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8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呦炱鹆髯不髦婧笾苌硎康母芯鹾鋈幌Р患劬ν币部梢哉隹恕

呼!

一道清风水果,直入沈峰额头。在他眼睛睁开的那一刻,万剑山巅之上同时陷入了平静。沈峰看着面前那把似乎只有一米半长玄色木条,整个人呆住了。

剑?尺?沈峰看着这玄色木条拧着眉头,直接拿在手中仔细打量着。当他前后左右看了一遍,最后从里面取出了自己拿半截断刃,他此刻才明白,眼前的玄色木条不是尺也不是剑,居然是一把剑鞘。

剑鞘!

沈峰呆滞了!别人上山是请剑,自己爬上山巅之上,神兵也认了主,可是最后居然是一把剑鞘。沈峰有一种将剑鞘扔掉的冲动。不过,冲动归冲动,沈峰自然不会那么做,毕竟不管如何自己这把剑鞘也是自动飞出来的,属于神兵认主。而自己此行的目的只是为了上蜀山之巅,如果能够成为长老亲传弟子,那便更好。而自己现在神兵认主,哪怕只是一把剑鞘,到时候能不能成为蜀山剑修长老的亲传弟子,那也是蜀山的事了。此刻沈峰自然自己做不了主。女配后观察日记'花样+恶吻'

剑鞘!

沈峰将断刃取出收回,拿着那把剑鞘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这剑鞘是什么制成的,虽然摸起来像是木头,但是入手极重,至少有四五百斤。一把个剑鞘就有这种重量,的确显露出了它的不凡之处。同时,沈峰还发现剑鞘之上还有两个古字。

“剑归!秦国的字?”沈峰睁眼看着那两个字,已经认出了那两个字的意思。“剑归”这把剑鞘的名字居然叫剑归。这两个字也的确适合做剑鞘的名字,剑归入鞘,沈峰也不知道这两个字到底是这剑鞘的名字,还是这剑鞘里本来那把上古神兵的名字。不过,如果真是剑鞘的名字,那此人也着实有些无聊,至少沈峰还没遇见有谁会给自己剑鞘也取个名字的。而让沈峰更加惊愕的是,这剑归两个字还是用上古秦国统一六国那时期秦国的文字写的。如果这把剑鞘和那字都来自于秦国时期,那说明这把剑鞘已经有了两千多年的历史,被称为上古神兵也不无不可。

铛!

第十二声钟声落下,沈峰也不再多想,直接握着玄色枯木剑鞘“剑归”,飘然而下。从万丈高峰上飘然而下,对于早有准备的半步先天强者倒也算不得什么,再加上山壁之上,无数借力点可以借力,沈峰落下一段距离,便脚下一点,速度减了几分,随后再次急速下落。当他从哪万剑山巅落下的那一刻,前后已经过了足有三四分钟。而此刻山巅之下,早已挤满了人,这些人有些垂头丧气,有些兴高采烈,有些则一脸平静,再次向亭云峰的方向赶去。

沈峰环顾四周,要想从这群人当中找到成梦阳和冯彩玉却也不是那么容易。还好他们先前也约定了地方,随即也不多想,直接脚下一点,向亭云峰的方向袭去。

十万人再次奔袭而去,如同那飞舞的蝗虫一般,黑压压的一片,实在慎人。

第一九七章 自作孽

亭云峰之下,十万人再次聚集。

此时,绝大部分人心中其实已经明白,自己根本无缘蜀山之巅。不过这些人终究还是不甘心,想握着手中之剑搏一生气运,毕竟谁也说不好,自己手中之剑虽然在万剑锋下段拿到的,但是未必这些剑当中就没有绝世之剑。哪怕这种几率再小,这些人也想为了手中之剑等待一次。

沈峰穿过人群,直接回到了原先的地方,也见到了成梦阳。此时,他见成梦阳和冯彩玉却是并排站在一起,样貌却是有几分尴尬,甚至两人还时不时得互瞄一眼,同时又飞速避开对方的眼神。沈峰见此情景,心中诧异,想来刚才在万剑山之上,两人看来也经历了什么,至少这三天之内,一定发生过让两人态度迅速转变的事情。

“风先生!”冯彩玉第一眼便看见了沈峰,慌忙脸色俏红低声唤道。一旁的成梦阳一下抬起头,见沈峰手中拿着一根木条一样的东西,顿时惊愕得睁了睁眼睛,直接道:“兄弟。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不会是你的剑吧?你没上得了万剑之巅?”

成梦阳这声音不小,引来了周围众人的目光。这些人只是看了沈峰一眼,又看向沈峰手中的玄色木条,纷纷露出了鄙夷之色。甚至有人发出不屑笑声,直接开始讽刺成梦阳和沈峰开口道:“不知道天高地厚。万剑之巅哪有那么好上的?每二十年一次招收门徒,能踏上去的也不过三两个而已。不过就是半步先天中期的境界,真当自己了不起了。”

说话的那人是一个半步先天初期的武者,距离中期相差也不太远,话语讥讽,而且声音尖锐,瞬间引来了周围众人的符合。

一个矮胖子也瞄了一眼沈峰的方向,嬉笑接口道:“哎。刚才那位兄台就错了。人家好歹也是半步先天中期,说上了那万剑之巅也不是不可能啊。不过就算上去了,这脑袋也的确匪夷所思,那么多神兵利器不去拿,居然拿个木条下来。他这不会是打算加入白马寺吧,不过这木棍也着实短了一些。哈哈”

“一个木条当神兵利器!哈哈!”有人附和笑道:“要不是这几百年来没出过这事。我还真以为那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呢。”

……

这个世界便是如此,当你落魄的时候,往往得到的不是其他人的同情,而是更多的白眼与讥讽。趣~读~屋成梦阳听了周围那几人,面色铁青,如若不是在蜀山之巅,恐怕他此刻便会立刻让随行的护卫将眼前几人就地正法。沈峰确实眯着眼睛,看向眼前几人,露出不屑理之的面容。这种事情他却是见多了,如果对方一张嘴也能让沈峰立刻动怒,那沈峰恐怕早就杀人无数了。大罗金仙在人间

成梦阳握着拳头对沈峰直接急声问道:“兄弟。你到底上没上万剑之巅,你倒是说句话啊。”

“成公子。急什么!”冯彩玉在一旁直接嘀咕道:“就算上不了万剑之巅,风先生也能直接成为内室弟子。”

冯彩玉此话一出,成梦阳瞬间呆住了。而周围几个靠近的人一听,先前一人上下扫了冯彩玉以及沈峰一眼。

“直接成为内室弟子?你们当蜀山是什么地方?”那名说成梦阳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黑瘦高个男子,直接冷笑道:“看你们也像富家子弟。真以为蜀山花几个钱就能进内室啊?真是做梦!”

一旁的矮胖子显然和这男子一路来的,直接讥讽笑道:“兄弟。未必哦。说不定人家有百年未出现过的蜀山剑令呢。那东西不就是直接进入蜀山内室的凭证吗?”

“蜀山剑令?”先前那名黑瘦高个男子一听,直接讥讽笑道:“蜀山剑令必须要为蜀山有过大贡献的人才能够得到。这两三百年都未出现过一次,他们要是真有,还用等到今天?”

冯彩玉一听,顿时柳眉一瞪,刚要说话。沈峰却上前一步拦住了,直接对那名黑瘦高个男子冷笑道:“这位兄台话倒是实在。不过如若在下真能拿出蜀山剑令,你又当如何?”

此话一出,那名黑瘦高个男子顿住了,周围本来只是随意围观的人同样也顿时了,将目光纷纷透了过来。众人只感觉这话越说越玄,眼前那名年轻男子一开口就好像身上真有蜀山剑令一般。

“嘿!有热闹看!”一旁众人纷纷低语,有人直接对黑瘦高个男子开口叫道:“对啊。兄弟。要是人家真有蜀山剑令,你怎么办啊?你这话可没少说。不会到这就怂了吧!”

黑瘦男子一顿,直接打量了沈峰一眼,讥讽道:“蜀山剑令?你要是真有。我就叫你一声爹,然后丢下手中宝剑,就当这次没来过。要是你拿不出来,你便学我一样。这个赌,你打是不打?”'综'完美穿越员

冯彩玉一听,顿时嫣然一笑,眨眼看向了沈峰。沈峰也是不屑一笑,从怀中拿出一枚银色小姐,也没理会那名黑瘦男子,直接对成梦阳道:“兄弟。这枚剑令你拿好。我看你修为一直没有什么太大精进,如若你能上蜀山之巅,勤学苦练,将来也未必不能大成。一句话,如果你是个男人,那就拿着这枚剑令跟我上蜀山之巅。要是不愿意,你这兄弟,怕是我也不愿意再认了!”

银色剑令!

这剑令一处,周围众人顿时眼都直了。那名黑瘦男子更是惊愕在当场,手中宝剑当场就吓掉,咣当一声落地。连和沈峰面对面的成梦阳都顿住了,瞪大了眼睛看着那枚银色剑令,久久没有伸出手。

冯彩玉微微张嘴,最终转身看向一旁成梦阳,见成梦阳没有伸手去接,便直接皱眉道:“成公子。风先生一番好意,如若这枚剑令你不接,那我冯彩玉便与你形如陌人。”

“接!”成梦阳一下惊醒,直接伸手接过银色剑令,又张了张嘴对沈峰道:“兄弟。这枚剑令。你给了我。那你……”

沈峰瞥了一眼那名在吞咽口水,满头大汗的黑瘦男子,便对成梦阳轻声解释道:“我上了万剑之巅,手中的东西看似不起眼,但也是自动认主的。我想,就算成不了长老亲传弟子,至少成为外室弟子也没问题啊。再说你也知道,半年时间,对我足够了。”

半年时间,沈峰一语双关,成梦阳当然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可是他却真没想到沈峰能够踏上万剑之巅,而此刻身旁众人更是目目相视,谁也不敢再小看眼前的沈峰和成梦阳。同时不少人更是露出羡慕而又极度的目光看着成梦阳的胸口,如若蜀山之巅的确不能厮杀抢夺,恐怕此刻成梦阳早就被众人围住,那一枚银色剑令足以在外界形成一场腥风血雨了。可是现在,众人迫于蜀山之威,却不敢有丝毫举动。

一旁的黑瘦男人满头大汗,依旧静静得站着。此刻成梦阳却是回过神来,直接对那名黑瘦男子轻笑道:“这位先生。现在,你是不是该履行刚才的承诺了?叫一声那个什么来着?然后直接滚蛋?”

成梦阳此话一出,一旁看热闹的,立刻符合起来。黑瘦男子此刻心跳剧烈,胸口起伏不断,一个字还没开出口,只是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单膝跪在了地上,一只手强行撑住地面,没有让自己倒下。一旁的矮胖子见了面色一顿,张了张嘴却是没上前扶。星舞凝情

黑瘦男子吐出口中血沫,最终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站起了身子,直接看向沈峰低声开口说出一个字:“爹!”

此字一开口,周围围观众人,哄堂大笑,那名黑瘦男子却是轻轻一闭眼,深叹一口气,直接向人群外走出。围观的人群直接让开,直到那名黑瘦男子消失之后,众人也就当个笑话,瞬间忘却了。

自作孽不可活!

沈峰心中轻叹,有时候口舌之争,也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所以想来他也不会对其他人的事情多过问。而那名男子显然是因为心中的不平衡和嫉妒心理,才开口说出了那些话。

一旁的成梦阳和冯彩玉看着那名黑瘦男子离去,却也是没高兴起来,直接撇嘴摇了摇头,毕竟他们也不是那种容易幸灾乐祸的人。

“风先生。一会你和成公子便要上蜀山之巅。我也会去参加峨眉金顶招收门徒。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今天我们终究要有一别。只等日后有机会再相见。”冯彩玉恭敬对沈峰行礼,又对成梦阳眼神复杂得看了一眼,最后又开口道:“祝风先生和成公子得偿所愿!”

这些日子,沈峰的确是冯彩玉相当敬重的人。做事,为人方面,可以说,对于冯彩玉来说就好像一个真正的师长,甚至有些方面给她的启发比冯大安来得更加真切。所以冯彩玉才对沈峰恭敬得行了一礼,而口中所说的得偿所愿,自然是指沈峰能够得到地级中品灵药。

对于成梦阳和冯彩玉在那万剑山之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沈峰却是不知道,不过这是男女之间的事。对方不说,他也不好去多问。

嗡!

就在三人离别这一刻,一道剑鸣声在天地之间响起。先前那名主持招收门徒大典的中年男子再次出现在峰石之上,只是眼神一动,手指一张,只见天地之间,有近两百把剑拔地而起。而其中一把,正是从沈峰手中脱指而出的玄色木条。

第一九八章 魔教

两百把宝剑,一起而落,瞬间消逝在十万人之中。趣~读~屋周围其他武者,看着便是眼神羡慕、极度,各种情绪参杂在一起。甚至有人眼神呆滞、面色苍白得跪倒在地,心如死灰。

而得到宝剑之人,同样也是神态各异。有些人眼神平静,似乎早已猜到结果。而有些人则欣喜若狂,握着手中宝剑痴笑不停。

嗡!

利剑长鸣之声,再次让众人为之一静。那站在峰石之上的中年男子,只是平静看向下面一眼,直接开口道:“刚才升起的宝剑,便是这次万剑山之行前两百名的神兵。这两百把宝剑的主人随我从小道上山,其他诸位原地等待,一会其他三百的师兄会来此招收门徒,下面也就看各位机缘了。”

此话一出,下面众人窃窃私语,很快这十万人当中,有一股细流慢慢向前汇聚。两人和冯彩玉再次告别之后,沈峰和成梦阳则快步向前走去。就在两百人汇聚在中年男人的峰石之下时,后面突然又冲出了几个人。

“我等不服。凭什么你说他们手中之剑在前两百名。我们手里的剑就不在此列?”一个眼神怨恨的短发年轻人手持一把寒光利剑。那剑有五尺之长,一掌之宽,剑身光洁,寒光闪烁,看上去的确是一把利器。而剑身上还有篆刻的剑名,显然此剑在以前也是把名剑。

短发年轻人眼神怨恨,直接仰望着峰石之上的蜀山剑修,握着手中利剑,心中极其不甘心。而峰石之上的蜀山剑修,中年男子只是向下轻视一眼,低声问道:“你当真要问个明白?”

“我自然要问个明白。我为进蜀山,苦修二十余载。一步步踏上半步先天之境。这三天三夜我不吃不喝,耗尽一身气劲,只为夺得蜀山外室弟子一个名额。我自认为自己已接近万剑山巅峰,就连他们当中有几人,所处位置还在我之下。如若是这样,我手中利剑排名还在他们之下,我当然不服。所以我要问个明白。”满眼怨恨的短发年轻人手中利剑一指那前两百名中的几人,那几人顿了一下,却没说话,从眼神中来看这短发年轻男子所说的话的确不假。

中年男子凝视着下面短发年轻人,又看向年轻人手中的利剑,沉默少许,直接点头沉声道:“既然你当真要问个明白。那我就给你一个答案。”

嗡!鸿蒙炼神道

中年男子话音一落,右手剑指一抬,只见那两百人当中,刚才被短发年轻人所指的几人方向飞出一把看似平淡无奇的长剑。那长剑腾空而起,直接向短发年轻人飞去,当头一剑便劈了下来。短发年轻人见此长剑袭来,眼神惊骇,抬起手中利剑便去挡。

铛!

两把利剑交织在一起。而短发年轻人只是手中一轻,只见那平淡无奇的长剑应声砍断了自己手中的利剑。而那长剑去势不减,直接向年轻人头顶劈去。短发年轻人眼神惊恐,瞬间闭上了眼睛。

呼!

劲风四起,那把平淡无奇的长剑在短发年轻人的额头,留下一丝淡淡的血痕,随即哑然而止。

“可惜了一把好剑!”蜀山剑修,一身青衣的中年男子冷冷得看了短发年轻男子一眼,又对那静寂无声的十万人轻声道:“蜀山招收门徒,不禁考验人的实力、毅力,还要考验人的气运。就算你踏上万剑之巅,无法得到神兵认主,也有可能寻得一把凡品。”

哼!

中年男子说至此,又看向下方短发年轻人,冷哼一声道:“本来你手中之剑,虽然未能踏入前两百名之列,但是如若拿出去,也算是人间利器。可是你执念太深,心生怨念,就算手握神兵也有入魔之险。今日断你一剑,希望你能大彻大悟,莫要误入歧途!”

剑已断!短发年轻男子睁大了眼睛仰望着蜀山剑修的中年男子,许久没有移动一步。在中年男子带着两百名武者踏上蜀山小道之后,年轻男子才发出一丝仰天凄笑,那小声如同深渊恶鬼,怨念至深就连亭云峰上众多武者听了,也为之心寒。

年轻男子笑毕,看向手中断剑,一指远处蜀山之巅,直接嘶声吼道:“今日你断我一剑,说我有入魔之险。那我就算入魔又何妨?总有一天,我会手持此剑,再次踏上蜀山之巅,等到那时,便是我取你狗命之时!”

短发年轻男子此话一出,亭云峰上众人顿时愕然,就连他身边几人也眼神惊慌后退,似乎没想到自己的同伴在蜀山脚下能够说出此话。娇妻逆袭:改造无心老公

嗡!

而就在年轻男子话音落下的那一刻,蜀山小道之上突然飞出一道寒光。那寒光如同闪电,划破天空,直刺那短发年轻男。短发年轻男人眼神一惊,转身便飞退,身法速度极快。可是纵然那短发年轻男子身法极其高深,却也比不了那如同闪电的寒光。

只见那道寒光带着一丝剑啸之声,直取短发年轻男子后背。不过眨眼间距离短发男子后背心房之处只有分毫,众人眼见那短发男子就要命陨当场,纷纷感觉不值。

呼!

而就在此时,突然一阵狂风袭来,只见那短发年轻男子身后突然出现一名黑袍男子。那黑袍男子悬于半空,只是右手五指一抓,一股威压瞬间笼罩了整片亭云峰,顿时将那道寒光止住。寒光停留的那一刻,在场众人也看清了利剑的本来样貌,正式那蜀山剑修所用之剑。而更让人心惊的是,从那黑袍男子清面血目之中,分明可以看出,对方乃是魔教之人。

魔教!

在场十万人瞬间惊呼散开,那黑袍男子身边顿时只剩下那年轻男子一人。短发年轻男子一见此景,立刻矮身叩首道:“多谢先生相救!”

“你他妈快滚!”黑袍男子声音嘶哑,唾骂一声,直接喝道:“我只能挡住此人之剑。要是蜀山上的老怪物都下来,我们谁都走不了。还不快滚。”

“明白了!”短发男子心中一惊,转身便要离去。而就在此时,那把被黑袍男子束缚的利剑,突然一收,翻转而起,再次劈向了那名短发年轻人。

砰!

黑袍男子速度却也是极快,瞬间转身,想短发男子袭去,右手直接想那利剑一掌拍了过去。而那利剑却依旧去势不减,只是歪了几分,只见鲜血飞溅而起,短发年轻男子的左臂瞬间齐肩而断。

“该死!”黑袍男子眼神凛冽,直接一脚踢在那把利剑之上,随即右手一抓短发年轻人衣领,头也不回得向亭云峰之外飞窜而去。云英花嫁

嗡!

宝剑再次腾空而起,却似乎已经失去了先前的劲道,速度极慢得向远处蜀山小道飞去。而此刻,蜀山小道之上的蜀山剑修中年男子,嘴角已经流出一丝血迹,显然那剑被拍了一掌,踢了一脚,对其也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中年男子将剑收回,深吸了一口气,遥望着已经逃离亭云峰的黑袍男子,眼神惊骇,心中透着无尽忌惮。

身为蜀山掌门亲传大弟子,中年男人剑法通玄,早已达到先天尊者之境,就算距离先天尊者中期也不过是弹指之间。可是纵然如此,他却依旧在那人手中受了伤,可见那黑袍男子的确极其厉害,至少修为远在他之上。

“回来吧!你不是他对手!”突然一个清彻的声音在蜀山小道之间响起。蜀山小道之上的众人纷纷抬眼,四处张望,却并没有发现任何人。而蜀山剑修的中年男子则握剑对着蜀山之巅的方向,恭敬行礼道:“知道了。师尊!”

众人跟随着中年男子,快步上山。而此刻沈峰心中却是惊骇无比,他没想到刚刚踏上那蜀山,就遇见功法如此高深之人。眼前的中年男子,他早已看不清其修为,而刚才出现的黑袍男子在释放威压的那一刻,就算沈峰距离那人至少有千米之远,却依旧心颤无比。

这就是先天秘境。一个先天之境强者多如狗的地方。沈峰此刻心中也是有几分疑惑,如果先天之境的强者如此之多,为何却依旧没能够踏出先天秘境,阎王殿的真正实力又强到什么地步,可以让这些人也为之忌惮?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沈峰可以多想的时候,他暗自收敛心神,告诫自己努力提升实力,早日找到那地级中品灵丹,只要找到那灵丹,或许他以后便会远离先天秘境,永远不会再踏入一步。

蜀山小道,蜿蜒曲折,两百多人两两并排而行。沈峰和成梦阳跟着众人一步步踏着台阶,并没有使用身法飞窜而上。而此刻,他也惊讶得发现这两百人之中居然没有先前万剑山之巅的那一个头上有刀把的短发武者。至于那长发男子却是在队列之中。

人走了?沈峰感觉一丝愕然,但是又感觉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那名头上有伤疤的短发男子可是有神兵认主的,居然就这么离开了万剑山之巅,的确让人感觉可疑。

第一九九章 天剑大殿

万千台阶,遥遥望去,如同一条潜伏的蛟龙,直入蜀山之巅。两百多名武者在台阶之上轻步走着,虽然不废什么力气,但是那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台阶,时间长了,的确容易让人感觉心浮气躁。可是,在场的众人却没有人敢多言一句,默不着声跟在中年男子的身后。

中年男子的实力,的确让人惊叹不已。特别是那一招飞剑,便让众人眼神变得灼热。这也是众人想要加入蜀山的原因之一。

飞剑,便是蜀山最古老的传承,也只有在那蜀山之巅,才能实现一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