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八云家的大少爷-第10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嘁……”

啐了一声,八云墨的眼中开始浮现出一缕缕波纹。

那是即将扭曲魔兽和外界空间的境界的征兆。

“现身吧!枪之黄金(HastaArumu)!!”

未来少女的声音突然响起。

从天而降的,是一道金色的雷光。

如同天罚一般,雷光击中了魔兽。

在那一瞬间,八云墨隐入隙间避开了雷光的攻击,随后出现在地面上。

未来少女的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杆和雪霞狼非常相似,但却是金色的长枪。

“喝啊——!!”

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少女提枪进攻,身姿矫健,辗转腾挪,在魔兽的极力反抗中不断对它发动着攻击。

金枪的枪身上迸发出来的魔力似乎对魔兽有着极高的克制效果,使得这个魔兽没能够吸收掉这股力量。

当少女最终将枪刃刺入魔兽小腹后,枪身上涌出的金色能量如同灵蛇一般将魔兽的身体缠绕住。

最终,哀嚎的魔兽的身体开始逐渐变淡。

“想走!?”

八云墨手持阳伞,在地面上以拉出残影的速度来回移动。

阳伞的尖端释放出来的妖力在空气中留下一道道光痕。

这些光痕迅速连接,形成一个外圈顺时针旋转,内圈逆时针旋转的魔法阵。

当魔法阵形成后,正好拉出残影移动到了阵眼位置的八云墨将阳伞立在了那里。

“境界·非此季的四重花语!”

这是如同紫的“弹幕结界”或者“永夜的四重结界”一般封印效果大于破坏效果的能力。

只是八云墨还不能轻松自如的运用,需要依靠魔法阵的加持。

另外,这个能力本身也还没有达到最完美的地步,尚有许多地方需要完善。

四道带着各式花瓣的光柱冲天而起,在天空中交汇后形成一道螺旋形的波纹,波纹缠绕住了魔兽,它那原本开始消散的身体又逐渐凝实。

有了未来少女刚才的攻击,察觉到魔兽的力量被那把金枪身上散发出来的极高等级的破魔属性克制住的八云墨毫不犹豫地发动了这个能力。

“好了,它被困住了,你能够解决掉它吧?”

八云墨抬起头看着未来少女。

“交给我好了!”

少女抿唇轻笑,将枪刃从魔兽小腹中拔出,于半空中舞出一个灿烂的枪花后如同力劈华山般劈下!

“吼——!!”

带着悲鸣,魔兽的身体彻底化作光点。

这个空间中泛滥的紫色也逐渐消散——显然,那月已经将空间恢复到了原本的相位。

利用空间转移魔术,瞬间出现在八云墨身边的那月哼了一声。

“真是会添麻烦……”

“嘛,好歹解决了不是吗,只不过……”

转头,八云墨看向另一边。

晓古城正关切地看着姬柊雪菜。

剑巫少女却对身边的晓古城不甚在意,只是一只呆愣地盯着自己那已经破碎的雪霞狼出神。

“……似乎晓古城还有一些麻烦要解决呢。”

“真是的……”收起了金枪,未来少女朝着那两人走去,“还是老样子呢……妈妈……”

最后那一句“妈妈”,虽然说的非常低,但是八云墨和那月依然清晰地辨认出来。

【果然是晓古城和姬柊雪菜的女儿呢——】

八云墨看向那月的眼神透露着这样的信息。

接下来,晓古城要如何处理自己那受到打击的小女朋友和来自未来的熊孩子女儿的问题,就不是八云墨和那月在意的事情。

……

“你什么时候离开?”

回到办公室后,这是那月对八云墨说的第一句话。

“大概还有几天吧。”

八云墨看着情绪突然变得有些低落的那月,想了想,又开口说道。

“要和我去幻想乡看看吗?”

那月顿时面露犹豫之色。

在这里,她有着要守护的学生,有着看守监狱结界的责任。

她不能抛弃这些。

“嘛,随时可以回来的哦。”

“啊?”

原本背对着八云墨站在窗前的那月蓦地转身,脸上犹如久雨逢晴一般笑起来。

“随时能回来?这可是跨越两个世界的事情,真的可以这样做到吗?”

“那当然。”

八云墨上前,站在了那月身边,透过窗户观察着外面的学院和整个弦神岛。

“我知道你放不下这里的学生和你的责任,那么,只是作为邀请去幻想乡玩一玩如何?我所经过的世界,都能够和幻想乡建立空间通道,来往两个世界并不困难,以你的空间魔术造诣来看,那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就如同去外地旅游一样。”

“旅游吗……”

那月盯着八云墨看了好一阵,随后撇过头,哼了一声。

“姑且去你那里看看吧,让你在我家白吃白喝住了这么久,我不去收点报酬怎么行……”

第十卷·幻想万华镜叁

第294章找上门来的四季映姬

华鸟风月,彩蝶云霞。

这里是众神眷恋的幻想乡。

冥界。

白玉楼前的庭院中,正有一青一白两个身影战成一团。

少女的娇叱声,刀剑相交的清鸣声不时传来。

正是明日奈和妖梦。

坐在缘廊下的幽幽子,和服下的小腿一翘一翘的甩动着,正鼓着腮帮子一边吃糯米团子一边看着二人的战斗。

粉嫩但却比常人显得苍白几分的嘴唇优雅地开合,糯米团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着。

伸手一抓,发现抓了个空后,幽幽子当即鼓起了小嘴。

“小星子!!没啦!”

“好的幽幽子大人!这就来!”

一个身穿厨师制服的幽灵端着托盘自厨房中飞出来。

正是刘昴星。

变成幽灵后,刘昴星似乎失去了作为人时所有的兴趣和情感,只保留着对料理的热爱。

加上幽幽子身为呜喵王啊呸,我是说身为华胥的亡灵、白玉楼的主人对亡灵类生物天生的压制,刘昴星几乎成为了一个生命中只有料理的亡灵——这么说似乎对于已经死掉的小当家来说有些不对?

咳咳,些许小事还请不必在意。

将盛放着堆成小山一般的糯米团子的托盘放在了幽幽子身边的缘廊上,刘昴星又飘飘悠悠地往厨房飞去。

……

“总感觉,那个幽灵似乎很可怜呢……”

挥舞着变成歼魔圣剑的艾斯特,明日奈架住了妖梦的攻击,抿着嘴笑了一句。

妖梦一边侧身躲过明日奈的横踢,一边回到:“其实他心中指不定多高兴了,你是不知道,在厨房里准备料理的时候,那小幽灵都会兴奋得浑身发光。”

“那还真有趣——哎呀!”

一不留神,明日奈被妖梦用剑柄击中了手腕。

手臂传来的酸麻感让明日奈握不住剑,歼魔圣剑顿时飞出去。

妖梦立刻收剑后退,笑嘻嘻地看着明日奈。

飞到半空中的歼魔圣剑在一阵光芒中变成了艾斯特,圣剑少女急急忙忙地跑过来,关切地看着明日奈。

“姐姐,没事吧?”

“我没事……”

摸了摸艾斯特的头,让小家伙露出了猫咪般的可爱表情后,明日奈这才看向妖梦。

“真是的,妖梦姐姐似乎变得更厉害了呢。”

“嘛,因为小星子所以比以前多出了很多时间可以练剑了嘛,我要是不努力一点可就要被明日奈你超越了哦。”

将楼观剑入鞘,眼中满是笑意。

“明日奈天赋真的很好呢……”

“我家夫人,天赋自然是过人的。”

一道隙间打开,八云墨从里面跳出来。

“墨!”

见到八云墨,明日奈惊喜地叫了一句,拉着艾斯特小跑着来到他身前。

从衣袖中掏出一张手帕,八云墨轻轻为明日奈擦拭着额头的香汗,细心地为她整理耳鬓因为战斗而纷乱的发丝。

“听蓝说,你又来白玉楼找妖梦了,所以过来看看。”

“你还知道来看我呀——”

虽然很享受八云墨的温柔,明日奈依然白了他一眼。

“——怎么不去陪你的夏音酱还有那月酱?”

“那月和夏音回到弦神岛去了,之前不是说了吗,那月打算等到晓古城建立了他的晓之帝国,将监狱结界的管理交给那个半吊子吸血鬼真祖后才会彻底搬到幻想乡来。”

伸出两根手指捏住了明日奈的琼鼻,解释一番后的八云墨拍了拍拉住自己衣袖,无声地表示自己存在的艾斯特的头,说道:“吃醋了?”

“哼!”

“墨少爷真是罪孽深重的妖怪呢。”

妖梦抱着自己的伴灵,先是对着八云墨鞠躬行礼,随后直起身笑起来。

八云墨翻了翻白眼,转身走到缘廊旁边,幽幽子一边一刻不停地进食着糯米团子,一边口齿清晰地说道:“啊啦,墨弟弟你来了呀?”

“真是难为幽子姐你能一边吃东西一边说话了。”

犹如在自家庭院一般,八云墨轻轻坐在了幽幽子身边,毫不见外地伸手取了一个糯米团子尝起来。

“小当家手艺见长呐,一个糯米团子居然做出了小碎骨的味道和口感。”

一边的妖梦抱着伴灵,心有余悸地发了个抖。

见到这一幕的明日奈掩嘴轻笑,惹得身旁的艾斯特好奇地歪起了可爱的脑袋。

“哎呀哎呀,今天还真是热闹呢……”

幽幽子突然没来由地说了一句。

“嗯?”

八云墨还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一个魔法阵突然出现在了庭院中。

伴随着光芒,一个有着绿色短发的美丽少女出现在了白玉楼前。

少女穿着蓝色系、十分郑重的袍装,头戴华丽的冠冕。

衣服肩上绣有“是”、“非”二字。

手中像捧笏一样捧着令牌的少女,腰间挂着八角形的净琉璃之镜,神态严肃。

“嗯?四季大人怎么会有空来这里?”

八云墨看清来人后,好奇地问道。

来人正是四季映姬。

乐园的裁判长捧着悔悟棒走到八云墨身前,毫不犹豫地举起悔悟棒在八云墨额头敲了一下。

“咚!”

面对四季映姬的敲打,八云墨可不敢躲过去。

“虽然我正好有事要找你,但是如你这般还处在生之一面的妖怪随意进入冥界总归不合规矩。即便你这家伙并没有罪恶,但总是这样无视生死界限进入冥界依然会让你在生死簿上被记一个大过的知道吗?看在妖怪贤者的面子上我好心提醒你……”

“哎停停停!四季大人你先别说教。”

八云墨连忙举起手,笑着打断了四季映姬,否则的话,阎萝大人估计会说上几天几夜的。

“那个,四季大人说是有事找我?什么事啊?”

“哼!”

似乎因为八云墨打断了自己的说教非常不满,四季映姬皱着眉头哼了一声。

“本来想直接去阳间找你,不过感受到你的气息出现在白玉楼后我索性也就直接过来了。”

“自从你前段时间从异世界回来,重新和你姐姐一起调整大结界后,我便发现了一个问题。”

“问题?”

八云墨悚然一惊,四季映姬虽然看上去是个可爱的小萝莉,但无可否认的,她其实是一个非常强大的阎魔。

审判亡者生前功过,能一眼看穿是非善恶的阎魔。

“我在是非曲直厅负责分管东方大地包括幻想乡在内的亡者功过审判——”

四季映姬盯着八云墨说道。

“——所以我可以非常清晰的感受到阴阳两界的连接点,但是在你上次和你姐姐调整大结界后,幻想乡和我所管辖的冥界之间的亡者通道出问题了知道吗!”

“这样我会很苦恼的!若是亡灵们不能顺利进入冥界,滞留凡间太长时间会成为怨灵的!那样的话身为罪魁祸首的你还有妖怪贤者都会被记大过的知道吗!你难道想死了之后下地狱吗!就算你是妖怪也不能这么乱来啊……”

“等等!”

八云墨听到四季映姬的话后,立刻想到了什么。

“四季大人你是说,幻想乡的亡灵们不能顺利从阳间进入冥界了?”

“暂时问题还不大——”

四季映姬因为再次被八云墨打断说教,再次挥起悔悟棒敲了他一下。

“——我不知道到底最终结果会怎么样,但是除了幻想乡和我所管辖的冥界连接点有问题外。还有一点,那就是另外几个世界的亡者世界和这里的冥界产生联系了。”

“这是什么意思?”

白了八云墨一眼,四季映姬哼道。

“前段时间,我发现等待审判的亡灵中,居然出现了元素精灵界的亡灵和那个什么魔禁世界的亡灵,还有另外两个普通的人类世界的亡灵!”

第295章降临元素精灵界

“竟有此事?”

八云墨听闻此言,大为惊奇。

“稍后我会前往元素精灵界,询问一下其他几名精灵王,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发现。”

“也好。”四季映姬点头,语气显得极为严肃,只是配合着她的萝莉外表,反而给人一种小孩子努力装大人的可爱感觉,“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才对。”

“哦?这是为何?”

裁判长终于收起了严肃的表情,露出了一丝笑意。

“吾等阎魔,实力除了自身限制外,还与所管辖的冥府对应的阳间实力有关——在发现元素精灵界,还有其他几个世界的亡灵出现在我的管辖范围内后,我那不知多少年没有变化过的实力居然有了进步的迹象。”

“那可要恭喜四季大人了。”

八云墨当即抱拳笑起来。

“不知这样是否会让我在生死簿上记一大功?”

“想得美,奉劝你一句,总是这样想着偷奸耍滑走后门找关系可是不行的,即便是你姐姐当年来冥界找我办事也是走的正规程序,你若是想要凭借这一点就让我擅自修改生死簿的话我绝对会毫不犹豫给你……”

显然,四季映姬又开始了她的说教。

上下挥舞的悔悟棒晃得八云墨有些眼花。

这时,一边一直在专心对付着糯米团子的幽幽子在盘子里的糯米团子吃完后,终于开口说话了。

“啊啦,说起来,前几天确实遇到了几个从来没有见过的亡灵类型呢,似乎是亡灵精灵哦。”

“不应该吧?”

坐在幽幽子身边的明日奈转过头,和对面的妖梦对视一眼。

“虽然幽子姐你统管冥界亡灵,但一般的亡灵应该不会擅自闯进白玉楼才对。”

“嘛,也许是因为本身并不属于原本管辖范围内的缘故吧……”

八云墨做出了推测。

“好在现在事情没有出现什么不好的现象,四季大人,你说的幻想乡和冥界之间亡灵入口出问题的事情,我会和姐姐大人好好调查一番的。”

“那就好,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说完,四季映姬不等众人回话,便在突兀的消失不见。

并没有任何魔力的波动,八云墨也没有感知到任何法则被运用的迹象。

完完全全就是突然消失——那是毫无征兆的消失。

“看来,四季大人越来越厉害了……”

“啊啦……咔嚓、咔嚓……”

幽幽子不知道在想什么,居然出神地盯着西行妖,连嘴里面咬着的是餐盘也没有在意。

等到妖梦他们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幽幽子已经将餐盘咬的只剩下一小半了。

……

元素精灵界。

这里是水之精灵王的圣域,塔丹罗斯·迪尔。

和风之精灵王的圣域拉格纳·伊斯不同,这个圣域的中心虽然也是一座巨大的浮空岛,但却是一座悬浮在海面上的浮空岛。

浓郁的水元素气息充斥着整个塔丹罗斯。

宁静、柔和,充满了生命的气息。

浮空岛中心,是一座宏伟的建筑。

由高等精灵矿石砌成的建筑最上方,是一个胸前抱着水瓶的女性的雕像。

——水之精灵王伊莎莉亚·汐娃(Iseria·Seaward)。

这一天,作为水之精灵王的精灵姬,尤多拉·塞西尔(Eudora·cecil)一如往常那般,在规定的时间进行献祭的剑舞。

自从精灵王们从被异世界的黑暗的侵蚀中恢复过来,整个世界终于迎来了和平。

在精灵王们的努力修复下,世界上原本很多因为常年战争被破坏得残破不堪的地域尽皆得到了修复。

这其中,水之精灵王、地之精灵王因为属性的缘故,出力最多,因此更能得到人类的尊敬。

身为伊莎莉亚的精灵姬,尤多拉深感荣欣,与有荣焉。

因此,即便剑舞对于尚且只有十三岁的她来说尚显困难,尤多拉也不敢有丝毫马虎。

剑舞是神圣的,在剑舞期间,整个精灵大祭殿中不允许有精灵姬以外的任何人。

“呼……”

终于,将繁琐的剑舞仪式完成后,尤多拉轻轻擦拭着汗水,抬起头看着精灵大祭殿中的六大精灵王雕像,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每一个精灵王的圣域中的精灵大祭殿中,都有着六大精灵王的雕像,只不过会将本属性的精灵王放在最前面而已。

自然的,水之精灵王的精灵大祭殿中,站在最前面的就是伊莎莉亚的雕像了。

“嗯?是错觉吗?”

恍惚间,尤多拉似乎看到被安放在伊莎莉亚右后方的精灵王雕像发出了一瞬间的光芒。

那是最神秘的、没有自己的精灵姬、连圣域都不在元素精灵界,而是在传说中的异世界的暗之精灵王的雕像。

尤多拉上前几步,站到了祭台边沿。

突然,一道气流自暗之精灵王的雕像中爆发。

瞬间,澎湃的能量冲击越过了整个精灵大祭殿,传遍了圣域。

自暗之精灵王的雕像上,涌出一道冲天而起的光束。

光柱无视了精灵大祭殿的穹顶,直上天际,震散了整个浮空岛附近所有的云层。

浮空岛下方的海面掀起了滔天巨浪。

天空开始变得昏暗,呼啸的飓风充斥着每一丝空间。

整个圣域附近,山雨欲来,风起云涌。

“降、降临……”

被最初的一道冲击波掀翻到地上的尤多拉呆滞地看着正在不断爆发能量的暗之精灵王雕像,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随即慌慌张张地跑出精灵大祭殿,对着外面正因为异变而迅速向此地赶来的精灵使姬巫女们大声叫道:

“精灵王!暗之精灵王降临了啊!!!!!”

随着尤多拉的声音伴着精灵姬的力量传遍圣域,整个圣域沸腾起来。

虽然不是她们所属的水之精灵王,但暗之精灵王同样是精灵王之一。

更何况,如今这个世界能够避免毁灭,传说全是因为暗之精灵王的努力,才让所有的精灵王们避免了自我堕落。

暗之精灵王的形象,早已不是之前那般让人恐惧。

更有流言说,六大精灵王中,水之精灵王伊莎莉亚和暗之精灵王之间有着极佳的私人关系。

这一点,让身为水之精灵王眷属的她们,先天上对暗之精灵王有着更多的好感。

尤多拉在将这个消息发出后,立刻跑回了大祭殿中,跪倒在祭台前面。

“净世之水,育世之水,那天地间最伟大的苍蓝啊——”

“——水之眷属,诚心祷祝!”

“自最黑暗的静谧中诞生的永夜之光,最纯粹的暗啊!”

“恭迎御身降临!”

第296章我们有呜喵王!

当八云墨睁开双眼时,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穿着露出度非常高的姬巫女服,跪倒在自己面前的十三岁金发少女。

因为巫女服本身布料就少,少女又是跪在八云墨面前,使得那青涩的身体被他一览无余。

“——水之眷属,诚心祷祝!”

“自最黑暗的静谧中诞生的永夜之光,最纯粹的暗啊!”

“恭迎御身降临!”

跪在下方的少女,在念出了祝祷辞后,半天没有接到回应。

只是,身为精灵姬的她,很明白自己面前的这一位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即便不是自己侍奉的水之精灵王,那也是精灵王。

因此,尤多拉只能深深将头埋下去,不敢有丝毫多余的动作。

然后,尤多拉听到了——

那是一个非常奇异的声音,仿佛直接在她的脑海中响起。

“起来吧,告诉我你的名字,精灵姬。”

“此身卑名尤多拉·塞西尔。”

名叫尤多拉的金发少女慢慢站起来,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瞥了一眼八云墨。

随即,少女红着脸低下头。

【果真如传言那般呢,暗之精灵王冕下有着摄人心魄的美丽容颜——】

【哎呀!尤多拉你怎么可以这样想,最美丽的一定是水之精灵王冕下才对】

八云墨有暗之精灵王的位格。

即便实力比不上传统的五大精灵王,他依然对所有的姬巫女们有着天然的绝对统治力。

眼前这个少女心中想的什么,被八云墨感知得一清二楚。

十三岁的精灵姬心中闪过的种种小心思,让八云墨哭笑不得。

“好了,你先退出大祭殿吧,吾此番降临自有要事,你去殿外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好的,冕下。”

没有任何犹豫的,尤多拉躬身倒退了几步,方才转身离开大殿。

等到精灵大祭殿的大门被关上后,八云墨这才离开祭坛,来到了大殿中央。

转身看着祭台上自己的雕像。

“嘁,谁雕的,一点都不像……”

暗自吐槽一番后,八云墨对着伊莎莉亚的雕像笑道:“伊莎莉亚,还不出来吗?”

“哎呀呀,我还想着八云你会不会对我的小巫女做些什么有趣的事情呢。”

光芒一闪,伊莎莉亚出现在了大祭殿中。

怀中抱着一个水晶瓶,伊莎莉亚的脸上似乎永远带着微笑。

碧蓝的眼眸盈盈扫过八云墨,伊莎莉亚坐在了祭台边沿。

“这还是我第一次尝试用降临的方式来这里。”八云墨“哗”的一声打开折扇,“没想到居然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早知道就直接像以前那样通过两界山过来了。”

“你也是精灵王,偶尔也需要彰显自己的伟大才行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