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嫂子合集2-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 
  阿雄心想,阿雄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想到明天晚上也可以和嫂子做那档事,下面也不自主地胀了起来,又不好叫老婆起来。
  一个念头闪过了阿雄的脑海:「嫂子的内裤!」
  于是又蹑手蹑脚地来到后阳台,果然看到一件不属于老婆的三角裤晒在衣架上,还溼溼的,阿雄先欣赏一下子是一件浅肤色,正面有一斜线,斜线下边是缕空的蕾丝,还绣了一朵花;斜线上边则是不透明的,上面也绣了一只蝴蝶。
  阿雄欣赏后便拿下来,套在阴茎上开始自慰起来,不到五分钟就射了,精液全射在嫂子内裤上,阿雄也没冲水直接挂回去,因为是在三角裤内侧,挂在衣架上并不明显。
  阿雄泄欲之便回房睡觉,经过大嫂房间侧耳倾听,己安静无声,到房间躺在床上倒头就睡了。
  隔天阿雄睡到九点半多才起床,问小慧大哥他们起来了没,小慧告诉早起来了,刚刚才下楼到妈那边(注:阿雄的母亲住同一栋楼的二楼)。
  阿雄梳洗完,吃过早餐,便带着老婆到母亲那里。
  晚上吃过丰盛的年夜饭后,大伙依习俗分发红包,同时看电视特别节目。
  到十点时,嫂子依先前计划,藉口要通宵打牌,怕影响到小孩睡觉,告诉阿雄母亲要把小孩留在她那,并且催促小孩赶快去睡觉。
  大嫂也哄着小孩:「早点睡,明天才要带你们去百货公司玩。」
  然后四个人就回阿雄家。


  进门后,大嫂便催促阿雄夫妻先去洗澡。
  阿雄对着小慧说:「妳先洗好了。」
  嫂子听到便催促阿雄说:「哎呀,这样一个一个洗,要洗到什么时候?都老夫老妻了,还害臊啊!」
  说着便推着阿雄和小慧一起洗。
  大嫂看小慧睡衣外面还罩睡袍走出来,便对着小慧耳朵说悄悄话,然后对着阿雄你们在房间等我们,说完便拿着换洗内衣裤,和大哥进浴室。
  进到房间,阿雄问小慧:「嫂子刚刚跟妳说什么?」
  「嫂子刚刚要我脱掉睡袍,只穿内衣裤和睡衣就好了」小慧边说,边脱去睡袍。
  小慧紧紧抱着阿雄躺在床上,并跟阿雄说:「人家好紧张哦!」
  「嫂子怎么说服妳的?」
  阿雄也紧紧抱着小慧问说。
  小慧就把大嫂告诉她的经历说给阿雄听,阿雄听完后说:「原来大嫂己经参加过两次换妻聚会了哦,难怪这么大方,而且一点也都不紧张。」
  一会儿大嫂和大哥分别穿着睡衣和内衣来到阿雄的房间(现在两个女的都是穿着内衣裤再加一件睡衣,两个男则只穿内衣裤),为缓和气氛,大嫂又折回她房间拿了一付扑克牌来,并提议说:「我们先来玩桥牌,输的人脱一件。」
  还没等嫂子说完小慧便地说:「我不会玩桥牌。」
  阿雄转向小慧说:「我们蜜月时我不是有教妳玩过了吗!」
  小慧小声地说:「我忘记了。」
  「没关系,那我们玩检红点。」
  大嫂说完看看小慧,然后接着说:「输的人,不管输几分,只要输分,就脱一件,只要有人脱光就结束,并由那个人选择房间,好不好?」
  大嫂看看大家没意见,就放好牌要大家抽大小,结果嫂子抽的牌最大,嫂子当尾家,大哥当头家发牌,结果这一局下来,阿雄和小慧都输了,阿雄和小慧(由其是小慧)羞涩地各脱了一件,阿雄看小慧脱下睡衣后,秀出内衣裤时,下面就立刻站了起来。
  下一局是阿雄当头家,这期间阿雄不时偷瞄大哥的那个地方,好像也是鼓鼓的,阿觉有点吃亏,结果这一局嫂子和小慧输了,两人都各脱一件。
  当小慧脱下胸罩,露出高挺、富有弹性而且还算丰满的双乳时,阿雄注意到大哥有在偷瞄老婆,看到小慧只剩一件三角裤(虽然不是很性感),更是感到吃亏极了,心里嘀咕着老婆怎么老输牌。
  第三局换到小慧当头家,这一局阿雄也不时的打量嫂子,嫂子虽然身材比小慧稍微胖一点,不过也是一付爽起来很棒的样子,但当焦点移到嫂子所穿的内裤
  时,心中失望道:「这不是昨天晚上我自慰的那一件吗?!怎么不是那一件前面 缕空的米白色蕾丝三角裤。」
  结果这一局,小慧和嫂子赢大哥,阿雄则刚好不多不少。
  现在只有大嫂还有两件,其馀的都只剩一件,第四局可能就是最后一局了。
  第四局,阿雄一看牌,心里暗道:「这一局脱定了。」
  甘脆打快一点,免得小慧只穿内裤秀那么久。
  结果这一局大嫂一吃三。
  阿雄很乾脆的将内裤脱掉,顾不得自己那一根己经翘得半天高了,眼睛瞄向大哥那边,大哥那一根果然已经挺得直直的了,再看向小慧那边,小慧脱掉内裤后,露出黑黑阴毛的三角地带,看着小慧那个地方马上要被她对面的那一根插,
  百感交集及而且不舍。
  大嫂看着大家脱完后说:「有人脱光了,那牌局就结束了,现在就请脱光的女士选择房间。」


  小慧低头小声的说:「我要在这里!」
  等小慧说完,大嫂便牵着阿雄说:「我们也去我们的地方」。
  阿雄有点犹预,但随即被嫂子拉出房间。
  来到嫂子房间,嫂子让阿雄坐在床上,开始在阿雄面前慢慢胸罩脱下,嫂子的胸部比小慧丰满,乳形也相当漂亮。
  接着嫂子走到阿雄面前,阿雄伸出双手轻抚嫂子的乳房,然后嫂子也伸手扶着阿的头,阿雄便将嘴凑上去吸吮嫂子的乳头,同时两手开始她身上四处抚摸。
  没多久阿雄双手慢慢往下抚摸,当隔着三角裤抚摸着嫂子的圆臀时,便把嫂抱近并搓揉着她的臀部,然后便开始慢慢将嫂子的内裤往下脱,嫂子也配合着扭腰摆臀。
  当嫂子露出三角地带的阴毛时,阿雄便抱着嫂子,让嫂子躺下来,自己也翻身伏卧在嫂子的下半身,然后继续将嫂子的内裤往下脱,就跟小慧一样,边脱边亲吻,耻丘→鼠蹊部→大腿→小腿,直到完全脱去,然后再回头将脸埋在嫂子的阴毛里磨磳。
  一会儿嫂子说:「要不要来个颠鸾倒凤的招式!」
  阿雄转个一百八十度的方向,让自己的阴茎对着嫂子的嘴巴,同时也对着嫂子的阴户开始吸吮,而且不时伸出舌头往嫂子的阴户里搅动。
  没多久嫂子身体开始扭动,并不时地发出低声的呻吟,这时阿雄看嫂子的淫水直流,觉得是插进去的时候了,于是转过身来问嫂子:「要不要戴保阴套?」
  嫂子回答说:「我己经结扎了,你放心地插进来吧!」
  然后将双腿张开,于是阿雄握着自己的阴茎,对准嫂子的阴门慢慢地插入,嫂子的阴道比老婆稍宽,再加上淫液四溢,显得非常滑溜,因此阿雄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刺激而能更为持久。
  阿雄大概抽插了五十下后,双手扶起嫂子,变成嫂子面对面地坐在阿雄的阴茎上,这样使两人的下体更为紧密,然后阿双手抱着嫂子屁股,让嫂子做上下运动,约莫做了二十下,阿雄感觉到嫂子的淫液分泌的更多了。
  又做了十几下后,嫂子要阿雄躺下,然后跨坐在阿雄的阴茎上,上下地套弄阿雄阴茎,阿雄也用双手搓柔着嫂子的双乳。
  受到嫂子阴道的刺激,阿雄忍不住抱着嫂子,同时抬起臀部配合嫂子的上下运动抽插,这时嫂子也开始低声呻吟。
  听到了嫂子的淫声,阿雄更加快抽插的速度,而嫂子的淫叫声,也由低声的「嗯……!」变成「哦……!哦……!快,我快丢了……」
  没多久,阿雄用力往最深处一顶,接着精液全射在嫂子阴道深处,然后紧抱着嫂子享受着馀韵。









本电子书由富士康小说网(www。fsktxt。com)网友上传分享,网址:http://www。fsktxt。com

堂嫂双姝


  我十九岁便来香港。回忆前尘,在这灯红酒绿的都市,岁月匆匆,流光水逝,已将近三十年了。蛛网弭屋,往迹亦昏。但是我与玉娇的一段情缘,幽怨缠绵,刻骨铭心,永远难忘。如今,阿娇已作故人,无情岁月,又将十载。其坟其墓,土崩草黄,荒碑斜毁,想地下之红颜。桐棺虽在,白骨一堆。往日的珠香玉笑,只能于梦里依稀。生死殊途,阴阳路隔。留下我苍头银丝,艳事空留莹想,故梦休再重温!
  这是二十八年前的事了。我初来香港,便得到一份安定而入息很好的职位。我的家庭在广州,香港只有两个堂兄。就职半月,就到堂兄卓文的家里拜访。卓文在一间学校任中文教师,入息仅堪糊口。他的继室玉娇很年轻,堂兄要比她年长二十岁。这晚我在他们家里用饭,一间小小的房子,家具无多,一床一桌几凳。两口子生活十分简单。我眼底里所见的阿娇,是一个双十芳龄年轻而娇小俊悄的少妇。她本是一位鱼家姑娘,十八岁由长州嫁给堂兄做继室,就一直住在这里。
  阿娇对我招待殷勤,她弄了几味可口的菜色,又买了些酒,作为我们的见面礼。自此之后,我常在工作之余到堂兄家里。可是堂兄日间既忙于教书,晚间又嗜好到外边打牌赌钱,对妻子十分冷落。阿娇整天在家,早已闷到得发昏,如今有我来伴他谈谈说说自然十分欢喜。有时就特地准备了我喜欢吃的小菜和汤水,拨电话到写字楼着我去她家用膳。我知道她家环景不好,堂兄有时整份薪水输去,弄到生活堪虞,债台高筑。我不时借故儿给一些金钱予阿娇买菜。其实是同情她的景遇,多少也补助她的家用的不足。
  一个十九岁而又未结婚的青年,生活安裕,衣服光鲜。正是年少气盛,充满着青春活力,自然得到女性的垂青。也许阿娇得不到婚姻的幸福,又见我这么同情她的遭遇,不由地对我另眼相看,体贴入微。起初我对阿娇并没有非份之想,只不过是可怜她的寂寞,和同情她的困难。自己在香港又没有家庭,凉凉热热,得一个亲人照顾也是好的。才会渐渐地和他一次比一次亲近起来。
  有一次我约阿娇到戏院看戏,她没有推辞。只是叫我把票给她,分别前往,免得旁人看了不太雅相!看戏完了,也是她先走。因为我们年纪差不多,倘若公然一齐同行,虽然青白无他,也难免诽语流言遭人议论。
  有一次是周末,堂兄和几个朋友到澳门去赌钱,要星期一才回来。我知道了这件事便约了阿娇同到新界游玩。我们在星期天一早乘火车到沙田,同游西林寺,又到车公庙去。一到郊外,阿娇活泼得多了,她这份天真和热情至此才发挥出来。从阿娇的口中,知道她对堂兄的自私极为不满,堂兄只顾个人在外面游玩赌博,对她冷落已极。一个二十一岁的年轻少妇,当然需要夫妻之间的鱼水和谐,但她都得不到。她心底的怨恨沉潜已久,她的自怜自叹又有谁人去了解呢?
  如今只有我了解她,同情她,不由使她芳心历乱。青年男女,接触的时间一多,自然容易萌生情心。虽然我与阿娇的情苗滋长是不合理的,但是实际的环景却一直在助长这一孽缘的发展。一天的畅游,使我们的情感越加增进。我们之间的言谈已经有点打情骂俏了,我有时去拖阿娇的手,她也不拒绝,反而握我这么紧。我有时也向她挑逗,她的笑容甜蜜极了。这种笑是从心底里接受我的轻薄而自然地发出。
  过了几天,我微微感到身体不适。这夕晚间到阿娇的家里,叫阿娇泡一服凉茶。我躺在床上休息,一会儿阿娇煎好了凉茶,亲自送到我口边送饮,我试试用一只手搭在她的香肩去,她没有理会,我顺手摸了摸她的脖子,她也没作声。
  我饮过了凉茶,仍卧在床上。阿娇坐在床沿,伸手摸我的头,低声道:“你觉得怎样?舒服一点了吗?”
  我骗他说:“我的肚子很痛。”
  阿娇取了万金油,亲自涂些在玉掌上,向我的肚子擦搓。我登时感到一阵热气直透丹田。不知不觉间,我的阳具勃然坚挺起来,且将裤子撑高呈小山状。我情如火热,满身欲念,再也抵受不来了,便撑持起身,眼睛像冒出火似地灼灼地望着阿娇。一时也顾不得许多了,话也不说,把阿娇搂过来就亲吻她的小嘴。
  这是我极大胆的尝试,我不理阿娇的反应如何,也不计较后果会怎样。双手捧着她的俏脸俯首便吻。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她不特没有挣扎拒绝我,而且也拥得我很紧的,伸舌张唇,涎沫互输。阿娇热情奔放地和我接了一个甜蜜的长吻。
  我稍微放开,贴在她的香腮在耳边颤声道:“阿娇,你实在是太迷人了。我爱你已极,让我亲近你的肉体好吗?”
  阿娇粉面尽赤,低声道:“同居人多,不要在此痴缠,卓文回来的时间也无定,给人看见,就不是好事情了!”
  我央求道:“阿娇,我和你到酒店去!”
  阿娇伸掌在我脸上轻轻打了一下道:“你这么小就懂得许多事,你是坏透了!”
   阿娇虽然没有直接答应我的要求,但是也没有拒绝的意思。我再追问:“阿娇你不许我到酒店,我就要在这里胡缠了!”
  阿娇叹了一声道:“冤家,都给你缠死,不要在此胡闹,我许了你!”
  我得到阿娇的答允,如奉纶音。又捧起她来亲嘴,同时我的手也放肆起来,摸着她的乳房。阿娇微闭双眼,默默地让我玩摸着酥胸上的两团软肉。我得寸进尺,伸手捞向她的私处,阿娇不加推拒的给我摸到了小肚子下隆起的阴部。我仍未满足,正想伸进她的裤腰里面探个究竟,阿娇捉住我的手,不许我动,跟着身体飘了开去。我约好了阿娇明天到湾仔六国四楼开房,署名贾先生,十二时便到。叫阿娇先拨个电话去,问了房间号数才来,阿娇点头答应。还想说什么时,卓文已经回来了。幸而阿娇当时不在我怀抱里,没有给他看出破绽来。
  我虽然是十九岁,但已经懂得男女间云雨之私。我在求学时已看过了“玉蒲团”,“灯草和尚”等淫书。又看过了裸女的照片和一些男女交欢时的春宫图片。尽管我未曾和女子性交过,也已经时常用手淫的方法取乐。
  这一夕我辗转反侧,如何睡得入眼,想到了阿娇甜蜜的笑容,娇小的身段。回忆日头里阿娇像小绵羊般柔顺地让我玩摸她的身体时的情景,不知衣服所包住的阿娇娇驱,她的玉峰如何?她的阴户如何?不由得心里一骚。自己还不曾与女子有过性爱的经历,不知道性交破题儿第一遭有什么样的快乐?实在是思绪万种,恨不得即时拥抱着阿娇,立刻举行性交!尝试我的阴茎插入阿娇的阴道里会是怎么样的快感?
  次日起来,已是九时,这天恰好是星期日,我不用上班。在铺头的宿舍淋浴之后,便到外面吃了一个餐,顺便买了一些生果和食物,就去酒店开了一间房,署名贾先生,这时份还早,只是十一点多,我躺在弹弓床上,不时望着壁钟一分一秒地过去,我很焦急,不知阿娇会不会来?或许堂兄在家,他抽不出身。如果不来,唉!我就要急死了。
  果然十二时后阿娇来电,我的心情紧张已极,立刻就去接听。她说一时才能到来,我将房间的号数说给她知。这一下好比使我吃了一服兴奋剂,精神为之一振。我回到房里,卧在床上等候着。一个未曾与女人有过肉体关系的小青年,就快便可与自己心爱的女子肉帛相见初试云雨情了,这种心理是很特别的。在我的想像中,一定有无限的快乐的。又想到当我的阳具挺进阿娇阴户里的时候,将会有怎样的感觉呢。而在阴道里抽送时,是否真的如书上所述,渍渍有声呢。这一些我所不曾经历过的问题,都在等着阿娇的到来,用她美妙的肉体和我交合而获得答案。
  一时十分阿娇来了,她穿着一套短衫裤,平底鞋,薄施脂粉。我让她进房后,随手带上门,立刻拥着阿娇到床边。我坐到床沿,让阿娇依着我的胸部坐在我大腿上亲嘴,阿娇放软了身子,只剩灵巧唇舌在我口里吐纳交卷。我心里想着:娇小可人的阿娇,一会儿她赤裸之后,她的乳房,玉臂,隆臀,粉腿,以及私处是怎样的,将一一落入我的眼帘和逐样让我享用。我不禁把让阿娇枕着的手臂向里屈过,顺着阿娇的粉颈摸向她的酥胸,玩捏阿娇那两团温软玉乳。又想将另一手贴着阿娇的肚脐,穿过裤腰探抵阿娇的私处,掏弄阿娇丰润的阴户。阿娇捉我摸向阴户的手,轻声对我说:“阿明,不如我将外衣脱了吧,不然弄皱了,回去的时候不好见人。”
  我于是放开了她。阿娇卸下外衣外裤后,小心地挂好了,就上床来。那个年代的女子还不兴穿乳罩和三角裤,阿娇穿的是一件粉红色的内衣,一排窄窄的窝钮儿将一对豪乳压得很紧。底裤是苹果绿色的,绣了一道白色花边。我虽然巴不得即时与阿娇性交,却又觉得不该如此急色,遂拿了生果与阿娇同食。又拿来一包瓜子放在床头,俩人一齐亲亲热热地卧下谈心。
  阿娇说:“今天差点儿不能来酒店,卓文他袋里分文没有,坐在家里发愁,想去赌又没有钱。后来我给了十块钱予他才喜气扬眉地走了。”
  又问我来了多久,我答她:“来了两个多钟头,盼得眉毛都长了。”

富士康小说网(Www。fsktxt。Com)免费电子书下载
  阿娇道:“看你这种急色的样子,十分可笑。”

霸气书库(WWW。87book。COM)免费TXT小说下载
  我一手摸到阿娇的乳房道:“我真是很急的,阿娇再不来,我就会煎死了!”
  阿娇道:“我既然答应了你,迟早让你受用,何必用急呢?”
  我不再答话,只顾玩摸阿娇的奶子,我的手摸到了一团软肉。暗中便去解她的衬衣纽儿。只解开了两颗,便可以望见阿娇的一边雪白的乳房和一道乳沟。我的心房卜卜的跳,好容易才将全部钮子解开。于是阿娇两座肥白的奶子完全裸露出来,两颗乳头红润可爱,我伸手来把玩,软肉滑不溜手。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玩弄女人的乳房,感到两堆粉雕玉琢的肥奶子,既柔软又具弹性。不由使我心动口水滴,张开嘴巴就去吮吸阿娇那两颗纷红的乳头。
  阿娇媚目如丝,小手儿抚摸着我的头,颤声道:“你又不是小娃娃,却去吮奶。”
  我没有答她,一边亲吻着阿娇软玉温香的双乳,一边伸手去解阿娇的裤带。
  阿娇的裤带一解开,我便伸手摸下去,一下就摸到她的阴毛。我手掌在阴毛上擦了几擦,擦得悉悉有声。我感到一种异样的快慰,我的手伸下去,用手指挖阿娇的阴户,我在学校读过生理学科,知道什么是阴核,什么是大阴唇,小阴唇和阴道。我先摸得了阿娇的阴核,用手指在那儿揉了揉。
  阿娇的身子随着我的动作而颤抖,出声对我说:“明哥弄得人家痒丝丝的!”
  我没答话,再摸到了阿娇的阴唇,将她两片嫩肉分开,然后把中指插进阿娇的阴道里去,我的手指被阿娇阴道的软肉紧紧地包围着,感觉到阿娇的阴户里头是温软而湿润的。这里本来是堂兄私人占有的地方,可是现在就将与我分享了。
  阿娇眯着媚眼望着我柔声说道:“明哥把人家的心都快挖出来了!明哥再不停手,就要把人折磨死了。”
  我的阳具早已勃然坚硬,阿娇的娇声柔语更使我热血沸腾。我再也不能忍耐了,我的嘴唇放开阿娇的奶子,匆匆地把阿娇的内裤脱去。我连欣赏阿娇的阴户时间也没有,急急忙忙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跨到阿娇光脱脱的嫩白娇躯上面。
  阿娇娇羞地张开了两条细白的粉腿,让我伏身下去。阿娇伸出娇嫩的手儿来握着我的阳具,轻轻地推了推,使得我阴茎上的龟头完全露出来,然后带到她的阴道口,我的心情特别紧张,火辣辣的龟头抵在阿娇红润的小阴唇了,我稍微用力,已经把一半的阳具插入阿娇滋润的阴道里,阿娇轻轻哼了一声,放开扶着阳具的手,让我把阴茎整条地送入她的阴道里,我只感到全身发着高热,坚硬的阳具一又次一次陷入阿娇阴道软肉,接连抽送了一二十下,整条阳具都发生奇痒,我赶紧贴着阿娇的阴户,骨碌骨碌地便射精了。这样快的时间只不过是三几分钟左右,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我感到了失望,同时又怕阿娇耻笑我的无能。这一次的性交之中我根本不能体会出真正的欢乐。我伏正阿娇的肉体上不断喘息着,阳具仍然插在阿娇温软滋润的阴户中,可是已经渐渐地软下了。
  阿娇摸着我的头,低声问道:“你觉得好吗?”
  我颤声道:“可惜太快了,都不知什么味道,迷迷胡胡中便出了精,阿娇你一定很扫兴了!”
  “你的心情太急了,而且又是第一次,便会如是这样了,将来你习惯了,就会感到乐趣的。”阿娇安慰我。说着含情脉脉地依着我,温柔慰贴的情形,尤如慈母爱子。
  我的阳具像一条蚕虫,慢慢退出阿娇的阴道。阿娇取过自己的底裤,细心地替我抹乾净湿淋淋的阳具,然后在她的阴户外面揩了揩。
  我卧在阿娇身边,摸着阿娇的乳房问她:“卓文和你的性交的时候是怎样呢?”
  阿娇说:“他很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7 19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