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5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古镇之中有一户大宅,这大宅背山而建,足有近万平方米。里面大大小小的院子足有数百座,分别围绕着中间最大的院子而建。那古色古香的朱红木门上有两个狮头铜扣,显然这片宅院要是放在古代,绝对是威震一方的大户人家。而现在,这片宅院居然依旧有人居住,让偶尔经过此处的有人极为惊奇。

小镇入口之处,数名少年正在树下玩耍。此时远处小道之上出现了一个瘦小人影,那些少年看见瘦小身影出现的那一刻,纷纷抬头观望,当看清对方的身影之后,嬉笑着一哄而上。

“小叔回来啦。”一个高个少年见到那尖嘴猴腮的瘦小人影恭敬行礼道。

尖嘴猴腮的年轻人只是微微点头,步子依旧飞快得向着镇子里赶去。不过几息时间,便消失在众人眼中。在场的少年眼神疑惑,驻足观望,显然对这个小叔的置之不理感觉有几分疑惑。阴阳录

“小叔今天真怪。”高个少年口中嘀咕了一句,收回眼的不经意间又在远处山道之上看到一道黑影,而那道黑影不过一闪而逝,随即失去了踪影。高个少年挠了挠头,又眯眼看了许久,确定没有人影,只以为自己看错了才拉着一群少年道:“别看了。小叔兴许有急事。我们去山坡上玩。”

此时,孙家镇外围群山之上,同时出现几道黑影。这些黑影不过一闪而逝,纷纷退出了孙家镇范围之内,向着远处的县城飞速窜去。

孙家镇大宅深处的一个院落之内,坐着一名半百老者。老者一头精湛短发,盘腿坐在床榻之上,本来闭着的眼突然睁开,眉头轻锁,对外面仆人轻声喝道:“来人啊。去看看今天哪个回镇了。让他直接来见我!”

“是!老太爷!”门外仆人恭敬应了一声,轻步向院外走去。

刚道孙家大宅的孙帆感觉很奇怪,他连水都还没来得及喝一口呢。自己老父便派人将他唤进了内院深宅。对于老父怎么知道自己回来,孙帆倒也不奇怪,多半会有人通知。只是他没想到老父时间掐得如此之准,就好像时刻都在等他一般。

对于这个老父,孙帆不敢有半点忤逆,直接拿起桌上茶壶,灌了一小口,便快步跟着老父的仆人孙三爷走向了后院深宅的方向。

穿过道道门庭,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足有十多分钟。

“三爷。我爸是不是找我有事啊?我刚到家,你就出来找我了?”孙帆在孙三爷后面低声问道。

孙三爷动了动眉头,慢了几步,摇头道:“这老奴就不知了。老爷也是刚刚知会老奴,让老奴出来看看有没有人才镇外回来。如果有,便让老奴带去见他。老奴这不刚出来就见到少爷回来了。老爷多半说的也是少爷您!”

“这个……”孙帆听的云里雾里,合计自己老父不是要找他,而是找那个刚从外面的人。这种事难道还有什么讲究不成?孙帆一时不明白为什么。不过,孙帆的确也要见自己父亲,将京都之事说一遍。省的到时候真捅了什么篓子,再告诉老父补救,还真来不及了。

第一四零章 脱变之境

吱呀!

门被推开了。房间内一如既往的那边阴沉沉的,透过窗缝投射进来的阳光可以看见空气中弥漫的烟尘。头发斑白的老者盘腿坐在床上,当见到门外走进的是孙帆之时,那一双斑白眉须紧紧锁起。

“爸。我回来了。”孙帆恭敬行礼,刚想坐到一旁藤椅之上,只听床榻之上的老父一声冷哼。此时,孙帆只感觉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床上半百老者收敛气息,一双鹰眼怒视孙帆,冷声喝问道:“说。你这次出去,又祸害了哪家的女人?”

“没……”孙帆见老父如此问,本能狡辩,可是想到被自己祸害的柳青,心中的确有一点没底气。不过再一想柳青那种人就算祸害了也惹不出什么事端来,老父也绝对不会因为此事喝问他。

孙帆思来想去,最终坚定摇头,尴尬笑道:“爸。我这次出去真没祸害哪家的女人……”

“没祸害?”半百老者脸带怒容道:“既然你没祸害。那为何人家都一路跟着你到镇外来了?”

孙帆眼神一惊,他这一路上的确感觉是被人跟踪了,并且还不是一个人。来人训练有素,追踪手法和隐秘手法都极其高强,就连轻功身法也不是寻常古武者可比。孙帆有几次以为自己已经摆脱了对方,可是就在他松懈的时候,那些人的气息又会如同鬼魅一般若隐若现得出现。孙帆有几次想抓一个人审问一下,可是每次设下种种圈套都没人上钩。孙芳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一种天罗地网、无处可逃的感觉。如果不是对方的实力的确对他没有太大的威胁,恐怕孙帆会感觉自己根本没有希望回道孙家镇。

半百老者自从感觉到镇外的人出现又消失,便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如若不是他快要踏入先天之境,或许还真未必能够感觉道那几道一闪而逝的气息。仅仅凭借这几个人的手段和气息,半百老者就知道孙帆此次出去惹的事绝对不小,并且已经惹上了不该惹的人。现在再看孙帆的脸色和眼神,半百老者脸色更加阴沉了。虎啸全球

“说。你到底惹上什么事了。”半百老者深叹了一口气,对孙帆问道。此时,半百老者已经懒得再怪罪自己这个独子了,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难道还能一巴掌拍死孙帆不成?半百老者现在唯一想到的是,先了解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再想办法去解决这件事,并且还要保住孙帆周全。至于其它,似乎也没什么重要的了。

孙帆此时也不敢隐瞒,将两天前在京都发生的事前前后后都说了一遍,就连孙文君把柳青送到他手中的事也没有隐瞒什么,只是没有说明白细节而已。而孙帆着重说的自然便是沈峰,他将沈峰大致实力说了一遍,并且将自己对沈峰身份的了解也说了一遍,就连当初在比武场上的事也说了出来。虽然当时孙帆没有看到马兴龙与沈峰的对决,不过根据他所了解的马家,他相信马兴龙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特别行动组组长之位,所以最后的结果多半是沈峰打败了马兴龙,然后夺取的特别行动组组长之位。

“你是说马家外门那小子已经踏入了半步先天之境,但是还是输给了那个沈峰?”半百老者眉头紧锁。别人不知道半步先天之境的真正实力,但是对于他这个已经踏入半步先天之境二十年的老人自然对这一境界了解的狠。虽说半步先天之境好像夹在后天与先天之间。实则半步先天属于脱变之境,也可以**成一境界。孙帆和马兴龙的实力,最多属于半步先天初期,而老者自身已经属于后期,距离先天之境,那才算是真正的半步之遥。而根据孙帆所说的情况,那个沈峰实力多半已经在半步先天初期之上,甚至已经达到了中期的实力。至于半步先天后期,半百老者相信沈峰那么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再过妖孽,也不可能达到的。

半步先天,之所以是脱变之境,讲求的自然是脱变这两个字。由后天凡体脱变为先天灵体,本来那一丝丝内力在脱变之后,便可以慢慢脱变为真正的天地灵气,从此先天古武者凝聚的也不再是内力,而是天地灵气。至于这天地灵气,便是先天秘境和这俗世外界的最大区别。因为外界之中天地灵气极少,华夏古武者凭借那一丝丝天地灵气,别说成就先天了,连半步先天的境界都无法达到。此刻,半百老者疑虑的便是,居然这个沈峰有可能是半步先天中期的古武者,难道此人是先天秘境中走出的人?可是半百老者是在没听说过,先天秘境有这么一个姓沈的妖孽天才。女配东施翻身记

孙帆见自己老父一直沉思不语,连忙解释道:“但是我因为下手狠了点,被取消了比赛资格,随后我便离开了军营。虽然没有看见那一战,但是马兴龙输给那个沈峰应该不假。再加上我和那个沈峰也交手过几次,他的实力的确不我之下。”

中规中矩的评价,没有丝毫夸大其词。两次交手之下,孙帆自认的确没有讨到好,所以也没隐瞒什么。

“如若不错。此人实力的确再你之上。”半百老者口中沉鸣,思来想去又开口问道:“当日你离开现场之时,确定他的父亲已经死了?”

不等孙帆开口回答,半百老者直接叹息,摆了摆手,感觉自己问了句废话。如若对方不是那般深仇,也不会让人一直追踪孙帆。半百老者深吸了一口气,看向眼前独子,最终略带怒气摇头叹息道:“当日送你进内门就嘱咐过你,做事要收敛,可是你偏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干出那等下流龌蹉之事。后来你被内门赶出来,参加争夺之战之前,我也说过要你不要肆意妄为。可是你倒好,出去没几天,又惹出了事。你现在是内门外门都无路可去,我看你如何是好。”

孙帆此时,脸色垮了下来,自己的处境还真如老父所说的那样,似乎已经没了退路。内门去不了,外门又惹上了祸事,早已没有了逃生之路。孙帆心中胆怯,可是又一想,不过惹了个沈峰而已,就算对方是一个半步先天古武者又能怎么样?别说对方不是六大家族的人,就算是,又能拿他如何?只要没有先天之境的强者前来,他老父也还在这外界,他便可高枕无忧。至于沈峰能不能找来先天强者帮忙?对于孙帆来说,那就是一个笑话而已。恐怕就算六大家族外门的家主都未必能够轻动先天秘境的先天强者,就更别说沈峰了。

“爸!有什么好担心的。”孙帆想到此,嘿嘿笑道:“不就是一个半步先天吗?我打不过,这不是有您护着我。别说他是不是六大家族的人,就算他是又如何?难道还能请来一个先天强者来镇压我?秘境不是早有规矩,先天之境的强者不得出秘境吗?”紫道经之复仇曲

半百老者听到孙帆的话,知道那个沈峰在这外界的确不能拿他父子两人如何。但是看见自己儿子做了错事,却依旧悠然自得,半百老者心中又有几分叹息。至于先天之境的强者不能出秘境这个规矩,半百老者也是知道的,就连他如果真正快要踏入先天之境的时候,也必须回到先天秘境之中,不可在外界有丝毫逗留。其实,此刻他已经可以回先天秘境之中准备突破,只是因为内门孙家给他安排了镇守外门二十年的任务,才让他滞留至今。不过,先天秘境之中,为何会有这样的规矩,半百老者还真没有想过,也没有去打听过。只知道这条规矩已经存在了许久,不仅对这外界的六大家族有效,就连先天秘境之中的几大门派也是不敢有丝毫违逆。

“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半百老者苦涩轻叹,对孙帆又提醒道:“这些日子你就在内宅,不要出去了。来人实力不小,恐怕并非表面那么简单。万事还是小心一点的好。等过明年,我镇守外门的任务结束,你就跟随我回内门好生修炼,不得再外出惹是生非。”

孙帆连忙恭敬点头应道:“爸。放心吧。这一次的确是我这个做儿子的不好,又在外面惹了祸事。只要这件事一过。我一定好好修炼,不再出门一步。”

“你去吧。”半百老者轻轻点头,挥退了孙帆。

事情说了之后,孙帆悬着的心的确轻松了几分,此时他已经在孙家内宅之中,他相信不管那个沈峰再怎么样,也不可能进入孙家外门内宅来捉拿他。更何况老父在身边,那沈峰来此不过也就是送死而已。孙帆现在却希望沈峰真能找到孙家镇来,到时候那个沈峰被自己老父出手镇压,那他孙帆在这外界便又可高枕无忧,肆无忌惮了。想到此,孙帆心情不经更加畅快,乐呵呵得出了老父的宅院。

第一四一章 山里猎户

陕西,宝鸡市,太白县。趣~读~屋

太白酒店,0816房间内,白玉清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脸色阴沉,身旁的桌子上已经放置了三个黑色信封,而此刻最让她无奈的是,孙家镇的情报一份份传来,却至今没有发现沈峰的消息。按照先前的情报来算,沈峰进入太白县已经第三天了,在三天前的晚上,三千小鬼失去了沈峰的踪迹之后,便至今没有任何人见到沈峰的身影。

“被孙家人抓了?”白玉清口中低鸣,想过这一点。不过根据小鬼的情报来看,三天前那个晚上,太白县境内根本没有发生过任何打斗。凭借沈峰的实力,白玉清可不相信孙家人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得让沈峰完全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沈峰还活着,也没有被抓,白玉清在心中确信这一点。而至今沈峰没有出现唯一的可能性,那就是沈峰摆脱了三千小鬼的跟踪,在什么地方等待着,等待着报仇的那一刻。

呼!

一个黑影由窗口翻身而入,直接出现在白玉清的房间内,随即单膝跪地,恭敬得送上一个黑色信封。白玉清轻步上前,结果信封直接撕开,里面依旧是孙家镇的情报。根据情报描述,孙家镇之中的确有不止一位半步先天的高手存在,此刻白玉清的心中更有几分着急。沈峰消失不见,又没有出手,白玉清便不好主动对孙家动手。可是如果沈峰动手,白玉清又怕自己跟不上沈峰的脚步,只怕万一晚了一步,自己后悔莫及。

白玉清轻咬红唇,眼神清冷得看着远处的太白山,手中将黑色信纸拧成一团,突然对一旁的小鬼开口道:“孙家镇周围严密布控。少主应该就在孙家镇范围内,给我立刻找到他。”

黑衣白面小鬼一点头,随即转身消失在窗外。

如果白玉清推算的没错,沈峰此时应该就在孙家镇周围,甚至有可能已经潜入了孙家镇。这一点既让白玉清安心了几分,又让白玉清感觉有几分焦急。趣~读~屋安心的是,沈峰还没有因为怒气而失去了理性,凭借现在的状况,孙帆已经躲入孙家镇内,如果沈峰直接上门问罪,别说能不能拿下孙帆,恐怕自己也未必能够全身而退。现在沈峰没有贸然出手,现在已经知道了这一点,按说明沈峰还有理智,不会胡来。可是这一点同样让白玉清感觉焦急,她知道沈峰如果出手,多半是惊天一击取了孙帆性命。可是取了孙帆性命之后,便有可能才是真正的惊天之战,白玉清只怕自己到时候无法及时出现在沈峰身边。灭世武神

想到此,白玉清有了自己的打算,不管那一战什么时候到来,她一定要第一时刻出现在沈峰身边。打开黑色皮箱,一个血色长裙,修罗面具,十把匕首被白玉清一一摆在了桌上。

白色长裙滑落,白玉清看着镜中自己柔美的*,将血色长裙缓缓穿上,好似鲜血染成的修罗面具遮住了冷艳的面容。

……

老槐村,距离太白县最近的小镇也有三十多里山路,村子里不过只有二十多户人家。这个村落与周围其它山村一般,都是的老旧的砖瓦房,留守的也都是老人和孩子,年轻人早已耐不住寂寞外出打工去了。

清晨,天刚蒙蒙亮,村东头猎户老张家亮起了烛火。前些日子,山里下了场大雨,倒了几棵树,压断了通往村里的电线,所以这些日子里,村子里也只能过着最原始的生活,用着油灯,烛火过日子。

猎户老张,本命张虎,人如齐名,身强体壮,年轻时是村里一等一的打猎好手,甚至有人说他十九岁那年生撕过老虎,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这方圆几十里地的人家都知道张虎这个人极其厉害。虽然现在人老了,年过甲子,头发斑白,但是英勇不减当年,时不时得拿上土枪还会进山打些猎物。当然,现在国家管制的严了,老张也就打点野猪和野兔什么的,要是真再遇见老虎,怕是也只能绕道走了。那可是国家保护动物,可不像几十年前,生撕了还能被人举着大拇指喊英雄。

看着天边的日头,今天的天气着实不错,不算热也不算凉,老张又有了打猎的瘾。而且他打的猎可不光是为了过瘾,更不是为了自家吃,更主要的是距离这里十几里山地的孙家镇大宅里有人收,而且价格不低。所以,老张只要天气不错的情况下,都会去打点野味,不光自己的小孙女能吃上点新鲜肉,还能给在外的儿子补贴点家用。辣手摧花,娘子轻点

老张从屋内拿出了那杆跟随了他二十多年的土枪,用一张油黑的布轻轻得擦拭着,感情深厚,爱不释手。眼看东边的日头完全出来,这时候老张才想起今天的早饭还没有准备。如果是往日,他也没如此着急,逼近自家的丫头是个懒孩子,没那么早起。只是这几日家里来了个进山游玩的客人,给了钱,定了饭菜。赚钱的事,老张自然不会麻烦,走进厨房,手脚麻利得准备着红薯粥和窝窝头,还有几片腌制好的肉干也放在笼子里一起蒸了。

当老张再次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自家的屋前已经坐着一个年轻人,正一脸好奇得打量着自己那杆土枪。老张见年轻人瞄着枪杆,看着膛线,似乎也是个熟手,便也没打扰,直到年轻人放下枪,看向他,才咧嘴笑了起来。

“阿星啊。这么早就起来啦?先坐会,早饭一会就好。”老张咧嘴憨笑着,毕竟眼前的年轻人对他可是个财神,一天一百块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在这个山村里可着实不低了,要不是他家屋子好,恐怕也揽不来这样的生意。对于外边来的客人借宿,村里人倒也见怪不怪,毕竟秦岭一脉山岭众多,来这里游玩的背包客有不少,有一群的也有单个的。老张也接待过不少。不过愿意给一百一天的也不多。

身穿黑色运动服的年轻人面容有几分生硬,似乎不太会笑,只是点了点头,咧嘴道:“没事。老张。我还不饿。”

老张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对于年轻人的生硬面容他早已经习惯了。他知道,并不是眼前的年轻人不懂礼貌,而是这人天生如此,面部有几分僵硬,不苟言笑。老张其实对这年轻人还是有几分奇怪的,每次对方都是早上出去,晚上回来,而且看去的方向都是北边的山岭。北边的山岭有些什么,他自然知道,准确的说那里什么都没有,连片好的风景都没有,可是这年轻人这几天就是喜欢往那去。前天老张打猎还经过那里,只是遥遥得看见对方站在一块峰石之上如同孤鹰一般遥遥得往北方看。至此,老张也知道眼前的年轻人手上功夫不错,至少他在这山里活了六十多年,也没敢徒手攀登过那片山峰。'hp'lvss之‘宠’妻

攀岩爱好者。老张已经给年轻人定义了一个身份,毕竟在这山里也时常见到这样的极限爱好者,死得人也不少。

年轻人阿星将手中的土枪还给了老张,见老张又在擦拭手中那杆土枪,便裂开嘴问道:“老张,又去打猎?我想跟你去看看!”

老张听了阿星的话,倒是愣了一下,打猎多个帮手没什么,但是老张怕阿星跟着会吓跑了猎物。毕竟现在不如以前,有时候出去一天也未必能够遇见什么好的猎物,要是好不容易遇见个猎物,一不小心被吓跑了,那多半今天出去也就白忙活了一天。可是,老张也不愿意热闹了眼前的财神爷,只得笑着开口道:“阿星啊。不是我老张不愿意带你。你知道,现在打猎就是靠运气,有时候一天未必能够遇见什么好猎物。到时候多个人,不小心吓跑了猎物……”

“老张。这个你放心。我以前干过特种兵,山里那套我都懂。如果你不放心,也没关系,今天不管遇见什么猎物,要是被吓跑了。算我的。该多少钱我给。我也就是想跟着你到处走走看看。”年轻人阿星又从钱包里,拿出两张一百的放倒老张面前道:“这两百块。就当您的带路费。你看怎么样?”

“这个!”老张见到面前的两百块钱,也不再犹豫,点了点头道:“那好。今天我就带你去。这两百块算带路费,要是你吓跑了猎物,这两百块也够了。我老张是实在人,虽然爱钱,但是也知道取之有道。一天能赚个两三百,对我老张来说就不错了。”

年轻人阿星咧嘴,露出僵硬的笑容道:“好。老张,就等你这句话。咋们吃完早饭就出发把。我也有些日子没打过猎了。到时候你可要给我开两枪啊。”

“行。今天要是遇见什么猎物,你来打。”老张咧嘴笑道:“方正我隔三差五就会出去打猎,也不少这一天。都说新手运气好,今天你拿枪,我们真能遇见什么好东西也说不定啊。”

第一四二章 明天去打猎

山里的小道奇多,都是村民们几十年来踏出来的。有些地方去的少,只有隐约的一条痕迹,两旁已经长满了半人高的杂草,老张扛着枪,拿着开山刀在前面开着路,年轻人阿星则跟在后面。也不知道是老张过于谨慎还是什么的,并没有给年轻人任何武器,甚至一开始答应让年轻人阿星扛的枪也没给,只是自己背着,说是看见猎物再让阿星开枪。

两个人一前一后,就在山里这么走着,直到中午,距离老槐村大概也有十几二十里地了。老张才找了个略显空旷的地方,拿出几个干面馒头和一小盒子研制的咸菜,两人坐在碎石上就凑合着吃了点午饭。

“这周围的猎物比以前少了。我们还要往西边再走走。”老张将一个馒头塞到年轻人阿星手中又介绍道:“我年轻那会,村里搞计划量,山里的男人体力活比较多,自然是吃不饱了。就说靠山吃山嘛,饭吃不饱,那就打猎。那会山里的猎物也多,有时候晚上睡觉,村里菜园子里都能跑来个野猪啥。我告诉你,我老张活了大半辈子,如果说什么最值得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