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洪荒造化-第32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轻点头的禺狨王,不由道:“没错!可惜孔宣大人不肯完全站在我们妖族这边,否则妖族有这么一位大能坐镇,在洪荒之中也不会混得这么惨了。”

“哼!他不管是他的事情,我们无法左右!”孙悟空则是目光灼灼的道:“妖族如今是没有扛鼎之辈,但是以后却不见得没有。我等被妖族七大圣,如今也算是妖族顶尖强者。只要我们变强了,妖族在洪荒之中自然地位提升。”

听着孙悟空的话。微微一愣的几人,便是彼此相视的目光亮了起来。

。。。

花果山。水帘洞内的石床上,孙悟空正盘坐静修着。

“大王!大王!”呼喊声响起,一个猴妖蹦跳着过来禀报道:“启禀大王,外面来了个长嘴大耳朵的猪妖和尚,说是你师弟,前来求见!”

眉头微皱睁开双目的孙悟空,听到那猴妖的话,顿时微微一瞪眼:“什么?”

“把他给我抓进来!”猴妖正要再说,孙悟空便是喝道。

猴妖应声领命去了。不多时,那些小猴一窝蜂把猪八戒推将上来,按倒在地。

孙悟空故作不认识他喝问道:“你是哪里来的夷人?”

猪八戒见他装傻,只得低着头无奈道:“不敢,承问了。不是夷人,是熟人。”

孙悟空则是淡淡道:“我这大圣部下的群猴,都是一般模样。你这嘴脸生得各样,相貌有些雷堆,定是别处来的妖魔。既是别处来的,若要投我部下,先来递个脚色手本,报了名字,我好留你在这随班点扎。若不留你,你敢在这里乱拜!”

猪八戒低着头,拱着嘴道:“不羞,就拿出这副嘴脸来了!我和你兄弟也做了几年,又推认不得,说是什么夷人!”

孙悟空挑眉笑道:“抬起头来我看。”

那呆子把嘴往上一伸道:“你看吧!你认不得我,好道认得嘴耶!”

孙悟空忍不住笑道:“猪八戒!”

猪八戒听见一声叫,就一毂辘跳将起来道:“正是,正是!我是猪八戒!”

他又思量道:“认得就好说话了。”

孙悟空冷瞥了他一眼道:“你不跟唐僧取经去,却来这里怎的?想是你冲撞了师父,师父也贬你回来了?有甚贬书,拿来我看。”

猪八戒闷声道:“不曾冲撞他,他也没什么贬书,也不曾赶我。”

孙悟空不由道:“既无贬书,又不曾赶你,你来我这里干什么?”

猪八戒目光一转忙道:“师父想你,着我来请你的。”

孙悟空一听顿时面色微沉的摇头道:“他也不请我,他也不想我。他那日对天发誓,亲笔写了贬书,怎么又肯想我,又肯着你远来请我?我断然也是不好去的。”

猪八戒就地扯个谎,忙道:“委实想你,委实想你!”

孙悟空淡然问道:“他怎的想我来?”

猪八戒连道:“师父在马上正行,叫声徒弟,我不曾听见,沙僧又推耳聋。师父就想起你来,说我们不济,说你还是个聪明伶俐之人,常时声叫声应,问一答十。因这般想你,专门叫我来请你的,万望你去走走。一则不负他思念之心,二来也不负我远来之意。”

孙悟空听得目光微闪,跳下崖来,用手搀住猪八戒笑道:“贤弟,累你远来,且和我耍耍儿去。”

猪八戒忙道:“哥啊,这个所在路远,恐师父盼望去迟,我不耍子了。”

孙悟空则眉头微皱道:“你也是到此一场,看看我的山景何如。”

那呆子不敢苦辞,只得随他走走。二人携手相搀,概众小妖随后,上那花果山巅之处。好山!自是那大圣回家,这几日,收拾得复旧如新,但见那:

青如削翠,高似摩云。周围有虎踞龙蟠,四面多猿啼鹤唳。朝出云封山顶,暮观日挂林间。流水潺潺鸣玉珮,涧泉滴滴奏瑶琴。山前有崖峰峭壁,山后有花木穠华。上连玉女洗头盆,下接天河分派水。乾坤结秀赛蓬莱,清浊育成真洞府。丹青妙笔画时难,仙子天机描不就。玲珑怪石石玲珑,玲珑结彩岭头峰。日影动千条紫艳,瑞气摇万道红霞。洞天福地人间有,遍山新树与新花。

第六百二十六章义激猴王,智降妖怪

花果山上,景色观看不尽,猪八戒看得满心欢喜道:“哥啊,真是好一个仙山福地啊!果然不愧是洪荒第一名山!”

孙悟空笑道:“贤弟,既然如此,便在此多住些日子吧!”

猪八戒闻言心中暗暗叫苦,但看孙悟空那含笑的样子,只得赔笑应下。

二人谈笑多时,下了山,只见路旁有几个小猴,捧着紫巍巍的葡萄,香喷喷的梨枣,黄森森的枇杷,红艳艳的杨梅,跪在路旁叫道:“大圣爷爷,请进早膳。”

孙悟空笑道:“我猪弟食肠大,却不是以果子作膳的。也罢也罢,莫嫌菲薄,将就吃个儿当点心罢。”

看到那些鲜果的猪八戒,早已馋的口水要留下来了,闻言忙道:“我虽食肠大,却也是入乡随俗。拿来,拿来,我也吃几个儿尝新。”

二人吃了果子,日头渐高。那呆子恐怕误了救唐僧,不由催促道:“哥哥,师父还盼着你回去呢!你看我们什么时候启程啊?”

孙悟空则道:“贤弟难得来一次,到我的水帘洞中看看如何?”

猪八戒见孙悟空顾左右而言他,不由眉头微皱的闷声道:“多感老兄盛意,奈何师父久等,我就不去了。”

孙悟空不置可否道:“既如此,不敢久留,我们就此作别吧!”

猪八戒一听顿时面色微变道:“哥哥,你不回去了?”

孙悟空摇头道:“我往哪里去?我在这里天不收地不管,自由自在。不自在玩耍,做什么和尚?我是不去,你自去罢。但上复唐僧:既赶退了。再莫想我。”

呆子闻言,不敢苦逼,只恐逼发他性子,一时打上两棍。无奈,只得喏喏告辞,找路下山去了。

孙悟空见他去了,毛茸茸的猴手摩挲着下巴。目光微微闪烁了下,当即差两个机灵些的小猴,跟着八戒。且探听他说些什么。

猪八戒下了山,行不上三四里路,忍不住心中火大的回头口里骂道:“这个猴子,不做和尚。倒做妖怪!这个猢狲。我好意来请他,他却不去!你不去便罢!”

走不上几步,猪八戒又忍不住骂骂咧咧的嘀咕几句。

那两个小猴,暗中听着不由都是心中大怒,急跑回来报与孙悟空道:“大圣爷爷,那猪八戒不大老实,他一路下山,走不上几步就骂大圣爷爷。”

孙悟空一听大怒。忙喝道:“把他给我拿来!”

众猴领命满地飞来赶上,把个八戒。扛翻倒了,抓鬃扯耳,拉尾揪毛,捉将回去。

却说那呆子被一窝猴子捉住了,扛抬扯拉,把一件直裰子揪破,不一时,到洞口。

孙悟空高坐在石崖之上,骂道:“你这馕糠的劣货!你去便罢了,怎么骂我?”

猪八戒跪在地下道:“哥啊,我不曾骂你,若骂你,就叫我自己嚼了舌头根子。我只说哥哥不去,我自去报师父便是了,怎敢骂你?”

孙悟空则是冷哼道:“你怎么瞒得过我?我这左耳往上一扯,晓得三十三天人说话;我这右耳往下一扯,晓得十代阎王与判官算帐。你一路骂我,当我听不到?”

靠!那不是比千里眼顺风耳还厉害?心中暗暗腹诽的猪八戒忙道:“哥啊,我晓得你贼头鼠脑的,一定又变作个什么东西儿,跟着我听的。”

孙悟空一听大怒:“小的们,选大棍来!先打二十个见面孤拐,再打二十个背花,然后等我使铁棒与他送行!”

猪八戒慌得磕头道:“哥哥,看在师父面上,饶了我罢!”

孙悟空不由哼了声道:“师父?他的确是好仁义啊!”

猪八戒慌忙又道:“哥哥,不看师父,也请看南海菩萨之面,饶了我罢!”

孙悟空听他说起观音菩萨,沉默了会儿才道:“既如此说,我且不打你,你却老实说,不要瞒我。那唐僧在哪里有难,你却来此哄我?”

猪八戒道:“哥哥,没甚难处,实是想你。”

孙悟空一听顿时气急骂道:“这个好打的劣货!你怎么还要瞒我?我老孙身回水帘洞,心逐取经僧。那师父步步有难,处处该灾,你趁早儿告诉我,免打!”

猪八戒闻得此言,慌忙叩头上告道:“哥啊,分明要瞒着你,请你去的,不期你这等样机灵。且饶我打,放我起来说吧!”

孙悟空见猪八戒那样子也是没了脾气,摆手道:“也罢,起来说。”

“实不瞒哥哥说,自你走后,我与沙僧保师父前行。只见一座黑松林,师父下马,叫我化斋。我因许远,无一个人家,辛苦了,略在草里睡睡。不想沙僧别了师父,又来寻我。你晓得师父没有坐性,他独步林间玩景,出得林,见一座黄金宝塔放光,他只当寺院。不期塔下有个妖精,名唤黄袍,被他拿住。后边我与沙僧回寻,只见白马行囊,不见师父,寻至洞口,与那怪厮杀。师父在洞内,幸亏了一个救星,原是宝象国王第三个公主,被那怪摄来者。她修了一封家书,托师父寄去,放了师父,”猪八戒忙起身道。

转而猪八戒无奈又道:“到了国中,递了书子,那国王就请师父降妖,取回公主。哥啊,你晓得,那老和尚可会降妖?我二人复去与战。不知那怪神通广大,将沙僧又捉了,我败阵而走,伏在草中。那怪变做个俊俏文人入朝,与国王认亲,把师父变作老虎。又亏了白龙马夜现龙身,去寻师父。师父倒不曾寻见,却遇着那怪在银安殿饮酒。他变一宫娥,与他巡酒舞刀,欲乘机而砍,反被他用满堂红打伤马腿。就是他教我来请师兄的。说道:‘师兄是个有仁有义的君子,君子不念旧恶,一定肯来救师父一难。’万望哥哥念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之情。千万救他一救!”

孙悟空听得不禁喝道:“你这个呆子!我临别之时,曾叮咛又叮咛,说道:‘若有妖魔捉住师父,你就说老孙是他大徒弟。’怎么却不说我?”

猪八戒又思量道:“请将不如激将,等我激他一激。”

心中计定,猪八戒道:“哥啊,不说你还好。正因为说了你。才更糟啊!”

孙悟空不禁皱眉道:“怎么说?”

猪八戒道:“我说:‘妖精,你不要无礼,莫害我师父!我还有个大师兄。叫做孙行者。他神通广大,善能降妖。他来时教你死无葬身之地!’那怪闻言,越加忿怒,骂道:‘是个什么孙行者。我可怕他?他若来。我剥了他皮,抽了他筋,啃了他骨,吃了他心!饶他猴子瘦,我也把他剁碎着油烹!’”

“是吗?”岂料孙悟空却是显得很是平静的挑眉目光凌厉的看向猪八戒淡然道:“那妖怪真的这么说?”

猪八戒被孙悟空看得有些心虚,但还是忙道:“没错!”

“想当年俺老孙大闹天宫,连天庭天神见到俺老孙都腿脚发软。洪荒之中,凡是有些明天的妖类。那个不知俺老孙的威名。那怪好大的口气,连俺老孙的名字都没听说过!如此说来。定是个无名小辈,你与沙僧也对付不了?”孙悟空不屑反问道。

猪八戒闻言一滞,旋即便是忙道:“师兄,那怪的确是厉害啊!向来他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故而没有听过师兄大名。否则,也不敢那般大言不惭。不过,他却真的是有些手段啊!”

“哼!若是那妖怪不厉害,你们也想不到我!”孙悟空没好气道。

猪八戒见孙悟空语气有些软化,顿时忙赔笑道:“师兄,我与沙师弟,的确是没有师兄那般神通广大。不过,师兄若是出手,那怪自然不是对手。”

“俺老孙倒要看看,究竟是个什么妖怪,那般厉害!”冷声说着的孙悟空,不由呼喝道:“孩儿们,看守好洞府,俺老孙去去便回。”

说着,孙悟空便是当先一个跟头驾云而去。

“哎!师兄,等等我啊!”喊了声的猪八戒,忙驾云随后跟了上去。

。。。

孙悟空和猪八戒小半日便是来到了黑松林,远远的在空中只见那金塔放光,猪八戒伸手指着道:“那便是黄袍怪的洞府?沙僧还在洞府里。”

孙悟空点头道:“你在空中,等我下去看看那门前如何,好与妖精见阵。”

猪八戒忙道:“师兄,那妖精不在家。”

“我晓得!”淡然说了声的孙悟空,便是按落祥光,径至洞门外观看。

只见有两个小孩子,在那里使弯头棍,打毛球,抢窝耍玩呢!一个有十来岁,一个有**岁了。正玩之时,被孙悟空赶上前,也不管他是张家李家的,一把抓着肩膀,提将过来。

那俩孩子顿时慌乱起来,口里夹骂带哭的乱嚷,惊动那波月洞的小妖,急报与那百花羞公主道:“奶奶,不知什么人把二位公子抢去了。”

原来那两个孩子正是百花羞公主与那妖怪生的。公主闻言,急忙走出洞门来,只见孙悟空提着两个孩子,站在那高崖之上,意欲往下扔,慌得那公主厉声高叫道:“那汉子,我与你没什么恩怨,你怎么把我儿子拿了去?我家夫君神通广大,我儿若是有些差错,决不与你干休!”

孙悟空道:“你不认得我?我是那唐僧的大徒弟孙悟空。我有个师弟沙和尚在你洞里,你去放他出来,我把这两个孩儿还你,似这般两个换一个,还是你便宜。”

那公主闻言,急往里面,喝退那几个把门的小妖,亲动手,把沙僧解了。

沙僧不禁惊讶道:“公主,你这是?”

公主忙道:“长老啊,你是我的恩人,你替我折辩了家书,救了我一命,我也留心放你。不期洞门之外,你有个大师兄孙悟空来了,叫我放你哩。”

“大师兄?”沙僧一听不由面露激动之色。忙向洞府之外而去。

那百花羞公主见状,也是慌忙跟了上去:“长老,且劝你师兄。放了我的孩子吧!”

“大师兄!”匆匆出了波月洞的沙僧,看到外面山巅之上的孙悟空,顿时惊喜的忙飞身上去喊道。

看着沙僧,孙悟空也是面露喜色道:“沙师弟,没事吧?”

“没什么!”沙僧摇头笑道。

“那汉子,我已经放了你师弟,将我孩儿放了吧!”百花羞公主也是来到波月洞外。向孙悟空喊道。

孙悟空则是淡笑朗声道:“公主,不好意思,你的孩子我暂时不能放还与你。”

那公主一听顿时怒道:“你这和尚。全无信义!你说放了你师弟,就与我孩儿。怎么你师弟放去,反不放我孩儿?”

孙悟空笑道:“公主休怪,你来的日子已久。带你令郎去认他外公去。”

“你想要威胁我夫君?”百花羞公主则是俏脸微变。咬牙恼怒的看向孙悟空。

眉头一掀的孙悟空,不由笑道:“公主,这主意不错!我想那妖怪,应该不会不在意自己的孩子。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嘛!有你这两个孩子在,我师父便无忧了。”

“不过,公主放心,俺老孙还不至于对两个孩子下手。你放了我师父脱险。与我师徒有恩,俺老孙保证绝不会伤害你的孩子便是!”孙悟空转而又道。

说着。孙悟空不待那公主多说,便是对沙僧和从空中飞下的猪八戒道:“呆子,沙师弟,你们一人带一个,将这两个孩子带着随俺老孙一起去宝象国找那妖怪去。”

应了声的二人,便是一人一个从孙悟空手中接过了那两个孩子,随孙悟空去了。

百花羞公主见状,不由焦急忐忑又无可奈何。

然而,百花羞公主没有注意的是,后面洞府门口的小妖却是一个个被定住了般。

‘嗡’虚空震颤扭曲,身穿碧绿罗裙的清冷少女从扭曲的虚空中迈步而出,来到了百花羞公主面前,正是那云霄的三妹碧霄仙子。

“你是什么人?”百花羞公主有些惊讶的失声问道。

微微打量了下百花羞公主的碧霄仙子便是淡笑道:“我是你夫君黄袍妖的师姐碧霄仙子。百花羞,先随我去宝象国吧!否则,你的孩儿只怕有危险了。”

“什么?那唐僧的徒弟答应我不会伤害我孩儿的,难道他们会食言?”百花羞公主一听不禁面色一变。

碧霄仙子却是没有多做解释,上前抓住百花羞公主的手臂,便是带着她踏入了扭曲的虚空之中离去。

。。。

宝象国王都,三道流光从远处天际飞掠而来,在王宫上空停下,正是孙悟空三人。

“黄袍怪,你的孩子在我们手中,速速出来!”挥舞着金箍棒的孙悟空大喝道。

那如雷般的大喝声,在整个王宫上空回响起来,惊得整个王宫中的人都是慌乱起来。

王宫的银安殿中,宿醉的黄袍怪,听着那大喝声豁然惊醒,不由忙闪身来到空中。

“父亲!”那被猪八戒与沙僧抓着的两个孩子看到黄袍怪忙哭喊道。

见状,咬牙切齿的黄袍怪,转而看到孙悟空,顿时面色一变:“孙悟空?”

“哦?妖怪,你竟然认得俺老孙?”孙悟空见黄袍怪这幅惊讶变色的样子,不由眉头一掀的眯眼笑道:“看来,你的来历并不一般!”

听着孙悟空的话,面色略微变幻的黄袍怪,便是深吸了口气咬牙忙道:“孙悟空,你也是英雄了得,堂堂齐天大圣,竟然用两个幼子威胁我,不觉得有**份吗?”

“不必激我!”孙悟空则是摇头道:“黄袍怪,放了我师父,我便还你儿子!”

黄袍怪闻言一愣,旋即便是点头闪身向着那关押唐僧的王宫大殿而去。

王宫大殿门口,此时宝象国国王以及众文武正紧张的看向外面空中。

而大殿的空地上,则是有着一个巨大的铁笼,笼中正是那唐僧被黄袍怪变成的老虎。

“打开笼子!”闪身落入殿内的黄袍怪,直接对殿上的护卫喝道。

护卫不敢怠慢,忙恭敬应声去将笼门打开。

闪身来到笼子内,伸手放在老虎头上,一道符印从手心浮现,瞬间打入那老虎体内。刹那间,老虎变幻化作了唐僧。

“和尚,出来!”拉出唐僧的黄袍怪,便是忙带着他向空中飞去。

“这。。”宝象国国王以及那些文武大臣见状都是有些面面相觑。

闪身来到空中的黄袍怪,则是对孙悟空喝道:“孙悟空,放了我孩儿!”

“先放了我师父!”目光复杂的看了眼唐僧的孙悟空,则是道。

黄袍怪一听不由伸手捏住了唐僧的脖子咬牙喝道:“孙悟空!别给我讨价还价,不然,我杀了这老和尚!”

“哼!”冷哼一声的孙悟空,则是双手虚伸的一股吸力凭空产生将被猪八戒和沙僧抓着的两个孩子吸入了手中,冷然看向黄袍怪道:“你可以试试!我师父死了,你的孩子也要陪葬!”

见孙悟空这幅强硬姿态,黄袍怪不由气急道:“孙悟空,你不要太过分了!我若先放了你师父,岂知你会不会真的放了我孩儿?”

“好,我先还你一个!你把我师父放了,我再还你另外一个!”孙悟空说着便是将那年纪小些的孩子扔给了黄袍怪。

慌忙闪身上前接过的黄袍怪,不由深深的看了眼孙悟空:“希望你言而有信!”

说着,黄袍怪便是将唐僧扔向了孙悟空。

“俺老孙还不屑骗你!”冷笑一声的孙悟空,闪身接住唐僧的同时,便是顺手将黄袍怪的另外一个孩子扔给了他。

然而,不待黄袍怪接住那个孩子,一道凌厉的金光却是从天而降,向着那孩子当头击去。

“孩儿!”惊呼一声的黄袍怪,忙闪身上前,翻手取出一柄宝刀向那金光格挡而去。

‘铿’一声金铁交击声响起,金光化作一个暗金色的神杵倒飞向空中,落入了一个金甲天神手中。在那金价天神身后,还跟这些天兵天将。

孙悟空见状眉头微皱,随手将唐僧扔给了猪八戒和沙僧。

“奎木狼!你竟敢私自下界,匹配凡人,生下孽障,实在是罪过不小!”那金甲天神手持神杵指着黄袍怪喝道:“玉帝有旨,擒你上天受罚!你与百花羞公主生下的孽障,不可留之!”

闻言面色大变的奎木狼,不由咬牙忙道:“只要你们不杀我孩儿,我甘心随你们回天庭领罪!”

“奎木狼,既然你如此固执,休怪我无情了!”那金甲天神则是摇头沉声喝道。

说着,不容分说的金甲天神,便是闪身上前一神杵向奎木狼打去。

双手抱着孩子根本腾不出手来的奎木狼,只得忙将两个孩子护在怀中,背身硬抗了那金甲天神一击,吐血狼狈向下飞落而去。

第六百二十七章悟空求情,师徒和解

金甲天神见状冷哼一声,旋即便是抡起手中神杵欲要继续攻击。

‘铿’一声金铁交击声响起,孙悟空却突然出手举起金箍棒挡住了那神杵。

浑身一震飞退开去的金甲天神,不禁皱眉不满的看向孙悟空道:“大圣,我是来帮你的,为何你却要出手拦我?”

“只是有些看不惯,故而出手!”孙悟空随手挥舞了下金箍棒撇嘴道:“你等若是有心帮忙,便该早些过来。玉帝也是小家子气!那奎木狼下界为怪,犯了天条,与他孩儿何干?两个稚子何辜,竟然要将他们打杀?”

金甲天神不由道:“大圣此言差矣!天庭自有天规法度,我等也是奉旨行事,还请大圣莫要与我等为难。”

“孙大圣!多谢出手,你的情意奎木狼铭记于心。不过,此事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便不要插手了,”感激看了眼孙悟空的奎木狼,不由道。

闻言看了眼奎木狼的孙悟空,不由朗声笑道:“呵呵,俺老孙果然没有看错。你虽然下界为妖,但却也是个有担当的汉子,老孙佩服。今日,你的事情俺老孙还管定了!俺老孙向百花羞公主保证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