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洪荒造化-第33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哼!那三个贼子,真是好大胆子。竟然敢冒充三清道祖!”鹿力大仙怒道。

虎力大仙和羊力大仙一听,也是反映过来,忙和鹿力大仙一起上前对申公豹道:“师父,还请您为弟子主持公道,对付那三个贼子。”

“放肆!什么都要师父出手,你们自己有何用?”羽墨仙子娇喝道。

三人一滞,不待开口,申公豹便是淡笑道:“你们且去探探情况,若是有什么危险,为师自会出手保住你们的。”

“是,师父!”三人一听顿时心中松了口气的惊喜应声离去了。

待得他们离去,羽墨仙子不禁开口道:“师父,他们也太笨了。您为何要收他们为记名弟子呢?徒儿可没看出他们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

“是吗?”申公豹挑眉一笑的反问道:“羽墨啊!你看他们三人不过太乙散仙之流,还是妖族出身,但是浑身却无甚妖气,反而有着一番道家风范。你不觉得,他们和一般的妖族有些不同吗?他们所行所坐,更是让人想不到。一般的妖族都是在深山恶水之中占有洞府,他们却是在人类之中自在逍遥。有趣啊!”

羽墨仙子秀眉微蹙,有些不解道:“这又怎么样?这三个家伙,是没有碰到厉害的人族修士,否则早被除魔卫道了。”

“是啊!可你想过为什么他们有这么好的运数吗?”申公豹笑问道。

“哎呀!师父,您就别卖关子了!”羽墨仙子有些无奈的看向申公豹。

呵呵一笑的申公豹,便是品了口酒道:“那是因为,他们与人为善,为民求雨,恩泽万民,功德不小,故而化去了些妖气,多了些道门风范,少了些磨难,多了些运道,修行上也是顺遂很多。”

“哦!师父,我明白了!您是说,他们虽然是妖族,却是身具功德,很是难得。就算他们资质差些,但是将来也能有一番成就。而功德在身之辈,在未来的一些劫难中,也会更有机会活下去,是吗?”羽墨仙子美眸微亮道。

申公豹点头笑道:“不错!孺子可教也!”

若有所思点头的羽墨仙子,不禁嘴角轻翘的淡笑道:“这么说,这三个家伙还真是有些意思啊!”

。。。

另一边,孙悟空三人吃得差不多了,正要离开时,虎力大仙三人却是出现在了外面,客气的求告三清道祖,辞谢仙丹符水。

“玩了玩了!要露馅了!”猪八戒有些埋怨道:“猴哥,早知道就该早点儿吃了走人。现在被堵在了门口,可怎么是好?”

孙悟空闻言不禁瞪了眼猪八戒:“呆子!还不是你怎么吃都吃不够!”

“大师兄。先想想办法应付过去吧!”沙僧也是有些着忙的道。

眼珠子一转的孙悟空,顿时面上露出了坏笑:“有了!两位贤弟,你们且附耳过来。听俺老孙说。。”

“这?”猪八戒一听,险些笑出声来,忙伸手捂住了嘴巴。

听外面虎力大仙又求了声,孙悟空这才一本正经的道:“那晚辈小仙,不需拜伏。我欲不留些圣水与你们,恐灭了苗裔;若要与你,又忒容易了。”

虎力大仙闻言和鹿力大仙、羊力大仙相视一眼。旋即便是继续演戏的恭敬道:“万望天尊念弟子恭敬之意,千乞喜赐些许。我弟子广宣道德,奏国王普敬玄门。”

孙悟空道:“既如此。取器皿来。”

故作惊喜的谢了恩,虎力大仙抬一口大缸放在殿上,鹿力大仙端一砂盆安在供桌之上,羊力大仙把花瓶摘了花。移在中间。

孙悟空又道:“你们都出殿前。掩上格子,不可泄了天机,好留与你些圣水。”

虎力大仙等恭敬应了声,都忙退出去,掩了门。

见状,孙悟空忙立将起来,掀着虎皮裙,撒了一花瓶臊溺。

猪八戒见了欢喜道:“哥啊。我和你做这几年兄弟,只这些儿不曾弄我。我才吃了些东西。道要干这个事儿哩。”

那呆子揭衣服,忽喇喇,就似吕梁洪倒下坂来,沙沙的溺了一砂盆,沙和尚却也撒了半缸,依旧整衣端坐在上道:“小仙领圣水。”

吩咐其他小道在外,虎力大仙三人进来恭敬行礼之后,这才各自端起了缸盆瓶来。

只闻得一阵尿骚怪味冲鼻,低头相视的三人,都是暗自咬牙的一起动手,将那些尿尽皆向着孙悟空三人泼去。

不及防备的三人,被泼个正着,不由都是微微呆愣了下。

“妖道!”转而反应过来咬牙暗恨不已的孙悟空,不由恼怒的拿出了金箍棒,向着羊力大仙劈头便打了过去。

羊力大仙早有准备,忙化作一道清风离去了。

虎力大仙和鹿力大仙也是反应不慢,忙都化清风去了。

一棒子打在地上,打得整个三清殿一阵晃动的孙悟空,犹自面色涨红的不解气。

同样郁闷不已的猪八戒不由道:“猴哥啊!这下可好,捉弄人不成,反而害得我们兄弟都被泼了一身的尿。”

孙悟空一听,不由恼怒的回头瞪了眼猪八戒,吓得猪八戒一缩脑袋。

“好了,大师兄!那三个妖道一时难寻,咱们还是先离开吧!回去晚了,只怕师父发现起疑,”沙僧则是忙上前劝道。

闻言,深吸了口气的孙悟空便是点头道:“好!俺老孙便先让他们多活一时。”

说话间,孙悟空哥仨便是一起离了三清殿,回到了智渊寺中。

。。。

再说那虎力大仙三人前去回复申公豹,都是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显然很是得意之情戏弄了孙悟空哥仨。

“很有趣是吧?我告诉你们,那三人乃是去西天取经的唐僧之弟子,他们明日便会前去朝拜国王,到时候你们难免碰面。那唐僧的三个徒弟,可不简单。尤其是大徒弟孙悟空,神通广大,为师想要对付他都不容易!”申公豹淡笑反问道。

虎力大仙则是自信道:“师父放心!明日到了王宫,任他有天大的本事,也不会是我兄弟的对手。他们若是敢放肆,我便让他们兑换不了通关牒文,离不了车迟国。”

“没错!王宫之中,料想那唐朝的和尚也不敢放肆!”鹿力大仙也是忙道。

申公豹不置可否一笑:“好!既然你们那么有信心,那为师就不多说了。我这里有三个护身玉符,若是明日有什么变故,可保你们性命。”

说着,申公豹便是翻手取出了三枚黑色玉符扔给了虎力大仙三人。

“多谢老师!”慌忙接过的三人都是惊喜称谢。

“去吧!”申公豹点头微微摆手道。

恭敬行礼的三人,这才应声离去了。

待得他们离去。羽墨仙子不由道:“就他们,还想跟那猴精的孙悟空耍心眼,到时候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呵呵。他们的确是却了些历练。不过这次,他们会收获不小的,”申公豹有些意味深长的一笑,笑容中有些戏谑的味道。

。。。

次日五鼓三点,那车迟国国王设朝,聚集两班文武,四百朝官。但见绛纱灯火光明,宝鼎香云叆叇。此时唐三藏醒来叫道:“徒弟徒弟,随我倒换关文吧!”

孙悟空与沙僧、八戒急忙起身。穿了衣服,侍立左右道:“上告师父,这昏君信着那些道士,兴道灭僧。恐言语差错。不肯倒换关文,我等护持师父,都进朝去吧!”

唐僧大喜,忙披了锦遥卖摹K镂蚩沾送ü匚碾海涛蚓慌踝挪в郏蚰苣昧宋龋心衣砥ィ挥胫窃ㄋ律词亍>吨钡轿宸锫デ埃曰泼殴僮骼瘛1诵彰允嵌链筇迫【暮蜕欣创说够还匚模澄唷

那阁门大使,进朝俯伏金阶奏道:“陛下,外面有四个和尚,说是东土大唐取经的,欲来倒换关文,现在五凤楼前候旨。”

国王闻奏顿时眉头一皱不满道:“这和尚没处寻死,却来这里寻死!那巡捕官员,怎么不拿他解来?”

旁边闪过当驾的太师,启奏道:“东土大唐,乃南赡部洲,号曰中华大国,到此有万里之遥,路多妖怪。这和尚一定有些法力,方敢西来。望陛下看中华之远僧,且召来验牒放行,庶不失善缘之意。”

国王犹豫了下点头准奏,把唐僧等宣至金銮殿下。师徒们排列阶前,捧关文递与国王。国王展开方看,又见黄门官来奏:“三位国师来也。”

国王一听慌忙收了关文,急下龙座,着近侍的设了绣墩,躬身迎接。

三藏等回头观看,见那三位大仙,摇摇摆摆,后带着一双丫髻蓬头的小童儿,往里直进,两班官控背躬身,不敢仰视。他们上了金銮殿,对国王也不行礼。

那国王反而含笑道:“国师,朕未曾奉请,今日如何肯降临?”

那虎力大仙道:“有一事奉告陛下,故来也。那四个和尚是哪国来的?”

国王道:“是东土大唐差去西天取经的,来此倒换关文。”

羊力大仙抚掌大笑道:“我说他走了,原来还在这里!”

国王惊道:“国师有何话说?他才来报了姓名,正欲拿送国师使用,怎奈当驾太师所奏有理,朕因看远来之意,不灭中华善缘,方才召入验牒。不期国师有此问,想是他冒犯尊颜,有得罪处也?”

鹿力大仙笑道:“陛下不知,他昨日来的,在东门外打杀了我两个徒弟,放了五百个囚僧,捽碎车辆,夜间闯进观来,把三清圣象毁坏,偷吃了御赐供养。我等被他蒙蔽了,只道是天尊下降,求些圣水金丹,进与陛下,指望延寿长生。不期他们遗些小便,哄瞒我等。被我等识破,正欲下手擒拿,他们却走了。今日还在此间,正所谓冤家路儿窄也!”

那国王闻言大怒,当场便要命人诛杀四人。

孙悟空合掌开口,厉声高叫道:“陛下暂息雷霆之怒,容我等启奏。”

国王喝道:“你冲撞了国师,国师之言,岂有差谬!”

孙悟空忙道:“他说我昨日到城外打杀他两个徒弟,是谁知证?我等且屈认了,着两个和尚偿命,还放两个去取经。他又说我捽碎车辆,放了囚僧,此事亦无见证,料不该死,再着一个和尚领罪罢了。他说我毁了三清,闹了观宇,这又是栽害我也。”

国王皱眉问道:“怎见栽害?”

孙悟空狡辩道:“我等乃东土之人,乍来此处,街道尚且不通,如何夜里就知他观中之事?既遗下小便,就该当时捉住,却这早晚坐名害人。天下假名托姓的无限,怎么就说是我?望陛下回嗔详察。”

那国王本来昏乱,被孙悟空这么一说,他就有些决断不定。

国王正踌躇之间,又见黄门官来奏:“陛下,门外有许多乡老听宣。”

国王皱眉疑惑问道:“有何事干?”

旋即国王乃命宣来。宣至殿前,有三四十名乡老朝上磕头道:“万岁,今年一春无雨,但恐夏月干荒,特来启奏,请国师爷爷祈一场甘雨,普济黎民。”

国王点头道:“乡老且退,就有雨来也。”

待乡老谢恩而出,国王不禁道:“唐朝僧众,朕敬道灭僧为何?只为当年求雨,我朝僧人更未尝求得一滴;幸天降国师,拯援涂炭。你今远来,冒犯国师,本当即时问罪。姑且恕你,敢与我国师赌胜求雨吗?若祈得一场甘雨,济度万民,朕即饶你罪名,倒换关文,放你西去。若赌不过,无雨,就将汝等推赴杀场典刑示众。”

孙悟空不由笑道:“小和尚也晓得些儿求祷。”

国王见他这么说,当即命打扫坛场,又吩咐:“摆驾,寡人亲上五凤楼观看。”

当时多官摆驾,须臾上楼坐了。唐三藏随着孙悟空、沙僧、八戒,侍立楼下,那三道士陪国王坐在楼上。

不多时,一王宫侍卫飞马来报:“坛场诸色皆备,请国师爷爷登坛。”

那虎力大仙,欠身拱手,辞了国王,径直下楼来。

孙悟空上前拦住笑问道:“国师哪里去?”

虎力大仙仰头道:“登坛祈雨。”

孙悟空笑道:“你也忒自重了,更不让我远乡之僧。也罢,这正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国师先去,必须对君前讲开。”

虎力大仙皱眉道:“讲什么?”

孙悟空道:“我与你都上坛祈雨,知雨是你的,是我的?不见是谁的功绩了。”

“不消讲,陛下自然知之!”虎力大仙哼了声道。

孙悟空则淡笑道:“虽然知之,奈何我远来之僧,未曾与你相会。那时彼此混赖,不成勾当,须讲开方好行事。”

虎力大仙闻言一滞,旋即便是道:“这一上坛,只看我的令牌为号:一声令牌响风来,二声响云起,三声响雷闪齐鸣,四声响雨至,五声响云散雨收。”

第六百三十九章几番赌斗,各有胜负

距离五凤楼不远的观景亭内,一身黑色道袍的申公豹正负手而立,身后站着同样一身黑色罗裙、面容清冷的羽墨仙子。

然而,若是从外面向观景亭内看,只会觉得其中空无一人。

“师父,虎力师弟的求雨之法,似乎只是符箓手段,”看着那虎力大仙上求雨高坛拿起符纸,羽墨仙子不禁微微摇头道:“如此借力手段,只要那孙悟空去阻拦风云雷电雨神,那他就没招了。”

申公豹不置可否的点头一笑道:“若不借力,凭空施云布雨,他还没有这样的神通手段。这次,他也应该学会真正学到手的手段,才是属于自己的。”

师徒二人说话间,外面天空之中早已风起云涌,电闪雷鸣,眼看着要下雨了。

另一边,猪八戒见状不禁道:“不妙不妙!这妖道果然是有些手段啊!”

“哼!雕虫小技!”看了看九天之上,轻哼一声的孙悟空,便是元神出窍而去。

孙悟空出马,自然是轻易的劝阻了因为符箓指引而来的风云雷电雨神,并且和他们约定等会儿自己求雨时出手相助。

很快云散风熄,虎力大仙一看顿时面色一变:“怎么回事?”

元神回归的孙悟空,看着虎力大仙在那高坛之上一个个令牌拿着尝试的失态样子,不由朗声笑道:“国师,如果不行,就下来吧!免得耽误时间!”

“哼!”面色一黑冷哼一声的虎力大仙,闪身跃下高坛。来到孙悟空面前,不禁目光冷然看向孙悟空道:“我倒要看看,你这和尚有何手段能求得雨来。”

看着气呼呼离去的虎力大仙。孙悟空不由一笑:“你就看着好了!”

“国王陛下,不知我等可否开始求雨了?”转而孙悟空便是对那车迟国国王道。

“好!”正自疑惑为何虎力大仙没有求得雨来的国王,闻言顿时来了兴趣,忙点头道:“东土的小和尚,那你便来试一试吧!”

唐僧却是有些担心的对孙悟空小声道:“悟空,你真能求雨吗?”

“师父放心,小事而已!”孙悟空说着便是飞身来到了那高坛之上。手中金箍棒一指天空,一声闷响震天,好似炮仗爆炸般。

那国王被那呼入起来的爆响吓了一跳。旋即便见狂风四起,飞沙走石。

空中再次一声闷响响起之时,刹那间乌云蔽日,电闪雷鸣。眼看着暴雨将至。

“好!这唐朝的小和尚。还真是有些手段啊!”国王看得兴奋起来。

然而,眼看着空中倾盆暴雨降下,却是没有一滴落在地上,好似尽皆凭空消失了般。

“嗯?”孙悟空面色一变,忙用火眼金睛向空中查探,只见那些雨水好似受到无形的吸力般尽皆向着乌云之上的一处涌去。

“可恶!”低骂一声的孙悟空,便是直接元神出窍向着九天之上而去。

然而,等孙悟空的元神穿过乌云来到九天之上。却只见到一道隐约的幽蓝色流光一闪而没,不知到那里去了。而那风雨雷电雨神。也都不见了踪影。

眨眼间乌云散去,天空再次恢复了晴朗。孙悟空无奈,不得不元神回归本尊。

“哎,唐朝和尚,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雨又没下下来?”车迟国王有种被戏耍的感觉,不禁略有些羞恼的拍着座椅扶手道。

唐僧有些惶恐不知如何答复,踌躇不已。

孙悟空也是气闷的闪身落在了唐僧身旁,转而忙对国王拱手道:“陛下有所不知,那风雨雷电雨神不知何故都离去了。”

“哼!那风雨雷电雨神,岂会受你这和尚差遣?”冷笑一声的虎力大仙,旋即便是对车迟国国王道:“陛下,这些唐朝的和尚无用,反而搅乱了贫道祈雨。否则,这甘霖早已降下了。”

孙悟空一听,顿时面色涨红,咬牙瞪眼看着虎力大仙。

“猴哥,别动气!”忙伸手拉着欲要暴走的孙悟空,猪八戒便是上前喝道:“那国师,别胡言乱语。若是你真有手段,岂会那么容易受到干扰?明明是你们没有手段,求不来雨水,反而怪我和尚。”

虎力大仙等自然是不甘落后,言语回应,眼看着双方就要吵起来了。

而就在此时,晴空万里的天空之中,却是淋淋洒洒的下起了大雨。在阳光的映射下,雨幕之中闪烁着七彩霞光,看起来美极了。

突兀起来的变化,不禁让虎力大仙等人、国王、大臣们以及唐山师徒愣住了。

当先反应过来的鹿力大仙不由大喜的对车迟国国王拱手道:“恭喜陛下,甘霖得降!这皆是我兄长之功啊!”

“嗯!国师好手段啊!”车迟国王一听不禁点头含笑应道。

猪八戒则是不满的忙道:“国王陛下!这明明是之前我师兄求雨之功,怎能说是那国师之功呢?刚才陛下也看到了,国师根本没有求下雨来。而我师兄上台求雨,雨只不过晚下了些而已。”

“这?似乎有些道理!”国王一听,不禁有些犹豫不定起来。

鹿力大仙一听顿时忙道:“胡说八道!明明是那和尚搅了我兄长求雨,否则雨早就下了。只不过那和尚本事不济,最后依旧无法阻止甘霖降临。”

“嗯?”国王一听顿时不满的看向唐僧师徒:“大胆和尚,竟然敢阻挠我国师祈雨,实在是罪莫大焉!”

猪八戒一听,暗骂国王糊涂的同时,不由慌忙争辩起来。

眨眼间,为了这祈雨之功,双方又是一阵口舌争执不定起来。

然而,之前很是活跃的孙悟空。此时却是面沉如水的盯着那空中雨幕沉默不语,目中闪烁着莫名羞恼愤愤味道。

以孙悟空的聪明,自然明白无论自己还是虎力大仙等都被那暗中之人算计戏弄了。

孙悟空桀骜的性子。被人这般耍玩,如何受得了如此憋闷之气?

而此时的观景亭内,羽墨仙子忍不住玉手掩口有些莞尔好笑道:“师父,这次那孙猴子只怕要气死了!”

申公豹闻言嘴角轻翘的一笑,却是没有多说什么。

再说那虎力大仙三人和孙悟空等赌斗没分出结果,转而又要比坐禅。

远远暗自听了的羽墨仙子,不由摇头一笑:“这个比斗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是很有意思才对!”申公豹则道:“那鹿力善于言谈。心性跳脱,却是以坐禅以定心性,难得!也难怪他们能有如今的修为功德。”

闻言一愣的羽墨仙子。美眸闪烁间,便是微微耸肩没有多说什么。

而这比坐禅的结果,自然不必多说。以那孙猴子的手段,鹿力大仙自然是被算计了。虽然强自忍耐。但依旧是被孙悟空干扰的从高高的坐台上跌下。

接下来,虎力大仙又要与唐僧等比隔板猜物。这等小手段,自然是难不住孙悟空这个猴精。结果毫无疑问,虎力大仙等输得一败涂地。

有些恼怒不甘的虎力大仙等人,自然是不甘心那么轻易的放唐僧师徒离去。

虎力大仙咬牙上前对国王道:“陛下,左右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材。贫道将钟南山幼时学的武艺,索性与他赌一赌。”

国王无奈而又有些好奇的忙问道:“国师要赌什么武艺?”

虎力昂首自信道:“我弟兄三个。都有些神通。会砍下头来,又能安上;剖腹剜心。还再长完;滚油锅里,又能洗澡。”

国王一听大惊失色道:“此三事都是寻死之路啊!”

虎力道:“我等有此法力,才敢出此朗言,断要与他赌个才休。”

那国王无奈对唐僧师徒叫道:“东土的和尚,我国师不肯放你,还要与你赌砍头剖腹,下滚油锅洗澡哩。”

“这?”唐僧一听骇得面色微白,不由向孙悟空看去:“悟空,这。。”

孙悟空则是摆手一笑道:“师父不必担心,俺老孙和他们赌了便是!这等手段,俺老孙当年学艺之时,也是有所耳闻。无妨无妨!”

“悟空!这也太过危险了!”唐僧犹自有些犹豫忐忑。

孙悟空却是毫不在意的摆手上前对国王道:“陛下,俺老孙愿意与那国师比一比!”

“小和尚,你可要想清楚了,这可是要命的事情!”国王不禁道。

孙悟空点头,毫无一丝退却的意思。国王看得无奈,只得忐忑应下了,吩咐御林军在王国校场准备好砍头台,率众一起赶赴校场。

校场之上坐定之后,国王便是忍不住问道:“国师,和尚,你们谁先啊?”

“我先来!”孙悟空说着便是不顾唐僧的阻拦上前来到了砍头台前,脑袋在那台上一放,侧头对一个**上身的壮硕刽子手咧嘴笑道:“来来来,砍吧!”

那刽子手听得嘴角微抽,旋即便是咬牙举起了砍刀‘噗嗤’一声将孙悟空的脑袋砍下。且看你脑袋滚落下去,落在地上。而没有头的孙悟空,却是直接站起身来,径直走到那脑袋旁,伸手将脑袋拿起来,向着脖子上安去。不料安倒了,孙悟空双手一用力将脑袋转了个一百八十度,扶正了。

这一番手段,看得国王以及文武御林军兵士都是目瞪口呆,心颤不已。

“好。。好手段呐!”反应过来的国王声音发颤的道。

虎力大仙三人彼此相视,也都是面色微微变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