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涫登楸ㄗ槟抢镆磺宥退闵蚍迕挥邢率郑涣硕嗑醚罴乙不岜还不卮叮「菟堑淖镄校で棺邮强隙ǖ模 

“姜副组长。趣~读~屋既然你知道自己的职责,就不应该说出这些话。”莫白的声音由几分冷漠,回绝道:“职责就是职责,不应该有任何让步。我会亲自会会这个沈峰,如果他真的肆无忌惮危害民众生命财产安全,就算花任何代价,我也会将他拿下!”'综漫'反派,求放过!

说完这句话,莫白一惊起身。姜国兴看着准备离去的背影,不禁叹息提醒道:“莫白。我是看着南门市分居特别行动组里每一个成员慢慢成长起来的。我知道你有你做人的原则,但是我希望你也可以将特别行动组成员的生命安全放在首位。毕竟极度危险人物,南门市分居特别行动组在历史上遇见一次就足够了。如果你爷爷在世……”

“如果我爷爷在世,他一定还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莫白打断了姜国兴说出了无比坚决的一句话,随口走出了会议室的门。

走廊里回荡着高跟鞋的脚步声,姜国兴静静得看着投影仪上那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慢慢握紧了拳头。

……

在华夏南部这个最大的城市中,每天拥有接近两千万的流动人口。在这人口密集的地方,消失几个人是常有的事,除非你的身份足以上新闻头条,否则恐怕没有人会知道你。

清晨,早已经过了起床的时间,唐妙妙才搭着拖鞋从房间里小心翼翼得走了出来。受了惊吓的小女孩自然把上学的事丢到了一边,而林月溪正坐在客厅里吃着早餐看着电视。

“妙妙!今天周五,怎么没去上学?”林月溪正在捣鼓手中的水果色拉,见到唐妙妙的出现感觉有几分意外,当她见到唐妙妙略显苍白的面容时不禁问道:“脸色怎么这么差?身体不舒服?”

“大姨妈来了!”唐妙妙找个借口搪塞了过去,毕竟林月溪昨晚没有那么早回来,她也不想把自己和沈峰之间的小秘密说出来。

坐在沙发上,唐妙妙刚想拿起桌上的苹果,看到电视里的新闻整个人瞬间呆滞了。杨广汉所拥有的集团公司在南门市不算大也不算小,但是最终一家人失踪的事还是第一时间上了新闻。而杨广汉所在的广汉集团公司也因为这件事瞬间股价大跌,百分之六十的股份瞬间被人收购。

唐妙妙呆滞得看着眼前的新闻,似乎不敢相信短短一夜之间,本来还让她感觉惧怕的一家人居然都消失了。好好的一家人怎么会突然消失了?唐妙妙无法理清自己的头绪,甚至无法想象这件事和沈峰有关系,哪怕在脑海深处有那么一丝念头闪过,但是很快就被自己的本能否决了。

哒!

楼梯口想起脚步声。沈峰穿着西服,穿着拖鞋轻步走了下来,听着电视里的新闻又看着沙发上的唐妙妙脸色如常,甚至连唐妙妙投过来的目光也没去多注视。

极品少年;就是要宠你

“色拉?”沈峰看着林月溪做的早餐,自顾自得用筷子夹了一小块边尝边走向冰箱摇头道:“味道不错。可是没肉终究吃不饱!”

自从昨晚双方坦白了身份以后,沈峰倒是没了那么多顾忌,像朋友一样对待林月溪。林月溪只是皱了皱眉头,拿了个碗分了一半给唐妙妙,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肉食动物!”穿着粉色睡衣的林月溪埋汰了一句。

叮!

沈峰还没确定自己的早餐到底吃什么,门外便响起了门铃的声音。沈峰和已经盘腿坐在沙发上的林月溪对视一眼,瞬间明白开门的工作肯定是由自己完成了。

门开的那一刻,一个面色红润,脸型方正的中年人连鞋都不脱领着一个年轻男人就准备大步跨了进来。中年男人一看就是一名企业家,再加上门口听着的一辆劳斯莱斯幻影,显然身份不菲。

“对不起!你找谁!”沈峰皱起眉头毫不犹豫得用胳膊将中年男人挡在门外。

中年男人面色一顿,脸色带有几分怒意反问道:“你又是谁?你怎么在我女儿这里!”

女儿?沈峰不用想也知道眼前中年男人的大致身份了。房间里一共两个女人,林月溪的父母早亡,从小和爷爷一起长大,而老爷子也死了、剩下一人自然是唐妙妙。而看眼前的中年男人似乎和唐妙妙真有几分相似之处!

“我是房东!”沈峰不再打算拦着眼前的中年男人,放开手臂提醒道:“进来先拖鞋。鞋架上有一次性拖鞋!用完带走!”

“房东?”唐明华面色一顿,有几分疑惑,但是依旧脱了鞋,看着客厅里沙发上的唐妙妙随即换上拖鞋上前问道:“妙妙。你住外面来怎么不买套房?和陌生男人住在一起,要是遇见坏人怎么办?传出去名声多不好?”

跟在唐明华后面的年轻人却没着急上前,而是一直盯着沈峰。沈峰感觉到对方的目光看了过去,只见那年轻人嘴角挂起一丝不屑笑容。沈峰有几分无奈,感觉自己似乎又有什么不知名的原因得罪了眼前的年轻人。

难道现在的*青年都那么喜欢找死?沈峰无奈苦笑,继续准备自己丰盛的早餐。

“你来干什么?你还知道名声?你要知道名声,就不会……”唐妙妙没有将家丑说出口,而是眼神中带有一丝厌恶得看着唐明华以及唐明华身后的唐启生。

唐明华脸色尴尬,略显怒容道:“妙妙。越来越没规矩了。怎么和爸爸说话呢?我这不是一早就听启生说你昨晚可能被人劫持了。就立刻把今早的股东大会给推了来看你!”

“昨晚被劫持!你们今天早上来看我?是给我收尸吗?”唐妙妙义无反顾得讽刺怒叫道:“上次我离家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了。从今以后你是你我是我,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也不会再花你一分钱。唐明华,我再告诉你一次,你做的那些事也许妈会原谅你,但是我绝对不会原谅你。唐家的一切,从今以后和我没有一点关系。”赠品夫人

唐明华脸色赤红,怒瞪着双眼,上前一步高高抬起手,却见到唐妙妙倔强的面容最终没有下得了手。唐明华深吸了一口气,最终缓和了语气道:“下周二你妈生日,也是你的生日。到时候回家一趟,你妈想你了!”

唐妙妙握紧了手,身子有几分颤抖,嘴唇紧紧闭着,看着唐明华离去的背影,最终忍住没有流出眼泪。

“妙妙!你爸爸真的关心你!”唐启生用劝解的语气对唐妙妙说着,眼睛却一直盯着坐在一旁的林月溪,又开口自我介绍道:“我是妙妙表哥唐启生,不知道这位美女怎么称呼?”

林月溪瞥了一眼唐启生,自顾自得吃着色拉,完全没有理会的意思。

唐启生面色尴尬,又看了一眼唐妙妙,随即准备跟着唐明华离开。当他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正好见到沈峰拿着两个盘子从厨房里出来,不禁带着意思冷笑拦住了沈峰。

沈峰面色愕然,心里肯定自己有什么地方让眼前的年轻男人嫉妒了,否则眼前的唐启生也不会无缘无故得挖坑找死。

“房子不错。不过档次还是不够。”唐启生眼神不屑得看着沈峰低声警告道:“今天好心劝你一句,有些女人不是你这种人可以随便触碰的。如果我是你,我会尽早离开这座别墅!”

“尽早离开?”沈峰嘴角玩味得笑道:“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不送!”

唐启生眼神一冷,随即抬起一脚准备踩在沈峰脚上,却不知道为什么脚下突然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整个人瞬间失去了重心,而当他想伸手抓住沈峰的时候,却伸手抓了个空,被沈峰一侧身逼了过去。

轰!

唐启生整个人砸倒在地上,摔得头晕目眩。而当他站起身想找沈峰算账的时候,沈峰已经踏上了楼梯准备上楼了。

“你……”唐启生看着一旁两位美女投来的目光,咬着牙将自己的话憋了回去,随即一转身离开了别墅,跟着唐明华的车呼啸而去。

唐妙妙放下了手中的色拉,默默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她走进房间的那一刻,眼泪止不住得流了下来。这时候的她突然好想有一个温暖的怀抱,就好像昨天晚上在沈峰怀里一样,充满了安全感。想到昨晚的一切,唐妙妙脸色不禁赤红起来,心里暗骂着某位死色狼,心里却有一丝暖意。

第十章 唐启生的邀请

现实生活对于沈峰来说不比军旅生活来的舒适。

虽然这几天的事情相对于丛林作战来的还算轻松,但是也足以让沈峰感觉有几分劳累了。一个白天,沈峰盘腿坐在床上,修炼那套不知名的炼气诀,根据外公孙洪武看法,炼气诀再突破第三层的瓶颈以后可以踏入第四层,让人进入天人合一的境界。不过迈过这道捷径并不是靠修炼第三层的口诀可以实现的,而是一个契机。

契机!所谓契机自然是摸不到、看不明、想不透的事情。当初孙洪武也是一场意外而感受到天地元气的指引,而踏入天人合一的境界。

相对于境界来说,沈峰的古武基本上也到达了瓶颈。如果境界是沈峰手中剑,那古武便是沈峰的手。相对于古武家族的天才弟子,沈峰古武本身并不太占优势,甚至在有些招式上还有所欠缺,也只能速度和力道相对于那些天才弟子略胜一筹。而沈峰沈峰能从第三世界国家最后一场任务中活下来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他在人剑合一的境界中使用的那把短刃。

和陈汉龙的那一站,让沈峰再次认识到了自己的本质。陈汉龙只是相当于后天初期圆满,而沈峰自己的古武只是处于后天后期巅峰,如果不是手中那把可以人剑合一的短刃,沈峰遇见那些古武家族后天大圆满的老古董也是有极大差距的。

“突破!古武和自身境界何时才能突破?也不知道外公现在在什么地方,也许被他揍上三天三夜,或许我真的有机会突破!”沈峰对自己这种自虐的想法不禁全身渗出一丝冷汗,想起当初和外公孙洪武一起生活的日子,虽然有不少欢乐,但是痛苦起来那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突破暂时无望,沈峰也不去多想,只能暂时将自己的身体一直保持在最佳状态以面对以后的不测。现在沈峰要面对的最重要的事便是林月溪身后的古物家族林家,也许还有可能随之而来的浙江王家。

林月溪的外公林忠仁死后,不知道林家的老古董还有几个在。不过最让沈峰疑虑的是王家,对于古武家族沈峰从外公那里了解过不少,王家能够占据浙江沿海一代,本身就是实力的体现。而且根据当初外公的情报,王家似乎有一个后天大圆满的老古董,在古武界少有敌手。只是不知道这几年死了没有,沈峰希望对方死了,但是又感觉没太大希望,一个踏入后天的古武者活到一百岁是很正常的事。而后天大圆满的老古董至少可以活到一百三四十岁,甚至能撑到一百五十岁。爱暖情森

古武这种可以提高人寿命的功法,如果不是各个古武家族扫帚自珍,恐怕早就已经风靡全球了。

时至傍晚。

滴!

手机响了!

沈峰看着手机上熟悉的号码,不禁嘴边一笑,打开了接听键。

“姐!怎么有空打我电话?现在加拿大好像是早上吧?”沈峰看着时间,已经下午六点了,这时候远在加拿大的姐姐似乎应该还没到起床的时候。

沈欣的声音在电话里哀叹着回道:“昨晚玩了一夜,困死我了,到现在还没睡呢。我就是打电话帮外公转告你一声,说什么继承的时间快到了让你准备准备。老头子前几天来神神叨叨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反正你知道就好了。”

“外公去了加拿大?”沈峰瞪大了眼睛,感觉有点不可思议,家里这个老古董居然会出国。

沈欣没有回答沈峰的问题,直接打着哈气道:“哎。你听我说完。说完我就睡觉了。晚上还接了个电话,说要租房,听声音应该是个美女,别说姐不照顾你。我已经答应了,咋妈去世的早,咋爸不是个东西。你这成家的事说到底还得我操心。你自己看着办,那么多美女,喜欢哪个就留下,别墅到时候给你做嫁妆……”

嫁妆?老姐沈欣这是要把自己给嫁了啊!

沈峰受不了老姐沈欣这一阵唠叨,慌忙道:“好了。姐。你累了就早点睡。你放心,你弟媳就在这,等你回来准见到。”

咔!

电话那头很是果断,直接挂了。

房间里陷入了寂静。

沈峰皱着眉头,心里想着刚才老姐沈欣说的话,当然不是关于美女入住的那一段,而是自己的外公孙洪武居然去了加拿大,沈峰自然不会相信外公孙洪武是为了去看望老姐沈欣。老爷子孙洪武这一生也算奇怪,按照他本身所掌握的资源,出国什么的自然简单得狠,不过沈峰清楚得记得外公孙洪武说过,他这一生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离开华夏一步的。虽然沈峰不明白外公孙洪武这句话的意思,但是根据当初外公孙洪武的神情,显然是将这件事看得很重。贤王的宠妃

沈峰不担心外公孙洪武的安全,毕竟在华夏内外公孙洪武是一个称第二没有人敢说自己是第一的人物。国外就算有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也未必能动得了孙洪武分毫。而沈峰最关心的还是为什么外公孙洪武离开华夏去了加拿大,难道和自己即将面对的继承阎王殿殿主位置的挑战有关系?

阎王殿殿主候选人并不是只有一个人,这一点沈峰早就知道,不过第一顺位者却是他,而他能够继任的条件就是让其它候选人臣服。这一场挑战赛是极其危险的,甚至可能丧命,在没有确认沈峰拥有继承阎王殿殿主资格之前,继承人之间如同一群笼中的斗狗,只等一声令下,便疯狂撕咬,最终最强者继任。

对于其它继任者有多厉害,沈峰想象自己的真实手段,心中就不寒而栗。

所有事情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沈峰不再多想,只感觉肚中饥饿,准备出去找一家不错的餐馆尝尝华夏南方菜系。当他到客厅的时候发现林月溪正站在客厅里,一身白底蓝纹旗袍如同江南名门的大家闺秀。

整装待发?沈峰没多问,林月溪不是唐妙妙,恐怕在整个南门市也没几个人能动得了其分毫。

银色布加迪驶出车库的时候,却意外被一辆黑色宝马堵住了去路,而站在宝马门口的人居然是早上才见过的唐启生。唐启生也发现沈峰,一双眼阴毒得瞪了沈峰银色布加迪一眼,显然心理知道自己的黑色宝马和眼前的银色布加迪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但是这一点点差距丝毫没有打击唐启生自身的优越感,沈峰的底细他都查过,不过只是有一个有钱的姐夫而已,至于其它一无是处。

论身价,自己掌管着两家上市公司,虽然所占股份不多,但是折合人民币至少也在一亿元左右。论样貌,自己在华夏南方城市被称为名公子,虽然比不上古时潘安,但是相当于当下的时尚明星也可以一比。论才学,自己是哈佛双硕士学位。唐启生心中暗自好笑,眼前的土豹子不过就是高中毕业进入军队,当了六年兵而已。如果不是有个有钱姐夫,恐怕连自己宝马的一盏车灯都买不起。强嫡

哒!

林月溪踩着高跟鞋走出了家门,手中还提着一个长方体的古筝盒子。

“林小姐!在下恭候多时了!”唐启生上前一步,准备接过林月溪手中的古筝盒子,却被林月溪巧妙得避开了。

林月溪平静淡笑回绝道:“对不起,唐先生!琴不离身!”

“在下唐突了!”唐启生尴尬一笑,又拉开车门邀请道:“林小姐,请上车!”

“不用了!我坐沈先生的车去就可以了。”在唐启生怨恨的目光中,林月溪毫无顾忌得打开了沈峰银色布加迪的车门坐了进去。

沈峰有几分诧异,煞有其事得看着林月溪好久,想得到应该有的解释。

“我是一名私人琴师。”林月溪平静笑着反问道:“你不会让我坐着唐启生的车去吧?到时候掉进狼窝,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再说,你可是我名义上的未婚夫。应该不会让我一个人进狼窝吧?”

沈峰不再反驳,发动了银色布加迪跟上了前面的黑色宝马,又随口道:“我这是打算出来吃饭的。你不会让我饿着肚子去等你散场吧?”

“会所里有吃的。”林月溪淡然回答。

琴师,只是林月溪表面的身份而已。不过根据阎王殿所提供的资料来看,林月溪的琴技的确很厉害,似乎还参杂着一丝古武在里面。而林月溪利用自己私人琴师的身份很顺利打入了各个城市的上流社会,在窃取商业机密方面也是如鱼得水。

夜色渐黑,星火的灯光与身边平静的女神,突然给了沈峰一种前所未有的宁静。也许这才是平静生活的真滴,曾几何时他听战友说过,女人想要的并不复杂,其实只是想要在累的时候可以有一个自己的家,依偎在自己男人的身边静静得看着电视。

沈峰现在想来,或许这就是人生最温馨的画面。

第十一章 白庄会所

“庭院深深深几许!”

朱红门、铜狮扣、黑瓦白墙,典型华夏京都三进门的四合院。趣~读~屋银色布加迪跟在黑色宝马的后面,停在了南门市西城区的一所四合院门口,根据林月溪的介绍,眼前的四合院是一家商务会所。而眼前的建筑是根据京都前清王爷一座别院复制而成,占地三千多平方米,基本上还原了本来的面貌。

三进门,第一进是门屋,第一进为门屋,第二进是厅堂,第三进或后进为私室或闺房,是妇女或眷属的活动空间,一般人不得随意进入。不过现在改建成商务会所,那第三进的门闺房倒是变成了最奢华的包间,同样是一般人不得随意进入。

站在门口的迎宾都是一身旗装,几名女子样貌还算出众,淡淡脂粉点缀的也是恰到好处,但是和刚刚踏出车门的林月溪一比却是多了几分尘世俗气。林月溪手提古筝盒,眉宇清冷,加上一身蓝纹白底短袖旗袍承托出那一丝冷艳,让刚进门的几名男宾为之一愣,纷纷驻足。

唐启生满面春风,看着刚下车的沈峰一脸傲气道:“沈先生,你难得有机会来一次这种地方,一会可要好好玩玩,错过了这次,以后恐怕很难有机会再来了。费用方面不需要担心,今天我请林小姐来以古琴做伴,你是他的司机,所有的费用自然包在我身上。”

“听唐先生的说法,这里很难进?”沈峰淡笑反问道。

唐启生不屑一笑:“可别小看了这所宅子,一般人没点身价还真进不去。听说这家会所的主人可是大有来头。听说祖上是满清的王爷,后来家道中落京都的宅子卖了也没赎得回来。便在南门市建了一所一模一样的。三进门的四合院,这一进门就要千万的进门费,二进门要过亿的进门费。今天我约了一位很重要的朋友便是要二进门,也特地请来林小姐以古琴做伴!你才有这样的机会,要是换了别人,恐怕也只能站这门口看看了!”

沈峰面色一顿,随即在心中无奈苦笑,眼前的唐启生显然是准备在自己身上找优越感。可是沈峰苦涩得发现自己的确没有理由反驳,如果说要动手,恐怕来一千个唐启生这样的角色,沈峰也不会怕。可是要说到身价,沈峰是有点苦逼了,整个存款也就是退役款十万块,至于什么豪宅跑车都跟他一点关系没有。

林月溪只是轻轻看了唐启生一眼,也没说话。唐启生体现的优越感自然她都看在眼里,而在林月溪的心里,唐启生不过是一只井底之蛙,一个无知无畏的蝼蚁。沈峰的底细林月溪虽然不是一清二楚,不过当初爷爷活着的时候,可是交代得很清楚,沈峰背后所代表的势力,恐怕就算林家这种传承近千年的古武家族也不及其一根毛发。至于唐家相对于林家,正好就是林家相对于沈家背后势力的写照。重生之如锦

唐启生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骄傲在林月溪眼中只是极为丑陋的拙劣表现。依旧一脸傲气得带着林月溪和沈峰走进了会所。在检查了二进门的身份卡以后,唐启生顺利得带着林月溪和沈峰走进了这座四合院的中心部位。

从外看是黑瓦白墙,走进却是别有洞天,脚下青石板缝隙金色的鱼儿窜动,两旁碧绿翠竹触手可及,一盏盏红色的大红灯笼,一个个身穿旗装的倾城女子。古时的王府恐怕也有所不及,沈峰看着眼前这一切,不禁想起了第三世界国家那些太子党金碧辉煌的豪宅,与眼前一切相比,的确庸俗不堪。

这里的主人想来也是一位极其精致的人。沈峰站在林月溪的身旁,只感觉如若自己有这样的一座宅子恐怕真的会金屋藏娇,将此时的林月溪留在这个地方。不过以林月溪的性格,多半是留不住的。此女子虽说外看文弱,如同江南水乡的大家闺秀,但是骨子里却刚烈得狠,要是真被金屋藏娇,要不了三日便提刀砍了出来。

“李大少!”唐启生刚走进二进门的院子就将目光停留在一个身穿深紫色衬衫、戴着金丝边眼睛的年轻男人身上,随即快步上前急声道:“李大少,真不好意思,今天为了请一位琴师晚到了一会,没想到让李大少爷在这里等着,实在对不起,一会我一定多喝几杯给李大少赔罪!”

衣冠禽兽;两位名公子站在一起,给沈峰的感觉只能用这四个字来形容了。

“琴师?好大的面子……”那名年轻人听到唐启生的话语,有几分不满,却是一转眼见到站在一旁的林月溪和林月溪手中的古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