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7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不过,这些都不是老者关心的。老者才不关心那些境界到底有什么用,毕竟就算他想得再多也不可能去修炼那东西。现在他关心的是自己这个还没收成的徒弟居然有了意之极限的修炼法门。

“嘿嘿!老道士这次算是亏大了!”老者嘴角嘿嘿一笑,静静得站在一旁看着,也没去打扰分毫。

天阳夕落。

那金色余辉映射出两道身影。那高大的老者依旧站在那里,感应着沈星身上的气息,没有半步离去。而此时,沈星也终于呼出一口浊气,睁开了双眼,当他看到夕阳余辉和身后的老者时,不禁愣了一下,随后站起了身子。

“如果你真想有一天能够帮助你哥,那就进来吧。”此刻,老者的面容严肃了几分,甚至不让沈星有丝毫质疑的感觉。沈星看向老者进入竹屋的背影,最终叹了口气,跟着走了进去。

屋内陈设很简单,基本上都是竹子编制的,中间有个火坑,里面烧的也是干竹。高大老者此刻正坐在火坑一旁,示意沈星也坐下。

“天星竹烧的火,罡气足,对身材淬炼也有好处。以后你每天就坐在这个火坑边上修炼你哥和我教给你的功法。”老者将一块墨色黑竹放入了火坑之中,只见那墨色黑竹散发出点点星火,看样子并不像那么容易烧起的样子,只是一点点一点点的被火焰侵蚀着。综恐:这狗啃的人生

沈星看在眼中,依旧不服气道:“我想去找我哥。”

哒!

老者又丢进一块墨色黑竹,静静得看着里面的火星,过了好半响,才沉声问道:“沈星。我想问你,你觉得为师的实力如何?”

“你的实力很强。我不是你对手。我承认拜你为师。但是我还是想找我哥。”沈星一连窜倔强道。

老者点了点头,继续沉声道:“你想去找你哥,为师并不想拦着你。可是你知道你要去的那地方是什么地方吗?里面又有什么人,你进去之后又要面对什么?”

“我哥能面对的。我也能面对。”沈星继续回道。

老者拿了一个水壶,放在火坑之上,烧着热水,对沈星继续道:“你哥的实力远在你之上。他面对半步先天中期的强者都有逃跑的机会。可是你呢?不过是宗师的实力,虽然身体强壮一点,但是面对半步先天初期的强者一样会身死。就算为师乃是先天圣者巅峰之境,距离那尊者只有半步之遥,却也是同样不敢踏入那先天秘境一步。所以,你哥哥本来是九死一生,不过有了五官王那老婆子的易容秘术,却也是能够活着出来。可是如果你进去,不过是给你哥徒增累赘而已,或许你哥也可能因为你进入,最后走投无路。”

“不会的。”沈星惊声道:“就算我死,我也不会成为我哥累赘。”

死!此字一出口。老者一听,顿时眼中冒出一丝怒火,手里拿着一根天星竹敲在了沈星的脑袋上,沉声道:“死算什么英雄。老子秦广王一脉本就是练就不死之躯,想死?你应该想着怎么不死!”

“不死?”沈星见老者突然动怒,捂着脑袋惊愕道。

老者似乎也不太会劝人,同时被沈星倔强逼出了火气,直接走到一旁,从床上取下一个半人高的圆形铁盾,直接铛一声插入了沈星面前的地面之上,语气也重了几分道:“我秦广王一脉,传承的乃是御之极限。传承之器也是这玄铁巨盾,练就的乃是不死之躯。虽然轮实力,我不过只是一个先天圣者,但是为师修炼的不死之躯,就算面对先天尊者也能挡下全力一击。只是练就这不死之躯,要求极为苛刻,我苦寻三十多年,也未发现一人合适。”重生之修道

“那干嘛收我!”沈星不耐烦讥讽道。

砰!

老者已经打顺手了,直接一竹竿又敲了过去道:“要不是你能变成那玩意。老子能收你为徒。老子告诉你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你哥未来想要继承阎王殿殿主之位,就必须得到其他传承者的支持,只有总数超过七人以上,才可以正式接任。根绝我所得到的消息,现在支持他的不会超过五位,所以,如果你想让你哥继承殿主之位,就必须跟着我好好学,只有继承了我的衣钵,到时候才有资格站在你哥的身后,帮他说一句话。”

“啊!可是我哥在里面有危险啊。我……”沈星挠着脑袋,苦涩道。

老者和沈星一样,挠着短发,急脾气发出来,直接吼道:“你现在进去有个鸟用。就你这实力,进去人家一只手就把你捏死了。到时候没帮上你哥。你哥还得给你报仇。你想想你哥现在实力,虽然只是半步先天初期,但是距离中期也不远。到时候你哥实力越来越强,难道你一辈子就停留在宗师境界?到时候你哥的敌人都是先天圣者,甚至先天尊者,如若你不传承我的衣钵,你拿什么帮你哥对付敌人?”

“这个我好想就明白多了。”沈星挠着脑袋,嘿嘿笑着看着老者,只是过了一会又苦恼道:“万一我哥在里面遇见了危险怎么办啊?我不去,以后还不得后悔死!”

老者拿着竹竿又想敲,最后却是顿住了,拧着眉头,怒气冲冲得看了沈星一眼,又直接道:“这个你放心。我在先天秘境这里镇守了这么些年。里面大大小小的事,我还是有能力一清二楚的。只要你愿意安心继承我的衣钵,我便将我秦广王殿挥下一下资源慢慢交给你。到时候你想了解,你哥发生了什么事,自然易如反掌。”

秦广王殿的资源?沈星依旧没明白这个资源的可贵性,最后嘀咕道:“那你就不能进去救我哥吗?师傅?”

“进去?”老者挠着脑袋,苦恼无比,裂开嘴,好一会才深吸了一口气,瞥了一眼沈星道:“看情况再说吧!”

第一八三章 西域孙家

中原大地西域孙家。

孙家老宅大堂内外,此刻已经围满了人。议论声四起,有些愤怒,有些不屑,更有些像是在看笑话。大堂之中,已经坐下来十多人,为首的中年男子,年过五旬,古铜色的脸颊阴沉无比。而站在堂中两人,其中一名花甲老者,拄着拐杖,另一人却是双膝跪地,眼中赤红如滴血。

“我们孙家传承千余年,还真没丢过这么大的人,居然整个外门差点被人给端了!”

……

“外门这次笑话的确闹大了。年轻一辈死的宗师听说就有二十多个。虽然宗师在咋们孙家不值钱,但是好歹也是我们孙家的年轻人,里面也不知道多少天才人物就这么夭折了;也的确可惜了。”

……

“外门的家主,看来这次也该换换了!”

……

周围的议论声就在堂中两人耳边,站着的花甲老者面色阴沉,深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胸中怒气,看向了堂山的那名中年男子。

哒!

中年男子,手中茶杯轻轻在桌上一点,外围的议论声也平息了下来,众人纷纷将目光看向了中年男子,等待最后的决断,此人正是孙家内门当代家主孙洪天。

“孙铭伯!你可知罪?”孙洪天放下手中茶杯,看向地上的孙铭伯沉声问道。

孙铭伯仰头看着这个比自己晚了一辈的当代家主,丝毫不敢违背,直接恳求道:“家主。我孙铭伯教子无方,孙帆已死,的确罪有应得。但是他毕竟是我孙家之人,那小杂种沈峰仗着阎王殿……”

“够了。”孙洪天低声喝道,又看向四周众人,直接命令道:“孙家外门太上长老孙铭伯,教子无方,强奸峨眉老尼在前,却不知被赶出内门之后,任不知道悔改,又惹祸端,引来仇敌包袱孙家外门,致外门弟子死伤无数。虽然其子已死,但是孙铭伯你罪责依旧难逃。现在我以孙家家主的身份将你逐出孙家家门,从此以后,你的生死再与我孙家无光。”农女的田园生活

“家主!我……”孙铭伯眼神呆滞,他没想到刚回道内门,便被逐出了家族。

孙洪天直接看向孙铭伯再次冷声道:“记住。从几天开始,你的一切与我孙家无关。你走吧!”

与孙家无关!孙铭伯心里也明白孙洪天这句话的意思,最终无奈,恭敬点头,转身退出大堂,走出大堂之后,他又深深看了一眼孙家大堂之上的众人,最终口中叹息一声,快步离去。

孙铭伯被赶出了孙家,却是没人阻拦,也没多少人意外。只是有些不明缘由的人在其中笑话了两句,也就当个饭后茶余的闲话过了。

孙洪天又看向大堂中的孙铭虎,随后手一挥,大堂的八扇槅门都随风关上。堂外的孙家子弟愣了一下,也知趣,纷纷散开,显然下面的事轮不到他们来过问,更轮不到他们来看热闹。

大堂之内,寂静了几分,几名孙家长老和太上长老,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直到外面的人都散了。其中一名看上去身高体阔的老者才口中发出一声冷哼。

“哼!”那老者直接扯开嗓门吼道:“阎王殿那些老家伙欺人太甚。万事一命抵一命,孙帆作恶,死了也就算了。我们孙家外门那么多年轻一辈的宗师,里面不乏一些天才人物,将来成就不可限量,怎么能如此白死了。家主,这一次事情决不能善罢甘休!”

坐在孙洪天侧边的一名老者,也同时点头道:“这事不能就如此算了。现在别说我们孙家的年轻人,恐怕整个六大家族都在看我们的动静,如果这一次就这么算了。那以后我们孙家被人戳脊梁骨是小事,伤了立足的根本才是大事。”

两人的话,孙洪天都听在耳中,也没开口应一声,只是看向了场中的孙铭伯,直接开口道:“那老道的实力有多强?”

“先天尊者!”孙铭虎低声回道:“当日,我感觉到他气息的时候,距离孙家庄至少还有千余米。我便用尽全力想要击杀沈峰。可是没想到只差分毫,那孙洪武就到了,弹指之间,我和铭伯两人都被一股气劲震飞。据我所见,恐怕那孙洪武,连一层气劲都没有用到。”异世剑君

一层气劲都没有用到,便弹指间震飞了一名先天王者,这的确不是先天圣者能够办到的事。在场众人面面相视,他们也知道,留在这里的原因便是那孙洪武。

孙洪天深吸了一口气,又道:“他还说了什么?”

“他说……”孙铭虎深吸了一口气,略微站直了身子回道:“他说,让我三日之内滚回内门,并且内门如果想报仇也可以,不过先天之境如若出去,则会当场击杀。”

孙洪天轻轻点头,冷哼道:“我这位同父异母的大哥却也是给了我们孙家面子,至少还给了你三天时间。”

“的确如此。”孙铭虎知道孙洪天这句话不是针对他的,便应了一声。而且孙洪武也的确给了孙家的面子,如若按照规矩来说,就连他孙铭虎也是初步了先天秘境的,更不要说给三天时间回来了。哪怕是回来通风报信,也的确是顾及了同族之情。

孙洪天身侧的老者,拧着眉头道:“家主。这阎王殿在外界压了我们整整四百多年,恐怕别说六大家族,就算是四大门派也早该按耐不住了。现在正值四大门派招收门徒的日子,而且还是蜀山老祖两百岁的寿辰,我们孙家也接到帖子,何不借此机会,联合各派,将那阎王殿一举铲除……”

“对!”先前那名说话的中年男人连忙插嘴道:“那狗日的阎王殿已经压了我们六大家族和四大门派四百多年了。我上一次去外界的时候那都是三十多年前了,这些日子外面那些小子没少送稀奇古怪的玩意给我,还真他娘操蛋,那个更令牌一样的东西叫什么手机来着,我愣是捣鼓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玩。家主,要是我们在这样下去,恐怕到时候和外面一比,可真的就变成了山中野人了。那些影碟您看的不比我少,如果我们再这么避世下去,恐怕以后真的只能自封山门了,就连那些枪什么的都能要我们的命,我们修炼道最后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直接撤了内门,全搬出去,不要修炼得好。”

在场众人都是去过外界几次的,可是那也是在小的时候,实力还不怎么样,没踏入先天的时候。对于外面的花花世界,众人都极其向往,特别是这十几年里,外面那些小子送进来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越来越多,什么笔记本电脑,什么影碟机,什么手机,什么平板,这些老家伙越来越发觉,自己已经渐渐变成了山中野人。而且那些电脑里所储存的军事资料更是让他们看了胆战心惊,当年他们在外界的时候,那些枪的威力并没有那么大,一名古武大师,只要用心也躲得过去。可是现在,这些老家伙心中却是越来越惧怕,面对那些枪械,也早就没了信心。玄武传奇

“这些我都知道。”孙洪天声音低沉,面容严肃。他小时候也去过外门,当时只觉得那个世界虽然不错,却也没什么值得太过羡慕的。可是这几年里面,他所看到外面提供的资料,感触极深,深知这先天秘境已经步入当年那样高人一等,甚至先天强者也不再完全占据优势。毕竟再厉害的高手,面对那些导弹一类的东西,最终的结果还是要飞灰湮灭。

当初先天秘境存在的原因是什么?或许已经很多人不再去想了。恐怕也只有和外界联系颇多的六大家族心中才知道,先天秘境当初存在的原因就是给武者留有一个可以踏入先天,成为先天强者,以此高人一等,俯视外界。可是现在,或许外界普通人依旧会仰望着他们的存在,可是外面的势力,却足以完全将他们摧毁。

孙洪天心中其实早已经拿定了主意,这一次事情不过是一个将计划提前的导火索而已。

“让人准备马车。”孙洪天直接对身旁的老者道:“小叔。这些日子,你就和我一起去蜀山之巅走一趟吧。也该有个人提醒提醒四大门派那些老古董了。如果再这么下去,或许要不了多久,先天秘境也就到了灭亡的时候了。”

坐在孙洪天身旁的那名老者,连忙点头道:“这事,的确我该跟去。”

“恩!”孙洪天应了一声,又看向下面的孙铭虎道:“孙铭虎。孙铭伯虽然已经不是我孙家人,但是这些年他对我们孙家也算是有功。他做出什么事来,跟我们孙家以后的确没有任何关系,不过他如果想知道什么,我们孙家也可以念在旧情的份上帮他一把。他儿子的仇能不能报,剩下的事就看他自己了。还有,告诉你儿子,这一次的事情他也有责,如果孙家外门再有损伤,那他那外门家主之位也就不要做了。”

“明白了。家主。”孙铭虎一听,慌忙点头道。

第一八四章 连云镇

蜀山!

流传于华夏世界千古传说之中充满了传奇色彩的修真之山。趣~读~屋在华夏以往的传说之中,武当、峨眉、白马寺这些门派都属于武术门派,而只有那座蜀山,在传说之中,里面充满了传奇色彩的仙人,甚至可以踏剑而行,千里之外取人首级。

沈峰站在蜀山脚下,看着眼前连绵群山之中那座入云之巅,心中充满了惊奇。

此刻,正值四大门派招收门徒的报名时间,蜀山脚下的连云镇以及挤满了人,多是二十多岁,各大家族年轻一辈的子弟。

“三千八百六十一号。”受理报名的是一个年轻的宗师,直接拿了一个青色竹牌,写下了一个编号,丢道了沈峰的面前,随后直接道:“下一个!”

沈峰接过那竹牌,挤过人群,慢慢擦着缝隙挪了出来。从小到大,他还的确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居然和几千人拥挤在一起,恐怕这也只有在电视中新闻里的人才市场中才可以看见吧。沈峰想到此,不禁无奈一笑,现在的自己不正是逛着先天秘境的人才市场。而身后就是四大门派招收门徒的摊位,一排下来十几个人。而沈峰只是其中一个人登记的三千八百六十一号。在青色竹牌背面还有一个丁字,想来这就代表了丁字组。甲乙丙丁,一路下来十二个摊位,十二个组,而且这报名的日子还有三天的时间,根据如此计算下来,一个组起码六七千人,那这次来参加四大门派门徒招收的起码有*万人之多。

沈峰好不容易挤出,见到了冯大安父女两人。三人在路上也极其舒适了,说话方面也随便了许多,没有了以往的身份,沈峰也将自己的姓名告诉了对方,同时也换了一个年轻一些的妆容。

“风老弟!”冯大安没有改口,见沈峰挤出人群,连忙招了招手,示意自己的位置。沈峰也早就看见了他们,上前亮出了手中的竹牌。

冯彩玉一见那竹牌,张嘴轻叹道:“按照这么算,再过三天下来,怕是有接近十万人。四大门派不亏是中原顶尖势力,以往招收门徒恐怕也不少于这个数。不过能够进入门派的却也是极少,十万人中,也就是千中求一而已。每次四大门派能收两百名弟子,也就不少了。”

千中求一!沈峰在路上早知道各大门派招收的人并不多,可是他也没想到来这里的人却是如此之多。本来还打算借此机会进入四大门派,可是看着架势,似乎要想进入那四大门派之中,也不是那么容易。可是,不管如何,沈峰都是要进去的。宠妻成瘾

连云镇,真如同这名字一般,连片成云,甚至比起那寒霜城还要大上好几倍。可是纵然如此,这连云镇也供不下拿报名的十万人,更何况出了这些报名的年轻武者意外,还有一大群其他门派来招收门徒的人,以及一些来看热闹的人。恐怕这一次连云镇中挤下的人不少于十五万。

十五万人,在整个先天秘境中原大地来说,恐怕最大的城市,也不过如此了。沈峰他们也是刚到就来报了名,不是他们没想过去找个客栈先住下,实在是,他们也知道自己来晚了,恐怕别说客栈了,连马棚也不会轮到他们来住。

沈峰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人头,心中叹了一口气,看向冯大安父女两人,最终开口道:“去碰碰运气吧。如果实在不行,我们也只能想办法在外面凑合几天了。”

“习惯了。我们离家在外,也是少有机会住上客栈。”冯大安倒也无所谓,直接笑道:“正常情况,也是在树上过夜。”

冯彩玉作为女儿家,而且也是爱干净之人,自然不太喜欢在外面凑合,主动开口道:“我在去问吧。这么多客栈,也许有人刚好退房被我们遇见也说不定。”

“好吧!你前面去找,我们跟着就是了。”沈峰笑着,示意冯彩玉去前面一家家问,他则是和冯大安跟在后面,一路看着周围的街市。

人多的地方,做生意的自然也多。这些日子,连云镇街道两旁早就摆满了摊位,因为处于蜀山脚下,却也没人敢争抢,倒是井然有序。摊位之上倒是卖什么的都有,刀枪剑戟,妖兽皮毛,甚至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稀奇古怪的玩意,不过里面这些东西却是真假难辨。

冯大安见沈峰一直看着路边摊位上的东西,低声提醒道:“那些皮毛倒是可以看看,至于那些刀枪剑戟,不过都是寻常货色。至于那些自称古武秘籍的东西,就更不要看了。如果是真的,也不会拿到路边来卖,早上拍卖场了。”甜心乖乖回家吧

拍卖场!沈峰前两日听冯大安说过那些地方,都是需要大量金钱,甚至以物换物的地方,沈峰现在不得不说虽然活着没问题,但是要买东西还真没那个钱。里面的东西动则几万两黄金,对于沈峰这个只能拿出百余两黄金的穷人来说,恐怕连门都进不了。

沈峰依旧在路边看着,脚步不快不慢,见到那些妖兽皮毛骨头倒是从来不多看一眼,就算那些刀枪剑戟也没有过多注意,毕竟他自己有兵刃,那断刃跟随他已经十多年,用着极为顺手,也习惯了。更何况,断刃和老道手中的半截剑本身属于一把剑,只是断为两截,上半截被沈峰用了,下半截在老道手中,那也是阎王殿传承之物,所以沈峰是不会换的。

哒!

沈峰一路走着,当他来到一个摊位面前的时候,脚下也不由自主得停了下来。这个摊位卖的都是书,看上去破破旧旧,有几本甚至连封面都烂了。此刻也有几个人在摊位上看着,却也是随便翻了翻,发现基本上都是市面上可以见到的书,却也没当回事。

这些书有新有旧,还有几份做旧了的,也被刚才几个看书的人拿了出来,嘲笑一番便走了。沈峰停下脚步并不是因为这些书,而是卖书的那个孩子。那孩子不过十五六岁,样貌极为普通,在听到有人说书都是假书的时候,脸会不自觉得一红,露出几分愧疚的神色。

“风老弟。这里面书虽然也有上了年数的古籍,不过也都是市面上可以见到的东西。那些看上去像是古武秘技的古籍,也都是胡编乱造的东西,不看也罢。”冯大安见沈峰看着地摊上的书,便低声提醒道。

沈峰笑着点了点头,但是依旧蹲下了身子,随手翻着那几十本真真假假的古籍。的确,那些封面看上去保存还不错的,也都是市面上可以见到的东西,多数都是一些传记,经书之类的寻常书籍,并不属于古武秘籍一类。而那些破损封面的,有些露出一个字误导别人的也都是做旧的东西,而且手法实在粗糙不堪,想来连骗术也不是十分专精。

“这里好多人都是赶趟子的。特别是四大门派招收门徒的日子,这些人都是肯定要来的。属于那种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的路数。”冯大安再次提醒道。荒天帝

沈峰听在耳里,依旧点了点头,一边看着地上真真假假的古籍,一边对卖书的少年笑问道:“你这里的东西都怎么卖?”

“有封面的十两。没封面的……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