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洪荒造化-第11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黑瘦老者闻言不禁有些犹豫起来。

第三百零八章子牙小心承暮气

一旁愣了下的花白头发慈祥老者不禁忙推了下黑瘦老者道:“老姜,你糊涂了?这位道长,看起来就是得道真仙,肯收你儿子为徒,那可是你儿子姜尚的造化!”

“宋老哥,我老年才得这一个儿子,岂能让他离开去上山学道啊!若这一走,我只怕今生再也见不到儿子了!”黑瘦老者闻言不禁目中含泪道。

听他说的心酸,花白头发慈祥老者不禁可惜的无奈轻叹一声。

闻言,陈化不禁笑着道:“呵呵,老哥哥,不需姜尚随我回山修炼。我便在这儿暂时住下,教导姜尚,如何?”

“好好!”黑瘦老者听的一愣,转而便是不禁忙点头惊喜应道。

一旁,花白头发慈祥老者闻言也是面露喜色的忙对陈化恭敬拱手道:“老神仙,我家便在不远处,不如您到我家去住如何?”

“贫道不喜凡尘杂事搅扰,还是随意寻个依山傍水的僻静之处落脚吧!”闻言淡笑看了眼花白头发慈祥老者的陈化,便是微微摇头道。

“这个。。。”怔了下的花白头发慈祥老者,转而便是忙笑道:“老神仙,我在西山有些山地,依山傍水,还有几座简单的茅屋,老神仙不妨到那里去住。若有什么需要,到时候我让小儿异人帮老神仙处理,如何?”

听着老者的话,眉头微微一挑的陈化,便是看了眼老者身旁的少年目中闪过一丝笑意的轻轻点头道:“也好!这是你儿宋异人吧?我看此子倒也有些根性,以后贫道会传他些练气之法。算是答谢老哥的厚赐吧!”

“多谢老神仙!”花白头发慈祥老者一听顿时便是惊喜忙道。

。。。

时光荏苒,转眼便是一十八年过去了!

东海之滨,姜姓村落西面数里之外的西山。几座依山傍水的茅屋前,一个须发花白面容却如年轻人般红润的消瘦老者正惬意的躺在湖水边空地上的竹子制成的躺椅上晒着太阳,正是陈化所化之老神仙。

“老神仙!”含笑的爽朗声音之中,脚步声中,只见远处一个一身锦衣、看起来二三十岁笑容亲和的男子正带着几个挑着挑子的仆人敢来。

在茅屋之外,让几个仆人放下桃子先离开,转而男子便是缓步来到了陈化身旁恭敬施礼道:“老神仙。异人准备了些鲜果、吃食还有美酒,特来孝敬您老!”

“你小子,又想让我传你两手法术吧?”略微睁开双目侧头看了眼男子的陈化便是不禁笑着道:“无事献殷勤。先把好处给了,让我没法拒绝,不愧是商人,就是奸狡!”

男子一听顿时便是忙略微惶恐的摆手一笑道:“哎呦。老神仙。您误会了!您能指点异人修炼,让我小有成就,更是厚赐灵丹,使得家父身体康健,异人已经感激不禁,不敢复又他求啊!”

闻言,陈化只是淡笑摆手道:“宋异人,你父亲能够健康长寿。家里生意越来越好,并不是我一枚灵丹便可起作用的。你父亲乐善好施。扶弱济贫,功德不小,所以才能增添寿数,使得家业兴旺!”

“这还不都是老神仙指点之恩吗?”男子宋异人不禁笑着道。

“你啊,这张嘴比你老子还厉害!”陈化听的不禁指了指宋异人笑骂道。

闻言一笑的宋异人,不禁忙道:“老神仙,那您看那些东西。。。”

“好,既然你说从我这儿得了这么多好处,那我收你一点儿东西也是应该。东西就留下吧!”轻点头的陈化便是不禁双目微眯的缓缓开口道。

见状,顿时面露喜色的宋异人,转而便是目光微闪的道:“老神仙,您传我的修炼练气之法,不知我是否可以传给宋家后人?”

“嗯?”眉头微凝的陈化,侧头看了眼略显忐忑的宋异人,沉默一会儿便是闭上双目淡然道:“修炼之法已在你心中,是否传授自然在你!”

听着陈化这样的话,面色略微变化了下的宋异人,转而便是对陈化恭敬拱手道:“异人告退!”

待得宋异人转身离去之后,微微睁开双目的陈化便是不禁侧头看向宋异人离去的背影面上露出了一丝莫名笑意轻声自语道:“这小子,倒是有些悟性!可惜,凡俗之辈,终究是有些贪心啊!不过,修道之辈,又有几个不贪呢?只不过,他们所贪不同罢了!”

说话间,陈化便是缓缓摇头的再次轻闭上了双目。

静静躺着许久,待得夕阳即将下山的时候,神色微动的陈化却是轻睁开了双目。

一阵略显匆匆的脚步声之中,只见一个穿着简单朴素的消瘦青年正快步而来,旋即便是直接在陈化身旁跪下,一双灵性十足的双目含泪看向陈化道:“老师,求您救救我父亲和母亲吧!”

“哎!子牙,痴儿,人之生老病死,皆是定数,吾纵然道法通玄,也难以改变!”陈化见状不禁无奈摇头道。

青年闻言不禁泣声道:“姜尚明白!可是,老师,看着父亲母亲为病痛所累,姜尚实在是心中难忍啊!他们一生辛劳,就算是故去,也不应受此苦难啊!求老师慈悲,就算是让姜尚代为承受,也让父亲母亲无病痛折磨的平静故去吧!”

“罢了!既然你一片孝心,那为师便成全你吧!”无奈点头的陈化,不禁道:“不过,子牙,你要知道,这天地循环之理,皆是有因有果,有始有终。你要父母不受病痛折磨,就必须自己承受些什么来作为交换!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恭敬的对陈化跪伏下的姜尚,不禁语气坚定道:“老师,弟子准备好了!无论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只要能让父亲母亲安然平静的离世,姜尚都无怨无悔!”

“好,带为师去你家中吧!”微微点头的陈化,转而便是径直起身离开。

见状深吸了口气的姜尚,则是忙跟了上去。

。。。

姜姓村落,姜尚家中,一阵浓郁的药味弥漫,姜尚的父母都是已经七八十的年岁,重病在床,不能行动了。

天色已晚,受病痛折磨的二老早已睡去,而即使睡梦中依旧面上难减痛苦之色。

“老师!”双目泛红的看着卧病在床枯瘦的父母,转而姜尚便是不禁侧头看向了一侧略微失神的陈化。

听到姜尚的话,神色一动反应过来的陈化,不禁看向姜尚缓缓点头道:“子牙!人之老去,必生暮气,使得身体衰老,病痛缠身。若要除去病痛,而不变命数,只有吸走暮气,且由至亲之人吸纳入体。为师可以传你吸纳之法,可是吸收了暮气,你虽然修炼有些成就,不惧病痛,却难以抵挡衰老!”

“弟子明白,求老师指点吸纳暮气之法!”微微点头的姜尚便是直接对陈化恭敬拱手语气坚定道。

看着姜尚略微沉默,半晌之后轻叹一声的陈化便是挥手一道灵光打入了姜尚眉心之处,转而向着屋外走去。

静静的站在屋外,深吸了口气仰头望天,面色复杂的陈化,不禁神色略微变幻的微微闭上了双目。看世间生死,对修道之辈来说本是无关小事,而如今陈化却是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感触,一直平静的道心都是掀起道道涟漪。

许久之后,夜色渐深之时,伴随着‘吱呀’一声房门开启的声音响起,一道身影便是缓缓从屋内走了出来。

听到动静,沉浸在一丝玄妙感觉之中的陈化,不禁浑身一震的忙转身看去。

即使早有准备,可是看到面前的姜尚,陈化还是不禁心中一震!略显枯瘦的面容之上尽是苍老之色,头发灰白,此时的姜尚除了眼睛依旧明亮有神之外,整个是一个行将就木的枯瘦老者一般啊!

“多谢老师成全!”缓步来到陈化面前的姜尚,不禁对陈化恭敬跪伏道。

见状,神色略微动容的陈化,不禁忙俯身伸手扶起姜尚道:“好了,不比多礼!子牙,起来吧!”

“谢老师!”恭敬应声的姜尚便是缓缓站起身来,在陈化面前恭敬而立。

看着姜尚,心中感慨的陈化不禁道:“怎么样,你父亲和母亲好点儿了吗?”

“好多了!”微微点头的姜尚,旋即便是面上露出一丝温和笑意的看向陈化道:“老师不必感到心中难受!弟子虽然身体衰老,可是修为尚在,还是可以慢慢恢复一些的!”

看着笑容如赤子般的姜尚,心中一动的陈化,不禁面上露出了笑容拍了拍姜尚的肩膀道:“好!看来经历此事,对你来说也是一种心灵的历练!让你收获不小,道心稳固!”

“嗯!”轻点头面露笑意的姜尚便是随即道:“老师,弟子已经决定,待得二老故去,便随老师离开,潜心修道!”

第三百零九章万法玄妙书商经

转眼已是两月过去,原本有些寒冷的天气已经慢慢转暖,正是春日,百花开始争艳。

西山山谷,一片花海之中,负手而立的陈化正轻闻着那春日的花香,吹拂着春风,感受着柔和温暖春风之中那充满生机希望和美好的气息。

自从因为姜尚的父母之时而感受世间生死,道心受到影响,陈化便是慢慢追寻着那一丝的感触慢慢体悟内心,两月以来,或感受世间千姿百态,或静心体悟,使得陈化对世间万物再次拥有了那份最单纯、最简单的感悟,好似世间凡俗,有了些前世身为凡人的感觉,而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仙神。

也许世间之事就是如此,真正设身处地,在其中方能感悟其妙!

在这样的感悟下,也许陈化对道的领悟没有什么提升,可是心灵却是得到了一次不一样的蜕变。俗话说一叶而障目,身居高出心灵往往会有些无法依托之感。走出桎梏,方能见万法真意!

迎着那慢慢高升的朝阳,感受着那阳光落在面上的温暖感觉,深吸了口气的陈化,不禁张开双臂嘴角露出了一丝孩童般纯真的笑容,好似要拥抱整个天地。

“老师!”略显低哑而带着一丝温和味道的声音响起,不知何时一身白色孝衣的姜尚便是已经来到了陈化身后。

缓缓睁开双目,抬头看向远处天际头也不回的陈化,便是轻放下双臂淡笑道:“子牙。舍得,放下,说着容易。做起来却是太难!你虽有向道之心,可是却难舍孝心。”

“是!”略微点头的姜尚,不禁目中闪过一丝沉痛之色道:“父母相继离世,我本以为凡尘皆断,岂奈依旧难舍。弟子欲为父母守孝三年,恐无法随老师前去修道!”

陈化闻言却是不以为意的一笑道:“无妨!道者,天地之玄妙。天地之情,众生万法,皆可称之为道。得失。舍得,善恶,高低,唯求本心!子牙。世间事。并非如此简单,道,亦非出世!你可明白?”

“唯求本心?”轻声喃喃了句的姜尚,转而便是不禁目光亮了起来,对陈化恭敬跪伏道:“老师,弟子明白了!待得弟子守孝期满,当走遍天下,寻世间万法玄妙。磨砺尘心”

“呵呵!好!”陈化一听不禁转而看向姜尚,面上露出了满意赞赏的笑容。

旋即轻吸了口气的陈化。便是不禁一笑道:“子牙,你既由此顿悟,为师也没什么可教你的了,是时候该走了!”

“老师!”姜尚闻言不禁面色微变的忙看向陈化道:“不知以后,子牙如何再见老师?”

陈化见状不禁摇头一笑道:“痴儿!世间之事,缘去缘来,何必执着!”

“混沌之中一番游,不周山上金身现;已是山上云中可,身在虚无缥缈间。哈哈,世间有玄妙万法,当得一游啊!”一声歌谣声中,含笑间的陈化便是飘然九天之上眨眼间身影消失不见。

望着陈化离去,目光略有些飘渺的姜尚,不禁对着陈化方才所站的地方恭敬跪伏下。

而不多时,待得姜尚缓缓直起身来的时候,远处便是有着一道幻影速度极快的飞奔而来,眨眼间便是来到了姜尚身旁化作了一身金袍的宋异人。

“子牙,老神仙呢?”刚来到的宋异人,便是不禁焦急的看向姜尚道。

略显失落的姜尚,不禁起身轻摇头道:“老师已经走了!”

“什么?”面色一变的宋异人,不禁忙道:“哎,老神仙怎么在这个时候走了啊?”

见宋异人一脸焦急的样子,姜尚不禁意外道:“大哥,怎么了?”

姜尚自幼便和宋异人亲如兄弟,结为金兰,故而有此称呼。

“是我父亲,他恐怕不行了!”宋异人闻言则是面露悲戚之色道。

“什么,宋大伯他!”听到宋异人的话,面色一变的姜尚,转而便是忙屈指一算,略有些痛苦的微微闭上了双目:“宋大伯他只有三十六个时辰的寿数了!”

听姜尚这么说,浑身一颤的宋异人,不禁面色都是一白,整个人都愣住了般。

“走!”转而睁开双目的姜尚,便是忙伸手拉住宋异人道:“大哥,咱们回去多陪陪宋大伯吧!他现在,应该有很多话要对你说!”

宋异人闻言也是反应过来,不禁忙带着姜尚向家中赶去。

宋家在姜姓村落,虽为异姓,但宋家之人乐善好施、亲近邻里,在姜姓村落之中却也是为人乐道,宋家老爷子更是出了名的老好人。

宋家家业不少,可是在姜姓村落的老宅子却不怎么华丽。

宋家老宅,宋老爷子的卧房之内,当宋异人和姜尚到来之时,宋老爷子正在两个侍女的服侍下坐在床上俯身在面前放在床上的低矮平桌之上的竹简上写着什么。

“父亲,您身体不好,这还写什么啊?”宋异人进来一看,不禁面色一变的皱眉忙上前扶住宋老爷子道。

略微抬起头来,面色竟然略显红润精神不错的宋老爷子不禁淡笑看了眼姜尚道:“子牙也来了啊?”

“宋老伯!”看着宋老爷子,姜尚心中不禁有些凄然,以他的眼力,自然是看出宋老爷子浑身暮气浓重,早已是将死之人,如今不过回光返照罢了!

略微摇头一笑的宋老爷子,却是显得很是洒脱随意的道:“人谁无不死,老夫虚活九十有六,已是高寿了!子牙,既然你来了,帮宋老伯代笔!”

“是!”微微应了声的姜尚,便是忙从一旁取过一个椅子在床边坐下。

一旁,强忍着心中悲戚的宋异人,不禁道:“父亲,您在写什么啊?”

宋老爷子一听则是略带自得的一笑道:“为父准备写一本商经,专述经商之道!为父一生从商,自以为有些建树,当留与后人,以为借鉴!异人啊,你当记住,经商之道,真正说起来,只有俩字,‘利’和‘仁’!说起来容易,可是这做起来难啊!”

“世间商贾,多唯利不仁之辈,总能一时之盛,终难持久!蒙老神仙一番教诲,却是让我明白了‘仁’的真意。为富不仁者,便如为天子而不贤,终为民之所弃!”宋老爷子转而又道:“取利与民,还利于民,此乃天道因果,循环之道,可利万世!异人啊,汝若悟得一二,便可使家业传承,使万民受利,功德无量啊!”

拿着一副空竹简快速的记录着宋老爷子所说之话,转而略微停顿看向宋老爷子的姜尚不禁目中闪烁着莫名光彩。不想一生为商的宋老伯,没有多大的学问,却是讲得出这样一番话。一时间姜尚不禁对于陈化所说的话理解的更为深刻了些,当真是世间万法皆玄妙啊!经商之道,都离不开仁义,脱不了天道循环!

略微停顿的宋老爷子,便是不禁转而笑看向姜尚道:“子牙,我来说,你来写,咱们这就开始吧!”

“宋老伯,您请说,子牙洗耳恭听!”姜尚闻言不禁忙道。

“嗯,好!”微微点头的宋老爷子,便是不禁含笑看向姜尚开口说了起来。

一边记录,一边回味着宋老爷子的话,虽然是简单的话语,可是从宋老爷子嘴里说出来,却好似有着沉淀和底蕴般,发人深思。

一旁的宋异人,看着面前父亲和姜尚一说一写,那平淡的话语也是偶然给宋异人以灵感,使得他越听越来了兴致。

这一说一写,便是过了大半日,直到天色渐晚了,精神略有些疲惫的宋老爷子,才被宋异人劝说着先休息了。

转眼已经是到了第三日的清晨了,商经也早已在昨晚被姜尚书写结束。

当姜尚和宋异人来到宋老爷子住处的时候,却是发现宋老爷子并未呆在屋内,而是在外面躺在椅子上晒着太阳,整个人都是略显惬意的面上露出和煦笑容。

“父亲!”“宋老伯!”略显意外的宋异人和姜尚,都是忙走了过去。

听着二人的声音,略微应了声的宋老爷子,目光则是看向天空喃喃含笑道:“今天的太阳,好暖和啊!”

半晌之后,静静看着天空的宋老爷子,便是不禁目光略显朦胧的缓缓闭上了双目。

“父亲!”见状面色微变的轻喊了声的宋异人,转而便是忙上前跪在了宋老爷子面前双目含泪的痛呼一声:“父亲!”

第三百一十章申公姜尚入玉虚

三年之后,东海之滨,姜姓村落之外,村中不少人都是聚集而来。

“子牙!”一身锦袍更显雍容儒雅气质的宋异人看着面前一身简单白袍、背着灰白色包裹一副和善老人模样的姜尚,不禁神色略有些复杂的伸手拍了拍姜尚的肩膀道:“你虽修道,可是在这里不也挺好吗?何必一心要走呢?你也老大不小了,要不娶了亲再走。。。”

不待宋异人说完,姜尚便是忙摆手略显尴尬的道:“大哥,子牙一心寻道,尚无心成家。以后若想成家了,必回来劳烦大哥!”

“哎!也罢!”微微点头的宋异人,便是不禁道:“子牙啊!以后,有时间多回来看看!大哥的生意越做越大,以后商铺说不得要开遍整个殷商,到时候有什么话,也可以托宋家商铺传给我!”

“好!”微微点头的姜尚,便是对宋异人以及周围来送自己的乡亲拱手道:“大哥,诸位乡亲,子牙要走了!诸位保重!”

说着,对众人躬身一礼的姜尚,便是强忍住心中的不舍转身沿着大道离去。

“子牙,一路保重!”双目有些湿润的宋异人,不禁忙对着姜尚离去的背影挥手道。

姜姓村落的乡亲们,也是不禁都对姜尚挥手告别!这么多年,姜尚自小便聪明懂事,且勤于助人,在村中那是深得人心的!而姜尚拜得一位老神仙为师,更是为他自己增添了光彩。使得村中的乡亲愈加认定姜尚将来不凡,自然更是亲近!

这一年,紧紧二十一岁的姜尚。离开了姜姓村落,开始了他漫长的游历旅途,其中精彩的人生阅历,自不必赘言!

。。。

转眼又是十七载寒暑,这日,昆仑山下却是走来了一个风尘仆仆的老者,看起来七八十岁的样子。然而身子却是显得矫健,面色红润、肌肤如婴儿般,那一双漆黑的眼眸深邃而明亮。好似看透世间世情,超然物外。

十多年过去,姜尚的修为倒是没有多少进步,依旧是地仙修为。甚至于只是地仙中期的修为。如此修为。在人族之中,不过是一个普通修士罢了!

正在姜尚准备向昆仑山之上而去的时候,却是似有所觉的停下脚步转而看向远处天际,只见一道黑色流光飞掠而来,眨眼间便是来到了近前,却是一个骑着一只黑点虎、一身黑色道袍、面容瘦长的道人。

“道友,贫道申公豹!有礼了!”驱虎上前,骑着黑点虎的道人不禁含笑对姜尚一个稽首道:“道友可也是来昆仑山寻仙问道的?”

忙还礼的姜尚。不禁含笑道:“贫道姜尚,道友有礼!”

“既然都是来寻仙问道。不如一起吧!”笑看着姜尚的申公豹,不禁道。

姜尚闻言也是点头称善,随即二人便是一起说笑着向昆仑山之上而去了。

此时,昆仑山之上,玉虚宫,高坐云床之上静静闭目悟道的原始天尊,神色微动的睁开双目,转而便是目中闪过一抹精光的面露喜色喃喃道:“造化天尊!你得到封神榜又怎么样?这封神之人,还不是到了我昆仑山,要入我玉虚门下?”

“嗯?怎么会有两人?”转而似乎感知到什么的元始天尊,不禁眉头微皱,略微沉吟半晌才神色恢复淡然的开口唤道:“白鹤童儿!”

‘啾’一声清悦的鹤鸣声响起,下一刻一只浑身仙光闪烁的白鹤便是飞入了玉虚宫大殿,转而灵光一闪化作了一个一身白色道袍的俊俏道童落在大殿之上,对原始天尊恭敬施礼道:“师祖!”

白鹤童子被元始天尊门下玉鼎真人收为弟子,故而算是玉虚门下三代弟子。

“昆仑山下,来了两位寻仙问道之士,童儿前去,将他们引来!”看了眼白鹤童子的原始天尊,不禁淡然开口道。

闻言,略微露出意外之色的白鹤童子,还是恭敬应了声化作一只白鹤飞身离去。

不多时,昆仑山的半山腰山道上,伴随着一声清悦的鹤鸣声,彼此相谈甚欢一起上山的申公豹和姜尚便是忙抬头看去,只见一只白鹤正俯冲而下,眨眼间来到二人面前的山道上化作了一个一身白色道袍的可爱俊俏道童。

“太乙散仙?”看了眼白鹤童子,感受着他身边隐隐的五行之气的玄妙气息,达到玄仙巅峰也悟了些五行玄妙的申公豹,不禁微微一瞪眼惊道。

一旁,姜尚听的也是不禁意外看了眼白鹤童子,转而便是当先反应过来对白鹤童子拱手客气含笑道:“仙童!我等,是来寻仙问道的!”

小眉头微皱的看了眼申公豹,转而对姜尚略微点头露出一丝淡笑的白鹤童子,便是忙道:“我乃白鹤童子,玉虚一脉三代弟子。师祖已经知道你们到来,特命我来接你们上玉虚宫拜见!”

“果真?”申公豹听的顿时便是略微一瞪眼有些惊喜意外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