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9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匆膊欢啵灯鸬匚怀坏模植扇匆蚕氩黄鹄础

四大门派的人?还在蜀山上见到的?林伯成继续回忆着,想道最后,直接轻皱眉头,嘀咕到:“如若按照你所说,当日我在蜀山上却也没见过什么能让你都如此高看的人。除了凌天痕收了一名关门弟子……”

关门弟子!风名扬!风字!林伯成眼神惊住了,看向了成延坤,而此刻成延坤却是似笑非笑,也不解释。

“你说的真是他?怎么可能!”林伯成口中惊喝,连门外也听到了响动,差点进来查看。林伯成瞬间使了个颜色,让众人再次出去,然后才压低了声音对成延坤反问道:“成延坤,你可不能哐我!那个沈峰明明是外界之人,怎么可能化名风名扬混入先天秘境之中。就算可以混进来,难道还能骗过凌天痕?难道他就不怕被我们当场击杀?”

成延坤心中也极为疑惑,他得知风名扬就是沈峰的时候,的确也大吃一惊。如果不是成梦阳亲眼所见,而且还和沈峰是故友,恐怕换做别人来说,成延坤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不过哪怕就凭借对方身为凌天痕关门弟子,同时凌天痕当日还放出豪言,要将掌门之位让给此人,此等身份就足以让他成延坤亲自走一趟。至少,卖一个认亲给一个有可能成为蜀山掌门,甚至先天秘境第一高手的年轻人,走一趟林家又能如何?

“这事。你就不要问我了。”成延坤见林伯成一脸质问的眼神,直接摆手道:“反正对方在蜀山的身份我也算告诉你。你也不要外传。至于其它,我也的确不知。至于如何定夺,我也给了你意见,剩下的就由你自己定夺。不过,我相信就算现在的你,心里也应该有了一个答案。就算是我,也可以看得出,哪怕先放下他阎王殿少主身份不说,以后蜀山第一人也很有可能就是这个风名扬,也就是沈峰。蜀山第一人,这几个字的意义我想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了吧。”帝都总裁,迫爱成痴

蜀山第一人!这可不仅仅代表了蜀山,甚至可以说是先天秘境的第一人,至少现在的凌天痕便是如此。林伯成此刻陷入了沉默,成延坤的话说的并没有错,而且对方也给他指明了道路,同时还带来那么机车贺礼,帮他做了戏,抱住了脸面,让他不至于不好对王家开口。

林伯成百思不得其解,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个沈峰会进入先天秘境之内,而且还成了凌天痕的关门弟子,甚至凌天痕还帮其掩盖了身份,张口从未提及过此事。至于说凌天痕是不是知道沈峰的身份,林伯成脑袋再转不过来,也不知道傻道相信一个先天秘境第一高手会看不破这么一个小小的伎俩。可是越是如此,便越足以表明,那个沈峰也就是风名扬在凌天痕心中的地位极其重要。

三家提亲,显然有两家是要帮着那个沈峰。林伯成心中也十分了解,这两家之中绝对有人知道这个风名扬的真实身份。成延坤或许真的不知道,那就代表那个进入蜀山的成梦阳知道。至于马家,多半就是那个以前在外门待过的马德龙。这两家都暗地里对沈峰的身份保密,他林伯成自然也会不杀道多嘴。

成延坤见林伯成一直不知声,便又有几分提醒道:“你家大小姐和沈峰乃是两情相悦。而且对方的要求也不高。就是想让你比武招亲,然后他堂堂正正得和王成打一场。这件事对你并无坏处,最后不管结果如何两家都怪不了你。如果现在你还觉得难办的话,那就当我没有来过。”

林伯成静静得看了成延坤一眼,两位老者都是年近过百的人,此刻纷纷陷入了沉思,各有心事。

……

大堂之内窃窃私语,而林家大宅的后花园之内,却极为安静。两个年轻男子在静静得走着,林辰一直随着成梦阳,只是介绍着林家的景色,没有过多言语,直到两人来到了一个凉亭之前,林辰才邀请成梦阳入座。霸宠,一品盗墓夫人

“成公子。想来,你应该是为了帮那个沈峰而来的吧?”林辰坐在石凳之上,给成梦阳倒了一杯水,又开口道:“那封信,就是我帮月溪送出去的。只是没想到你们会来的这么快,同时,我也很奇怪。那个沈峰虽然说是阎王殿少主,但是在我们先天秘境却是算不得什么。何以请动你们成家家主亲自前来?”

成梦阳口中轻咦,笑道:“原来信是你派人送出去了。我也觉得奇怪,林大小姐被锁在了林家,居然还能将信送到我们成家还让人转道我手里。不过是你送的信,却也不那么意外了。既然你已经知道我为了帮沈峰而来,那有些事却也不是不能告诉你。想来,我大伯和你父亲也在谈论这些事。”

“那个沈峰也在先天秘境之内吧?而且看来此刻的身份绝对不简单。”林辰直接反问道,当日他问过林月溪为何回来,林月溪却是闭口不言。本来林辰以为林月溪是因为感情上问题,心灰意冷才回了家族,可是后来想想也不对。林月溪要回也应该是回外门,毕竟内门这么多年过去了,对方可从来没有回来过。而后,林月溪更是写了信,那几个字林辰自然后来是看了的。

让对方不要来!林辰本来以为这就是一句简单的话,林月溪不想那个半步先天之境的沈峰从外面来救他。可是,林辰一想又不对,让对方不要来,那就是那个沈峰极有可能是有办法知道林月溪行踪的,甚至可以听到林月溪的消息。林月溪当时是想对方来,可是又怕对方实力不足,便又劝解不要来,可谓极其矛盾。而就在这矛盾的心理之下,林月溪写出了那几个字,同时也表明对方可以知道他的消息,也可以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如此说来,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沈峰就在这先天秘境之内。

成梦阳见林辰猜出了几分,也没卖关子,直接点头道:“至于什么身份,的确不适合我来开口告诉你。或许一会林老家主会亲自告诉林公子。不过,我只想林少主帮我朋友带一句话给林大小姐。不知道可不可以。”

“当然可以。我来也是为了帮月溪问一问情况如何。”林辰直接笑道。

成梦阳拱了拱手,直接道:“不管如何,先谢过林少主。我朋友要带的话也只有一句,请林公子转告林大小姐。三月之后,便是林大小姐过门之时。到时候我那位朋友也会亲自来接她。”青涩年华

三月之后,便是过门之时!林辰听闻成梦阳说出此话,言语之中却是对那沈峰极为自信。而沈峰居然敢亲自来接林月溪,果然对方就在先天秘境之中,并且还敢堂而皇之上门,可见其沈峰在秘境之中也极为显赫,并且算准了到时候王家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明白了。”林辰见成梦阳也不多说沈峰的消息,他也没再多问,毕竟对方也说了。自己的父亲多半此刻已经得到了消息。并且也会做出应该有的决定。

两个人也不多言此事,在亭中轻轻品着茶水,闲聊交谈,倒也闲暇。

林家深处,林月溪静静得坐在房间之内,此刻她已经一消往日愁容,眉宇间带起一丝笑意,她知道沈峰会来救她,并且很快。她可以想象自己在见到沈峰那一刻自己扑进了对方的怀里,而从那一刻,沈峰也将归她一人所有,谁也无法夺走。

想道此,林月溪突然神色一惊,言语慌乱道:“他不能来。他怎么能为了我来冒险……不,他一定回来的。”

噗!

林月溪神色慌乱,言语含糊,不过片刻之后,一口鲜血由口中喷出。此刻林月溪才瞬间清醒,深吸了一口气,眼神惊愕得看着地上的血迹。

“七煞断魂音!七情六欲!”林月溪口中说出四个字,眼神渐渐变得惊恐起来。此刻,她知道,经过这么多天的虚弱无力之后,七煞断魂音当初带来的伤势终于爆发了。而就在刚才她四年沈峰的那一刻,可以感觉道自己的死穴极其慌乱,甚至自私的念头也涌进了自己的脑海之中。

恐惧,慢慢在林月溪心中蔓延。如果当初自己爷爷所说的一切真的发生了,她该如何选择?

第二一七章 修炼

蜀山之巅,归隐峰,飞天索道之上,一个青衣男子静静得站在索道中间,任由无尽的寒风侵袭。而青衣男子周身之外,一把断刃静静得悬浮在空中,剑尖朝天,纹丝不动。

咻!

突然一枚婴儿手掌大小的冰刃急速而至,不过眨眼间已经侵袭到轻易男子的脸颊。而就在冰刃靠近男子周身的前一刻,那把断刃剑身一闪,化作一道虚影,瞬间击碎冰刃,就在冰刃碎裂的刹那,断刃再次回到了刚才的位置,依旧静静悬浮着,纹丝不动。

青衣男子依旧闭着眼睛,轻轻踏出一步。寒风之中又有几枚冰刃急速射来,再次被那断刃直接斩断成碎屑,没有能够伤及青衣男子分毫。

寒风侵袭,冰刃飞舞。

青衣男子轻闭双眼,凭借自身心神之力,一步步向前走着,随着冰刃越来越密集,那悬于半空的冰刃也渐渐失去了身影,化作一道寒光,如同流星一般不断在青衣男子周身盘旋飞舞,击碎每一片急速袭来的冰刃。

“已经一个月了。这些日子我一直苦心修炼御剑之术,利用心神之力控制断刃。距离半步先天后期也只是分毫差距,只要寻得一丝契机,我便能突破,可是这契机又何等难寻!师傅说通往归隐峰的飞天索道长达十公里,只要能够踏上前三里地之外,那便可以达到半步先天后期之境。可是我踏出四里之遥,已渐渐接近极限,却依旧未能突破。难道天也要欺我!”沈峰一步步向前,心中感叹。不过,此刻他的心却同样有一丝狠劲,连师父凌天痕都说,踏出三里之外便和达到半步先天后期之境,可是他只是凭借后天中期,便能够踏至四里之地,甚至在他的计算之下,起码还有半里之地才是他的极限。

来到蜀山已经一月有余,前十天,沈峰便踏至半步先天中期巅峰,距离那半步先天后期不过寸步之遥。可是二十多天过去了,沈峰却依旧无法踏入半步先天后期。如果这几天再无法踏入,那三月期限,纵然资质逆天,恐怕也无丝毫希望踏入先天王者之境。更可怕的是,沈峰心中已经渐渐升起一股执念,如若三月期限真的无法踏入先天王者之境,到时候一身修为恐怕也很难再有所成就。

“拼了!”沈峰想到此,心中一横,握紧了拳头,心中嘶吼道:“师傅说过,飞天索道之上不可涉险,否则一身修为极其可能被毁。可是如今,我不涉险,又能如何。既然现在我还没到极限,那我踏至极限之处。尽然我能够半步先天中期踏出一半距离,我就不信在先天王者境界之前,走不完那剩下的五里之地。”最佳炉鼎

呼!

寒风呼啸而至,沈峰一步步上前,很快踏着四里半,也就是两千两百五十米左右的距离。而此时,周围已经变得暗黑一片,那无尽的风霜和冰刃交织在一起,就连正午的烈日也无法穿透半分。

咻!

那一把断刃带着尖啸之声,在沈峰周身飞速旋转,化作片片虚影,道道寒光,就好像一面包裹周身的盾牌,完全将沈峰护在体内。

噗!

突然一道冰刃急速刺来,断刃一剑劈出。那冰刃四分五裂,其中一片碎屑直接在沈峰脸颊之处留下一道血痕。沈峰这一刻猛然睁开眼,双眼凛冽,断刃急速飞驰,速度越来越快。而此刻沈峰脚下更是踏出了少毕式,在一枚枚急速飞来的冰刃之中,快速闪躲。而断刃就好像他的身体一样,时刻随着他身形的变化,一起变化。

……

归隐峰之上,凌天痕由气息感觉到沈峰执意向前踏去,不禁眼神一惊,放下手中笔墨,快步走出了小屋之外。而木屋之前,还站着另外两个人,这两人便是高海成和蜀山未来真正的掌门周楚涵。

高海成和周楚涵眼神尽皆惊讶无比,显然他们也是一直关注沈峰的动向,此刻见沈峰要冒险,便一同出现,只要一有不对劲就会立刻出手。

“师傅。小师弟他太急迫了。如此下来,恐怕有危险。我们要不要将丹药已经送出的事告诉他?”高海成直接看着飞天索道的方向,心中悍然,同时又有几分担忧。他们这一门师兄弟之间向来极其看重,一直秉承师傅凌天痕的意愿相敬相爱,现在高海成和周楚涵见沈峰处境极其危险,自然极为担心。古武天道

周楚涵在凌天痕面前却没有冷漠面容,直接点头,直接道:“师傅,小师弟如此妖孽之才,如若真让他涉险伤及根本确实是可惜了。当年我刚刚踏入半步先天后期之时,也不过能够踏至四里之地,便无法承受那风寒,更不要说阻挡冰刃了。可是小师弟却也是妖孽之才,不仅能够在半步先天中期之时利用心神之力练得御剑之术,而且御剑之术娴熟程度在这一个月以来更是飞速增长,当初我在先天王者中期之境,恐怕也不过如此。将来师傅您蜀山第一人的位置,恐怕我是继承不了了。也只有小师弟才有这个资格啊。”

凌天痕此时比这两个弟子更为担心,但是最终却还是没有打算出手,任由天命,让沈峰任意为之。至少在刚刚踏入飞天索道那一日,沈峰就给了他足够的惊喜。面对日次坚韧之人,凌天痕甚至也感觉自己是不是老了,遇事也越发得保守了。

“无须告诉他!”凌天痕将目光从飞天索道的方向收回,直接看向高海成道:“他本就性格坚韧,遇事不折。如果这一点儿女情长之事就能够压垮他,恐怕当日也不会坐在那飞天索道之上八天七夜了。再则就算告诉他,他还有别的事要担心,林家那边的事你们也应该知道了。林伯成已经答应再过两个多月,也就是本来约定林王两家联姻之日举行比武招亲。王家王成堪称王家妖孽天才,如今年仅不到四十,便已踏入先天王者初期小成之境。如若沈峰两月之内无法踏入先天王者之境,恐怕到时候也无须去参加什么比武招亲了。到时候心魔已成,他有一身修为又有何用。”

心魔!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顺风顺水的,可是如果练武之人遇见极大压力,而最终无法得偿所愿,便极其容易形成心魔。到时候就算练的一生修为,也会性格孤僻,举止邪异,甚至可能坠入魔道杀人如麻。

凌天痕知道,沈峰有两件事极其容易形成心魔,第一件便是那白玉清。这事凌天痕可以帮其解决,直接将药送去,向来对方此时已经性命无忧。到时候就算沈峰半年之内无法踏入归隐峰,再得知此事,或许会大彻大悟也不一定。但是林家此时,凌天痕却无法出手,这其中的原因自然不是因为那王家是六大家族之首。而是来自一个男人的自尊,如果凌天痕出售,沈峰纵然心中有所感激,但是如若无法忘怀此事,此生修为也早晚会出现瓶颈。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沈峰自我修炼,踏入先天王者之境,并且堂堂正正得战胜王成,到时候沈峰才能活得坦坦荡荡,心无旁骛,早日踏入尊者,乃至踏入通玄化虚之境。宿命之城

通玄化虚之境!凌天痕想到此,不禁想到当年见过一面的孙洪武,在他心中恐怕世间也只有此人可以踏入此境。至于凌天痕自己,虽然已经摸到边缘,却依旧没有十足信心此身可以踏入通玄化虚之境。

“还是差了点什么。”凌天痕已经用气息笼罩着沈峰,而他的周身一片片草木根根立起,悬于半空,不过在随后一刹那,那些个草木也随之落地,凌天痕也转身向屋内走去,并对在场两人吩咐道:“他即将突破,一会如若有什么危险,你们两个处理吧。”

“要突破了?”两人自然不会怀疑凌天痕的话,高海成立马点头道:“明白了。师傅。小师弟的事,交给我吧!”

……

嗡!

飞天索道之上,沈峰眼神凌冽,自从踏出两千两百五十米之后,每多走一步,那便是千难万险。那把断刃依旧在身边飞速盘旋,几乎已经完全击碎了所有袭来的冰刃。可是依旧有不少冰刃碎片,随着无尽的寒风击打在沈峰的身上留下一道道血痕。

如果外人在此,恐怕就会发现沈峰此刻身上的衣服已经零碎不堪,上面有着密密麻麻的小洞,甚至那青衣衣摆已经撕裂一段,随风飘散在山谷之中。不过,实则沈峰也没有受到太多伤害,自从那一日和沈星在地下基地发生肌体改造之后,他每次修炼突破一丝,肌体也会增强一分。可以说,在同等级境界之中,沈峰的*和骨骼还是极其强硬的,虽然无法用钢筋铁骨来形容,但是绝对比其他人耐抗一些。

叮!

沈峰又踏出一步,丹田之内气旋飞速旋转消耗,而就在即将消耗至还剩下一层之时。沈峰愕然发现,气旋之中居然闪过了一丝金色光芒!

“要突破了。”沈峰眼神惊喜,随即盘腿而坐,运转御剑诀,一边利用断刃击碎所有的冰刃碎片,同时开始飞速吸收那蜀山之巅的天地灵气。

第二一八章 气势

磅礴灵气呼啸而来,直接涌入了沈峰的体内。飞天索道上的寒风依旧肆虐侵袭,一片片冰刃疯狂得向沈峰直刺而去。

砰!

断刃如同一颗流星,带着闪耀光芒,此刻已经完全将沈峰笼罩。

突破!

沈峰感受着气旋之中那一个金色光点,不断消耗着自身气劲,又不断吸允天地灵气淬炼。契机已至,沈峰此刻要做的就是淬炼自己气旋之中的灵气。

无尽的天地灵气在气旋之中飞速凝聚,哪一个金色两点慢慢凝聚在气旋中间,受着气旋的碾压和淬炼,丝毫动弹不得。

金色气旋原点,沈峰内视这哪一个金色原点,当如他踏入半步先天中期之时,也是气旋之中先出现一个银色原地。然后经过气旋灵气的碾压和淬炼,才逐渐扩大。

心神之力所消耗的天地灵气极为庞大,沈峰所吸收的天地灵气正好和所用持平,而此刻他还要用心神之力控制断刃,可谓是一心多用。

归隐峰之内,凌天痕手中毛笔轻握,却没有落笔也没有放下。而是气息依旧感应着沈峰的气劲变化。

“一心多用。御剑术最基础的东西,可是就算妖孽如周楚涵也不过是先天王者之境才能完全领悟。”凌天痕口中轻叹,眼神灼热,手中之笔瞬间落下,顷刻之间,留下一个字。

剑!

一字如刃,锋芒毕露,那所蕴含的气劲就连先天王者巅峰之境也未必可以直视。凌天痕静静得看着这个字,再次轻鸣道:“万剑归宗,万剑随心所动,他真的能做到一心万用吗?那样的心神之力,真的存在吗?”

凌天痕不敢想象,纵然是他自己,也不过只能控制九十九把飞剑。而那已经是他的极限,也是他心神之力的极限。要做到传说之中的万剑归宗,顾名思义,至少要一心万用。可是这也是字面上的意思,根据凌天痕推算,控制万剑,和万剑是否万用却也是有区别的。但是尽管如此,恐怕万剑归宗也需要做到一心千百用吧。重生之神级大玩家

小屋之外,高海成和周楚涵依旧静静得观察着沈峰的一举一动。丝毫不敢懈怠,现在小师弟在他们眼中,已然成了师傅心目中最重要的人。两人都可以理解,万剑归宗乃是凌天痕毕生的心愿,也是蜀山历代掌门的遗愿。而此刻,恐怕众人也只能指望沈峰真的能达到那种境界了。

飞天索道之上,如果有人接近归隐峰这条索道,可能就会惊愕得发现,那索道之上有一个淡淡的金色光球。而无数风霜冰刃击打在那光球之上,瞬间化作片片碎屑。

气旋金色原点已经有扩散的迹象,在天地灵气的碾压和淬炼之下化作无数金色亮点慢慢隐迹在银色气旋之中。而只要沈峰多加关注,就可以发现那拳头大小的银色气旋中,已经有不少如同星辰一般的金色亮点。金色亮点随着银色气旋一起飞速转动,慢慢将那银色气旋之中的银色天地灵气吸收,慢慢扩大自身。虽然着金色亮点速度扩散的极为缓慢,可是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并且随着银色气旋被慢慢吞噬,金色亮点扩散的速度也在加快。

突破!

“契机已到。今天我一定要突破!哪怕外面风霜再猛烈,就算受尽皮外伤,只要不伤及根本,就一定要突破。”沈峰在心中嘶吼,此刻的他已经完全能够感觉到身体外正被一片片冰刃碎屑无尽摧残,身上的衣服早已不能算是衣服,而是如同细细的渔网一般,满是坑洞。而身体肌肤,也被那冰刃碎屑打出一个个点点伤痕,而碎屑打入肌肤那一刻便会因为沈峰体温的关系,瞬间融化,那一个个伤口瞬间流出一片片血水,浸透了身外的破衣。

这皮外伤却是伤及不了根本,但是如此密密麻麻,连绵不断,却是极其刺激人的心神。还好沈峰心神极为强大,虽然感觉全身剧痛无比,却还没有陷入混沌之中,依旧努力吞噬天地灵气,努力突破。

飞天索道之上的淡淡金色圆球越来越亮,甚至光芒穿透了风霜显露在天空之外。这如此奇特的景色,恐怕也只有沈峰一人可以做出来。首先,必须是踏入半步先天后期,再则又一把和自己心神合二为一也就是人剑合一的剑。然后在这风霜之中又可以以极其庞大的心神之力操控此剑,以惊人的速度在自己周身盘旋。

心神之力,人剑合一。星际典当行

凌天痕早已猜测到,沈峰在剑术上的造诣极其深厚,否则不会那么快学会御剑之术。现在当他感受道沈峰突破时那所持断刃跟着一起变化之时,心中不禁愕然,也想起了当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