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八云家的大少爷-第26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怎么回事?”

格利立刻上前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解释一番。

莎拉听完后,紧紧盯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彩里玲。

“莎拉大人,您有什么消息吗?”黑兔问到。

“没有……现在什么都不知道。”

莎拉苦恼地摇头。

“最坏的情况,便是我们可能要面对比上一次还要危险的魔王袭击了……”

房间中的气氛,瞬间变得极端压抑。

第766章醒来的彩里玲

“好了,就是这里。”

桐乃轻轻松了口气,放下了船桨对着黑兔笑起来。

“谢谢了!”

“不用客气,你们也帮了很多忙呢。”

这里是地下图书馆门口。

从【龙角鹫狮子】联盟那里得知八云墨和十六夜已经到达并且此时正在图书馆后,速度最快的黑兔便自告奋勇决定去将二人叫回来。

正好遇到了来和桐乃交班的另一名树灵少女,因此桐乃便临时充当导航员带着黑兔来到了这里。

“那么,我先进去了。”

“嗯,我在这里等你。”

推开了书库的大门,巡视着古旧书架阴影处,黑兔来到了书库中心。

转过几个书柜,在昏暗的灯光下,黑兔发现了十六夜和八云墨。

“……八云大人?十六夜先生?”

“嗯?啊啊!是黑兔啊。”

因为沉浸在读书之中而没有注意到,八云墨的声音微微带着点吃惊之色。

可黑兔的惊讶却更为显著——

“怎、怎么回事?八云大人还有十六夜先生,那个、那个眼镜?”

“这个啊?十六夜从杰克那里之前买的,这里光线很暗,这个眼睛具备可以调整光的折射率、能够拥有暗视能力的眼睛。”

八云墨说着,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

虽然以他妖怪的目力并不需要这个,不过因为好奇他也从十六夜那里拿了一个过来。

外形细长的眼镜令八云墨和十六夜比平时增添了些许知性的氛围。

本质上就显得很博学的十六夜先不提,八云墨戴上眼镜的话——

黑兔的脸诡异地红起来。

“哦呀?黑兔你是不是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

十六夜放下了手中的书本,黑兔慌慌张张地摆着双手。

“没、没有啦!十六夜先生不要乱说。”

“真的吗?工黑兔?”

“……等等!那个工是什么意思!?”

“工口黑兔?”

“谁是工口黑兔啦!!”

“那么,箱庭贵族(淫)——”

纸扇打!

揉着头顶八云墨白了黑兔一眼,“为什么连我也要打?”

“那、那个!对不起!因为习惯了所以……”

习~惯~了!?

“噗哈哈哈……”十六夜捂着肚子笑起来。

“嘁!算了,黑兔你是特意来找我们的吗?”

“是的!八云大人!”

说到这里,黑兔立刻摆上了严肃的表情,将自己的来意说明一番。

八云墨和十六夜对视一眼。

“你是说……”

“……发现了上次的敌人?”

“是的,我来找八云大人和十六夜先生,顺便已经通知了正在参加恩赐赛的飞鸟小姐和春日部小姐了。两位还是快点随我回去吧!”

“……嗯,正好也没什么好看的,走吧。”

……

当八云墨和十六夜跟着黑兔来到【六伤】的临时医疗点时,忙碌的莎拉已经离开了。

耀和飞鸟还没有赶回来,仁还在和别的共同体商量联盟的事宜,留在这里照顾彩里玲的只有明日奈以及【六伤】的凯洛洛·根德格——就是曾经在东区2105380外门露天咖啡座工作的那个猫人店员小姐。

“墨,你回来了……”

“嗯。”

看到八云墨回来,明日奈立刻迎上去。

“那、按个……贵安,八云大人,还有逆回十六夜大人……”

似乎在这种情况下遇到八云墨他们有些局促,凯洛洛不复在咖啡座工作时的从容,脸上带着红晕。

“嗯?你不是那个店员吗?”十六夜挑挑眉,随后便注意到她脖子上的标志,“哎哎?你是那个【六伤】首领的孩子?”

“是的,我是父亲的第二十四个女儿……”

第二十四个?

八云墨顿时囧囧有神——果然不愧是猫吗?生孩子都是一打一打地生的……

“你也来这里帮忙了?”十六夜看似不着痕迹地随意询问一番,凯洛洛立刻慌慌张张地回答:“是、是的!因为这里最近很忙,所以父亲把本来在东区负责谍报工作的我也叫回——啊呜!!!”

说到后面,意识到自己说漏嘴的凯洛洛立刻捂着嘴,眼角带着泪花地看着众人。

谍报工作?

也就是说这个孩子在东区开设露天咖啡座是负责搜集情报的了?

“嗯哼哼哼哼……”

双手抱胸的十六夜笑起来。

“原来是间谍呢,我要不要以地域支配者的身份驱逐你们【六伤】在2105380外门的据点呢?”

“对、对不起!!!!”

“一句对不起就完了吗?”

凯洛洛顿时带着哭腔说到:“那么……以后贵方在我们这里的消费一律八折好吗?”

“六折!”

“那样的话只能勉强保本——啊!!”

无意中将本钱也透露出来的凯洛洛顿时真的哭出来了……

揉着额头,看着十六夜欺负凯洛洛的八云墨最后说到:“好了十六夜,不要为难她了。”

“喂喂,我也是在为我们争取合法利益好不好?”

“嗯呐,所以我没有反对你的六折提议哦。”

“八云大人!!”以为八云墨要帮自己说话的凯洛洛顿时彻底灰白化了。

最后,在凯洛洛哀切的表情中,【NoName】和凯洛洛达成了以后消费一律六折的协议。

“……那么,这个孩子怎么样了?”

凯洛洛的事情了结后,八云墨看着躺在病床上依然昏迷不醒的彩里玲。

明日奈摇头,“还没有醒过来,据说要过几天,她伤得很重。”

走到床边,轻轻将手放在了彩里玲的额头上,八云墨微阖双眼。

随后,他收回右手,“好严重的伤,最老的伤口最少也有半个月了……难不成在巨龙之战之后他们就受到了袭击吗?”

“会是谁呢?”十六夜挠着头,“线索太少了,完全不能做出有效的分析。”

叹息一声,八云墨说道:“看来,一切只能等待她醒过来再说了。”

……

虽然出了彩里玲这件事,但【NoName】依然在快乐的享受着收获祭。

虽然本来打算在收获祭中赢得恩赐比赛,获取能够让共同体驻地的土地恢复生命的恩赐的目的已经达成——巨龙之战后【龙角鹫狮子】便将这些恩赐作为奖励连同那个胆结石、咳咳我是说巴罗尔之死眼一起交给了【NoName】,但这并不能妨碍他们参加比赛的热情。

随后,在收获祭正式开始的那一天,彩里玲终于醒了过来。

而她醒过来的第一个要求,便是要见到八云墨。

第767章模拟创星图,以及太阳主权

“听说你要见我?”

推门进入病房中,八云墨看着坐在病床上的彩里玲。

此时房间中除了八云墨以外,【NoName】的其他人,【龙角鹫狮子】的莎拉,甚至连【Willowisp】的爱夏和杰克都来了。

“好了,一直要求见面的八云来了,有什么事就说吧?”莎拉双手抱胸,面色严肃地看着彩里玲,目光中闪烁着冷意,“还是说,你要我们所有人都回避?”

“不、这个倒不用……”

彩里玲摇摇头,她的声音听上去还显得有些虚弱。

“……只是,殿下在被抓走前要求我们来找八云墨人,虽然最后成功逃出来的只有我一个人罢了。”

“那个家伙……伽尔吉被抓走了?”

八云墨挑挑眉,之前从平天大圣牛魔王那里得知伽尔吉失踪,虽然没有决定性的证据,但种种迹象都显示是佛门的人干的。

“你们知道抓走伽尔吉的人是谁吗?”

为了保险起见,八云墨依然问了一句。

彩里玲想了想,低声说道:“佛门的人……”

果然如此!

注意到八云墨了然的表情,莎拉问到:“你已经知道了?”

“之前从平天大圣那里得知伽尔吉失踪,我们就怀疑是佛门了。”

“佛门的人为什么要抓走你们那位殿下呢?”爱夏忍不住心中的疑惑问出来,脑袋上的双马尾甩来甩去,拂过艾斯特的脸颊,让小丫头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不知道,不过要说殿下身上有什么是能够引起佛门觊觎的,应该只有两个,那就是【模拟创星图】以及【太阳主权·狮子座】了。”

“这吃相也太难开了一点。”

莎拉有些不相信的摇头,佛门到底是盘踞在箱庭上层的巨大共同体之一,拥有无数强大的神灵,甚至还出过曾经差点毁灭了箱庭的魔王,这样的共同体即便觊觎什么东西也不会如此大动干戈的抢夺——他们甚至跳过了箱庭的恩赐游戏规则。

“等等,太阳主权还好说,那个模拟创星图是什么东西?”八云墨问到。

莎拉咳嗽一声,组织了一下语言后说道:“模拟创星图,又叫anothercosmology,也可以翻译成‘另一个宇宙观’,是将自身的宇宙观无限放大以干涉外界事物的一种恩赐。不同的人所拥有的模拟创星图是不同的,效果千奇百怪。”

“Yes!”

黑兔高高举着手。

“就像莎拉大人说的那样,拥有模拟创星图的人,往往拥有成为一个神群的中心的能力。”

“将自身的宇宙观……无限放大以干涉外界?”

十六夜愣愣地听着莎拉的解释,心神恍惚。

“你怎么了?”飞鸟奇怪地用手肘捅着十六夜的腰。

然而十六夜却仿佛什么也没有察觉一般,只是沉浸在了内心的世界中。

另一边,八云墨若有所思:“以自身意志干涉外界吗?这种能力……使用之人必须要是拥有绝对的自我并且极端自负才行。”

那位殿下,虽然接触不多,但八云墨却知道他正是这样的人。

另外——

转头,八云墨看着十六夜。

这个家伙,同样也是一个拥有绝对的自我且极端自负,丝毫不受外界影响的人。

看着十六夜发愣的样子,八云墨心中一惊。

【不会……这个家伙也拥有这种能力吧?如果这是真的并且已经被佛门的人知道的话,岂不是说他也成了对方的目标?】

摇摇头,现在不是研究这些事情的时候,八云墨看着彩里玲又问到:“那么,你们的殿下,那个伽尔吉被佛门抓走了,然后呢?你又为什么要来见我?”

“这是殿下的吩咐。”

彩里玲说到。

“殿下是这样说的,当时袭击来的很突然,我和欧若拉是被殿下拼死救出来的,可惜欧若拉最后也被抓走了,只有我一个人逃出来,一开始我也不知道殿下让我来找你是为了什么,直到我发现在殿下将我和欧若拉扔出袭击范围的时候偷偷塞进我怀中的这个东西——”

说着,彩里玲从衣兜中取出一张恩赐卡。

“恩赐卡?”

八云墨挑挑眉。

彩里玲点头,随后咬着嘴唇,将恩赐卡交给了八云墨:“这个就是寄宿了殿下的恩赐,【太阳主权·狮子座】的恩赐卡,殿下的意思应该是将这个交给你。”

看着手中的恩赐卡,八云墨紧紧皱着眉头。

一边的黑兔不可置信地捂着嘴唇,“怎、怎么会!?居然是太阳主权!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恩赐啊!”

曾经的箱庭骑士吸血鬼一族,甚至因为这个恩赐发动了针对蕾蒂西亚的叛乱。

“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的话?”

莎拉突然冷笑一声,对于破坏了地下都市的罪魁祸首,她一点好感都欠奉。

“你们可是在我们的收获祭上捣乱的凶手!”

彩里玲紧紧咬着嘴唇,一言不发,只是沉默地看着八云墨。

“她说的应该是真的,毕竟牛魔王那边也是这么说的。”八云墨摇摇头,“现在看来,果然如同牛魔王说的那样,佛门已经开始行动了——莎拉,很抱歉因为我们的缘故,你们的收获祭看来又要不平静了。”

“什么意思?”莎拉不明所以地看着八云墨,甚至连黑兔她们也一脸疑惑。

八云墨拍拍头,这才发现自己还没有将在平天大营那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们。

“事实上,佛门盯上的并不真的是伽尔吉,他们真正的目标是我——抓走伽尔吉应该只是因为这样可以让他们的行动更顺利一点……虽然我还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

“哎哎哎哎哎哎!!!???”

听到这个消息,最惊讶的应该是黑兔了。

她可是帝释天的眷属,算起来也和佛门有着不浅的关系。

“墨……”

明日奈担忧地握着八云墨的手。

“要不要……通知姐姐大人她们?”

想了想,八云墨摇摇头,“暂时还不用。”

“八、八云大人……佛门……佛门为什么?”黑兔战战兢兢地看着八云墨,如果真的佛门和八云墨对峙起来,黑兔夹在中间将会极端为难。

叹息一声,八云墨说道:“这里面的理由很复杂,说来话长。你们只要知道,我们接下来要面对的很可能不只是一个魔王就行了……”

当下,八云墨详细将平天大营中发生的事情说明一番。

“哎?你要成为阶层支配者了!?”

仁显得很惊喜,如果八云墨担任阶层支配者,那么对于【NoName】来说无疑是一件大好事。

便是飞鸟和耀也显得很高兴。

唯独黑兔,一直耸拉着耳朵一言不发。

显然,眷顾自己的帝释天所属的佛门和八云墨已经站在了对立面,黑兔纠结地恨不得将自己的耳朵扯下来。

第768章幕间——夜话

是夜。

深夜时分,经历了白天盛大的收获祭,地下都市恢复了安宁。

河岸的清风中,摇曳的树枝发出了沙沙的声音。

祭典的篝火已经熄灭,三日月淡出的月光浮现在了波光粼粼的水面上。

在巨树的天边,八云墨执杯啜饮。

孤寂的月华洒落在他黑曜石一般的长发和黑袍上,反射出了耀眼的光芒。

抬头,目视着深蓝的夜空中那一轮银月。

“箱庭的夜色,并不比幻想乡的差嘛……”

低声呢喃着,夜空中的银月仿佛变成了姐姐大人的笑颜。

“……只是,果然还是更喜欢幻想乡的月亮啊。”

轻轻放下了茶杯,八云墨取出了瑶琴,悠悠琴声响起。

“谁もいない花畑今も返事がなくて”

“见惯れた景色でも寂しがる睿С啶兢幛啤

“仆の隠した大事なものを贵女ははじめから気付いてて”

“いつの间にか溢れてたよ贵女が萃めた想い”

“青空泳ぐ云动かして贵女の笑颜作ったら”

“崩れないで风が运ぶ涙误魔化す雨降れ”

……

“很好听的歌呢,叫什么名字?”

带着奇怪的关西腔响起,蛟刘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八云墨身后。

他先是看了一眼八云墨的背影,随后静静地转身俯瞰下方的水之都。

双掌轻轻按住琴弦,八云墨幽幽说道:“月の雫,你也可以叫它碎月……”

走到八云墨对面,蛟刘盘腿坐下来。

“又是红茶?这番景色不饮酒反而饮茶吗?”

“我不喜欢酒精的味道,所以不会饮酒。”

轻轻为蛟刘斟满一杯红茶,八云墨微抬双眼,“你也来参加收获祭吗?说起来,总是你们想我打听各种事情呢,我倒是对你们的过去很感兴趣。”

“哎呀……要听以往的故事呢,那是多少年前了呐……”

蛟刘的声音蓦然带上了几分沙哑。

随后,他缓缓的诉说,八云墨安静地聆听。

七人的义兄妹向阎王挑起战斗的事。

一起从东海龙王手里偷走神铁的事。

抓着哪吒太子,向玉皇大帝宣战的事。

还有七人义兄妹的中心人物——美猴王【齐天大圣】的事。

他微微睁开细眼,望着天上的三日月。

看了不知道几百、几千次的月亮,以及和那月亮一起从记忆深处浮出的面影。

像摇动的稻穗一样的美丽金发,仿佛给大地灌注生气的快活笑脸。

就算是被天庭冠以魔王之名——仍然要诉以己身为大圣,努力倡导正义的笨蛋。

“悟空姐……”

“地球的……半星灵吗?”

“是的,悟空姐是地球的半星灵。”蛟刘点点头,落下的视线,看着杯中倒映的胧月和浮现出的记忆深处的她的面容,一口气干杯。

——即便是红茶,也让他产生了几分醉意。

——半星灵指的是被赋予了与星灵不同使命的,最高等级的精灵的别称。

由星灵的恩惠而诞生的他们,成为了守护生下自己这片土地的山神、海神、土地神这些而继续成长。

猿猴神也是其中的一种。他们经过千千万万的岁月,终于作为星灵而觉醒。

——他们是成为星灵的候补。

八云墨想到了幻想乡的齐天大圣,被八云墨安排守护幻想乡的不从之神孙悟空。

和那位比起来,箱庭的齐天大圣似乎完全不同。

“可是悟空姐不一样,她的故事中说她是由活火山的花果山山顶的一块仙石生出来的。但是这是一种可怕的误解。悟空姐是被星球的地壳伴着泥石流一起被喷了出来送到地面。本来应该在地心之中出生的悟空姐,没有获得本应传给她的知识和使命。”

蛟刘的声音带着几分伤感,“悟空姐无法成仙,无法成神,甚至连怪物都算不上……”

“天帝、道教、仙界、佛门。一次性的跟这么多的神佛为敌的魔王这个地方中可没有其他人。到最后把护法十三天中的三天都拖出来打了,堂堂正正的走到了释迦摩尼那个混蛋那儿。放手干了这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要不是姐姐大人她一个人拖住了道教一整派……呵呵,我们一群人那时候肯定都被杀光了呐。”

蛟刘的嘴角浮起一丝阴郁的熊冗,随后一口喝干了红茶,“说说你吧,义兄总是说你是能够彻底终结那些混蛋们不切实际的想法的人呢。”

“……牛魔王还真看得起我。”

八云墨摇摇头。

“我从来不觉得我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不过是个在长辈的关怀下没有受过什么挫折就走到这一步的小妖怪而已。说起来还真是可笑,在牛魔王说佛门的人准备对付我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依然是回到我来的地方,去寻找那些一直在默默支持我的家人……”

“那有什么不好?”蛟刘哈哈笑起来,“至少你还能找这样的人,而我……覆海大圣的旗帜下可就只剩下我这一个随波逐流的孤家寡人了。”

八云墨沉默地看着蛟刘。

“你不去看看吗?”

“嗯?”

有些疑惑的八云墨,顺着蛟刘所指的方向看过去。

月光下,水树下方的大瀑布边上,正有一个孤单的身影坐在那里。

黑兔。

耸拉着耳朵的黑兔迷茫地看着夜空。

“我来的时候就发现了,那个箱庭贵族虽然说是帝释天的眷属,但也是你们共同体的人吧?看来佛门和你们对上让她很纠结呢。”

“黑兔啊……”八云墨叹息一声,站起身拍了拍衣袍,“我去看看。”

……

愣愣地看着三日月,黑兔的眼中露出了自共同体被魔王击溃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的迷茫。

“我该怎么办……金丝雀大人……”

低声呢喃着,黑兔仿佛又看到了金丝雀言笑晏晏地站在自己面前。

“黑兔?”

“……”

“黑兔?”

“……啊!!是八云大人!?”

吓得跳起来的黑兔转身,在看到是八云墨后,方才松了口气拍着高耸的胸部。

“你怎么了?”

“我、我……”

轻轻拍着黑兔的头,在对方愕然的眼神中,八云墨坐在了她身边。

“是在纠结佛门的事吗?”

“……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这件事情和你完全没有关系。”

“可是……”

“黑兔,这件事无所谓对错,不管是站在佛门的立场上,还是站在我们的立场上,双方都是对的。”

八云墨缓缓说到。

“佛门、以及和他们一起的那些修罗神魔们希望这个世界回归到最初的样子,而我们则是为了保障身为他们眼中的下等生灵的人群自由生存的权利。”

“最初的……样子?”

黑兔歪了歪头。

“是啊,最初的样子,多元宇宙、诸天万界诞生之前的样子。”

虽然身为箱庭贵族,是修罗神魔的眷属,但月兔一族并没有真的对上古秘辛了解多少。

而且,八云墨推测即便是佛门中,如今应该也有着不赞成他们行动的存在。

比如伽蓝。

八云墨又想起了曾经蛟刘给他说过的,那一段箴言——

【神治的统治终将结束,人治的时代终会来临】

【无论曾经有过多么波澜壮阔的历史,无论有过多么荡气回肠的事迹】

【那些消弭无声的爱恨情仇,那些大象无声的家国天下】

【一点点不可逆转的消逝沉沦】

【每个神每个人都是时代前进车轮下的牺牲品】

【大道的轮盘下】

【诸神的黄昏,即将来临】

静静的听着八云墨讲述的,他所知道的那些往事,黑兔的目光越来越亮。

“原来如此……八云大人,我知道了,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没事,本来这件事你从头到尾都没有错,让你这么纠结反而是我的疏忽了。”

坐在八云墨身边,黑兔凝实着他月光下皎美的面容。

“黑兔,这次的事件,让我们来解决好了,一直以来你为共同体付出了太多,这一次好好休息,更何况——这件事情本来与你们也没有关系,他们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