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洪荒造化-第37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墒歉懔搜θ使蟮拿孀恿恕

宫中御赐宴席是在薛仁贵等人来到长安的第三日中午。而一大早,宣旨的太监便是前来薛府传旨柳银环、昭阳、薛金莲以及薛楚玉。

身为一品诰命的柳银环和昭阳,身穿诰命华服。而薛金莲和薛楚玉,也都是身为郡主和世子的礼仪面见武后。

甘露殿内,武后一身凤袍、头戴凤冠。端的雍容贵气。

在武后的身旁,则是有着一个看起来和薛楚玉差不多大的小女孩,看起来也就是五六岁的样子。粉雕玉琢,眉心一点红,身穿公主裙,可爱极了。

这个小女孩,正是武后之长女明月公主李明玉。本来,明月公主是要被武后掐死来陷害王皇后的。可是,武后虽然借此将王皇后拉下马。那明月公主却是死而复生,让武后又惊又喜,心中隐约猜到此事应该和云翁有关。

说起来。云翁几年前治好了武后的病,被李治视为神医高人,赐予了御医的身份。本来李治还准备赏赐他高宅大院,绫罗金银。但云翁却是婉拒了。只是向李治讨要了一个幽静普通的宅子居住,要了几片山地作为培养药材之用。

并且,在云翁的坚持下,李治也是对他毫不束缚,允许他带着孙女云灵韵自由行走天下,悬壶济世。

那武后,更是对云灵韵喜爱不已,还收为了义女。不过。因为云翁和云灵韵的坚持,李治打消了封云灵韵为公主的念头。但是满朝文武。消息灵通的都知道,李治和武后对云灵韵视若女儿般。因此,即使是王侯贵戚,对这位出身不高的云小姐也是不敢不敬。更何况,云灵韵美丽脱尘,好似仙子下凡,又有着过人的医术,医仙之名可是和云翁的神医齐名的。

这越是身居高位的人,越是怕死,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没个灾病,故而对于云翁和云灵韵这对同样医术惊人的爷孙俩,那都是如对亲爹般客气。尤其是云灵韵,更是长安那些王公公子们倾慕的对象。

武后欲要对付王皇后之前,当时刚刚出生不久的小公主明月公主生病,云翁还为她诊治过。因此,此候事情的发展,让武后更加感觉云翁的厉害。当时,她的确是狠下心来掐死了小公主的。可是后来,云翁再来看时,却是将之救活了。这般起死回生的手段,实在是让武后心中震颤。

不过,正因为失而复得,加上心中万分歉疚,使得武后对于这个女儿宠爱不已。同样的,对于让女儿起死回生的云翁,武后自然是更加感激和敬重的。

甘露殿的宴席之上,还有武后的长子,被封为太子的李弘作陪。所以,这场宴席虽然人不多,却绝对称得上隆重了。

太监宫女们行云流水般端上来了各种美味佳肴,高坐主位的武后意气风发、显得威严而从容的对柳银环等笑着招呼道:“薛夫人,昭阳公主,不必拘谨!这又不是朝宴,只是普通的宫中宴饮罢了。”

有些拘谨的柳银环,不由略微一笑的点头应着。

倒是昭阳毕竟是勃辽公主,也算是见多识广,倒还算随意些。

就算薛金莲小辣椒般的性子,在武后面前也是不禁一阵紧张忐忑的。

倒是薛楚玉这小家伙,早已不客气的对着面前桌上的美味佳肴开吃起来。

“玉儿,不可无礼!”昭阳见状不由美眸微瞪了眼薛楚玉道。

薛楚玉却是嘴里塞着东西,鼓着嘴巴含糊不清的道:“娘,皇后娘娘都说了不要拘谨,我只是遵从皇后娘娘的旨意而已。”

听到薛楚玉这话,昭阳不禁额头微微冒汗,瞪眼郁闷无奈的看着他。

微微一愣的武后,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呵呵,薛世子说得好!昭阳公主,你儿子真是聪明伶俐,本宫甚喜。”

“你叫薛楚玉是吧?”武后说着便是对薛楚玉含笑道:“好名字!楚玉啊!别客气啊!吃饱吃好,咱们今天没那么多规矩。”

对面,一身锦衣的太子李弘,也是不禁略有些好笑的看向薛楚玉这个小愣头青。

在武后无形的感染下,这场宴席慢慢变得融洽起来,以宾主尽欢的形式结束。

午宴之后,武后命李弘带着明月公主李明玉以及薛金莲、薛楚玉出去玩,自己也是带着柳银环和昭阳在皇宫之中游逛闲聊起来。

时间流逝,眨眼间便是到了夕阳西下、天色将晚之时。

当武后和柳银环、昭阳找到李弘他们的时候,却是发现薛金莲正陪着薛楚玉、李明玉玩得正开心。倒是太子李弘。和他们好像有点儿格格不入,独自在凉亭内闲极无聊的喝着茶。

“母后!”看到武后带着柳银环和昭阳过来,李弘不由忙起身恭敬施礼。

略微摆手的武后。看着远处临着湖水的护栏旁,并肩站在一起低声说话、时而发出声声清脆笑声的薛楚玉和李明玉,不由美眸微闪的一脸笑意道:“呵呵,看来楚玉和明玉很投缘啊!哎,说起来也巧了,他们的名字里都带着一个玉字呢!”

“是挺巧的,”赔笑说着的昭阳。则是小心道:“皇后娘娘,楚玉他从小便调皮的很,人小鬼大。有时候太放肆了些,还请您不要见怪。”

侧头看了眼昭阳的武后便是淡笑道:“是吗?本宫倒是觉得,这孩子聪明伶俐,性情率直。很不错呢!将来。定然会是朝廷的栋梁之才。可惜,他和明玉都还小。否则的话,看他们这么投缘,我都有心让他做明玉的驸马爷了。”

听武后这话,柳银环、昭阳,包括一旁的李弘都是不禁意外的看向武后。

“小儿顽劣,皇后娘娘太过奖他了,”反应过来的昭阳忙开口道。

武后则摇头一笑道:“本宫相信自己的眼光!楚玉这孩子。将来会有一番成就的。呵呵,这次薛元帅即将去平叛西凉之乱。若是得胜归来。相信以后等楚玉和明玉都长大了,皇上是很乐意让他们成为一对的。”

柳银环和昭阳闻言彼此相视一眼,心中都是有些明白武后这样说的深意所在。

“娘娘对楚玉如此厚爱,这是他的福气!”昭阳略微施礼道。

见状满意点头一笑的武后,转而道:“好了,天色不早了,本宫也不留你们了!改日有机会,再请两位夫人和郡主、世子相聚。”

。。。

晚上,薛家府邸客厅内,薛仁贵坐在主位之上,听着分别坐在一侧和下首的柳银环和昭阳对自己说今日进宫中的经历。

听完他们的叙述,薛仁贵不禁双目微眯的久久不语。

“父亲!我看这皇后娘娘就是给您画了一个大饼,”站在柳银环身旁的薛金莲忍不住撇嘴开口道。

闻言回过神来的薛仁贵,不由抬头笑看向薛金莲道:“哦,金莲,说说看!”

“这不明摆着吗!明月公主的确是深得皇上和皇后娘娘喜爱,可是她才五岁,比楚玉还小一点儿。等他们长大成人,可以婚配了,不知道多少年后了。到时候,皇后娘娘的话还算不算不说,就算是楚玉真的娶了公主,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难道公主便一定是贤良淑德吗?万一这公主被皇上和皇后娘娘宠得刁蛮任性,到时候娶回家来还不一定是福是祸呢!”薛金莲不由道。

听着薛金莲这话,柳银环不由美眸微瞪了她一眼道:“金莲,别乱说!”

“姐姐,我倒是觉得,金莲说的不无道理!”昭阳略微品味着薛金莲的话,却是觉得有些道理。

略微摇头失笑的薛仁贵则道:“好了!皇后娘娘和皇上的用意,我明白。什么驸马之类的话,不过是他们表示恩宠的方法罢了。楚玉将来,娶不娶公主,没什么要紧。现在,不必谈这个了。”

“其实皇上和皇后娘娘,倒是希望相公多想想西征的事情,”昭阳不由点头道。

他们说话间,管家来报,程老千岁来了。

闻言目光一亮的薛仁贵,不由忙起身亲自去迎接程咬金,将程咬金请入府内客厅之中,命人上茶,客气招呼着。

轻品了口茶的程咬金,便是看向薛仁贵笑道:“哈哈,仁贵啊!你当年的案子,基本上查得差不多了。其实,案情还是很明白的。通过之前在绛州刺杀你,欲要置你于死地的刺客的供述,基本上可以确定,是成亲王府上翠云郡主的教书先生设计的一切,欲要害你万劫不复啊!你放心,这件事,定要还你一个清白的。”

“多谢程老千岁!”对程咬金微微拱手的薛仁贵,便是转而道:“程老千岁,这件事背后,应该是成亲王指使的吧?我知道,成亲王娶了张世贵的女儿。他的王妃恨我杀了张世贵父子翁婿。一心要置我于死地。此事,也有成亲王帮手。”

程咬金微微点头,旋即便是皱眉为难道:“仁贵啊!这些事。我也猜得到。可是,那成亲王乃是皇上的皇叔。若是没有确凿的证据,很难动他啊!就算是有确凿的证据,皇上也不一定会杀他啊!”

“这是老千岁的事情!成亲王乃是害我的主恶,他若不死,我便不出兵!”薛仁贵却是一副没得商量的样子。

眉头微跳的程咬金,一脸为难无语之色。皱眉沉吟了半晌才咬牙点头道:“好吧!谁让老夫我答应你了呢!这次,老夫就拼一把,一定为你除了这成亲王。”

“那我就等着老千岁的好消息了。”薛仁贵微微点头道。

“哎!”摇头叹了声的程咬金,便是起身告辞离去了。

待得程咬金离去,柳银环不禁秀眉微蹙道:“相公,这回不回让老千岁太为难了?毕竟。那成亲王可是王爷啊!”

“成亲王极为宠爱他的爱妃。就算我们不动她。如果害了他的爱妃,他也会跟我们不死不休的。而且,我们本来就不死不休了。相公将要出征,不能再留着成亲王这个威胁存在,”昭阳则是摇头道。

薛仁贵也是无奈的叹了声道:“成亲王,他一步步逼我,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我真的不想和他弄成这个样子。可是。他不死,我难心安啊!”

“嗯!”微微点头的薛金莲。便是忍不住问道:“父亲,那程爷爷能有办法杀死成亲王吗?他虽然是两朝元老,但是杀死一个亲王,只怕皇上也会怪责吧?”

薛仁贵尚未开口,昭阳便是笑道:“金莲,你不必担心!程老千岁他可是老谋深算。你别看之前他一副为难的样子,如果真的事不可为,他是不会答应的。成亲王毕竟有错,皇上如今对他也不是完全宠信了。如果程老千岁处置得当的话,皇上未必会真的怪责他。”

“昭阳,有件事,还需要你和金莲一起去做!”薛仁贵道。

薛金莲一听顿时好奇忙道:“父亲,是什么事啊?”

昭阳却是神色微动的看向薛仁贵:“是成亲王的王妃张美人吗?相公几番危险都和她脱不了关系,这个女人的确该杀!”

“当年,张世贵狗急跳墙造反,本该诛九族的。那张美人因为成亲王的庇护,逃脱一节,”薛仁贵点头道:“她恨我入骨,我不死她是不会罢休的。我本不欲赶尽杀绝,奈何她却是。。”

薛金莲美眸泛冷的忙道:“父亲,你放心吧!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我和二娘出马,小意思而已!”

“我们暗中出手!就算皇上怀疑什么,也不会在乎一个张美人的,”昭阳也道。

薛仁贵微微点头,旋即便是正色道:“你们千万不要大意,小心为上!”

。。。

再说那程咬金回到府中之后,便是直接派人去将秦怀玉叫了过来。

这叔侄两个一番计较,随后秦怀玉和罗通、尉迟宝林等通了气之后,一场针对成亲王的必杀预谋便是正式开始了。

第二日一早,成亲王下朝之时,被秦怀玉之子秦英带着罗章、尉迟青山、程千忠等一帮小辈拦住,蒙上麻袋痛揍了一顿。

挂了彩的成亲王,正在府中呻吟咒骂那帮小鬼,却是突然听到管家来报说秦怀玉绑子上门请罪,那秦英正跪在府外。

愣了下的成亲王,先是让秦怀玉前来相见,听秦怀玉说教子无方,一番请罪之言,并说让那逆子跪在王府之外,成亲王若不是亲自开口让他起来便不准起来。

秦怀玉都这样说了,成亲王自然不好表现的太不近人情,忙跟着秦怀玉出府去了。

然而,成亲王没有想到的是,他刚出了府门,正要上前为跪在那儿的秦英解开身上的绳索之时,早已埋伏在外面的程咬金、罗通、尉迟宝林兄弟和程铁牛便是一涌而上,用铁链将其捆了起来。

成亲王惊怒不已。因为先皇李世民因为杀兄杀弟,对于这个堂弟尤为宠爱,虽然知道他是烂泥扶不上墙,却依旧下了没有杀成亲王的刀、没有捆成亲王的绳、不能到成亲王府办案的遗诏。

成亲王万万想不到,程咬金他们竟然这么大胆,直接对自己动手。

很快被塞了嘴巴,装入麻袋之中的成亲王,被程咬金等带走之后,很快便是来到了偏僻的一个运兵甬道之中,盖上大钟,直接放火活活烧死了。

再说那成亲王府之内,地下密室之中,一个魁梧大汉正盘膝静修之时,惊慌的声音却是打断了他的修炼。

“怎么回事?”不耐睁开双目的魁梧大汉,不由目光如电的看向了那慌慌张张进来的消瘦老头:“老管家,你不知道我静修之时不得打扰吗?”

那老头顾不得那么多,慌忙跪下启禀道:“王爷。。王爷他被程咬金他们抓走了!”

“什么?大哥他。。不好!”面色一变,惊呼一声的魁梧大汉,便是豁然起身,一阵风般的飞窜了出去,弄得那消瘦老头被风席卷着在原地转了几个圈,白眼一翻的无力到底晕过去了。

然而,刚刚来到地面,出了王府之中那座幽静的破旧阁楼的魁梧大汉,便是听到了一声略带戏谑的声音传入耳中:“慌慌张张的,这是要去哪儿啊?要不要我送你一程呢?”

“嗯?”豁然转头,看到那阁楼之上一身青袍负手而立、面带淡笑看着自己的青年,魁梧大汉不禁皱眉喝道:“阁下什么人?难道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竟敢擅闯,好大的胆子!”

青年不置可否的耸肩一笑:“在下陶青渊!这胆子嘛,的确是有一些。否则的话,也不敢前来掳你定江王李神宗的虎须!”

第六百九十六章兵发西凉,二人投军

听到青渊喊出他的身份,魁梧大汉李神宗顿时面色微变:“你到底是什么人?”

“不是对你说了吗?我叫陶青渊!”微微摇头的青渊,淡笑随意道:“别问那么多了!知道的多了,也不见得是好事,不是吗?”

李神宗闻言眉头一皱,旋即便是身影一动准备离去。

而下一刻,青渊身影一幻便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看着脚步一顿停下面带惊色看向自己的李神宗道:“陪我在这儿聊几句,不是挺好的吗?你定江王一向低调的很,好像与世无争一样,这次又何必太过高调呢?”

“你也不想想,若不是皇上有所暗示,程咬金他们有那么大的胆子要成亲王的命?”转而青渊摇头又道。

李神宗一听顿时面色阴沉的寒声道:“不可能,皇上不可能杀我大哥的。”

“皇上也许真的不想杀他,可是有时候皇上也是无奈啊!如果他的死,对大唐的江山社稷有好处,你说皇上会不会让他死呢?”青渊不置可否的耸肩反问道。

闻言,面色一阵变幻的李神宗,不由摇头道:“不会的!我不信!小子,不要拦我,否则休怪本王不客气!”

话音刚落,闪身上前的李神宗,便是手中突兀出现了一柄金色大刀向青渊劈去。

‘铿’翻手取出长枪的青渊,架住那金色大刀猛然一用力,便是将李神宗逼得略显狼狈向后退了几步。转而惊怒的咬牙又杀了上来。

“哎!何必呢?”微微摇头的青渊,也是认真了起来,手中的长枪好似出水蛟龙般。刁钻凌厉的迎上李神宗手中的金色大刀,一阵金铁交击声中,一道道气劲逸散开来,使得地面好似都是被犁子犁出一道道沟壑一般。

这边的打斗,很快便是惊动了王府之中护卫。见李神宗被青渊压制着打,只有防守之力,没有进攻之力。那些护卫不由忙一个个拼死上前护卫。

然而,他们还没有碰到青渊的衣服,便是被一股无形的劲风席卷开来。一个个吐血狼狈的如沙袋般倒飞了出去。

另一边,听到动静,正因为成亲王被抓走而惊慌不已的张美人,在府中凉亭内焦急的走来走去。只听得一声隐约的刀出鞘之声。不由忙转头看去。

凉亭的一头,手持弯刀的昭阳,已是拔刀出鞘,那刀身反射的寒光让张美人忍不住一个激灵,慌忙向着另一边快速跑去。

然而,尚未等她从另外一边逃脱,一身淡金色罗裙的薛金莲也已经双手环抱的拦在了她面前,美眸冷然的盯着她。

脚步一顿停了下来的张美人。目中微微闪过一丝绝望之色,旋即便是准备从一旁越过栏杆向着湖水之中跳下。

不过。未等她跳下湖,从后面赶上来的昭阳已是将她拉了回来。

一手抓着张美人的昭阳,另一只手从薛金莲手中接过打开盖子的酒壶,直接便是将其中的酒向着张美人口中灌去。

“不要。。唔。。咳咳。。”惊慌摇头欲要闪躲的张美人,还是很快被昭阳将那一壶酒灌入口中大半,转而无力的随着她微微松手倒在了地上,面色煞白的浑身颤抖了起来,不多时便是口鼻之中溢出黑色的血液,双目之中失去了神采。

“走吧!”见状神色略显复杂的轻叹一声,昭阳对薛金莲招呼了声,便是直接手持早已收入刀鞘的弯刀转身离去了。

薛金莲和昭阳很快悄悄的离开了成亲王府。

几道鬼魅般的人影也是快速来到了那死去的张美人身旁。他们尽皆一身黑衣,浑身散发着阴冷邪异的气息,其中为首的消瘦男子,正是那路上欲要截杀薛仁贵一行却被青竹出手阻拦逃走的那个幽大人。

“大人,怎么办?我们需要去抓住那两个女人吗?”跟在其身后的另一个黑衣人不由开口问道,声音冷淡漠然得很。

眯眼看了眼昭阳和薛金莲离去的方向,那幽大人却是微微摇头道:“走!我们去帮王爷!他遇到了麻烦!”

说完,几人便是再次闪身离去,身影如鬼魅般很快来到了聚集众多王府护卫,一个个小心翼翼不敢上前,还有不少的护卫重伤倒在地上呻吟出声的院中。

‘轰’一声爆响,一招逼退了定江王李神宗的青渊,瞥了眼来到府内的幽大人等人,旋即便是大笑离去:“哈哈,定江王,不必送了!”

“混蛋!”狼狈落地的李神宗,望着青渊离去的方向,咬牙暗恨不已。

“王爷,您没事吧?”幽大人等快步而来,对李神宗微微施礼问道。

转而看向幽大人的李神宗,则是面色有些难看的喝道:“我大哥呢?我大哥成亲王李道宗呢?”

“这。。”微微一愣的幽大人,不由道:“王爷,我们刚刚赶到,不知。。”

不待他说完,李神宗便是面色狰狞的咆哮道:“混蛋!一帮废物!全部给我滚!”

“是!”面色微变,目中闪过一抹不忿和阴郁之色的幽大人忙带着手下几人离去了。

站在原地,气得浑身发颤的李神宗,不禁双目发赤,双手紧握的咬牙切齿:“程咬金!你个老东西!我李神宗发誓,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罗通!秦怀玉!薛仁贵!。。尔等小辈,欺人太甚!我一定会让你们都付出代价的。征西的战场,便是你们的坟墓!”转而李神宗又阴沉开口,目中尽是杀意和阴冷暴虐之色,好似一只疯狂的复仇饿狼般。

。。。

这日,正是薛仁贵封帅准备出征的良辰吉日,点将台上。众将林立,百官也是随着李治前来相送大军出征。

“大哥!李道宗已死!”周青匆匆上前对一身铠甲、身披帅袍的薛仁贵轻声禀报。

薛仁贵一听,不由目光微亮的微微舒了口气。轻轻点头。

见状,在李治身旁的英国公徐茂公不由开口道:“皇上,吉时已到,可以颁发帅印了!莫要误了大军出征的吉时才是。”

“嗯!”微微点头的李治,便是站起身来,对一旁捧着帅印的太监眼神示意了下。

那捧着帅印的太监忙上前一步,来到了李治的侧前方站定。

“薛爱卿!”上前取过帅印的李治。不由淡笑看向薛仁贵道:“接印吧!”

上前单膝跪下的薛仁贵,忙伸出双手恭敬接过帅印:“谢皇上!微臣必不负隆恩,不破西凉。誓不生还!”

“爱卿!真相信你,定能平定西凉叛乱,杀死苏宝同!”李治也是动容的道。

缓缓起身的薛仁贵,和李治相视一眼。旋即便是点头转而看向三军将士。高举帅印大声喝道:“大军开拔,兵发西凉!”

听着薛仁贵那震撼人心的大喝声,三军战士顿时高举起兵器和手臂高喝应声。

“好!薛爱卿挂帅,果然士气如虹!”李治也是被三军气势感染,面色微微涨红的激动喊道。

随着薛仁贵一声令下,三军将士顿时好似一个大型机器般启动起来,如洪流般向着城外涌去。而薛仁贵和众将,也都是下了点将台。翻身骑上一匹匹高大战马,伴随着低沉的马蹄声。向前飞奔而去,很快便是穿过了兵士洪流,来到了整个队伍的最前面。

同时,代表大唐的红色大旗以及薛仁贵的帅旗也是被高高举起,迎风飘荡。

距离点将台不远的人群前方,柳银环、昭阳、薛金莲以及薛楚玉等都是在一些护卫的保护下目送薛仁贵等离去。

一旁,还有秦怀玉、罗通、尉迟宝林、程铁牛等的家人也都是老老少少一大家子,担心忐忑的目送着他们的背影远去。

“什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