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洪荒造化-第28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闻言,罗刹小姐顿时俏脸之上笑容更浓:“呵呵,大笨牛。你实力也不错啊!最起码,比我厉害多了。”

“和帝释天大人与红花圣母相比,还差了不少!”牛魔王却是谦虚的很。

咯咯一笑的罗刹小姐,不由美眸眯成了月牙般。显然很是高兴。

看着牛魔王和罗刹小姐。神色微动的迦楼罗,不禁目中掠过了一抹古怪之色。

而就在此时,一股凌厉澎湃的可怕气息猛然从下方如飓风般席卷而来,直接将牛魔王等人笼罩其中,同时一声低沉冷厉的低喝声响起:“牛魔王!敢伤我玉虚门下,真当你是师叔门下,我便不敢动你吗?”

“嗯?”豁然转身看去的牛魔王,看着那带着清源道君和中年道人冲天飞起、背负着一柄白色长剑的清瘦青袍道人。不禁面色微变:“太乙救苦天尊?”

来人正是玉虚门下元始天尊的亲传弟子太乙真人,因为在天庭挂了个天尊仙职。故而在洪荒之中又有着一个太乙救苦天尊的大号,端的是名声响亮,也算是如今玉虚门下极为高调的一个了。

“太乙师兄,这牛魔王仗着有师叔撑腰,猖狂至极,根本没有将我们玉虚门下放在眼中!”此时面色恢复了些血色、气息也是平稳起来的清源道君,不禁咬牙目光有些愤恨的看着牛魔王道。

闻言,牛魔王则是闷哼道:“太乙天尊,清源牛鼻子被我所伤,不过是他学艺不精罢了。你想为他撑腰,拿出手段来便是,我老牛接着!别说这么多没用的废话。”

“哦?的确是够猖狂!”目中冷光一闪的太乙真人,顿时一挥袖,双指呈剑指点出,一道凌厉之极的白色剑光瞬间划破虚空向着牛魔王而去。

见状双目微缩的牛魔王,不由低喝一声,手中混铁棍抡出,迎上了那道剑芒。

‘铿’一声清脆的金铁交击声响起,狂暴凌厉的能量逸散开来,瞬间使得牛魔王浑身一颤的倒飞出去,一张原本就有些黑的牛脸顿时涨成了暗红色。

“大笨牛,你没事吧?”罗刹小姐见状不由忙飞身来到牛魔王身旁担心道。

看着罗刹小姐一脸担心之色看向自己的样子,牛魔王顿时咧嘴一笑道:“没事!我老牛皮糙肉厚的,还没有这么容易被伤着!”

虽然听到牛魔王这么说,但看到其嘴角隐约的血迹,罗刹小姐还是忍不住美眸微红了些:“大笨牛,大傻牛,还嘴硬!”

“臭牛鼻子!你是什么天尊?”转而美眸瞪着太乙真人的罗刹小姐,不禁娇喝道:“就凭你,也敢和我太师祖一样称作天尊?就连我父亲,都可以轻易教训你!”

听到罗刹小姐这不客气的话,目中冷色一闪的太乙真人顿时冷声道:“哪来的野丫头?不知天高地厚!你父亲是何方神圣,敢大言来教训我,真是不自量力!”

“不自量力?太乙天尊,你未免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冷笑声中,血色流光一闪,便是来到了罗刹小姐和牛魔王前方的虚空之中化作了一身血袍的帝释天和一身红色罗裙的红花圣母。

看到帝释天,太乙真人顿时眉头一皱:“帝释天?”

“父亲!母亲!”罗刹小姐则是一脸惊喜之色的闪身上前喊道。

轻摸了摸罗刹的脑袋,红花圣母不禁秀眉微皱的训斥道:“你这丫头,真是大胆。竟敢跑到东胜神州来乱闯,还动手杀了人。要不是我和你父亲正巧敢来,看你闹出这么大的事情如何收拾。”

“母亲。我没有惹事的,是那个什么清源宗的少宗主先找我麻烦的!”嘴巴一翘的罗刹,面对红花圣母严厉的目光,不禁求救般的眨巴着眼睛可怜的看向帝释天求救道:“父亲!”

帝释天显然很宠溺罗刹,见状顿时笑道:“好了,红花!我们的女儿虽然胆大放肆调皮了些,可是也不是蛮横之人。不会无缘无故下杀手的。”

“是啊!被我杀的那个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否则的话,他一个修道之人。哪会有那么大的煞气?”罗刹顿时点头忙道。

闻言有些无奈的红花圣母,旋即便是美眸清冷的看向太乙真人道:“太乙真人,你也是上古得道的真仙,元始圣人门下的亲传弟子。竟然亲自出手为难小辈。不觉得有些过分吗?”

“红花,这是你跟我说话的态度?看来,青莲道君虽然修为高深,但是这教导弟子方面的确是有些欠缺啊!”太乙真人有些不爽的道。

“你。。”红花圣母一听顿时面露怒色。这太乙真人说她也就罢了,竟然说到她老师青莲道君身上,如何能不让她恼怒!

轻拍了下红花圣母的香肩,示意她不要冲动的帝释天,则是笑看向太乙真人道:“真人。红花说的也不无道理。我帝释天的女儿,阿修罗族的公主。也算是半个造化门下子弟,要叫青莲道君一声师祖,叫造化天尊一声太师祖,岂能你说处置就处置?”

“哼!就算她是真正的造化门下子弟,也不能如此肆无忌惮的杀我玉虚门下弟子,否则我玉虚门下威严何在?”太乙真人却是毫不退让的冷喝道。

闻言冷哼一声的红花圣母,不由冷声道:“那真人准备如何?”

“将那丫头交予我玉虚门下处置!放心,我玉虚门下不至于杀了她的,”太乙真人直接开口,但也没有真的把话说死。

听着太乙真人这话,帝释天不由笑了,笑的肆意,笑的冷傲:“哈哈。。”

“太乙老道,我告诉你,你是在做梦!”转而猛然面色一冷的帝释天,不由沉喝道。

说话间的帝释天,便是翻手取出了血色三叉戟,澎湃的血煞凌厉气息如潮水般向着太乙真人涌去。刹那间,虚空都是如被风吹皱的湖面般微微波荡起来。

见状,眉头微跳的太乙真人,也是目光冰冷的神色略显郑重了起来。

不过,同样是一尸准圣,身为圣人门下的太乙真人,对于自己的实力还是很自信的。他不相信,帝释天这儿成为准圣才数百年的小辈,能够有多厉害!

“哼!你血海冥河没了冥河老祖,就凭你帝释天,也敢与贫道猖狂!”冷笑一声的太乙真人,旋即便是伸手拔出了背后背着的宝剑,一道耀阳般刺眼的白色剑光直接向着帝释天斩去。

面对那道使得虚空都是整齐裂开的白色剑光,双目虚眯的帝释天,却是毫不畏惧的闪身上前,手中血色三叉戟化作一道刺眼的血芒迎上。

‘轰’一声爆响,虚空好似脆弱的玻璃般寸寸碎裂,红白两色的狂暴能量席卷开来,在无尽虚空之中掀起了可怕的风暴。

浑身微震略微后退的太乙真人,不禁神色有些郑重的看向了对面同样踉跄着后退两步面色微微涨红的帝释天,面色有些不好看。这个帝释天,倒还真是不容小觑啊!

“哈哈,不愧是圣人门下!真人的修为,帝释天佩服!”压下体内沸腾的气血,旋即帝释天便是对太乙真人朗声而笑道。不过,一脸笑意的帝释天,却是始终目光凌厉如刀的将太乙真人盯着。

面对帝释天那凌厉的目光,神色略微变幻间的太乙真人,便是目光凝聚的咬牙浑身气息更加凌厉可怕起来,无形的玄妙气息波动使得周围的虚空都是如被风吹动的水面般波荡起来。

“怎么?真人还要指教帝释天一二?”见状目光更加凌厉的帝释天,却是咧嘴面上笑意更浓了起来。不过,那笑容之中却是充满了冰冷和嗜血味道。

手中白色长剑剑芒凌厉起来的太乙真人,则是沉声道:“我玉虚门下的脸面,不是那么好打的!”

“你是在逼我再打一次啊!”摇头一笑的帝释天,便是毫不客气的直接闪身杀向了太乙真人。

‘铿’血色厉芒和白色剑光在虚空之中碰撞,劲气肆意,虚空碎裂。身影腾转变幻间,帝释天和太乙真人不多时便是交手了数十招,狂暴凌厉的能量带着可怕威严的气息波动,使得一脸激动兴奋之色的罗刹不禁俏脸微白。毕竟,对于只有天仙修为的她来说,如此级别的厮杀战斗,那即使逸散开的波动也是太可怕了。

就好似一个凡人观看神的战斗,即使那战斗的波动没有波及到凡人,凡人也是会被那战斗震慑得心身俱颤的。

看着缠斗在一起的帝释天和太乙真人,红花圣母则是秀眉轻皱了下。

眼看着二人厮杀更加激烈,渐渐打出火气,狂暴的能量波动向着四面八方席卷开来的时候,因为二人厮杀逸散的能量而微微震颤的虚空却是突然微微扭曲起来,转而一道黑色的壮硕身影便是从扭曲的虚空之中直接迈步而出。

“住手!”浑厚低沉的低喝声中,一道棍影如幻般隐约带着虎啸之声直接向帝释天和太乙真人打去。

‘蓬’‘蓬’两声闷响,好似连虚空都受到影响的棍影消失,而帝释天和太乙真人却都是浑身一震的飞退开去,各自手臂颤抖起来。

“嗯?”脚踏虚空,每一步都是使得空间扭曲的帝释天,稳住身影之后,不禁惊讶的看向那一身黑色道袍、手持带着虎纹的黑色长棍好似一座山般沉稳的立在虚空之中、整个人又隐约散发着一股冰冷煞气的壮硕男子,双目虚眯了下。这个突然出现的壮硕男子,让帝释天感觉到了浓浓的危机和压力。

另一边,同样脚踏虚空稳住身影的太乙真人,看到那壮硕男子先是一愣,旋即便是犹豫了下略显恭敬的拱手施礼道:“黑虎师兄!”

黑虎师兄?帝释天听的一愣,转而便是似乎想到什么般目露恍然意外之色。

“前辈!”红花圣母忙带着罗刹上前对那壮硕男子施礼。

侧头淡笑看了眼红花圣母的壮硕男子不禁道:“说起来,我得道比你老师还早,若不弃,便叫我一声黑虎师伯好了。造化一脉不得了,连红花你这位三代弟子在数百年前的大劫之中都大展神威,倒是让师伯汗颜了。可惜,师伯我却是有事耽搁,错过了那场仙魔大战。”

第五百六十二章杨蛟发威,后羿出手

那一身黑色道袍、手持虎纹长棍、霸气外露的壮硕男子,正是通天教主门下大弟子黑虎道人。

“大师兄!”牛魔王显得很是恭敬拘谨的上前对黑虎道人施礼。

侧头瞥了眼牛魔王,目光威严的黑虎道人不禁略显不满道:“奎牛,你也算是我截教门下二代弟子了,在老师门下听道多年,竟然依旧如此不济,连太乙一招都接不住,真是给我截教丢脸。”

牛魔王一听,顿时额头微微冒起冷汗的讪讪然不敢多说。黑虎道人在截教的地位,就好似青莲道君在造化门下的地位一般。虽然牛魔王也算是和黑虎道人同辈,但是他面对黑虎道人却是好似面对一个严厉的长辈般,丝毫不敢怠慢。

“太乙,你应该知道,奎牛他乃是老师的坐骑,是我截教之人。竟然还敢如此放肆的对他出手,莫非是不把家师通天教主放在眼中,欺我截教无人吗?”见牛魔王那讪然的样子,微微摇头的黑虎道人,便是转而目光如电的看向太乙真人冷声开口道。

一听黑虎道人这话,太乙真人顿时面色一变的忙道:“黑虎师兄,太乙绝无此意!只不过是因为牛魔王擅自插手我阐教事务,阻拦我抓住那杀死我玉虚门下的魔女,故而才有此冲突。”

“魔女?”目中冷光一闪的帝释天开口了:“太乙真人,你在说我的女儿吗?”

太乙真人则是抬头面色冷淡的看着帝释天,他忌惮黑虎道人。可却不会在乎帝释天:“帝释天!你女儿杀我玉虚门下子弟,难道还有理了不成?”

“杀了又如何?太乙真人,难道你要为此挑起玉虚一脉和造化一脉的矛盾吗?”红花圣母秀眉轻挑的看向太乙真人。语气清冷淡然。

听着红花圣母这话,眉头一跳的太乙真人,顿时神色有些不自然的面色微沉道:“怎么,红花圣母,你造化门下的人,便可轻易杀死我玉虚门下子弟吗?”

“哎!别转移话题!”轻抬手的黑虎道人,则是淡笑开口道:“太乙。你之前所说,奎牛他帮了红花的女儿,所以你才对他动手。你的意思是。奎牛他有错在先?”

眉头微皱看向黑虎道人,略微沉默的太乙真人忍不住道:“黑虎师兄,难道他做的还是对了不成?”

“当然是对了!”黑虎道人理所当然的道:“我截教和造化一脉一向同气连枝,关系甚好。这红花的女儿。乃是造化一脉的小辈。见到她被欺负,奎牛出手有何问题?倒是你这位玉虚门下元始师伯的亲传弟子,一个准圣,竟然为了为难一个天仙实力的小辈而出手,似乎有些过分了吧?红花说得不错,因为这么一点儿小事而挑起和造化一脉的矛盾,只怕你太乙付不起这个责任吧?如果元始师伯知道,你说他是夸赞你保全了玉虚一脉的威严呢?还是责怪你的不识大体?”

听着黑虎道人这么一番话。一张消瘦的脸庞微微涨红的太乙真人,不禁面色一阵变幻起来。

“黑虎师兄。你这么说,我玉虚门下子弟的死,便白死了吗?”转而太乙真人便是有些不甘的看向黑虎道人。

眉头微凝,沉默看了眼太乙真人的黑虎道人,便是淡然道:“奎牛,先随我回金鳌岛吧!”

“是,大师兄!”看了眼罗刹,犹豫了下的牛魔王,还是恭敬应声道。

看到黑虎道人说话间便要离去的样子,神色微变的太乙真人顿时道:“黑虎师兄,你别忘了,三教本一体。造化门下的弟子如此猖狂,打的可是人阐截三教教主的脸!”

“嗯?”身影一顿的黑虎道人,不禁转而目光如电的看向了太乙真人,看得太乙真人面色一变的心中微微一颤。仅仅一个目光,便让太乙真人有种浑身冒冷汗的感觉,彼此间的察觉实在是太大了。

喉咙滚动了下的太乙真人,心中有些暗惊:“他到底有多强,二尸准圣,也不至于使我有那么浓烈的危机感吧?”

说起来,黑虎道人算是截教门下比较低调的了。不过,作为截教通天教主门下首徒,他的实力绝对不可小觑。

“哈哈。。”突然一声朗笑声响起,略带不屑的清朗声音响彻天际:“笑死我了!造化门下弟子猖狂?打脸?太乙真人,你玉虚门下传道东胜神州,子弟无数,随便杀一个就是打脸,那你玉虚一脉的脸面只怕早就该被打肿了。”

太乙真人一听顿时面色一沉的喝道:“什么人,口出狂言?”

“狂言?我说的是实话而已!哎,有时候,真是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啊!”话音未落,一阵扭曲的虚空之中,伴随着紫色电蛇游动,一道挺拔的身影便是从中迈步而出,正是一身紫金色长袍、好似一柄欲要刺破苍穹的长枪般气势凌厉的杨蛟。

看到杨蛟,面色不太好看的太乙真人倒是心中微微松了口气。还好,来得是杨蛟这位造化门下的三代弟子,若是陈化门下随便一个亲传弟子前来,都够他喝一壶的。

“黑虎师伯!”随意瞥了眼太乙真人,毫不在意的杨蛟,便是转而客气的对黑虎道人拱手施礼。

见到杨蛟,目中精光一闪的黑虎道人,顿时点头面上露出了一丝淡笑:“不错!不愧是青莲道君的弟子,果然是名师出高徒。”

“黑虎师伯,待弟子解决了这边的小麻烦,再与师伯闲谈!”说话间的杨蛟,便是在黑虎道人点头含笑的目光下闪身来到了红花圣母和帝释天身旁,对二人笑着拱手施礼道:“师姐,帝释天大哥!”

伸手拍了下杨蛟的肩膀。朗声一笑的帝释天不由道:“杨老弟,多年不见,你的修为只怕连我也比不上了。不愧是造化门下最出色的三代弟子啊!当然,红花也不错!”

一旁红花圣母停了,顿时没好气的白了眼帝释天。

对此,帝释天只是嘿嘿一笑,那副无赖样子看得红花圣母心中有些无奈。

见状一笑的杨蛟,不由侧头看向了一旁好奇看向自己的罗刹挑眉道:“这是罗刹吧?一转眼,都这么大了啊!”

“你是杨蛟师叔?”大眼睛闪亮的罗刹。好奇看向杨蛟问道。

帝释天顿时笑着介绍道:“罗刹,你杨蛟师叔,修为可是不比父亲差啊。”

“我知道的。杨蛟师叔是造化一脉三代弟子之中最厉害的。这个,母亲对我说过的,”点头说着的罗刹,显得有些崇拜的看着杨蛟期待道:“师叔。你能不能打过那个什么太乙真人啊?”

闻言一愣的杨蛟。旋即便是摸了摸罗刹的脑袋一笑道:“呵呵,他啊!一个刚达到准圣数百年的一尸准圣罢了。师叔还不放在眼中!”

听到杨蛟这毫不把他放在眼中的话,太乙真人顿时面色黑了下来。

“杨蛟小辈!竟敢如此猖狂,贫道今日便代你老师教训你一番!”心中气急的太乙真人,说话间便是浑身光芒好似耀阳光芒般闪亮起来,一股可怕的气息波动弥散开来,引得周围虚空一震震颤扭曲。

见状轻摇头淡笑了下的杨蛟,则是目中厉芒一闪的当先闪身杀向了太乙真人。

‘嗤’好似动作太快身体摩擦虚空发出的声音响起。周身虚空一震扭曲波动的杨蛟,眨眼间已是来到了太乙真人面前。手持紫金色长枪一枪直刺太乙真人。

“玉清剑诀——耀阳现!”看着那看似简单却浑然天成的一枪刺来,一股寒意涌上心头的太乙真人顿时忙快速手捏印决,控制着背后那柄白色长剑飞掠而出,好似耀阳般耀眼的剑光瞬间撕裂虚空,和杨蛟手中的紫金色长枪碰撞在了一起。

‘轰’一声爆响声中,浑身一震的太乙真人,不由面色涨红的一口血吐出,转而狼狈的倒飞了出去,那白色长剑也是光芒黯淡的飞回了他背后的剑鞘之中,好似恐惧害怕般一阵震颤着。

“哼!代我老师教训我,你还不够资格!”略微后退,手持紫金色长枪气势凌厉的立在虚空之中的杨蛟,则是目光如电般冷然将太乙真人盯着。

‘噗’闻言羞怒不已的太乙真人,顿时又是一口血吐出,气息都是有些萎靡起来。

“走!”目光不甘恼恨不已的看了眼杨蛟,旋即太乙真人便是低喝一声当先转身离去,向着清源山方向飞去。

见状,愣了下的清源道君和那中年道人,忌惮的看了眼杨蛟之后,便是忙飞身向着太乙真人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哇!师叔好厉害,这么轻易就把他们打跑了!”罗刹显得很是兴奋的蹦跳着道。

杨蛟闻言则是摇头一笑的转而对一直在一旁静静观战的黑虎道人拱手道:“黑虎师伯,让你见笑了!”

“元始师伯门下,的确是不怎么成气候!”黑虎道人则是轻摇头随意说了声,转而淡笑道:“不过造化门下有杨蛟你这样出色的三代弟子,气运实在是让人羡慕啊!”

杨蛟不由谦逊一笑道:“黑虎师伯过奖了!”

“我可是说实话!众圣门下的三代弟子中,也只有造化门下有了堪比准圣的子弟。这可不光是因为造化一脉擅长教导弟子!”淡笑说着的黑虎道人,便是转而道:“好了,贫道要回金鳌岛向老师复命,便先告辞了。”

“送师伯!”轻点头的杨蛟忙含笑拱手相送。帝释天、红花等也是略显恭敬的目送黑虎道人带着牛魔王离去。

待得二人身影没入扭曲的虚空之中消失不见,杨蛟才转而看向红花圣母和帝释天笑道:“师姐,帝释天大哥,我奉师祖之命前来接应你们。师祖、老师以及众位师叔伯还有师兄弟姐妹们,可都是在等着你们呢!”

“父亲、母亲,你们要去蓬莱仙岛吗?我也要去!”罗刹一听不禁美眸闪亮的忙道。

杨蛟闻言不由笑了:“呵呵。一起去!一起去!”

“迦楼罗!你们先回血海吧!”帝释天直接对不远处虚空之中恭敬待命的迦楼罗以及另外四位金仙实力的阿修罗族族人吩咐道。

“是!”恭敬应声的五人,旋即便是以迦楼罗为首一起向着西方天际而去。

目送他们离去的帝释天,不禁转而笑看向杨蛟道:“杨老弟。就麻烦你带我们一家三口去蓬莱仙岛了!”

“好!我们出发!”含笑点头的杨蛟,顿时周围的虚空扭曲起来,转而四人便是身影没入扭曲的虚空之中消失不见了。

。。。

破空声中,迦楼罗五人快速的在无尽海域上空向着幽冥入口的漩涡通道赶去。

迦楼罗当先而行,面色冷淡,整个人都是显得很是冷漠。

跟着他的四个金仙实力的阿修罗族族人,虽然表面上同样冷冰冰的。可是在飞行的过程中四人却是彼此传音热闹的谈论着。

“哈哈,此次能够看到阿修罗王出手,真是不虚此行啊!”其中一个阿修罗族族人显得很是兴奋的神识传音对其他人道。

另一个阿修罗族族人随即道:“阿修罗王可是准圣强者。举手投足间威能无限、碎裂虚空,真是太强了!那位造化门下的门人,似乎是圣母的师弟吧?真是厉害啊!看起来,好像比阿修罗王还厉害!”

“他怎么会比阿修罗王厉害?阿修罗王可是出了老祖之外我阿修罗族最强者!”第三个阿修罗族族人有些不满了。

而最后一个阿修罗族族人则是道:“连阿修罗王都开口承认不如对方。那人的实力绝对不弱于阿修罗王。”

“造化门下。真是厉害啊!随便出来一个,便是准圣强者!”

“那可是青莲道君的弟子!青莲道君知道吗?那可是被称为圣人门下第一强者。就算是老祖,也不见得是其对手啊!”

“听说那杨蛟修炼不过千余年,竟然那么厉害,真是不可思议啊!”。。

四人传音谈论间,当先飞行的迦楼罗却是似有所觉的眉头微皱,飞行的速度缓慢了下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