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八云家的大少爷-第8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经过了经年累月的战斗,翠子的灵魂早已衰弱不堪,若非八云墨及时介入,下场定然凄惨万分。

冒失的八云墨接替了翠子,开始以自身的意志借助着幻想幼树的帮助对抗四魂之玉中新的黑暗力量。

翠子的灵魂方才得以沉睡入四魂之玉的最深处,静待苏醒。

八云墨借助泰山府君的力量冲破封印,这股力量不但被八云墨所利用,更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四魂之玉中的黑暗力量和沉睡中的翠子灵魂吸收,壮大自身。

最终,黑暗力量反扑,八云墨再次失去意识。

而得到了来自泰山府君力量的帮助和幻想幼树的修复,翠子也于下一时刻苏醒。

……

“你是谁?”

这是一片金色的空间,空间中孤寂无比,唯有一棵不断散发着古老气息的树苗。

这里,是八云墨的精神海。

站在这里,八云墨凝眉看着眼前的巫女。

那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巫女。

面如皎月,身姿婀娜。

然而眼神却时刻透露着坚韧的气息。

“我叫翠子。”

巫女对着八云墨行了一个独属于巫女的礼节。

“初次见面,不知名的强大妖怪。”

礼貌,但却疏远。

“翠子?”

八云墨一愣。

“你就是当年和妖怪们同归于尽,最后创造出了四魂之玉的巫女翠子?”

“正是,难得在千百年后,于另一个世界中,还有人记得我。”

话虽如此,翠子的语气却依然古井无波,听不出丝毫喜悦。

“四魂之玉……这东西可害苦了我。话说回来,为何你会在我的精神海中。”

巫女翠子环顾四周,视线在幻想幼树中停留了一阵,随后再次看向八云墨。

“我的灵魂,一直寄居于四魂之玉中,和妖怪们作斗争,直到被那个叫日暮戈薇的小女孩净化了妖怪的灵魂后,方才得以安息。”

“然而,流落到了世界的壁障中,四魂之玉却吸收了危险度不下于那些妖怪灵魂聚合体的黑暗力量,我不得已再次奋战,直到快坚持不住的时候,四魂之玉遇到了你。”

说到这里,翠子的表情终于发生了变化,似乎有些纠结。

“虽然我是巫女,你是妖怪,但还是要说,多谢了你,我才能得以继续存活下来。”

八云墨敏锐地察觉了翠子的神态。

“呵,看来你依然讨厌妖怪。”

“很抱歉,我无法勉强自己对妖怪产生善意。”

八云墨叹息一声。

翠子那个年代,妖怪和人类的对立实在是太严重了。

“好吧,这是你的事。”

八云墨翻了翻白眼。

“不过这里既然是我的精神海,同时你也是因为我才能够恢复过来,那么你也应该清楚,在这里,我随时可以让你的灵魂真正的泯灭。”

幻想幼树虽然会无意识修复翠子的灵魂,但毕竟那是属于八云墨的东西,只要八云墨主动对翠子产生杀意,幻想幼树就不可能再帮助这个巫女的灵魂。

翠子显然也明白这一点,而她如今居然还能好好站在这里,自然说明八云墨并没真的对翠子产生恶意。

想到这里,翠子看向八云墨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奇异。

“我也很惊讶,想不到世间还有如你这般的妖怪存在。”

“先不提这个了,是你主动将我的精神拉到这里来的吧,说说看,你打算做什么?”

八云墨抛出了这个问题。

翠子不慌不忙地回答道:“我若不如此,外面的那三名人类早已被你撕成碎片。既然我已苏醒,那么即便惹怒了你导致灵魂消散,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

八云墨冷哼一声。

巫女啊。

和灵梦那个巫女比起来,眼前这个翠子可一点都不可爱。

“那个人类,可是打算将我收作式神的,他也不看看他到底有几斤几两。”

八云墨眼神凌厉。

显然,对于土御门泰纯,八云墨一点好感都欠奉。

“那位阴阳师,确实行为欠妥。”

“但我依然不能看着你杀死他们,毕竟,我是巫女,你是妖怪。”

“巫女,我真杀了你哦?”

翠子轻轻地笑了。

“无妨,我已活了太久,也活的太累了,死亡于我而言,并不可怕。不过在这个属于你的精神海中,我若是灵魂自曝,想来你也不会好受的吧?”

抓狂的感觉,顿时袭上八云墨的心头。

沉默良久。

“好吧,巫女,你赢了。”

咬牙的八云墨一挥衣袖,愤愤离开。

“不过,我迟早会找到对付你的办法!”

第236章朝廷鹰犬阴阳师

幻想幼树,是用来记录各个被八云墨穿越过的世界的世界坐标的记录仪。

另外,也正因为有着幻想幼树的存在,八云墨才能够以不到五十年的妖龄,拥有了寻常妖怪几乎数百年以上才能积累出来的实力,并依靠天生境界的力量,在大妖怪之下拥有一席之地。

若是没有幻想幼树,八云墨甚至不确定自己能否单靠境界的力量回到幻想乡去。

最重要的是,幻想幼树是八云墨吸收各个世界诞生后沉淀下来的幻想之力,以此来实现幻想乡彻底独立的基础。如果没有其存在,那么幻想乡那日渐衰退的大结界迟早有一天会崩溃消失。

远离尘世的幻想乡,也将不复存在。

那是紫倾注了无数的心血方才建立起来的幻想乡,八云墨决不会允许它出任何问题。

因此,即便相信以幻想幼树本身的高位格,不会畏惧翠子那残破的灵魂自曝产生的威胁。八云墨依然不愿冒险。

一丁点的冒险也不会被允许。

翠子虽然不明白幻想幼树对八云墨的重要性,但却误打误撞抓到了他的软处。

即便离开了自身的精神海,八云墨依然时刻分出了一丝心神监视着翠子,同时开始有意识地让幻想幼树不在修复翠子的灵魂。

若是翠子有任何异动,八云墨就算拼着将幻想幼树从自己的精神海中剥离,也绝对不会让她乱来——即便那样会给八云墨的精神自身造成几乎不可修复的损伤。

早在认同了自己作为第二境界妖的身份,接受了紫作为自己的家人的时候,八云墨就有了这样的觉悟,姐姐大人珍视的幻想乡,他必将以生命来守护。

八云墨相信,失去了幻想幼树的帮助,得不到能量补充的翠子的灵魂将会持续的衰弱下去。

而当八云墨确信翠子已毫无威胁之时,就是他动手泯灭这个巫女灵魂之日。

【就让你这巫女再多蹦跶两天】

……

重新清醒过来的八云墨,见到的是被自己击飞出去的春虎,以及天空中正朝自己冲来的北斗。

“那是——龙!?”

连忙闪身避开了北斗的攻击,八云墨飞到了天上。

对面,一击不中的北斗盘旋着身子看着八云墨,眼中带着几分好奇和警惕。

“堂堂龙族,居然沦为式神。”

八云墨的眼中带着几分惋惜。

眼前这一条龙,在长年作为式神的生命中,已经彻底失去了它作为龙的尊严。

如今的北斗,身体和灵魂都已经被彻底打上了土御门的烙印,即便八云墨有心,也没有办法将其从式神的束缚中解脱出来。

况且,即便八云墨这样做了,已经甘愿成为式神的北斗也不一定会感激他。

低着头瞥了眼下方的春虎、夏目、土御门泰纯和一直躲在祭坛后面的铃鹿几人,八云墨眼神闪烁。

有那个翠子盯着,今日看来是杀不死土御门泰纯了。

“也罢,便留你多活几天。”

啐了一声,最后再次看了一眼北斗,眼带怜悯的八云墨身化流光,纵身远去。

下方,看到八云墨终于离去后,夏目瘫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夏目!”

春虎连忙上千,关切地扶住了夏目瘦削的双肩。

“我、我没事……父亲他……”

“咳咳,无妨……”

土御门泰纯捂着胸口,抬头看着八云墨离去的方向。

“事情闹大了……”

……

在被封印的数十年中,八云墨一直在借助幻想幼树的力量对抗四魂之玉中的黑暗。

因此一直没有能够有效的吸收这个世界的幻想之力。

如今破开封印了,八云墨才开始主动吸收那些力量。

飞在空中的八云墨,隐去了自身的气息,看着下方正不断朝着御山方向汇聚的人群,心中暗笑。

“又是那群阴阳师吗,居然如此姗姗来迟。”

那些阴阳师中,有四个人的气息特别强大。

其打扮也和其他穿着制式工作服的阴阳师们不同。

甚至其中有个阴阳师骑着巨型机车在山道中奔驰。

八云墨发现,那个被阴阳师骑着的机车,居然是一个式神。

“好古怪的世界,式神居然还有摩托车?”

“而且看样子,这些阴阳师身上居然还带着几分这个国家的国运……”

“……嘁,难不成阴阳师也变成了在政府部门供职的公职人员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些阴阳师就不能随便杀了。

妖怪以及其他具有神秘力量的生物,乃至修炼有道的人类若是随意击杀一个国家的公职人员,除非你本身也是这个国家的一员,否则的话一个两个还好,若是杀多了,定然会招来那个国家国运的敌视。

若是该国是一个即将灭亡的国家,国势衰微,自然无碍。

但若是那个国家正处在上升期,朝气蓬勃,国运日盛一日的话,这样做的后果就会极为严重。

国运的敌视,会让八云墨在该国的所有行动处处受阻,并会让该国的所有人对八云墨先天上就带着几分敌意。

严重的话,将会招来各种各样的无妄之灾。

观察了一番这方天地,发现这个国家——或者说这个世界的日本其国运并没有丝毫衰退的迹象,虽然也没有在持续增强,但却极为稳定。

刚才在面对土御门泰纯的时候,八云墨并没有从其身上感受到国运,看来那个阴阳师并没有在政府供职。

“也就是说,并不是所有的阴阳师都是政府那一边的人。”

“土御门,安培晴明的子孙,想来在阴阳师的世界中应该有着举足轻重的分量,其家族却并没有为官方工作。”

月光下,临空而立的八云墨轻笑一声。

“有点意思……”

“翠子,怎么样,这算是你的国家千百年后的样子了——虽然是在另外一个世界,有何感想?”

八云墨突然在心中对翠子问到。

翠子并没有立刻回答,想来是她也没有想到八云墨会突然问自己这样的问题。

“翠子不过一介巫女,只愿保护一方百姓不受妖怪侵袭,至于其他的无所谓。”

没过多久,八云墨脑海中响起了翠子的声音。

“嘁,还真是冷淡……”

第237章阴阳塾

夏日,夜晚。

远方,烟花在天空中绽放。

一身道袍的八云墨,披散着头发站在河畔。

原本用来固定长发的玉簪,已经在当年的战斗中破碎。

“姐姐大人若是知道我被封印,定然会不顾一切来这里。”

被绚烂的烟花照亮了如同温玉般的脸颊,八云墨定定地看着那一瞬即逝的美丽。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依然没有任何动静,想来是两个世界的时间流速不同。”

“从之前那个泰山府君的神性来看,这个世界存在着神性生物——哪怕只是一团没有完整的意识,只能机械般执行自己神职的力量聚合体。”

一个世界,是否有生灵具备神性,将会让世界的演变走向截然不同的两个方向。

若是一个世界中出现了神性,那么这个世界就拥有了建立完整神魔体系的资格——哪怕这个时间长的看不到尽头。

完整的神魔体系——并不是指神话和各种传说,而是真正的拥有神魔存在——是高位世界和低位世界的划分标准。

若是一个世界始终不能产生神性存在,那么无论这个世界的神秘侧强者在如何强大——管他是妖怪还是巫女道士或者和尚什么的——终其一生也不能摆脱世界本身的束缚。

同时,凡人科技的发展将逐渐吞噬世界本身的神秘。

这是穿越了好几个世界,逐渐开始了解世界本质的八云墨自身的体悟。

“是否有真正完整的神魔存在,尚不确定,偏偏两个世界时间流速不同——最关键的是,这个世界前世没有听说过,无法做出有效判断。”

“虽然可以立刻选择回到幻想乡去,不过就这么灰溜溜地回家可不行——”

“——穿越的世界,是自己完全不熟悉的陌生世界,这个必须尽早习惯才好,想来今后这样的情况会越来越多。”

想到这里,八云墨叹息一声。

“不过,那些阴阳师应该算得上是这个国家的高端战力了,毕竟供职于官方。如果就表现出来的那种水平的话,凡人层面倒是不用太在意。”

一道厉色在八云墨眼中闪过。

抬起头,八云墨悠悠看着皎洁的明月。

“只是……不知这个世界的神魔,到底如何呢,如果你们真的存在的话。”

“无论如何,先四处看看再说。”

……

暑假很快就过去了。

在那一天,成为了夏目的式神并经历了其一生都不会忘却的战斗后,春虎迎来了痛苦的考前学习时光——为了能够顺利进入阴阳塾去上学。

阴阳塾,乃是未成熟的阴阳师们往来的学校。地点在东京涉谷。

这里是受到了阴阳厅正式许可的阴阳师培育机构。

土御门夜光所亲手建立的夜光塾,便是阴阳塾的前身。

因为夜光事件,东京成为了灵灾多发地,几乎每一天都会有灵灾发生——特别是从日落时分,也就是逢魔之时开始,将会逐步进入每天的灵灾高发期。

只不过因为阴阳厅还算完善的灵灾监督机制,他们总是能够在灵灾造成实质性灾害之前派遣祓魔官——阴阳厅内部专门负责祛除灵灾的阴阳师——前往祛除灵灾,才使得东京的普通居民能够保持平常的生活。

活跃在灵灾前线的祓魔官们祛除灵灾的现场景象,被记者们记录下来并进行直播,最终让很多的少年男女将成为阴阳师作为自己的理想。

结果就是,虽然阴阳塾的入学考试非常严格,但依然有着无数的人前来报考。

在暑假成为了夏目的式神后,因为式神必须随时侍奉在主人身边的规矩,春虎在原本的普通高中辍学,最终辗转来到了阴阳塾就读。

陪同他的,是其好友阿刀冬儿。

不同于因为在暑假时被卷入大连寺铃鹿事件,从而做出了一定贡献方才被特招进阴阳塾的春虎,阿刀冬儿乃是凭借自己的实力考入了阴阳塾。

……

“就是这里吗?”

“嗯。”

仰望耸立在眼前的大楼,春虎张大了嘴,满脸不可思议。

阿刀冬儿也从头巾底下抬眼望向大楼。

这栋大楼外型高雅精致,显现出一股与附近大楼迥异的风格。

亮面花岗岩砌成的大楼外墙极为新颖,井然有序的窗框漆成了鲜艳的朱红色,为稳重的外观增添了一抹绚丽。

这里便是阴阳塾。

“我还以为,学塾应该是又老又旧才对,不是说阴阳塾是有着半个多世纪历史的吗?”

“本身是这样没错,不过这栋大楼是去年才新落成的,你事前都不看学校发的简介吗?”

“啊?还有简介那玩意儿?”

阿刀冬儿顿时开始怀疑,特招春虎进入阴阳塾的那些阴阳师们是不是做了错误的决定。

“叮铃铃——叮铃铃——”

一阵类似铃铛在风中摇曳的声音传来。

“咦,等等!那是——”

就在阿刀冬儿和春虎二人准备抬步进入阴阳塾的时候,听到这个声音的春虎突然脸色一白,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

转头朝着街道的另一头看去,春虎果然看到了那个身影。

“跑……”

“嗯?春虎你怎么了?”

“冬儿,我说……快跑……”

阿刀冬儿顿时脸色大变,一把抓住春虎的胳膊跑进了阴阳塾。

“那是你说的那个花妖吗!?”

“是……是……”

空气中,似乎依稀还能听到春虎颤抖的声音。

……

夏日的阳光照耀在大地上。

一身道袍的八云墨,无视了四周行人惊艳的目光,撑着阳伞,悠悠地行走在东京的大街上。

这个阴阳师被放在了明面上的世界,看上去和其他普通的都市没有什么区别。

八云墨不由得感到几分无趣。

不知不觉,他来到了涉谷。

前方,一栋奇异的大楼吸引而来八云墨的注意。

并非是大楼造型不同于四周其他建筑——在这样的大都市,造型怪异的建筑并不少见。

而是,那栋大楼整个被布下了数层结界。

“唔……终于有点意思了。”

撑着阳伞,八云墨转过一个方向,缓缓朝着大楼走去。

夏日的风,托起了八云墨的长发。

也让他身上的阴阳玉吊坠发出了类似铃铛的脆响。

“叮铃铃——叮铃铃——”

在距离大楼不远的时候,八云墨发现了站在楼下的两个人。

其中一个,正是那个叫做春虎的金发少年。

不过这一次,吸引八云墨的不在是他了。

少年身旁的另外一个扎着头巾的高个男子,身上有着浓郁的鬼气。

“鬼?不对,还不完全是鬼……”

在观察了一阵头巾少年后,八云墨的视线又开始看着春虎身边的空气。

那里,肉眼看上去什么也没有。

只是八云墨却能够感觉到,那个地方,有个什么东西存在。

似乎是式神。

那种气息告诉八云墨,这位式神,是狐族。

“狐族……”

八云墨突然想到了蓝。

蓝,也是式神。

只不过无论是紫,还是八云墨,都将蓝始终当做家人看待。

春虎和半鬼少年似乎发现了八云墨,两个少年慌慌张张地跑进了大楼。

站在大楼门前,八云墨抬眼看着楼底那一道自动玻璃门。

单手撑着阳伞,八云墨打开了隙间,隐入身体。

从始至终,大楼的结界没有丝毫反应。

第238章阴阳师们的围攻

阴阳塾底层大厅中。

一道隙间突然打开,八云墨随后出现。

光洁如镜的大理石地面映照出了八云墨的倒影,他四下打量着这个结合了现代艺术和传统和风的建筑内部那略显怪异的装饰。

“嘛,虽然有些古怪,但意外的协调呢。”

至少,这一栋阴阳塾内部的装饰比起艾雷西亚精灵学院那只顾精灵感官的装饰风格要好很多——即便八云墨本身还有暗之精灵王这个属性,他如今依然不太习惯那所学院的风格。

大厅中,最吸引目光的,便是一左一右把守着登上高层的楼梯的两座柏犬石雕。

八云墨目光在两座柏犬石雕上打量了一番,随即浅笑一声:“有意思,居然连看门的都是式神。”

“啊,被看出来了——”

“不知名的入侵者,请离开。”

一左一右,两只式神分别开口说话。

八云墨并没有依言,反而将阳伞收拢,随后抬步来到右边的式神前面,弯下腰轻轻拍了拍式神的头。

“告诉我,小家伙,这里是哪里?”

“我不叫小家伙!我叫阿尔法!你这个无礼之徒!”

阿尔法虽然语气听上去有些生气,但因为身体是石雕,面容无法做出任何表情,反而看上去更加怪异了。

左边的式神这时也开口:“为了以防万一,先声明我叫欧米茄!这里是阴阳塾,奇怪的生物,请离开!”

八云墨眉头一挑。

“阴阳塾?原来这里就是阴阳塾……”

一个多月来,八云墨四处游走,暗中观察着这个世界。

自然明白了阴阳塾是什么地方。

教导阴阳师的学校,无数励志成为阴阳师的少年男女门心目中的圣地。

“刚才你说的那一句……奇怪的生物是什么意思?”

八云墨转头看向欧米茄。

“说我失礼,你们这样的称呼才是真的失礼吧?”

“可是那是事实不是吗?”

一个中年女性的声音突然响起。

八云墨转头,门口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直三色猫。

刚才的女性声音,就是从那只猫口中发出的。

“妖怪?不对,式神?”

看到小猫,八云墨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只小猫定然也是式神才对。

“啊啦,看来星象显示的没错呢,你果然会来这里。”

“星象?”

八云墨对着小猫,准确地说是对着小猫背后的那个操控它的人说到。

“还是个占星师?”

“非要说成是占星师的话,也可以哦,不过我更希望你称其为星咏,不知名的强大妖怪。”

“装神弄鬼,你之所以发现我来了,除了这两个式神暗中报信之外,还有着刚才那两个小鬼冒冒失失冲进去的原因吧?”

“啊啦?被发现了?”

“用不着让一只猫努力做出这种惊讶的表情,看着很奇怪的,可怜的小猫酱都快被你玩残了知道吗?”

八云墨一抬右手,阳伞的伞尖指着小猫式神。

“还有,你拖延时间的计划成功了,所以可以现身了哦?要知道隔着一只式神和对方的主人谈话感觉很怪异的。”

话音刚落,整个大厅突然冒出无数的符箓。

漫天飞舞的符箓在空中迅速以周天星辰为方为,以光束相连,顷刻间形成一个巨大的光之网络。

与此同时,大楼外面响起了阵阵吟唱梵咒的声音。

小猫式神在第一时间逃开,把守楼道口的柏犬式神阿尔法和欧米茄从台上跳下,朝着八云墨扑过来。

“啊啦……还真是大阵仗。”

精神力扫描了一下,发现外面此时至少已经围了数十名阴阳师的八云墨抬起右脚,轻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