,并没有打算留下马兴龙性命。他不是嗜杀之人,只要自己弟弟没事,他也就放心了。再加上马兴龙笑脸迎人,还有马家对马兴鹏之死的态度,沈峰如果真咄咄逼人,的确有失体面。更何况,沈峰也的确不想和马家结下不解之仇,否则也当日也不会以雷霆之势直接伤了马兴鹏,取得私斗胜利。准确说那件事马兴鹏还帮了他一下,只是沈峰万万没想到马家会有人将马兴鹏杀死来陷害自己。

马兴龙对于沈峰的态度,却也好不介意,直接一拱手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沈峰突然又开口叫住了马兴龙,在马兴龙疑惑的面容中,沈峰又提醒道:“如果你真要调查你大哥的死,不如在马德龙身上找找看。”

马家居然已经察觉到事情不对,并且没有打算针对沈峰。沈峰自然也愿意投桃报李,将之间恩怨化解,随即将马德龙之事告诉了对方。如果沈峰猜测没错,马家家主只要探出马德龙真正实力,或许就能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马德龙?马兴龙眼神轻动,微微点头,对沈峰拱手道了一句多谢,转身便走。而就在马兴龙快要走道院落门口的那一刻,眼前出现了一位身穿黑色长裙,气质冷艳的绝美女人。

一连见到三位绝美女子,马德龙不禁再次停足,却不想眼前身穿黑色长裙的绝美女人突然手中长鞭一手,呼啸一声直接向他抽来。

“我靖王府屹立京都百余年。岂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解铭烟冷喝一声,提鞭便抽。

第一一五章 欢喜冤家

这一鞭抽出,马兴龙猎艳却是眼前一惊,他没想到这短短十多分钟时间,居然见到三个和自己实力相差无几的高手。不过眼前解铭烟真想要拿下他却也没那么简单。

鞭子抽出,犹如黑色闪电,直接向马兴龙脸颊袭来。马兴龙连退三步,提枪便缠向黑蛇鞭。

嗡!

枪和皮鞭缠在一起。两人用力一下,相持不下。

“嘿!”马兴龙见到解铭烟容颜,却是嘴角轻笑。沈峰那里两个高手,还有两个大圆满境界,他不敢轻易得罪,可是此时解铭烟只有一人,马兴龙又猎艳心喜,便开口调戏道:“原来大名鼎鼎的靖王府府主如此美貌,今日一见真是三生有幸。在下马家马兴龙,如若不嫌弃,愿意与府主交给朋友。不知府主如何称呼!”

“称呼你娘!”解铭烟柳眉一挑娇声骂道,同时手中鞭子一晃,黑蛇鞭犹如水蛇游动,瞬间后退收了回来。

而就在此时马兴龙只感觉身后一道猛烈气息当空袭来,只见刚才沈峰身后的大和尚已经一跃而起提棍砸了过来。马兴龙眼神惊骇提枪便挡。

砰!

一声巨响传遍整座靖王府。马兴龙只感觉一股巨力由长枪上传来,整个人脚下一陷,双足入土半寸。马兴龙恼羞成怒,他没想到刚刚和沈峰已经化敌为友,这一转身居然就被沈峰偷袭,刚要质问沈峰何故,只听眼前的大和尚已经开口了。

“狗娘养的。敢跟老子抢媳妇。看老子不砸死你。”大和尚徐丰脸色赤红,面容暴怒,一双眼睛凶悍无比,口中更是大骂,似乎只要一言不合就会再给马兴龙几十棍子。

此景却是让沈峰和林月溪以及白玉清目瞪口呆,大和尚徐丰和他们相处时间的确不长。但是数次相见,大和尚徐丰都是一脸憨厚面容,典型的普度众生之象,哪怕迎战萧家众人,沈峰也没见过大和尚徐丰动过气,更没停过大和尚徐丰开口骂人,还自称“老子”,此刻情形,当真稀奇。

马兴龙一听这话,哭笑不得,自己随意想勾搭一位绝品美女,却没想到一转身居然是个大和尚的老婆。此时此刻,他突然觉自己难道连这个和尚都不如?至今没有找到一位绝品美女,共度余生。天降萌宝:赖上迷糊娘亲

一身黑裙的解铭烟,听了大和尚的喝骂,先是一愣,随后顿时柳眉怒瞪,提鞭喝骂道:“死秃驴,你不要捣乱。等我拿下这家伙,在和你好好算我们两家之间的帐!”

“我捣乱?”大和尚徐丰怒瞪双眼,早已没有以往憨厚面容,大声喝道:“死娘们,给老子闭嘴。今天此事和你无关,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要是我大和尚连自己未来老婆被人调戏都能置之不理,那我以后还做什么和尚。趁早还俗算了!”

沈峰和林月溪以及白玉清面面相视,眼神中哭笑不得。大和尚发起疯来果然与众不同,不光脾气极为暴躁,居然连自己未来老婆面子都不给,说的话更是颠三倒四。

马兴龙更是苦涩,今天一忍再忍,却总是受无妄之灾,刚和沈峰搁置了恩怨,这才没走出几步却惹了一对夫妻。而这和尚更是蛮不讲理,完全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生死面前,马兴龙早已作出抉择,趁两人对话之际,直接窜出了院落向靖王府大门的方向窜去,一路上遇见众多少女拦截,却也不下杀手,随手挡开便继续往外冲去。

“狗娘养的。休想逃走。”大和尚徐丰刚要去追,却见解铭烟一鞭子抽了过来,不禁用棍子挡住大骂到:“死娘们。你疯了!”

“你骂谁是死娘们。你娘才疯了!”解铭烟怒回一句,见马兴龙已经逃走,也不去追,黑蛇鞭直接攻向了大和尚怒骂道:“死秃驴。今天你不跪下磕头认错,老娘就把你扒皮抽筋,挂在我靖王府的门梁上!”

一个老子,一个老娘。此两人堪称绝配。沈峰和林月溪以及白玉清摇头轻叹,也不知道如何阻拦,索性摇头进了房间,观察沈星的伤势。

沈星身上挨了几枪杆,伤势倒也不重。只是被大和尚徐丰一巴掌打晕,至今未醒而已。大和尚徐丰的力道确实拿捏的恰到好处,恐怕沈星这一睡没有两个小时是醒不过来了。魔瞳修罗

想到刚才情形,沈峰又几分后怕,心中叹息,他见过身边的战友一个个死去,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一次就已经足够了。他不想再次面对身边亲人和朋友的死亡。于此同时,他心中也更加下定决心巩固发展自己的势力,只有自己拥有了强大的势力,才会让他人畏惧,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的亲人和朋友。

“沈峰。难道沈星就不能在发狂的时候保持清醒吗?”林月溪心中叹息问道。

这一点,沈峰确实早就想到了。如果沈星真能在发狂的时候保持理智,那他也无须时刻带在身边了,就算沈星发狂打不过对方,只要知道逃跑,凭借沈星自身的速度,一般人也未必能够拦住。可是如何让沈星发狂的时候和正常人一样保持理智,这一点沈峰却是还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

白玉清此刻恭敬单膝跪地道:“对不起。少主。刚才奴婢和少夫人离开了一小会,让沈星少爷受到了危险,请少主责罚。”

白玉清一开口,沈峰和林月溪同时愣住了。

“玉清!你起来!”林月溪直接拉住白玉清开口道:“刚才事情不怪你。是我拉着你出去的。还有我刚才和你说过,我已经答应你……”

“对不起。少夫人!”白玉清低头坚决道:“此事的确是奴婢考虑不周到。还有请少夫人收回成命。在奴婢眼中少主只有一位夫人,她叫林月溪。以前是,现在也是,从今往后也是如此。白玉清只是少主的侍女,以前是,以后也是。”

听了白玉清的话,沈峰心中莫名有一股刺痛。林月溪眼神中更是有一股慌乱。两人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

此时,白玉清心中轻轻叹息,说出心中所想之后,全身有一种莫名的舒适感。这就是她一直以来的想法,并且一直埋藏在心里的想法,并且当初决定一生跟随沈峰的时候,此想法就已经刻在了她的心里。的确,她曾经因为义父的一句话,想过将沈峰的心抓在手中,想过自己成为沈峰身边最终的女人,甚至想过谋夺少主夫人的位置。可是这些知识想过,她没有真正的去做过。以不变应万变,也是因为她不想那么去做,只是潜意识得让自己侍女的身份做到完美,期望沈峰的心中会有她的一席之地。大婚晚成:暖妻,结婚吧

而就在近日林月溪和她说出心中所想之后,白玉清便在心中决定了。林月溪的确是沈峰的正室,也是阎王殿殿主孙洪武亲自定下的少主夫人。而林月溪对她的坦然更让她断绝了一切不敬的想法,她已经决定了,一辈子只做沈峰的侍女,哪怕沈峰再爱他,她心里也愿意为沈峰付出一切,她也不会去争取林月溪应有的位置。或许,这才是她一直坚守的命运。

想起林月溪问她是不是相信自己的命运,白玉清此刻已经真的信了,并且为了林月溪以及沈峰之间的爱情坚守这一段命运之旅。

“谢谢!”林月溪终于明白了白玉清所想,扶起白玉清,轻声说完,又转身对沈峰开口道:“沈峰,我不知道你心里是不是有我。我也不知道你心里把玉清当做什么。但是我希望从今天开始,你如何对待玉清就如何对待我。如何对待我,就如何对待玉清。”

沈峰现在心绪比较复杂,虽然不知道两个女人到底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但是自己却是莫名其妙似乎已经虏获了两个女人的心。这时候再看外面打得热火朝天的一对未来夫妇,沈峰心里更是不知道该怎么笑出声。

“我明白了。”沈峰生涩得开口。这是他面对别人表白的回答,这种感觉比杀人来得麻烦得多。沈峰依旧觉得,或许杀人要比感情的事轻松许多,特别是面对两个感情极为细腻的女人,如果自己稍有不剩,或许就会伤害任何一个,到时候他心里恐怕宁愿自己被杀。

“玉清妹妹!”林月溪也不管白玉清怎么说,直接拉住白玉清的手眼睛看着白玉清的双眼轻笑道:“我不管你做了什么决定。但是我还是会把你当成自己的姐妹。还有希望你答应我刚才的最后一个要求。并且……”

白玉清明白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