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7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话一出,那张卓子上的四个人将目光看向了沈峰他们。那黝黑的汉子扫了一眼沈峰这边,意识到了什么,直接对满脸醉意的大胡子道:“二哥。不过三个过路的。好奇一点,也没什么!”

“过路的?既然是过路的。那你怕个啥!”满脸醉意的大胡子对黝黑汉子笑了笑,撑着身子就站起来,走向了冯彩玉的方向,直接坐在冯彩玉的身边,满嘴酒气笑道:“妹子。过路的?哪人啊?怎么到我们寒霜城来了?”

那黝黑的汉子满脸难色,刚要起身去阻拦,却被身旁同伴拉住了。那另外三人显然是想看戏,并不想让黝黑的汉子打扰那大胡子。

冯大安见又人调戏冯彩玉,心中恼怒,却见对方五人都是宗师大圆满的境界,更主要的是对方还是城主府的人。所以也不敢直接翻脸,便开口道:“这位先生。我们父女两是青阳镇的人。今日之事路过寒霜城,坐在这里无意中听了先生说的话,还请先生大人大量,不要为难我们。趣~读~屋”

“为难?”满脸醉意的大胡子看了一眼冯大安顿时嘿嘿笑了起来,粗糙的手慢慢搭上了冯彩玉的肩膀对冯大安讥讽道:“老先生。我哪是为难你们。我这不是见妹子样貌长得可人,却穿了一身粗衣。这不想着给她过点好日子,娶她回去做个妾侍……”极道兵王

冯彩玉被人一搭建,顿时脸色一惊,身子一扭挣脱了满脸醉意的大胡子。这时候大胡子却来了兴致,嘿嘿一笑看着冯彩玉,轻闻手指,似乎在嗅冯彩玉身上的处子芳香。

此时冯大安眼神暴怒,手中巨剑拔了出来,直接将冯彩玉挡在了身后,怒目看向了那名大胡子。满脸醉意的大胡子见到眼前架势,却是丝毫不怕,嘴角一笑,刚准备起身,就听到了耳边传来了冷漠的声音。

“他再敢动一手一脚,冯先生直接把他的那只手脚砍下便是了。”沈峰没有多看那名满脸醉意的大胡子一眼,依旧自顾自得喝着酒,吃着肉。

满脸醉意的大胡子听了这话,便将目光转向了沈峰,腰间尖刀一*在桌上,随后那满是老茧的粗糙右手往桌上一拍,对沈峰不屑讥讽道:“小子。我见过嚣张的,还真没见过你这么嚣张的。现在我的手就在你面前,我还真想看看你怎么砍我马德庆的手!”

满脸醉意的马德庆一开口,站在一旁的四人满脸讥讽和嘲笑。而客栈大堂内的客人也将目光投了过来,一脸看戏的样子。

沈峰没有理会马德庆,这件事是因为冯彩玉而起,而现在,沈峰更倾向于冯大安出手。毕竟,他也不想冯大安这么谦让下去,活生闷气。所以沈峰依旧自顾自得喝着酒,拿着筷子夹着肉,等待着冯大安在那里纠结下决心。

在场的人都在等着看下文,一息过去了,二息过去,冯大安握着重剑,凝着眉头,依旧没有动静。周围人不禁对沈峰嘘声一片,满脸醉意的马德庆不屑一笑,收起了手。

“我他妈以为你这个小杂种多大能耐。不过就是他妈的一个草包。”满脸醉意的马德庆指着沈峰的鼻子恶狠狠得骂了一句,随即手一抬,那粗糙的手掌就向沈峰的方向扇了过去。

站在一旁的冯大安,顿时眼神一惊,刚要拔出重剑出手,只见眼前寒光一闪,顿时一记血液溅射而出,直接扑向了冯大安的眼睛,冯大安没有碧眼,直接整么眼睁睁的看着,只见那马德庆那只粗糙的大手已经齐着手腕,咚一声掉落在桌上,血液飞溅。冯大安知道那个神秘的风先生不怕这些人,可是他没想到沈峰会真的会在寒霜城内对马家的人如此果断得出手。绝世至尊邪神

马德庆瞪大了双眼,看着自己已经齐根断了的手臂,那本来的醉意瞬间清醒。此刻,断了的手腕处传来一阵剧烈疼痛,马德龙握着手腕,强忍着剧痛,口中发出低低嘶吼之声。站在一旁的四人顿时抽出了尖刀,眼神震怒得看向了沈峰。

砰!

在众人眼中,沈峰将本来夹肉的筷子,直接插在了马德庆的断手之上,侧地断绝了马德庆再想把手接上的念头。一旁几人对视一眼刚想上前,却被那黝黑的汉子一步拦住了。马德庆也握着手,嘶声吼叫,却没敢上前一步。他知道眼前的人实力远在他之上,至少自己手怎么断的都没看清楚,连对方是不是真的出手了,他都不敢肯定。只是感觉寒光一闪,可是那寒光是从哪发出的,他却不知道。

“我不知道你们马家在寒霜城有多大势力。但是你们还不想死的话,我劝你们还是立刻滚出去的好。”沈峰言语冷漠,换了一双筷子,从桌上的那盘卤肉里,挑着一片没有沾上血迹的放在口中,细细咀嚼,又见几人摇摆不定,随即不屑一笑冷哼道:“滚!”

滚字一出,那几名马家的武者纷纷逃离。在场众人也是目瞪口呆,他们没想到在寒霜城中居然有人敢如此对待马家的人。这些人也在纷纷猜测沈峰的身份,可是很显然没有人真正的见过沈峰。

沈峰见马德庆几人跑远,知道此处也待不住了,便直接起身看了一脸呆滞的冯大安一眼道:“走吧!”

“哎!”冯大安惊醒,连忙点头,跟着沈峰的身后,拉着冯彩玉向外面走去。

……

寒霜城城主府门口,一辆看上去并不华贵的马车停了下来。城主府门口的几名侍卫眼神一抬,当他们见到马车上走下来的矮胖子时,顿时向两侧让开,恭敬得行了一个理。

矮胖子穿着一套粗布武服,颠着步子想城主府内走去。城主府内的人见了纷纷恭敬行礼,那矮胖子点了点头,乐呵呵得向着后院方向走去。末世之绝对领域

城主府不小,矮胖子从前院走到后院,步伐也不快,所以花了足足一盏茶的时间。当矮胖子站在一间亮着灯的书房门口时,脚下停了下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

“小叔!德龙回来看你了!”矮胖子在外恭敬行礼低声道。

“回来就进来吧!”书房内传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的笑声,直接道:“你小时候是我把你养大的。那时候没什么规矩,现在长大了倒生分了。”

矮胖子马德龙脸上带着笑意,推门而入,见到书房里正在练字的中年男人,也没开口打扰,直接在一旁看了好一会,等到中年男人提钩收笔,才笑着惊叹了一句好字。

那中年男人指了指马德龙,摇头笑了笑,示意马德龙坐下又开口问道:“怎么样?这些年去外界可有什么收获?有什么趣事,倒是说来给小叔听听!”

“收获倒真没有!”马德龙深叹了一口气,眼神有几分阴冷道:“那马万腾的脑袋的确厉害,背地里下手还真不好对付他。就连他儿子死了,都能忍着按兵不动。也怪那几个老头子没用,外门那么大家业,连开口做个主都不行。要不然,马万腾现在说不定正和别人火拼呢!”

中年男人听了,面容也冷漠了几分,深吸了一口气道:“马万腾要是脑袋不好使,当初也不会暗地里对你爹下手,最后也逼得你不得不逃跑来投奔我。不过现在他也是外门家主,你也不能直接对他下手。如果下手了,到时候被内门执法长老知道,到时候你也逃不脱家法。”

“我知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都等了这么多年了,也不着急再等个几年。”马德龙挠着脑袋,深叹了一口气,话锋一转又嘿嘿笑道:“不过。小叔,说要有什么有趣的见闻。我在外面还真看见了。那可是我亲眼看见的。东域孙家外门,那一天和人打的是天昏地暗,死了好几十人,年轻的宗师死了都有十多人。到最后连那个老古董孙铭虎都出来了,却被人家一甩手给逼了回去。你说这稀奇不?“

第一七五章 报仇?

中年男人刚端起的茶杯一顿,又放了下来,看向了马德龙。趣~读~屋马德龙嘿嘿一笑,也不含糊直接说开了。

“我知道你不太信,要不是我亲眼所见,我也不信。”马德龙喝了一口茶水,抿了抿嘴也没隐瞒什么,直接道:“真要说还得从我去骗马兴鹏那小子说起。自从我去了外门以后,本来想混到马万腾身边去,可是那马万腾太精明了。我几次想在他面前有所表现,想讨好他,但是看到他那眼神,我就知道他对我有所顾忌。最后没办法,我就打主意打到马兴鹏那里去了。说起那小子,简直就是个棒槌,我也不知道怎么地,他爹那么精明的人居然生了那么个棒槌小子,居然还打算让他接任外门家主的位置。嘿嘿,不过就被我用话挑拨了几句,他就跟人干上了,后来受了点伤被我顺手解决了。”

“你把马兴鹏给杀了?”中年男人顿了一下,皱起了眉头沉声道:“没留下什么把柄吧?”

“把柄?我又没那么笨。我那是嫁祸给了别人。”马德龙冷笑一声,继续道:“不过,被嫁祸的那小子的确是个高手,当初的实力恐怕不在我之下。马兴鹏虽然棒槌,但是好歹也是宗师大圆满,在外门名气也大,被称六大家族外门年轻一辈第二高手,所以手段还是有一点的。本来,我以为马兴鹏和被嫁祸的那个小子来一场生死斗。可是没想到被嫁祸的那小子着实厉害,两招就把马兴鹏那小子给拍飞了。”

中年男人听着也不觉得有什么,宗师大圆满在他眼中不过蝼蚁,被人一掌拍飞,那不是很正常的事吗?一旁的马德龙见自己小叔没想明白,便在一旁提点道:“小叔。那个人可不是六大家族的人。也不是咋们先天秘境的人。”

经过马德龙如此一提点,中年男人倒是立刻明白了,直接凝眉道:“你是说外界还有能够突破大圆满宗师的人?那不是……”

此时中年男人想到了一个流传于各大家族高层的一个古老而又忌讳的组织,瞬间眼神动了一下,有几分忌惮。

“不错!”马德龙也知道自己小叔想到了什么,直接开口继续道:“那个被我嫁祸的人的确是那个组织的人。只是一开始我也不知道,否则恐怕我就算竭尽全力也会再添一把火进去。那天马兴鹏被人打伤,在酒店就被我下了狠手。哪知道那个被我嫁祸的小子眼力那里好,居然知道我隐藏了身手,一路派人在后面跟着我到了福建外门。后来我又到马万腾那里,把消息传了过去,嫁祸给那个小子。哪知道马万腾知道了消息,生硬得把事情压了下来。接着,我又让那几个老头提议让马兴龙出山争夺外界京都一个官位,又买通了马兴龙手下,让其再惹一下对方。可是没想到那个马兴龙倒是比马兴鹏聪明多了,不光没上当,还和人化解了仇恨。那小子还将我可能隐瞒实力的事,告诉了马兴龙那小子。最后,我就被马万腾派人调查,只得离开了外门。”终极昏君道

中年男人听着马德龙的话,微微点头,给马德龙倒了一杯水道:“如果那个人是那个组织的人。能够一路派人跟着你,也的确不稀奇。你离开了外门之后呢?怕是又想去找那小子的麻烦了吧?”

“还是小叔知道我。”马德龙嘿嘿一笑,喝了一口水继续道:“被人吭了。我哪能服气啊。这不就乔装打扮之后,去找那小子,准备找个机会下狠手。可是没想到,刚到京都,就遇见孙家孙帆那小子得罪了那个人。我一想,有人帮忙摆平,倒也省了我的事,我就图个看戏,也没走远。”

“看来这戏停精彩啊?”中年男人笑着反问道。

“精彩!”马德龙点头,伸着短短的脖子靠过去,直接道:“小叔。你可不知道当时那场面。我还是从孙帆开始跟你说吧。孙帆得罪了那个人之后,本来没什么事。可是孙家还真倒霉,一个晚辈也得罪了那个人的父亲。后来孙帆去救那个晚辈,却一不小心杀了那个人的父亲。谁也没想到,这仇一结下来居然就是杀父之仇。孙帆也知道对手不简单,就一路逃跑回了外门。可是逃到孙家外门又有个屁用,人家一直追道了孙家去,最后把孙帆那家伙从女人床上光着身子撵了出来,当场在街上砍了脑袋。我也是看到那个人戴的面具,才想起来外界还有那么个组织。”

中年男人深吸了一口气,点头道:“阎王殿啊。不管在外面还是在先天秘境之内,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个忌讳。否则,我们这些先天高手也不会窝在这先天秘境里面,过着这么原始的生活了。虽然这里先天灵气充足,修炼起来也快,可是终究没有外面花花世界来得让人赏心悦目。后来呢?孙帆被人砍了。那个年轻人不过是半步先天的实力,也不至于把孙铭虎给一巴掌扇飞吧?孙铭虎再怎么说也是先天王者,真要有人把他一巴掌散发,恐怕圣者也做不到,可能只有传说中的尊者差不多才能有这么大本事吧?先天尊者,在先天秘境之中也是老古董的怪物。就连我们六大家族之中也只有王家有这么一个人而已。还是五十年前晋升的,也不知道现在还活着没有。你别告诉我,你真在外面看见了尊者?”客官不可以;老鴇初

尊者!此刻,马德龙却是心中一惊,睁大了眼睛,他只知道自己见到的那个老道士十分厉害,一直以为对方只是个圣者就差不多了。可是被自己小叔这么一说,心中突然升起一丝恐惧,嘀咕道:“难道真是尊者?”

“别乱想了。尊者在先天秘境里也不过寥寥数人而已,两只手都数的过来。”中年男人捧茶摇头笑道:“要是外界都有人能修炼道尊者境界,那先天秘境要了还有何用?”

马德龙觉得也是这个道理,可是转念一想,又摇头道:“小叔。这事情不对。都说外界无法修炼先天之境。可是阎王殿这几百年来,也不曾断代过。那个老道也的确厉害。我给你继续说啊。当时那小子杀了孙帆,孙帆他老子孙铭伯就出来了。可是和那小子硬对了一招,却是一下子没占上风。如果我当时没看错的话,那小子使用的拳术秘技,应该是四象拳。”

“四象拳。”中年男人脸上一惊,却随即收敛起来,直接点道:“你先说下去。”

马德龙见自己小叔似乎很关心四象拳,他也知道那东西的厉害,便不含糊继续道:“那四象拳的确厉害,那小子不过先天初期的实力,硬是一拳把孙铭伯那老家伙挡住了。后来孙铭伯又被一个女人偷袭受了伤,孙铭虎才坐不住从里面出来了。可是出来又怎么样?不过是个笑话而已,说了一堆废话,刚要对人家出手,那阎王殿老道就到了。小叔,你可不知道那气势,阎王殿那些探子,漫天飞舞来了足有三千多人,里面至少有一千多人是宗师,有五百多人是大圆满宗师,整个孙家外门当时都被人包围了。后来那老道开口,我才听明白,原来那老道士就是阎王殿老殿主阎罗王,而那个小子居然是老道士的外孙,也就是下一任阎罗王,也是下一任阎王殿的殿主。”虎魂修仙

“阎王殿少殿主!”中年男人皱起了眉头,深吸了一口气,显然还在想四象拳的事,随后又对马德龙道:“说说那个阎王殿老殿主实力到底怎么样?”

马德龙脸色苦闷,摇头道:“当时孙铭虎是要杀那个小子。那拐杖已经快要扎到那小子心脏了。阎王殿老殿主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出现了,不过手一挥,孙铭虎硬生生被人止住了,最后被顶飞了几十米才停住。孙铭伯想上去评理,最后还是被人手一挥,用一股气劲给打飞了。我真不知道那个老殿主实力有多强,不过,孙铭虎在人家面前就跟树叶似地,只要人家愿意,手一挥就能把孙铭虎扇死。后来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阎王殿老殿主还下了最后通牒,让孙铭虎滚回先天秘境,并且说先天秘境之中从那天开始,先天强者敢踏出先天秘境一步,就会被当初击杀!”

中年男人一听,眼神惊栗,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阎王殿,果然霸道。那个老殿主真如同你所说,恐怕真有可能是先天尊者之境。除非先天秘境里的那几个老家伙出山,还真没有人是其对手。对方也有资格说出那句话。”

“那老殿主是厉害。”马德龙点头,又轻叹一声道:“不过那个少殿主也实在了得。小叔你可不知道,从年纪看,他现今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就已经是半步先天初期。而且一身实力就算半步先天中期的孙铭伯都未能一下子压住他。再加上他一人冲进孙家的那种胆识,说实话,我打心底也有点佩服他。如果早知道这些,当初我也未必会利用他。”

“的确如此。那样的人还是少招惹为妙。”中年男人同样点了点头,对马德龙嘱咐道。

马德龙也同样点了点头。

哒!

而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一个满身酒气的大汉,迫不及待冲了进来,先是看向中年男人,又看向马德龙,捧着断手,瞬间哀嚎道:“小叔。表哥。你们可要为我报仇啊。”

第一七六章 追击

中年男人和马德龙看见冲进来的那个大汉,却是都愣了一下。趣~读~屋马德龙好半天才认出那人,才上前一步查看伤势。

“德庆?你手怎么被人砍了?”马德龙对这个表弟并不怎么关心,只是查看了一下对方的伤势,开口问道。

中年男人闻到对方的酒味,更是皱起眉头,直接喝斥道:“又是满身酒气。今天早上才和你说过的话,你当耳旁风啊?”

“可……”大胡子马德庆愣了一下,支支吾吾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号。

“说吧!”中年男人依旧端坐在椅子上,瞥了一眼马德庆的断手冷声道:“你的手怎么回事?被谁砍了?在我寒霜城砍我人的手,胆子也不小!我马忠厚和我马家的面子看来是越来越没人放在眼里了。”

马德庆赶忙回道:“是三个过路的,一个半步先天初期,两个宗师。在酒馆里遇见,不过就是说了几句话,发生了口角。那名半步先天初期的家伙,说砍我手就把我手给砍了。还说……不管我们马家在寒霜城有多大的势力,他想砍谁的手,就砍谁的手。还让我们马家滚!”

“好大的口气!”马忠厚双眼怒瞪,虽然知道马德庆肯定有添油加醋的嫌疑,不过一个过路的,还是半步先天初期的武者,居然丝毫不给他马家的面子,说砍马家人的手就直接砍了。对于马家在寒霜城的声望的确是一个极大的条形。马忠厚凝眉扫了一眼马德庆道:“去吧!让老三带几个人和你走一趟。能把那个人活捉回来更好。要是活的捉不回来,死的也行!”

老三,自然是寒霜城三当家,一个半步先天后期的高手。马德庆只是一个小小的大圆满宗师,虽然名义上是马忠厚的侄子,可是在城里根本说不上话,所以他也只能先进来禀报马忠厚,然后才敢去请人出手。有了马忠厚的话,马德庆放下了心,忍着剧痛就打算往外走。

“等一下。”马德龙拦住了马德庆,随即嘴角轻笑对马忠厚道:“小叔。就是一个半步先天初期的杂碎。这事就不劳烦三哥了。我正好也才回来,想出去走走,就让我带几个人去看看吧!”

马忠厚听了这话,却是眉头动了一下,心底里是不想马德龙出去冒险的。趣~读~屋但是马德龙才回来,想出去走走,看看寒霜城也在情理之中,再加上对方不过一个半步先天初期的小角色,让半步先天后期的老三去处理这种小事,也的确有伤对方面子。绝色魔妃乱红尘。a

“去吧”马忠厚点了点头对马德龙嘱咐道:“多带点人。看看就早点回来。我也有不少话想和你说。”

马德龙和马德庆虽然相差一个字,但是府里的人都知道马忠厚没有子嗣,把马德龙小时候当亲儿子看待。所以马德龙站在这个寒霜城的城主府中,随便说句话也能抵上马忠厚的命令。马忠厚让马德龙多带点人,也不去下命令,他知道马德龙虽然只是半步先天初期的实力,但是只要一开口,不说那些宗师会讨好他,就算一些半步先天初期的手下也会主动上前巴结。对于这些年轻一辈的是,马忠厚也懒得管,甚至他希望马德龙能够实力再提升一点,到时候能够接替他的位置。

“小叔。我去去就回来。”马德龙知道自己小叔关心他的安全,便点了点头,出了门,随后直接吩咐马德庆去着急了二十多个手下便出了城主府。

马德龙此时出来,也真是想看看,毕竟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再这里长大。这一次去外界待了整整十来年,十来年没回的寒霜城的确让他极为想念,也只有回到这个地方,他才会肆无忌惮,才不会整天感觉那么累。不过虽然是想出来看看,马德龙也决定先把事情做了再说,毕竟根据马德庆的话中所说,那个人丝毫不给寒霜城马家的面子,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马德龙为了心中引以为傲的城池去对那人下杀手。

“前面带路。”马德龙一上黑色战马,直接对马德庆冷声道。

马德庆一点头,被人扶着上了马,然后对马德龙讨好笑道:“表哥。就在前面不远,我让人在那看着呢,应该跑不了。”

二十多骑,浩浩荡荡,还没到城北的客栈门口,就被一个高个子武者追上了。马德庆一见那人,急声问道:“我不是让你跟着那三个人吗?人呢?”

高个子武者还喘着气,见马德庆问话,连忙咳嗽了几声,又见到马德龙在场,连忙笑道:“少爷回来啦?”穿越之能植师

“恩。才回来不久。那些砍了德龙手的人呢?现在在哪?”马德龙却是认识这个人,以前是一直跟在自己后面的人,所以语气也平和许多。

高个武者连忙禀报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