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7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刚刚晋级宗师之境的古武者,甚至连冯一平都有所不如。

正如冯一平所说,到了马坊镇就分道扬镳,互不相识,省的给自己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冯大安心中也做好了打算。

第一六六章 马坊镇

荒野之中行进,二十里地对于宗师以上的古武者来说,的确不是很远的距离,不过途中稍作休息了一小会,便看见了远处那孤孤零零的灯火。趣~读~屋

镇子也不大,从远处看方方正正的,四周环河,应该人为挖出来的。沈峰遥望这那小镇中的点点灯笼,感觉就好像回到了七八十年代的老农村一般。

冯大安在前面带头走着,踏上了那独木桥吱呀吱呀得响着,像是随时要塌了的一样。

镇子地方不大,人家也没多少,准确说民居并不多,只有那镇子中间有一座大宅院,门墙高深,看不见里面什么景色。至于其它的,不过几家店铺而已,晚上还开着门的也就一两家客栈。沈峰跟在冯大安后面的时候,甚至路过了一家艳红灯笼的花楼,看着楼上站在的几名纱衣少女,顿时瞪大了眼睛,想来这就是古代所谓的妓院了。沈峰稀奇得多看了几眼,那楼上的少女也多数是庸脂俗粉,就算漂亮,沈峰也不会有那个心思。

此刻的沈峰也就是强压着心思不去多想白玉清的状况,如果时刻想着,恐怕不要说找药了,要不了多久自己就得崩溃。

第一次进入先天秘境的镇子,里面绝大多数和古人一样还有发髻,也有不少人和外界一样是短发。沈峰直接跟着冯大安来到一家略显简朴的客栈门口,站在店里的小二也没出来迎接,依旧在里面忙碌着。此时按照外界来算也就*点钟的样子,所以客栈里也有几个客人。

冯大安往客栈里一走,便看见了坐在角落两个身穿雪狼皮袍子的男人,这两人看装束正是雪狼帮的帮众。冯大安又下意思得看了沈峰一眼,往一旁走了几步,直接来到一个桌前坐下。沈峰感觉道冯大安那种略显忌讳的眼神,无奈一笑,没有跟上去,自顾自得坐在距离那两个雪狼帮众不远的一个桌子上。

“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啊?”店小二招呼了冯大安几个人,又来到了沈峰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眼,开口笑问道。

打尖?沈峰想了想明白过来意思,在电视剧里那应该是途中吃饭的意思,刚才他在那林中吃几条烤肉的确也没吃饱,便开口道:“先来点酒菜,随便上。趣~读~屋然后给我安排个好点客房就可以了!”吸血鬼恋人

“好!只要客官有钱就行了。”店小二嬉笑着看着沈峰没有离开的意思。

沈峰眉头一动,想起了什么,直接点了点头,从包袱里摸了半天,掏出了一锭金子放到桌上道:“这个够了吗?”

“够!够!有找!”店小二一见沈峰拿出的那个十两重的一锭金子时,眼神顿时一亮,手上抹布往金子上一盖收起来道:“客观稍等,酒菜一会就给你端上来!”

有钱的和没钱的不管在什么地方差别都是极大的。冯大安三人点的饭菜半天没上来,沈峰这里却已经是放了五六盘子菜,卤的,抄的,炖的,烤的都有,酒也上了两坛子。

“客观慢用。不够您再叫。”店小二面子上喜气的狠。此时沈峰甚至都不知道,整个先天秘境里的金子早就不多见了也只有大户人家才有,像这些小客栈连银子用的都少,多数都是铜钱和铁钱。就沈峰这么一锭金子随便换算一下,客栈里就得赚上不少的一笔。

一旁的冯家三人却是面子上有点难看,特别是冯一平瞥了一眼沈峰桌上的饭菜再看自己面上的一点点肉食,那先前的傲气早就丢到九重天去了。

“不就是干了几票杀人越货的勾当。”冯一平口中讥讽,声音不大,却是让整个客栈里的人眼神一愣。坐在一旁的冯大安脸色难堪,暗地里给了冯一平一脚,冯一平不再言语,脸色却是有几分难堪。

客栈里有不少人,这些人也都是混江湖的人,身边放着兵器。沈峰早就暗自观察了一下,发现这些人绝大多数也就是宗师级的古武者,大圆满的却是只有三个人,便是那两名雪狼帮帮众和冯大安。冯一平的话,引来了众人对沈峰纷纷侧目。这些人都有江湖上跑的,四处流窜,杀人越货的勾当多多少少都干过,仇家自然也不会少,所以坐在客栈里每次有人进来都会下意识得去打量一眼,以免遇见仇家还不知道。

刚才冯大安三人和沈峰一起进来的时候,自然被众人看在了眼里,一开始众人也没当回事,不过这沈峰一锭金子下去,却是引来众人眼红,再经过冯一平这么一说,众人却是更加注意沈峰了。人呢,就是这样,要是遇见个忠厚老实的人那一丝歹念未必会出现,可要是遇见本来就有歹念的人,心中那一丝贪婪就会一发不可收拾。星河圣帝

“我们雪狼帮的地盘,居然有人敢杀人越货?”雪狼帮帮众一名男子听了冯一平的话冷喝一声,顿时站了起来,看了一眼沈峰又直接走向了冯一平的方向,冷声问道:“小兄弟。你刚才说这里有人干了杀人越货的勾当?你可以帮我指出来吗?你可以放心,只要你指出来,在我们雪狼帮的地盘,我可以保你无事!”

沈峰拿着酒杯的手顿时顿住了,眼神顿时一愣,嘴角挂起一丝不屑冷笑,并不当回事,直接将杯中水酒一口饮尽。此刻店里其他几人也都看向了他,就连店小二准备送上来的一碗汤也停住了。

冯一平此刻愣住了,他没想到雪狼帮的人居然直接开口问他。不等冯一平开口,坐在一旁的冯大安起身拱手道:“这位雪狼帮的兄弟切莫当真。小儿也不过空口胡言而已。要是这片地界真有人打家劫舍,杀人越货,我想雪狼帮也早该有消息了。也轮不到我这小儿来说。”

冯一平心里此刻也明白,此时他如若真把沈峰指出来,那便是生死大仇。刚才心中有点气愤,说点话过过嘴瘾也就算了,要是真结了生死大仇,那可不是说两句话那么简单了,而是要死人的。

“哥!刚才路上叫你少喝酒。你把爹那壶酒喝完也就算了。现在还在这胡言乱语!”坐在冯一平旁边的冯彩玉狠狠挫了一下对方的脑袋,一脸气愤道。

冯一平见自己义父和义妹都这么说,慌忙起身对那雪狼帮众道歉道:“这位大哥。真不好意思,刚才酒喝多了,说了胡话。大哥切莫当真。”

胡话?雪狼帮那名男子眼神阴冷,上下扫了一眼冯大安,没看出对方实力来,但是心中却也不惧,随即又看了沈峰方向一眼,刚要发作质问冯一平,却被不远处另一名雪狼帮众中年男子叫住了。

“小良!回来!”那名身披雪狼袍子的中年男子已经看出了冯大安的实力,也不想自己手下和冯大安纠缠什么,直接开口唤回了那名手下,又叮嘱道:“正事要紧!”冷宫丑妃

那名只是刚踏入宗师的雪狼帮男子见自己老大开口,也十分听话,只是又打量了冯大安和沈峰几眼,冷哼一声回到了桌前。

冯大安口中叹息,缓缓坐下,看了沈峰方向一眼,见沈峰丝毫没有理会他的意思,面色顿时有些尴尬。他自问自己向来极重承诺,所以在外一言一行,说过的每一句话都会格外注意,刚才在密林之中答应过沈峰不提雪狼袍的事,却没想到刚出了林子,来到这小镇,自己义子就差一点说出了口。冯大安知道,就算事情没有完全说出来,也给沈峰添了不少麻烦,所以心中有几分愧疚,可是见沈峰不理他,他感觉也更加难堪了。

“废话多!”冯大安对着冯一平低声呵斥,自顾自喝了一口酒,解着闷气。

此时如果说谁的心里最忌惮的话,并不是沈峰,而是冯彩玉。冯彩玉这个少女虽然实力还不行,但是天生眼睛好,在晚上看东西也别其他人清楚几分。她还清楚得记得自己在林中看的那个被众多野兽撕咬的一大团黑色物体,在那种环境下,是不怎么看得清那是什么东西,不过冯彩玉却感觉那轮廓似乎是一头山猪。再加上雪衫林的各种传说,冯彩玉心中一直在估算着,那么大一头山猪会不会就是外人口中传说那头就连先天王者见了也头疼的妖兽黑岩猪。本来,就算见到黑岩猪死在林中,也没什么。可是冯彩玉又想起自己先前吃的烤肉,而且那个风先生还说过刚刚杀了一头山猪,心中不禁有几分胆寒,要是那头山猪真是黑岩猪,眼前的大老粗风先生所说的那头猪也是黑岩猪。到时候别说自己父亲和义兄三人了,恐怕在场所有人加起来都未必是那个一直不声不响吃肉喝酒的风先生对手。

一个有那么大能耐的人,别说眼前的雪狼帮众了,恐怕就算雪狼帮大当家来也未必能够拿下。自己父子三人得罪了对方,那不是等于厕所里打灯笼找屎吗?冯彩玉想提醒自己的父亲和义兄,可是一直没有机会,却没想到刚进客栈,自己义兄就说出了那样的话。冯彩玉甚至现在都觉得,那位不声不响的风先生或许随时都有可能对他们出手。

第一六八章 谁杀了妖兽

小镇的入口处已经围满了人,那商队已经在小镇外的河边安营扎寨,毕竟小镇的独木桥不适合商队马车进入,所以一般有商队来马坊镇也只能在外面驻扎。趣~读~屋此时商队的帐篷还没完全扎好,里面还躺着几个伤者,看那伤势,显然是经过了一场不小的搏斗。商队中其他人也显得比较狼狈,不过一个个目光炯炯,显然是发了大财的样子。

而商队营地,西边,靠近护镇小河的方向,倒着一个巨大的山猪尸体,足有一人高。那山猪的皮肉已经被撕咬的不成样子,就连猪头上的两个眼睛也被什么猛兽的爪子给握了出来,显得十分狰狞血腥。几个商队的武者正拿着木桶往上浇水,清洗着山猪尸体。

“妈呀!这么大块头。这个应该就是那个黑岩猪吧!”一个围在山猪尸体旁边的武夫,来回打量着那山猪尸体,对商队中领头的武者笑道:“虽然你们几个人挂了彩,不过能把这东西弄回来,怎么算都值了!真不知道你们怎么把它杀了的!”

周围众人纷纷点头附和,能够把这么大一头山猪搞回来,别说挂彩了,就算死上几个人也是值得的。在这片中原大地之上,人命有时候是最值钱的,可是有时候也是最不值钱的东西。要是哪个商队,真拿两条护卫的命换上这头山猪,也的确是赚了。

“嘿嘿!”那领头武夫听了众人的话,嘿嘿点头一笑,又撇嘴道:“说值也值,说不值也不值。这一次我们运气好,那倒是真的。”

“运气?”有个看热闹的武者嬉笑道:“老哥。这话说笑了吧。要是靠运气就把这头妖兽搞死,那得多大的运气啊?”

众人又是纷纷附和。

那领头武夫似乎知道也瞒不住,他不说,总会有人说出去,随即直接笑道:“算了。我也不蛮大家说了。这头黑岩猪,我们还真是运气好得来的。当时我们发现它的时候,它早就死了,连肚肠子都被几头刚有点灵性的妖兽给拉出来了。你们看那肚子,还有那后面,就拿眼睛,都被妖兽给啃了。我们一群人,不过把那几头妖兽赶走了,后来就把这大家伙给抬出来了。”

哗!报告,呆萌娇妻要翘家

捡来的!围观的众人顿时直了眼,这还真是天大的运气,然能够捡到一头死了的妖兽。围观的众人纷纷称奇,也嬉笑着打算什么时候也去碰碰运气,去捡个一头妖兽回来。不过很快就被周围人给讥讽笑骂了。

商队领头的武夫见,众人还在议论这头黑岩猪是怎么死的。那武夫神秘一笑,直接道:“错了。你们都猜错了。如果这头妖兽身上的伤口我没有分析错的话,这头黑岩猪是先被人震伤了大脑,后来砍断了脖子砍死的。你们看那脖子上的伤口,虽然被猛兽撕咬了不少,但是哪切口还在,直入脊椎。还有他的口鼻耳朵都在流血,特别是耳朵里还流出了点脑浆,也不知道是它自己撞坏了脑袋,还是被人砍断了脖子……”

被打死的?在场的人一场惊讶,站在侧边的一个少女眼神轻动,上前问道:“这位先生。你说这头山猪是被人打死的。那你可知道是被几个人打死的?周围又有什么痕迹没有?”

那领头的武夫见身旁有少女问话,直接打量了少女一眼,也没有拿架子,笑回道:“几个人打死我还真不好说。这头山猪身上也就一种刀伤,再加上大脑被震坏,估摸最多也就两人而已。至于痕迹……”领头的武夫说道这,却是愣住了,过了一会嘴角苦涩对众人笑道:“本来我是不愿意说的。不过居然姑娘问了。我就说出来也无妨。你们都说我们商队运气好,捡了这么一个大便宜。可是你们却是不知,这是运气也是运气,不是运气还真不是运气,如果我猜测不错,杀了这头妖兽的人根本没把这头妖兽的价值放在眼里。就在距离妖兽不过几百米的地方,我们还真发现了一点痕迹。我说了可能大家不信,我在那片密林里发现了一个火堆,当时还没有完全熄灭,就在火堆旁边,还有一块生肉。不错,那肉就是这山猪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杀了这头妖兽的人,多半就是想找点吃的,至于那山猪獠牙值几个钱,人家根本不当回事!”

一头妖兽杀了只为找点吃的!在场的人一听,顿时愣住了。随即哄堂大笑,只说那领头的武夫满嘴胡言。领头武夫脸色尴尬,也不知道如何去反驳,毕竟这种事如果不是他亲眼看见,他也不会信。可是,当时的情形,人家分明就是为了烤个肉,完全没把妖兽黑岩猪当回事。凤凰来仪:丽神

众人都在笑,有三人却是慢慢退出了围观人群。冯大安脸色惊骇苍白,一旁的冯一平脸色更加难堪,吞咽着口水,冯彩玉深深吸了一口气,虽然早就猜到,可是当真被人说出来的时候还真不敢相信。当时她还特地问了这是什么肉,那位风先生也很自然地告诉他是一头刚杀了的山猪肉。如若不是冯彩玉昨晚的确看见了那黑岩猪的轮廓,再加上今天这些人一说,恐怕就算一百个人告诉她是真的,她也未必会信。

冯大安拉着冯一平和冯彩玉走道一边,最后脸色略显苍白得对冯彩玉开口问道:“彩玉啊。你刚才问那话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昨天晚上那位风先生……”

本来不管别人如何说,冯大安也不会将这些事联系起来的,可是当别人提到烤肉的时候,他才想起当时地上的确丢了一大块肉,再加上他看的那个庞然大物以及一群猛兽和妖兽,正巧和这队商队的护卫头领说的完全一致。现在的他才知道,自己的确是狗眼看人低,昨日高人在场,愣是没看得出来。至于一旁的冯一平,更不要说了,本来那傲气和嫉妒现在瞬间消逝的无影无踪了,而更多的是害怕,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开口得罪了那位风先生。如果不是人家脾气好,不和他计较,恐怕只要眨眼时间,就能让他身首异处。

“我眼睛好!”冯彩玉见父亲开口问,便嘀咕道:“昨天晚上从哪离开的时候,我就一直想那个是什么东西。想来想去,那个轮廓怎么看都像一头山猪。再加上风先生说过,他杀了一头山猪,那肉也是山猪肉,所以我就心里有点怀疑那头山猪是不是黑岩猪,毕竟,哪有那么大块头的山猪啊。只是,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冯大安擦着额头汗水,也不多说,拉着冯一平和冯彩玉就往镇里走,准备回了客栈拿了行礼就离开。可是他们刚过了独木桥,就见到了迎面走来的沈峰。那冯一平被拉着,一抬头看见沈峰的样子,顿时脚下一软,如果不是拉着冯大安的手,恐怕当场就跪下了。

沈峰看着从河对面走过来的冯家三人神情异样,心中有一点疑惑,只是轻轻点头,便和三人擦肩而过,往河对岸走去看热闹。其实,沈峰心里早就猜到那头猪是被他砍死的黑岩猪,所以在路上也不着急,顺便逛了一圈,看了看都有什么店铺,哪知道一上桥就和冯家三人迎面而过。沈峰心中的确是有点讨厌那个冯一平,不过对于他这个外界来的人来说,昨晚的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还不至于见面就拔刀相向要人命。沈峰也知道,或许这就是两个不同世界的诧异,如果换做其他人,恐怕昨晚就会找机会将冯家三人灭口了。同样,这一点,昨晚冯家三人也想到过,所以冯大安一夜没怎么睡好,稍有风吹草动就瞬间惊醒。华娱攻略

“风先生!”沈峰在前面走着,却被刚刚擦肩而过的冯彩玉叫住了。冯彩玉挣脱了父亲的手,直接上前两步矮身行礼道:“昨天的事是我哥的不对,我代表我冯家向您道歉!”

沈峰听了冯彩玉的话,也没过多为难,只是远远得看了冯一平一眼,对冯彩玉威胁道:“我希望冯老先生会遵守承诺。如果再有下次,你应该知道,我想杀你们不过就是一眨眼的事。”

“我知道。”冯彩玉面对沈峰的威胁,脸色略显苍白,又连声道:“如果真有下次,先生可以不用顾及一面之缘,直接下手!”

一面之缘?沈峰嘴角冷哼,也不多说,转身走向了河对岸。身后这小丫头冯彩玉倒也是个机灵的人,不光丝毫不惧得主动开口道歉,化解仇恨。而且面对沈峰威胁的时候,还拉出一面之缘来说话。沈峰也懒得计较这些,对于他来说,真要啰嗦那么多,还不入一刀下去一了百了。

冯家三人看着沈峰离去的背影,冯大安却是少许松了口气,又气不过一脚踢在冯一平的屁股上,将其向客栈的方向撵去。

沈峰晃晃悠悠得来到那黑岩猪面前,心中倒是有几分苦涩,没想到杀了几头猛兽,一个个都值不少钱。而他压根就没当回事。就在沈峰站在黑岩猪前看热闹的时候,突然感觉身后站了一个人。

“先生。请跟我来!”沈峰还未转身,就听到耳边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那女子话音一落,随即转身向独木桥的方向走去。沈峰回身一看,只见一个穿着破布袍子,遮着面容,看上去像个瘦弱乞丐的背影正往镇内走,随即轻笑跟了上去。

第一六九章 奇人也

一个在前面走着,一个在后面跟着。沈峰一直跟在那个瘦弱的身影后面,直到进了一个独门小院子,只见那个瘦弱的身影走进了一间小屋内,沈峰才跟了进去。

那个瘦弱的身影见沈峰跟了进去,随即取下了身上的斗篷,转身看向了沈峰。如果不是沈峰还记得那声音,恐怕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眼前这脏兮兮的女子会是流雨儇。

“流大小姐!找在下有什么事吗?”沈峰对眼前的女人印象说不上是好是坏,不过对方来找他,他也不好完全不理会,便跟了过来。

流雨儇看了沈峰一眼,直接矮身行礼道:“流雨儇想先谢谢昨日先生的救命之情!”

“不用谢了。昨天你射那一箭也有救我的心。我回头去救你,实则也没帮上多大的忙。”沈峰知道流雨儇这话说的虚,不过是走个场面,所以继续道:“流大小姐说正事吧。外面雪狼帮抓你抓得这么紧。我想你找我过来不是仅仅为了谢谢我吧?”

就在这事,院外又响起了一个人的脚步声,沈峰眼神动了一下,却随即安下心来。流雨儇似乎也知道来人是谁,便沉默了片刻,直到外面那个穿着破旧斗篷的中年男人推门走了进来。

中年男人走进屋子,先是看了一眼沈峰,双手行礼恭敬道:“昨日多谢先生相助。我家小姐才完全脱了危险。”

对方话里的意思,沈峰自然明白。昨天虽说杀了两个雪狼帮帮众之后,便骑着马立刻去寻流雨儇了,不过临走的时候,沈峰还是感觉到了眼前中年男子的一丝气息,此人正是流雨儇逃脱的另外一个护卫,只是沈峰没想到,流雨儇和这名护卫居然这么快就碰头了。

“不用谢。互不相欠而已。”沈峰直接开口道,最后又看向了流雨儇。

流雨儇感觉沈峰是个直入主题的人,便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口道:“先生。你已经知道雪狼帮在抓我,向来也应该知道,这个小镇两个出口都有雪狼帮的人暗地把守。先生也知道我的身份,我也不蛮先生,刚才我们已经尝试着从前后两个出口离开小镇,可是都没有成功。我找先生来是想先生可以帮我。只要先生可以帮我冲出去,我北域流家一定会竭尽全力报答先生!”冷情总裁的复仇女友

帮流雨儇冲出去?沈峰嘴中轻笑,别说流雨儇了,此时他自己也已经被人盯上了,不过沈峰自信要想出去倒也不难,只是这次手中斩马大刀和那件雪狼皮的袍子真要丢掉了。本来沈峰是有点舍不得的,但是想起自己要紧的事情,也顾不得舍得舍不得了,还是尽快脱身,少惹麻烦的好。至于流雨儇,沈峰也有办法帮其出去。其实,哪怕对方没什么承诺,沈峰知道了流雨儇的处境,也未必不会帮上一把。现在对方居然开口以家族之力报答,沈峰心中却是顿时一喜,这还真是他想要的。

“先生!”流雨儇见沈峰半天不开口,便皱起柳眉道:“先生。我知道这一次事情十分危险。只要先生愿意帮助,我一旦回到流家,就一定会给予先生厚报。如果先生实在为难,那也可现在自行离去。”

“不!我可以帮你离开。而且,可以帮你毫发无伤得回道流家去。”沈峰回过神来,轻笑道:“不过。报酬我们要先谈好。”

人情归人情,生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