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洪荒造化-第47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

玄武关,刁府巨大的青石广场上,两道幻影时而交错。破空声、金铁交击声和气劲爆炸声响起,时而有着一两块青石板碎裂开,烟尘升腾。

单希牟和杨藩交手杀死已经有好一会儿了,那消瘦偏将早已偷偷溜了。

轰。。一声炸响,狂暴的能量波动席卷开来,滚滚烟尘之中两道幻影向着两边费退开来。待得那烟尘慢慢消散,方才露出了其中被狂暴能量炸开的大坑。散乱的碎石块到处都是。

“呼。。”闪身落地双脚凹陷的踏入青石地面上稳住身影的杨藩,轻舒了口气双目虚眯的看着对面同样稳稳落地气势依旧凌厉的单希牟,目中闪烁着火热战意的咧嘴一笑:“痛快!难得遇到一个看得上眼的对手。单希牟,拿出你真正的实力来吧!可别让我失望,否则你今日只怕要将命留在这儿了。”

“我的命就在这儿,有本事的话你尽管来取好了!”单希牟目光凌厉的冷喝一声。浑身悄然的有着一丝丝紫色电光闪现。向着手中的长槊之上汇聚而去。

看着单希牟那很快被紫色电光渲染成紫色的长槊,杨藩不禁眼角轻颤了下:“好凌厉的雷电力量!单希牟,你果然不是个可以小觑的对手啊!既如此,你倒也值得我拿出真正的实力和你一战了。”

话音刚落的杨藩,周身便是形成了一道道风旋,凌厉的能量随着风旋的旋转汇聚而来,隐约间,一丝丝血色光芒在风旋之中形成。慢慢的将那些风旋都渲染成了血色。

“嗯?好精纯的血煞之气!”单希牟见状双目微缩:“离着一段距离,都能让我隐约受到影响。忍不住心生杀戮之念,真是可怕。这杨藩,看来也有着特殊的经历,否则不可能施展出如此特殊的血煞之力。”

蓄势待发的单希牟和杨藩,很快便是化作了两个狂暴能量风暴的漩涡中心一般,无形的压抑气息弥漫开来,使得整个玄武关中的人都能看到那半空中游离着紫色电光的能量漩涡和血色光芒闪烁的能量漩涡。

待得两个能量漩涡彼此缓缓靠近,碰触之时,顿时虚空震颤,风雷声动。

十数里外,浩浩荡荡的唐军旌旗招展,气势如虹的向着玄武关赶来。

“嗯?”军中骑着一匹黑色骏马的李鸾虎,似有所觉的豁然抬头看着西方天际,不由神色动容的惊道:“这是。。”

一旁的樊龙也是面色凝重:“好像是有人在交手!如此动静,绝不是一般武将交手能够形成的。而且那气息,似乎有些熟悉,好像是。。”

“是谁?”李鸾虎沉声问道。

看了眼李鸾虎,犹豫了下的樊龙才轻声道:“好像是杨藩和单希牟。”

“单希牟?”双手紧握的面色略显难看起来的李鸾虎,旋即便是目光一闪的诧异低喃:“杨藩?他怎么会在玄武关呢?难道。。”

神色一阵变幻的李鸾虎,随即忙沉声喝令道:“传令大军,加快行军!”

在李鸾虎率领大军加速赶往玄武关的时候,玄武关内的刁府之中,尚未交手的单希牟和杨藩,周身的可怕能量漩涡便是碰撞在了一起,刹那间整个刁府之中都是风起云涌,狂风席卷。

喝。。杀。。缓缓靠近的单希牟和杨藩,在气势凝聚到最巅峰状态的刹那便是瞬间爆发,轰然碰撞,散发出刺眼光芒的一枪一戟彼此硬悍,虚空瞬间扭曲,时间好似在刹那间静止了一般。

嗡。。轰。。震颤的虚空中,随着一声狂暴的炸响,刹那间可怕的能量如潮水般向着四面八方涌去,带起的可怕能量风暴撕裂大地,毁灭房屋,所过之处尽皆化为废墟,滚滚烟尘以刁府为中心向着整个玄武关蔓延开来。

而这会儿,找到了刁应祥和刁月娥父女,废了一番功夫才将他们从杨藩安排的几个武艺不凡的手下手中救出,正要离开地牢的秦汉和窦一虎,却是瞬间浑身僵硬的看向前方那突然出现在出口处身姿妖娆、狐狸尾巴般的雪白绒毛遮掩着春光若隐若现娇躯的妖艳妩媚女子。

轻轻把玩着雪白狐尾的妖艳女子,眼眸之中波光流转的看着秦汉和窦一虎,**的玉足迈着优雅步子而来,看得二人一阵口干舌燥。

“师兄,不要看他的眼睛!”猛然收敛目光的秦汉,面色涨红的脸上冒汗低喝一声。

一个激灵反应过来的窦一虎,也是忙眼帘微垂,手中的黄金棍紧握起来。

“咯咯。。”那妖艳女子顿时玉手轻轻掩口发出一阵悦耳而带着魅惑味道的笑声:“人家有这么可怕吗?两位小哥,竟然连看人家都不敢,真是让奴家伤心啊!”

听着那让人浑身酥麻、心神都难以保持平静的声音,相视一眼的窦一虎和秦汉,都是咬牙低吼一声闪身向着那妖艳女子杀去。

正所谓先下手为强,再让她这么引诱下去,二人可真是有些扛不住的感觉了。

“咕。。”刁应祥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脸色通红的看着那妖艳女子。

一直蹙眉看着那妖艳女子的刁月娥,听到一旁传来的声音,不由下意识的侧头看去,见刁应祥这个样子,不由嗔怪道:“父亲!”

“呃?”一个激灵反应过来的刁应祥,面对女儿的目光,顿时面色通红的窘迫不已,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而此时,秦汉和窦一虎已经和那妖艳女子交手了,一棍双锤带着凌厉的破空声向着那妖艳女子身上招呼而去。

然而,咯咯一笑的妖艳女子,却是美眸微闪的毫不在意,身上包裹着娇躯的一条条狐尾弹射而出,好似一根根柔软的鞭子以柔克刚轻易挡住了二人的凌厉攻击。

如此一来,妖艳女子那窈窕的身姿却是几乎**般的展露在了几人眼前。

听到激战之声,只是下意识抬头看了眼的刁应祥,便是目光好似凝滞了般,瞬间面色涨红的只觉浑身好似要燃烧起来一般。

第八百三十一章一场乱战,刁降杨退

昏暗的地牢之中一片狼藉,三道幻影犹自激战在一起,狂暴的气劲逸散开来,发出一阵阵沉闷的爆响声。

呼。。炽热的火焰升腾,化作一条火龙向着那妖艳女子席卷而去。

面色微变的妖艳女子,明显有些促不及手的顾不得攻击秦汉和窦一虎,飘然后退,浑身气息澎湃的欲要摆脱那条火龙。

“爆吧!”见状一愣的窦一虎,旋即便是伸手拦住了秦汉,嘴角露出一抹狞笑喝道。

轰。。一声爆响声中,那条死死纠缠着妖艳女子的火龙顿时化作了一团炽热狂暴的火焰能量,将妖艳女子淹没在其中。

面对那肆意弥漫开的狂暴炽热能量,窦一虎和秦汉几乎同时闪身后退。

“两个可恶的小贼!啊。。”惊怒的悦耳声音隐约带着一丝恐慌味道从那炽热能量风暴之中传出,随即便是没有了一丝动静。

看着那慢慢消弱的能量风暴,略微松了口气的秦汉不由侧头看向身后的刁月娥和刁应祥:“刁将军,月娥小姐,你们没事吧?”

“小心!”秦汉话音刚落,窦一虎好似火烧眉毛般的焦急喝声便是响起。

神色微变,一股危机感涌上心头的秦汉,几乎条件反射般的将手中的黑色大锤向前砸去,刹那间虚空微微扭曲,一股黑色如实质般浓郁的毁灭般凌厉能量从黑色大锤上逸散而出,轰然砸在了那狠狠抽击过来的白色狐尾之上。

蓬。。一声闷响。白色的绒毛带着血光洒落,一条鲜血淋漓的狐尾飞速缩回。

慢慢消散的烟尘之中,那身上隐约可见一些伤口血迹、显得很是狼狈、一条条狐尾也是沾染着血迹的妖艳女子正双目含煞的死死盯着秦汉和窦一虎。银牙紧要,浑身都是散发着一股狂暴而隐约带着丝虚浮味道的气息波动。

干咽了咽喉咙的窦一虎,只觉得浑身微僵,心中暗惊:“娘的!这样的攻击,竟然都没有杀死她?这女人,到底什么修为?难道有护身的宝物?”

“都要死!”有些尖利的声音响起,俏脸扭曲的妖艳女子身影一幻便是瞬间消散在了原处。下一刻已是来到了秦汉和窦一虎面前。

见状俏脸微变的刁月娥,忙控制着摄魂金铃发出一道低沉铃声向妖艳女子冲击而去。

在刁月娥的控制下并未受到影响的秦汉和窦一虎,反而被铃声刺激的清醒无比。几乎同时挥动起手中的兵器,双锤一棍狠狠的砸在了那瞬间恍惚了一下的妖艳女子身上。

蓬蓬。。闷响声中,浑身一震的妖艳女子,顿时吐血倒飞了出去。狠狠砸在了地上。面色苍白的浑身抽搐了下,面容更是瞬间狰狞得吓人:“混蛋!老娘一定会再来找你们报仇的。”

狰狞的嘶吼声刚刚落下,那倒在地上重伤的妖艳女子便是浑身光芒大盛的消失不见。

而被两条威力消弱了些的狐尾抽在了身上的秦汉和窦一虎,也是踉跄后退开去,各自被抽得浑身酸痛很不好受。

“嘶!逃得真快!”倒吸了口凉气的窦一虎,话音未落便是浑身一晃的面色微变:“嗯?怎么回事?这股能量波动。。”

一旁秦汉也是面色微变,随即看了看周围墙壁震颤裂开的地牢,忙低喝道:“快走!地牢快塌了。”

“走!”窦一虎和秦汉分别拉着刁应祥和刁月娥慌忙向着地牢之外的出口奔去。

。。。

距离玄武关数里外的虚空中。一道白色流光略微凝滞化作了一身白衣的荼罗公主悬立虚空中,美眸惊疑不定的看向那可怕能量波动席卷开来的玄武关。随即便是神色微动的看着了侧前方隐约在虚空之中闪掠而过的幻影,身影一动忙飞了过去。

玄武关外,几个呼吸的功夫来到这里的荼罗公主,便是看到了那狼狈落地,浑身战甲碎裂染血、面色苍白、气息虚浮不定的单希牟。

“师兄!”闪身落地的荼罗公主,忙伸手扶住了单希牟。

闭目深吸了口气的单希牟,猛然咳出一口血来,这才神色微缓的心有余悸苦笑道:“好险!若是没有老师赐我的仙器铠甲,只怕这一次要死在玄武关了。”

“师兄,你干嘛这么拼啊?”皱眉不满说着的荼罗公主,随即便是美眸之中冷意闪烁的咬牙道:“是谁把你伤成这样?杨藩?”

单希牟微微点头,嘴角勾起了一抹桀骜弧度:“他比我好不了多少!”

二人说话间,密集的脚步声和马蹄声响起,却是一支唐军有远近及快速敢来。

“单将军!”一马当先的罗通看得单希牟狼狈的样子,不由忙策马上前惊道:“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伤成这样?”

单希牟轻摆手自己站稳了身子,摇头无奈道:“罗将军,是杨藩!玄武关内一片打乱,你快点儿率兵趁机攻下玄武关再说。”

“好!公主殿下,劳烦你照顾单将军了!”应了声的罗通,很是干脆利落的直接一挥手喝道:“兄弟们,随我杀入玄武关!”

响亮的应和声中,这支精锐的唐军步骑带着滚滚烟尘向玄武关杀去。

待得他们离去,荼罗公主才忍不住道:“师兄,你干嘛这么拼命啊?”

“你错了!我不是为大唐拼命,而是那杨藩的确是一个好对手。我一时心痒,才和他拼了个两败俱伤,”单希牟摇头目光灼灼的道。

荼罗公主见状有些无奈,旋即便是似有所觉的忙抬头看向西方,俏脸微变。

“走,我们去看看!”服下了一枚丹药,还未来得及炼化吸收来疗伤的单希牟。也是眉头微皱的忙道。

闻言有心阻拦的荼罗公主,看着单希牟的表情,只得点头随他一起飞身赶了过去。

玄武关西方数里外的山林中。一座小山之巅,头发凌乱、盔甲碎裂、看起来有些狼狈的杨藩,却是依旧气势凌厉的看着不远处树顶之上飘飘欲仙般而立的薛丁山,双目轻眯的咧嘴一笑:“薛丁山?想不到,你这位前任征西元帅,竟然会出现在这里,真是让我意外啊!怎么。你还想把我留下?”

“你的伤不轻,我的确不该趁人之危。可是,你却是我大唐西征路上很大的阻力。为了不使双方将士再多死伤。今日我也只有下乘一次,将你留在这儿了,”薛丁山目光凌厉的盯着杨藩,沉声开口道。

擦去嘴角因为刚才和薛丁山交手一次而溢出的血迹。杨藩不禁摇头笑了起来:“好!说得好!这样的薛丁山。才值得我杨藩看做对手。”

“薛丁山,我曾经觉得你有些迂腐。可是现在看来,却是杀伐果断,是个帅才!”杨藩转而又笑道:“之前你被免去元帅之职,我还以为你会就此一蹶不振。想不到你不但没有被打到,反而好似一柄剑被磨砺得更加锋利。现在,我倒是有些明白为何梨花会喜欢你。”

薛丁山闻言不禁神色略微变幻了下,随即深吸了口气问道:“梨花她还好吗?”

“好!当然好!她在我府中。吃得好,住得好。怎么会不好?”杨藩略有些玩味的笑看向薛丁山:“薛丁山,等我和梨花成亲,一定请你去喝一杯喜酒。”

听着杨藩的话,手中方天画戟瞬间紧握的薛丁山,不由目光凌厉如电的冷然看向杨藩,一股森冷的杀意弥漫开来。

“薛丁山,就算不想去喝杯喜酒,也不必这么看着我吧?”杨藩戏谑一笑:“梨花是我的未婚妻,早晚会成为我的夫人。所以,我劝你还是别有什么其他的心思了。再说了,你根本不信任梨花,她早就对你寒心了。”

浑身气势一泄,踉跄着脚步踩得树顶枝杈摇晃的薛丁山,目中尽是痛苦之色。

见状,微微摇头的杨藩,嘴角轻翘了下,随即浑身无形的风旋出现,整个人瞬间化作了一道疾风般向着远处天际飞掠而去。

“嗯?”豁然抬头的薛丁山,目中冷光一闪,瞬间双手抬起,一手握弓、一手搭箭,弓弦拉成了满月,‘咻’的一声尖锐破空声响起,白光一闪,穿云箭便是射中了杨藩的后心。

即使有护身铠甲保护没有被穿云箭射穿身体,但是被那股力道传入体内依旧让杨藩浑身一颤的心痛欲裂,一口血狂喷而出,面色煞白的接着那股冲击力速度更快的向着远处天际飞去。

“丁山?”惊讶的声音响起,破空声中,单希牟和荼罗公主便是来到了薛丁山面前。

荼罗公主则是忙问道:“薛丁山,刚才是不是杨藩?你竟然让他逃了?”

“那家伙狡诈得很,被他侥幸逃走了!”薛丁山无奈摇头。

荼罗公主一听顿时蹙眉不满道:“一个受伤的杨藩你都拦不住?”

薛丁山闻言一滞,一时间被荼罗公主噎得说不出话来。

“咳。。好了,荼罗!”轻咳一声的单希牟,皱眉看了眼荼罗公主。

看着单希牟面色苍白的样子,薛丁山不由忙道:“单兄,你怎么伤得这么重?”

“我也没有想到,那个杨藩这么难对付!”单希牟摇头苦笑,随即看着薛丁山正色道:“丁山,以后你对上杨藩,千万要小心。”

薛丁山点了点头,随即忙道:“好了,单兄,公主殿下,既然玄武关的事情已经解决,那我就先走了。”

“你要走?”单希牟眉头微皱了下。

薛丁山点头道:“我想先回锁阳城看看我娘,然后去寒江关见我父亲。”

“那好吧!后会有期!”单希牟一听倒也不好多说什么,微微拱手道。

拱手和单希牟、荼罗公主告别之后,薛丁山便是脚踏盾牌向着东方天际飞去。

看着薛丁山离去,荼罗公主忙对单希牟道:“师兄。我先带你回营休息吧!”

“不急!先去玄武关看看!”微微摇头的单希牟,便是当先向着玄武关内飞去。

见状无奈的荼罗公主,只得临空跺了跺脚。蹙眉飞身跟了上去。

当单希牟和荼罗公主进入玄武关的时候,整个玄武关内还是喊杀声一片。不过,不论是红里达的兵马还是杨藩带来的三万精兵都是群龙无首,且被之前单希牟和杨藩那一战震慑住,可谓正是人心散乱之时,罗通率兵基本上没有遇到太大的阻碍,便是杀入关内。胜局已定!

单希牟和荼罗公主很快便是找到了被秦汉、窦一虎保护着的刁应祥、刁月娥父女。

此时,刁应祥正对身旁的那消瘦偏将亲信吩咐,让他率军前去帮忙劝降其他的西凉兵士。

“一虎。跟着一起去,免得不明情况和罗将军他们起冲突,”单希牟吩咐了窦一虎一声,旋即便是对刁应祥笑道:“刁将军深明大义。肯弃暗投明。乃是朝廷之福。可惜本将军无能,还是免不了一场厮杀战乱。”

刁应祥一听顿时惭愧拱手道:“单将军千万别这么说,若不是你与秦将军、窦将军前来关中相救,我父女二人如今还不知会如何呢!单将军,请受刁应祥一拜!”

“哎!刁将军莫要如此!”单希牟忙伸手拦住了刁应祥。

一旁的刁月娥看出单希牟明显受伤不轻的样子,不由忙道:“父亲,单将军有伤在身,还是先请他到府中休息吧!”

“哦。对对对!单将军,快请!”刁应祥闻言顿时忙点头道。

。。。

在距离玄武关二十多里外的一处山间潭水旁的光滑岩石上。面色苍白、气息虚浮的杨藩正闭目盘膝而坐,将周围天地间的灵气都向其体内引去。

呼。。破空声中,一道幻影一闪便是来到了一旁不远处,化作了同样俏脸略显苍白的妖艳女子。看着那闭目盘坐疗伤的杨藩,妖艳女子不由咬牙冷笑一声:“杨藩,想不到你也在玄武关栽了。”

“你受伤了?”轻舒了口气,气息收敛睁开双目的杨藩,打量了下那妖艳女子,不禁眉头微皱的意外道:“难道你也遇到了什么难缠的对手?”

妖艳女子一听顿时俏脸冷寒的恨声道:“两个狡诈的小子,竟然有着仙器,释放出极为厉害的火焰,还引爆火焰能量来对付我,真是舍得啊!下一次,别再让我碰到他们,否则我一定要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哈哈。。胡雪!什么人惹了你啊?”闷雷般的大笑声响起,只见一道黑影好似陨石般从天而降,将不远处的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一个足有两三米高的铁塔壮汉从中大步走了出来,正是那被荼罗的冰锥法宝逼退的黑熊精。

黑熊精裂开大嘴,黝黑的脸上尽是猥琐笑意的看着妖艳女子,啧啧道:“哎呀!胡雪妹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看得老熊我心里痒痒的啊!胡雪妹子若是心中有火没处发,尽可以来找你熊大哥我啊!老熊我,最会消火了。”

“大黑炭!你找死!”妖艳女子一听顿时咬牙怒喝一声,不容分说便是摇身一变背后足足八条雪白的巨大狐尾摇曳着飞掠而出,向着铁塔壮汉黑熊精抽去。

见状铁塔壮汉顿时怪叫一声闪身退开,同时一对砂锅般的拳头挥动间带起一声声气爆声将那些围杀上来的白色狐尾挡住。

“狐影千重!”娇喝一声的妖艳女子胡雪,八条狐狸尾巴顿时化作一道道残影,一时间好似有着成千上万的狐狸尾巴占据了半边天空般向着铁塔壮汉围杀过去。

“你来真的啊?”一瞪眼的铁塔壮汉,顿时低吼一声身体瞬间拔高,化作了足足一丈多高的大黑熊,巨大的熊掌向着周围拍去,顿时虚空都是扭曲凝滞了般,随着一声声闷响,可怕的震荡力顿时使得那些狐尾都飞荡开。

无数狐尾消散,只剩下八个狐尾迅速缩小的胡雪,尚未来得及反应,便是被大黑熊一手抓一个抓住了两个狐尾,大吼一声甩了起来。

“啊!”惊呼一声的胡雪,飞天而起,随即狼狈的坠落下来,八个狐尾快速缩小的同时,在空中慌忙稳住身影,俏脸涨红的怒瞪着下方咧嘴拍着胸口的大黑熊娇喝道:“混蛋!老娘跟你拼了!”

嗤。。胡雪玉手呈爪型,瞬间化作了一个狐狸爪子,凌厉的爪劲使得虚空出现了几道抓痕,同时一股血色光芒在爪子上浮现,一股可怕的凶煞戾气弥漫开来。

一瞪眼的大黑熊,慌忙欲要躲闪,但是毕竟它不是灵活型的妖族,比不得狐狸速度迅捷,险险避过脑袋要害,还是被胡雪一爪子在胸口留下了几道血色伤痕,痛得龇牙咧嘴,慌忙后退开去。

“嗷呜。。住手!”低沉的龙吟之声和浑厚的低喝声响起,潭水哗啦炸开,一条黑色幻影便是从中飞掠而去,化作了一条有着一根黑色断角的黑龙。

“嘶。。”倒吸了口凉气的大黑熊,看到那黑龙不由微微松了口气,随即郁闷的看向对面满脸凶狠之色、狐狸爪子上还有着血迹的胡雪:“黑角,这个骚狐狸又发疯了。娘的,差点儿掏了俺老熊的熊心。”

黑龙听得微微摇了摇龙首,随即目光如电的看向那气息不稳、娇躯微颤的胡雪低吼道:“胡雪,冷静一点儿!”

“哎呀!雪儿妹妹,你怎么了?”慌张的清朗声音响起,一道恶风一闪便是化作了一个身穿豹皮袍子、如猎豹般充满爆炸力身形的男子。

豹皮袍子男子一出现,便是来到了胡雪身旁伸手扶住了他,满脸的紧张疼惜之色。

几乎同时,俏脸上露出挣扎之色的胡雪,一低头便是咬住了他的手臂。

“啊!。。呵呵。。”惨叫一声的豹皮袍子男子,随即便是浑身扭曲颤抖起来,面上露出了一抹神经质般的病态笑意。

第八百三十二章鸾虎之怒,山林狼影

半晌后,浑身都是略有些抽搐起来,面色微白的豹皮袍子男子忍不住倒吸凉气的时候,那胡雪才松开他的手臂,抬起头来,露出了那染血的红唇和玉齿,俏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红晕,显得更加妖艳动人。

“嘶。。呵呵。。”身子微晃着的豹皮袍子男子看着胡雪那美艳动人的样子,不由目露痴迷之色的颤声开口:“雪儿妹妹,你你也太狠了,想要豹哥哥的命啊!”

闭目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呼出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