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八云家的大少爷-第9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偈北┱恰

但是接下来过了好几分钟,都没有类似海豚的东西出现的动静。

“海豚不在呢……”

凪沙垂头丧气似地嘀咕道。

辛迪像是鼓励般拍了拍她的后背。

“不会这么轻易就见到的吧?”

此时只有夏音和姬柊雪菜两人像是突然注意到了什么一样,视线看向船的后方。

渡轮在海面留下的白色航迹的缝隙之中漂浮着某样闪烁着银光的东西。

她们感觉到了从那东西上发出的有如黏着般的视线。

那是会让联想到小型潜艇和鱼雷之类的,金属质的航行物体——但是,那东西如海蛇般扭动着巨大的身躯,马上沉入了水中。

“那东西,是什么啊?那是海豚吗?”

凪沙一脸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问道。

“不会吧……”雪菜只在嘴中嘀咕了一句。

在姬柊雪菜身旁的夏音害怕似地紧紧咬住了嘴唇。

“八云……哥哥……”

……

天空一碧如洗,视线十分好。

在云层中飞舞的八云墨,并没有张开妖力屏障,任由呼啸的风吹拂着自己。

追逐着那个“贤者”的气息,八云墨朝着某个方向前行着。

泣かない約束した

限りなく続く未来に

明日また会えるから

言葉残して……

一曲孤独月响起,八云墨从衣袖中掏出手机。

那是有一次放学后,那月扔给八云墨以备不时之需的。

来电显示,正是那月。

“哟,那月酱,什么事?”

“你那边怎么样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那月淡漠的声音。

“嘛,正在追那个家伙就是了,看目标果然是夏音酱她们所在的那艘船。”

“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虽然语气没什么变化,但八云墨却能够听出那隐藏得极深的关切。

“放心吧,不过是个炼金术师而已,加上那个金属生命体也没用,之前让他跑掉是他走运,这一次茫茫大海,他可没地方跑了,你呢?晓古城没给你惹麻烦吧……”

“算是吧,有个古代炼金术师复活了——其实也算不上复活。”

“妮娜·阿迪拉德?”

“就是她,现在那个炼金术师利用之前在贤者的灵血残留在码头上的东西重新凝聚了身体,之前她可是一直寄居在蓝羽浅葱的身体里的。”

“晓古城现在应该很苦恼吧……呐,我看到那艘船了,先挂了……”

挂掉电话后,八云墨身化流光,直奔那艘邮轮而去。

……

“——雪菜酱,你要去哪儿?”

晓凪沙一脸诧异地喊住了正想要悄悄地回到客舱的姬柊雪菜。

彩海学园的投宿研修生们都正朝渡轮内的大厅走去。按预定计划,在到午饭之前他们都要在那里观看教材电影。虽说这对学生们来说这是个无聊的活动,但因为规定必须要交感想报告,所以要偷懒的话必须得有相当有勇气。

“我忘了点东西。你先走吧。”

姬柊雪菜快速地留下这么一句话后,也不听凪沙的回答就跑了出去。

回到了空无一人的客舱,姬柊雪菜从旅行包的底部拿出了一个细长的布包。

布包里放着的是匕首——她原本武器雪霞狼已经重新交给了自己的师父拿去做保养。

姬柊雪菜把这两柄匕首插入制服的背后,为了不引人注目,她在上面又穿上了一件外套。

少女就这样走出了船舱,径直朝着舰桥走去。

“……欸!?”

跑上楼梯的姬柊雪菜注意到走在自己前面的一个人影后愕然了。

夏音正不安地环视着四周,同时走向原本禁止进入的舰桥。

“夏音同学?”

“啊……”

突然被姬柊雪菜喊住的夏音一脸怯弱地回过头来。

这反应比起做坏事时被碰见,更像是担心将剑巫少女卷入进去一般。

看到夏音这样的态度,姬柊雪菜就理解她的目的了。

“难道说,你也?”

问题问地很含糊,但夏音似乎明确地理解了她的意思。

她怯懦地点了点头,碧蓝的双眸直勾勾地盯着姬柊雪菜。

“感觉这艘船好像被什么不好的东西缠住了,所以——”

夏音正想说自己去想办法解决,而姬柊微笑着制止住了她。

“没事的。前面就由我去吧,所以你能帮我知会笹崎老师一声吗?”

夏音看到雪菜从背后拔出的匕首,吃惊地眨了眨眼,不久理解的神色马上就在她的瞳孔中扩散开来了。

姬柊雪菜剑巫的身份,她也是知道的。

“接下来你就带着这个吧,这是护身符!”

说完,姬柊雪菜把手伸到夏音跟前,她的手掌上放着的是一只狼型的银色折纸。

夏音一脸诧异地收下了折纸。

“啊,等一下——”

夏音从背后朝正要跑开的姬柊雪菜叫道。

她一脸担心地抬头看着站住了的雪菜,那双在胸前紧握的双手正颤抖着,少女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显得镇静一些。

“我感觉到了熟悉的感觉,大概之前在哪里也有感觉到过,五年前的那种感觉——”

“——很多重要的朋友都逝去了。所以、我已经不想再次、发生那样的事情……雪菜同学,也请……”

听着笨嘴拙舌的夏音的话,姬柊雪菜感觉心里渐渐变得温暖起来。

夏音在担心着雪菜,对她说希望她不要消失而去,因为雪菜是很重要的朋友。

“谢谢,夏音酱你也要多加小心!”

互相用力地点了点头后,姬柊雪菜和夏音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跑去。

夏音一边往回跑,一边在心中呼喊着。

“八云哥哥,快点来呀……”

她相信,自己有危险的话,八云墨一定会出现的,就像当初那样。

……

甲板上。

看着被挟持的夏音,姬柊雪菜从来没有如此悔恨过。

明明事先就已经隐隐得知,这个炼金术师——天冢汞,他的目的是杀死夏音作为祭品,为什么自己还会愚蠢地和她分开?

自己那仓促做出来的护身符,被这个炼金术师很轻松的破除了。

就在剑巫少女前往舰桥寻找事情源头的时候,天冢汞已经悄悄绕过了所有人,抓住了夏音。

好在,就在天冢汞要杀死夏音的瞬间,被赶到甲板上的姬柊雪菜阻止。

“你这家伙……”

“哟,剑巫小姐似乎很生气?”

天冢汞以那一贯的轻佻语调站在庞大的金属生命体——贤者的前方,手持手杖看着姬柊雪菜。

“能够见到血祭,见证贤者的诞生不是很好的一件事吗?”

“混蛋!!”

姬柊雪菜终于忍不住,握着匕首再次冲上去——

只是,没有雪霞狼在身的她,战斗能力下降了好几个层次。

非常轻松的,她被天冢汞击退。

然后,就在天冢汞准备补上最后一刀时,天空中传来了一阵呼啸声。

“什么!!”

千钧一发之际闪开身体的天冢汞,躲过了从天而降的灿烂光束后,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被光束击穿的甲班,随即抬起头。

那里,游轮上方,八云墨正带着破空声飞来。

“八云……哥哥……”

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八云墨的身影,夏音以为被束缚住呼吸困难导致有些发青的小脸浮现出了安心的笑容。

第289章在你身边,就不会有伤害

被缠绕住的夏音身旁,空间突然裂开一道隙间。

隙间迅速将夏音连同将她捆住的触手一起吞噬,随后赶到,并临空而立站在游轮上空的八云墨身边一道隙间打开,夏音从里面出现。

“没事吧……”

搂住夏音柔软纤细的腰肢,八云墨低头问了一句。

“没、没事……”

银发的少女小声回应,身体不自觉地往八云墨怀中蹭了蹭。

“八云老师!”见到八云墨出现,姬柊雪菜显得非常惊喜,对于雪霞狼不在身边,战斗力下降了好几个层次的她来说,要独自一人对抗这个炼金术师实在是太困难了。

“姬柊?你没事吧?”

“不用担心,老师!”

“那就好。”

轻轻落到甲板上,将夏音交给姬柊雪菜招呼后,八云墨这才看向天冢汞。

“妖怪先生,为什么要屡次阻止我呢?见证到贤者的诞生不是一件非常令人高兴的事情吗?”

“你还没有想起来吗?”

八云墨身后,夏音突然对着天冢汞问道。

因为八云墨的出现,夏音似乎恢复了镇静,说话间语气也不再颤抖。

“什么?”

“我还记得你,以及修道院的大家被你杀害时的情形。”

想起了当时情形的夏音,本能地凑到八云墨身边,将身子靠上去寻求安慰。

“真是个可怜的人,你还没有发现自己被骗了吗?”

“所以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也许是真不明白,也许是明白了但不愿意相信,天冢汞色厉内荏地冲着夏音嘶吼一声,眼神凶厉,然而却又夹带着一丝不易察觉地恐慌。

夏音的脑袋在八云墨胳膊上蹭了蹭,随后睁着碧蓝的眼眸看着天冢汞,继续以平淡的语气说道:“让贤者复活后,你究竟想做什么呢?”

“那还用说吗!我当然是想要重新变回人类!让他把我那被吞噬的另一半身体还回来!!”

说到重新变回人类,天冢汞眼中充满了狂热。

“那么,请告诉我,你究竟是谁?何时出生?如何生活到现在?”

终于,夏音抛出了这个问题。

看着这样的银发少女,八云墨嘴角带着微笑。

对面,天冢汞先是不屑地嗤笑一声。

“啊哈哈哈……那还用说吗?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我是——”

然后,仿佛突然产生了卡顿一般,天冢汞愣住了。

摸着自己的胸口,天冢汞低着头,睁大了血色的双眼,努力想要回忆起什么东西来。

【什么都好……什么都行……快想起来啊……】

对面,夏音又开口了。

“贤者是不会让你复活的,原因就是……”

“闭嘴……”

“……原因就是,你从来就不曾是人类!你只是贤者制造出来的人工生命体,被想要变成人类的欲望蒙蔽了心灵!”

“我叫你闭嘴啊啊啊啊!!”

扭曲着脸,天冢汞尖叫着冲向了夏音,右臂在一阵扭动中变成一把锋利的钢刀。

挥舞着手臂,钢刀划过一道银色的弧线,带着呼啸的破空声劈向了夏音的头。

站在八云墨身边,夏音一直面色平静的看着袭来的天冢汞,眼中看不到丝毫恐惧。银发的少女相信——

“叮——!!!!”

看似脆弱的精致折扇挡在了钢刀前进的路上。

“噗——!”

在挡住钢刀的瞬间,八云墨抬腿一脚踢在了天冢汞的胸膛上,强大的力道直接让他的身体倒飞出去,撞在了那一团金属生命体上,随后连带着一起跌入了大海中。

【我相信,站在你身边,就不会受到伤害】

鼻尖轻嗅着淡淡的百合香,夏音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宁喜乐。

“好了,夏音,去和姬柊待在一起,我先去解决这个家伙。”

摸着夏音的头,八云墨低声说道。

“嗯。”

脸上带着诱人的红晕,夏音乖巧地回到了姬柊雪菜身边。

……

碧蓝澄澈的海水,开始自水面下浮起一层令人恶心的金属液体。

金属液体漂浮在水面上,最终扭曲着再次形成了天冢汞的身体。

“虽然有点麻烦,但要解决你们也不是不可能……”

阴沉着脸,站在水面上的天冢汞声音不再如同之前的暴虐和疯狂,反而变得极为冷漠。

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黄金骷髅头。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黄金的骷髅震动着,开始发出像是笑声的古怪声音。

“嗯哼?”

八云墨轻轻一踏,再次飞到天上。

“那个东西……就是贤者?”

“咔咔咔咔咔……不完全的存在们啊,已经迟了。”

拥有自己意志的骷髅清楚地发出了声音。

是那种直接在八云墨等人的大脑中回荡的不快声音。

“别随随便便在别人脑子里说话!你这混蛋!”

花瓣弹幕瞬间出现,淹没了天冢汞和他手中的黄金骷髅头。

与此同时,骷髅头的嘴里也发出闪光,闪光和弹幕交错,巨大的爆炸产生的冲击甚至将一旁的游轮都推得歪曲了船身。

大气震动,海面被轰出了一个深坑,随后周围的海水倒灌进来,形成一个恐怖的漩涡。

注意到船身并没有收到太大的损伤后,八云墨直接对着游轮遥遥一指。

仿佛收到什么东西推进一般,游轮开始飞速远离这一片海域。

“八云哥哥!小心啊!”

站在甲板上,夏音对着八云墨喊道。

“迟了啊!迟了啊!!”

贤者再一次发出了难听的叫声。

“咔咔咔咔咔——世界啊,成为完全的我的一部分吧。”

巨大的“贤者的灵血”的团块从海中浮出。

它将天冢汞手中的黄金骷髅吞入体内,终于获得了完整的人形。

成为全身高达六七米的巨人形体——

“原来如此,袭击这艘船真正的目的,是海水么……”

八云墨盯着那个巨大的人形,感受着正在不断从海水中被吸收微量金属元素,轻哼一声。

“这么长时间的吸收,你究竟能成长到什么地步……”

从弦神岛开始到现在的航程中,他藏在船底收集的贵重金属的量应该有相当的数目——至少,作为让“贤者”完全复活的贡品,已经非常充足。

数个呼吸间,“贤者”的身长,已经达到十几米之高。

虽然形状酷似人类,但是他的肉体没有眼睛也没有耳朵。

被顺滑的曲线包覆的全身就如放在美术室的素描模型一般。再加上以黄金比例构成的轮廓,光是那样就让人感到特别美丽。

只是,在八云墨看来,这个不伦不类的东西却极端恶心。

黄金的光芒正如火焰一般在贤者那如骸骨一般大张的嘴中翻腾着。

“咔……咔咔……咔咔咔咔……愚蠢……想要抵抗么,不完全的存在啊。”

荷电粒子的光辉从哄笑着的他的嘴中被释放了出来。

枕石漱流——

八云墨抬手,身前打开的黑色隙间吸收了贤者发出的粒子光线。

漱石枕流——

随后,白色的隙间打开,刚才被吸收的粒子光线转化而来的能量光球发出,砸在了贤者的身上。

“轰——!!”

爆炸的烟尘还未散去,又是数道光束射向八云墨。

突然打开的隙间吞噬了八云墨的身体,随后他又于贤者背后出现。

“啪”的一声打开折扇,八云墨对着贤者的后背一挥。

海面翻腾,冲天而起的水柱吞噬了贤者巨大的身体,随后在瞬间凝结成一朵妖艳的冰晶百合。

冰百合中,传来了贤者断断续续的声音。

“没……用的……我是完美的……”

“哼!”

八云墨右手合拢折扇指着贤者,左手在扇骨上轻轻一点。

“完美?在我看来,不过是残次品而已。”

“光明,与黑暗的网孔。”

突兀出现的,漫天纵横交错的光束形成了无数几何图形,分割了这片天空和大海。

冰晶百合,连带着里面那自称完美的贤者一起,化作了碎片,纷纷扬扬落在了大海中。

第290章我永远十六岁,很重要所以请牢记

“怎么可能……”

仰面躺在海面上,随着海浪上下浮动的天冢汞瞳孔涣散,完全不敢相信自己之前所经历的一切。

“……完美的、完美的贤者……居然失败了……”

在贤者被八云墨消灭后,摆脱了他控制的天冢汞也重新恢复了神智。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只是,在明白了自己只不过是贤者创造出来的人工生命体,从来就不曾是人类这个真相后,已经自认为失去了一切的天冢汞再也无法接受贤者战败这个事实。

八云墨的身体缓缓降落,站在了天冢汞身体不远处的海面上。

察觉到这一点的天冢汞,艰难地抬起了手臂,想要对他发动攻击。

“还不放弃抵抗?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自称天冢汞的金属生命体强硬地想要支撑着身体,然而刚才八云墨的攻击除了消灭掉贤者外,也连同他一起打成了重伤,最终,天冢汞只能在脸上浮现空虚的笑容。

“很抱歉啊,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了……”

“我好害怕……害怕我变得不再是我了……我到底是谁?为什么而出生?又应该去做些什么?”

随着不断的自发自问,天冢汞的声音也渐渐变得高亢起来,最后咆哮着冲八云墨喊道。

“你说啊!我到底应该怎么办!”

八云墨沉默了。

没有得到回答,天冢汞的笑容越见崩坏。

“你也不知道?哈哈……哈哈哈哈……”

“……人类的身份,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吗?”

八云墨突然发问。

他不理解,就算曾经是人类,他依然不理解为何天冢汞会如此看重自己“是不是人类这”件事。

“那是……当然的啊!!”

用上最后的力气,天冢汞扯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残破的胸膛。

那是有一半以上的躯体都已经变成了金属的胸膛。

“我这样怪物……怪物……怎么能够活下去啊!”

摇头,叹息,已然是妖的八云墨,面对一个努力想要成为人的炼金生物,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沉吟一阵后,八云墨方才开口:“事实上,从你渴望成为人类的那一瞬间开始,你就已经能够作为一个人类而存在下去了。”

“你——!!”

天冢汞瞪大了眼睛,看着八云墨。

“哈哈!一个魔族、一个妖怪!居然和我说如何为人!哈哈……哈哈哈……”

“你很惊讶?知道吗,我曾经也是个人类……”

站在海面上,任由海风托起长发,八云墨抬起头看着一碧如洗的天空,头顶上,正有海鸥盘旋。

声音幽远,仿佛那是一段很久远之前的记忆一般。

事实上,为人时的经历,对现在的他来说,早已如同另外一个人的记忆一般。

“什么?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

嘴角洋溢着复杂的笑容,八云墨收回目光看向天冢汞。

“只不过,在我看来,做人,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美好。得不到的,往往是最好的,等你真的成为一个人类的时候,也许你就不会认同你现在的想法了。”

“人类也好,吸血鬼也好,妖怪也好,或者你这样的炼金生物也好……”

“……说到底,究竟有什么区别?如果是力量,那么人类中也有强大到大妖怪也要避其锋芒的大能。”

“那么,到底是什么划分了人类和其他生灵呢?”

“是……什么?”

“是啊,我也想知道是什么……”

一会衣袖,八云墨的身体缓缓上升。

“你……就这么放过我了吗?”

“如何处置你,其实最有发言权的是夏音,只是以那个孩子的性格,她最后只会选择放过你——”

八云墨低着头看向依然躺在海面上的天冢汞。

“——所以,好自为之。”

身化流光,八云墨瞬间消失在天冢汞眼前。

……

“八云哥哥!!”

刚回到游轮上,八云墨的怀中便扑进了一个软玉温香的身体。

夏音紧紧抱着八云墨的腰,努力想要将自己娇小的身体挤进那个温暖的胸膛中。

握着匕首的姬柊雪菜上前,有些脸红地看着眼前的情形,小声问道:“八云老师,那个炼金术师……?”

“已经解决了。”

摸着夏音的头,八云墨嘴角扬起一抹优雅的笑容。

“夏音,如果让你来处理那个天冢汞,你会怎么办呢?”

“啊?我?”

从八云墨的怀中抬起头来,夏音先是一愣,随后苦恼地皱起了眉头,接着嘟起小嘴说道:“那个,如果他悔过的话,就放过他吧?”

“可是,他可是杀死了修道院除你之外所有的人哦?”

“但是、但是……就算处决了天冢汞,大家也不会活过来了不是吗?这样的话,为什么还要让人去死呢……”

小心翼翼地看着八云墨,善良的少女担心他因此生气。

“嗯,我就知道夏音酱会这么说,所以啊,已经让那家伙走了。”

“老师,这样会不会……”

姬柊雪菜有些担心,放任这样一个炼金术师自行离去,真的不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吗?

夏音松了口气,脸上带着欢喜的笑容,松开了八云墨后转身看向姬柊雪菜。

“雪菜同学,没事的。”

“那个……好吧!”

最后,姬柊雪菜也只能认同这个处理方式。

“哈,打酱油的来了……”

“嗯?打酱油?”

听到八云墨的话,姬柊雪菜和夏音两人同时一愣,随后忽然听到一阵破空声。

拖着水蒸汽的屁股,破开海面直飞而来的飞行物——姬柊雪菜突然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巡航导弹!!”

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已经晚了。

巡航速度为马赫二点八的“巡航导弹”在八云墨淡然而两个少女惊恐地眼神中飞到了油轮上空。

只是,并没有发生预想中的爆炸,在两个少女以为巡航导弹直击的瞬间——

“动与静的境界。”

破空声突兀的消失,那急速飞行的物体也完全不符合物理规律地停止,就如同画面突然被暂停了一般。

“呜哇!!”

一个惊呼声传来,随后有什么东西掉在了甲板上,随后,那个诡异停止的巡航导弹又继续朝前飞去,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一个披着外套的少年,以及一个有着褐色肌肤的制服装少女正四仰八叉地躺在甲板上。

“——好痛……啊啊啊!差点以为停不下来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