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八云家的大少爷-第2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你的丈夫……是人类?”

八云墨突然问到。

朱碧点头。

“跨种族结合?”吉普莉尔突然双眼放光地凑到了金属床前,因为身体变成了幼女体型,因此个子不够高的她双手趴在床沿使劲蹦跶着,想要仔细打量朱碧。

八云墨将吉普莉尔提溜起来扔到一边,对于机铠种和人类跨种族结合并没有太惊讶——他是妖怪,明日奈不也是个人类吗?

“朱碧,想要解析人类……解析利库的‘心’……”

“一直到……朱碧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才明白……”

“朱碧……喜欢利库……爱着利库……不想和利库分开……”

“利库?那是你的丈夫吗?”

没有回答八云墨的问题,朱碧仿佛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中一般,只是不断自顾自的低声呼唤着。

“到最后……朱碧也没有成为柯儿说的,利库的……最棒的妻子……”

“可是……朱碧最后明白了……和利库相遇……真的很幸福喔……”

弥留之际的机铠种少女,朱碧的声音在房间中回荡着。

所有人都沉默了。

“下一次……绝对要一直在一起喔……”

“利库……朱碧……爱着你喔……”

原本已经停止的警报声,又一次响起。

这一次米诺斯在操控台上无论如何也无法阻止了。

当警报声自己停下来的时候,金属床上的朱碧已经彻底停止了运转。

“幽子姐。”

“啊啊,知道啦知道啦,真是的……让人家遇到这种事,小墨你说要怎么补偿我喔?”

“事后条件随便你提好了。”

幽幽子闻言,飘到了金属台前。

伸出双手放在朱碧的上空,点点光点开始凝聚。

最后一个拇指大的光焰在幽幽子掌心燃烧着。

“看吧,灵魂脆弱得连生前的形态都无法保持——而且看上去完全是新生的灵魂,这个种族以前真的是没有灵魂的吗?”

“可是这些理论上没有灵魂的机铠种,却真的诞生出了拥有灵魂的个体——是因为她对那位‘利库’的爱吗?”

八云墨从幽幽子手中接过朱碧的灵魂火焰。

“这么脆弱,可经不起身体上的直接重塑,看来只有转生一条路可以走了。又要麻烦四季大人一趟……”

吉普莉尔凑到八云墨身边,踮着脚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一团朱碧的灵魂火焰。

“真神奇,机铠种的灵魂!你刚才提到的‘四季大人’可以让她转生吗?”

“你的问题真多。”

八云墨收起了朱碧的灵魂火焰,随后小心的从朱碧的左手无名指上取下那一枚戒指。

“啊啊,这个算是遗物吧?我还要交给那个叫利库的人类呢——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

“因为小墨是个好人呀!”

幽幽子打开折扇笑起来。

“不过四季那边可不好说话哦。”

“嗯?”

“你不会不知道吧?四季可是个非常严肃认真的人呢,这个孩子的爱虽然让人感动,可是我们都不知道她生前具体做过什么哦?万一过大于功的话,四季那边可是会做出很糟糕的判决的哦!”

“应该……不会吧?”

想到这么可爱又充满爱的朱碧,八云墨怎么也不认为对方是个十恶不赦的人。

……

“啊,虽然在生命的最后一小部分做了不少好事,但是前半生确实犯下了很多罪孽。”

结果却让八云墨出乎意料。

是非曲直厅中,四季映姬看着眼前朱碧的灵魂之火摇摇头。

“那个世界一直在发生战争,我肯定每一个有着强大战力的生命手中都沾染了数不清的血腥——小八云你知不知道,不算直接毁灭,仅仅是间接不小心毁在了这个孩子手中的城市村庄和集落以及无辜生命就已经数不清了。”

“可是,四季大人……”

“不用多说!”

四季映姬打断了八云墨的话,同时瞪了一眼他身边的吉普莉尔。

“你身边那个奇怪的家伙也是,身上的罪孽更加严重!她要是死了我会直接判其下地狱的!”

被四季映姬看了一眼,吉普莉尔顿时发出一声小小的尖叫声,她感觉自己的一切都被看穿了。

“你我关系虽好,但这种事情不能徇私枉法。”

铁面无私的裁判长。

八云墨这才算是见识到了四季映姬在判决灵魂功过是非时到底有多公正严苛和无情。

叹息一声,八云墨说道:“那么……四季大人准备如何判朱碧?”

“转生普通的人类世界,根据其罪孽,她将会是一个拒绝上学,没有朋友,有对人恐惧症切被欺负的孩子,甚至会被自己的父母所恐惧。”

“这——!!”

然而四季映姬还没有说完。

“但根据其生命最后十几年的功绩来看,她将拥有超人的头脑以及过人的智慧。”

作出判决后,四季映姬看着八云墨。

“是非功过,你觉得不公平?”

张了张嘴,八云墨还想着为朱碧多争取一下——

对了,她不是有个人类丈夫吗?

人类的寿命很短,要不了多久她的丈夫,那位利库应该就会去世。也许自己可以这样帮他们一把?

八云墨说道:“四季大人,可否延迟转生?”

“你想干嘛?”

八云墨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她有一位人类丈夫,能否等到那位也去世后让二人一起转世,下一世……下一世让他们从一开始就在一起如何?”

——如果拥有彼此的话,那么即便被世界孤立,被父母恐惧也没有关系的吧?

四季映姬顿了顿,深深地看了一眼八云墨,突然笑起来。

“很好,你倒是没有让我失望,这个请求不为过,我同意了。”

第663章利库的游戏计划(一)

“结束了……”

接到手下传来的朱碧死亡,尸骨无存的消息后,将自己一个人关在了房间里的利库坐在椅子上,看着对面空荡荡的座位。

那里曾经是朱碧的位置。

桌上依然摆着一副国际象棋的残局,那是不久前他和朱碧对弈的结果。

艰难地抬起缠满绷带的手臂,利库轻轻提起一枚棋子,随后放下。

在无人的房间中,利库和某个看不见的、但自己确信存在的——游戏之神下着国际象棋。

“啊……为什么,还是赢不了呢……”

低低地询问声响起,却没有回应。

“明明以为,这一次绝对会赢的,和大家——和朱碧一起,原本意味这样的话绝对会赢的啊!”

游戏之初,利库定下的六条规则:

【第一】不能杀死任何人。

——理由是杀人的话就会被杀,而且内心中并不想杀死任何人。

【第二】不会让任何人死。

——理由是让人去死的话人就会死,而且内心中并不想让任何人死。

【第三】不能被任何人看透。

——理由是被看穿的话就等于死。

【第四】使用任何手段都不算作弊。

——心思没被看穿的话,不管任何作弊手段都不会被算作作弊。

【第五】他们的规则与我们无关。

——理由是站在同一舞台上竞争的话一定必败,而且内心会被那些相互残杀的家伙们否定。

【第六】违反上述条例,一律视为败北。

然后,现在的情况是,朱碧死了。

和规则的第二条、第六条发生了冲突。

“又……输了啊!!”

“明明、明明不希望任何人死的啊……明明希望和朱碧一起走到最后的啊……明明……都那么努力了……为什么……为什么啊……”

同样缠绕着绷带的脸上,滴落的眼泪浸湿了布条。

“如果连一次胜利都不被允许,那为什么要把【心】这种东西赋予我们人类的啊!!”

支撑着残破得身体,曾经朱碧努力想要解析的——利库的心不断发出撕裂般的疼痛。

连同朱碧和利库自己在内的179位【幽灵】,付出了除生命以外的全部代价,最终缔造出来的如今这种【战神阿尔特修阵营】对【其他阵营】的僵持状态,让人类拥有了十年的和平。

“可是开什么玩笑啊!赌上人类的全部!甚至包括朱碧的性命!只得到了区区十年短暂的和平,这称得上胜利吗!?那然后呢!?又要回到时刻面临着死亡的世界吗!”

一次又一次的,利库在无人的房间中发问,也许是在问自己,也许是在问那个虚无缥缈的【游戏之神】

“——意志者,利库。”

突兀的,一个机械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

颓废地坐在椅子上的利库抬起头来,入目所见的是不知何时出现在房间中的黑袍人。

黑袍中露出来的机械部分,无声地表达出对方的种族。

机铠种。

“你是谁?”

“……虽然没有名字,但按照大家的称呼——就用【全连结指挥体】称呼我吧。”

……

露西亚大陆。

这是八云墨如今所在的这个世界中,这片大陆的名字。

“吉普莉尔。”

“嗨!”

跟在八云墨身边的,幼小的天翼种女孩高高举着手臂。

“什么事?”

奇异的语调,仿佛是在唱歌一般,让八云墨响起了洛天依。

“我说,你能正常一点说话吗?”

“哎哎?你不喜欢吗?我觉得以现在这种体型的话,这样说话会更可爱喔?”

“那么,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要让自己显得更可爱呢?”

“当然是为了能更好地跟在你身边啦!”

“啪!”——终于忍不住的八云墨抽出纸扇打在了吉普莉尔头上。

“你那对自己主人的忠贞呐?跟着已经崩掉的节操一起被冲到下水道去了吗!?”

“啊啊,因为之前战斗消耗了大量的能量,没有几十年是恢复不了啦!在这之前就算回到主人身边也派不上用场,就先跟着你不好吗?”

虽然说话的内容让八云墨感到头疼,但是好在语气恢复正常了。

吉普莉尔似乎因为八云墨顺手将她带去幻想乡一趟后,心思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虽然八云墨有说过她可以自行离开了,但是这个变成幼女的天翼种依然跟在他身边。

想着有一个本世界居民跟着自己也能够更好的打探一些消息,八云墨便默认了吉普莉尔的行为。

只是——

挑着眉头看着自来熟一样缠上来抱着自己胳膊蹭来蹭去的吉普莉尔,八云墨将手臂平抬起来。

“哎?”

跟着被吊在半空中的吉普莉尔歪着头看向八云墨。

“我问你,这附近那里有人类的聚居地?”

“人类……?”

吉普莉尔显示露出了疑惑的表情,随后才反应过来八云墨所说的“人类”到底是什么。

“你是说那些猴子吗?”

猴子……

“不知道呢……谁会在意那些低级的猴子呀?他们一点力量都没有,我们战斗的余波就能让他们死掉一大片呢。”

吉普莉尔理所当然的说到。

看来吉普莉尔是指望不上了,八云墨甩了甩手臂,试图将吉普莉尔甩下来。

天翼种幼女死死抱着他的胳膊不松手,随着手臂的挥动娇小的身体在空中开始抡圈,同时嘴里“哇呜”的叫起来。

蓦地,八云墨突然转头看向远方。

如今他和吉普莉尔所在的是一片山脉。

站在一座山峰的顶端,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八云墨可疑肯定在视线所达不到的地方,有着一群【生命】在急速前进。

“机铠种?”

吉普莉尔显然也察觉到了对方的气息。

“成群结队的机铠种?他们怎么会这个时候出动?”

八云墨想了想,决定暂时跟上去。

按照吉普莉尔的说法,机铠种理论上每一个个体都连接在共有的连接网络上。虽然朱碧说过自己因为尝试解析【心】而上报了一大堆的错误导致被连接体解除了连接成为废机,但八云墨还是决定先跟上那些机铠种看看再说。

结果出乎他意料的——

这些机铠种居然在某个毫不起眼的山谷外面蛰伏起来。

随后,其中一个似乎是头领的机铠种独自一人进入了山谷中。

从那里,八云墨感知到了人类的气息。

第664章利库的游戏计划(二)

村庄——或许这么说并不准确。

山谷中的这个人类聚居地,顶多只能算作是集落而已,甚至说成是集落都不太对。

仅仅只是在某个靠近水原的空地上搭建了一些简易的木屋而已,甚至连防护野兽的栅栏都不存在。

显然,这里仅仅只是一个临时的据点。

“这些猴子怎么会和机铠种凑到一起?”

在隐藏了气息后,八云墨和吉普莉尔站在悬崖顶峰,看着山谷中的近百名机铠种以及数十名人类们。

吉普莉尔的脸上带着不解,她不明白为什么机铠种会特意来和人类接触。

八云墨能够感知到,在其中一间被关起来的木屋中,正有一名人类和一名机铠种在谈论着什么。

即便隔着这么远,在八云墨的刻意关注下,他们交谈的内容依然清晰地落入了八云墨的耳中。

……

“意志者,利库,我们将继承【遗志体】朱碧的遗志,在游戏结束前,作为道具而存在。”

“道具……”

“是的,本机及其连接的四千九百八十六机将作为道具,继承遗志体的遗志。”

“但是——我坦白的向你报告,遗志体朱碧的计算中存在着误差。”

利库蓦地瞪大了眼睛。

“朱碧计算利用三十二个【通行规制】将交战双方的力量引导到地下以击穿星球核心,但是——通过本机的计算——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将全阵营的总攻击诱导到正下方的话,按照计算还差‘十的负六百零九次方秒’而无法赶上,所以力量将会发生冲突而卷成漩涡,在那之后要赋予其指向性再加以收束——是不可能的。”

利库无力地瘫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计算有错误……

自己全部的计划,就是以朱碧的计算为核心设计出来的。

如果朱碧的计算是错的,那么自己以此为基准做出的任何努力都是无用功。

“怎么会……”

“但是【遗志体】已经配置了二十四个【通行规制】,利用这些想要实现一定程度的偏移还是可行的。”

“……那又能怎样?”

“三十二个【通行规制】只布置了二十四个,西南方便有空缺,因为这个关系产生的一系列误差,本机可以和其他连接体并行运算,在付出四千八百零二机的损失下,可以将双方最大力量的结合体引导到这个方向去,并收束该力量的70%——足以击穿星核让星杯出现。”

“然后,我再将这70%的力量对着大地发射出去……”

“是的,这就是本机在【遗志体】的计算基础上得出来的结论。”

利库沉默了。

要让自己的妻子,朱碧的同胞死亡将近五千人才能完成这个计划。

“意志者,【规则】中并不包含有关道具损失的限制——本机只是道具。”

利库紧紧握住了拳头。

与此同时,清晰听到了二人对话的、站在悬崖顶的八云墨凝眉。

从他们的对话中,八云墨发现了那个人类的名字——利库。

和朱碧说的自己丈夫的名字一样。

同时机铠种和他的接触似乎也证实了他的身份。

不过——

“道具……呵!”

他想起了初次遇到伊卡洛斯时的情形。

那个时候,伊卡洛斯也是这样说的——“初次见面,我是娱乐用万能天使,Typea,伊卡洛斯!”

潜意识了,当时的伊卡洛斯同样将自己视作道具——取悦master的道具。

“这种说法,真的让人没办法不在意呢。”

吉普莉尔扭过头,看着身边的八云墨满脸不解。

她不明白何为这位比自己见过的最美丽的女神还要美丽的男孩子为何会突然变得有些低沉。

“呐,吉普莉尔,在你眼中,机铠种是怎样一个种族?”

“那些家伙?”

吉普莉尔奇异的、从一头灿烂的亮粉色长发中钻出来的仿佛是羽毛一般的耳朵微微颤动着。

“很奇怪呢,自从他们和龙精种之间的战争结束后,我们就被下令严禁向那个种族的人出手了——他们拥有着可以将见过一次的攻击方式在极短时间内仿制出来成为自己能力的天赋。”

“是吗……那么在你眼中,他们——机铠种——是道具吗?”

“一群废——呃,哈哈……我什么都没说喔?”

下意识打算脱口而出废铁称呼的吉普莉尔,在注意到八云墨撇过来的眼神后立刻改口。

“道具……虽然很脆弱,仿佛一碰就碎,但却是拥有着货真价实的灵魂,即便这样也是道具吗?”

八云墨摇摇头。

“听他们的说法,好像只要用足够的力量击穿星球核心就能让星杯出现吧?既然如此——”

挥手,打开隙间,八云墨一步踏入其中。

身边的吉普莉尔愣了愣,显示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盛开着百合花的漆黑裂缝,随后便按捺不住好奇心跟着钻进去。

……

当八云墨和吉普莉尔出现在利库与那位自称埃因次菲的机铠种面前时,迎来的是埃因次菲那毫不留情地攻击。

轻点的食指在虚空中荡起的震荡波挡住了埃因次菲劈过来的变化成光刀的手臂,八云墨另一只手摊开。

“请不要误会,我不是敌人。”

“这个是——!?”

看清了八云墨掌心的事物后,利库惊呼一声,不顾自己已经濒临崩溃的身体推开了埃因次菲扑过来。

一把将就要摔倒的利库扶住,八云墨将手中的戒指交给了对方。

“不要激动,你的身体快完蛋了。”

“朱碧……朱碧……”

利库并没有理会八云墨的劝诫,只是紧紧捏着手中朱碧的戒指,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朱碧的名字。

“难以理解的感情。”

跟过来的吉普莉尔摇摇头。

“这种感情是什么?下位种族常说的【爱】?简直莫名其妙……”

“确实没有人能说明【爱】到底是什么。”

将利库扶在了椅子上,打出一道妖力让他的身体平静下来后,八云墨看着终于恢复冷静的利库说到:“如你所见,这是朱碧托我交给你的。”

“朱碧她……?”

顾不得质疑八云墨的来历,也懒得去调查他的身份,抱着最后一丝期待,利库咽下口气,小心地询问到。

“很遗憾,朱碧死了。”

一闪而过的希望的光芒彻底消失,八云墨仿佛听到了“咔嚓”一声。

似乎是锁被锁上的声音。

——将自己的心锁死了吗?

“不过,虽然朱碧死了,但是却没有完全消失。”

“什么意思?”

这一次,利库的声音变得毫无感情。

“朱碧的灵魂还在,正在等待转世。”

“否定,这不可能,这个世界没有轮回转世。”

一直安静的机铠种埃因次菲立刻出声。

“未知种族,还有天翼种,请表明来意和是否拥有敌意,否则本机将默认你们为敌人。”

毫无感情起伏的机械声音。

埃因次菲的站在了利库面前,身体表面开始因为关节被等离子化而发光。

第665章大家一起愉快的玩游戏吧

山谷的营地中,气氛突然变得凝重起来。

埃因次菲利用机铠种彼此之间的联系,迅速将屋内的情况通知了随其而来的所有机铠种。

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八云墨等人所在的这一件封闭的木屋便被外面的机铠种们分割瓦解,化为粉尘。

近百的机铠种以令人咂舌的默契迅速而整齐地将八云墨和吉普莉尔包围起来。

同时那些人类们也纷纷开始逃离。

虽然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能够让对人类来说是天灾的机铠种都如此严正以待的敌人是人类绝对无法抵抗的。

“哎呀呀,看来你被误会了呢!”

吉普莉尔凑过来,幸灾乐祸地看着八云墨。

“怎么办?将他们都杀了吧!”

手刀敲头。

看到眼前明显是天翼种的幼女被这个美丽的不像话的女孩子用手刀敲额头,利库原本在心中锁上的枷锁差一点就要崩裂掉。

天翼种——最强的神灵种,战神阿尔特修特意创造出来的弑神兵器,真正天灾一样的种族,居然会被这样对待?

难不成——

利库微微瞪大了眼睛。

——眼前这个女孩子,是神灵种?

“再说一次,你们都误会了,我们不是敌人。另外利库,收起你那可疑的眼神,我也不是你想象的神灵种。”

被看出了心中的想法——利库悚然一惊。

“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如果我真的是敌人,会和你们谈到现在都没有动手吗?另外——我为什么会知道这枚戒指是利库你和朱碧的婚戒?”

“是朱碧告诉你的!”

“所以说,你是认为朱碧会特意把这个交个我,让我用这个来接近你然后趁机破坏你们的计划吗?”

“这不可能!”

这样说明后,利库明显放松下来。

“很抱歉,我为之前失礼的态度向您道歉。能否请您告诉我——朱碧的……她死前有说什么吗?”

“啊,就是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另外也许是因为得知自己不会彻底消失而是有机会转生后,太激动导致原本还能在多活几个小时的生命也提前终结了。”

八云墨在房间中唯一剩下的座位上坐下来。

“真的可以吗?转世什么的……我还能见到朱碧吗?”

面对利库的询问,八云墨摇摇头,“你这一世是不可能了,不过——好吧,你们就当做是我心软了,总而言之我为你和朱碧争取了一个机会,下一世重逢的机会。”

利库的呼吸顿时变得有些沉重,随后他那通过缠满了头部的绷带缝隙中露出来的眼中闪过一丝痛楚,紧接着整个人剧烈的咳嗽起来。

再次输入一道妖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