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6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迷了路?妙龄女子和那名翠衣丫鬟却是眼神惊讶对视一眼。那名妙龄女子抬手一指向山道的尽头,往那看去道:“顺着这条山道走大概十里地,先生就可以看见村子了。”

“多谢姑娘!”沈峰一拱手,谢过了妙龄女子,刚拿起包袱,走了没几步,却又被那妙龄女子叫住了。

“等等!”沈峰只听那妙龄女子叫了一声,心中一顿,感觉自己是不是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绽,此时也谨慎了几分,看向了妙龄女子。妙龄女子上下打量了沈峰一眼,又轻皱柳眉指向地上的雪狼道:“这雪狼在雪山之中也属少见之物。它的皮毛值不少银两。内脏,骨骼也可以入药。我看先生也不像富裕之人……所以,才提醒先生一句。”

额!沈峰心中深叹了一口气,连忙抬手道:“多谢姑娘提醒。我身上的银子的确不多了。要是姑娘不说,我怕是过些日子连衣服都穿不上了。”

沈峰打着哈哈,扛起地上的雪狼,头也不敢回得大步顺着山道向妙龄女子所指的方向走去。妙龄女子的一句话的确给了沈峰很大的提示,他没有在这片天地生活过,以前也没有穷困潦倒过,自然没有意识到这头雪狼的价值以及金钱的重要性。要是换做这里的古武者,恐怕刚才打到这头雪狼,应该会表现出欣喜若狂的样子。如果沈峰以后也是对这些东西视若无睹,恐怕细心之人很容易看出他不是先天之境里的人,也会给沈峰带来更多的危险因素。

看着沈峰离去,那名妙龄女子和翠衣丫鬟却是眼神疑惑。

“小姐。”翠衣丫鬟皱着柳眉轻声道:“那大老粗好奇怪,这片雪山地界虽大,但是凭借他的实力居然能迷路。的确让人无法相信。而且身上穿着破布烂衫,却是连雪狼这种价值千金之物也视若无睹,着实让人奇怪。”

妙龄女子何尝不知,只是看着那背影消失,也不远多去想,再说这世间武者脾气古怪之人又不再少数,便道:“走吧。管他人作甚。以后你说话也要注意一点,不要轻易得罪他人。”

“是。知道了。”翠衣丫鬟见又被自己主子训斥,连忙点头。

第一五九章 北域流家

天地白茫茫的一片,先天秘境之中似乎自成世界,春夏秋冬与外界截然不动。沈峰扛着那头重达三百公斤的雪狼,在雪地里轻步走着。一路上倒也见到几滩小小血迹,大概是那女子打猎留下的。

嗡!

沈峰走出不久,便感觉脚下传来丝丝震动,随即眼神一惊,只以为又雪崩了。可是看周围山景,却不见又积雪垮塌的样子。而不等沈峰心中疑惑解开,山道的前方传来了丝丝马蹄之声。沈峰眼神一动,看向四周,随即窜入山道旁的树林,隐入林中。

哒!

马蹄声越来越近,沈峰伏在林间雪地之中,一双眼睛静静得看在山道。不一会只见一窜马队出现在山道的拐弯处,很快来到了沈峰刚才所站立的山道之上。

“吁!”就在这时,那马队当中一人却是一拉缰绳,将黑马停住,马队也瞬间停了下来。沈峰只见那十几人个个手持尖刀,身穿白色兽袍,带着白色面巾,看样子并不是出来做好事的。

那拉下缰绳之人,手一抬,十几个人瞬间鸦雀无声。沈峰心中一顿,闭上眼睛,屏住几分呼吸,慢慢将自身气劲收缩隐入雪中。

哒!哒!

马蹄声在山道上哒哒响起。那领头的白袍男子看了看地上的脚印,又凝眉看向四周,驱使着黑马在山道上转了整整一圈才停了下来。

“三哥。怎么了?”一名蒙面的白袍男子声音嘶哑,低声问道。

领头的白袍男子又环顾四周看了一眼,沉声道:“地上有一个脚印。是顺着我们方向来的。但是在这里就消失了。人应该就在四周,有意避开了我们!”

“流家的人?男的女的?”问话的那名男子目光也同时扫向四周,一身气劲向周围窜去,险险扫过沈峰的方向,却没有发现什么。

领头男子皱着眉头,又看向山道的尽头压低了声音道:“是个男的。走吧。办正事要紧。只要不是流雨儇,就算跑了一两个流家人也没关系。正好缺个报信的!”

哒!

马队再次呼啸而去。雪地里的沈峰却依旧静静得伏着,直到过了十分钟后,才又听到两匹马的马蹄声响起,随后顺着山道的方向飞速而去。佛心同秀

呼!

沈峰松了一口气,刚才憋了半天,终于将马队最后两名高手耗走。此时,沈峰也不禁悍然,就刚才那群人当中,虽然没有先天之境的高手,可是半步先天的却是有两人,其中那名领头者实力不在他之下,显然已经达到了半步先天中期的实力。而另外一个问话之人则是半步先天初期的实力。最后驱马离开的正是这两人。

依照两人实力,沈峰自问打多半是打不过的,但是想要逃,对方也未必真能留下他。不过此刻,他心中却有几分犹豫不决,刚才那队马队的目标似乎正是刚才射杀雪狼,打算救他的妙龄女子。虽然当时沈峰并不需要对方来救,可是那份善心在,对沈峰来说也是一个人情债。

人情债难还啊。沈峰心中叹息,刚才那妙龄女子和两名护卫都是半步先天初期的实力,那丫鬟也只是一名后天中期古武大师的实力。面对刚才过去的马队,多半是抵挡不住的。

“妈的!”沈峰暗骂一声,将雪狼留在了雪地中,随即转身向着马队的方向飞掠而去。既然人家本来有心救他一次,现在对方有危险。如果不知道也就算了,可是偏偏那些人当着沈峰的面说了出来。

报信?沈峰不是那个什么流家人,报什么信啊?现在沈峰唯一知道的事,自己没办法看着那几个人遭殃。沈峰在雪地中狂奔,根据刚才自己离开的时间计算,沈峰追上流家人至少需要二十分钟。而那些人骑着马,最多五到十分钟之内便会追上流家人,也就是说,至少有十分钟的时间,流家人是要和对方面对面的。沈峰心中现在很矛盾,如果十分钟时间,一切都成定局,那自己到了也只能飞身而退。

咻!

沈峰飞速狂奔,刚一脚落在一颗杉树之下,只听一丝破空之声响起,随即身子一侧,一根弩箭在沈峰身边擦身而过。

哒!

沈峰刚一落地,双眼凝视弩箭射来的方向。只见距离自己五十米之处,一颗老树之上匍匐着一名身穿白袍的男子,显然此人是留在半路等他的。白袍男子手中机弩再次抬起,向着着沈峰方向直接射来。

咻!

弩箭破空。五十米的距离,不过眨眼就到,沈峰眉头一动,抬脚一踢身旁杉树,借力向一旁林中窜去。对方拿的是连发弩,射速极快,已经超越了古武宗师的范畴。刚才第一箭偷袭的时候,如果沈峰不是半步先天之境,恐怕就已经被人一箭射穿了身子了。'圣传'幕后boss奋斗记

这一点的确让沈峰感觉惊讶无比,在外界,哪怕就是手枪子弹,在五十米的距离内,对一名古武宗师威胁也是极其有限的。而在先天秘境之中,居然一把机弩就可以对古武宗师造成威胁,可以想象先天秘境内的机械武器并不比我面的普通枪械弱。

沈峰窜入林地,那名白袍男子瞬间失去了沈峰的身影。先前沈峰在明,自己在暗,连偷袭都未成功。此刻白袍男子意识到,自己偷袭之人身手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所以毫不犹豫离开了树冠,翻身落地。

嗡!

就在白袍男子落地的那一刻,只听耳边剑刃微鸣,当他转身之时,沈峰双指间的断刃已经刺入了他的喉咙。一股鲜血由白袍男子喉咙处喷射而出,溅射在雪地之上,殷红一片。

对方只是一名古武宗师,对沈峰来说本身威胁还不如那把弩弓。沈峰走了几步,刚准备离开,心中却是一想,又转身将白袍男子身上的袍子和面巾拿下,最后还取下了男子脸上的面巾和机弩以及一把接近两米长的斩马大刀。

沈峰一摸白袍质地,居然和自己刚才猎的那只雪狼一样。而且刚才那名男子脖子上的鲜血喷在上面居然没有凝结在那皮毛上,而是直接滑落了。

“果然是好东西。怪不得那流家小姐说,那雪狼皮价值千金。”沈峰在心中估算,一个袍子起码要两张以上的雪狼皮。而这袍子不光保暖,还避水,雪花落在上面根本不会沾染,不过片刻就化作水滴滑落。那面巾也不知道什么质地,围在脸上却是暖哄哄的,在这雪山之中极为舒服。

沈峰也不敢迟疑,穿上袍子,围上面巾,带着那把机弩和那把斩马大刀继续向前面窜去。不过一两百米的距离,就见到了那名男子遗留的黑色战马。

和沈峰猜测的没错,对方并没有把他抬当回事,只留下了一个人在这里拦截他。沈峰直接上了马,将机弩放在马鞍的挎包内,背着战马大刀,向着马队去的地方呼啸而去。

……

咻!

一根黑色羽箭由妙龄女子手中射出,直接刺向了领头的白袍男子。那领头的白袍男子手中斩马大刀一挥,直接挡住了那枚羽箭。最高通缉

铛!

羽箭清脆一声,四分五裂,掉落在雪地之上。

“小翠。你先走。逃入山里。只有你走了。我才好脱身。”妙龄女子对身后丫鬟低声交代,而另外两名刚刚踏入半步先天之境的护卫正挡在妙龄女子的身前,脸色冷峻,不畏生死。

身着绿衣的丫鬟轻咬嘴唇,知道自己是累赘,便一点头飞速向山里跑去。而那几名身穿白袍的男子也没去追,眼神依旧看着场中的妙龄女子。

“流雨儇!流家大小姐!”领头的白袍男子轻轻挥舞手中斩马大刀,翻身落地,静静得看着两名流家护卫对妙龄女子轻笑道:“你知道,你们三个人根本不是我们对手。你还不如束手就请,或许这两个流家护卫还能活着回去。”

流雨儇看着身后丫鬟已经离去,便将目光看向了领头的白袍男子,冷声道:“我们流家和你们雪狼帮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三当家今天来此截住我一个小女子,到底是何意思?”

“行了!”领头男子不耐烦道:“那名丫鬟我们不会去追杀她。只要你束手就擒,我也不会对你怎么样。我们大当家的说了,只要你们流家到时候将那一本传承秘技交出来。”

流雨儇眼神眼神锐利,心中早已经猜到了这一次对方来的目的。不过她根本不相信,到时候雪狼帮拿了传承秘技就会放过她。更何况,那本传承秘技是他们流家的根本,如果拱手送人,那以后在这北域雪山之境,根本就毫无立足之地。

“想要我流家立族根本?拿命来换!”流雨儇心中做出决定,突然脚下一退,手中黑弓再次张开,羽箭并没有指向那名领头的白袍男子,而是直接射向了其它人。

咻!

这一箭速度极快,立刻断了一人性命。

杀!

领头白袍男子眼神惊怒,嘶吼一声,手中斩马大刀直接迎向了两名流家护卫。而另外一名半步先天初期的白袍男子,脚下一踏,直接向流雨儇袭击去。

第一六零章 追踪

北域雪山之下,厮杀声不断。

十几名白袍男子瞬间将三人围住,纷纷拿出机弩,瞄向了其中两名流家护卫。两名流家护卫却也不惧,突然身形一转,不再缠住那名领头的白袍男子,直接从左右向其它古武宗师杀去。

咻!

那十多把机弩,瞬间射出弩箭,却被两名流家护卫一刀气劲劈开。这机弩对古武宗师威胁极大,但是对于踏入半步先天的强者来说,威胁却是小了许多。再加上流家护卫本就是不畏惧生死之人,哪怕周身被弩箭擦伤,却丝毫不动一下眉头。

领头男子见两名古武宗师袭向周围雪狼帮众,嘴角不屑冷笑,直接脚下一踏,向着流雨儇直接袭去。流雨儇本来就只是半步先天初期的古武者,面对一名同等级的古武者缠斗已经竭尽全力,手中黑弓不断抵挡,羽箭时而射出。现在那名领头男子飞速袭来,她也不敢多看一眼,脚下一踏,身形飞快得向林中窜去。

“我去追!你把那两人留下!”领头男子看着流雨儇窜去的方向,对自己身旁同伴留下一句话,随即向林中窜去。

林中,流雨儇鹿皮靴轻点,身法极快。本来她就喜欢用弓,自然兼修了身法秘技,而且那身法秘技乃是地级下品的秘技,虽然并没有完全修炼成功,但是激射而出的速度丝毫不比半步先天中期的古武者慢。

流雨儇此刻想到的只是逃,只有她逃了,流家的两名护卫才不会拼死搏斗,也会择机逃跑。然而,流雨儇身法虽然已经施展道极限,可是依旧感觉身后那一股气息若有若无,似乎并没有逃脱对方的追踪。

哼!

流雨儇五指一抓,翻身上了一颗雪杉古树,从腰间箭篓之中连抽三支羽箭向着那股气息追来的方向射出。随后看都不看一眼,脚下一点,直接向雪山深处飞窜。

哒!哒!叮!

三支羽箭两支射中了树干,另外一只却是被白袍男子手中大刀挡住。白袍男子眼神冷漠,反手卧刀,再次向流雨儇的方向追去。

另一边,雪山之下,两名流家护卫一人已经择机离开了众人的包围,向雪山深处逃去。而另一人则躲闪不及,被一根机弩射中,最后被那名半步先天的白袍男子一怒之下砍了脑袋。

地上躺着四个身穿白袍的古武者,却只是留下了流家一人。白袍男子眼神震怒,见到后方远远跟上的一名白袍男子,也没过多理会,直接命几人收拾地上的尸体,随后手一挥,带着其余几人向雪山深处追去。基绊;攻不教受之过

沈峰看着现场,居然就死了一名流家护卫,再见那名半步先天初期的男子又带人向山林深处追去,心中却是安心了几分。

“喂!欢子。过来。”沈峰刚想跟着那名半步先天初期的白袍人一起进入深林,却被身后一人拉住了。那人一拉沈峰,当沈峰转过身来的那一刻,眼神瞬间惊怒。

噗!

沈峰见到对方眼神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身份暴露了,手中斩马大刀一提便切开了对方的脖子。而另外一名留下处理尸体的白袍人,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沈峰一刀劈飞了脑袋。

两名都是古武宗师,在沈峰眼中跟普通人已经没有太大的差异。解决完两人,沈峰也不多看一眼,上了马,直接随着白袍人消失的方向紧追而去。

就在沈峰身影消失的那一刻,另一名身穿武服的流家护卫又从林中窜了出来,眼神疑惑得看了一眼地上的几具尸体,眉头一动,直接上了一匹黑马,向着沈峰先前消失的方向追去。

作为一名侦察兵,最危险的莫过于混入敌人内部。而对于这一套,沈峰要比这些先天秘境的古武者熟悉的多。再加上那名半步先天初期的白袍男子在境界上差了沈峰一点,根本感觉不出自己队伍里居然混入了一个人。

死亡无声无息得靠近。白袍人一行人本来十五人,刚才激战之中就死了四人,拦截沈峰一人也身死,收拾尸体的两名古武宗师也被砍了头,前后死了七人。现在领头的白袍男子又在前方追击流雨儇,所以马队里连同沈峰在内,也不过八人而已。

沈峰一直在马队的最后面,跟一名白袍男子并排而行。在一窜山道密林拐角处,那名白袍男子只感觉眼角处寒光一闪,随即人头飘飞而出,轰然砸在了一旁林中。

嘶!

黑色战马也嘶叫一声,停了下来。如此反复,这支马队先后不过行进了两里路,前方四人根本没发现队伍后面已经少了三个人。

马队一路行进,山道笔直,沈峰也没有了下手的机会,也只能低着头慢慢跟着前方四人慢慢行进。马队不过又行了几分钟,就在山道的尽头看见了一名白袍男子,正是那名半步先天中期的领头人。总裁不爱请离婚

领头人站在山道之上,远远得看着面前的大山和密林,阴沉着脸,当他无意识得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已经停下的马队时,顿时眼神疑惑。

“三哥。流家那小妞呢?跟丢了?”那名半步先天初期的白袍人翻身落马,问道。

领头白袍男子却没有回他话,只是冷声问道:“你们怎么就五个人?那两个流家护卫那么厉害?居然吃下了我们九个人?”

五个人?半步先天的白袍人瞬间眼神一惊,回头看去,只是扫视了一眼对其中一人叫道:“怎么还剩你们四个人。还有三个人呢?三刀和八卦呢?小山怎么也不见了?”

被叫的那人也愣住了,摸着脑袋,他出发的时候还看见那三个人一直跟在后面的。那人一一扫视身后三人,最后将目光看向了最后一名低着头白袍人。

“欢子!你不是留着处理尸体了吗?”那人惊声叫道。

为首的领头白袍男子眼神一顿,刚要飞身上前留下那名假冒自己帮众的白袍男子。却见那白袍男子突然翻身向后,一踢马屁股,随后整个人向一旁密林扑去。

咦……

黑色战马被一脚踢痛,顿时冲向领头的白袍男子。只见血液纷飞,那名领头的白袍男子手中斩马大刀一挥,便砍下了那匹黑色战马的马头。

轰!

黑色战马的尸体轰然跌倒在地,擦着那名白袍男子的身体砸在了地上。另一名半步先天初期的白袍男子见沈峰窜入林中,刚想去追,却被领头的白袍男子喝住了。

“老五。别追了。”领头白袍男子脸色阴沉得看向了沈峰消失的方向,咬牙道:“我在这守着。你回去再带点人来,让老四也过来。流雨儇进山一时半会出不来,我要搜山。”

“明白了。”那名雪狼帮五当家,一点头,上了马带上一名白袍男子回身向山外赶去。

此时,领头的白袍男子心中压抑着一股巨大的怒气。他没想到这一次出手会有这么大损失。流家两名护卫和流雨儇的实力都在他计算范围内,他没想到的是流雨儇的身法那么好,居然不弱于他的速度。更没想到,马队里还混入了一个人,听身旁人的解释,死在刚才那人手中的雪狼帮帮众前后加起来有六个人。萌夫天上来

领头男子有意独自进山,却又担心身后几名帮众的安全,随即深吸了一口气,示意众人安营守在这片葫芦山的山口。

……

沈峰窜入密林之中,他发现对方没有追来,并没有离去太远,只是静静得落在一棵参天古树之上,看了一眼马队,随后便观察四周地形。

从地形来看,这是一片葫芦形的山谷,山谷四周都是连绵高山,高耸入云。特别是远处葫芦底的那片大山,那高高的山峰更是隐入云端,完全看不出整座大山有多高。

沈峰在心中惊叹,蜀川之地他不是没待过,有几次丛林训练就在蜀川之地进行的。他在蜀川的日子不算少,但是还真没发现有这么高的山。此时,他心中更加惊骇的是,当年四大门派之一的三清观又是多么强大,居然能够运用远古大阵将如此高山隐迹其中。

观察完地形,沈峰压抑着心中的感叹,继续向山里窜去。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先找到流家的大小姐。这次回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还人情债救人。现在沈峰进山也不知道该往哪走,想来想去还是找到流家大小姐比较好。

身为特种兵,追踪是必备课程。沈峰跟着先前那名领头男子所看的方向,向山谷密林中窜去。窜入密林不过十多分钟时间,沈峰便发现了一处脚印。沈峰矮下身子,查看脚印的大小和深浅。从大小来看,这脚印的确是属于女人的,应该就是流雨儇不错。而从深浅和周围毫无脚印的雪地来看,这流雨儇的身法和轻功着实不错。

“那个人应该是追道这里停下的。”沈峰又回身看了一眼不远处那一窜脚印,嘴角轻笑,向来那名领头白衣人的轻功不如流雨儇,所以才没跟得上。领头白衣人虽然追不上流雨儇,但是并不代表沈峰找不到。沈峰只是看了地上脚印反向,随后脚下一踏,窜上了一颗古树,只是扫视了一眼,便抓住了其中一些末端细节。

“流家大小姐轻功果然厉害!”沈峰再次窜上一棵古树的树杈,看着树杈上的轻微踏痕,如果不是他半步先天的实力也能影响到眼睛,恐怕凭借以往的他还真没办法找到这处踏痕。而就在沈峰继续追踪下去的那一刻,只听耳边响起一丝破空之身。沈峰不敢大意,身形一转,翻飞落地。一根黑色羽箭擦着他的身子扎入了古树之上。

第一六一章 万里之地

呲!

沈峰一落地,脚下发出一声积雪压迫的声音。趣~读~屋此刻他也不敢过多犹豫,直接一翻身,躲道了古树后方,耳边也穿来了一声羽箭入木的声音。

“流家大小姐。我是来救你的!”沈峰背靠着古树,松了一口气,又对身后的方向低声喊道。可是当沈峰刚露半张脸,一根羽箭再次射来,趁着树皮,呼啸而过。如若不是沈峰躲闪的及时,那一箭直接进入脑袋了。

沈峰心中暗骂,却也极为无奈,毕竟自己身上穿着雪狼袍子,与对方又素不相识。要是换做沈峰自己,也未必会相信。

呲!

积雪压迫的声音在沈峰身后响起。从哪脚步声分辨,流雨儇现在离沈峰的距离不过十多步而已。沈峰一转身窜出了古树,见到流雨儇张开的黑弓之手,本能得举起了手,又赶紧拉开了脸上的面罩。

流雨儇看着沈峰的脸,并没有感觉意外,直接依旧拉弓对着沈峰,冷声问道:“我听出你的声音了。你明明是雪狼帮的人,凭什么说是来救我的?”

“如果我是雪狼帮的人。我就会和雪狼帮的人一起出手。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