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末日领主-第4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程阳说道:“好了,别纠结这个问题了,还是先看看眼前的情况再说吧。”

此时,整个广场上完全是乱成一团,有的战职者在扔着魔化飞弹,有的则在发射着箭矢,有的用铁剑四处劈砍,更有的召唤出幽狼之后,作为主人的召唤师四处乱跑逃命。

程阳在内心给了这些战职者的战斗方式一个评价:狗屁不通。

战职者既然有职业的划分,很显然各自有着各自不同的战斗方式,这样乱成一团,根本无法发挥出各职业的优势。

当然,或许他们在战斗之初还是有些阵型的,但战斗进行到激烈程度之后,也就顾不得什么阵型了。这要是在以后,那绝对是已经溃败的迹象。

不过现在两方人马都是如此,一时倒也分不出强弱。

这两方人一边打斗,一边还在谩骂辩解。从这些人的话语中,程阳大致听出了一些端倪,他的脸色也瞬间阴沉下来。

“你先在这里呆着,不要出来。”程阳低声向刘曦玥说道,也不管刘曦玥是否答应,就直接从断墙后面走了出来。

“住手!”程阳大喝一声。

虽然现出战斗无比激烈,但程阳的声音还是清晰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他们全都惊讶无比,不过也都停止了攻击,快速的回归到自己的阵营中,然后转头看向程阳。

其中一个额头有一个巨大刀疤的大汉在愣了一瞬间之后,叫嚣道:“哪儿冒出来的黄毛小子,竟然敢在大爷面前指手画脚?”

程阳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嘴巴最好干净一点,否则我不介意让你变成一具尸体。”

“你小子倒……”那刀疤大汉正欲再说什么,身边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把将他拉住,不断地使着眼色。

这刀疤大汉一时拿捏不准程阳的深浅,当下便暂时咽下了这口气。他心里想着,一旦摸清楚了对方的底细,一定将这碍眼的家伙宰了。

“你小子将我们叫停,有什么事?”刀疤大汉语气稍缓,“如果没什么事,你就尽早离开,有些水是你趟不过去的,小心淹死。”

这时候,另一方的一个中年人大声喝道:“你这王八蛋,做了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就不怕天打雷劈吗?……小伙子,这人丧心病狂,早已没有了人性,你还是快走吧。”

其实这中年人也很想程阳留下来,他也看出了程阳是一位战职者,在这样的混战中,多一个人总是有好处的。可是他却不想无端将一个无辜的人牵扯进来,万一对方有个三长两短,他会内疚一辈子。而且现在最强的也不过初阶学徒级存在,这样的人也不可能对战斗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程阳嘴角微微一翘,对这中年人的人的映像不由得提升了许多,虽然末日中这种好人成活率非常低,但无疑是非常受欢迎的。当然,如果这样的人是自己的同伴,可就不得不重新考虑了。毕竟在末日中乱当好人,有时候难免会殃及袍泽。

“刚才你们争吵的事情我也听到了个大概,不过有些细节却不是很清楚。如果你有兴趣,倒是可以给我说说。我这人虽然不想当什么好人,但处理一下垃圾这样的事情却是乐意为之。”程阳淡然说道,看不出丝毫有受到威胁的紧张。

“这个……”这中年人有些犹豫。

站在他旁边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却忍不住了,抢着说道:“小伙子,你应该不是一个人吧?这大半夜的一个人也不可能在这附近活动。你快去将你的同伴叫过来,一起教训那刀疤脸一群人。他们简直丧尽天良,抓了很多女人豢养起来,任由他们……,这些人简直就是畜生。”说到最后,这妇女已经是咬牙切齿了。

对面的刀疤脸听到这妇女一说,脸色微变,如果这妇女所说的是事实,那就不能放对方离开了。自己应付眼前这些家伙都还有些吃力,要是再加上一群人,自己准讨不到好处。

刀疤脸这时候也顾不得刚才那少年对自己的警示了,阴冷一笑,道:“嘿嘿,刚才大爷我让你走,你偏不走,既然如此,你就永远的留在这里吧。……兄弟们,给我……”

他的话还未说完,旁边那年轻人终于忍不住说道:“老大,这人杀不到,前几天我看到他在主城中,还是被袁司令亲自送出来的。要是袁司令知道,我们………”

“袁司令又怎样?”刀疤脸眼中冒着狠色,说道,“只要我们手脚干净一点,不让袁建泽知道,还不一样杀了就杀了。袁建泽现在也只是初阶学徒级,并不比我们高上一筹。”

那年轻人张了张嘴,还准备劝说两句,可却是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因为现在谁都知道,整个襄城市主城最强的也不过是初阶学徒级,或者说不仅是襄城市,全世界的战职者都是如此。

ps:求收藏、求推荐……

第一百章救人

“看来你们很有信心啊!”程阳冷冷一笑,“如果你们急着要死,就只管动手。如果不急,就等我先将话问完再说。”

说罢,程阳也不理会这刀疤脸,转身对那中年妇女问道:“大姐,你不用担心,我虽然只有一个人,但这群人我还真没放在眼里。你将事情详细说一遍,他们豢养的人在哪儿?你们是怎么知道他们有豢养女人的?”

那中年妇女说道:“就在前面不远处,那儿原本是一个地下停车场,地震的时候高层楼房塌了,地下却保留了下来。这些人霸占了那停车场,当成了他们为非作歹的窝点。今天白天我们遇到了一个女人,就是从那里面逃出来的。不然,我们也不知道这个情况。”

那刀疤脸看着程阳那淡然的表情,不知道怎么心里感觉有些发虚,再听了这中年妇女这样一说,立刻道:“你胡说八道,我们那是可怜她们,要不是我们将她们从废墟中救出来,她们早饿死了。而且我们每天还给她们找吃的,她们感激我们,自愿与我们在一起,怎么?不行啊?”

“狗屁!”这位愤怒的大姐已经口不择言了,“要是自愿的,小玲身上会满身淤痕?别以为你们做的那些下贱勾当能瞒得住人。今天我们就算拼了命,也要将你们这群人渣杀掉。”

“杀我?也不看看你有没有那能耐。”这刀疤脸的横劲也上来了。

说罢,这刀疤脸举起手中的木弓,搭箭便朝着女人射来。

箭矢的速度不是这女人能够躲避的,只是一眨眼的时间,箭矢便已经命中了她的腹部。不过这女人剩下的血量也不是刀疤脸一箭能够完全清空的,所以这女人还好好的站在那里。

一股怒火从程阳心头冒起,自己还在这里与别人说这话呢!居然就有人在自己背后放冷箭?

“看来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当下程阳举起手中的秘银法杖,一枚冰球慢慢在法杖顶端成型……

这是魔法释放的一个技巧,可以将释放过程放慢,但想要依靠这个技巧将施法过程加快,却是不可能的。因为施法的速度是受到规则控制的,可以减慢,但却无法加快。

冰球的出现无疑给了很多人极大的震撼,魔法师他们不是没见到过,可能够发射冰球的魔法师他们却从未听闻。现在猛的出现一个在他们面前,又怎能不吃惊呢?

“你……你这是什么技能?”刀疤脸脸上的震惊逐渐变为恐慌,一种对未知事物的恐慌。虽然他觉得这冰球也不可能立刻要了自己的小命,但他觉得这件事情已经开始脱离自己的控制了。

程阳脸上带着一丝戏谑的笑容,说道:“没看到过这样的技能吗?它不仅好看,而且可以要人的命。”

说罢,程阳也不打算在玩下去了,法杖猛然一挥,那枚冰球瞬间脱离法杖,直袭刀疤脸脑门。

刀疤脸听到程阳最后那句话后,脸上闪过一丝惧意,他这种经常杀人的人,其实比别人更怕死。不过此刻他却没有了其他多余的动作,恐惧的表情最终在他的脸上定格。

刀疤脸的生命强度瞬间被清空,冰球带来的巨大冲击力直接将他掀飞出去,跌落在数米外的地上后,却是连最后的挣扎都没有了。

所有的人瞬间愣住了,他们被刀疤脸忽然的死亡给吓住了。

要知道刀疤脸在停手的时候,就服用过生命药剂,所以他的生命值必然是满的。虽然初阶弓箭手学徒的生命值只有25点,但要说会被另一个战职者秒杀,这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对方的攻击力有多少?至少也在25点以上吧?所有的人都在心里猜测。

现场所有的人心里都开始发憷,对于其他与自己同等实力的人,就算被对方攻击一次,也不至于丢了小命。

可是程阳就不一样了,他要想杀任何人,那都只是一个念头的事情,别人根本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再说了,攻击力都已经如此强悍,那速度还会弱吗?虽然现在他们还不知道中阶学徒级战职者到底有多强大,但一阶中期的魔化兽的强大程度他们却是了解的。

“你……你……”那中年人和妇女最先回过神来,他们现在与程阳的关系还算友好,心中的恐惧自然要轻很多,不过程阳给他们带来的震撼太强烈了,以至于不知道该与程阳如何交谈。

程阳笑笑道:“别惊讶,以后你们也会这么强的,而且等的时间不会太久。”

确实不会太久,最多半年时间而已。当然,程阳所说的标准是秒杀一阶初期。真要达到一阶巅峰的实力,他们能不能在半年之内完成,恐怕就很难说了。

说完后,程阳也不管这些人的想法,转头看了看另一方剩下的那些人,虽然他现在并未见到那妇女口中所说的被豢养的女人,但从刚才两方人的所知所为中,已经有了结论。

“既然你们已经失去了做人的本性!那就不用做人了。”说罢,程阳不再留手,直接一枚枚的冰球不断射出,不论对方是什么职业,全都被一一秒杀……

就在对方那些人愣神的瞬间,已经有两个人死在了程阳手上。

“这家伙是要赶尽杀绝啊!大伙儿跟他拼了。”也不知道是谁嘶吼了一声,然后纷纷举起武器,朝着程阳攻来。

这些人也知道,这时候不拼命是不行了,反正都是要死,还不如搏一把!

战士们冲在最前面,他们试图用手中的盾牌抵挡程阳的攻击,甚至祈祷着能用盾牌限制对方的活动空间,以给后面的人制造更多的攻击机会。

可是在瞬间之后,他们就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么的可笑了。

他们虽然举起了盾牌,但在程阳的冰球攻击下,他们根本握不住盾牌,直接被一个掀飞出去,甚至连冰球的攻击方向都难以改变,直接被当胸击中,被清空了生命值。

对于一拥而上的亡命之徒,虽然这些人的攻击力也无法对他造成伤害,但程阳还是不愿意与他们近战,谁没事儿乐意让武器在自己身上招呼呢?

倒是那些远程攻击,让程阳难以避让,一时间数枚魔法飞弹和箭矢击中了程阳,可结果是程阳毫发无损。

看着一个一个与自己一起为非作歹的同伴被杀,而自己却连对方的防御也破不了,这让那些人的拼命之心逐渐消退,这哪是拼命啊?完全就是送命。

就在这时,另一方的三十多人也醒悟过来,既然程阳这么强大,他们又怎么愿意放过这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呢?

一时间场面再次恢复了当初的混乱,兵器交鸣声响彻夜空。

“逃啊……”一个人吼了一声,彻底瓦解了这群残兵败将的斗志,他们一窝蜂的朝着远处跑去。

程阳这时候已经停止了攻击,不是他忽然生出了同情之心,而是他这时候分不清哪些是该杀之人。毕竟两群人马混在了一起,衣着上又没有明显的标志,在夜里就更容易弄错了。

虽然没有程阳帮忙,但刀疤脸这一方的人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只想着从这绝望之地逃走,战斗对中年人这群人来说变得非常的轻松。

几分钟后,除了为数不多的人逃走了之外,刀疤脸那一方的人全部被杀。

剩下的便是打扫战场,很快那中年人便拿着几件装备走了过来,客气中带着一丝惶恐,说道:“先生,这……这是那些人留下的装备,全都是带属性的好东西。”

程阳却没有看这些东西,现在的襄城市主城能有什么好东西,他比别人更清楚。眼前这些装备,绝对都是从商店里买出来的普通货色,这七八件加在一起也值不了五百灵能值,程阳自然是看不上眼的。

“你们自己留着用吧,这些东西对我没用。”程阳淡然说道,“另外,那些被困的女人就由你们去救吧,我就不过去了。”

说完,程阳便转身向刘曦玥藏身的方向走去,可才刚走了两步,那中年妇女便说道:“先生,您能不能再帮我们一次,在那地下室里应该还有不少他们的人,我担心刚才逃走的那些人返回去之后会对关押的女人不利。以我们的速度赶过去,恐怕……”

程阳听后,顿时停下脚步,作为一个末日中走过了一年的人,他对生命已经看得很轻了。刚才之所以站出来帮助眼前这些人,是因为他觉得刀疤脸那群人已经灭失了人性,这样的人留在世上只会是一个祸害。

可他却不想与这群战职者有太大的关联。以前他救襄城市的难民,是因为难民容易控制,将他们带回到落凤村后,他们就不会也无法离开,这样也就能保证落凤村在前期的隐蔽性。可若是将襄城市中转职的战职者带回去,那就很难说了。

所以他才会在杀了刀疤脸一群人之后直接离开,现在见对方恳求他去救人,这让他有些犹豫。

“领主,要不你就帮帮他们吧。”刘曦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断墙后面走了出来。

PS:终于有一位执事大人诞生了,感谢刺心丿碎,同时感谢所有粉丝……

第一百零一章群杀

程阳看了看刘曦玥,又转头看了看那位中年妇女,最后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我去一趟。……你们找一个速比较快的人,给我带。”

那领头的中年人立刻说道:“就由我去吧,我这双靴增加1点速,比别人要快上一倍。”

程阳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刘曦玥,说道:“你也与我一起去吧。”

“可是我的速……”刘曦玥虽然也想过去,但却知道自己的速与眼前这些人相比同样没有任何优势,既然程阳是赶时间,她跟着一起去岂不是拖后腿吗?

“我背着你。”程阳干脆的说道,“你留在这里不安全。”

原本刘曦玥还准备拒绝,可是在听了程阳后面这句话之后,却轻轻的点头同意了。

程阳蹲在地上,刘曦玥犹豫了一下,然后趴在了他的背上。黑夜是最好的遮挡物,刘曦玥脸上的那一抹嫣红没有一个人发现。

其实程阳此刻心里也是涟漪丛生,他虽然经历两世,但此刻绝对是这两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与女孩接触,特别还是刘曦玥这样的美女。说到底,他只是一个十岁的少年,异性相吸是人之常情。

不过他毕竟是一个经历过大磨难的人,很快将心低那丝悸动给压了下去,然后随着前方带的中年人快步向前冲去。

这不走还好,一走起来,刘曦玥便在他背上上下浮动,他甚至能够感受到背后那惊人的弹力。一时间心底的悸动更加强烈了。

“靠!我这不是自找苦吃吗?”程阳心中苦笑,但不得不承认,他的潜意识里觉得这是一种享受。程阳不是没想过找一个女人,上一世是如此,这一世也是如此。

但在末日前,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生,而在末日后,他的这个想法却被理智给压住了。因为他知道,在末日中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绝对是一个悲剧,因为没有人知道自己能活到哪一天,自己寻找的另一半又能活到哪一天。

就算是程阳现在,也不敢保证自己分之能活过一年,因为他不知道这个世界会不会有其他的变数,某些事情也是无法预估的。所以,理智告诉他,末日里已经不适合**情存在了。或许将来某一天,他可以找一个甚至几个女人,为自己生一大堆的孩。以免将来自己绝后。

但这些事情都远了,程阳觉得眼前自己应该珍稀自己来之不易的一年重生时间,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也能让自己获得更安稳、更长久一些。

“喂,你叫什么名字?”程阳不得不靠说话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眼前这里只有人,前面那中年人自然知道程阳问的是自己,当即回答道:“我叫萧铮,是襄城市主城的一位战职者。刚才那些人都是我们佣兵小队的人,一共有五十六个,刚才那一战有十一个牺牲了。”

这萧铮是一个很健谈的人,程阳只问了一个名字,他便吐出了这么一大堆的话。但说到最后,他却忽然有些伤感。

“襄城市主城有很多你们这样的佣兵小队吗?”程阳明知故问。

萧铮心中一动,他听出了程阳话里的别样含义,说到:“虽然不是很多,但也不少,加起来有二十个吧,总人数有差不多两千人,我们队伍的规模算是小的了。……先生,你难道不是襄城市主城的战职者?”

程阳对萧铮的提问并不觉得好奇,淡然说道:“可以这样说吧。”

萧铮听出程阳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当即便道:“其实我们襄城市主城最强大的并不是这些佣兵,而是军队势力和四大民团。军队的规模已经达到了一万人,而且全都是战职者,每一个民团的战职者数量也有两千多人。面对这些势力,我们这些佣兵小队瘦弱得跟蚂蚁一般。”

程阳有一搭没一搭的问道:“那你们怎么不加入民团或者军队呢?”

萧铮说道:“军队和民团的规矩严苛了,个人根本就没有一点自由的活动空间。所以很多人不愿意加入,不过末日里个人是没有出的,所以有着共同志向的人就凑在了一起,成立了佣兵小队。当然,佣兵小队里也有害群之马,比如刚才被先生你杀掉的那个刀疤脸。他们也是襄城市主城的一支佣兵小队,但却在外面弄了一个据点,干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情。”

随着程阳与萧铮一句一句的交谈,刘曦玥倒是将当前襄城市主城的情况给弄了个一清二楚。至于程阳,原本他就知道的差不多了,不过为了分散注意力,他还是选择继续谈话。不过这也从侧面为他印证了不少的事情,也算是一个小小的收获吧。

几分钟时间,他们就来到了一处废墟前,萧铮指着前方几米外的一个洞**说道:“先生,那下面就是我们所说的地下室。”

就在萧铮说话的时候,远处一个人影冲了过来。可当那人看到程阳人站在洞口时,顿时脸色大变。

这人也是刀疤脸的手下,刚才在混乱中逃走了,才得以幸免于难,可是没想到现在又撞在了枪口上。

对于这种贼心不死的人,程阳也没什么废话,直接一枚冰球发出,收割了对方的生命。

看着程阳如此干净利落的杀人,刘曦玥眼中闪过一丝不安,那毕竟是一条生命啊。不过看了看程阳的后脑勺,她也没说什么。

“我们进去吧!”程阳淡淡的说道,丝毫看不出刚刚杀过人的样。

萧铮一愣之后,立刻道:“好,我们这就进去。”

萧铮抢先一步钻进了山洞,程阳也将刘曦玥放了下来,紧跟着萧铮钻了进去。

“这群人渣!”刚刚钻进去的萧铮传来一声怒喝,然后说道,“先生,让你……同伴不要进来,这里面不方便。”

虽然萧铮没说,但程阳却能想到里面的画面。当即转头看向刘曦玥。

刘曦玥看着程阳,倔强的说道:“我要进去。”

程阳经过瞬间的犹豫之后,便点了点头,然后转身钻了进去,紧跟着刘曦玥也进到了地下室内。

“啊……”刘曦玥看到眼前的场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尖叫。对她来说,这一画面过于震撼了。如果说刚才程阳杀掉那些人让她觉得过于残忍了一些,现在她却认为程阳如此干脆利落的杀掉那些人便宜他们了。

这是一幅什么样的场景?数十个身无片缕的女人在这地下室里,有的被捆绑着,有的则躺在地上,而在一些女人身旁,还有男在不断地发泄着他们的兽性。而无一例外,这里所有的女人双目呆滞,身上布满了伤痕。

对于程阳人的进入,那些正处在兴奋之中的男竟然全都没有发现,至于那些女人,就算发现了也没有丝毫的动静。

忽然,一个正在凌虐的男软倒在地,一动也不动。

在他身旁的另一个男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哈哈大笑:“老黄,你这是兴奋过头了吗?”

笑过之后,他便发现情况不对了,因为对方就算再怎么兴奋,也不至于出现这般情况啊,难道是马上风?这男吓了一跳,立刻从女人身上跳下,蹲下身在老黄的鼻翼上探了探。

“死了?”这男忍不住惊呼道,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恐惧。

男慌乱的四下张望,他猜测是不是某个强大的魔化兽钻进来了,不然以战职者的体质,怎么可能忽然死在女人身上。

他这一看虽然没有发现什么魔化兽,但却看到了程阳人的身形。对于这突然出现在地下室里的个人,这男可不认为他们是来观看自己这些人的表演的。

“都停下,有敌人!”这男一声大喝,总算是将其他十来个人从兴奋中惊醒,然后如一群小丑一般慌忙聚在一起,连衣服都来不及穿。

程阳却是知道刚才死的那人并不是因为什么马上风,而是引起了刘曦玥的愤怒,然后成为了她那圣言技能下死的第一个人类。

“你先别动手,交给我就行了。”程阳低声说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