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8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中年男子的实力,的确让人惊叹不已。特别是那一招飞剑,便让众人眼神变得灼热。这也是众人想要加入蜀山的原因之一。

飞剑,便是蜀山最古老的传承,也只有在那蜀山之巅,才能实现一个人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的梦想。而来此之人便是追寻着剑之极道,天外飞剑而来。在先天秘境之内,只要用剑者都知道,只有踏上蜀山才能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剑,什么才是真正的剑道。

一行两百余人在这三天的时间内不吃不喝,此刻虽然饥饿无比,却也能够忍耐。一个宗师武者,七八天不吃,却也是没关系的。半步先天的武者十天半月不吃不喝,却也不会伤及身体。但是腹中的饥饿感觉的确让人难受,再看眼前的路途,能够一两小时内走道蜀山之巅却也算是幸运了,至于吃饭,显然这太阳落山之前,却是没有什么把握了。

两个小时之后,众人终于渐渐踏上了高阶,最终来到了蜀山天剑锋的大殿门前。当众人看着天剑锋那一把巨型长剑之时,无不感觉心中极为震撼。站在队列中的沈峰凝视着巨剑上蜀山二字,只感觉心神激荡无比,脑袋昏沉一片,就好像被一道剑芒扫过一般。显然,其它人也是如此,甚至有些实力不足的人已经一口鲜血喷出。而能够站着未动,瞬间清明的人,除了沈峰以外,只有两名男子,一名便是夺得神兵认主的长发男子,另一名则是手里拿着六尺重剑的高大汉子。这两人和沈峰都是半步先天中期的实力,特别是那名高大汉子,隐约已经要突破至先天后期。

至于其它众人,有十来名和沈峰一样刚刚踏入半步先天中期,但是显然心神方面的修为并不如沈峰。剩下的武者也多数都是半步先天初期,只有两名宗师大圆满的武者。

“果然先天秘境之内才是最适合武者修行的地方。趣~读~屋”沈峰心中暗自惊叹,将目光从哪巨剑之上收回,也不敢多看。而此刻天剑大殿门前的广场上已经站着几名身穿青衫的蜀山剑修。这些人皆是三四十岁的年纪,有短发有长发,神色冷峻,手持长剑,静静得站在大殿之前。凤凰落,将门嫡杀

先前那名带众人来的中年男子,走上前去,那几名蜀山剑修恭敬行礼,什么都没说,再次看向了场中众人。此刻众人也渐渐得都恢复了平静,一个个上前走去,静静得排成几排。

“你们便是此次蜀山招收门徒的前两百名者。在这里,并不是说你们实力在众人之中排在前两百名。而是你们的剑,蜀山剑修,向来以剑选人。”中年男子口中低鸣,扫视众人,突然神情一愣,直接道:“怎么多了一个人?你们谁没有被选中却私自跟随上山,可知其罪?还不站出来?”

多了一人?众人惊愕!就连前面几名蜀山剑修也是有几分愕然,他们还真没有想到会发生有人会私自混上山的事。多的一人是谁?自然便是成梦阳。成梦阳此刻脸色尴尬,只是看了沈峰一眼,随即露出无奈笑容,直接拿着蜀山剑令上前。

“在下有蜀山剑令!”成梦阳见那几名蜀山剑修看向自己的严厉目光,心神一颤,也不敢含糊,直接拿出了蜀山剑令。他也是这群人当中两名宗师大圆满武者之一。成梦阳拿出银色蜀山剑令,恭敬得递上,那名中年男子眼神轻眯直接接到手中。

“蜀山剑令!”中年男子眼神惊异轻动,又冷眼反问道:“蜀山剑令乃是蜀山信物之一。在两百年内未曾有人在蜀山得到此物,此物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你姓冯?”

成梦阳慌忙解释道:“在下成梦阳。并非姓冯。这枚蜀山剑令乃是一位朋友所赠。她的确姓冯!”

对于剑令的来历,成梦阳先前看在眼里,自然知道是冯彩玉给沈峰的。只是当中细节不知而已,不过现在眼前中年男子提到姓冯,心里也明白了几分,便立刻解释。

“姓冯的朋友!”中年男子听闻,最终轻轻叹息道:“也罢。最近一枚蜀山剑令,的确是两百多年前一位师叔祖所得。凡是冯家后人携此剑令来到蜀山,不管实力高低都可以直接进入蜀山内室成为蜀山正式弟子。既然你的朋友愿意送给你,那也是你的机缘。不过,也希望你明白,如若这枚剑令你来历不正,其中后果你也应该明白。”重生职业反派

成梦阳再次点头,恭敬道:“此剑令的确是冯姓挚友所送。在下绝无虚言,如若有假,甘愿受罚。”

在场众人,有人是见到成梦阳得到这把剑令的。众人只觉得成梦阳的确机缘颇深,蜀山之中两百年未曾有人得到此物,一枚两百多年前的剑令居然是旁人所送,只能说气运的确颇好。

中年男子见成梦阳面容真诚,也不多为难,直接示意身旁一名蜀山剑修道:“虎平师弟。一会这名弟子就由你带入内室,到时候再有内室长老亲自安排。”

“明白了。大师兄!”那名蜀山剑修恭敬点头,又直接对成梦阳道:“你就先跟我后面吧。一会我带你过去。”

成梦阳回头看了一眼沈峰的方向,见沈峰笑着点头,便面容苦涩站到了那名蜀山剑修的后面。本来,他也只是想上蜀山玩一玩,顺便得一把好剑,可是没想到,这一来二去却被沈峰和冯彩玉逼入了蜀山。此刻他的心情极为复杂,蜀山之上的日子他早有耳闻,和成家内门比起来。只能说,这里的日子多半会清苦无比,至于那些花天酒地的日子,从此以后恐怕也离他渐渐远去了。此刻,成梦阳感觉自己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不过心中也在暗自决心,既然已经上了蜀山,那就一定要练出个名堂,否则到时候下山别说沈峰冯彩玉了,恐怕成家内门那些人也会将他笑话个半死。同时,此刻成梦阳也知道,外门家主之位多半也和他无缘了,毕竟他进来的时候就知道,成就先天之境以后,外门便也就成了一块禁地。

中年男人安排完成梦阳,一扫下面众人,再次冷声喝道:“你们当中,可有人踏上万剑之巅,神剑自动认主之人?”

此话一出,三人站出。除了沈峰和长发男子以外,那名手持重剑的高大汉子居然也是。沈峰和长发男子对视一眼,同时眼神惊愕无比,他们几乎都是最后踏上万剑之巅的人,自然知道当时山上一共三人,出了那名额头伤疤的男子以外,只有沈峰和他两个人让神剑认主。而眼前又出现一人,自然是说,此人是在他们之前就踏上了万剑之巅。长发男子再看那高大汉子的修为,心中却也是明白了几分,眼前的高大汉子距离半步先天后期不过一步之遥,实力在他与沈峰之上,对方在他们之前踏上万剑之巅,也的确不是没有可能。斗破苍穹2:绝世萧炎

三人踏出,却是又引来了众人羡慕的目光。而中年男子一扫三人手中利剑,最后却将目光停留在了沈峰手中的玄色剑鞘之上,眼神透出几分惊讶之色,却也没有多说什么。此时这两百人手中的剑都是此次前两百名者,这也不是靠他一个人选出来的,而是那亭云峰之上有一道法阵,只要站在其中之人手中有剑,便可以选出其中两百名来。中年男子也不怕沈峰作假,毕竟一会三人面对的乃是蜀山掌门和几名内室长老,甚至此次还有一群贵客在场,这三人要是作假,也不过自取其辱而已。

中年男人示意沈峰三人站到自己身旁,随后又对其他几名蜀山剑修道:“诸位师弟,这些就是此次蜀山招收的外室弟子,现在就交由各位师弟带回峰中,督促修行。”

“谨遵师兄法令!”几名蜀山剑修恭敬行礼道。

中年男子再次点头,直接扫视台下众人,直接道:“记住,你们虽然手持利剑,但是也只有半年时间。如若这段时间之内,无法达到先天之境。你们不仅要下山,就连手中之剑,也会与你们无缘,重归万剑山。”

半年之内,众人多数都是半步先天中期和初期,甚至还有一名宗师大圆满的武者。可以说,蜀山修行极为残酷,半年时间,如果拼赢了,那便是一世英名。如果输了,终将一无所有,再次归入凡尘。沈峰看在眼中,如果让他归于外室弟子,他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大把握半年之内踏入先天王者之境。只是,他也不知道蜀山之上修行又是如何艰苦,否则恐怕他也不会如此去想了。

第二零零章 又何妨

天剑大殿之内,应坐了不少人。趣~读~屋这些人当中绝大多数是老者,同样最多的也是身穿青衫的蜀山剑修。而躺下两旁座椅之上则都是客,这些人形态各异,有僧有尼,还有身穿华服的武者。无一例外的是,大殿之内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尊者之境,只有少数的几人还在圣者巅峰之境,不过距离尊者也只是咫尺之遥而已。

正座之人自然是蜀山当今掌门凌天痕。凌天痕满头苍发,面容却是一如往昔,如若没人提起,恐怕谁都很难想象眼前的看似年轻的冷峻男子居然是一名两百岁的老者。

凌天痕一侧的座椅之上,是一位身穿白衣的老道。这老道面容略显苍老,看似七八十岁的年纪,却是精气神十足,眉宇之间那一丝光芒显得极其祥和却也带着无尽利芒。而此人衣摆之上那一个黑白八卦印迹也代表了此人的来历。想来能够和凌天痕平起平坐的也就是武当掌门李青逍了。

另一旁则是一僧一尼。僧是老僧,一身白绸金丝袈裟,面容祥和慈善,那一身气息让人见之心中不由得感觉极为亲近,动不起一丝歹念。而一旁身穿轻纱白衣的女尼却是貌美之人,看似年纪不过三十余岁,青丝长发的发髻之上插着一根金簪,金簪张点缀这一枚火红圆珠。那圆珠透着一丝血煞之气,却是不敢让人直视。而那女尼静静得坐在那里,超凡脱俗,仿佛不是这世间之人,恐怕世间之人也只有见到那枚血煞珠才会将此女子与峨眉金顶掌门之位对号入座。

这一僧一尼便是白马寺主持无尘大师和峨眉派掌门千雪真人。

哒!

台下一名身穿锦袍的男子,放下手中茶杯,直接开口道:“没想到两百多年过去了。魔教居然也会死灰复燃。刚才那人实力着实不弱,居然敢出现在蜀山脚下。就是不知道为何天痕兄要放过此人,如若刚才我们追杀出去,未必不能将此人留住。”

“王家家主。”台上无尘大师对那名锦袍中年男子轻笑道:“明日乃是凌掌门两百岁寿辰,今日又是蜀山招收门徒的大日子。天痕兄自然不愿多做杀戮,这也是情理之中。再则,刚才那一刹那,如果老衲所觉未错,山外并非就此一名尊者。甚至一人就算老衲也有所忌惮,此时如果追杀出去,或许我等不怕,可是那蜀山脚下的十万武者,怕事要遭受祸害,到时候死伤无数,却也不是我辈之人愿意见到的。”

穿锦衣的男子正是王家家主王鼎盛。王鼎盛听了老僧的话,却是眉头轻动,独自点了点头,沉声道:”大师此话在理。只是被魔教之人逼到山脚,实在让人气愤。”

“气愤?”台上的千雪真人直接轻笑道:“要是气愤也能让王家家主受伤,怕是王家家主也等不到今天了。趣~读~屋不过,此事也的确不能小视,魔教中人两百年来消声觅迹,今日却突然出现在蜀山脚下,我等却也不能不防。想来当年正邪大战,如若不是武当掌门开启守山剑阵,恐怕也击伤不了那老魔头龙灭天。最后我们各派高手虽然将其重伤断魂崖之下,但是最后尸首也未找到,哪怕是两百年过去了,是死是活,还真说不定。”热血武神

为首的凌天痕,轻轻点头,直接沉声道:“千雪师姐说的的确在理。当年家师也说过,龙灭天尸骨未找到,便不能当他死了。虽然两百年过去了,但是我们蜀山却未有一刻放松过。今日魔教之人突然出现,却也的确让人匪夷所思,刚才据我所见,山外几人之后还一名巅峰强者,如若此人出现,恐怕和我也在伯仲之间。今日山下有十万子弟,如果我等追杀出去,死伤必定惨重。所以,既然他们已经出现了,等上一时也无妨。”

“凌掌门说的正是。只要他们出现了,等上一时又有何妨。”千雪真人眉宇轻笑,话锋一转又笑道:“不过。凌掌门可不可以不要叫我师姐。在场之人都知道明日是你两百岁的寿辰。你这么一叫,日后千雪还如何见人!”

千雪真人此话一出,顿时引得众人大笑,气氛也缓和了几分。为首的凌天痕却也是笑道:“千雪师姐说笑了。尊卑有别,当年我们一同行走中原,斩妖除魔,我便是叫你师姐。现在当上蜀山掌门,我怎么又能随意改口。莫不是到时候让人以为我凌天痕仗着自己势大,却翻脸不认故人了?”

“说不过你!”千雪真人眉眼娇笑,又反问道:“那天痕师弟。你明日都是两百岁寿辰了。这最近六十年来可没见过你收过一个徒弟。此次正好又是你蜀山为主招收门徒的大日子。你要不要在近日收一人做为关门弟子?”

千雪真人话一出,台上台下几人也符合起来。那武当山掌门临李青遥声音浑厚道:”如若此次能见天痕兄收一名爱徒,却也是双喜临门啊。”

“就是。这么好的日子。就该双喜临门!”台下一名六大家族的家主起身大声道:“每次蜀山招收门徒之时,下面妖孽天才辈出,我看天痕掌门两百岁寿辰之际,收一名关门弟子也是一件兴事。此事的确可为。”

在场闹哄哄一片,就连凌天痕身后几名蜀山剑修的长老也轻轻点头,的确期望凌天痕再收一名弟子。毕竟凌天痕乃蜀山第一人,手下已有的三名弟子都是天纵奇才。如若再收一名,加以培养,那就是说蜀山之内早晚还会多一名先天尊者,自然实力更加雄厚。

凌天痕见众人如此起哄,最终站起身来,摆了摆手道:“各位却是和我那大徒儿一个想法。不过我却也是说了,我在授业方面的确不行,现在已入高龄,更没有那心思再授徒。再则,我有三名爱徒,却已足够。所以,此事也就作罢了。也请各位饶过天痕,不要再提此事。”你是我最好的时光

凌天痕所提的三名爱徒,的确让台下众人眼红无比。那三人都已经踏入先天尊者之列,而最厉害的一人便是凌天痕六十年前收的第三个徒弟,在五十岁那年便已踏入先天尊师,将来隐约能够取代凌天痕成为蜀山之巅第一人。众人心中也明白,当一个人能够收这样一位妖孽奇才做弟子,恐怕日后也很难再有收徒之心了。毕竟,一个最好的都已经见到了,谁还愿意去收不如前面的徒弟呢?

“你那不是没心思授徒。而是最好的都不你抓去了。哪还看得上凡品!”千雪真人直接埋汰道:“要是我能有那么一个弟子,哪怕就是一个,我这一生也算了却心愿,给我峨眉做出莫大的贡献了。”

众人一听,纷纷点头。自然,不管是谁,当实力越来越接近巅峰之时,哪个不想自己有一位天才绝傲的亲传弟子?哪怕只有一个,也算不枉自己一身修为没有传人了。徒弟在众人眼中那就和自己的子孙一样,不管是谁,都希望能够有一名妖孽天才作为自己的亲传弟子,也好将自己一身修为完好的传承下去,也只有这样才能体现一个人真正的价值。

哒!

众人纷纷叹息之时,大殿之前也响起了一丝脚步之声。此刻众位老者也瞬间平息心情,将目光投向大殿入口,只见一名蜀山剑修中年男子,带着三人走了进来。众位老者一看眼前几人,眉宇间露出一分惊讶之色,毕竟他们也知道,这三人都是此次踏上万剑之巅,最终让神兵认主的天才武者。只是这惊讶之色也不是过于浓重,毕竟眼前三人并不如当年凌天痕所收的三弟子。众人当中还有人记得那一年,站在台上的其中一人可是先天后期巅峰强者,而且对方也只有二十一岁,那位便是凌天痕的三弟子周楚涵。现在眼前三人不过先天中期而已,最强一名高大男子,看似年纪也接近三十,不过只是刚刚接近半步先天后期而已。

“师尊。这三人便是此次踏上万剑之巅,夺得神兵认主之人。”带领三人的中年男子上前一步恭敬开口道。

沈峰此刻扫视在场众人,却也不敢过于抬头偷看。毕竟他现在处于易容之中,就连他自己也不确定会不会被眼前众多巅峰强者发现。

凌天痕看了一眼大殿之中的中年男子,轻轻点头道:“你受伤了,就先下去疗伤吧。这三位弟子交于为师和诸位长老吧。”

中年男子一点头,对在场诸位恭敬行礼,便转身出了大殿,留下沈峰三人。

“你们都上前来,将手中之剑捧在手中!”凌天痕扫视沈峰三人直接开口示意三人将手中之剑捧起上前。重生之最强嫡妃

三人不敢违背,直接上前几步,将手中之剑捧在手中。当三把剑呈现在众人面前之时,在场众人自然看见了沈峰手中那一把玄色木条,不禁眼神差异,看向了凌天痕。

凌天痕一扫三把剑,当他见到沈峰手中玄色木条之时,顿时眼神一惊,抬手一招。沈峰手中那玄色木条便自动飞欲凌天痕之手。在场众人见此情形,顿时纷纷对视一眼,又看向沈峰最终将目光停留在了凌天痕身上。显然众人发现了凌天痕眼神之中的惊色,心中惊异不已。

“剑归!”凌天痕眼神凌冽,将玄色木条轻捧手中,凝视着玄色木条上的两个字,深吸了一口气,声音轻轻颤道:“就连家师都不敢将此物之说当真。没想到万剑山之上居然真有此物。剑归!剑归!万剑归宗!哈哈哈!没想到在我两百岁寿辰之日,居然能见到此物出山!”

万剑归宗!

在场众人面容顿时一惊,顿时惊讶无比,纷纷将目光看向沈峰的方向,又看向凌天痕手中的玄色木条。万剑归宗之说,众人自然知道。不过那在中原大地,甚至蜀山之中也是一个传说而已。相传蜀山祖师可以以一人之力操控万剑,并将万千飞剑为己所控。在众人眼中,这不过是一个夸大其词的传说而已,就连蜀山剑修也不敢把这个传说真的当真。毕竟众人都知道,操控一把飞剑已经极耗心神之力,就连凌天痕也只能同时操控九十九把飞剑,而更多的却无法再继续操控。

而在场之人当中,也只有凌天痕知道,蜀山历代掌门秘传,万剑归宗的确存在。而要达到此境,操控万剑,还需要几样东西,而这几样东西也只有几元巧合便可以得到。其中一件物品便是凌天痕手中的剑鞘“剑归”!

凌天痕收敛心神,直接看向沈峰,一步上前道:“我乃蜀山现任掌门凌天痕,我愿收你为徒,你可愿做我关门弟子!”

蜀山现任掌门凌天痕!沈峰一听惊住了,张了张嘴刚想立刻答应,却又一下收敛心神闭上了嘴,深深了一口气,抬眼看向了凌天痕道:“我可以答应你。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条件?在场众人一听,哭笑不得。凌天痕收徒,对方居然还要开出一个条件。此刻在场众人早已羡慕嫉妒恨,甚至有些实力低微的家主都恨不得拜凌天痕为师,却没想到眼前的小子居然还开口提条件。

“拜师吧!”凌天痕只是顿了一下,随即便将“剑归”交予沈峰手中,直接开口道:“不管什么条件,我都可以满足你。只要你日后达到我的要求,就算蜀山掌门之位归于你,又何妨!”

第二零一章 拜师

凌天痕前后变化之大,让大殿众人为之结舌。趣~读~屋甚至沈峰自己这一刻也无法抑制自己激动的心,强行抑制心神,愣愣得看着凌天痕。

关门弟子?众人都还记得在眼前三人进来的前一刻,凌天痕还委婉得拒绝了众人的想法和要求。而前后不过几分钟时间,却没人想到凌天痕变化如此之快,同时还又如此之大。四大门派各派掌门面色各异,有惊讶,有疑惑,却也有欣喜。而六大家族则是面面相视,眼神不定,却也强颜欢笑看向沈峰的方向。

羡慕和极度的眼神同时交织在场中。然而,此刻的沈峰却还站着,静静得看着凌天痕,轻轻握起了手中的“剑归”!

“徒儿风名扬拜见师傅!”

在众人惊异的眼神之中,场上那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终于砰然跪地。拜师乃是九叩大礼,沈峰口中说出自己假名,却是一个不少得恭敬照做了。在他心中,不管对方是不是收他为徒,只要能够拿出地级中品灵丹救助白玉清,却是一切都也值得。想当初沈峰接受外公孙洪武传承之时,也不过是三叩首,就被老道一手扶起来了。毕竟爷孙两人却没那么多礼数,甚至沈峰小时候练功感觉烦了累了,大叫着不干,不要那阎王殿殿主的位置此等大逆不道的话都可以说出口。可以说,那依旧是爷孙,无法算得上师徒之称。而现在,凌天痕却相当于沈峰真切的第一任师傅,哪怕沈峰的心里还有其他想法,不过不管怎么样,这礼数却是都做到了,丝毫不敢怠慢!

“好。起来吧!”凌天痕满脸喜悦,轻手扶起沈峰,但是当他看清沈峰的面容之时,却是眼神顿了一下,凝视几分却也没什么什么。从凌天痕的眼神之中,沈峰心中惊诧,感觉事情并不好,对方恐怕已经得知自己面容有过改变。改头换面,上了蜀山,不管如何说,终究不会是好事。但是此刻凌天痕却没为难沈峰,沈峰也松了一口气,只是心里却还在想着一会真要问起来,又该如何解释此事!

掌门位置都不要了?一句又何妨!的确让蜀山众多剑修长老为之惊叹,纷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