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八云家的大少爷-第17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那是、什么?

有那一么一瞬间,羽衣狐有些失神。

那两个位于不远处大楼天台上的人影,让羽衣狐险些认为自己产生了错觉。

其中一位双手插在衣袖中,同自己一样有着九条狐尾的妖怪,若是在平时见到了,羽衣狐定然会极为注意。

但是现在,她的目光一直放在那位狐妖身边的妖怪身上。

同自己一样是黑色的长发,由玉簪固定了一个发饰后垂下,迎风飞舞。

一样是黑色,但却点缀着阴阳鱼和樱花图案的似乎是道袍又似乎是儒服的衣衫。

“多么美丽的妖怪哟!”

羽衣狐眯起了黑色的瞳。

“远道而来的你,也是来庆祝黑暗之主的诞生的吗?”

“哈?”

八云墨轻轻笑起来,虽然隔着不算短的距离,但他的声音依然清晰地传入了羽衣狐的耳中。

“你还真是……怎么说呢?自作多情吗?”

“噗嗤——!!”

一直安静地待在一旁的蓝差点笑出声来。

羽衣狐面色一滞。

虽然心中犹如有千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但她和八云墨之间的谈话除了彼此之外就只有蓝听到,因此并没有在其他妖怪中掀起一丝的波澜。

不过即便如此,羽衣狐这一瞬间露出来的破绽也被奴良陆生抓住了。

拔刀,跃身,挥砍。

已经悄悄接近羽衣狐的奴良陆生瞬间出招,同时发动了自己的畏。

属于滑头鬼的畏。

真·镜花水月。

“雕虫小技!”

羽衣狐轻哼一声,并没有转身,一条尾巴突然变长,如同利箭一般刺向了——奴良陆生的左边!

“噗嗤——!”

在那里,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突然显现出了奴良陆生的身影,而原本的奴良陆生却如同幻影一般消散。

“怎么、会……”

羽衣狐看着奴良陆生,微微眯起了眼睛。

“真是一张熟悉的面孔了——一样的令人讨厌!”

收回了刺穿奴良陆生身体的尾巴,让滑头鬼之孙的缓缓倒下。

“当年那个人,就用这把刀破坏了我的计划,害得我不得不继续转生,你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会没有防备吗?”

这时,下方的狂骨小萝莉突然惊呼一声:“羽衣狐大人!后面!!!!”

“什么!?”

蓦然转身的羽衣狐,发现花开院家的阴阳师,花开院龙二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自己身后。

“盘踞在中央地脉的妖怪哟——”

花开院龙二看着羽衣狐,咧嘴笑起来。

“——再一次变成排除聚集于京都的妖怪的基石吧!!”

天空中,一个锥子型的封印之柱突然出现。

封印之柱上缠绕的注连绳散发着让妖怪本能的感到厌恶的气息。

“你这……混账!!”

对着花开院龙二,怒极的羽衣狐不由得骂了一声。

对于羽衣狐的骂声,花开院龙二只是付之一笑,随后吐出一个字:“灭!”

那个封印之柱,对准了羽衣狐的下方开始急速下降。

目标赫然是天空中那巨大的婴儿——尚未成型的鵺。

“不要!!!!!!!!”

之前被奴良陆生引到了一边的羽衣狐又被花开院龙二缠住,此时已经来不及救援自己的孩子了。

“轰——!!!”

一个粗大的手臂突然从一旁扫过,随后大手一挥,将那急速下降的封印之柱打飞出去。

土蜘蛛蹲在旁边的房顶上,收回了手臂,嘿嘿笑起来:“好险呐……我说羽衣狐,可不要离孩子太远哟。”

羽衣狐并没有理会土蜘蛛,在确认了自己的孩子无事后,便只是死死盯着花开院龙二。

“阴……阳……师……”

白光闪过。

九条白色的狐尾迅速变长,一条缠住了花开院龙二的脖子,剩下的几条分别缠住了他的四肢和躯干,最后还有一条直接洞穿了花开院龙二的小腹。

“你该死啊!!”

……

“尾巴尾巴,又是尾巴!!”

蓝有些气恼的跺跺脚。

“那个家伙除了用尾巴就不能来点别的手段吗?”

八云墨笑嘻嘻地看着蓝,摇晃着手中精致的茶杯说道:“你生什么气啊?又不关你的事。”

“可是、墨少爷……”

蓝张了张嘴,终于从衣袖中抽出了双手,指着羽衣狐。

“……那只也是狐狸啊!”

“总是用尾巴来战斗,而且还是如此直来直往毫无美感的战斗,我看得好纠结……”

“……蓝啊。”

八云墨扯着嘴角,神情微妙。

“欸?什么事啊墨少爷?”

“你何时有了强迫症的?我怎么不知道?”

蓝顿时大羞,“才不是强迫症咧!!墨少爷坏心眼!”

“哈哈哈哈……”

八云墨开心得笑起来,随后又说道:“行了行了,既然你看得纠结,那就去教教那位‘只知道用尾巴直来直往的战斗’的羽衣狐,如何优雅的战斗好了。”

话还没说完,蓝便幻化成一道虹光飞向了战场。

“——我去!这么急不可耐了?”

……

正准备下杀手处死花开院龙二的羽衣狐,以及忍着伤痛准备上前挥刀将龙二救下来的奴良陆生,突然同时停下了脚步。

一道黄色的光芒自不远处的大楼中飞过来。

随后,临空而立,保持着给人印象最深刻的将双手插在衣袖中的姿势,出现在了天空中。

“是你!”

见到突然出现的蓝,奴良陆生低呼一声。

他到现在也清楚地记得,蓝曾经和土蜘蛛那场平分秋色的战斗。

紧紧握着手中的弥弥切丸,奴良陆生扪心自问,发现自己现在也依然不时蓝的对手。

蓝冷漠地扫视了一眼奴良陆生,那神情和面对八云墨与八云紫时截然不同。

“哎呀哎呀,这位妖怪也是要来阻止妾身的吗?”

虽然脸上带着笑意,但羽衣狐已经开始移动着身体,将自己的孩子鵺保护起来。

“哦?是八云蓝?”

楼顶上,巨大的土蜘蛛盘腿坐在那里,抽出了烟斗吧嗒吧嗒抽起来,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

琥珀色的眼眸看着羽衣狐,蓝悠悠开口:

“我对你的孩子没有任何兴趣。”

羽衣狐并没有丝毫放松警惕。

“随同我家少爷来到这里,我原本的目的只是想确认一下你是否具有涂山氏的血脉——现在看来没有,你似乎并不是真正的狐妖?”

“没错。”

羽衣狐直言不讳的点头。

下方的花开院秀元适时作出了解释:“羽衣狐,是独一无二的转生妖怪,只不过最初的形态是狐狸而已。”

羽衣狐瞥了一眼花开院秀元,俊秀的阴阳师立刻识趣闭嘴。

“既然已经确认了,这位狐妖小姐还想要做什么呢?”

“做什么?当然是教训你了!”

“就算不是真正的狐妖,但你毕竟有着九尾的形态,战斗起来却丢尽了狐妖的脸!!”

蓝居高临下的伸出手指着羽衣狐,气势满满——

然后,她宽大的衣袖中顿时有什么东西掉出来了。

那是,没吃完的油炸豆腐……

一瞬间,所有人和妖怪都囧了。

隐隐的,仿佛有乌鸦从众人头顶飞过:傻瓜!傻瓜!

……

“噗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啊!!”

远处看到这一幕的八云墨,立刻毫无形象地笑着滚起来,得意忘形之下忘记了自己还在天台边缘,结果一不留神从大楼顶上掉了下去。

第520章上吧!八云球!

挑着眉头,额头上凸起大大的“#”,羽衣狐冷声问道:“你是来愚弄妾身的吗?如果是的话,即便是你,妾身也不会原谅的!”

“咳咳!”

蓝有些尴尬的重新将双手插入衣袖中,随后悄悄瞥了眼掉下去的那一盘油炸豆腐,琥珀色的双眼在一瞬间闪过一丝可惜的神色。

——你是有多宝贝那盘油炸豆腐啊喂!别弄的好像八云姐弟天天都在虐待你让你吃不饱的样子啊岂可修!

重新恢复了最初那一副高冷的狐妖模样,蓝的身体周围“砰”的一声冒出了数团蓝色的狐火。

这些狐火上下飘忽,以不规则的轨迹绕着蓝飞舞着。

“墨少爷曾经答应过奴良组的一位妖怪,说过会帮她做一件事。如今就是来履行诺言的。”

“作为墨少爷的……墨少爷的……”

蓝说着说着,突然露出了苦恼的神色。

虽然她一直叫着八云墨“墨少爷”,但说起来她真正的身份是八云墨的姐姐,紫的式神——和八云墨的关系并不大。

那么,她应该自称是八云墨的什么呢?

纠结了半天,蓝索性咬咬牙,如是说道:“作为墨少爷的侍女,我自然要来墨帮助少爷了!”

“原来如此,说来说去,你还是要和妾身为敌吗?”

羽衣狐有些可惜地看了一眼蓝。

也许是双方都有九条尾巴的缘故,她对蓝先天上还是有不少的好感的。

况且一想到之前惊鸿一瞥的八云墨那惊艳的容貌,自己要和这样美丽的妖怪作对,心下不免几分无奈。

这样想着,羽衣狐不由得看向了之前八云墨坐着的大楼的方向。

“欸?不见了?”

天台上早已人去楼空。

“你是在找我吗?”

耳畔突然传来八云墨的声音,鼻息间洋溢着淡淡的百合香。

羽衣狐蓦然转身,却见八云墨交叠着双腿坐在距离土蜘蛛不远处临空裂开的隙间上,一手撑着油纸伞,一手端着一杯红茶。

姿态优雅,无可挑剔。

——完全看不出刚才因为笑的得意忘形结果从天台上滚下去的囧样。

“说起来,我还没有见过你这家伙动手呢。”

八云墨身边的土蜘蛛盘腿坐在楼顶,扭过头瓮声瓮气地说了一句。

“那只狐狸既然自称是你的侍女,那么你应该比她厉害吧?”

“嘛,算是吧……”

八云墨不置可否。

“好!既然如此,就这么决定了!”土蜘蛛拍了拍手,“等我和鵺那个家伙打过一场后,咱两来较量一番如何?”

这样说着,土蜘蛛突然伸出手,巨大的手臂如同围墙一般拦在了正企图偷偷接近鵺的阴阳师花开院柚罗以及奴良陆生面前。

“不准乱来哦,小家伙们,在鵺诞生之前,我不会让他有事的。”

“可恶……”

柚罗咬咬牙,看着已经沉默地将弥弥切丸收起来的奴良陆生,突然对着八云墨喊道:

“你不是来帮忙的吗?为什么还不动手?”

“我?”

八云墨看向柚罗,摇晃着茶杯笑起来。

“阴阳师小姑娘,我是应了雪女及川冰丽的要求来帮忙,但当时我答应的是‘救奴良陆生一命,同时帮忙对付羽衣狐和鵺’,却并没有说过要完全听命于你们。所以怎么对付他们,那完全就是我自己的事。”

抬手,白皙纤细的手指指着天空中尚未完全诞生的鵺,八云墨眼中闪过几分期待:“难得有这样有趣的人诞生,不亲眼见识一下不是很可惜吗?”

“啊哈哈哈哈哈!说得好!”

土蜘蛛朗声大笑起来。

“我突然喜欢上你这个小家伙了!”

“可惜的是,我对你这个大家伙完全不感兴趣。”

“呃……”

土蜘蛛顿时语塞,随后苦笑着摇头。

“你这妖怪,还真是有个性。”

……

羽衣狐的身体不断在空中腾挪,然而那些狐火却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在被躲过去后绕过一个大弯又会追回来。

“真是……有完没完!?”

这样说着,羽衣狐的一条尾巴突然一抖,随后一把黑色的铁扇突兀的出现在尾巴末端。

二尾之铁扇。

“哦?终于有点别的东西出来了吗?”

见到铁扇,蓝琥珀色的双眼变亮了几分。

尾巴包裹着铁扇上下挥舞,蓝发出的狐火被尽数打散。

随后,羽衣狐左手提着手提包,右手一招,尾巴上的铁扇便飞到了她的手中。

身形快若闪电,拉出一道残影出现在蓝面前的羽衣狐冷着俏脸,毫不犹豫地挥动了手中的铁扇。

然而,铁扇划破了蓝的身体,羽衣狐却没有感受到任何击中实物的感觉。

幻象!

身后突然劲风袭来,羽衣狐蓦然转身避过一道风刃。

此时,蓝已经出现在了不远处,身体四周有着数个白色的六芒星魔法阵,每一个魔法阵都不断往外喷射着呈螺旋形飞舞的白色米弹。

那些米弹速度虽然不快,但数量却多的吓人。

抽搐着眼角,羽衣狐发现仅仅只是片刻间,二条城上空已经满是弹幕了。

在白色米弹之后,蓝的身体突然缩成一团,然后不断在空中滚动着上下腾挪。

与此同时,每一次的旋转都会追加打量的蝶弹。

“喔喔!!出现了!传说中的——八云蓝滚筒洗衣机!!”

“上吧!八云球!!”

一旁房顶上,坐在隙间上的八云墨先是指着天空高兴地叫一声,随后转头看向一旁的土蜘蛛。

“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

“唔……”

土蜘蛛抚摸着下巴,斟酌一番后,有些犹豫地说到:“我觉得,比起这个,你刚才说的那个名字似乎更值得注意呢……”

“不要在意细节。”

八云墨摆摆手。

“否则你就是琪露诺。”

……

与此同时,迷途之家。

紫一口将嘴里的红茶喷了出去。

“八、八云球?”

看着隙间中的景象,紫打开折扇,黑着脸幽幽笑起来。

“哦呵呵呵呵……看来墨儿欠缺调教了呢……”

一旁将这一幕从头看到尾的明日奈和奈亚子面面相觑,纷纷叹息一声。

“哎……”

紫正在心中考虑着等八云墨回来如何就“八云球”一事好好的做一番姐弟之间的交流时,突然发现有人强行闯入了迷途之家。

“是你?”

看着突然出现在庭院中的幽香,紫先是一愣,随即在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啊啦,什么风把你给吹到这里来了?”

“没有什么风。”

幽香一如既往的冷着脸。

“我风见幽香,想去哪,就去哪。”

“啧啧……”

咂了咂嘴,紫一把收起了手中的折扇,转头看向明日奈。

“明日奈,去准备茶水,免得鲜花之主说我八云一家没有待客之道。”

“好的——”

“不必!”

明日奈应了一声,正准备起身时,幽香突然打断了她。

“我来这里,是因为这件事。”

说完,幽香将手中的《文文·新闻》扔到了紫面前。

关于八云墨和八云蓝的新闻,赫然出现在上面。

第521章你还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山吹乙女吗?

面对八云球……咳咳,我是说面对蓝的弹幕攻击,羽衣狐显得非常不适应。

从来习惯了用尾巴捅穿敌人这种最直接战斗方式的她首次面度如此华丽又致命的弹幕时,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毕竟是转世妖怪,羽衣狐很快就找到了应对这种情况的办法——

当然不是随便扭扭了,那么大一团尾巴在那里堆着你怎么扭?

收起铁扇后,羽衣狐伸手从某条尾巴中抽出一把太刀。

三尾之太刀。

挥舞着太刀,将欺身逼近的光弹击破后,羽衣狐纤细的双腿在站立的屋顶上轻轻一蹬,身体便如同利箭一般窜出去。

挥刀格挡弹幕的同时,见到蓝开始在空中意动,羽衣狐也随之不断调整自己的方向。

一时间,一金一黑两道残影在空中不断闪过。

八云墨在看了一阵后,便收回了目光。

“嗯?”

低头的他注意到,不远处站立的奴良陆生,看向羽衣狐的目光极为复杂。

“喂,奴良陆生。”

“欸?”

听到八云墨叫自己,奴良陆生先是一愣,随即提着弥弥切丸在屋顶上跳跃着,来到八云墨身边。

“怎么了?”

“我看你看向羽衣狐的目光不对劲,所以姑且问问——”

捧着茶杯,低头浅酌一口,八云墨抬眼看向天空中已经逼近到蓝身边,挥刀砍下的羽衣狐。

“——你认为,真正杀死你父亲的凶手是谁呢?”

“嗯?”

奴良陆生原本漫不经心的表情立刻一变。

“八云,你知道些什么?”

“嘛,大概还记得一些就是了。”八云墨轻轻吹着水面上的茶梗,“你是不是认为,是羽衣狐杀死了你的父亲?”

“什么?”

发出惊呼声的,并不是奴良陆生,而是一旁的其他奴良组妖怪以及阴阳师们。

“你说你来自异世界,所以这些事情你理应不知道才对。”奴良陆生微微眯着眼睛,身上的妖气开始鼓动。

好在他记得现在最大的对手是羽衣狐已经尚未完全诞生的鵺,并没有昏头之下对八云墨动手。

“我不知道八云你是从哪里得知这些原本并不会有人知道的事情,但如果你真的知道些什么,还请告诉我!”

“别那么心急。”

手指缠绕着胸前的长发,八云墨缓缓说道:“我既然说出来了,自然会告诉你就是了。”

然而,就在八云墨准备开口的时候,异变突生——

“哔啵……”

天空中,那巨大的婴儿体表犹如破裂的玻璃一般开始出现裂纹。

那裂缝出现的声音,诡异的,清晰地回荡在所有人的心头。

所有正在交战中的奴良组和京都双方的妖怪们,顿时停手。

天空中,你追我赶的蓝和羽衣狐也止住了身形。

“我的孩子!”

抬起头,羽衣狐脸上带着惊喜的神色。

鵺,她等待了数百年的孩子。

终于要彻底诞生了。

黑色的巨婴碎裂的体表,如同玻璃碎片一般开始纷纷往下掉。

裂开的地方,金色的光芒透过缝隙射出。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羽衣狐不断呢喃着,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朝着上空飞去。

因为鵺诞生而崩裂的碎片,纷纷扬扬的落下。

蓦地,一块贴着羽衣狐坠落的碎片上,映照出了一副影像。

那是、奴良鲤伴的身影。

“呃——!!”

大脑在那一瞬间,似乎被针扎了一般,羽衣狐上升的身体顿时止在了半空中。

越来越多的碎片在羽衣狐附近落下,那些碎片上皆映照出了不同的场景。

隔着不远的距离,奴良陆生显然也看到了这样的情形。

“父亲!”

看着碎片上映照出来的奴良鲤伴的背影,奴良陆生低呼一声。

“哦?”

土蜘蛛奇怪地转过头看向奴良陆生,随后又看向八云墨。

“你似乎知道什么有趣的事情?是这件事吗?”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八云墨叹息一声。

“有些事,始终是发生了。”

这样说着,八云墨抬起头看向另一边。

那里,某个断裂的天台上,鏖地藏丑陋的身体狗搂着站在那里,嘿嘿怪笑着看着正陷入痛苦中的羽衣狐。

“所以说,我最讨厌这些阴谋家了……而且还是利用了母爱的阴谋家。”

眯起的双眼中闪过一缕杀意,八云墨的指尖开始飞舞起片片绚烂的樱花。

“人世间,有些东西,终归是不容亵渎的。”

土蜘蛛似乎明白了什么,看了看鏖地藏,看了看羽衣狐,又抬起头看着天空中进入了最后关头的鵺。

“鵺啊,你一直在算计你的母亲吗?”

“不过,这也挺符合你的为人呢……不折手段什么的——所以说我们始终不是同道中人。”

“看来你也是个有原则的妖怪。”

八云墨笑嘻嘻地看向土蜘蛛。

“我对你有些改观了。”

“嘿嘿嘿……”

土蜘蛛又一次笑起来,和之前一样的笑声,只是八云墨这一次却发现自己没那么讨厌了。

“……我只是喜欢找强大的对手打架而已,这是我最大的爱好了。”

就在八云墨和土蜘蛛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时,终于,有一张碎片落在了羽衣狐面前。

碎片上显露出来的,是羽衣狐一刀刺入了奴良鲤伴身体的情形。

“父、父……”

颤抖着嘴唇,羽衣狐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最后,她有些声嘶力竭地呐喊起来:

“父亲大人呐——!!!!!!!”

瞪大了眼睛,奴良陆生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

父亲大人?

羽衣狐叫自己的父亲为父亲大人?

难不成她转身的这一具身体是自己的姐姐不成?

“你想多了。”

耳畔突然响起了八云墨的声音。

奴良陆生愕然转头。

八云墨指了指身后,“羽衣狐转生的这个身体并不是你姐姐,详细的情形你还是问你爷爷好了。”

八云墨所指的方向,年老的奴良滑瓢正在鸦天狗的搀扶下朝着这边走过来。

上前的奴良滑瓢已经事先通过其他妖怪得知了八云墨的事情,因此他到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向八云墨道谢。

“不必谢我,我只是来还及川冰丽的人情而已。”

八云墨摇摇头。

“况且我也没做什么。”

奴良滑瓢点点头,随后开始对一头雾水的奴良陆生解释起了山吹乙女和奴良鲤伴之间的往事。

山吹乙女是奴良鲤伴的第一任妻子,是幽灵。

只是受到了羽衣狐诅咒的滑头鬼一族,没有办法和妖怪诞下后代。

山吹乙女却觉得没能为奴良鲤伴生儿育女是自己的问题,在留下了“闪吹划开七八重,可堪竟无籽一粒”的诗句后,含恨离去。

而山吹乙女,其实就是现在的羽衣狐。

“不可能……”

奴良陆生摇头。

“羽衣狐必须依靠人类的身体转世,而那位、那位山吹乙女却不是人类……”

“这也是我有所疑惑的地方……”

奴良滑瓢看向了不远处的鏖地藏。

“不过或许很快,我们就知道原因了。”

与此同时——

“不可能……不可能……”

羽衣狐抱着脑袋,死死盯着鏖地藏大声叫道:“我上千年的记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