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木萦仙记-第10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强斓憷肟攀钦怼

    “萦萦,你可要跟我们一起离开?”卢莉玲问她。

    木萦不加思考的就摇头,“你们离开吧,我过一天再回丹香山。”

    “你可考虑好了?莎莎可是想要让你跟着我们一起去万剑门的。”卢莉玲认真道。

    “不必了。我考虑好了。我们现在离开这里吧。”

    木萦虽然不跟他们一起去万剑门,但是得先一起离开拍卖行。此时距离拍卖会结束就剩下两个展品了,再迟一些说不定就会碰见连枫,到那时想走也走不了了。

    卢莉玲见状就点头,撤掉了她们的结界。并站了起来,道:“我们没有要买的东西了,离开这里吧。”

    其他人来此本来就是长见识的,自然知道剩下的东西买不起,又看卢莉玲跟木萦讨论了半天私事,所以都猜到了好像有什么事情,因此听到卢莉玲的话后都无异议,全都站起来出了门。

    待几人出门后,就看到那个引着他们一起来的侍女正恭敬的守在门外,看到门开了,一帮人都出来时就是一愣,紧接着就走了过来,问道:“贵客们可是要离开这里?”

    木萦当先点头,阴沉着脸,“嗯,一件东西都没拍到。现在要走了,带我们离开吧。”

    刚才发生的事情,这个侍女也是都看在眼里的。所以对木萦此时的态度一点也不意外,反而还略有同情的看了她这一眼,这才道:“是,请跟我来。”

    众人跟她一起走到二楼的中间位置,只见她按了一个按钮,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花纹,她带着木萦她们站上去后,就启动了阵法,不过一瞬间,木萦她们就出现在了刚进拍卖行时的那个大厅里,竟然已经出了拍卖会了!(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 完待续 ~^~)

    ps:推荐好友制附片新书,女修历天劫身死,成为贫家女,从天才到村姑的‘心酸’转身。种田文,非修仙。……18756+d6su9h+10771062……》

 255 连宇琛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更多支持!

    看到众人脸上的吃惊之色,那侍女却见怪不怪。因为这样的客人她见的多了,所以解释道:“进去和出去的方法是不一样的。”

    卢莉玲点头,现在的心思并不在此处,所以就对她道:“谢谢你,我们就告辞了。”

    说完她就和木萦对视一眼,一起出了拍卖行。

    “莉玲姐,怎么啦?”木莎左看看右看看,发现木萦和卢莉玲的面色都有些沉重,于是就有些不解的问。

    “莎莎,莉玲姐有事,得回你们门派了。”木萦道。

    “啊?这样的话,那就赶紧走吧。”木莎还是很懂事的,她想到方才卢莉玲跟木萦说了许久的话,就猜到这个事可能真的很紧急,就担心是她的私事,所以也就体贴的没有问,而是道:“你要跟我们一起吗?”她对木萦问。

    她是在想,木萦跟卢莉玲方才说的应该就是关于她去哪的事,所以就有些期待的问,想要听到她肯定的回答。

    “我不去了,以后有机会的话肯定会去万剑门找你们。”木萦说完,就不顾木莎黯淡下来的眼神,催促道:“你们快走吧。”

    卢莉玲知道事态紧急,她并不是怕连枫,而是不想沾惹上这个麻烦。对方家世强过她,这里又是他熟悉的地方。整个连家的根都在仙灵城。她如果打算硬碰硬,那才是白痴。此行她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她还有弟弟在,她怎么能看着自己的弟弟因为连枫而遭到毒手呢。所以她一切都顾不了,只想着尽快离开仙灵城。

    “好,那我们就先走了,这是我的传音符。”卢莉玲把传音符递给了木萦。并在木萦把自己的也交换给她后,道:“我们去城里用传送阵到万剑门,当天就能到宗门了,到了后会跟你联系。”

    传送阵,在一些大城市之间有,本来是半个月的路程,坐上传送阵后只需要一会儿时间就到了,非常的方便。但是一般情况下大家只有在时间紧迫或者有要事急着办的时候才会使用传送阵在两地往来,这是因为传送阵建立太耗费灵石。且维持也需要很多灵石,所以用传送阵是要给掌握的家族要交上一笔不少的钱的。

    卢莉玲他们来的时候是自己乘坐飞舟过来的,那时候并不急,且在路上还能愉快的聊天玩耍,所以就没有用传送阵。但是现在不一样,她担心连枫发现他们后会做出半路劫杀之类的事情。所以就想着越快到门派越好。只要到了门派。他们就无事不出宗门,这样于安全性上就有大大的增强了,也就不再惧怕连枫。

    “好,你们一路保重。”木萦跟卢莉玲说完,这才又看向莎莎,她张了张口,却不知道对她说些什么。本以为见了面后会有一段时间的相处,可是实际上却连话都没有说多少就又要面临分别,且分别后也不知道下次见面需要多久。木萦满腹的话,最终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上前抱了抱木莎,在她耳边说:“等回去后莉玲姐会跟你说明情况的,莎莎,要照顾好自己,知道吗?”

    木莎一头雾水,自从进去拍卖行后就觉得好像在她不知不觉中发生了什么比较严重的事情,但是却没有人告诉她。听到木萦这么讲,她不自禁的湿了眼眶,手上用力抱住了木萦,“我知道了,萦……你也是,有时间我去丹香山找你,你也要来万剑门看我。”

    “好。记得跟欣婶峰叔说我还活着的事情,并让他们不要宣扬出去,等时机到了我会去看他们的。”

    木萦说完后,就拍了拍木莎的背。

    卢莉玲见她们说完了话,就不再耽搁,带着他们几人告辞了。

    见到木莎一步一回头且眼中蓄满泪水的样子,木萦也觉得心中涩涩的。她深呼吸一下,这才看见葛小青一直站在身边等着她。

    额,她差点都把葛小青给忘了,卢莉玲他们五个人都是万剑门的,可是葛小青却是仙云宗的,他们走,葛小青当然不用走。

    “你接下来有何安排?”葛小青问道。

    木萦想了想:“我也没什么事,应该也会回丹香山了。”

    她这次过来,一是为了找木莎,二是为了找木洛报仇。现在两个目的都达到了,那她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事,不如还是回丹香山的好。

    “那好,我这几天还不会回门派,如果你哪天要走,就联系我,我给你送行。”葛小青笑着道。他在上次和木萦见面时就留有了双方的传音符,所以想联系是很方便的。

    木萦答:“好。”然后就看着葛小青也离开了。

    木萦叹了口气,觉得心里一片乱槽槽的。木萦自己并不急着走,反正连枫也不认识她,找到她了她也能糊弄过去,所以她也抬起步子,准备去之前住的那个地方再休息一夜,到了明天再离开时,突然听到背后一道声音响起:

    “是你?”

    木萦听着这个声音好似有些熟悉,于是就转头去看,正看到自己左侧站着一位短发黑衣的年轻男子在欣喜的看着自己。木萦看看这个人,再一想,就记起了他。

    “连宇琛?”

    这个人,正是木萦在来找木莎的路上时,从那邪修的手中救下的短发少年,那时是在路上的树林里,木萦因为不知道他的身份,所以就谢过了他说要送自己一途的提议,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见他。

    木萦往连宇琛的背后看了看,发现他竟然是从慕库拍卖行里出来的。于是就问道:“你也参加拍卖会了?”

    “也?”敏感的抓到了这个字眼。连宇琛一愣,随即就问道:“莫非你也刚从这里面出来?”问完后,他又一打量木萦,突然的笑了起来。

    “你是九号房间的吧。”

    冷不丁听到这话,木萦也怔住了,下意识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这就是承认了的意思。那连宇琛一笑,回道:“我是二号包厢的。”

    二号包厢?木萦起初不知道他的意思。可在稍微一回想后,就想起来她在竞拍那紫金炉时,有一个人对紫金炉也有意,不过后来却在她叫价后对方放弃了跟她竞价了。那个人好像正是二号房的人,莫非那个人就是连宇琛?

    “那个人原来是你啊?”木萦也一笑,道谢道:“还要谢谢你了。”

    本来那个人也是有意的,可是却放弃了,若不是后来连枫捣乱,那说不定自己真的就因此而买到了紫金炉了。

    等等。连枫?——连宇琛?

    两个人怎么都姓连?而且都在仙灵城,都参加了拍卖会,还都有乌牌?

    只有乌牌的客人,才有资格在二楼包厢里。连宇琛也在,那就说明他的来历也不凡,再联想到连宇琛跟那邪修老头打斗的时候。完全不看手中符篆的价格。一个接一个扔的毫不手软,木萦就觉得连宇琛是仙灵城大家族——连家人的可能性很高。

    “谢我做什么。”连宇琛酒脱一笑,“那东西我看着不错,本来打算买下来送给家中长老的,不过一听还有一个小姑娘对它有兴趣,所以就想着还是不夺人所爱比较好,可哪知后来……”

    说着,他就无奈一摇头,不过眼中却是透露出些疑惑来。

    木萦眼眸一闪。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连宇琛说他是要送给家族长老。那就更说明他的来历不凡了,所以木萦对自己的猜测又确定了几分。

    木萦看他有话想问,却好像有所顾忌的样子,眼中光芒一闪,状似无意的说道:“唉,真是可惜,那炼丹炉我是真的非常喜欢的,买到手了,却被一个不认识的人给抢走了。”说着,就有些郁闷的低下了头。

    “那个人,你不认识?”

    果然,连宇琛追问道。

    木萦摇头,疑惑着说:“不认识啊,在进包厢之前我们房间的人也看到他了,可是都不认识他是谁,也不知道他跟我们有什么仇,我们两次出价都被他给劫了。”

    连宇琛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却看见了木萦正苦恼的样子,于是笑着问道:“你一个小姑娘,买那炼丹炉做什么?是要送长辈?”

    他还记得木萦当初开品跟连枫说,她是想买下这个紫金炉送给她的亲人的,所以想请连枫放弃跟她竞拍,只是连枫没有理会。

    “那个啊,只是我随便说说的。”木萦嘿嘿一笑,然后就在连宇琛疑惑的看自己时,说道:“我本身就是个炼丹师,所以那炼丹炉是我要买给自己用的。只不过说给自己用,别人听着不太相信,于是这才故意说是送给长辈的。可哪知我都那么说了,可那个人却还是没有放手的意思。唉。”

    她说完,就装作遗憾的叹息着,可眼角余光却瞟到连宇琛有些不敢置信的盯着她,失声问道:“什么?你是炼丹师?”

    连宇琛真的被木萦的话吓到了,他看木萦不过才十二三岁的样子,可是她竟然说自己是个炼丹师?十三岁的炼丹师?这怎么可能!(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 完待续 ~^~)

    ps:谢谢'沫酒丶''dorothies''陌上苍颜'亲爱的打赏,谢谢'乖亮亮'同学的粉红票,谢谢'shannee'同学的评价票,群么么 …3~~~……18756+d6su9h+10777002……》

 256 当供奉?

    对于连宇琛此时目瞪口呆的样子,木萦一点也不诧异。

    “是啊,我一直没有炼丹炉,所以难得见个自己喜欢的,却没有想到还没有买下来就……。”木萦的表情十分懊恼,她一边叹息,一边在偷偷看连宇琛的表情。

    连宇琛此时有些纠结,他略想了想,道:“如果你真的需要,我可以帮你把那紫金炉取过来。”

    木萦适时的睁大眼睛,一脸迷茫:“你说什么?”

    连宇琛这时好似想通了,他的语气也比方才要坚定许多。“那个和你竞拍的人,是我一位哥哥,如果你真的想要那个紫金炉,我可以∮♂,︽ansh♂uba。帮你把它要过来。”

    原来真是有关系!

    木萦心中暗道,连枫竟然会是连宇琛的哥哥,莫非也是堂兄弟之类的关系?

    “这怎么行!”木萦连忙拒绝,“他花那么多灵石才把紫金炉买下来,你这样不好吧。再说了,他对我们房间的人好像有些误会,只怕……”

    “灵石倒不是问题。怎么说你也曾经救过我一命,就是拿命来还你也是理所应当的。只是我那位哥哥他……性情有些古怪。这样,我去试一试吧,这是我的传音符,你把你的给我,有消息了我联系你。”

    连宇琛道,说着就把他的传音符递给了木萦。

    木萦想拒绝,她刚才跟连宇琛说这么多,并不是为了抢回紫金炉,而只是为了想要知道他和连枫的关系罢了。否则她也不至于把自己会炼丹的事情告诉他。那个紫金炉木萦已经死心了,不是她的东西她也没有什么心思要,连枫买了就让他用就是了。

    所以在连宇琛说出他和连枫的关系。并且木萦也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他和连枫的关系并不亲近后,就已经达到了目的了。她想了想,伸手把连宇琛的传音符接过来,并把自己的递给他,说道:“要紫金炉就不必了,它跟我没有缘分。而且我可能现在就要回……”

    正听木萦说着,连宇琛就看见木萦一皱眉。停止了正在说的话,然后从她储物袋里取出了一个正在发着光的传音符,于是就知道是有人用传音符跟木萦说话了。连宇琛也不催促。眼神示意木萦先忙她的事,然后就默默的站在旁边等。

    木萦看到这个传音符是她留给风幽幽的,而风幽幽好似从没有用传音符给她说过话,这还是第一次。于是就有些疑惑。不知道风幽幽是有何事找她。

    “乔灵,你近日不要回宗门了。丹霞峰的圻修真人不知道为什么想找你麻烦,让你到丹霞峰上帮忙做事,师父他拒绝不掉,只得推拖说你外出办事了,归期不定。所以你尽量晚回来,有情况我会再告知你的,保重。”

    木萦听完传音符里传完的话。就有些郁闷。

    那个圻修真人,木萦现在还有印象。上一次见面时。他出现在池宇的住处和池宇聊事情,见到自己时就态度怪怪的,后来才知道他是因为觉得自己是池宇故意找来想增加雁栖峰十年后丹艺大比的胜率的,所以就想让池宇把自己赶出去。池宇拒绝后,他又想让自己去丹霞峰上,不过被自己给撒泼糊弄过去了。当时他走的时候还不是很甘心,木萦本以为这么久没事应该事情就过去了,可哪知他又出新招了。

    说什么想让自己去丹霞峰帮忙做事,这根本就是借口。恐怕如果自己真的去了,那根本就不要想在十年后参加比赛了!

    这一帮忙,怕是要等到比赛后才能出去,又或者说,一进丹霞峰,就根本没有她出去的那一天。

    木萦还记得池宇曾经说过,丹霞峰是整个丹香山所有峰中势力最大的一峰,那个圻修真人就是丹霞峰的副峰主,相当于池宇在雁栖峰的地位。丹霞峰一直以来就和雁栖峰不太对盘,也许因为这个,所以就看突然前来、连正式弟子都不是的木萦十分不顺眼了。

    木萦本来就计划着明天回丹香山的,可是风幽幽这么一讲,那很显然短期内自己都不能回丹香山了,否则如果被圻修抓了壮丁——

    木萦忍不住一抖。她才不要,她在池宇手下做事十分轻松,那个圻修一看就不是个善与之人,真去了哪还有自己的好果子吃。

    她在这边纠结,那边连宇琛也听到了风幽幽从传音符里发来的话。他顿时就眼眸一闪,敏感的听到了“丹霞峰”这三个字。于是在木萦收起传音符后,他就出声问道:“你是丹香山的人?”

    木萦正在思考着,冷不丁听到人说话,这才想起来连宇琛还在这里。她因为修为不到筑基期,所以不会弄结界,如果会施结界了,那声音也不会被连宇琛听去了。但木萦知道这也不能怪连宇琛,毕竟他也不是偷听,站在这里想听不到都不行。于是就点头:“嗯,是的。”

    “原来如此。”连宇琛这下才知道为何木萦小小年纪就是个炼丹师了,原来她竟是丹香山的人。不过——

    “既然你会炼丹,且近期也回不了门派,那可有计划要做什么?”连宇琛突然问道。

    要做什么?

    木萦也正在思考这个问题。她门派回不得,有家也不能归,她还能去哪?

    如果时间短一些,那她还能租个洞府居住修炼,可是她又没有炼丹炉,所以肯定是炼不了丹了。假如是几个月一年的时间还好,但假如一年两年圻修都忘不了这事,那她难道就这样一直租下去,且永远也不炼丹?

    要么——就去雨岚城找金七安?

    这个选择倒是可以,她可以去金家药馆帮忙。但是……木萦稍一想,就又给否决了。

    金七安才把她送到丹香山不到一年,她就又回去了,且还归期不定,金七安看见自己这样会怎么想?他是让自己去学本事的,这本事还没学好就又回去了,那她就别想看金七安的好脸色了。

    连宇琛就站在那里看着木萦,发现她的表情一会儿轻松一会儿纠结,就感觉到有些好笑,在木萦深陷于自己的沉思前,就出声道:“我倒是有个提议。”

    木萦闻言就下意识的抬头看他。

    “既然你会炼丹,那可以考虑下来我们连家。”

    连宇琛微微一笑,看到木萦有些不解的样子,就解释说:“我们连家供奉有炼丹师,来给我们家族子弟和店铺炼丹。如果你有兴趣,那不妨留在连家,你有空时就给我们炼些丹药,没空时就自己忙自己的事情。等你门派的事情一了,你就随时可以回门派了。”

    连宇琛的意思,竟然是说要让自己暂时当连家的供奉炼丹师?木萦怔住了。

    “当然,你平日里有事就可以忙自己的事,想炼丹或不想炼丹也全靠你,我们都不会逼。迫你的,所以你的时间完全自由。”看到木萦的表情,连宇琛还以为她是担心影响自己修炼,于是就连忙解释道。

    去连家当炼丹师?那是不是就表明,自己有机会去近距离接受连枫了?

    木萦眼眸一闪,突然有些心动起来。

    若是平时,那她自然对这个提议毫不动心。毕竟进了家族就得受家族制约,这是非常麻烦的事情,大家族的事情最多了,所以木萦根本不想被他们沾上身。可是木萦此行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从连枫那里取回娘的大箱子。

    这个目的是木萦来时的一个目的,但是因为知道连枫修为太高,所以她根本无处下手后,木萦就是打算放弃了的,可是现在连宇琛突然这么一说,木萦的心又有些活了起来,她就想:如果自己真去了连家当炼丹师,那无疑是要有不少机会接触到连枫的,这样的话,也许还是有机会去取得箱子的。

    不过,就这样就去连家当然是不行的。于是木萦就抬起头,问连宇琛道:“我如果去了,那是不是得守连家的规矩?是不是连家的人都有资格管我?”

    这一点很重要,连家家大业大,身份高的肯定不少,如果每个人都能管自己,能命令自己给他们炼丹的话,那她肯定是不会去的。她去了除了想得到箱子外,还想真正的找个地方让她修炼。连家的灵气应该挺充足,且当了炼丹师,肯定会有丹炉和大量的材料供她使用,这样也比较方便她炼丹和修炼。可假如自己去了后一直被人指使,那不就是上赶着给人干活了吗,这可不行。

    连宇琛闻言有些哭笑不得,道:“怎么会。你如果答应了,那你就是我请来的贵客,只需要听我的就行,别人哪怕是家主也是不会直接命令你的,这你放心。”

    他请木萦过去,可不是真正的想请木萦去干活的,而是想着木萦救过他一命,他这么做只是想给木萦方便,在她困难时帮个忙罢了。且把她请进府中后,他也有了时间去找连枫要紫金炉来送给木萦,所以这才有了他的邀请。

    所以,与其说他请木萦过去炼丹,不如说他是请木萦前来做客。只不过做客是要看人脸色,而当炼丹师可是会给她供奉的。(未完待续……)

    ps:谢谢'北葵向暖、ii' 'dorothies' '陌上苍颜'三位亲爱的打赏,大么么

 257 阵法名门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更多支持!连宇琛这么一说,木萦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是却还是有些顾忌……

    想去容易,可她担心万一去了之后出了什么事,那时自己想离开是否就这么容易了?

    连宇琛等了等,却看见木萦的脸上纠结之色十分显然,不由得自失的一笑。

    “是我唐突了。”他突然道,“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