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八云家的大少爷-第7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那是他不曾见过的,但却又无比熟悉的景象。

皎洁美丽的月光挂在夜空中。

坐在宅邸走廊下的对月独饮的男子。

以及隐藏在男子身后的黑暗中,看不清面容的式神。

就在春虎努力地打算看清那似曾相识的景象时——

“バン、ウン、タラク、キリク、アク!五行连环,急急如律令!”

夏目大声喊出了咒语。

五枚飘舞的咒符在春虎头顶旋转,咒符和咒符之间有着光相连,在空中描绘出了一个五芒星,形成一个牢固的障壁。

障壁遮挡住了从天空倾泻而下的光,将春虎的意识拉回了现世。

铃鹿已经失去了意识,他的哥哥也因为灵气柱被斩断,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

“笨蛋人类,快点低头,那不是你能看的东西。”

八云墨的声音突然传来。

“如果不想灵魂被带走的话,就给我趴下。”

春虎的身体被冲过来的夏目撞倒。

将春虎撞倒的夏目,被朝着天将春虎的头紧紧抱在怀中。

“夏、夏目!?”

“别看!就像妖怪哥哥说的那样,人类看到的话灵魂会被带走的!”

五芒星形成的障壁,这段了祭坛和天空那一侧的联系。

然而即便是这样,力量的波动依然可以传过来并被清晰地感知到。

面对那未知的东西,年轻的阴阳师少女和他的式神,能够做到的仅仅只有相拥低头而已。

……

八云墨抬头,眯着眼睛打量着天空。

浓郁的神性从天空另一侧传过来。

只是,和八云墨从八坂神奈子身上感受到的神性不一样,天空另一侧传来的神性极端不稳定。

“啊啦,是一个还没有自主意识的神灵吗?”

有神性,有神力,但却没有自我意识,便如同傀儡一般,机械地执行自己的神职,同时对人类的祈祷做出回应。

“泰山府君……是叫这个名字吧?”

“可惜了呢,没有自主意识,计划似乎失败了……”

看着虽然被五芒星障壁阻断,但依然不断有一丝被自己吸收过来的灵气,八云墨露出了苦恼地神色。

“嘁,这该死的封印,还真是坚固。”

渐渐地,灵气的压力消失了。

天空,重新恢复了平静。

春虎和夏目对视了一阵,二人随即慌慌张张地分开,两个人皆羞红着脸。

五芒星的障壁消失了,那种异世界的感觉也不见。

御山之上,重新变成了那一片美丽宁静的花海。

月光倾泻在祭坛上。

祭坛下,铃鹿已经恢复了意识,只是双手抱着小腿坐在那里,将脑袋深深埋下去,看不清面容。

哥哥死了……

真的死了,不能复活了……

春虎握着法剑,先是神情复杂地看了眼铃鹿,随即将目光转向了依然被利箭钉在树上的八云墨。

现在,这个妖怪才是最大的问题。

“哟?怎么了笨蛋人类?想要斩妖除魔吗?”

看着手握法剑朝自己走来的春虎,八云墨轻笑一声。

“蠢、蠢虎!”

身后的夏目发出了担忧的声音。

“放心,夏目。”

春虎回头对着夏目露出了笑容,随即走到八云墨身前。

仔细打量着八云墨,春虎突然开口:“那个,你现在应该还没有真的解除封印吧?”

“何以见得?我不是醒过来了吗?”

八云墨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

春虎指了指八云墨胸膛上的利箭。

“如果封印完全解除了,你应该早就拔掉这把箭了才对。”

八云墨面色一滞。

“嘁……”

低着头,哼了一声。

“小心哦,笨蛋人类,你靠这么近的话,即便是这样的我,要杀你也很容易的。”

“哈哈,你都这么说了,自然不会动手啦!”

春虎突然收起了法剑,摸着后脑勺傻兮兮地笑起来。

八云墨对眼前这个家伙突然有了几分好感。

夏目小心翼翼地走到八云墨身前。

“那个,妖怪哥哥……”

“哦,是你这个小丫头啊……”

“嗯?”

夏目和春虎对视一眼。

“你……认识我?”

“不认识。”

八云墨很干脆地承认。

“只不过之前虽然没有醒过来,但是可以听到外界的声音。你这个丫头似乎从小就是这么称呼我的吧?那样的话——”

转过头,八云墨似笑非笑地盯着春虎。

“——这个笨蛋人类就是曾经和你立下了做你式神的约定的那个人了?”

两个少年男女顿时有些尴尬。

八云墨看着春虎,眼中闪烁着莫名的神色。

眼前这个少年,很有趣的口牙……

明明体内那种阴阳师特有的令妖怪讨厌的灵力充沛异常——远远超过了他身旁作为主人的那个丫头——但是却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封印了。

有人给这个少年动了手脚,看起来这个家伙自己还不知道。

【嘛,这不关我的事就是了——】

“喂,帮我把这个讨厌的东西拔掉如何?”

八云墨低头看了眼胸膛上的利箭。

“呃……很抱歉,不行……”

夏目摇头,这个封印是当年集合了整个土御门一族才完成的封印,传说中这个看上去温柔的妖怪哥哥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妖怪,一旦封印解除后出了什么事情,夏目绝对接受不了。

“真的不拔掉吗?拔一下又不会怀孕……”

“不行不行!”

夏目连连摇头。

八云墨又将目光转向了春虎。

春虎同样立刻摇头拒绝。

“真没趣……”

八云墨顿时大感失望。

从自己被封印了这么多年,姐姐大人都没有出现的情况来看,这个世界和幻想乡的时间流速肯定不一样。

也许这里过了几十年,幻想乡那里才几天。

而自己走之前,姐姐大人似乎在沉睡来着……

“哎呀,我又不是什么危险分子。”

八云墨再次试图劝说眼前两个少年男女帮自己解除封印。

“这样吧,你们帮我拔掉这个东西,我给你们……嗯……”

八云墨开时思考自己有什么东西能够用来做筹码。

“……对了!我给你们一人一个精灵怎么样!!”

“精灵?”

作为暗之精灵王,命令两个暗属性的精灵和人类契约对他来说太简单了。

“精灵可以和你们进行契约,随后为你们战斗,有点类似式神,如何?”

夏目和春虎十分心动。

随后仍然拒绝。

十动仍拒的口牙……

八云墨彻底无语了。

“嗯!?”

突然,八云墨皱着眉头看着山下。

那里,正有一个人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山上奔过来。

夏目看清了来人后,捂着小嘴惊呼出声。

“父、父亲!?”

第233章作死的土御门泰纯

疾奔而来的,正是夏目的父亲,土御门本家如今的当家——土御门泰纯。

一身和服,带着眼镜,长发被一条发带束住后披在背后的土御门泰纯眨眼间便来到了巨树之下。

先是目光冷冽地瞥了一眼依然满脸呆滞地坐在祭坛下的铃鹿,随后土御门泰纯的目光越过了夏目和春虎,直接投在了八云墨身上。

八云墨同样抬起头,伴着皎洁的月光,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父亲——”

夏目踟蹰了一阵,最后还是上前将事情的经过悉数告知。

在听完了夏目的报告后,土御门泰纯微微点头。

“你做的很好,夏目。”

越过夏目和春虎,土御门泰纯走到了八云墨身前。

弯腰,鞠躬。

“初次见面,此身添为土御门现任当家,土御门泰纯,恭贺御身之苏醒。”

八云墨掀起唇瓣,露出一丝浅笑。

“有意思……”

“封印我的是你们,现在恭贺我苏醒的也是你们。”

“土御门是吧?这个名字我听说过,安培晴明的子孙?”

土御门泰纯当即答道:“此身正是先祖之不孝后辈,斗胆请问御身之名为何?”

“问名字?”

八云墨似笑非笑地盯着土御门。

“是想问出真名,随后用言灵来对付我吗?”

土御门泰纯眼镜后面的双眼中闪过一丝惊色。

“不用那么惊讶,从你第一次开口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的话中始终带着灵力,想来,之前那些闲言碎语也都是言灵的一部分吧?”

土御门泰纯沉默了。

只是,身上的灵力波动越发剧烈,就连一旁的半吊子阴阳师春虎都能感觉出来。

良久,土御门泰纯终于叹了口气。

“不愧是……大妖怪!”

这一次,他的话中已经不带灵力,显然是放弃了使用言灵暗算八云墨。

“你错了——”

“嗯?”

“——想来,你们这个时代的阴阳师,已经很久没有见识过真正的大妖怪,以至于忘记了它们的可怕。”

八云墨嘲讽地笑了一句。

“我可算不得什么大妖怪,和那些真正强大的大妖怪比起来,如我这样的实力根本不够看,否则,当年即便是处于失去理智的状态,也断然不可能被你们封印。”

说到这里,八云墨仰起头。

月光倾泻在他的身上,炫目的光辉一时间让夏目和春虎看得有些发愣。

“嘛,不过你们应该感到庆幸,若我真是大妖怪,这个时候东京——不,应该说是你们的国家,估计已经不存在了吧。”

土御门泰纯突然感到后背发寒。

作为阴阳师,而且还是土御门本家的当家,他当然有着无数的方法能够轻易分辨出八云墨说的话是否真实。

“好了,把我放了吧,我并不会对你们造成什么危害,大可放心就是。”

并不是商量,而是命令,仿佛其天生就站在高位一般,面对土御门泰纯,八云墨非常自然地说出了这种命令一般的话语。

面对春虎和夏目,八云墨因为心中对其有些许好感,所以愿意多说两句。

但是面对土御门泰纯时,八云墨作为妖怪的一面便有些展露无遗——面对实力不如自己的人类时,妖怪大多是不会在意的,即便是被封印的状态下。

只是,土御门泰纯毕竟是心智坚定之辈,他毫不犹豫地摇头。

八云墨的眉头轻轻皱起来。

“你需要知道,即便你不主动,我也有办法自己出来,只不过会花些时间而已,到时候可是会慢慢找你们算账的哦。”

“那个……妖怪哥哥……”

“夏目!”

夏目突然上前,土御门泰纯一惊,连忙出声呵斥。

“哎,别那么激动,小姑娘想说什么尽管说。”

夏目被土御门泰纯的呵斥声吓了一跳,不过还是鼓起勇气说道:“妖怪哥哥,我听说,当年之所以会发生那场大战,是因为当时妖怪哥哥似乎出了什么问题,丧失了理智——”

说到这里,夏目对着八云墨鞠躬。

“虽然我知道这样说没什么用,但还是要说——对不起。”

抬起头,夏目小心地看了一眼土御门泰纯,随即继续说道:“父亲他担心妖怪哥哥会危害到人类,那是父亲以一名阴阳师的身份在考虑,希望妖怪哥哥也能够谅解,如果妖怪哥哥有办法让父亲确信你不会做出危害到人类的事情的话,我相信父亲会同意释放妖怪哥哥的。”

八云墨沉默了。

土御门泰纯有些讶异地看着自己养育了十多年的女儿,仿佛要重新认识她一般。

春虎上前,轻轻拍了拍夏目的肩膀,随即也开口说道:“那个,家主大人,我、我赞同夏目的话。”

【春虎,就连你也是这么想的么——】

自己的亲生儿子也站到了养女的身边,土御门泰纯终于点头,随即看向八云墨。

目光闪烁,显然在思考着什么。

八云墨没有说话,就这么安静地看着土御门泰纯。

终于,土御门泰纯从怀中取出一卷卷轴。

“如果,御身愿意将自身精血撒入这卷轴之中,我等便释放御身!”

顿了顿,又说到。

“同时为了平息御身之怒气,我愿以死谢罪!”

“父亲!!”

夏目大惊,她可从来没有想过要自己的父亲去死。

只是,在土御门泰纯的心中,这样的决定,自然有着他的考虑。

若是八云墨真的依言做了,那么他定然会受到咒力的束缚,成为土御门家族的式神——便如同那条名叫北斗的龙一般,时代侍奉土御门一族的家主。

只要能够做到这一点,他土御门泰纯即便即可去死,也无所畏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八云墨忍不住笑出来。

只是,那如同星辰大海般的黑眸中,却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笑意。

有的,只是如同万年不化的坚冰一般的冷意。

“人类——”

第一次的,八云墨以这两个字直呼土御门泰纯。

显然,他生气了。

“——你的胆子,好大。”

土御门泰纯毫不畏惧地看着八云墨。

卷轴,被递到了他的身前。

“我知此举定会让御身震怒,此事之后,我定当场自裁!”

【只要能够这样,土御门一族定然可以再现辉煌,春虎和夏目也将再也不会受到丝毫威胁……】

【而那些盲目迷信北辰王的夜光信徒们,也将不足为虑】

这一切,不过是出于父亲想要保护孩子的那颗心而已。

第234章春虎爆种子啦

原本充斥在夏日夜晚的虫鸣,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

便是晚风,也停止了流动。

在八云墨冰冷视线的笼罩下,土御门泰纯、夏目和春虎只觉得仿佛置身寒冬一般。

就连不远处依然沉浸在哥哥死亡的悲剧中的铃鹿也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

土御门泰纯心中突然升起一丝后悔的情绪。

眼前这个妖怪可是当年集合了整个家族的精英们才能封印的。

自己这样冒然提出如此无礼的要求,是否太过欠妥?

只是如今,即便知道这样不好,事情也已经发生,无可挽回。

因为借用泰山府君的力量,让封印产生了一个不算小的松动,八云墨对于妖力的调动比之前要稍微轻松一些。

长发、衣摆无风自动。

土御门泰纯还好,夏目和春虎两个少年男女已经感到一丝呼吸困难。

惊觉这样下去定然会出事,土御门泰纯咬咬牙,只能动手了!

将卷轴收起来,飞快地掏出一把符箓往空中一扔,那些符箓便悬浮在身前围成了一个圈。

“八式封绝·急急如律令!!”

符箓之间开始以光束连接,最终形成一个八方封绝阵。

“哼!”

八云墨冷哼一声,周身突然冒出十数枚光弹朝着八方封绝阵飞去。

“轰——!!”

小型弹幕击中八方封绝阵,造成的冲击波直接将土御门泰纯三人掀飞出去。

落地之后,土御门泰纯立刻翻身立起来,警惕地看着八云墨。

然而八云墨并没有发动攻击。

土御门泰纯先是一阵讶异,随即突然笑起来。

“看来,御身刚才的攻击似乎已经是当前的极限了。”

八云墨轻皱眉头。

确实,刚才发出的弹幕攻击已经是如今他的最大出力状态。

之前利用的泰山府君的力量,在让他恢复清醒后,已经不剩多少。

封印虽然松动,但依然不是现在的他能够冲破的。

“怎么,人类,打算斩妖除魔了吗?”

“御身误会了。”

土御门泰纯上前,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大惊,随即拉着一旁的夏目和春虎飞快后退。

八云墨的身上,开始冒出一阵阵黑气。

【这个是——不好!那个四魂之玉——】

八云墨的胸膛,一道光柱射出,直冲天际。

那是当年融入他身体的四魂之玉发出的光芒。

原本,随着八云墨失去意识,到后来的被封印,四魂之玉一直安静地待在他的身体中,只是不断释放那一股令人疯狂的能量和八云墨的精神海作斗争。

后来,八云墨凭借着幻想幼树的帮助战胜了四魂之玉的黑暗能量,才能清醒过来,随即便开始尝试打破封印。

只是如今,因为土御门泰纯的挑衅,八云墨大感恼怒之下,四魂之玉似乎看到了机会,再一次试图控制八云墨。

“混蛋——!!”

眼中的清明迅速退去,取而代之的是阵阵掺杂着疯狂、毁灭和暴虐情绪的混沌。

“啊啊啊啊啊啊——吼!!!”

先是痛苦的哀鸣,随后演变成野兽般的咆哮声。

封印八云墨的那一棵巨树下的土地,开始阵阵龟裂。

“不好!封印快被冲破了!”

土御门泰纯冷汗直冒。

看情况,似乎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这个妖怪已经如同数十年前那一般,再次失去理智了!

伸出右手,八云墨一把抓住了插在自己胸膛上的利箭,试图用力将其拔出来。

在土御门泰纯三人和因为刚才的变动回过神来的铃鹿的目光中,那一支插在八云墨胸膛的利箭虽然被拔出了一丝,但却没有被彻底拔出来。

“不行,必须趁现在消灭他!!”

虽然话是这样说,可是土御门泰纯却没有任何办法。

当年集合了整个家族的力量,也堪堪只能封印。

之后,家族和阴阳厅的其他阴阳师们尝试过无数的方法,试图将八云墨收作式神,统统失败。

再之后,因为看到收为式神无望,为了保险起见,便有人提出乘着妖怪被封印的时候彻底灭杀他。

然而,现今存在的各种阴阳术统统被他们用了个遍,都没能对八云墨起作用。

如今的阴阳师们,使用的泛式阴阳术乃是当年由夜光创立的帝国式阴阳术演变而来。

将帝国式阴阳术中一切和宗教、信仰等有关的东西全部剔除,加以简化,才使得这些阴阳术能够被大范围的使用。

这样虽然提高了阴阳术的使用范畴,降低了使用难度,但毫无疑问,也削弱了阴阳术的力量。

所有的泛式阴阳术,对八云墨皆不起作用。

而威力更加强大的帝国式阴阳术,只有夜光才能最大化的发挥其威力。

只可惜——

土御门泰纯不着痕迹地瞥了眼春虎。

自己真正的孩子,传言中真正的夜光转生者,如今还是个半吊子。

为了保护他不被那些夜光信徒和阴阳厅的人注意到,土御门泰纯亲自将婴孩时期的春虎封印,交给了分家抚养。

……

春虎看着已经丧失理智的八云墨,眼中闪过一丝迷茫。

似乎,自己又看到了那些似曾相识的画面。

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

然后,在春虎的眼中,那个美丽得已经不真实的妖怪,竟然双手合力拔出了自己胸膛上的利箭。

春虎可以清楚的看到,八云墨原本修长美丽的十指上,那晶莹如玉的指甲开始疯狂的变长,最终成为了狰狞恐怖的利爪。

终于拔出了封印之箭的八云墨,目光锁定在了土御门泰纯之上。

下一瞬间,他便出现在了泰纯身前,一爪挥出。

土御门泰纯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便被八云墨在胸膛上留下了几道深可见骨的伤痕,惨叫着飞出去。

在击飞了土御门泰纯后,八云墨将目光转向了夏目。

夏目摇着头,惨白着脸后退。

颤抖的嘴唇发不出任何声音。

然后,春虎便看到,八云墨朝着夏目挥出了双爪。

【不要!不要——】

【身体动起来啊!混蛋!动起来——】

强烈的,想要保护夏目的冲动让春虎的脖子上凸起了狰狞的青筋。

然后,就是“啵”的一声,身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打破了。

……

即便失去了理智,八云墨也会本能地感受到奇怪。

为什么,这个看上去普通的人类男孩,居然能够挡住自己的攻击。

就在八云墨身前,春虎双手交叠,狠狠抓住了八云墨的手腕。

其身上冒出来的澎湃灵力让八云墨一阵皱眉。

春虎抬起头,双目血红,左眼下方的五芒星——那是他作为夏目式神的标志——开始散发着光芒。

“不能——让你伤害夏目!”

第235章别扭的巫女灵魂

“蠢、蠢虎……”

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看上去似乎有些陌生的春虎,夏目呆愣地出声喊道。

然而春虎并没有回应夏目,只是赤红着双眼,死死盯着八云墨。

被春虎这么一阻碍,八云墨眼中的混沌顿时隐去了几分。

另一边,被利爪击飞的土御门泰纯捂着伤口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看到春虎挡在八云墨身前后,立刻吓得亡魂大冒。

然而,就在他准备不顾一切冲上去的时候,异变再次发生了。

八云墨的身上,开始冒出不同于先前失去理智时的黑气。

这一次的气息,带着淡淡的金色。

……

四魂者,乃天地万物之灵也。

司勇之荒魂、司亲情之和魂、司智能之奇魂、司爱情之幸魂。此四魂合一,方为一灵。

四魂为善,则一灵为正灵。

四魂为恶,则一灵为邪灵。

已不知是多少年前,巫女翠子,与当时强大的妖怪们大战七天七夜,最终力竭而亡。

临死前一刻,翠子用最后的力量,摄取了所有妖怪的灵魂,与自身灵魂融合,试图净化他们,为世人除害。

自此,翠子和妖怪们灵魂的结晶,四魂之玉,便诞生于世,遭无数妖怪觊觎。

四魂之玉中,翠子的灵魂和妖怪们的灵魂不断斗争,直到日暮戈薇许下愿望,四魂之玉中妖怪的灵魂被彻底净化,翠子灵魂方才安息。

然而,离开了犬夜叉世界的四魂之玉,却意外吸收了游荡在世界壁障中的黑暗力量。

翠子不得不再次和那已经有了自我意识的黑暗力量作斗争,直到四魂之玉遇上八云墨。

经过了经年累月的战斗,翠子的灵魂早已衰弱不堪,若非八云墨及时介入,下场定然凄惨万分。

冒失的八云墨接替了翠子,开始以自身的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