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洪荒造化-第43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好了,你们下去吧!”挥退了两个侍女,薛丁山忍不住皱眉疑惑起来:“他们带一虎去哪儿?难道是找人治疗一虎?这个时候,竟然都离开了锁阳城。”

薛丁山心中有些不高兴,他自然想不到窦仙童等就在锁阳城内,并未离开。毕竟。连白起也无法完全治好窦一虎,想要治疗他的话,一定要去请真正的世外高人。而锁阳城内。怎么可能那么巧有着世外高人在呢?

“丁山大哥!”急促的脚步声中,罗章匆匆跑来:“元帅升帐聚将,让你过去一起商议军务。”

薛丁山顾不得去向窦仙童他们的去向,闻言忙点头道:“好。我这就去!”

薛丁山跟着罗章一起。很快便是来到了元帅行辕的府中大厅内。

“少将军!”“少帅!”厅内已经聚了不少的唐军将领,一个个看到薛丁山都是忙上前客气的打招呼。

“丁山,来啦?”站在前列的罗通、秦怀玉等也都是面带笑意看向薛丁山。

“两位叔叔,父帅还没到?”上前施礼的薛丁山,略微疑惑问道。

薛丁山话音刚落,铿锵有力的脚步声中,薛仁贵便是龙行虎变的来到了大厅内,引得众将尽皆退步让开。恭敬行礼:“元帅!”

“众将可都到齐了?”径直走到帅案后坐下的薛仁贵,目光如电的扫过整齐站着的众将威严问道。

回头扫了眼众将的秦怀玉便是上前一步对薛仁贵拱手道:“启禀元帅。少了窦仙童将军、窦一虎将军和单希牟将军。”

“一虎受伤还未清醒,仙童和单将军呢?”薛仁贵闻言顿时皱眉问道,目光看向了薛丁山。

面对薛仁贵的目光,薛丁山忙上前道:“父帅,仙童、金莲还有单将军带着一虎出去了,应该是要找人为一虎治疗。”

“出去了?”薛仁贵眉头一皱的有些不满:“现在什么时候了?就算是去为一虎治疗,去一个还不行?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离开,一点儿军纪都没有。”

薛丁山听得低头不敢多说什么,众将领也都是噤若寒蝉般。

懒散坐在一旁的白起则是突然开口道:“薛元帅不必生气,他们没有离开锁阳城,如今就在锁阳城内,不会耽误什么的。”

“没有离开锁阳城?”薛仁贵有些意外的看向白起。

薛丁山也是忙问道:“白大哥,仙童他们现在在哪儿?”

“东城略微偏北的地方,一座府邸内,”白起语气略带一丝疑惑味道:“那府邸之中,似乎被阵法掩盖了,连我都查探不了。真是奇怪,难道这锁阳城中还隐藏了什么厉害的高人不成?”

听着白起的话,薛丁山顿时神色微动:“难道,是仙童的老师?”

“仙童的老师?黄花圣母吗?她来锁阳城了?”薛仁贵目光一亮的忙问道。如果真是黄花圣母前来,说不定是来帮忙的。即使不是,难道自己不能去相请一番,没准真能让她出手相助呢!

薛丁山却是摇头道:“应该不是!仙童前些时候,好像另外拜了一位老师。这样看来,她的那位老师很可能便是住在锁阳城中。仙童最近都是和我们在锁阳城,如果拜师也只可能在锁阳城内拜的。”

“对!”点头的薛仁贵,同时有些意外:“仙童竟然又拜了一位老师?丁山,这样,你亲自去走一趟,拜访一下。若是能够请仙童的老师帮忙,再好不过。”

“是,父帅!孩儿这便去,”薛丁山应了声转身离去。

看了眼薛丁山离去的背影,白起也是微微撇嘴道:“看那府邸阵法的玄妙,布置之人应该也是一个阵法高手。我虽然自信修为不凡,但是对阵法毕竟不精通。如果那阵法高手真能请来,对付城外的血煞大阵就更有把握了。”

“如此就好!”薛仁贵一听不由点头面露期待之色:“但愿丁山能把人请来!”

白起却是微微撇嘴:“薛元帅。我劝你还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那人在锁阳城内应该有一段时间了,一直没有出手的意思,只怕是不想出手。毕竟。你儿媳既然是她弟子,应该也是求过她帮忙的。”

“这。。”薛仁贵听得眉头皱了起来:“既然不想插手,在锁阳城住着为何呢?”

白起耸肩道:“这就不好说了。”

“嗯?难道。。”似乎突然想到什么的白起,突然低头看向了地面目光闪烁。

薛仁贵见状忙问道:“白先生,怎么了?”

“哦,没什么!想到一点儿事而已,”白起回过神来。摇头随意一笑。

见白起不愿多说,薛仁贵虽然心中好奇,却也没有多问。转而看向众将道:“好了,诸位将军!如今锁阳城的形势,大家也都知道了。对我们来说,最大的威胁。便是城外的那座血煞大阵。不破了它。我们便会一直被困在锁阳城,并且随时面对着大阵之中诡异尸兵的威胁。”

“元帅,这等阵法,我等根本无能为力啊!”罗通无奈说着,目光却是看向了白起。

察觉到罗通的目光,白起微微翻了个白眼站起身来:“行了,我先去探探阵,回来再说。”

“麻烦白先生了!”薛仁贵忙起身拱手道。

微微一摆手的白起。便是径直向着大厅之外走去了。

“走!”薛仁贵说着也是率领众将领随后跟了上去。

不多时,一行人便是跟着白起来到了锁阳城的西城。

“等着。我去看看!”望着城外那笼罩在血雾之中的血煞大阵,白起说着便是飞身而去,几个闪身进入了无尽血雾之中。

见状,秦怀玉不由有些忐忑紧张的侧头看向薛仁贵:“元帅,你说白先生会有办法破这血煞大阵吗?”

“没办法,现在我们也只能期待白先生能成功了,”薛仁贵没什么底气的道。

血煞大阵之内,一道身影落地,正是白起。

浑身血色能量笼罩的白起,目光扫过前方血雾澎湃之处,小心的缓步上前,走了十多米便是猛然停了下来,目光如电的看向了侧前方。

血雾翻滚的侧前方,空间猛然扭曲了下,随即周围的景象大变,化作了一个血色世界,而白起便是站在暗红色的地面上,抬头看着虚空之中浓郁血雾汇聚之处。

‘呼’破空声响起,浓郁血雾凝聚成了一个面容模糊的血色身影,化作一道血色残影杀向白起,嗜血枪芒刺眼,引得血色虚空都是扭曲模糊起来。

轰。。爆响声中,白起那血色能量凝聚好似化作血色拳套的拳头凶悍的击出,虚空震荡扭曲,直接迎上了凌厉的血色枪芒。狂暴的能量席卷开来,血色枪芒瞬间崩溃化作了血色能量。

嗤。。血色铁拳去势不减,直接当胸砸入了血色身影的胸口,来了个前后对穿透心凉。

微微一颤的血色身影,顿时溃散化为血色能量冲击向四面八方。

首当其冲的白起,好似面对清风拂面般,目光凌厉的看向四周冷笑开口道:“这么点儿小把戏,就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不愧是巫族!”低沉阴冷的声音回荡在血色空间中:“既然你想要探阵,那本王便让你看看我这大阵真正的厉害之处。”

随着那声音落下,血色空间微微波动便是消散化为虚无,而白起则是出现在了一片黑暗虚无般的空间内,四周一片漆黑,没有一丝亮光,黑得让人心悸。

“故弄玄虚!”嗤笑一声的白起,却是神色郑重的浑身血色能量涌动形成了血色的铠甲般,目光凌厉如电的谨慎看向周围的黑暗虚无。

时间缓缓流逝,黑暗虚无的空间中一直没有动静,直到白起等得略有些不耐,眉头微皱的时候,轻微的声音才如惊雷般猛然引起了白起的注意。

“嗯?”豁然转身的白起,只觉得一股浓郁凶煞之气扑面而来,还未看清楚什么。凌厉的攻击已是来到了面前,让白起全身发紧的心中升起一股寒意,下意识的便是一拳击出。

轰。。狂暴的能量爆炸声响起。借助着血色煞气的一丝光芒,白起隐约看清了那浑身包裹在暗红色能量之中的狰狞人形生物的样子。近两米的身高,枯瘦无比好似僵尸般,血色獠牙外露,暗红色手爪好似鹰爪,面容狰狞如恶魔,一双血色眼眸之中透着嗜血狂暴的杀戮味道。

“尸血神兵?”看着那狼狈倒飞出去没入黑暗虚无之中的人形生物。白起不禁双目微缩的低呼一声:“你竟然带来了尸血神兵?你是从冥界逃出来的?”

无尽黑暗虚空一片寂静,几个呼吸之后才响起那阴冷声音:“有些见识!”

“哼!你应该认得我吧?冥界之中,但凡有些实力的。没有不认识我白起的,”白起冷哼一声目中冷芒闪烁道:“敢对我动手,一般人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带着尸血神兵来祖星之上,更是胆大包天。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已经投靠了无天。奉他的命而来的吧?”

鬼王阴冷的声音随即响起:“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白起,若是以前我也许还会忌惮你一二。可是,在这阵内,我如果愿意付出些代价,杀你都不是不可能。你最好认清楚现在的形势。连大巫都还不是,敢擅自插手祖星的事情,你也胆子不小。”

“想不到,无天竟然也对祖星感兴趣。”略微摇头的白起,则是冷笑开口:“想留下我。就凭你和这个破阵吗?藏头露尾的鬼东西,你太自信了些!”

“哼!”回应白起的是一声低沉冷哼和隐约的破空声。

目中血芒闪烁,隐约捕捉到周围黑暗虚空之中一道道残影的白起,也是面色郑重的不敢怠慢,微微伸出手,手上浓郁的血色光芒浮现,慢慢化作了一柄好似鲜血铸成的长枪。血色长枪一出现,一股可怕的凶煞之气便好似绝世凶兽苏醒般爆发开来,引得周围黑暗虚空都是微微波动扭曲。

隐约的嘶吼声中,三道残影带着可怕的凶煞戾气杀到了白起面前。

铿。。嗤。。白起手中血色长枪一抖,瞬间化作了三道凌厉的枪影分别攻击向那三道残影。血色光芒映照下,隐约可以看到那三个尸血神兵身上被攻击到的地方只是留下微不可查的痕迹,旋即它们便尽皆狼狈飞退开去。

紧接着,接二连三,众多的尸血神兵好似潮水般一**涌来。

而白起却好似大海之中的礁石般,任由潮水冲击依旧坚若磐石。

虽然不惧那些尸血神兵,但白起也是有些头疼。那些尸血神兵防御实在是太厉害了,就算自己全力攻击,破开他们的防御,也不见得能够杀死。而他们的攻击也是诡异凌厉,带着可怕的腐蚀性,一旦被攻击到,必然是被那股腐蚀能量侵蚀肉身。白起即使仗着巫族肉身强横,也是要受些罪的。如果一般的修士,一旦被尸血神兵碰到,则必然肉身腐蚀被毁,连元神都很难逃出。

“哈哈,你的尸血神兵,也不怎么样!”朗声大笑的白起,浑身战意沸腾了般。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微不可查的破空声便是瞬间来到了他的身后。

条件反射般,猛然转身后退的白起,手中血色长枪光芒刺眼的刺出,枪尖所过之处黑暗虚空瞬间扭曲好似要碎裂开般。

铿铿。。清脆的金铁交击声响起,隐约可见火花闪现,血色长枪刺在了一片密集的暗红色鳞甲之上,却只能在上面留下轻微的白色印痕。

“吼!”如兽吼般的暴虐低吼声响起,高足有两米五、浑身暗红色鳞甲如铠甲般、一颗狰狞可怕的脑袋之上血盆大口怒张着的尸血神兵浑身凶煞暴戾之气好似实质般,血色利爪如一道血色闪电般抓向了白起。

面色微变的白起,忙抽回手中血色长枪格挡。

铿。。尖锐的金铁交击声响起,浑身一震的白起,顿时狼狈倒飞出去,双目紧缩的看着那同样踉跄后退了几步的可怕尸血神兵:“这大块头,竟然几乎堪比大罗金仙了。混蛋,那鬼东西竟然有这么厉害的尸血神兵?”

“吼!”双爪抓在胸口、火花飞溅的尸血神兵,咆哮一声,便是再次杀向了白起。

“混蛋!”怒喝一声的白起,整个人身体都猛然拔高了一大截,变成了足足近三米高的魁梧大汉,浑身肌肉隆起,浑身笼罩着实质般的血煞之气,手持血色长枪好似盘古举起开天神斧般向着杀到面前的尸血神兵劈下。

轰隆隆。。狂暴的能量爆炸声响起,剧烈震荡扭曲的空间中,一道裂缝出现。

“哼!”怒哼一声的白起,根本不管那翻滚着倒飞出去的尸血神兵,手中血色长枪化作一道血光没入体内的同时,便是猛然伸出双手顺着那空间裂缝撕裂开来,闪身飞入了其中。

待得白起身影没入空间裂缝,很快周围狂暴的能量波动平复下来,原本撕裂的黑暗空间也是慢慢愈合恢复。

“哼!算你逃得快!”鬼王低沉阴冷的声音随即响起。

血雾弥漫的大地上,虚空扭曲波动,一道狼狈身影从中摔了出来,正是面色略显苍白、嘴角还有着丝血迹的白起。

顾不得其他,成功脱身的白起果断的闪身离去。

第七百七十四章赶赴锁阳,丁山吃瘪

祖星,东海,蓬莱仙岛,雅致的仙阙楼台散乱分布,其中一个连着廊道、白色仙雾缭绕的楼台中,空荡荡的只有三个蒲团放在玉石般的光滑地面上。

一身白袍的陈化盘膝坐在其中一个蒲团之上,胡灵儿陪坐在一旁的普通之上,和陈化一起看着面前虚空之中显现出的画面,画面之中正是白起闯阵的场景。

“竟然是尸血神兵?堪比大罗金仙的尸血神兵,白起还对付不了,”胡灵儿略有些惊讶,随即摇头道。

陈化淡然一笑,微微一挥手,面前虚空波动,画面消失。

轻微的脚步声响起,一身白衣、意气风发的晓月含笑走了过来,对陈化和胡灵儿恭敬行礼:“外公!外婆!”

“晓月,大罗金仙的修为稳固了?”胡灵儿看到晓月不由面上露出了宠溺笑意。

轻点头的晓月,转而忙看向陈化问道:“外公,你叫我来有什么事?”

“是有件事要你去做!”淡笑说着的陈化,微微一挥手,晓月面前虚空波动,再次显现出了之前白起在黑暗空间中和尸血神兵战斗的画面。

“白起?”眉头微挑的晓月,仔细看着那战斗的画面,不多时便是眉头微皱的面露疑惑之色,转而猛然想到什么般惊得低呼出声:“尸血神兵?”

一脸惊讶之色的晓月,忙抬头看向陈化:“外公,祖星之上怎么会出现尸血神兵?”

“自然是有人将它们从冥界带了出来。”陈化目光微闪的淡然道:“其实,这些尸血神兵中,不少本来都是祖星之上的生灵。它们。和祖星的气运息息相关。祖星之上的事情,真是越来越让人莫测难明了。”

“外公是想要我去帮白起对付那尸血神兵?”晓月神色微动道。

陈化轻轻点头:“对!你的不灭冰炎,对那尸血神兵会很有克制效果。怎么样,这次闭关,对不灭冰炎掌控得如何了?”

“基本上可以灵活掌控了,”晓月目光灼灼闪亮的忙道:“我如今达到大罗之境,这不灭冰炎的威力更加可怕。就算是大罗金仙后期的强者,没有好的防御灵宝,也要忌惮一些的。”

见晓月那自信的样子。陈化和胡灵儿相视一眼,不由都是笑了。

“很好!晓月,尽快动身去锁阳城吧!”随即陈化便是摆手一笑吩咐道。

“是,外公!”恭敬应了声的晓月。对陈化和胡灵儿施礼之后才转身离去。

目送晓月离去。胡灵儿不禁道:“化哥哥,那血煞大阵实在是不简单。晓月此去,会不会有危险?”

“一点点的危险没什么,对他是不错的磨砺。总是在我们的庇护下,什么时候能够真正成长起来?恍若之前他修炼出不灭冰炎,不就是危机与机遇并存的证明吗?”陈化摇头不在意的道:“况且,我们都在祖星之上。如果晓月有危险,我会第一时间知道的。九灵和仙芜也都在锁阳城。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胡灵儿微微点头,但紧接着便是道:“化哥哥。咱们回锁阳城去吧!”

“别急!”陈化无奈看了眼胡灵儿,目中闪烁着莫名光彩缓缓道:“我们不在锁阳城,才能多发现一些猫腻。否则,一切那么平静,就让人更难以捉摸了。”

胡灵儿听得一愣,随即便是秀眉微蹙的看向陈化:“你在拿晓月当探路石?”

“想什么呢?”陈化无奈一笑,摇头目中凌厉光芒闪现:“放心!我倒要看看,什么人能够动得了我的外孙。”

二人说话间,红色遁光一闪,一身红色罗裙的望月便是来到楼台内。

“外公,你叫晓月出去为什么不和我说一声?他去哪儿了?我也要去!”望月急匆匆的开口道。

不待陈化开口,胡灵儿便是蹙眉看向望月:“望月,火急火燎的像什么样子?”

“外婆!”望月撒娇的喊了声,听得胡灵儿心中一阵无奈。

“好了!望月,晓月他去了锁阳城。你如果想去的话,让女娃陪你一块儿去好了,”陈化摆手含笑道。

望月一听顿时大喜:“我就知道,还是外公对我最好。外公,外婆,那我走啦!”

“这丫头!”看着望月说完风风火火离去的样子,胡灵儿有些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转而没好气的瞪了眼陈化:“都是你把她宠坏了。”

陈化则是淡笑道:“她现在的性子,正是叛逆的时候,你越是说她,越没有效果。让她去见识见识也好。有女娃陪着她,不会有什么事的。”

“我还是不太放心,让玉郎跟她们一块去好了,”胡灵儿则道。

陈化一听顿时有些无可奈何:“玉郎出手的话,有些人恐怕要坐不住了。”

“好吧!听你的!”话未说完,看着胡灵儿略有些不善的目光,陈化只能摇头无奈一笑的‘举手投降’。

见状,胡灵儿也是忍不住笑了,给了陈化一个‘算你识趣’的眼神。

。。。

骊山之上,看起来古朴的道观内,手持拂尘的梨山老母盘膝坐在蒲团之上,而一身白衣的樊梨花也是盘膝坐在她对面的蒲团上。

“梨花,你的阵法之道学得如何了?”梨山老母一脸温和笑意问道。

樊梨花无奈一笑:“老师,梨花愚钝,到现在连您的一两成本事都没学到呢!”

“呵呵。。”梨山老母忍不住笑了:“你才修炼多少时日?能学到为师的一两成本事,很难得了。你现在的阵法水平,在这祖星之上绝对算是佼佼者了。能和你相比的,屈指可数。光说不练假把式。你也是时候去历练一下了。”

樊梨花一听顿时神色一动的忙道:“老师是要我下山?”

“对!如今朝廷大军被困锁阳城,苏锦莲请来邪魔外道鬼王布下了阴灵血煞大阵。此阵玄妙,威力无穷。唐军之中无人可破。你下山去一趟锁阳城,看看能否帮上什么忙,”梨山老母点头道。

樊梨花闻言有些意动,旋即便是蹙眉忙道:“老师,这样的话,若是被我父亲知道,只怕。。锁阳城一过。可就是寒江关了。”

“你不去帮忙,朝廷大军也总有一天会兵临寒江关的。天命如此不可违啊!”梨山老母微微摇头感慨道:“苏锦莲围城多日,丁山明知你深通阵法。却并未来请你相助,你想不明白这是为何吗?”

樊梨花一愣,美眸闪烁了下,随即便是微微一咬牙道:“老师。我去!”

“嗯!”满意含笑点头的梨山老母接着道:“你此次前去。也没有必要亮明身份,完全可以和上次去锁阳城一样化名而去,扮作男装。这样的话,你就可以放心的帮助丁山了。待得锁阳城之围解除,唐军兵进寒江关的时候。你若是有心助父守关,为师绝不会阻拦的。”

樊梨花一听,不由心中一暖,感激的看向梨山老母:“多谢老师!”

“好了。此事宜早不宜迟,赶快去收拾下行囊。准备启程吧!”梨山老母淡笑吩咐。

应了声的樊梨花,对梨山老母恭敬叩首:“梨花拜别老师!”

半个时辰后,骊山山麓,滴答的马蹄声中,一身紧身白衣做男子打扮、骑着神骏白马、背着包裹的樊梨花回头看了眼骊山,深吸了口气便要策马离开。

“梨花!”突兀的清冷悦耳声音响起,梨花转头一看,只见不远处的小山崖上,一身黑紫色罗裙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水冰灵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那儿。

身影一幻,下一刻水冰灵便是出现在了樊梨花前方。

“冰灵前辈!”樊梨花忙翻身下马上前恭敬施礼。

“听说你艺成下山,我特来相送,”水冰灵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笑意说着,玉手一翻一个略宽、寒冰水晶般的剑鞘便是出现在了手中。‘铿’的一声清悦之声,剑鞘内弹出了两柄并排如秋水般散发着寒光的长剑,随即长剑回鞘:“这两柄神剑分别叫‘秋寒’和‘秋水’,是我曾经炼制的神兵法宝之中的得意之作,今日送你了。”

樊梨花一听不由惶恐忙道:“前辈的宝物,梨花受之有愧!”

“本来就是要送给你的,别推辞了!”说着,随手将装着‘秋寒’‘秋水’两柄神剑的寒冰剑鞘扔给了樊梨花的水冰灵,便是身影一幻的消失不见,只有一道清悦之声在樊梨花耳边响起:“神剑有灵,别辱没了它们!”

下意识伸手接过,感受着剑鞘之上的冰冷,樊梨花不由美眸微亮的忙持剑拱手道:“多谢前辈厚赐!梨花一定不负前辈期望,用好这对双剑。”

说完,将双剑背负在背后的樊梨花,便是再次翻身上马,策马飞奔而去。

远处高崖之巅,水冰灵和梨山老母并肩而立,目送樊梨花离去。

“仙子实在是厚赐了!”梨山老母忍不住道。

水冰灵则是侧头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