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洪荒造化-第22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爻冀诙选!

旁有东伯侯厉声言道:“大王之言差矣!天下之至德,孰有如大王者?今天下归周,已非一日,即黎民之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岂有他哉?谓大王能救民于水火也。且天下诸侯,景从云集,随大王之伐无道,其爱戴之心,盖有自也。大王何必固辞?愿大王俯从众议,毋令众人失望耳。”

武王则道:“发有何德,望贤侯毋得执此成议,还当访寻有德,以服天下之心。”

东伯侯姜文焕又道:“昔日尧以至德,克相上帝,得承大位。后生丹朱不肖,帝求人而逊位,群臣举舜,舜以重华之德,以继尧而有天下。后帝舜生子商均,交不肖,舜乃举天下,而让之禹;禹生启贤,能继承夏命,故相继而传十七世。至桀无道,而失夏政,成汤以至德,放桀于南巢,伐夏而有天下,传二十六世,至纣大肆无道,恶贯罪盈。大王以至德,与众诸侯,恭行天之罚。今大事已定,克承大宝,非大王而有谁?大王又何必固逊哉?”

武王忙道:“孤安敢比汤禹之贤哲也?”

姜文焕道:“大王不事干戈,以仁义教化天下,化行俗美,三分天下有其二,故凤鸣於岐山,而万民乐业,天人相应,理不可诬。大王之德政,与二君何多让哉?”

武王则道:“姜君侯素有才德,当为天下之主。”

忽听得两旁众诸候,一齐上前大呼道:“天下归心,已非一日,大王为何苦苦固辞?大拂众人之心矣。况吾等会盟此地,岂是一朝一夕之望,无非欲立大王,再见太平之日耳。今大王舍此不居,则天下诸侯瓦解。自此生乱,是使天下终无太平之日矣。”

姜尚上前急忙道:“列位贤侯,不必如此,我自有名正言顺之意。”

正是:子牙一计成王业,致使诸侯拜圣君。

话说众诸侯在九节殿,见武王固逊,俱纷纷然争辨不一。姜尚乃上之,对武王道:“纣王祸乱天下,大王率诸侯,明正其罪,天下无不悦服,大王理当正位,号令天下。况当日凤鸣岐山,祥瑞见于周地,此上天垂应之兆,岂是偶然?今天下人心悦而归周,正是天下响应,时不可失。大王今日固辞,恐诸侯心冷,各散归国。涣无所统,各据其地。自生祸乱;甚非大王吊伐之意,深失民望,非所以爱之,实所以害之也。愿大王详察。”

武王道:“众人固是美爱,然孤之德薄,不足以胜此任。恐遗先王之羞耳。”

东伯侯姜文焕道:“大王不辞逊,元帅自有主见。”

转而姜文焕乃对姜尚道:“请元帅速行,不得迟延,恐人心解散。”

姜尚急忙传令,命画图样造台,作祝文,昭告天地社稷。待后有大贤,大王再让位未迟。众诸侯已知姜尚之意,随声应诺。旁有周公旦自去造台。后人有诗诵之:“朝歌城内筑禅台,万姓欢呼动八垓;气已随馀焰尽,和风方向太阳来。吱山鸣凤知祯瑞,殿陛赓歌进寿杯;四海雍熙从此盛。周家泰运又重开。”

话说周公旦画了图样。于天地坛前,造一座台,台高三层,按三才之象,分八卦之正,中设皇天后土之位,旁立山川社稷之神,左右有十二元神。按号上,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立于其地。前后有十杆旗号,按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立于本位。坛上有四季正神方位,春曰太昊,夏曰炎帝,秋曰少昊,冬日颛琐,中有黄帝轩辕坛。上罗列笾豆簋,金爵玉尊,陈设器具;并生刍炙脯,列于几席,生酱鱼肉,设于案桌,无不齐备。

只见香烧宝鼎,花插金瓶,姜尚方请武王上坛。武王再三谦让,然后登坛。八百诸侯,齐立于两旁,周公旦高捧祝文,上坛开读祝文道:“惟大周元年壬辰,越甲子昧爽,三日哉生明,西岐姬发,敢昭告于皇天后土神明曰:呜呼!惟天惠民,惟辟奉天,有殷受弗克上天,自绝于民。臣发承祖宗累洽之仁,列圣相沿之德。予小子曷敢有越厥志,恭天承命,底商之罪,大正于商。惟尔神明,克承厥勋,诞膺天命。予小子方日夜惶惧,恐坠前烈,敬修未遑。无奈诸侯老军民人等,书请再三,众志诚难固违,俯从群议。爰考旧典,诹吉日,告于天地宗庙社稷,暨我文考;于是日受册宝,嗣即大位。仰承中外靖共之颂,天人协应之符,庆日月之照临,膺皇天之永命。尚望福我维新:永终不替,慰兆人胥戴之情,垂累叶无疆之绪。神其鉴兹,伏惟尚飨。”

话说周公旦读罢祝文,焚了,祝告天地毕,只见香烟笼罩,空中瑞霭,氤氲满地。其日天明气清,惠风和畅,真是昌期应运,太平景象,自然回别。那朝歌百姓拥挤,遍地欢呼。武王受了朋宝,即天子位,面南垂拱端坐,乐奏三番,众诸侯执笏山呼万岁。拜祝毕,武王传旨,大赦天下。

众人簇拥武王下坛,来至殿庭,从新拜贺毕,武王传旨,命排九龙筵席,大宴八百诸侯。君臣共乐,众人酒过数巡,俱各欢畅,百官各已深沉。各辞阙谢恩而散。后人读史,见武王一戎衣而有天下,君臣和乐,作诗以咏之:“坛下香风绕圣王,军民嵩祝舞霓裳;江山依旧承柴望,社稷重新乐裸将。金阙晓临仙掌动,玉阶时听佩环忙;庶熙清明世,万姓讴歌庆未央。”

说那次日武王设朝,众诸侯朝贺毕,武王谓姜尚道:“殷纣因广施土木之工,竭天下之财,荒淫失政,故有此败。朕蒙众诸侯立之为君,朕欲将鹿台之财,给散与天下诸侯,颁赐各夷王衣袭之费。列爵为五,分土为三,建官惟贤,位事惟能。重民五教,惟食丧祭,信明义,崇德报功,命诸侯各引人马归国,以安享其土地。”

武王又吩咐将摘星楼殿阁,尽行拆毁;散鹿台之财,发巨挢之粟,释箕子之囚,封比干之基,式商容之间,放内宫之人,大赉于四海,而万姓悦服;乃偃武修文,归马于华山之阳,放牛与桃林之野,以示天下弗服。

武王在朝歌旬月,万民乐业,人物安阜;瑞草生,凤凰现,醴泉溢,甘露降,景星庆云,熙庶,真是太平景象。有诗为证:“八十公公杖策行,相逢欢笑话生平;眼中不见干戈事,耳内稀闻战鼓声。每见麒鳞鸾凤现,常听丝竹管弦鸣;而今世上称宁宇,不似当年枕席惊。”

话说武王为天子,天人感应,民安物阜,天降瑞祥,万民无不悦服。只见天下诸侯,俱辞朝欲各归本国。姜尚入内庭见武王,武王问道:“相父有何奏章?”

姜尚奏道:“方今天下已定,老臣启陛下,命官镇守朝歌。”

武王不禁点头道:“俱听相父之意,着用何官?”

姜尚乃道:“今武庚,陛下既待以不杀,使守本土,得存商祀,必用何人监守方可?”

武王沉吟道:“待明日临朝商议。”

姜尚退朝回相府。只至次日,武王早朝,诸侯朝见毕,武王乃问道:“孤今封武庚世守本土,以存商祀;必使人监国,当用何人而后可?”

武王问罢,众臣共议:“非亲王不可,须命管叔鲜、蔡叔度二王监国。”

武王依允,随即命二弟守此朝歌,武王吩附明日大驾归国。

只见武王圣谕一出,朝歌军民老人等,俱谋议遮留圣驾不表。话说武王次日吩附二弟监国,大家随起行。只见那些百姓扶老携幼,遮拜于道,大呼道:“陛下救我等于水火之中,今一旦归国,是使万姓而无父母也。望陛下一视同仁,留居此地,我等百姓,不胜庆幸。”

武王见百姓挽留,乃慰之道:“今朝歌朕已命二叔监守,如孤一般、必不令尔等失所也。尔等当奉公守法,自然安业,又何必孤在此,方能安阜也?”

百性挽留不住,放声大哭,震动天地。武王亦觉凄然,复谓二弟管叔鲜、蔡叔度道:“民乃国之根本,尔不可轻虐下民,当视之如子;若不能体意,有虐下民,孤自有国法在、必不能为亲者讳也。二弟共勉之!”

二人受命,武王即日发驾起程,往西岐前进。百姓哭送一程,竟回朝歌不表。

话说武王离朝歌,一起行来,已非一日,不觉来至孟津,思想昔日渡孟津时,白鱼跃舟,兵戈扰攘,今日又是一番光景,不胜嗟叹。后人有请咏之:“驾返西岐龙入海,与民软忭乐尧年;放牛桃林开新运,归马华山洗旧膻。箕子囚中先解释,比干墓上有封笺;孟津昔日曾流血,无怪周王念往贤。”

话说武王同姜尚渡了黄河,过渑池,出五关。一路行来,姜尚忽然想起一班随行征伐阵亡的将官,心下不胜伤悼。一日来至金鸡岭,兵过首阳山,只见大队方行,前面有二位道者阻住,对旗门官道:“与我请姜元帅答话。”

左右报进中军,姜尚忙出辕门观看,却是伯夷、叔齐。姜尚忙躬身问道:“二位贤侯见尚,有何见谕?”

伯夷问道:“姜元帅!今日回兵,纣王致于何地?”

姜尚答道:“纣王无道,天下共弃之。吾兵进五关,只见天下诸侯已大会于孟津,至甲子日,受辛兵旅若林,罔敢数与我师,前徒反戈,于以败北,至血流标杵,纣王**,天下大定。吾主武王,散鹿台之财,发巨挢之粟,封比干之基,释箕子之囚,诸侯无不悦服,尊武王为天子,今日之天下,非纣王之天下也。”

姜尚道罢,只见伯夷、叔齐仰面涕泣大呼道:“伤哉!伤哉!以暴易暴兮,予意欲何为?”

道罢二人拂袖而回,竟入首阳山作采薇之诗,七日不食周粟,遂饿死首阳山。后人有诗吊之:“昔日阻周兵在咸阳,忠心一点为成汤;三分已去犹啼血,万死无辞立大纲。水土不知新世界。江山还念旧君王;可怜耻食周朝粟,万古常存日月光。”

第四百九十二章蓬莱岛再议封神事

话说姜尚兵过首阳山,至燕山,一路周民箪食壶浆,迎迓武王。一日兵至西岐山,忽有上大夫散宜生、黄滚前来接驾,领众官俱在道旁俯伏。武王在车中,见众弟与黄滚老将军,后随孙儿黄天爵。武王不禁叹道:“朕东征五载,今见卿等,不觉满腔凄惨,愁怀勃勃也。”

散宜生近前启奏道:“陛下今登大位,天下太平,此不胜之喜。臣等得复观天颜,正是龙虎重逢,再庆都俞从之风。陛下与万民同乐太平,又何至凄惨不悦也?”

武王则道:“朕因会诸侯而伐纣,东进五关,一路损朕许多忠良,未得共享太平,先归泉壤。今日卿等老者少者,存者没者,俱不一其人;使朕不胜今昔之感,所以郁郁不乐耳。”

散宜生启道:“以臣死忠,以子死孝,俱是报君父之洪恩,遗芳名於史册,自是美事。陛下爵禄其子孙,世受国恩,即所以报也,又何必不乐哉?”

武王与众臣并辔而行,西岐山至岐州只七十里,一路上万民争看、无不欢悦。武王銮驾簇拥,来至西岐城,笙歌嘹亮,香气氤氲。武王至殿前下辇入内庭,参见老夫人,谒见太姒,设筵宴在显庆殿,大会文武。正是:

太平天子排佳宴,龙虎风云聚会时。

话说武王宴赏百官,君臣欢饮,俱醉而散。次日早朝,聚众文武参谒毕:“有奏章出班见朕,无事早散。”

言未毕、姜尚便是出班奏道:“老臣奉天征讨。灭纣兴周,陛下大事已定;

只有两年阵亡人仙,天受封职。老臣不日辞陛下。往蓬莱仙岛见掌教师尊,请玉牒金符,封赠众人,使他各安其位,不教他怅怅无依耳。”

武王不禁点头应允道:“相父之言甚善。”

言未毕,午门官启奏:“外有商臣飞廉、恶来在午门候旨。”

武王不由问姜尚道:“今商臣至此见朕,意欲何为?”

姜尚忙道:“飞廉、恶来。纣之佞臣。前破纣之时,二奸隐匿;今见天下太平,至此

要惶惑陛下。希图爵禄耳。此等佞贼,岂可一日容之于天地间哉?但老臣有用他之处,陛下可宣入殿庭,候老臣吩咐他。自有道理。”

武王从其言。命宣入殿前来。左右将二人引至丹墀,拜伏毕,口称:“亡国之臣飞廉、恶来,愿陛下万岁!”

武王道:“二卿至,有何所愿?”

飞廉奏道:“纣王不听忠言,荒淫酒色,以此社稷倾覆。臣闻大王仁德着于四海,天

下归心。真可驾尧轶舜。臣故不惮千里,求见陛下。愿效犬马。倘蒙收录,愿执鞭于左右,则臣之幸也。谨献玉符金册,愿陛下容纳。”

姜尚开口道:“二位大夫,在纣俱有忠诚,奈纣王不察,致有败亡之祸?今既归周,是弃暗投明,愿陛下录用二位大夫,正所谓:舍身而用美玉也。”

武王听姜尚之言,封飞廉、恶来为中大夫。二人谢恩,后人有诗叹之:“贪望高官特地来,金符玉册献金堦;子牙早定防奸计,难免封神剑下灾。”

话说武王封了飞廉、恶来二人,姜尚出朝回相府不表。

话说姜尚次日入朝,见武王奏道:“昔日老臣奉师命下山,助陛下吊民伐罪,原是应运而兴;凡人仙皆逢杀劫,先立有封神榜,在封神台上。今大事已定,人仙魂魄无依,老臣特启陛下,给假往蓬莱仙岛,见师尊,请王符金册,来封众神,早安其位;望陛下准老臣施行。”

武王点头道:“相父劳苦多年,当享太平之福,但此事亦是不了之局,相父可速即施行,不得久羁仙岛,令朝臣朝夕凝望。”

姜尚忙应道:“老臣怎敢有负圣恩,而乐游林壑也。”

姜尚忙辞武王,回相府,沐浴毕,驾土遁往东海而去。

。。。

且说陈曦和伯邑考去女娲宫拜见女娲,适逢女娲在女娲宫讲道,便是听道耽误了些时间。当二人准备去朝歌见武王姬发的时候,才知道他已经回西岐去了。

于是,陈曦和伯邑考夫妻二人,便是径直向西岐赶去了。

姜尚方离了西岐,二人便是赶至西岐,见了武王姬发,随后又见了老夫人、太姒夫人和伯邑考的一众兄弟以及望月、晓月两个小家伙。一大家子人,这次终于是算齐聚一堂了。得知伯邑考活着的众人,自然是少不得一喜悦热闹的。

而这会儿,东海蓬莱仙岛之中,造化宫内,陈化则是高坐云床之上,看向下方分立左右的水冰灵、青莲道君、云霄、红云、六耳等吩咐道:“封神之期将至,尔等五人,代我前去邀请众圣前来共议封神之事,速去速回!”

“冰灵,你去邀请女娲娘娘!”转而陈化便是接着吩咐道:“青莲,你去邀请元始天尊;云霄,你去邀请通天教主;红云,你去邀请老子;六耳,你去邀请西方二圣!”

“是!老师(兄长)!”恭敬应声的五人,便是随着周围的虚空微微荡漾,迈步踏入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待得五人离去,空间微微波动的大殿内,一身蓝衣的胡灵儿便是出现。

身影一动,在胡灵儿身旁落下的陈化,不待胡灵儿开口便是淡笑道:“是不是在疑惑,我为什么非要派出我造化一脉修为最为高深的这些弟子前去?”

“化哥哥是要向众圣显示我造化门下的实力?”胡灵儿美眸看着陈化,不禁秀眉微蹙道:“可是,有必要这样吗?”

淡笑摇头的陈化,却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那笑容之中有着些莫名味道。

。。。

昆仑山玉虚宫,高坐云床之上调息静修的元始天尊,似有所觉猛然睁开双目。不由眉头微凝的面上露出了一丝隐约的不满之色:“这个姜尚,竟然不来玉虚宫,便径直去蓬莱仙岛了!真是不成体统!”

而就在此时,白鹤童子进来对元始天尊恭敬行礼道:“老爷!造化一脉青莲道君前来求见,已在外面等候了。”

“让他进来!”目光微闪的元始天尊便是淡然吩咐道。

应了声的白鹤童子,忙向外而去。

不多时,一身青色道袍的青莲道君便是径直到来。对元始天尊拱手施礼道:“青莲拜见元始圣人!”

“不愧是天尊的首徒,青莲贤侄已经斩去三尸,真是难得!若是上古之时贤侄有如此修为。说不得有成圣之机,如今却是可惜了!”看着青莲道君,目中闪过一丝惊讶和隐约妒忌之色的元始天尊不由不咸不淡的道。

贤侄?心中略微腹诽的青莲道君,则是淡笑开口道:“元始圣人谬赞了!青莲能斩去三尸。有如今修为。全赖老师悉心教导。成圣与否,自有天意,青莲当坦然以对!”

“如此人物,竟然被造化天尊收入门下,他还真是好运气!”心中有些酸酸的元始天尊,旋即便是淡然开口问道:“青莲,你今前来,有何事?”

青莲道君不由忙道:“青莲特奉家师之命。邀请元始圣人前去蓬莱仙岛共议封神之事。其余众圣,也属于在邀之列!”

“哦?”元始天尊一听不禁眉头微皱的道:“封神之事。还有什么需要议的?”

青莲道君则是摇头淡笑道:“这个,青莲便不知道了!”

“好!青莲,你先去吧!我会尽快去的!”神色略微变幻,目光闪烁的元始天尊,便是转而看向青莲道君淡然吩咐道。

再次施礼应了声的青莲道君,便是径直离去了。

目送青莲道君离去,元始天尊才闷哼一声的双目虚眯轻声道:“哼!造化天尊!我倒要看看,你想玩什么花样!”

。。。

以青莲几人的修为,自然是须臾间便可周游三界,很快通知了众圣知晓。

不多时,众圣便是接连来到蓬莱仙岛,与陈化相见寒暄一番,然后在造化宫内相围分而盘膝坐下。一时间,整个造化宫大殿之中霞光瑞气弥漫,玄妙的气息波动使得周围的虚空都是微微荡漾涟漪。

感受着六圣身上各自隐约的气息波动,面带淡笑的陈化,心中却是忍不住略有些惊讶之感的。这六人,不愧是鸿钧选定的圣人。自他们成圣以来,漫长岁月,他们的修为也并不是停滞不前,而是有着让陈化也有些惊异的进步。

“造化天尊!我等既然都已经来了,关于封神之事,有什么问题,应该可以说了吧?”见陈化淡笑不语,而其他几位圣人都是略显沉默的样子,元始天尊不禁眉头微皱的看向陈化道。

听到元始天尊的话,顿时其他几位圣人也都是略微有了精神般,各自目光落在了陈化身上,显然他们也是很好奇陈化到底要说什么事。

面对六圣的目光,微微吸了口气的陈化,便是略带一丝无奈的淡笑道:“诸位!封神即将开始,但是有一件事我却是不得不告诉诸位,那就是封神榜之内,八部正神数量还有短缺,尚且达不到周天之数。如此,封神是无法完成的!”

“什么?人数不够?”老子闻言第一个眉头微皱的问道。

神色略微变化的元始天尊,一时间没有说话。女娲秀眉微蹙了下,而准提接引则是彼此相视的目光略微闪烁。

点头的陈化便是道:“没错!的确是不够周天之术!”

“尚差多少?”老子不禁忙开口问道,显得很是关心。

陈化轻挑眉道:“所差不多,寥寥之数而已。然而,人数不齐,终究是无法封神!所以,我才请诸位前来,看看有什么办法。”

听陈化这么说,彼此相视的六圣,却是一时间都没有开口。

“既然诸位都不想说,那我便先说个章程。大家参详一下!”陈化见状不由淡笑道。

老子当先开口忙道:“天尊如有办法,但说无妨!”

“没错!天尊乃是老师钦定主持封神之人。自然,这主意还是要天尊来拿才行!只要合理。我们是可以接受的!”女娲也是微微点头的接着道。

通天也是随即笑道:“我相信天尊已有妥善之法,而且必然合理!”

“天尊且先说说吧!”元始、准提与接引则是略微沉吟的点头。

点头一笑,旋即陈化便是缓缓道:“好!既然如此,那贫道便说了。这封神榜封神,乃是封真灵,重塑神体,自此受封神榜束缚。为天道承认的周天正神。然而,大道尚有缺憾,封神榜所封之神也不可能完全一样。既然真灵不足。那贫道之意便是选择众圣门下有道之辈,介于仙道和神道之间的,以肉身封神,从而补周天之数。诸位。以为如此可好?”

“这。。”六圣闻言略微意外之后。彼此相视便是忍不住神色各异起来。

这封神榜封神,所封真灵,自然受封神榜束缚,自此便完全受到天庭节制。而肉身封神,显然不会受到封神榜完全的束缚,自由性更大。如此一来,众圣门下也不至于太避讳。而且,众圣也都是有门下弟子在天庭任职。从而以后对天庭有些掌控力的意思。如此,彼此沉吟了下的六圣。便是各自点头应了下。反正需要的人也不多,他们倒还是可以接受的。

老子当先道:“贫道门下只有玄都一人,况贫道也以太上老君的身份在天庭供职。我人教门下,便不再出人了!”

“我造化门下!伯邑考会任紫薇星君之位,瑶姬、杨婵也都是有玉帝钦封的仙职!青丘老祖、南极仙翁,也是早已再天庭供职!另外,洪锦和龙吉、曹升、曹宝倒是可以。对了,哪吒倒是也不错!”陈化随即道。

元始天尊一听不禁忙道:“天尊,哪吒是我玉虚门下!”

“哼!他还是我截教门下的呢!我截教门下金灵圣母、赵公明与哪吒会肉身封神,前去天庭供职!”通天教主不禁哼了声道。

听着通天教主的话,微微一滞的元始天尊便是道:“我玉虚门下太乙真人、杨戬、雷震子、哪吒、韦护、李靖等都可肉身封神!”

“元始师兄,这李靖可是我西方门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