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N词崭畋厣敝诵悦凹负跏峭2幌吕吹摹H私:弦恍〕芍辰纾渎茨睿胧辗抛匀纾厝恍枰と肴私:弦淮蟪删巢趴梢浴6衷谏蚍宓闹茨罹褪巧硖寤艿耐黄啤

日升日落,日落日升。

沈峰的面容暗淡,手臂的招式也略显僵硬,就在第二日太阳升起的那一刻,沈峰终于睁开了眼睛,手中短刃瞬间消失,一步踏前,直拳击出,口中发出一丝沉闷巨吼,让整座别墅都为之一震。

呼!

拳势带起一道劲气,冲散了后院的片片树叶。趣~读~屋冷情boss;错爱。。。

“突破了吗?”沈峰皱眉看着自己的拳头,轻轻握起,却没有一丝喜悦,力量是有所突破,却是甚微,完全没有沈峰想象的那么完美。想到此,沈峰心中不禁暗叹:“肌体已经到了极限,要想突破果然没那么简单。这一丝力量已经压榨肢体力量到了极限,要想在力量方面突破,恐怕还得从肌体的淬炼开始。”

一天一夜没吃没喝,沈峰感觉到更多的是疲惫,倒在床上埋头就睡。

……

别墅二层的阳台上站着一个短发女人,短发女人仰望着三楼的阳台,面色凝重,显然刚才那一声嘶吼给她的心灵上的冲击力很大。看着十多米远的荔枝树上片片落下的树叶,莫白对于被评委极度危险的人物有了新的了解。

“好厉害的一拳。要是正面中招,恐怕粉身碎骨也不为过。”莫白身穿乳白色运动服,短发依旧一丝不苟,脸上没有装扮,只是纯自然的面容,纵然这样也让许多美女为之失色。

哒!

林月溪穿着白色背心,一头黑丝长发披在身后,从屋内走上阳台,看向了一旁阳台上的莫白,轻举手中咖啡笑道:“厨房里有。我煮的。”

“谢谢!”莫白点头,心中却是有一丝异样。在进别墅之前,她根本没有太多想法,纯粹是为了监视沈峰。可是当她进入别墅以后,却感觉这座别墅里的女人似乎没那么简单。唐妙妙自然没什么好说的,有点孩子气的小公主,家里很有钱,因为一些矛盾离家出走,正处于考研之中。这些资料,国家安全局很快就调查出来了。可是对于林月溪,调查的结果让莫白感觉有一点意外,与其说调查结果,不如说是基本上没什么资料。除了身份证编号,以及户籍地址以外,莫白没有查出丝毫关于林月溪的背景资料。

同伙!莫白直接将林月溪的身份安排成了沈峰的同伙,毕竟根据上一次杨家一家三口失踪的事,可以看出沈峰背后有一个极其神秘有效的组织。能够在短短一个小时内神不知鬼不觉得将现场完全清楚,就算国家安全局也没有把握。

在莫白的心里有着一张巨大的关系图,沈峰是主要人物,而林月溪则变成了二号人物。至于唐妙妙似乎只是事情附带的产物,可以暂时放在一边了。总裁强宠,缠绵不休

“林小姐每天都起这么早吗?”莫白试探问道:“昨天好像没见你上班啊?”

“你不是也没上班?再说昨天好像是周六吧,正常人都不会上班!”林月溪轻笑着:“我是一名私人琴师,只有人预约了以后才有事情做!平时闲得狠!”

“私人琴师!”莫白直接将林月溪的第一句话直接过滤掉,点头笑道:“私人琴师好像都是有钱人去请。收入应该不低吧。林小姐闲暇时都做什么?”

林月溪听了莫白的话,一眼看去,眼神中透出一丝独有的妩媚嬉笑道:“哎呦。莫小姐。如果你昨天不是说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小白领。我还以为你是警察呢。这一大早就要审问犯人啊?我平时能做什么,健健身,逛逛街,购购物,练练琴,顺便打扮打扮自己,偶尔在厨房学学厨艺想着自己有一天嫁人了也好能做一桌好菜给自己的老公。除了会弹琴以外,我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女人。莫小姐还有什么要审查的吗?”

“我就是问问!”莫白知道自己已经问不出什么了,又见到林月溪另一边的阳台走出了一个人,索性回了自己卧室。

唐妙妙黑着眼圈,从卧室里走出来。显然那一次惊吓以后,这几天都没睡得好。再加上一大早头顶上一声野兽嘶吼,的确吓得她不轻,直接从床上蹦起来,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刚才什么鬼东西乱叫。我这刚睡着就被吓醒了!”唐妙妙扁着嘴,穿着一套粉色睡衣,搭着小拖鞋就走出来了,对着林月溪笑道:“月溪姐每天都起这么早。咖啡还有吧。我一会喝点!”

“有。哪次没给你带一份!”林月溪平静笑着又指了指楼上道:“你说的鬼东西就楼上那家伙。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昨天跟入了魔一样在楼上舞了一天。”

唐妙妙想着昨天舞了一天的沈峰,不禁心里有几分担心道:“沈大哥,他不会有事吧。我们要不要上去看看?”

“你不是前面蛮讨厌他的吗?”林月溪眨巴眼睛道:“怎么一转眼就变沈大哥了!”

唐妙妙瘪着嘴,没说话,毕竟杨明要对他做的事并不光彩。如果不是警察及时出现,恐怕这时候她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面对那样的压力,恐怕就算不死,也会痛苦一身。而沈峰能在那个地方出现,显然警察也应该是沈峰找来的。所以唐妙妙认定了沈峰对她有救命之恩,心里的感觉也在被沈峰抱回别墅的那一刻产生了变化。我为总裁哥哥生了孩子

英雄救美,以身相许。以前对于唐妙妙来说那只是童话以及小说里才有的荒唐而又浪漫的情节居然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这时候的她感觉如若以身相许应该还不错。

“月溪姐!”唐妙妙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道:“周二是我和我妈妈的生日。我想请你们参加我的生日宴会!”

“我们?”林月溪眼带笑意打趣道:“除了我。还有一个们不会指的你那个沈大哥吧?”

唐妙妙连忙狡辩道:“当然不是。我们难得能够住在一座房子了。所以我想请你和沈大哥还有莫小姐一起去我家参加生日宴会!不过,沈大哥那边,月溪姐能不能去说一下。我前面对他语气不好,我怕他不愿意去。”

“你是不好意思去说吧!”林月溪直接点透笑道:“好吧。这事我帮你去说。但是如果他不肯去,可跟我没关系!”

唐妙妙慌忙点头道:“知道了!月溪姐。谢谢你!我去吃早餐、喝咖啡。一会还要看书呢,考研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我就不打扰月溪姐了!”

林月溪看着唐妙妙离开,心中却有一丝一样。唐妙妙的开朗与活泼给她的感觉很深,想起自己小时候父母双亡,跟在爷爷身后依旧面对林家其它几房的冷嘲热讽,林月溪不禁有点羡慕唐妙妙刚才显露出的那一丝欢乐。如果自己不是在林家,只是在一个普通的家庭里,或许自己的父母现在还健健康康的活着,而她自己这时候应该也会和唐妙妙一样有着自己的天真快乐吧。

对于沈峰,林月溪没有太多的感觉,几天相处以来,虽然两人之间已经变得带有一丝随意,开几句玩笑什么的也不会感觉生分。可是面对这个本来就应该娶自己的男人,林月溪心底本能得还是有一丝抵触。

“为什么我的一切都不能由我自己来主宰呢?”林月溪看着东边的太阳,眼神中有一丝迷茫。

第十七章 面具

沈峰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深夜两点,全身有一种口干舌燥的虚弱感,这就是突破的带价。到了他们这一层次的人,每一次突破都必须付出极大的代价。

“看来只有经历真正的生死搏杀才会有更大的突破。”沈峰心中暗叹,不禁想到自己在第三世界国家的那最后一次任务,手下的战士死光了,自己也受了极重的伤,而当他从死神边缘走回来之后,身体各方面都有了很大的突破。如果不是那一次突破,恐怕泰山王的继承人全力以赴对上他多半会有三成半赢的几率。不要小看这提升的一层半,再加上一些不确定因素,这一层半足以决定一名古武宗师的生死。

冲刷了身体以后,沈峰便走出了房间,当他踏上楼梯的那一刻,明显感觉到两股气息感觉到了他。其中一股自然是林月溪,这时候的林月溪还没有睡,也不知道在房间里做什么。而另一个本来是空房间,里面既然有人,自然是自己突破前新入住的莫白。这股气息很明显,似乎在告诉沈峰自己的存在。

沈峰暗自好笑,如果自己真想离开别墅做些什么事,莫白绝对不会有一丝发现的机会。不光是他,就算林月溪想离开也一样能够做到。莫白无可厚非是一名顶尖士兵,但是遇见能够调整气息的古武者,那种靠视觉以及声响来监视的手段根本不起任何作用。普通古武者或许不行,但是一名古武大师绝对有手段让自己进入一个普通人的视觉死角,甚至隐蔽身手好的古武大师能够靠近普通人两米范围内而不让对方有丝毫发现。

沈峰在冰箱里拿了一些吃的,再次回到了房间,当他走进门的那一刻,突然发现自己的阳台上多了一个人。看到那略有眼熟的白色身影,沈峰不禁皱起了眉头。这已经是深夜两点多了,白玉清这时候来,让人感觉有几分怪异。

“少主!”白玉清依旧一股子脱俗的冷艳气息,矮身行礼,随即拿出一个黑色的纸盒捧在身前恭敬道:“这是殿主让人带来的东西,父亲让我亲自交到少主手中。奴婢白天就已经到了,感知少主正在休息,所以没敢打扰。又怕少夫人误会还有特别行动组的组长察觉,所以没有进来。”

特别行动组组长!沈峰略有诧异,阎王殿是他有生以来见过的在收集情报的能力方面是最强大的一个组织。而白玉清所说的特别行动组组长自然是莫白。沈峰只以为那个年纪不过二十多的短发美女只是一个普通的国安局特别行动组成员,却没想到对方是行动组的组长。沈峰感觉对于莫白的能力,自己已经低估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能够成为华夏政府机构最强战力队伍的组长,绝对不会只是三脚猫的功夫,恐怕以后自己做事也要谨慎几分了。'魔力家族'吾家大小姐!吾至!吾见!吾征服!

沈峰接过黑色盒子,又笑着交代道:“以后不要叫我少主了。听着挺别扭,你叫我名字就可以。”

“家父说过,尊卑等级不可愉悦!”白玉清面容清冷回道:“按照族规,每一任殿主继位,白家便要选一位少女称为殿主的侍女。而少主将来继位,奴婢便是白家恭送的侍女!”

白家恭送的侍女!沈峰惊讶得看向白玉清,不禁皱眉道:“如果将来阎王殿殿主不是我继位呢?”

“少主误会了!”白玉清恭敬回道:“奴婢嗦说的继位,并非阎王殿殿主的位置。而是阎罗殿殿主的位置。老殿主阎罗殿只有少主一个传人,所以将来只有少主能够继承阎罗殿殿主的位置。到时候阎罗殿属下各族都会恭送一名侍女,照顾殿主的日常起居生活。”

阎罗殿!沈峰心中不禁震撼了几分。阎王殿殿主统帅十殿阎王,本来沈峰以为白家属于整个阎王殿,没想到到最后,白家只是阎罗殿的附属。而且根据白玉清所说的话,阎罗殿的附属家族不止一个。同时白玉清并没有把侍女所需要做的事说得完整,与其说是侍女,不如说是妻妾,如果殿主需要侍女侍寝,侍女也是无法拒绝的。沈峰自然想明白了这一点,这也让他更加感觉到阎王殿这个组织的不可思议,没想到如此古老的封建习俗都会传承下来,的确让人不可思议。

“阎罗殿的附属家族很多吗?我怎么没见过!”沈峰将黑色盒子放在一旁桌子上,认真得问道。

白玉清沉默少许,思虑道:“阎罗殿附属到底有多少家,不是奴婢可以知道的事情,就算家父也未必能够全部知道。只是较近的三家还是有一点了解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阎罗殿身为阎王殿主殿,所拥有的附属家族是最多的。至于少主一直没有见过,那是因为其它附属家族根本不知道少主的身份,就算少主站其面前他们也未必知道。还有身为附属家族这种事也只有每个家族的族长才有权知晓,至于家族的其它人根本没有资格知道阎王殿的事情。这也是阎王殿一直不为外人所知的原因。奴婢也是因为被白家选为少主侍女的身份才有资格知道少主的身份以及阎王殿的事。同时阎罗殿附属家族之中也只有家父才知道少主的身份,这也是因为家父掌管阎王殿情报的原因。”良渚神鸟

沈峰点了点头,突然明白了外公孙洪武的用意,多半老头子是希望通过他人之手让自己感觉到阎王殿的强大,毕竟小时候沈峰每次听说阎王殿如何如何宗师不屑一顾,那眼神看着外公孙洪武大有你在吹牛的意思。当然孙洪武也有让白寒星帮助沈峰的意思,否则孙洪武完全可以指派另外一个家族来让沈峰知道阎王殿的强大,而不会指派掌管阎王殿情报的白寒星。沈峰感觉白寒星这个人应该极为不简单,能够被自己外公看重掌管整个阎王殿的情报,可见其对于阎王殿的重要性。

白玉清知道的其实也极为有限,大部分都是白寒星告诉她的。沈峰想明白了这一点,也不再多问,让白玉清离开之后,才一边吃东西一边打开了黑色的盒子。

黑色脸谱!

沈峰看着盒子里的黑色京剧脸谱,不禁思绪飞到了自己小时候和外公孙洪武一起生活的日子。那时候他见过这一盏面具,同时也戴过,那时候孙洪武总说这一盏面具有一天会传给他,让他接任殿主之位,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沈峰将面具捧了起来,缓缓得带着脸上,那一股熟悉的清凉气息瞬间传遍了全身,连本来的饥饿感都慢慢消失了。沈峰在小时候就知道这盏面具极为不简单,每次被孙洪武拉去生死历练的时候,只要带上这盏面具,哪怕身上受再重的伤也能保持清醒。根据孙洪武所说,这盏面具是历代阎王殿殿主传承下来的,里面有着天大的玄机,至于什么玄机孙洪武也说不上来,似乎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失传了。在那个时代古武宗师可不少,尽管是阎王殿殿主都不敢说自己能够战胜天下任何一人,光是那些被称为大内禁军的侍卫一个个至少也是宗师级的武者,甚至还有传说超越宗师的存在。当然那时候阎王殿殿主也是超越宗师的存在,只是在一次以外以后,超越宗师的法门失传了,随即古武一直慢慢没落下去,到至今一个古武宗师基本能够横行天下了。

谭大娘子

孙洪武把这个面具交给了沈峰,也间接得说明了让沈峰尽快继位,同时阎王殿殿主之位的争夺也真的要靠近了。在带上面具的那一刻,沈峰对于阎王殿殿主继位之争也有了一丝渴望。作为一名常在生死边缘徘徊的人,天生拥有一种掌控的*,不仅仅是自己的生命,还有权势,财富,甚至美女以及身边的一切。沈峰一直知道自己有这个*,只是在带上面具以后,似乎*更强烈了。

……

白庄会所!

白寒星端坐太师椅,那一点点跳动的烛光印红了整张脸,看着从外归来的白玉清,那长略显干瘪的脸上挂起了一丝笑容。

“父亲!你怎么来了!”白玉清面容平静,眼神中却有一丝笑意。

白寒星笑着点头,指着一旁的椅子道:“坐吧。我就是顺道来看看,顺便问你点事!”

白玉清上前给倒了一杯水放在白寒星手边,便坐在一边椅子上,试探问道:“父亲是要说少主的事?”

“瞒不过你!”白寒星喝了一口茶继续道:“我知道你这几天都暗中跟着少主。前日早晨少主和泰山王弟子姜国兴过招,你也应该看见了。少主这一次似乎在寻找契机突破。你刚才少主那里回来,以你看来,少主再对上姜国兴有几分胜算?”

“父亲是想知道少主这一次到底有多少进步?”白玉清轻声道:“少主和姜国兴过招以后,寻找契机突破,在阳台上练了一天一夜的拳法。但是以我所见,这次突破并不大,少主气息是有所增强,但是不去注意极难发现。如果说要再对上姜国兴有多少胜算,当时交手我就听闻少主有八成胜算,现在自然至少也有八成胜算。不知道父亲为何对此特别关心?”

白寒星笑道:“我能不关心吗?这可是关系到你未来的幸福!”

白玉清听闻,顿时明白,面色却是平静,看不出端倪。

第十八章 人形野兽

未来的幸福!自己真的有未来的幸福吗?白玉清自然明白养父的意思!可是对于这未来的幸福,在她心里只是可有可无的笑话。趣~读~屋养父对她有养育之恩,并且从小便对她悉心教导,关爱无比。白玉清不会违背养父的意思,所以当她被告知被选为阎罗殿殿主侍女的时候,并没有拒绝,甚至她在让自己渐渐适应自己的身份。

既然已经决定,便不在后悔。这就是白玉清,不管决定是对是错,既然已经决定做阎罗殿殿主侍女,便将自己完全放在阎罗殿侍女的位置上,去适应以后的生活。

幸福!白玉清不知道这未来的幸福到底什么样,会和小时候自己和养父在一起那样开心吗?

“玉清!”白寒星见自己女儿不说话,便直接道:“如果我要你爱上少主,你愿意吗?”

白玉清毫不犹豫回答道:“女儿愿意!只是不知道父亲为何要这么做!”

爱上沈峰,这也是白玉清自己的打算。按照族规,阎罗殿殿主的侍女就等同于妻妾,只要殿主愿意,侍女需要奉献一切。既然命运已经决定的事,白玉清宁愿让自己爱上沈峰,也不要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行男女之事。哪怕这份爱,只是自己执念的产物。只是她不明白,为何自己的养父要对阎王殿如此死忠,又或者说是愚忠,甚至愿意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阎王殿。

白玉清不会违背养父的意愿,但是并不代表她就完全认同。

“信仰!”白寒星明白自己女儿的疑虑,想了好久,才慢慢解释道:“玉清。这个世界并非你想象的那般简单。就好像古武者的修炼法门,看似合情合理,却有着许多让人无法理解的不解之谜。就算身在为父的位置,也不敢说对这个世界完全理解。不,更确切得说到了为父这个位置才真切得知道什么是井底之蛙。表面的繁荣安定并不能代表一切,为了华夏的安宁,我们需要的便是执着的信仰。这份信仰便是我们附属家族对于阎王殿的忠诚。现在你也许还不会明白,等有一日你坐到了我的位置上,你会明白我说的一切。我们的一切信仰,只是为了华夏这片土地。”

父亲说的话很玄,白玉清似乎明白一些,却又不太明白。趣~读~屋阎王殿终究秘密太多,纵然她身为未来殿主的侍女,也还没有到知道一切的时候。'hp'lvss之‘宠’妻

“这是家族需要的忠诚!”白寒星又笑着解释道:“至于让你爱上少主。这也的确是为了你的一生幸福。玉清啊。你应该知道,少主现在心里并没有装着人。就算是少夫人,少主也和她没有太多交集。我希望你爱上少主,也希望少主爱上你。就算以后依旧只是侍女的身份,但是我相信少主不会亏待第一个爱上的人的!”

争宠!白玉清没想到电视里的剧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是她的内心并没有因为此事羞耻,并且同时觉得父亲的说法是有道理的。既然有些事自己不会去改变,那就努力去将自己以后的日子活得更好。再则对于沈峰,白玉清确切得说并没有过于讨厌,虽然也说不上喜欢。但是爱情这种事对于白玉清过于虚无缥缈,或许不管是不是成为沈峰的侍女,又或者嫁给其它什么人。对于白玉清来说结果都是一样的,未来的生活中自己命中注定有一个男人的存在,至于男人是谁并不是她关心你的事,她要做的事就是爱上这个男人而已。至于那份爱是否真实,或许她也并不关心。

性情冷淡,恐怕便是白玉清真实的写照。除了白寒星对她的养育之恩意外,她似乎没有太多的感情,就如同她超凡脱俗、将人从心里拒之千里之外的冷漠。

……

烈日当空,天空突然变得万里无云,在这个接近夏日的日子里,让整个南门市都便得让人心烦气躁。南门市富山区国际机场,英格兰特航空公司所属的波音757大型客机平稳降落。在舱门打开不久,一个棕色短发的中年男人提着黑色的手提箱走出了客机。

中年男人个头极为高大,就算放在欧洲人种中也算是比较高大的一种,脸色粗矿的皮肤看上去有一点狰狞,眼睛被黑色墨镜遮住却是看不出神情。中年男人踏出机舱那一刻,略提墨镜,红色瞳孔仰望天空,嘴角露出一丝狰狞笑容。

“华夏!我该好好玩一玩!”中年男人用低沉的英格兰母语说着,随即大步走出了机场,坐上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将一张纸条和几张人民币交给了司机。

司机看了一眼纸条上的地址,打了个ok的手势,随即发动汽车疾驰而去。

出租车在南门市南部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停下,棕色头发的中年男人只是在酒店门口看了一眼,随即大步踏了进去,问清了房间号以后,随即进入电梯上了十六楼。无限杀业

在16018门口,棕色短发的中年男人站立门口,意外得发现门居然是开着的。

吱呀!

棕色短发的中年男人脸上有些不满,直接推开了门,在脚步踏入的那一刻只听见屋内想起了电话的声音。

“怎么回事!”棕色短发的男人环顾四周,没在房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