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7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不!我可以帮你离开。而且,可以帮你毫发无伤得回道流家去。”沈峰回过神来,轻笑道:“不过。报酬我们要先谈好。”

人情归人情,生意归生意。更何况两人之间没有人情,沈峰也的确需要这笔生意,所以才开口想先把交易确认下来,到时候省的开口说了,对方给不了,反而徒增矛盾。

流雨儇见沈峰没办事,就先谈报酬,还把话说的那么满,居然能够包她毫发无伤。流雨儇对于沈峰的实力,其实也有大致了解,对方也只是比她高了一两成而已。如若不是身旁老护卫提醒,再加上流雨儇也确定对方不会出卖她,或许都未必找上沈峰。

三个半步先天初期,只有眼前一人接近中期。流雨儇相信如果冲出去的话,只要不遇见雪狼帮大当家和二当家,还是有那么几分把握的,但是毫发无伤却是绝对做不到。光是先前围捕他的三当家,就是半步先天中期,哪怕只是差了一点境界,那就不是寻常两个半步先天初期可以抵挡的。

不过,既然已经答应了对方给报酬,流雨儇也不含糊,直接开口道:“先生看来的确是有想要的东西,既然先生如此又信心,那还请先生开口,如果着生意谈得来咋们就做,谈不来也可以再商量!”清宫答应

流雨儇没把话说绝,毕竟自己现在是有求于人。

沈峰知道流雨儇对他并不是完全信任,不过生意还是要谈,随即想了想直接开口道:“不蛮流大小姐。我现在急需一枚地级中品丹药……”

不等沈峰说完,流雨儇已经瞪大了眼睛,直直得看着沈峰。一旁的中年男人更是一嗓门炸开了,直接道:“先生。你不是开玩笑吧!”

此刻,沈峰看着两人的表情,知道自己这一开口的确是要了别人没有的。沈峰又叹息改口道:“没有地级中品丹药也没关系。流大小姐如果能够帮我找几株灵气在八百年以上的草药也可以。我这里有清单……”

流大小姐流雨儇却是干脆,直接矮身微微行礼,随后披上斗篷,对身旁中年护卫看了一眼,就准备出门离开。然而就在准备走出门的时候,却被中年护卫给拉住了。

中年护卫一脸焦急得看向了沈峰开口道:“先生。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需要地级中品的丹药,又或者八百年以上的草药。可是这些东西别说我们流家了,恐怕就算北域白马寺也未必能够立刻拿得出来。能够制作地级中品丹药的丹药师白马寺是有一位,可是现在八百年以上灵气的草药实在是越来越难见了,就算中原西南禁地,妖兽山谷中也未必能够找到几颗出来。所以,先生,如果不愿意帮忙还请直接开口。要是愿意,还请提出其他要求。”

沈峰凝紧了眉头,心中越发深沉,他买想到不但地级中品丹药难找,就连八百年以上灵气的草药也那么难找。如果事情这么发展下去,沈峰甚至都没有信心半年内能够救活白玉清。如果真无法救活白玉清,沈峰不知道自己还要怎么回去面对其它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活下去。

流雨儇见沈峰的面色越来越难看,不禁开口问道:“先生。不知道你为何要地级中品的丹药,可否说于我听听?或许,地级中品丹药没有,我流家也可以想其他办法帮你。”

“救人!”沈峰深吸了一口气,直接开口道:“我一个朋友受了很重的伤,救治她的医家说,只能吊住她一口气最多半年时间。如果在这半年时间内,能够找到地级中品治伤回魂的灵丹或许还有得救!”圣贤之心

沈峰也没打算隐瞒,要想更快得着到救治白玉清的方法,他也只能如实对周围人说,以求得到更多的帮助。门口的流雨儇听了沈峰的话,反手关上了门,口中轻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错怪了沈峰。对方并不是什么故意狮子大开口,而是的确需要这些东西,才抱着一线希望说了出来。

流雨儇在屋中踱步,静静摇头道:“先生。你要的东西,我们流家的确没有。我们流家虽然也有丹师,不过也只是能够炼制人品丹药而已。而且就算能够炼制地级中品的丹药,所需要的药材也难以找齐。所以,这件事,我们的确帮不了你。如果您还需要其他帮助,还请开口。”

帮助?沈峰心中叹息,随即摇头打消了自己消极的心情,直接开口道:“先这样吧。不管多难找,我终究要找。不过我还是先帮两位离开这里再说。如果两位信我的话,还请先闭上眼睛!”

闭上眼睛?

流雨儇和身旁的中年护卫对视一眼,最终轻轻点头,选择相信了沈峰,慢慢闭上了眼睛。沈峰见两人闭上了眼睛,便直接从腰兜取出一个小布包,布包里自然是叶清忧给他的银针。银针之术他不可以给两人看见,所以才要求对方闭上了眼睛。沈峰显示在自己脸上扎了几针,迅速换了一个相对年轻一点的容貌,但是样子也不算招人眼。给自己换了容貌,沈峰便直接来到了流雨儇面前,看着那张精致的脸,对着几个穴位扎入了银针,随后输入一丝气劲。

流雨儇此时感觉很奇怪,只觉得脸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爬,但是她也没有睁开眼。直到十多分钟后,沈峰让其睁开了眼,她次啊缓缓睁开。当流雨儇睁开眼的那一刻,突然感觉眼睛有点肿,不过视线倒没问题,而当她看着眼前两个样貌极其陌生的男人时,顿时吓了一条,差点将后背的黑弓取下拔弓相向。

显然另一名中年护卫也发现了问题,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流雨儇,过了好半响才又看向沈峰,当见到沈峰年轻的面容时,不禁拱手谢道:“先生果然奇人也。我和我家小姐,算是完全脱险了。果然是毫发无伤。”

第一七零章 是还不是

雪狼帮千余帮众散在北域雪山一片附近,再加上各个城和各个镇的依附,可以说整座北域雪山向南千余里的范围内,皆有雪狼帮耳线。这些人日夜巡查,别说女子就算是长得像女子的男子也会多看上几眼,以辨真假。

可是,谁又会想到与他们擦肩而过,甚至面对面,略显平凡的女人正是他们要找的流家大小姐。

自从样貌变了,流雨儇却也不那么着急了,步伐悠闲就好像初次闯荡江湖话的小侠女。用不同的身份,看着相同的物件,的确有一种不同的心情,就连那些男子见到她也不再两眼放光,语气平和多了。

沈峰回客栈收拾好东西,连店小二该找的银两也没索要,直接跟随流雨儇和中年护卫离开了客栈。至于那斩马大刀和雪狼皮的袍子,沈峰最终还是决定放弃了。那两样东西虽然不错,但是还不至于让沈峰舍不得放弃。

此刻,流雨儇却是对眼前这个自称风先生的沈峰极为感兴趣。对于易容术,只要在江湖常走的,多少都会一些,有些人甚至可以用气劲附于脸上,改变容貌。不过,这些方法要么就是技术性比较差容易被看穿,要么就是脸上的气劲在高手面前变得无所遁形。但是沈峰所用的易容术却不一样,完全通过穴道,改变了人面部肌肉,有些地方变的臃肿几分,有些地方变得凝实了许多,只不过眨眼间就改变了面部轮廓和样貌。流雨儇还特地和自己的护卫面对面看着,又用气劲感应了一下,完全感觉不到其中和正常人的脸有什么不同。

如此强悍的易容术,恐怕就算整片中原大陆也未曾见到过。流雨儇心中惊叹,心中更有一点好奇,眼前这个人到底是年轻人还是以前的大老粗,又或者到底长得帅还是长得丑。不过,也因为这一点,恐怕沈峰不管用什么面孔对着流雨儇,流雨儇都不会相信了。

这一个易容秘技,叶清忧传给沈峰,无疑让沈峰多了一个保命的东西。不亚于那些其它顶尖功法,沈峰再用出之后,说实在话,其实心里也有一点后悔。毕竟保命的东西被人知道,也就会被人多抓住一个弱点。不过沈峰也知道,自己恐怕真的需要先天秘境里的人帮助才能找到灵丹妙药治好白玉清的伤势,光靠自己一个人,恐怕什么地方有灵丹妙药他都恨难知道。而现在,能够帮助她的人也只有流雨儇。再加上沈峰找到药以后就会离开这片地方,就算被流雨儇知道弱点,他也并不是十分在乎。'末世'反逆袭吧!女主

“情报!果然很重要啊!”沈峰站在小镇门口,口中轻叹。此刻的他感觉自己被白玉清口味养刁了,以前站在家里就能知道天下事,可是现在没有白玉清陪伴,就好像两眼一抹黑,被人捂住了眼睛一般。

三人在独木桥上走着,依旧有不少人扫视过他们,不过显然这易容术已经逃过了雪狼帮的双眼,沈峰三人有惊无险得向外面走去。

独木桥另一端的商队营地中,依旧站了许多人,还在围观那头巨大的山猪。此刻山猪脑袋已经被砍下,上面的肉也被人剔除了,只留有骨头。那四颗黄白色的獠牙看上去比沈峰昨日见到的时候还要长上几分。高高的翘起,足有一米多长。

“如果小女子猜的不错。这头猪应该是风先生杀的?”流雨儇在沈峰耳边低语,试探问道。

沈峰抬了下眉头,脸上笑容僵硬,不置可否,随后直接往不远处的一个驿站走去。这个小镇门口的驿站里也就白天有人,昨天晚上沈峰倒也没见着。当他走进去的时候,看了看里面的马实在不怎么样,比不过雪狼帮拿几匹黑色战马。

不过也就是代步的工具,沈峰随便选了一匹枣红色的,皮毛还算光鲜,气息在这群马当中也是最强的,当然也强不到哪去。流雨儇和中年护卫也不含糊,也选了两匹马,最后留下一些银两。卖马的马夫面色喜气,一天能够卖三匹马生意就已经算是极好的了。所以也极为热情得给沈峰三人检查了马蹄铁和马鞍,确认没有什么破损之后,才送着三人了出了门。

雪狼帮的帮众的确不少,沈峰刚出门便遇见了两个穿着白袍的中年男子,而这两人他还真见过,就是客栈里的那两个人。一个被称为四当家的中年男人,还有一个年轻的随从。

中年男人站在驿站不远的地方,见到沈峰他们往镇外的方向走,便驱马踏脚一步步走了过来。那中年男人没开口问,只是在一旁绕着圈子看。沈峰也知趣得停下了脚步,看向了那名中年男人。从气息上,两人相差无几,雪狼帮四当家这个人刚刚晋级半步先天中期还没两个月,根基有所不稳,所以处在比半步先天中期弱几分,却也比半步先天初期强上几分。情非得已:冷妻归来

“三个半步先天初期!”中年男人眼神略显诧异,在马坊镇一带,三个半步先天初期在一起的还真不多。不过中年男人也没多去想,只是绕了一圈看着流雨儇。流雨儇一开始还想避开对方的眼神,但是想到自己的面容变了,索性脸色冷淡,直接瞥了一眼雪狼帮四当家,略微昂起了头。

雪狼帮四当家上下打量着流雨儇,最后心中也觉得对方不是自己要找的人便不再多看。而是想目光看向了不远处另外三人,随即驱马赶了过去。

沈峰松了一口气,对流雨儇笑着点了点头,当他刚想离开的时候,响起了一个略有熟悉的女人声音。沈峰坐在马上,遥遥得看着被拦截下来的冯家父子三人,不禁皱起了眉头。

“风先生!怎么了?”流雨儇顺着沈峰的目光,看向冯家三人疑惑道:“风先生,认识他们?”

沈峰此刻皱着眉头,说认识也算认识,说不认识,跟这个三个人真没什么交情。而且昨天晚上还差点被那个冯一平摆了一道。不过,沈峰听那远处的话音,似乎雪狼帮的人并没有打算放冯家三人离开,而事情居然和他也有关系。沈峰面容有些无奈,如果冯家三人被人拦截,不是因为他的事的话,此刻他也真的就一走了之了。可是,现在冯家三人被拦了下来,沈峰打心底也不愿意这三个人因为自己的事而背黑锅。

“流小姐。我恐怕没办法跟你们一起上路了。”沈峰直接道:“反正你们的样子也换过了,一路上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等你回了家族,只需要用几分气劲点一下自己的眉心,要不了一息时间就会恢复了。我还有事,就不能送两位回流家了。”

流雨儇愣了一下,看向不远处已经有几分争吵的几人。此刻她心里的确有几分想帮忙,可是想起自己的处境,最终略显无奈道:“那好吧。不过风先生必须答应我,在脱险之后去我们流家走一趟。虽然我们流家拿不出什么地级中品灵丹,但是也会尽力帮助风先生救活自己的朋友的。还请风先生不要推迟。”

“你不说,我也会去的。”沈峰没有矫情,直接开口道:“我现在的确需要流大小姐的帮助。这样子吧,如果我脱险了,半个月之后就会去流家找您。这段时间还希望流大小姐帮我留意地级中品灵丹和各种药材的下落。如若能够救活我朋友一名,我沈峰定有厚报!”重生之读心天师

厚报!流雨儇没有想过沈峰的厚报,又听沈峰说出了自己真正的名字,也知道对方的确有极大难处,便点头道:“好吧。那我就在北星城恭候沈先生了。咋们半月后见!”

看着流雨儇离开,沈峰叹了口气,现在的他已经算是有点走投无路的感觉了,恐怕就差病急乱投医了。如果现在又人拿一颗地级中品灵丹,要沈峰去杀一个好人,沈峰都不敢去想自己会不会遵照对方的意思去做。人,在被逼急的时候,的确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

独木桥口,冯大安面色阴冷,冯一平脸上更是挨了一巴掌,留下五道血印。出手的人,并不是雪狼帮的四当家,而是冯大安。冯一平畏畏缩缩得站在一旁,再也不敢多言一句。

“哼!”冯大安面色阴沉得看了冯一平一眼,又对雪狼帮四当家拱手沉声道:“四当家。虽然我冯大安实力低微,只是一个大圆满的宗师,自然不是四当家的对手。不过人在江湖,讲求的是一个信字。别说我不知道那位先生去了哪里,就算我知道,我也不会说出半个字。至于那位先生做了什么,从我和我义子口中说出来同样不合适。所以,还请四当家不要为难我冯大安,放我父子三人离开。”

雪狼帮四当家驱马,绕着冯大安三人走着,最后嘴角轻笑道:“冯大安。你的名字我也的确听说过。也算是咋们北域的老人了,一手重剑自成一派,如果我没说错,当年你的父辈应该是蜀山出来的人。我今天看在蜀山的面子上就没打算为难几位,如若要为难也就不会好言好语得说了。我现在只想知道,那个人手中的刀是不是我们雪狼帮的斩马刀。你只要回答我是或者不是就可以。”

冯一平捂着脸,刚想上前一步,还未开口,就迎来了冯大安阴沉的面容,随即又后退一步,不再言语。

第一七一章 钱的抉择

“对不起!四当家!”冯大安再次固执道:“当日虽然我们一起同行,但是那刀一直被包裹着,再加上是晚上,在下实在没看见对方手里的大刀是什么样的!”

雪狼帮四当家此刻阴沉着脸,握紧了手中的斩马大刀,直接拔出,蹭一声插在了地上。趣~读~屋

刀一出,四处皆惊。那远处围观山猪妖兽的人早发现了这里的争执,雪狼帮又是这一片有名的帮派,自然关注的人不少。这雪狼帮的名声说好也不好,说坏也不坏,不过都是江湖人,谁惹谁结果都是动刀动枪而已,也没什么例外。

现在雪狼帮动了刀出来,冯大安眼神轻眯,对方实力远在他之上,可是他也不会束手就擒,满是老茧的手已经放在了剑柄之上,依旧双眼凝视着雪狼帮四当家。

“他的刀和这把一样吗?”雪狼帮四当家指着身旁的斩马大刀冷声问道。

冯大安没有丝毫犹豫,挡在了自己一对儿女面前,沉声道:“我没看清!”

场面寂静了几分,周围一群人看在眼中,低声议论。就连站在不远处的沈峰也感觉这位冯大安的确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只不过他那个义子却是差劲了许多,为人高傲,嫉妒心也极强,却是一个不值得交往的人。

龙生龙,凤生凤,不是亲生的,果然不一样。沈峰只见那冯一平眼神闪烁,恐怕那雪狼帮四当家真要动手的时候,此人会第一时间将知道的一切全盘托出。

雪狼帮在这镇上也有几十号人马,此刻几名巡查流雨儇的雪狼帮弟子已经从冯大安身后将其围住,怕是只要那四当家一点头,就会驱马提刀冲过去。

冯大安也已经发现了现场的情势,冯彩玉仅仅贴在父亲的身后,眼神没有过多慌乱,只是手一直放在自己的剑柄上。只有冯一平,脚步已经往一边挪了点,看似只要一动手就打算先逃跑的样子。这时候雪狼帮四大家的眼神越来越冷,冯大安也终于按耐不住,准备拔出自己身后的重剑。

“咦!”就在这事,场中几人耳边响起一声惊异。趣~读~屋冯大安只见一个穿着粗布衣福的年轻武者走入了场中,直接看向了雪狼帮四当家面前的那把刀叫道:“你们是说那个有胡子的大老粗手里的刀吧?和这把一摸一样!我见过!”重生之娱乐圈女帝

此话一出,周围众人却是愣住了。冯大安目瞪口呆,看向了那名年轻的武者,微微张嘴,最终深叹了一口气,憋了回去。

“你见过?”雪狼帮四当家再次深深得看了一眼冯大安,随后将目光停留在了那个年轻人的身上,冷声道:“你什么时候看见的?

年轻的武者连忙恭敬道:“回四当家的话,昨晚我在客栈里面见过,刚才我在镇子里也见过。而且……他不光有这把刀,好像还有一件和你身上差不多的袍子!”

“斩马刀,雪狼袍!”雪狼帮四当家,口中低鸣,昨天在雪山里面,雪狼帮一个兄弟的确是丢了这两件东西。此时,雪狼帮四当家也不怀疑年轻武者说的话,直接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丢给了年轻的武者轻笑道:“赏你的。”

年轻武者接住银子,立刻拱手道:“谢四当家!”

“哼!”雪狼帮四当家嘴角不屑轻哼,又看向冯大安沉声道:“久听闻宗师冯大安极重承诺,没想到今日一见,果然如此。日后有空,要是能路过雪狼帮,就去做做。我们雪狼帮对冯先生欢迎之至。”

雪狼帮四当家说完一拱手,又留下一声冷哼,随即驱马带着雪狼帮帮众,向镇子里跑去。周围人见雪狼帮四当家离去,纷纷说冯大安为人大丈夫,也有说今天运气好,还有几人又结交的意思。可是此刻的冯大安可没那个兴致,拉着冯彩玉,瞪了一眼冯一平,随即顺着道路往南边走去。

“多谢!”冯大安在经过年轻人身旁的时候,只是低声留下了两个字,面容上却有几分鄙夷,随即快步离开了现场。

年轻的武者自然是沈峰。刚才那情况,沈峰也不想冯大安真为此跟雪狼帮硬到底,随即上前,找了个台阶给双方下。再则,他说的话也都是真的,不过雪狼帮真要找,也肯定找不到已经换了容貌的沈峰的。沈峰看着冯大安快步离开,嘴角轻笑,走向那枣红色的战马,随后跟了上去。桃花源里人家

江湖上都说忠信第一,沈峰在先前以为这世界整日打打杀杀刀不离身,多半没有什么人再去管忠信二字,能够活着一条命就比什么都重要。可是,显然沈峰还是看错了,这冯大安居然会为了这两个字宁愿丢掉性命,也不透露半点无关紧要的消息。沈峰此刻心中,的确有意结交,更何况,他感觉冯家三人的事并没有解决,那雪狼帮四当家离开时看冯大安的那一眼,可谓充满了杀气,如若不是众多人在场下手丢了身份,或许冯大安根本走不出马坊镇。

前面三个人在徒步走着,沈峰却是骑在马上不紧不慢跟着。那走在前面的冯大安只是瞟了一眼,没说什么。冯彩玉也只是回头看了沈峰一眼,点了点头,笑了一下,表示谢意。只有那冯一平,斜着眼,过了一会,突然脚步一停,仰头对沈峰满脸怒气道:“你这人要走就快点走过去。这么大一条路,你还骑着马,偏跟在我们后面干什么?”

砰!

不等沈峰开口,前面的冯大安,直接一脚踹了过来,踢在冯一平屁股上。随即抽出身上的重剑,如同板子一样抽向了冯一平的屁股。

“爹!义父!”冯一平被一脚踢趴在地上,又立刻翻身连滚带爬向一旁跑去喊道:“爹。你干嘛?我又做错什么了?你干嘛动这么大的火!”

冯一平赶了上去,手里拿着重剑,依旧猛抽,直接骂道:“干嘛?要不是你昨天说的废话?今天会惹这么大麻烦?我从小教过你做人要讲信义。只要答应别人的事,不管怎么样都要做到。昨天,我们答应了风先生要守秘密,你这个狗眼看人低的东西,刚道客栈就差点把人家给卖了。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话说着,手上动作也没慢。可见冯大安的确现在怒气冲天,当真要把冯一平打残了才解气。一旁的冯彩玉极为尴尬得看了沈峰一眼,随后追上了冯大安准备拉架。那冯一平也顺势跑了老远,见冯大安没追上去,才远远怒声吼了过来。

“信义!信义!”冯一平怒声道:“爹,你是从小跟我们说要讲信义。可是现在谁又去管这些?再说了!我们和他恕不相识,他那种人打家劫舍,也不知道抢了人家多少金银财宝,又没给我们什么好处,我们凭什么给他讲信义。您今天是要讲信义,可是讲了又怎么样?要不是这么一个垃圾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