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6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芘芾锤鲆爸砩丁N腋嫠吣悖依险呕盍舜蟀氡沧樱绻凳裁醋钪档媒景粒蔷褪钦馍嚼锏囊拔段叶汲粤吮榱恕1鹚当樱褪抢匣⑽乙渤怨 

年轻人阿星面容依旧僵硬,但是话语却又几分惊讶道:“你真生撕过老虎?”

“生撕?那你也信?多半是毛娃子那丫头跟你说的。”老张看了一眼年轻人阿星,轻笑摇头道:“一个人再厉害,怎么可能生撕虎豹。我又不是戏文里的项羽,更不是那黑旋风李逵,要是我真有那把子力气,我也就不窝在这片山里了。出去走到哪不能打出一片天地。不过,我现在这身板,就算老了,寻常人来两三个也不是我对手。你说你当过兵吧?前几个月,也有几个小伙子来山里玩,说是当过兵,想跟我过手,还不是被我一胳膊料趴下了。不信咋们也过两招。”

“我信!”年轻人阿星连忙摆手道。

老张说得来劲,又自夸道:“当初生撕老虎的确是假的。我遇见那头东北虎的时候,那大东西已经快不行了。也不知道是摔了还是怎么的,看样子也快活不了多久了。那时候年轻,天不怕地不怕,遇见这么个好东西哪能放过。我就一直跟着那东西后面,一直走,走到快天黑了,那东西才停了下来。趣~读~屋我又跟着耗了一夜,你不知道那东西在晚上那双眼睛亮的吓人……”

hp杨戬夫妻的重生之旅

此时的老张正兴高采烈的说着,浑然不觉身上有什么异样,当他看见年轻人阿星抬起的手,和噤声的手势时,才感觉身后有个东西再蠕动。

蛇!

老张也算是老江湖了,在背上窜来窜去的东西是什么他当然知道。此时他纹丝不动,静静得坐着,面容十分镇定。在山里的猎户没有没被蛇爬过的,此时只要他不动,蛇一般就会从他身上慢慢爬过去。但是说老张不害怕,那确是假的,虽说秦岭致命的毒蛇少,可是他到现在还没看见蛇的样子,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蛇,更不知道这蛇毒性有多大,身上的蛇药管不管用。

呲!

蛇信的吞吐声在老张的耳边响起,一个灰褐色、背上有菱形不规则花纹的蛇从老张肩头缓缓蠕动着。老张一看那蛇的样子,顿时心中一惊,眼前的居然是一条短尾蝮蛇。秦岭内毒蛇不多,可是就这蛇最为毒,要是处理不好,这条老命也得丢下去半条。不过平日里要被这蛇咬伤还真不容易,这东西喜欢靠水的地方,一般见到人都会躲,只有受到攻击才会主动咬人。老张心里苦涩,一条短尾蝮蛇居然会爬到他身上来,这比中五百万大奖几率还低啊。

老张此时心里有些发凉,呼吸也急促了几分,那短尾蝮蛇感觉到老张的鼻息瞬间昂起了头,一双蛇眼直接盯上了老张的眼睛。老张现在的心跳的比那逃命的兔子还快,要是这蛇咬到手脚,还有办法处理,如若咬到脑袋,那可真就要命了。

动?老张不敢动。不动?老张又怕这蛇真一口咬过来。老张终于憋住了呼吸,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在山里打猎了四十多年,如果今天被这蛇给弄死了,怕是进了棺材也会被人笑话。就在老张刚准备抬手抓向蛇头的时候,那短尾蝮蛇突然高昂着头,猛得一下向老张的眼睛咬了过去。

死了!老张这一刻只想到了两个字,认命得闭上了眼睛。

呼!

闭上双眼的老张,只感觉眼前晃过一道风声,心脏剧烈的跳动声连他自己做着都听得见。老张感觉被蛇咬了,认命得闭着眼,可是坐着半天,知道那颗剧烈跳动的心慢慢平复,老张也没感觉到脑袋上有疼痛的感觉。诱爱成婚·家有娇妻,是个宝

“老张。没事了。”年轻人阿星的声音在老张耳边响起,同时老张也被推了一下。

呼!

老张晃荡了一下,一口气喘了过来,也瞬间睁开了眼。那天上的阳光刺在眼睛中,让他整个人就好像做梦了一般,猛然惊醒,却依旧浑浑噩噩,头晕目眩。老张大口喘着气,跌坐在碎石上,好一会才缓过神来,看向了年轻人阿星的方向,只见对方的手上正缠着一条蛇,正是刚才咬向老张脑袋的短尾蝮蛇。此时那短尾蝮蛇舌头已经被捏烂,留着丝丝赤红血迹,身体紧紧得缠着年轻人阿星的手腕蠕动着。

“谢谢!谢谢!谢谢……”老张依旧跌坐在地上,缓了口气,连着说了三声谢谢,慢慢撑起身体站起来的时候,整个人依旧头晕目眩,摇摇晃晃,显然受的惊吓不轻。老张又打开军用水壶灌了一大口水,直到呛着了,咳嗽了半天,才喘着气对年轻人阿星开口道:“兄弟。谢谢你!谢谢你!今天要不是你,我老张这条命就搭进去了。谢谢你!”

年轻人阿星倒是有些随意,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略带笑意道:“谢啥。进山了,就要互相帮着点。当初我在队里的时候,身上没少爬过蛇,竹叶青,眼镜蛇,金环、银环都见过,都是身边战友帮我拿下来的。我帮你拿下来也就顺手了,习惯了。”

老张已经慢慢回过了神,此时他才发现眼前的年轻人并不是以前见过的那几个退伍了的兵蛋子可以相比的。就刚才那速度和准头,以及下手的果断性就比他这个在山里混了四十多年的老猎户要强得多。再加上对方说的话,老张听着也丝毫不敢怀疑。同时更加惊讶,有人居然能够被那么多蛇从身上爬过还没死,可见其定力有多大。也足以证明,年轻人阿星以前不是一般的军人,执行的也不是一般的任务。

见老张半天不说话,年轻人阿星又拎着手里的蛇问道:“老张?我听毛娃子说,你打猎都会送到北边的孙家镇去卖?这蛇他们也要吧?”

“要!”老张看了一眼那短尾腹蛇道:“秦岭里蛇虽然多,不过那些人懒得狠,都不愿意进山去抓。我上次送几条赤炼什么的一条都是按五十的算。”'傲慢与偏见'“渣男贱女”的又一春

“那这蛇你留着吧!”年轻人阿星直接将蛇从手腕上取下,放倒了老张手里,又见老张一脸不太好意思的样子,就笑道:“老张。我又不缺这几个钱。这蛇你就拿去卖,还有去卖的时候,正好带我去孙家镇玩玩就好了。”

“去孙家镇玩?”老张一听年轻人阿星的话,本不该拒绝什么,可是上一次去孙家镇的时候,镇里人说遭贼了要戒严,不让外人随便进入。就连老张过去的时候还被盘问了一下。

年轻人阿星见老张迟疑,半天没回个话,便又问道:“老张。怎么了?孙家镇不好去?不就是个镇吗?难道还有什么名堂?”

老张又迟疑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拒绝年轻人阿星道:“能去。只是孙家镇最近遭贼,那大宅里有东西丢了。所以戒严了,查得紧。不过我是去那里的老人。到时候你跟着我过去,就说是我外甥,孙家镇的人应该不会为难你!”

戒严?年轻人阿星眼神透着几分阴冷,只是这阴冷一闪而逝。两人都吃了东西,看日头也不早了,也没久待,便直接又往山林深处走去。这一次,老张直接把枪丢给了沈峰,还给了沈峰一把匕首用来防身。

两个人在山里一直转悠道太阳西落,手上也多了几样猎物,老张背上更是扛了一头百来斤的小野猪。此时的老张的确相信年轻人阿星是山里的老手了,仅仅是这枪法就不是他老张可以比拟的,开了五枪,打了三只野兔,一只野鸡,最后一枪距离五十多米,直接轰在了那头小野猪的眼睛上。

老张笑的乐呵呵的,这一次进山虽然差点丢了命,但是收获也不小,他想把那两百块钱还给年轻人阿星,可是对方硬是没要。老张知道自己遇见了贵人,年轻人阿星也不缺这几个钱,所以最后也不争执。

“阿星啊!早点睡吧。明天一早我们去孙家镇。那里有几个馆子的酒不错,我老张请客,别跟我客气。”老张吃完晚饭的时候,在桌上对年轻人阿星说着,此时他依旧满脸笑容,极为高兴。

第一四三章 孙家镇

孙家镇的人,最近烦躁的狠,特别是太上长老下达了戒严令之后,许多孙家子弟都忙活了好一阵子。趣~读~屋这些日子孙家外门的人没少去家主那里诉苦,可是这外门家主也为难的狠,只是进去见了太上长老几次,随后便言语含糊得将众人打发了。

孙家大宅内,一个中年人正好遇见孙帆,直接一把抓住了孙帆的胳膊,直接拖着孙帆进了一旁的房间。

“哎!哎!家主大人。你这是干嘛,手轻点!”孙帆看着眼前脸色阴沉的中年人,连忙嬉笑求饶道:“家主大人。好歹我也是你表弟。你就不能轻着点。”

“呸!”脸色阴沉的中年人正是孙家外门当代家主孙洪成,孙洪成指着孙帆就骂道:“你这混帐东西。要不是看在小叔的份上,连着孙家镇的大门我都不让你进。还跟我来这套。你到底给我说说,这次到底闯了什么祸,弄得我这外门鸡飞狗跳,你知道这几天有多少人在我后面戳我的脊梁骨?”

孙洪成自问自己这个家主当的确实有几分窝囊。轮实力,虽然自己也是半步先天,可是有孙帆的父亲台上孙铭伯在这外门,他那实力还当不了第一。所以每次见到孙铭伯他也不得不礼让三分。而且孙铭伯极其护犊子,脾气也不怎么样,这几天孙洪成进到内院想去问个明白,却几次被拦在了外面,唯一一次见到也没问出个什么来。所以,孙洪成现在火气大得狠,对孙铭伯没办法,他自然要拿孙帆骂几句出气。

孙帆进孙洪成真的动怒,毕竟面前也是外门家主,他也不好轻易得罪,只要苦着脸委曲求全道:“表哥。这事真不怪我。也就是个意外,错手杀了个人而已。”

“杀了个人?那人什么来头?难道是六大家族的人?”孙洪成连声三问,又疑惑道:“就算六大家族的人,怕是这华夏外界也没几个人来我们孙家镇要你偿命吧?”

孙帆听了,他自己都知道这道理,那用得着孙洪成说,只得解释道:“不是六大家族的人。如果是六大家族的人也不至于被我随手一刀误伤了姓名。死的那人不过是个普通人,那老家伙的儿子却是个半步先天的高手,实力不在我之下。我爸这人你也不是不知道,做事比较谨慎,怕对方来孙家镇追杀我,这不就让戒严几天嘛!等过了这阵风头,他老人家放心了。也就好了。”

不是六大家族的人?孙洪成心里依旧忐忑,对方不是六大家族的人,却依旧是半步先天的高手,这一点着实奇怪。在外界要想晋级半步先天,几乎是根本不可能的。不过,在想对方是半步先天又能怎么样?难不成还真冲到孙家来要了孙帆性命?别说孙帆是半步先天的实力,就他和孙帆的父亲孙铭伯,一个是半步先天中期,一个是半步先天后期。要是真有半步先天的高手在孙家镇对孙帆下手,也逃不过两人感应。穿越之双界修真

“小叔做事谨慎也没什么不对。你小子也给我悠着点。这几天别随便出门。”孙洪成想甩手给孙帆后脑一巴掌,但是抬了一下还是忍住了,就在他要走的时候,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对孙帆冷声交代道:“还有。你别和镇子里的那寡妇鬼混。好歹他男人当初也是我们孙家长老。按辈分还是你侄子,传出去多难听?要是你再这样,我就代你爹做主,让你娶了她!”

孙帆一听,显然被搓中了心事,连忙摆手道:“哪能。哪能。我这几天哪都不去。就在这内院住着,好好练功。”

“哼!”孙洪成也不知道这孙帆说的是真是假,也懒得管,随即冷哼一声出了房间。

孙帆见孙洪成离开了,随即笑着走出房间,只是在门口站了一小会,随后晃着脑袋哼着歌向大门的方向走去。要是孙洪成不提醒,他还真没心思去想那个漂亮的侄媳妇。现在孙洪成一说,孙帆想起那漂亮侄媳的美妙*和诱人的喘息声,随即脚下不停得向那赶了过去。

……

孙家镇入口处,已经排了一窜人。这一大早进出孙家镇的人还真不少,不过绝大多数都是来送货的,偶尔几个路过的游客早就被说服改道了。

这几个身穿黑色t恤的年轻人往镇子入口一站,却是有几分山大王过路收费的样子。

“嘿。老张。又来送野味啊?这小野猪挺嫩啊?”在镇子门口检查的中年人又看向张虎身旁的年轻人阿星,不禁眉头一动对张虎问道:“老张。这人是谁?和你一起来的?”

老张连忙道:“二爷。这是我家侄子。今天这不是东西有点多,我就让他陪我把东西送了过来。”

“侄子?”中年人上下打量了年轻人阿星一眼,见阿星脸上僵硬的笑容,又对老张问道:“我怎么没听过你有侄子?而且这小子不像山里人啊!”

老张早编好了阿星的身世,直接顺溜回道:“我侄子可是城里人,是我小叔家的孙子。我那儿子不是进城了吗?就在他小叔那干活。每个月赚的不少,有三四千呢。听说都要在城里买房了。到时候二爷去城里,我请你喝酒去。”逼凡为仙

“好了。好了。进去把。”对孙二来说,老张不过就是个普通人。问话也不过例行公事,见到陌生人多问几句而已。自然懒得和老张多啰嗦,动嘴皮子。

正和老张想的那样,门口检查不过多问两句,两人随后很顺利得进入了孙家镇。阿星救过老张的命,老张本身也是个热情人,进了孙家镇之后,便把这镇里的店铺和一些好玩的东西以及一些土特产一个个介绍了遍。年轻人阿星一边点头附和着,眼神一边扫视四周,将周围每一条街道都仔细看了一个遍,最后才将目光停留在了小镇最里面那座朱红大门之上。

“那是孙家祖屋。老一辈子人留下来的。”老张见年轻人阿星所看的方向,又示意道:“走吧。我的货就送到那祖屋大门口就行了。那祖屋里都不是普通人,听说手段都很高明,一会去了,你少说话,最好也少看。咋们将货送到那看门的人手里,回头我再带你好好转转这镇子,到中午找家好馆子吃个饭就回去。”

“行。”年轻人阿星应了一声。没有多说话。

老张扛着小野猪带着年轻人阿星,顺着街道一边慢慢往大宅的方向走。这一路不过几百米的距离,周围路过巡查的人就有十几个。这些人也不盘问,只是站在路边看,时不时得将目光停留在人的身上感觉极其不好。

年轻人阿星跟在老张后面,就好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拎着野兔和野鸡往孙家大宅的方向走去。老张是山里人,走着平地飞快,年轻人阿星虽然东张西望也走得飞快,不过两三分钟就来到了孙家大宅的门口。

看着孙家大宅门梁上那“孙府”两个字,年轻人阿星嘴角露出几分不屑,见老张把身上小野猪给了门口的年轻人,随后他也把手里的野兔和野鸡丢了过去。

“老张。这野猪不错啊。”看门的年轻人直接拿了几张红票子交到了老张手里,点头又道:“老张,我听人家说你年轻的时候打过老虎啊。家里有没有什么虎骨、虎鞭什么的?最近院里的少爷想弄点泡泡酒。有的话价钱好商量。”

老张苦涩笑道:“要是有的话,我也想卖啊。年轻的时候是打过老虎。可那都是四十年前的事了。有那些个东西不也早就变成渣了。”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

“那你遇见了,帮打一只呗?”年轻人笑道。

“打?”老张摇头道:“算了。我都六十多岁的人了。可没那能耐跟那东西斗。一枪打不死,那东西还不要了我的命?我那毛娃子还小。我可不想这么早就送了命。”

“好了。见到帮我收一下总行吧?不说了。我把东西先送进去。下次有好东西,记得送来啊。”年轻人跟老张吆喝了几声,随后扛着小野猪和拎着几只野兔,小跑着进了大宅的门,看那步伐和气息至少也是古武大师的实力,自然不是老张可比。

老张见年轻人阿星一直看着大宅里面,眼睛都不转一下,不禁伸手拉了一下道:“阿星啊。走吧。咋们在去逛逛。一会就到中午了,再找个地方吃下饭。”

“行。”年轻人阿星收回了目光,点了点头。

老张是个实诚人,见阿星第一次来这镇里,就足足带着阿星逛了一大圈,介绍着这里的土特产和各种山珍以及小吃,连做法都说了一遍,还自夸他自己也会做,味道不比这里卖的差。一直到中午,老张才带着年轻人阿星来到了一个极其像样的两层木楼的小馆子。

“嘿。老张啊。有钱了?居然到我这里来吃喝了?”老板显然认识张虎,见张虎进来,连忙笑着招呼道。

张虎拉着阿星介绍着笑道:“这孙老板以前老和我买野味。后来我东西卖给大宅了。他每次见到我就数落我。好了。我们上二楼去,坐窗边舒服。孙老板,兔肉,牛羊肉都上一份,还有几个特色野菜也来几份。还有你这里的酒,我们这次是专门来喝你自家酿的酒的。别掺水啊!”

“你就上去吧。我的酒什么时候掺过水了。”孙老板附和着,便吩咐厨师去做了。

张虎带着年轻人阿星就上了二楼。这两层小楼古色古香,坐在那二楼之上,看着眼前的古街道,也的确有几分电视剧里的味道。年轻人阿星坐在靠窗口的方向喝着茶,随意向外面的街道看着,当他无意中看到街对面出现一个瘦小的身影时,一双眼睛瞬间阴冷无比,右手拿着的木杯砰然而碎。

第一四四章 对门的寡妇

孙帆!

街道对面那个尖嘴猴腮,个头瘦小的身影自然就是孙帆。沈峰当日离开京都,易容之后,一直追踪孙帆到孙家镇。而那时候孙家镇已经草木皆兵,别说人进去,恐怕就是只兔子进去都要来回查个三四遍。

事不可为,沈峰当时虽然极其悲痛气愤,但是终究没有失去理智直接冲进孙家镇厮杀一番。而就在沈峰苦思不得进孙家镇的时候,便见到了从孙家镇送货出来的张虎。沈峰自知在孙家镇外围等着不是办法,便顺道跟随张虎的身后去了老槐村,并化名阿星住进了张虎的家里。

现在,仇人就在眼前,不过相隔一个街道。当沈峰即将站起的时候,只见街道对面随意站了几个人,这几个人都是宗师大圆满境界,显然和沈峰先前见到的一样,都是孙家大宅里派出来巡逻的。

外送内紧!沈峰知道,自己这个外来人只要一出现在街道上必然引来众人目光。别说杀孙帆了,就算进那个门都成问题。

“哎?你好大的力气啊。杯子都被你捏碎了!”此时张虎正好奇沈峰手中破碎的木杯,根本没差距出沈峰眼中一闪而逝的杀气。

沈峰回过心神,连忙回应笑道:“木头杯,可能本来就裂开了。我这不是一拿到手就碎了。还好这茶水是稳的,不然都烫了。”

“我就说嘛。这杯子还挺结实的。”张虎此刻正实验杯子的结实性,用力握着,但是显然他是做不到沈峰那种效果的。随意以为沈峰那杯子的确有问题,便直接又从一旁桌上重新拿了一个。

哒!

一杯茶还没喝完,楼下孙老板便端着一大盘子酒菜走了上来。山里的买卖多半都比较实诚,几盘子卤肉堆了老高。沈峰现在自然没什么心思吃东西,依旧一双眼睛有意无意得看着街道对面,寻找下手机会。

啊!

突然,街道对面的楼里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正是孙帆刚才进去的那座楼。沈峰头一抬,眼神凛冽得看了过去,随即只听见了女人放肆的嬉笑声。趣~读~屋

“嘿嘿。”孙老板见沈峰一直望着对面,嘴角诡异一笑对张虎和沈峰介绍道:“隔三差五就会来这么一出戏。街对面住了个年轻的寡妇,样子长得不错,身材更好。以前那家男人在的时候就会勾搭人,现在男人出了车祸就更不要脸了。不过后来祖宅里有个少爷看上了这娘们,平日里少爷不在家倒也清静了好多。这不,前几天那少爷又回来了。刚才进了屋,估计这动静得响到明天早上。一会保管你们听得火急火燎的。不过,我们孙家镇可没窑子,到时候你们憋不住了,就外面找去。”妖精哪有这么萌!

“孙老板。你这张嘴就会乱说。”张虎听了红着老脸,辩解道:“我这都六十好几的人了。孙女都老大了。还能逛窑子!”

孙老板嘿嘿笑着讥讽道:“就你这样。姑娘摆你面前你都抬不起头。我还能去说你。我说的是你家小伙子。好了。不和你们说了。我继续下面准备酒菜去。”

孙老板笑着下楼,沈峰却是浑然不觉,心中还在想着孙老板刚才的话。这动静得响到明天早上?沈峰不觉得孙老板这话会太过夸张,男人和女人那档子事,沈峰虽然经历的少,但是也知道只要孙帆进去了绝对不会那么三五分钟,或者个把小时就出来的。既然孙老板说这动静会闹到第二天早上,多半以往都是这样。沈峰看着不过五六米外的街道对面,听着楼里传来女人的嬉笑和尖叫声,嘴角挂起一丝冷笑。

等,沈峰既然能等三五天下来,自然不会在意再等上半天到晚上。

“阿星啊!”张虎见沈峰老看着街道对面,脸色尴尬咳嗽了一声道:“阿星啊。你不会真想女人了吧?这孙家镇可真没有,不是我老张不带你找乐子。要是你真想去,我倒是听说十几里外一个村子里面有几个外地来的闺女做这个事……”

沈峰听了张虎的话,差点一口茶水给喷了出来,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这不就是好奇,听着好笑。老张,我也不看了,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