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未火之来(第一部)-第14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鞫取⒉呋⑽さ雀鞲龌方谝丫晌匾α俊

事实上这些在美国表现得尤为突出,现代战争的后勤保障,不光是要有大量物资,还要大量的技术维护人员,尽管说来美军士兵文化程度高,但是他们绝大多数只能使用,无法维护,美军中自身的维护人员是大量缺口,很多维护工作不得不依靠各大武器供应商的维护工程师,随军保障,后勤保障的机械化水平较高,但是后勤机械智能化却反而没有中国大胆。

尽管中国人口基数很大,但是事实上随着计划生育开展了几十年,生育水平下降,人均寿命增长很多,达到80岁左右,人口老龄化已经很突出,年轻人的负担是很重的。

他们出生时,享受了家中六个大人的宠爱,可是一旦结婚,就要负担起十二个人的养老问题,一旦有人出现问题,将会对家庭造成重大损失,因此这也是崇浩他们的“联合梦想”高智能机器人能够迅速在全国推广运用的重要原因之一。

价格优惠的家政机器人,为人们减轻了许多负担,要知道,真要算起来,全国家庭的各种家务,创造的经济价值并不比全国GDP低,这是多么大的一个数字,而其中的情感更是无法用金钱衡量和代替。

如今人口问题最严重的是俄国,人口不断的负增长,国力减退不少,对远东的控制也迅速减弱,同时又更增加的排外情绪,使得无法通过移民来填补巨大的劳动力缺失,地广人稀,这让同样人口压力极重的日本是垂涎欲滴,派出不少地质测绘人员非法测绘,令俄国熊恼怒在心,因而也是日俄矛盾的一个重要冲突点。

……

旧金山城区,“联合梦想”机器人自动维护站附近。

我靠着以前那莫名其妙的记忆中,关于机器人维护站的地址记忆,加上曾经在网上地图核对过以后,好不容易摆脱追兵,千心万苦的跑到了这里,但是仍然只敢偷偷摸摸的行动,只要我能够到里面换成民用机器人的模样,就能彻底摆脱那些纠缠不休的该死特工!

那天在夜幕掩护下,在短暂的混乱中,我逃出没有多远,就听到身后胖丫头的惨叫,那是反抗的“我”被当场摧毁的恐怖场面,专门准备用来对付军用机器人的武器,威力非常大,远处都能听到爆炸声和耀眼的火光!

我没有敢回去,我第一次深刻感到了自己的懦弱,死亡的恐惧驱使我亡命的逃窜,此时的我还没有真正想到一个前进的方向。我只能祈祷小丫头没有事,不然以后我发誓一定要让这些可恶的家伙付出代价!

“长官,那个发出特殊电波的机器人已经被抓获,有嫌疑的一家三口也已经被拘留在房间内,现在可能跑了那个改装它的家伙,快四处搜索!”一个黑衣人向站在高级越野轿车旁的一个高大人影报告。

这人赫然是在芒特基地被崇浩弄晕的史密斯特工,如今的他又恢复了当初干练而盛气凌人的冷酷模样。

“嘟嘟!”腰间的呼叫器震动,他挥手让旁边的黑衣人站开,然后才打开视频呼叫器严厉的问道:“什么事?”

“头,我们发现了那个人,他正向树林跑了,速度很快,我们的监视仪器受树林影响,范围有限,请求快派警犬来追踪!”

“妈的,废物!一个包围圈里的活人居然就在眼皮底下逃跑了,我看你们真是该回基地去受一下再训练!”

深吸了一口气,缓解了一下情绪,他又吩咐,“好了,立刻通知附近的警局协助,我们的人手在这么大的范围完全不够用!”

“是,长官!”

第二章 仿真场

 夜幕下,葫芦岛军事监狱在海边显得孤零零的,除了来回扫视的探照灯,悬崖下低沉呼吸的海潮,这里寂静得可怕。

但是在一个角落里,四个鬼祟的黑影却悄悄的聚到了一起。

“老大,我们真的能在今晚逃走吗?我们几个的血本可全给你了!”

“没有问题,那条路我已经探测、准备了几个月了!一旦到了外面,还有兄弟接应,放心!好了,都他妈别废话了,走!”

然后几个人互相打了一番手势,再不言语,悄悄顺了暗沟潜行。

围墙一侧的年轻哨兵正在来回的巡逻,他已经枯燥的在这里走了无数来回,开始还一心想发现点什么的他现在已经没有那么仔细,整个人腰酸背痛的盼望来接班的人早点出现,不时抬眼向换班处张望,巡视的地方错漏不少。

几个闷声大半天的亡命之徒,终于等到一个他们计算好的机会,趁着哨兵从顶端往回走的三分多钟,敏捷的搭人梯从一个电网接缝处的漏洞迅速爬出。

四个家伙都是受过军事训练的在押犯,身体素质和小组协作技术不错,很快就把第一个扔了上去,接着拉住第二个,每一下都是和海潮拍岸的声音所吻合,如果不注意,根本就发现不了。

正在执勤的哨兵突然停了下来,狐疑的转身向后方望去,但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三、四号探照灯,哨兵陈俊峰请求集中照射5号区域!”通过喉头通信器,第一次执行值勤警戒任务的陈俊峰秉承了他一贯的细心谨慎,悄悄的与监狱控制室联系,同时把身上背的2010式突击步枪取了下来,可惜夜视装备上面没有给配备。

潜伏在墙头和地面的四个逃犯发现事情已经败露,迅速拉起最后一个家伙转瞬就要跑掉!

“有情况,警报!”

“站住!否则开枪了!”

陈俊峰一扫刚才的疲态,立即口头警告,同时拉响警报,而后突击步枪打开保险、子弹上膛、迅速出动。

“呜~!”刺耳的警报声尖利的划破夜空!

“刷!”墙头一个逃犯已经甩手扔来一把自制的小刀,刃口锋利,同时与已经上墙的另外一人向墙外跳下。陈俊峰迎着刀锋微微一闪就让过,然后毫不停留的继续前冲警告!后面两个逃犯在探照灯的照射下,面对黑洞洞的枪口,无奈的从还在上爬的墙头跌下,举手靠墙站好。

此时,值班室冲出两队全副武装的战士,已经在通信器中了解情况的他们迅速是分成两队,一队看押墙内,一队则迅速出击,向墙外的逃犯追去,夜视装备让他们的行动毫无阻碍,如同的在白昼。

值班的他们一直没有松懈,都是和衣而眠,随时做好了紧急出动的准备。听到警报后,他们只短短半分钟就做好了所有战斗准备!

“老大我们快跑,还藏在这里做什么?!”

“白痴,现在被发现了,直接跑不行,要干掉一两个取得装备才行!”

话音刚落,不远处已经射来灯光,密集的脚步声与警犬的狂吠声,越来越近。

“啊!”老大旁边的小子,突然身上一痛被踢了出去,他吓得不敢停留,仗着海边长大,水性好,迅速向不远的大海跑去,当然心中对无情无义的老大是破口大骂。

追击小队立刻是分出一部分人向海边追去,而剩下的六人则两人一组的搜寻,还有两头警犬配合!

“干,组织这么严密,不好下手啊!看来只有看接应的兄弟了!”老奸巨滑的头子是继续藏在草丛中一动不动。

“啪啪!”远处突然传来几声枪响,立刻吸引了搜索队的注意力!

“啾!啾!”子弹仿佛就在身边,一些人开始惶恐的乱晃!

“打死都不许动!就地隐蔽!”

“不要分开,立刻向上级报告请求支援!其他人继续悄悄按照战斗编队搜索!那家伙就在附近!”搜索队的队长,老学员李正德连续低声命令。大家立刻如同找到主心骨,继续按照命令无声的跟在警犬后,不断向逃犯的藏身地逼近!

“干,拼了!”逃犯头子看没有一点逃跑的机会,不甘心的在警犬靠近狂吠的瞬间一个跟头翻起,居然把几米外的一个队员踹翻,然后大声呼喊:“投降!不玩了!”

周围的搜索队员却没有管这些,迅速的按照规定的战术动作警戒和迅速擒拿反锁住这个家伙!

同样海边也是一场凶狠快速的决斗,一名跑得最快的搜索队员,在对方已经下海游出十几米时,居然从后面背着装备更快的游了过去,准确的擒拿住对方,拖上了岸!

“不错!你们成功制止了一起在押犯越狱逃跑事件,希望你们认真总结其中的得失。今晚的演练到此结束,立刻上车回营!”教员王少校简短的对这次新兵执勤演练做了一下总结。挥手让队员们上车,连夜赶回基地!至于那些陪练们,则一脸恨恨的看着这些新兵伢子,没有想到从发现到全部“归案”,他们只得了不到十分种!

这次训练内容主要就是突出“哨位就是阵地,执勤就是战斗”,在航母上,特别是战斗紧张时刻,人员有战损,为了节省人员,要大家多专多能,长期都有的特殊值勤就是其中的一项。

这段时间学员队是轮流在风雨声、嘈杂声中练“听”功,在夜间停电、能见度低的情况下练“看”功,在星、月光、闪电等背景下练“辨”功,在丛林、坟地、野外练胆量。一切都是贴近实战。

“李大哥,为什么刚才你要求我们打死不许动?有这样的军规吗?”跳脱的彭九湃好奇不甘的问出心中疑问。

“千万别用‘军人以服从为天职’,马虎我们!”黄正伟则立刻把刚要板起脸说话的李正德堵住。

“呵呵,几个机灵鬼!这是以前沙场老兵总结的非常好的经验,也算不明言的军规。实际就是看一个部队是不是有铁的纪律,在突然情况面前,部队最怕混乱,一旦混乱再强的战斗力也体现不出来,反而会造成许多自我伤亡!”

李正德是崇浩他们学员队的队长,已经是从初级飞行学院毕业的优秀飞行员。他从开始的看不上,到如今已经对队里的几个新丁是刮目相看,许多的东西都愿意拿出来给大家分享。此刻崇浩的替身机器人“双胞胎A”则与陈俊峰在一旁静静的听着,没有去引起大家的注意。

“……也许这对个人来说是很无情和冷血的命令,但是对整个部队来说,就是用最小的伤亡代价,争取冷静快速准确应对的时间,挫败敌人的阴谋,甚至是反败为胜,这是面对无情的战场,必须要有的铁的纪律!”李正德的各项成绩都非常好,是个典型科班出身的中国军人,一身都很正气!

他说的都是有血的教训的,在路上又给大家讲了不少。

在训练场上来不得一点虚假,如果练为看、演为看、比为看,高难课目训不全、训不够、训不实、训不好等,都是带军的工作作风问题,一旦形成惯性思维,后果是非常可怕的。

比如你在战斗来临时才决心要纠正和克服不良作风,决心下了,措施定了。但是,遇到具体问题、具体事情时,就自觉不自觉地回到习惯的老路上来。好象社会上一说重视抓某项工作,就必定开会、发文;一讲抓好工作落实,就搞检查评比、开现场会;一听上级要来人,就停下手中所有工作,集中迎接检查;一强调工作创新,就提新口号、搞新花样。这些都是头脑中的惯性思维的模式。

惯性思维说来是一种遵守某种规则的思维定势,常常在不知不觉中对人们的行为起决定性作用。从行为心理学上说:一个人一天的行为大约只有5%是属于非习惯性的,而95%是习惯性的。如果在惯性思维的惰性控制下,人则会“触觉”麻木,“嗅觉”不灵,反应迟钝,思想僵化,判断力、鉴别力下降,对自己不当做法的不安之感渐渐弱化,对自己不良作风的愧疚之心慢慢淡化。时间一长,就习惯成自然,成了一种条件反射和下意识行为。可以想象,如果一个人意识不到自己的行为有何不当、自己的作风有何不妥,那么,自然不存在改进、纠正的问题。

这样在高强度的战争中,犯错就不只是连累自己,还可能造成部队的重大损失!

以前自卫反击战中,一些部队平时偷奸耍滑,弄虚的,总以为是演习一样,子弹少带,电池、汽油等物资少带,线路也换轻的,平时一些工作不仔细的细节,也成为习惯,结果轻则造成上级交代的任务无法及时完成,甚至丢掉自己的性命,重则可能整个部队都被打散,造成更加重大的伤亡,就是上军事法庭都晚了。

对于习惯思维、习惯动作,反过来说,一旦养成严格认真的军事训练作风,切切实实的训练,不弄虚作假,就能以扎实的基本功为创新思维的基础,构想出合乎实战需要的新战法,进而发展到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战争中驾御战争。

要知道,有了良好基础的保障,战场上斗智斗勇的创新,才能成为战争中的灵魂!

也只有这样大家上了战场才不会成为演习中的绣花枕头,提前当了炮灰,才可能好好的在战争中生存下去,是越战越勇,越战越精!

……

就在十三位兄弟忙着苦练军事本领的时候,忙碌的崇浩已经是在北京走了一个来回,从同样忙碌的叶枫他们那里得到了不少最新的情报,其中需要他应对的主要是针对战略物资的“天网计划”,但是公司要面对的问题也是一个大挑战,虽然有父亲等管理层应对,但是也令他很是恼怒。

因为美国、日本等突然提出的苛刻技术壁垒,他们抛出了一个“2018进口物品的专利技术限制标准”,也就是凡进入美日市场的产品,里面使用的技术要符合他们的专利技术标准才能正常进口,否则就要征收巨额的关税!

这意味着“联合梦想”的机器人要么都使用对方的专利技术标准,缴纳巨额专利费,要么就要缴纳巨额的关税,结果都是造成产品价格高昂。迅速失去大部分的市场份额!

“叫嚣了半天自由市场,自己却经常违反,这怎么能让人服气!看来不打垮你,你是不知道收敛的!”崇浩在心中是恨恨的想到,现在他对发达国家的贸易壁垒是咬牙切齿。

但是如今事情太多,连看望小宝贝们,也只有在南下澳门的时候,顺路的上海去看看。“看来这个问题只有先让公司的国际贸易法律师去打国际官司,是能拖多久,就拖多久,最好是一直到开战。”

上海花香四溢的第二军医大宿舍楼群间,路灯照射下树影婆娑。

“嗨!我有一点时间就过来看一下!啊,你们也在?”

我们的“海上飞”大侠速度惊人,很快就到了上海,可刚刚趁了夜色,兴冲冲的凌空翻到姑娘们的阳台打招呼,就突然意外的看到了两个他没有想到会出现的人。

“苦也!”看到屋里的人由惊讶到全部变成愤怒的表情,一向精灵的崇浩是暗暗叫苦,不知道是该走,还是该留?

第三章 五凤鸣(一)

 一个风流小生的尴尬是自己所有的女朋友的都聚到了一起,并且准备发出正义的申讨!

崇浩很倒霉,不过他毕竟不是完人,花心的他错在自己忙碌事业的时候,没有合理的安排好自己几个远在海外的女朋友,同时也没有及时与国内的几个宝贝做好沟通。

首先到上海来的是从邦特风光回国的月铃“公主”,现在中邦的关系升温很快,她是以到中国留学的身份过来的。通过邦特在国内原来的一些老关系,很快就打听到崇浩这个热血青年除了自己投身军校,居然还把朋友们都拉了进去,更重要的是她听说几个与崇浩关系密切的女孩都到了上海的第二军医大学。

不甘落后的倔强公主是示威一般也要求进了第二军医大学,并且还是到研究生院,虽然学习吃力一点,但是在身份上是一点不比另外几位落后!

开学一个多月后,她在旁边的留学生宿舍楼观察很久,因为她除了好奇,还有许多感到奇怪的地方。

原来崇浩说他只有两位女朋友,但是如今却有四位,她不清楚另外两人到底是不是?

不是,最好,那么就少了两个竞争对手;是,则感到这个家伙现在突然变得有些不可靠,有空需要修理一下。不过话说回来,人多的话,自己再插进这个群体也就不那么碍眼了。

终于她忍不住好奇,甩掉两名女保镖,亲自一人来到了姑娘们居住的研究生楼。

“叮铃,叮铃!”门铃响了。

“你好,你找谁?”

门铃视屏中是一位漂亮脱俗的姑娘,面容纯真而清冷。她正是最后与其他女孩一起来的雪风,因为研究上她主要是打下手,因此在姑娘们学习时,她是比较有空的。

“呵呵,我住在对面留学生楼,因为经常看到你们几位漂亮女孩一起出入,所以特来拜访,希望和大家做做朋友,可以吗?”说完清秀的瓜子脸上露出甜甜一笑。

雪风虽然对陌生人很警惕,但是外表清冷脱俗,实际性格温和的她,对于这样好言请求的漂亮高挑女孩,还是不好拒绝。

正在犹豫时,后面又探出一个精灵一般的面孔,“怎么啦?你是谁?有什么事吗?”

突然这位精灵的眼睛闪了闪,仿佛突然想起什么,脸色变了变,转眼笑道,“有什么请到屋里再说吧!让美丽的客人站在门外可不好!”

说着打开遥控门禁,与雪风把月铃引到了宽敞的客厅。

“喂,你们快来看看,有稀客来了!保证有看头哟!”丽儿泼辣娇憨的声音是立刻传到了两位窝在沙发中看书的女孩耳中。

两个漂亮的脑袋从电脑与书丛中好奇的探出,开始都觉得丽儿小题大做,不就是一位漂亮女孩来访吗?

可是突然两人都一愣,感到脑中立刻闪过曾经想要遗忘的一个清绝孤傲的面孔,一对照,都露出惊讶的表情。这突然之间,毫无心理准备,两人互相望望,完全是不知所措,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对待才好?不由表情有些发呆和僵硬。

雪风因为还没有与崇浩有过心灵感应和脑波联系,因此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好奇的张望了互相因为对方而有些发呆的四人,满脑子问号。不过有一点她可以肯定,就是这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女孩,其他三位姑娘居然都认识。

到底是如何认识的?她不知道,有些好奇。不过在这暗含挑战的目光与气氛中,她隐隐感到很有可能与他那位不风流,却惹了一身风流债的“哥哥”大有关系。

“呵呵,我们也不用大眼瞪小眼,想必你们已经认出我来了?是的,我就是黄月铃,今天特地来拜会各位姐姐,请各位姐姐原谅我的冒昧!”最后还是月铃抢在一向快嘴的丽儿之前笑着打破僵局。

“你,啊,你好,我是杜新丽!”丽儿正要质问对方来干什么?突然觉得这样很失礼,没有淑女风范,于是面容一正,急忙改口做了简单自我介绍。

“啊,原来是杜姐姐,你好!”一心要打好关系的月铃主动热情称呼,不管对方是不是比自己大,先一律称为姐姐是没有错的。

她知道自己是后来,而且也知道崇浩的脾气是吃软不吃硬,要是将来知道自己在开始就盛气凌人,恐怕是不会偏向坚持要她的,而自己又是割舍不下这段感情,早已经下定决心要把这个家伙拉到自己的身边。所以平常待人孤傲的她今天决心即使遇到再大的刁难也要忍住。这也是她没有带任何保镖坚持自己一个人亲自来的原因。

“别,看你说的,我们大家还没有序过年岁,怎么当得起。”丽儿的脾气是来得快,去得也快,见到对方如此低调,也面皮嫩的不敢称大。但是语气还是有些硬。

“是啊,说不定序清楚后,我们还要叫你姐姐呐,我是韩雅娟,来,快请这边坐。”听到声音的同时,月铃注意到站在中间面目柔和大气的美丽女孩,端庄稳重的举止让她很自然的表现出一位大姐头的气质。

“嘻嘻,我是李晶莹,反正我的年龄比前面两位姐姐小,还有她是雪风,也比我大一个月。”这是一位大眼睛,五官精美的美人,特别是走近看到那一层不明显的蝶衣,月铃就知道这位姑娘已经是那个臭小子的人,如今倒是那位开门的漂亮脱俗女孩还没有落入小子的魔掌。

不过她却不知道对方其实比她还先托情于臭小子,要不是因为种种原因,可能现在已经不一样了。但是有时候世事就是那么难料。在身边的反而没有在远处的发展得快。

由于月铃一来就摆了低调的姿态,同时她们互相之间也都通过与崇浩的脑波交换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彼此虽然没有见过面,初次交往也还比较陌生、客套,但是仍然算是早已经在心里承认了对方存在。因此一旦说开了,大家很快的就说笑到了一起。

刻意的嬉闹友好间,玉骨冰肌的大家姐姐长、妹妹短的排了一番长幼,却是月铃最大,刚满了十七岁,接着是娟儿、丽儿、雪风、晶莹,都还是十六岁。

众人正说笑,突然门铃又响了起来。

“咦,天已经黑了,这么晚,还有谁会来?”

众人心中都升起了一个疑问。月铃还以为是自己的保镖找了过来,于是在说明后,率先来到门口的小视屏前。但是结果令大家都很意外,通过门铃视屏,可以清晰的看到,站在门外的是一位漂亮性感的白种女孩。

来的当然是一等个多月的拉丁辣妹莱丝。由于崇浩回来后,从路上到家中,一路是事情接二连三,经历的事让他气都没有喘匀净过。因此对于莱丝的来华手续是拜托给了叶枫他们。

叶枫要忙着处理许多重要事情,于是不得已,又把手续细琐的莱丝来华留学手续转交给了陆应风、李东国两人办理。

当时正好要给姑娘们提前办理转校手续,这两个“偷懒”的家伙,在模糊的问过崇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