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衣冠禽兽;两位名公子站在一起,给沈峰的感觉只能用这四个字来形容了。

“琴师?好大的面子……”那名年轻人听到唐启生的话语,有几分不满,却是一转眼见到站在一旁的林月溪和林月溪手中的古琴盒子却是面容一变笑道:“原来是如此佳人,在下李星宇就算等上几日也没关系。”

林月溪脸色漠然,只是轻轻点头,那一丝冷傲气息却是看得两名衣冠禽兽眼睛都直了。

“李大少!站外面多不好,咋们还是先进去聊!”唐启生拉着李星宇向一旁的包间走去,当他走到自己极为熟悉的地方时,却是傻眼了,包间门口挂起了维修的牌子。门口还站着一个身穿旗装的女服务生,似乎一直守在这里,等着唐启生的到来。绯色豪门:错惹律师总裁

女服务生上前一步道歉道:“对不起唐先生,您今天定下的包间出现了一点状况,所以……”

“那换个房间!”唐启生皱起了眉头。

女服务生为难道:“其它房间已经被人定下了。唐先生,十分对不起,我们会双倍赔偿您的定金!”

二进门入门费是要过亿,但是那只代表身份卡中第一次充值的钱过亿就可以。至于每次定下房间的定金自然不需要过亿,只需要一百万,可是纵然只是一百万便随随便便赔出,可见此处会所的手笔相当的大。

唐启生面色阴冷,别说林月溪在身后看着,就算是李星宇在身后,他也不能失了面子,再加上刚才自己走进会所对沈峰说的那些话,自己这时候被赶出去,那不是生生得一巴掌抽自己脸上了?

“叫你们经理来!”唐启生冷言回道,随即不再多看女服务生一眼,也不再给女服务生丝毫说话的机会。

女服务生面容顿了一下,最终行礼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这家老板姓白!”李星宇若有若无得看了林月溪一眼,随即对唐启生笑道:“我却是见过几次,也算有点交情。一会我和这里的值班经理说说,如果二进门实在没地方,我们就去三进门的包间!”

三进门的包间!先前唐启生一直没说三进门的要求,沈峰却是也没问。但是现在李星宇说出口,沈峰也是来了兴趣。

“李先生!听说这里可不好进,二进门的入门费都要过亿,不知道三进门的地方是什么要求?难道要过十亿?”沈峰笑着问道。

李星宇看了沈峰一眼,虽然不知道沈峰到底什么来历,但是沈峰一直和林月溪在一起,李星宇也不好得罪,刚要回答,一旁的唐启生却是有点不屑得笑了起来。

“三进门?那可不是有钱就能进去的!”唐启生傲然一笑道:“能进三进门的都是华夏的顶尖人物,恐怕我们这里也只有李大少爷这样的人才有资格进去。你可知道李大少什么身份?南门市李氏集团便是李家的产业。李氏集团有多大恐怕对你说了也不会懂。反正你知道,这会所不是你这样的人可以进的,更不要说三进门的地方。你今天运气也真好,第一次进来就能够三进门,恐怕你这辈子也就这么一次福气了!”九元器

沈峰心里有些无奈,他向来不喜欢主动得罪人。可是有些无知的人就是喜欢主动找麻烦,沈峰还没有将唐启生划入自己的死亡名单,但是唐启生如果再这么得寸进尺下去,恐怕离死亡也不远了。

李星宇有些诧异唐启生的态度,不禁自顾自得往边上走了几步,唐启生也不由自主得跟了上去。

“他是?”李星宇低声说了两个字。

唐启生不屑一笑声音不大也不小得回道:“一个土豹子而已,仗着自己姐夫有几个钱,寄住在香山海景就以为自己了不得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性!”

李星宇没听得明白,但是从唐启生口中的话语看来沈峰也没什么来头,自然也不值得他多去注意,索性他也不再多问。

哒!

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清冷女子从一旁走廊缓缓而入,先是将目光停留在林月溪身上,眉头轻动,随即看向了唐启生和李星宇的方向。李星宇一见来人,脸色瞬间出现了笑容,两步上前已经来到了娇媚女子身前。

“白小姐!”李星宇面容有几分惊讶,显然没想到居然能够见到眼前的女子,顿时献媚笑道:“没想到李某能够再次见到白小姐,真是三生有幸!”

清冷女子一身白裙,黑丝长发飘然而下,平静的脸上没有丝毫情绪,冷艳绝伦。再加上脚上那白色珍珠点缀的绣鞋,整个人如同画中的仙女一般。林月溪见到此女,心中却是有几分惊讶,论样貌两人却是不分上下,不过林月溪自问自己还做不到对方的冷,眼前女子的冷是发自内心的冷,一种绝情绝欲、生人勿近的冷。而林月溪那一丝冷艳却只是自己众多情绪之一。

如果要说林月溪和眼前女子真正的差别,恐怕在场众人也只有沈峰才能真切感觉到。林月溪体现更多的是七情六欲的多变,冷艳只是林月溪众多气质中的一种而已,如果换个场合,林月溪也可以扮演小清新,甚至是女王。而眼前的女子只是将一种情绪发挥到了极致。

第十二章 三进门

白衣女子对于李星宇的献媚丝毫不见,只是淡淡得看了一眼唐启生,眉宇间没有一点波澜。趣~读~屋

“不知唐先生找我何事?”白衣女子语气清淡,看不出情绪,连正眼都没有多打量唐启生。

唐启生略显尴尬,刚才的傲气早已不在,本身他也是想找个值班经理什么的理论一下,没想到这一招呼直接把这里的主人给招呼来了。而看李星宇李大少的言语,眼前的白小姐多半不是能够自己能够得罪的。唐启生索性将目光看向了李星宇。

李星宇感觉到那一丝目光,心里有几分不满,但是刚才自己的话已经说出口,也不好收回。便对白衣女子笑道:“白小姐。没想到这一点事居然把你给惊动了。这里的包房需要维修,而且二进门的地方已经满了。我想和白小姐商量一下,三进门的地方还有没有房间?”

白衣女子看了李星宇一眼,直接回道:“李先生的来历我也知道。三进门的地方,如果李老先生在这里或许我会破例一次,至于李先生恐怕还不够资格。更何况三进门的地方也已经被人定下了,所及今天不得不委屈几位哪儿来哪儿去。当然,如果几位愿意在厅堂里,我也可以让人给你们安排个位置。”

沈峰第一次见到做生意如此傲气的。不过看李星宇的面容似乎没有丝毫不满,只是一旁的唐启生早已赤红了脸,满是怒气。

“白小姐!”唐启生上前一步,略显怒容道:“我知道白小姐的来历不凡。但是这家会所是开门做生意的,既然我早已经定了包间,人也已经来了。你们包间出了问题,那自然是你们的事。怎么能……”

唐启生话说一半,硬生生得被李星宇给拉住了。李星宇生冷得瞪了唐启生一眼,刚准备和白衣女子道歉,却见白衣女子身后走近一名身穿旗装的女服务生。女服务生在白衣女子耳边低语,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李大少?”唐启生一脸不解得看向李星宇。

李星宇眼神微怒低声道:“我爸都不敢在白小姐面前动怒。你算个什么东西,想死也不拉上我?”

唐启生听了李星宇的话,目瞪口呆。趣~读~屋李星宇的样子没有骗他,如果连李氏集团董事长在白衣女人面前都不敢放肆,那对方的来历得有多大?唐启生突然感觉自己的认知有些不够用,李氏集团在华夏甚至全世界都有极大的名气。谁能比李氏集团董事长李国坤的地位还高?难道是京都的几位太子爷小公主?可是纵然是这些人,也不至于让李氏集团董事长李国坤不敢动怒吧?唐启生第一次感觉到了一丝惊慌,如果对方的来头真的可以完全压得李国坤不敢动怒,那他这一次闯得祸恐怕就算他大伯唐明华也未必能说得上话。无妒不欢

道歉?唐启生反应不慢,第一时刻想到了道歉。当他抬起头,刚准备开口,却见白衣女子已经和身后的女服务生说完了话,一双眼睛正看着他。

白衣女子将目光在沈峰身上停留少许,最终看向唐启生,随口便对一旁女服务生交代道:“既然有贵客到。星竹你招呼一下,安排在三进门的正房。一会我亲自上门赔罪!”

李星宇和唐启生对视一眼,两人面容诧异,还未来得及开口问缘由,白衣女子已经微微行礼转身离去。

贵客!什么时候自己这边有贵客了?唐启生跟在女服务生后面,面容疑惑,显然白衣女子口中的贵客不会是李星宇,毕竟白衣女子已经先是说了,就算李国坤来也不会给太大的面子。不是李星宇,难道会是自己?唐启生突然感觉有写飘飘然,刚才自己对白衣女子发了那么大脾气,这一转眼白衣女子丝毫没有动怒,而且看意思还要主动道歉?当然,唐启生不会认为自己有这么大能耐,让李国坤都不敢得罪的人给自己道歉。或许是自己家长辈?大伯唐明华?或者自己父亲唐明波?唐家老祖宗是不可能的,唐家发迹也是从他父辈开始发迹的,而现在的唐氏集团董事长也是自己的大伯唐明华,可以说唐氏集团算是唐明华一手打拼出来的。

三进门!唐启生走进三进门的宅子里,鼻尖瞬时闻到一丝檀香气息,顿时眼前一亮,这里面的调调确实比外面要高雅得多,就连里面的旗装女子也漂亮了许多,带有几分高贵的气质。

三进门的宅子中间是一处荷花池,这个时节便是荷花满池的时候,在加上那特意点缀的水下灯光衬托出一条条金色鱼儿,让任何进来的人都感觉一丝心情舒畅。

荷花池中间还有一个亭阁,里面正坐着一名女子弹着古琴。

“早就听到大宅子里有琴声,一直没有看见有人弹琴。没想到原来在三进门的宅子里。”李星宇听着那琴声,点头称赞又对林月溪笑问道:“不知道林小姐的琴技和亭中琴师的琴技相比,谁的更动听一些?”笑长生

林月溪微微皱眉,被人当面问琴技如何,说高了显得自傲,说低了便是自谦。更何况林月溪自认为华夏当代琴师内购让她甘愿认低的还真没有。

“李先生一会听了就知道了!”林月溪跟随着女服务生走向了房间。

三进门的宅子里一共只有三间房,分别面南、面西、面东。面南朝阳为正,也是规格最好的一间房。女服务生进门淡然介绍了几句,让李星宇再次动容,没想到自己居然进了这座宅子最好的房间,再加上眼前一片金丝楠木雕琢的家具,恐怕就算古时候的王爷也就是如此享受了。

李星宇心中一直纳闷,白玉清白小姐口中说的贵客会是谁?难道是唐启生?如果真是唐启生,恐怕自己在唐启生面前也得谨慎几分。当初老爷子可说过,就算把南门市的人都得罪了,也千万不能得罪大宅子里的白老爷子和白小姐。李星宇只是心中那么一想,感觉又不可能是唐启生,唐启生那一点背景他还是知道的,平时在自己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几分,如果唐启生真有那么大能耐,恐怕早路人皆知了。

不是唐启生!难道是眼前的琴师林小姐?李星宇已经本能得把沈峰给过滤掉了。一个连唐启生都看不起的人,根本不需要放在眼里。再加上沈峰先前被唐启生嘲讽,连大话都没说一句,想来也就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普通人。

“看来真的是林小姐!”李星宇将贵客的身份安在了林月溪的身上。这也是最合理的解释,毕竟林月溪是唐启生亲自去接的,而且因为这件事还来迟了。李星宇这时候完全没想到唐启生只是因为贪念美色,所以才来迟了一点。要是知道唐启生心中的真实想法,李星宇这时候的心情恐怕不会好到哪去,同时也不会把沈峰完全从贵客的身份上过滤掉了。

唐启生迈着大步,满脸傲气得走进了三进门大宅正房,又将李星宇安排在上座,随即将目光看向了沈峰不屑笑道:“沈先生,你今天运气真是好的狠!难得有机会进大宅子一次,就能来到三进门的正房。一会我和李大少有些私事要谈,你就在一边的藤椅上坐会。如果着急也可以先走,林小姐我会亲自送回去!”

“我就坐着等吧!”沈峰淡然一笑,对于唐启生这种无知无畏总是挑衅人的公子哥,他感觉有几分可笑。至于唐启生让他走,他还真不会走,既然唐启生看他有几分不顺眼,他还就故意处在唐启生眼前,让唐启生全身感觉不自在。沈峰性格向来吃软不吃硬,对方越是对自己挑衅,他便越会对着干,这时候的他不光把林月溪看成了私有财产,就连唐妙妙也划在了自己的名义之下。到时候他还真想看看唐启生的表情到底会是什么样。墓葬

林月溪面容微怒,见到沈峰已经坐到一边,本来想开口警告唐启生的话语也收了回去。本来她只是想看看唐启生一再挑衅之后,沈峰会怎么对付唐启生,可是她没想到沈峰脾气要比自己认为的要好得多。这时候的她甚至怀疑自己昨夜闻到的一丝血腥味是不是一时的幻觉。

唐启生安排李星宇坐好,便对林月溪笑道:“林小姐,正好房间里有张琴桌。还请林小姐抚琴一曲,也好让李大少知道到底是林小姐的琴技更妙,还是外面的琴师略高一筹。”

林月溪轻轻点头,抬足来到琴桌前,打开琴盒取出一把极其古朴的七弦琴,古琴琴轸上有一道白色细纹。林月溪轻抚古琴,低声介绍道:“此琴白溪,为北宋琴师知白所留。北宋文学家欧阳修闻其琴声,曾在诗中道‘岂知山高水深意,久已写此朱丝弦’。因为知白是保国寺慧日大师夷中的弟子,所以他的琴声中伴有一丝佛音。此琴是知白最钟爱的一把琴,据传此琴波动琴弦时,能够让人感觉到一丝佛意,可以起到精心养神的作用。今天我就以此琴给两位弹奏一曲高山流水,以祝两位酒兴!”

李星宇听了林月溪的介绍,面容顿时惊讶了几分。顿时心中对于白玉清白小姐口中的贵客也有了几分肯定,眼前的林月溪居然随身带着一把北宋古琴,这种东西可不是有钱能买得到的。虽然他不知道林月溪口中的知白到底是什么人物。但是欧阳修在上学的时候那可是耳熟能详的人物,能够被欧阳修写到诗中的人物肯定是一代名家。一把北宋名家的古琴,恐怕就是让他去找,也未必能找得到。

唐启生也感觉几分诧异,更多的是新奇。他的心思没有李星宇想的那么多,只是稍稍惊讶林月溪人长得漂亮,没想到在古琴方面真的如此在行。本来他还只是以为林月溪光是凭样貌赚钱的女人。

林月溪抬起手,刚准备轻拨琴弦,却是轻轻皱起了眉头。门外也渐渐想起了一丝吵杂的声音。

第十三章 少主

唐启生也听到了外面的吵杂声,刚站起身子,房间的门就被推开了。趣~读~屋

“我倒是要看看今天是谁占我了订下的这间正房。”一个脸色阴冷的年轻男人推开门,大步走进了房间,将目光停留在唐启生的身上。

年轻男人面色阴冷,身材壮硕,古铜色的脸颊侧边还有一道伤疤,看伤疤的纹路显然是刀劈的。年轻男人身后还跟着几个人,不过显然这些人是以脸上有刀疤的年轻男人为主。

有刀疤的年轻男人看着唐启生冷笑道:“我是广西萧家萧智勇。不知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南门唐氏集团唐启生!”唐启生轻皱眉头,感觉有几分诧异,他压根没听过什么广西萧家,不过看眼前的男人一脸自傲,似乎来头极大,再加上能够进这会所三进门大宅的都是极有来头的人物,唐启生一时不敢得罪。

萧家!沈峰眼神一动,广西萧家的名头他可是从外公孙洪武那里听过的,在华夏南方几个古武家族之中萧家聚首,听说萧家老祖宗是后天宗师级高手,虽然没有到达宗师巅峰,但是估计也相去不远了。沈峰心里有几分明白这三进门的资格到底是什么了,恐怕也只有这些有写底蕴的古武家族才能踏入这三进门的地方了。这时候沈峰对这大宅多了几分好奇之心,没想到这三进门的宅子是接待古武家族的地方,也不知道这四合院的主人到底是什么人物,恐怕多半也是古武家族的人,否则应该做不了这样的生意。

更让沈峰奇怪的是林月溪居然把脸稍稍侧了过去,难道这萧智勇认识林月溪?

一名男子在萧智勇耳边低语几句。萧智勇一下大笑起来,双眼瞪向一旁女服务生瞬间阴冷道:“一个小小集团的公子哥。屁大点的人物就是你说的贵客?”

唐启生听了这话,瞬间显露怒色,瞪着眼睛对萧智勇吼道:“你这人怎么说话呢?”

萧智勇完全没有把唐启生当回事,而是双眼依旧看着那名女服务生。

“这是我家主人白小姐亲自吩咐的。萧先生请看在我家小姐的面子上,不要在此吵闹,打扰了白庄贵客的雅兴!”女服务生一脸冷漠,丝毫不怕眼前的萧智勇。

萧智勇拧起了眉头,听到女服务生搬出了白玉清,也不好乱发作。只是走进屋子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冷声道:“好。我不闹。但是我希望你们家白小姐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果我萧智勇今天真的不配进这间正屋,我二话不说,立刻向你们家小姐道歉走人!”腹黑王爷逗斗可爱妃

萧智勇话音刚落,门外走廊便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站在门口的女服务生已经矮身行礼,身穿白衣的白玉清人未到声却先到。

“既然萧先生真的要一个解释,那小女子白玉清就给萧先生一个解释!”白玉清一身白衣走进房间那一刻,看见坐在正中的李星宇和唐启生眉头微皱,目光扫了一圈,才看见正坐在角落上的沈峰,慌忙两步上前低声行礼道:“奴婢白玉清不知少主光临白庄,未曾远迎,还请少主恕罪!”

少主!

在场的众人顿时呆住了,就连林月溪也感觉有几分意外,没想到沈峰居然是眼前白衣女子的少主。刚刚准备坐下的唐启生呆立在桌前,口干舌燥,面红耳赤,先前还感觉自己身份不同,众人只是接了自己的光才进了这三进门的大宅。没想到这短短的几分钟之内,被自己视为土包子、乡巴佬的小人物居然是这片大宅的主人。而眼前的白玉清显然是看在那个被他看成小人物的份上才让他进了这三进门的大宅。

唐启生感觉到一旁李星宇寻问的目光,瞬间低下了头,无地自容的同时心中却有多了几分怨恨。

李星宇心里现在正大骂唐启生。光是白玉清来头就不小,连自己的父亲都不敢得罪,更别说白玉清的少主了。虽然不知道沈峰到底背后有什么势力,但是不用想也知道能够结交到沈峰对自己日后必然大有好处。可是这样一次极为难得的机会就被狗眼看人低的唐启生给生生破坏了。不过李星宇心中也有几分庆幸自己刚才没有主动得罪沈峰,也许还能上前结交沈峰。不过现在结交和白玉清出现之前结交的效果恐怕大大不同了。

坐在金丝楠木櫈子上的萧智勇也不有自主得站起了身子。白玉清这个解释给的太合理了,如果眼前的年轻人真的是白玉清的少主,那今天这个正屋位置不给白庄的主人,那还能给谁呢?萧智勇明白这个道理,却是有几分不服气,双眼阴冷得看着沈峰,猜测着沈峰背后的势力。一个能被白玉清甘愿认主的人物,背后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势力?

白玉清!姓白!沈峰瞬间明白了几分,淡然笑道:“起来吧!这事不怪你。我也是跟朋友来这里,本来我还不知道这个地方!”千金难逑;夫人低调点

白玉清轻轻点头,缓缓起身,随即转身看向萧智勇冷声道:“萧先生。这个解释你可满意?”

满意?萧智勇不满意,却找不出合理的借口,面色阴沉回道:“既然白小姐的主子来了,这个解释自然合情合理。今天算萧某唐突,我们走!”

萧智勇最后深深看了沈峰一眼,在他即将离开的那一刹那眼角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刚准备跨出门的脚步又停了下来。寻着那身影看了一眼,眼神有几分疑惑,却也未停留,最终跨出了门坎,离开了大宅。

房间门关上的那一刻,气氛有几分压抑。李星宇和唐启生站在当场不知何去何从。

白玉清站在沈峰身前,对要说的话却是有几分顾忌,便对沈峰恭敬寻问道:“少主。这两位是?”

沈峰看向了李星宇和唐启生,眼前的两个人自然说不上是朋友,相反唐启生这个人处处针对他,还让人感觉有几分厌恶。沈峰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形容两位。

李星宇是个明白人,连忙笑道:“沈先生,我和启生还有些事要聊,就不打扰沈先生和白小姐叙旧了。我们这就走。”

唐启生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李星宇一下拉出了门。唐启生跟在李星宇后面,心浮气躁,一直出了整座白庄才深吸了一口外面的空气。

唐启生对于李星宇的拉扯有些不满,却不敢动怒,只是皱眉问道:“李大少,我们才刚来,事还没说呢。怎么这就出来了?”

李星宇听了唐启生的话,突然怒极反笑讽刺道:“唐大少啊唐大少。你真以为你有几个钱就了不起了?可以狗眼看人低了?要不是你今天这个猪脑子,我今天会在人面前这么抬不起头?还想和我说事?你那些龌蹉事以后就不用跟我说了。就你这种猪脑子,跟你上一条船也是送命的份。你以后想死最好滚远点,不要拉上我!真他妈晦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