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洪荒造化-第48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也会崩溃的!”

“对啊!”老子、通天等彼此相视,都是豁然惊醒。

青莲道君连道:“老师,看来咱们不能耽误下去了,得尽快破坏那些黑洞漩涡才行。只是,那些黑洞漩涡这么厉害,只怕寻常准圣也奈何不得啊!”

“让洪荒之中的三尸准圣或者三两个二尸准圣联手,一起配合我们动手,尽可能的破坏那些黑洞漩涡。界兽弄出这么多的能量黑洞漩涡,也不可能丝毫没有消耗,”陈化连道:“镇元子已经在动手开始破坏了,我造化门下的准圣,也都准备出手了。从镇元子动手的情况来看,我要提醒诸位一点。攻击黑洞漩涡的内部,作用会消弱不少,因为攻击的力量会被吞噬许多。所以,攻击黑洞漩涡的边缘,使其无法稳定,这样自然崩溃。这般,效果最好!”

看众人点头心领神会的样子,陈化直接道:“好了,动手吧!有什么事,神识传音联系。一旦有什么变故,诸位切忌大意逞强。对我们洪荒来说,每一个圣人都是支柱般的力量,轻易损失不得。”

“天尊放心,我们晓得轻重!”女娲点头连道。

通天教主则是目光凌厉的沉声道:“洪荒大劫,如果我们无法应对,倒也没脸活着了。如果洪荒毁灭,我们纵然身死卫道也是应该!”

“动手吧!”陈化说着一侧身,面前的空间便是波动扭曲了起来。

“老师,晓月他们遇到了麻烦,只怕。。”青莲道君突然似有所觉的焦急忙道。

身影一顿的陈化,则是沉声道:“现在顾不得他们!多耽误一刻,整个洪荒三界便多一丝危机。青莲,不要乱了方寸!”

话音未落,陈化便已是身影没入了扭曲的空间中消失不见。

听着陈化的话,随后准备各自动手的老子、通天和女娲,都是不禁彼此相视,一个个面色郑重的目光决绝起来。

“是,老师!”应了声的青莲道君。忙一咬牙挥手一道剑气撕裂空间钻了进去。

。。。

虚空中,七道巨大的红黑光柱接天连地般屹立九天,中央便是一个巨大而充满凶煞戾气风暴的阵法空间。其中有着一道道彼此依靠的狼狈身影,仔细看正是晓月、九灵、望月、女娃、仙芜、梨山老母以及被他们护在中央皆是受伤不轻的流云真仙、紫韵仙子、樊梨花、薛丁山、薛金莲等。

“怪兽七杀阵?怎么会是怪兽七杀阵?”面色苍白的薛丁山有些难以置信。

晓月则是皱眉低喝道:“好了,别啰嗦了!这阵法比祖星之上杨藩布置的怪兽七杀阵厉害太多。就算是我们几位大罗金仙,恐怕都难以自保。不能继续动手的,都到我的宫殿法宝内养伤休息吧!”

说完,晓月一挥手,便是将薛丁山他们尽皆收入了宫殿法宝内。

阵法空间内。一时间只剩下了晓月、望月、女娃、九灵、仙芜、长眉真人等六位大罗金仙和梨山老母这位二尸准圣的大能修士。

“梨山老母,我们之中你修为最高,可有办法破了这怪兽七杀阵吗?”长眉真人道。

梨山老母一听顿时眉头皱起:“这怪兽七杀阵。看似简单,却玄妙无比。贫道阵法之道不算太过精通,所以就算仗着修为自保尚可,想要破阵也是不易。”

“女娃。你的阵法修为也算不错。可有办法?”晓月则是看向了女娃仙子。

女娃愣了下,随即也是苦笑道:“晓月师叔,我的阵法修为在造化一脉也只能算还行。这阵法,我实在是无可奈何。不过,怪兽七杀阵以七杀方位为阵基。那七个能量光柱乃是阵法根基。破除其一,怪兽七杀阵便漏洞百出了。但是看这阵法威能,镇守七个阵基之人想必都是大罗金仙。有阵法辅助,发挥出的实力恐怕都要隐隐超过大罗金仙巅峰。”

“如此。倒也并不是没有对付的可能!诸位,咱们正好七个人。一人应付一个阵基。就算不敌,也要努力坚持。只要破了一个阵基,便有希望破阵了。以梨山老母前辈的修为,破一个阵基应该不难吧?”晓月道。

梨山老母当即点头应道:“行!交给我吧!”

“哈哈,梨山老母,你的修为的确让人意外。可是,也别太自信了!”冷笑声中,其中一个阵基的旋转光柱之中耀眼光芒闪现,一个浑身血光隐现的巨大白虎出现,白虎的脑袋之上则是站着一个浑身萦绕着血煞之气、手持血红长枪的俊朗妖异青年。

看到那青年,望月秀眉微蹙,旋即便是略有些惊疑不定的道:“杨藩?”

“什么?他是杨藩?”晓月等都是惊讶意外不已。

女娃都是难以置信的看着杨藩:“大罗金仙修为?杨藩?怎么可能?”

“杨藩!想不到连你都投靠了魔族,如何对得起你老师的教导?”晓月怒而喝道:“忤逆之辈,你不配做我造化门下弟子!”

望月也是恼恨不已:“早知今日,当日在长安城便该将你杀了!”

“动手吧!”冷喝一声的九灵,当先闪身杀向了杨藩。

然而,看着飞身杀来的九灵,杨藩却是毫无动手反击的意思,面带冷笑持枪而立,待得九灵靠近才闪身飞退开。

“小贼!休逃!”九灵速度更快的向杨藩杀了过去。

而就在此时,九灵的前方虚空猛然扭曲,一道凌厉的枪影顿时带着一股血腥煞气从中刺出,‘铿’的一声迎上了九灵手中寒冰雕琢般的长剑,凌厉的气劲顿时让九灵浑身一震,玉手鲜血淋漓的吐血倒飞了出去。

“师姐!”仙芜忙闪身接住了九灵,飘然落在众人之中。

然而,一旁的晓月、望月以及女娃都是瞪眼难以置信的看着那空中持枪而立、浑身散发着寒意与煞气的身影,那方才突然出现伤了九灵的人赫然是杨藩的老师白玉郎。

“玉。。玉郎师兄?”摇了摇头的晓月,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白玉郎:“你。。怎么会是你?你竟然。。”

白玉郎面色冷淡无比,好似看着陌生人般目光淡漠的看着晓月等人。手中长枪之上血煞之气凝聚,随即便是身影一动没入了扭曲的虚空中消失不见。

“小心!”低喝一声的梨山老母飞身迎了上去,手中龙头杖向着侧前方空中点出。

铿。。空间扭曲。凌厉的血色枪尖从中钻出,和龙头杖碰撞在了一起。

枪杖交击之处,虚空一道道涟漪荡漾开来,梨山老母和随后身影显现的白玉郎也是同时身影飞退。

“动手!”随着杨藩一声令下,又是五道身影出现,一股股凶煞之气弥漫开来,正是镇守另外五个阵基的五位妖族大罗金仙。有着阵法辅助的他们。都有着超过一般大罗金仙巅峰强者的修为。

见状,晓月不由皱眉,随即看了眼九灵:“九灵师伯。还能再战吗?”

“还能坚持一会儿!”九灵咬牙看向五妖之中魅惑迷人、狐尾如灵蛇般游动、身上几乎捕捉寸缕般、只有一些关键部位有着狐狸毛略微遮掩的狐妖沉声道:“放心吧!那个狐妖交给我。”

晓月犹豫了下便是点头道:“小心!我们会尽快解决对手,然后过来帮你的。杨藩这小贼,交给我了。”

“狮妖交给我来!”望月美眸泛冷的贝齿轻咬看向那虬髯大汉狮妖道。

仙芜和女娃相视一眼,也是各自选择了豹妖和狼妖。

长眉真人无奈的看了眼那雄壮霸气的熊妖咂舌道:“这个皮糙肉厚的熊妖。便交给我来收拾好了。”

“动手!”分好之后。微微点头的晓月,便是目光凌厉的沉喝一声,当先动手。

轰轰。。一声声能量爆炸声中,阵法空间内大战顿时开始了。

白玉郎和梨山老母的激战最先开始,也打得最是激烈。本来身为造化门上真正意义上的三代弟子首徒,修炼了漫长岁月的白玉郎,修为早已堪比准圣。再加上阵法辅助,爆发出的实力丝毫不比梨山老母这位二尸准圣差多少。这一战。竟然是一时间难以分出胜负高低来。

此外,晓月、望月、女娃、仙芜以及长眉真人都能稳住局面。即使略处下风也能勉强应对保持不败。但本就被白玉郎重伤的九灵,却是略有些狼狈了。所幸九灵乃是胡灵儿的弟子,多受胡灵儿悉心指点,甚至于陈化也时而指点她的修行。身为大罗金仙顶尖层次的九灵,对付比较了解的狐族,倒还不至于太快落败。

“可恶!这家伙的血煞之气,竟然如此难缠!”和杨藩交手的晓月,心中焦急无比。本来晓月以为杨藩应该不难对付,却想不到对方对血煞之气掌握如此纯熟,法力之中融合着精纯的血煞之气,若不是自己的法力内融合了不灭冰炎,只怕光是法力的对轰便完全被压制。而即使如此,那血煞之气也是不断的影响着晓月的心境和元神,使之无法全心应战。而有着血煞之气辅助的杨藩,却是动起手来凌厉酣畅,让晓月憋屈郁闷无比。

“血战八荒!”慢慢有些不耐的杨藩,眼看着压制住了晓月,不由面露狰狞狠戾笑意的厉喝一声,浑身血煞之气凝聚成了实质般的血红光芒般,凌厉的枪影瞬间出现了八道,向着晓月笼罩而去。

“哼!”冷哼一声的晓月,目中精光一闪,手持长枪凌厉的直刺其中一道,其他的七道血色枪影完全不顾。

杨藩见状嘴角的狰狞弧度更浓,看得晓月心中感到有些不妙。

嗤。。凌厉的白起枪尖刺中那道血色枪影,随即微微一颤的血色枪影便是崩溃了。

“不好!”心中一颤的晓月,正要闪身躲避,凌厉的血色枪尖已经来到了胸口,‘铿’的一声金铁交击声响起,胸口浮现出紧身铠甲的晓月已是浑身俱颤的吐血倒飞了出去。

“晓月!”还在略有些吃力应对着狮妖、几乎完全被动防御的望月见状,不禁俏脸一变的焦急喊道。

这么一分心,那狮妖顿时摇身一变化作了九个脑袋,九个脑袋尽皆长长伸出,可怕的吸力凭空出现,形成了一个黑洞漩涡般将望月吸得向其中飞去。

“九灵元圣?”骇然失色的望月,美眸闪烁间似乎想到什么,顿时一瞪眼:“臭狮子,你竟然是太乙救苦天尊的九头狮子?”

闻言,目中凶光毕露的九灵元圣顿时低吼一声,口中吞噬力大增,欲要一口将望月给吞入肚子里。

“可恶!去死吧!”俏脸难看起来的望月,娇喝一声,玉手一甩一道紫色流光便是甩入了九灵元圣的口中,一道隐约的紫色电光一闪而逝消失不见。

“呃。。”浑身一颤的九灵元圣,九个脑袋顿时缩了回去,口中的吞吸力也是快速消失,身上隐约有着浓郁的紫色电光冒出,周围的空间都是随着它身体的颤抖而微微波动起来。

在其面前顿住身影的望月,不由恼羞的玉手握拳,拳头之上金光隐现的一拳头狠狠的对着九灵元圣的脑袋砸了下去。

蓬。。一声闷响,被一下子砸得头晕脑胀的九灵元圣,直接眼冒金星的向下飞去。

“吼!”甩着脑袋回过神来低吼一声的九灵元圣,嗖的便是向着远处的屹立的红黑光柱而去,唰的没入了其中。

望月见状一愣,旋即便是握拳咬牙切齿:“可恶的混蛋,刚才真应该给你一剑!”

铿蓬。。带着金铁之音的交击闷响声突兀响起,望月回头一看,便是看到那一个巨大宫殿被杨藩手中长枪枪杆狠狠的砸中,震颤着飞了出去。

“晓月!”望月顾不得太多,忙闪身向着宫殿飞退的方向追了过去。

见状冷笑一声并未阻止的杨藩,则是转而一枪向着众人之中攻击最为凌厉、和熊妖缠斗的长眉真人刺去。

“不好!”有所察觉的长眉真人面色一变,奈何被熊妖狠狠缠住根本无力分心应对,只得匆匆将一对长眉甩起,好似两道剑光般的迎上了那血色凌厉枪芒。

第八百五十四章白色蛇尾,黑色弧光

嗤嗤。。两道长眉被枪芒撕碎,丝丝浓郁的血煞之气犹自在断了的眉梢间纠缠而上,将长眉真人剩下的一截长眉都染红了近半。

蓬。。紧接着一个硕大的拳头便是落在了长眉真人身上。

“死吧!”壮硕熊妖带着黑毛的拳头落下,虚空都是震荡扭曲起来,直砸得长眉真人浑身巨震,好似一个破沙袋般飞了出去,口中鲜血直喷,身上道袍碎裂,露出了其中光芒暗淡的太极符印。

熊妖这一下可没有丝毫留手,凭他比大罗金仙巅峰强者还要强上一些的修为,全力一击就算是一般准圣也不敢等闲视之。长眉真人若不是即使催动太极符印防御,只怕这会儿早已被其一拳轰碎肉身了。

“姐,去救长眉真人!快!”宫殿法宝凭空消失,突兀出现的晓月,忙对匆匆闪身过来的望月焦急喝道。

见晓月没事,暗松了口气的望月,同样有所察觉的忙转头看去,只见杨藩正满脸煞气的和熊妖一起继续向长眉真人杀去。

“住手!”娇喝一声的望月,右手一甩一道红光激射而出闪电般化作一条纤细红绳缠绕住了熊妖手臂和杨藩手中长枪的同时,左手玉指轻弹,一枚玉珠便是化作一道白色厉芒直射杨藩的后心。

目光一冷的杨藩,果断的收手,手中长枪光芒一闪消失不见,下一刻便是侧身的同时手一横,血色长枪突兀出现。枪杆抡起‘铿’的一声迎上了那白色玉珠。

双臂一震的杨藩,顿时脚步略显踉跄的踏着虚空急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影。

“着!”玉手一挥的望月,再次控制着那玉珠向被捆缚住手臂一时无法挣脱的熊妖打去。

蓬。。一声闷响。玉珠落在了熊妖的肩膀之上,顿时黑色毛发冒出的宽厚肩膀便是皮毛撕裂,鲜血淋漓,隐约可见有着裂痕的森森白骨。

“吼!”怒吼一声的黑熊,咬牙手臂一震,刹那间被红色纤细红绳捆缚住的手臂竟然足足自爆了大半,只留下一截鲜血淋漓、露出白色骨头茬。

熊妖这般凶悍果决的举动。吓了望月一跳,以至于望月一时间忘记了如何反应般。

目光凶狠怨毒的看了眼望月的熊妖,便是直接闪身向着远处的一个红黑光柱掠去。

“冰炎剑!”厉喝声中。闪电般手捏印决的晓月,面前浓郁的寒气和虚幻火焰融合为一体化作了一枚小巧的透明寒冰般的小剑,其上还隐约有着淡淡的火焰腾绕,使得周围虚空都是微微波动了起来。

另一边。重伤的长眉真人也是几乎同时施展出了自己的绝招。紫青双剑剑芒耀眼,彼此相合,化作了一柄如实质般的紫青两色剑光激射而去:“紫青双剑诀!”

“血虎噬!”眼看着冰炎剑和紫青两色剑光几乎先后向自己杀来,面色也是凝重了起来的杨藩,不由浑身法力沸腾起来般,体表浓郁的血煞之气好似化作了实质般的血色长袍,血色长枪看似缓慢的挥出。枪尖之处瞬间浮现出了一个血色虎头,虚幻的血色虎头张开血盆大口。化作了一个血色漩涡般。

嗤嗤。。冰炎剑和紫青剑光几乎先后没入了血色漩涡内。

嗡。。猛然震颤的血色漩涡,眼看着便要崩溃。引得周围空间都是荡漾起波纹来,随即整个血色漩涡和虚幻虎头都是膨胀起来,轰然爆炸。

轰。。一声爆响,可怕的爆炸使得虚空寸寸扭曲碎裂,狂暴的能量风暴席卷开来。

噗。。浑身一震抛飞开去的杨藩,一声双手虎口裂开,手中鲜血染红了枪杆,面色涨红的口中已是溢出逆血来。

高空中,和梨山老母交手愈发激烈,战得难解难分,气势凌厉无比的白玉郎,察觉到杨藩受伤,不由暴喝一声全力爆发逼退了梨山老母,闪身飞退向其中一个红黑光柱,同时大喝道:“不要纠缠了!用七杀现,杀了他们!”

白玉郎话音一落,和九灵纠缠的狐妖顿时果断的倒飞出去,动作绝美而迅捷。

“仙芜师伯!女娃!不要让他们归位!”和长眉真人合力施展绝招伤了杨藩的晓月,听到白玉郎的大喝声,顿时传音急喝道。

望月也是俏脸微变的反应过来,闪身忙去帮女娃对付那狼妖。

“枯灵术!”仙芜则是对那被她用藤蔓束缚纠缠住的豹妖施展出了自己的绝招。

诡异的灰色气流从仙芜身上逸散而出,凡是被灰气碰触的藤蔓尽皆枯萎收缩起来,好似球笼般狠狠的困住了豹妖,随即浓郁的灰气汇聚化作了一枚尖刺狠狠的向着豹妖的脑袋刺去。

嗤。。被灰色尖刺刺穿了脑袋的豹妖,顿时浑身颤抖的痛苦嘶吼起来。

“血遁!”被豹妖的惨叫声刺激的一个激灵,看到望月杀来的狼妖顿时咬牙浑身血光闪烁,身体缩水般在浓郁的血光中消失不见,化作一道血色遁光眨眼间没入了远处的一个红黑光柱内。

“爆!”悲愤欲绝的豹妖,也是疯狂的嘶吼一声,颤抖的身体轰然爆炸,狂暴的能量风暴中,一道虚幻的元神幻影直接撕裂开空间遁逃,在远处一个红黑光柱前方破开空间出现,摇摇欲坠般的虚幻元神终于是在彻底崩溃前没入了红黑光柱内。

看到这一幕,晓月等都不禁咬牙不甘的暗道可惜。

“对不起!诸位!”被那狂暴的能量掀飞的仙芜,也是捂着胸口面色苍白的飞了回来,面露不甘和惭愧之色。

几乎都有些伤势的晓月等汇聚在一起,彼此相视后九灵当先虚弱的开口道:“仙芜,这不怪你!我们都已经尽力了。既然无法避免这最后的死劫。那就拼死一战吧!”

“都怪我不好,是我出了岔子!”望月也是咬牙惭愧无比的摇头道。

轻拍了下望月的香肩,晓月则是转而面露莫名笑意的看着微微震颤起来的阵法空间:“想要杀我们。可没有这么简单!诸位,实在挡不住的话,就到我的宫殿法宝内躲一躲吧!”

“躲?你们恐怕来不及了!”震颤的虚空中,白玉郎虚幻的身影浮现,随即整个阵法空间的空间波动一时间都是凝滞了般,晓月等人竟然完全动不了了。

俯瞰下方,目光轻闪的白玉郎。虚幻的手掌缓缓按下:“既然无法活捉你们,那就全部给我受死吧!”

嗡。。凝滞的空间泛起细微的波动,凌厉可怕的能量汇聚。在白玉郎虚幻的手掌下化作了一个巨大的能量手掌。手掌快速吸收能量的同时,还在缓缓缩小,快速凝实。

“混蛋!”咬牙切齿的晓月,目眦欲裂般的死死盯着高空中白玉郎的虚幻身影。忍不住声音嘶哑的吼道:“一起动手!拼了!”

眼看着那好似真实般数丈长的能量手掌便要落下。晓月等的拼死反击也开始酝酿,一声威严的冷哼之声却是突兀响起,使得阵法空间内凝滞的虚空剧烈震荡了下,那凝实无比的能量手掌也是猛然一颤,出现了几道大裂缝,欲要崩溃般。

“是外公!”听到那熟悉的冷哼声,望月顿时美眸一亮的惊喜忙道,手中欲要施展的攻击也是瞬间停了下来。

同样虚幻的面色微变的白玉郎。见那一声冷哼之后便是没有了反应,不由慌忙凝聚起欲要溃散的能量手掌。目中冷光一闪的咬牙狠狠一掌按下。

“白玉郎!”见陈化暗自出手白玉郎都视而不见,晓月不由咬牙厉喝一声。

而几乎同时,整个阵法空间猛然一震,轰然崩溃开来,一道硕大的凌厉白色蛇尾席卷而过,使得空间瞬间凝滞般甩在了那能量手掌上:“放肆的孽障!”

“父亲?”白玉郎的虚幻身影微微一颤,目中顿时闪过一抹惊慌之色。

“忤逆的孽障!我杀了你!”暴怒的厉喝声中,轰碎那能量手掌的巨大白色蛇尾再次横扫开来,所过之处空间都是碎裂混乱了起来,使得其中两个红黑光柱碎裂,光柱内尽皆面色惨白的狮妖和狼妖都是惨叫一声也来不及便灰飞烟灭了。

横扫一切般的巨大白色蛇尾轰碎第三个红黑光柱后,终于是露出了其中同样面色发白的白玉郎。

“夫君!手下留情!”凄厉的悦耳娇呼声中,另一道巨大白色蛇尾突兀出现,拦在了之前的白色蛇尾之前。

蓬。。两个白色蛇尾在混乱的虚空中碰撞,发出了一声闷响,淋漓鲜血洒落,混乱的空间都是完全崩溃,化作了一个百余丈直径的能量漩涡,漩涡之内便是混乱的混沌乱流,那染血的蛇尾都陷入其中。

“母亲!”双目瞬间泛红的白玉郎,一咬牙便是浑身白光闪耀的化作了一道白色流光向着远处飞遁而去。

“离儿!”猛然一颤倒飞甩出的巨大白色蛇尾,光芒闪烁蜿蜒旋转,显露出了全貌,乃是一个长足有数千丈长的白色大蛇。紧接着,那白色大蛇便是化作了一个高瘦白衣青年,闪身飞向了另一个蛇尾鲜血淋漓同样变幻人形化作了一个白衣清冷女子,伸手扶住她皱眉急道:“离儿!你怎么如此糊涂?那孽畜大逆不道,竟敢要对晓月望月以及师门长辈动手,简直罪不可赦,死有余辜啊!”

“不!”白衣清冷女子则是忙拉住高瘦白衣青年摇头道:“夫君!玉郎一定是有苦衷的,咱们弄清楚情况再说好不好?就算他真的有错,难道你真狠心杀了他吗?他可是我们的儿子啊!”

破空声中,一个一身紫青色道袍、消瘦飘逸的中年道人便是来到了一旁,正是陈化的第二位亲传弟子度厄真人。度厄真人也是皱眉忙道:“白君师弟,切莫冲动!玉郎的事,容后再谈。别忘了,咱们此次可是有重要的事情,事关洪荒三界的存亡。”

“是啊!白君师弟,我相信玉郎他也只是一时糊涂!”温和悦耳的声音响起。一袭白裙的圣洁女子出现在了度厄真人身旁,乃是陈化的第七位亲传弟子玄灵圣母。

狂暴的能量风暴慢慢平息,一个宫殿法宝快速飞来。随即宫殿法宝光芒一闪消失,露出了其中略显狼狈的晓月几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