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木萦仙记-第12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她还记得当时自己额头一凉,然后整个人的意识就清醒了,而且体内的灵气也变得温顺了许多。没有他的帮忙,自己的进阶搞不好真的会失败,更何况还有连枫那件事,所以这时木萦对楚临是感激加感激的。哪里还能让飞羽再欠着自己呢。

    “那是你和主人的事,我的确是欠你一个人情,因为是你救了我的。”

    一直优雅的站立在楚临肩上的飞羽开口了,比之楚临开口还要早,她的话说完后,楚临这才不紧不慢的接了一句:“飞羽说的对,你不要想那么多了。”

    说完,众人就听到山洞外面突然传来男人说话的声音。

    “主子,我们该回去了。”

    木萦一愣,她虽然在跟楚临说话,可是神识却也没有放松过,她根本就没有发现有人的踪迹,怎么这就有人过来了,而且还距离她如此之近?

    愣完后,她才想到那人喊的称呼,是主人?这是叫谁的?

    略一思索,她就看向了自己身边气定神闲的男人,用眼神问他:这是你的人?

    楚临回望她一眼,朝着外面说了一句:“等等。”

    好吧,看来的确是找人家的,这也说的通了,他的修为这么高,那他手下的人行踪不定也是很容易理解的。

    “我要走了,你也尽快离开这吧。”

    木萦看看楚临,点了点头,她看到楚临已经转身要走了,可是却突然间转过身,朝她伸出了手。

    “什……什么?”

    自己有欠他什么东西吗?好像也没吧……

    木萦还在思考,就听他说:“那个人的储物袋。”

    木萦先前已经默认了她的确是拿了那个人储物袋的事实,所以楚临已经知道她身上是有这个储物袋的。

    木萦并不知道他要这个东西干嘛,但还是乖乖的将之取了出来。

    储物袋只是在他的手上过了一遍,木萦只看到他的手接过去后似乎摸了一下它,然后就又把储物袋递给了自己。

    “好了,这下就不怕他再找到你了。”

    楚临说完,又看了一眼木萦:“改日再见。”

    接着,还不待木萦反应,他就带着肩上的飞羽出了山洞,在夜色的遮掩下很快就不见了人影,木萦看了他的背影一会儿,这才把目光投向了手中的储物袋上。

    木萦不知道的是,就在楚临摸过储物袋后的一瞬间,距离木萦山洞处并不算远的一棵树后,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闷哼声,然后就忍不住吐出了一口血。

    木萦拿着储物袋,并没有发现储物袋有什么异常,不过她想想方才楚临奇怪的举动,就突然眼睛一亮。

    她弄破指尖,把血液滴到了储物袋上,很快,那滴鲜血就在木萦惊喜的目光中隐去不见了,接着,她就发现自己与这个储物袋多了心神上的联系。

    她竟然将之滴血认主了!那个人……竟然是不动声色的就把连枫留在上面的认主给取消了!

    连枫可是筑基后期修士啊,木萦虽然知道楚临的修为是金丹期,可是却没有想到,他只是在手上一过,就能把修士已经认主的储物袋给变成无主之物!

    在修仙界,已经认主的东西是不能被第二个人再认主的,第二个人想要认主,那就只能第一个人死了,或者主动解除认主方可。

    但是除了这两种方法以外,还有一种办法也可以解除认主,那就是有一个比原主人修为要高的多的修士强行把修士留在上面的神识给抹去,这样也是可以使其变成无主的。

    但是这种方法在用的时候却并不常见。如果修为高的修士,修为真的比起物品原主人高的多,那也不会在乎人家的那一点东西了,修为差的够了,直接当场击杀都不是问题,又怎么会多此一举特意去抢储物袋呢。

    因为各种原因,所以最后一种方法很少见,木萦也没有想到楚临竟然那么迅速的就把储物袋给解除认主了,这就说明他不可能是金丹初期的修士了,他最少也是金丹中期的修士,方才有可能那么快做到。

    木萦看着手中的储物袋,不自禁叹息了起来。

    而因为自己储物袋被人强行抹掉神识的连枫此时却不好过,他在正面遇上楚临后就知道,只要有楚临在,那自己就不可能找到木萦,所以他本来是打算要离木萦他们不远不近的跟着,然后如果发现楚临离开了,那他就再找上木萦。可谁知楚临竟然把他神识给抹掉了,这让他神识一痛,心中一个激荡,让他吐了口血!

    这下子他完全失去了跟储物袋的联系,他修为不如楚临,因此不敢跟太近,这样一来他是无法再找到木萦了。

    木萦用神识攻击他那一下,已经让他神识受了不轻的他,幸好当初因为木洛神识也受过伤,所以他是有治神识的药的。可是就算有药,也只能缓解,并不能迅速的治好他,他是在稍微好些后打算找到木萦除之后快的,可谁知她身边却有一个高人,现在储物袋神识又被抹掉了,他神识是伤上加伤。

    这下子是不能再留在禁月之森了,他得赶紧回连家治疗才行。连枫不甘心的握握拳,终于转身朝着森林外走去。(未完待续。。)

    ps:  谢谢'shannee'同学的打赏~~

 294 百变天君炉

    手里拿着这个刚刚被自己认过主的储物袋,木萦忍住心中的激动,深呼了口气后把自己的神识探了进去。

    如果这个里面有自己想要的东西那最好了,可假如没有,那木萦就不知道应该怎样才能有机会去得到连枫真正放东西的储物袋了,这次机会十分凑巧,若是错过,那又不知道得等多久年才能完成她的心愿。

    她现在虽然是到了筑基期,可是连枫他却是资深的筑基后期修士,除非自己有能力把他杀死,否则想要取巧的得到他重要的储物袋,怕是不可能的了。

    木萦的神识慢慢从这个储物袋里扫过,她看到了许多衣服,一些丹药瓶,还有一些低级符篆,大概不到一千块下品灵石,木萦的视线在这些东西上一扫而过,直到她盯住了一件放在最里面的东西上面。

    木萦的注意力从看到它起就再也没有移开过,看着看着,她的脸上就浮现出了惊诧与喜悦之色来!

    没有想到,娘的箱子,竟然真的会在这里!

    没错,木萦现在看到的那个大大的,看似很普通的箱子,正是乔子依储物袋里的那一个,也是木萦苦苦思念了许久却一直无法找到的箱子!

    她初时看到它时,知道它上面被下了禁制,到了筑基期后方可以将之打开,因为当时她修为尚浅,所以并没有能力打开。后来她装箱子的储物袋被木洛给得去了,木洛因为打不开。所以就交给了连枫。可是连枫也打不开,它这才得已被安全保存到今日。

    木萦看了半天,心中感慨不已。默默的叹了口气后就把箱子从储物袋里给拿了出来。

    此时天已微亮,斑点正卧在木萦的脚边昏昏欲睡,森林中的妖兽也没有夜晚时那么有危险了。洞内不用月光石也有了光亮,足够她看清箱子了。

    木萦把手放在这个箱子上面,因为上面只被下了禁制但却没有上锁,所以木萦只是手上用了灵气,那张禁制符就自然而然的掉落了。

    果然是到了筑基期便能解开的禁制!木萦见状一喜。手去抬箱子的盖子时,却发现手上用了力,但是盖子却没有要动的迹象——还打不开。

    木萦盯着箱子放着呆。她怎么看,这箱子也就是一个普通的没有上锁的箱子,可是为什么打不开?

    正在思索着,木萦就突然想到她问过木莎。为何她打不开。木莎回答说,箱子必须是跟它原主人有血脉关系的亲人才可以将它打开。这么说来……

    木萦眼睛一亮,毫不犹豫的再次划破手指,将那滴血滴到了箱子上面,接着,木萦就看到这个本来很普通的箱子却是红光大放,亮了足足好一会儿,这才慢慢的收敛了光芒。变的像原先一样了。

    木萦心中一紧,知道她滴血的举动看来是做对了。于是就咬咬唇,再次伸出手,把手放到箱子的盖子上。

    当手抬开时,木萦就把双眼紧紧的看向逐渐变大的缝隙,当整个盖子全被打开时,木萦就愣住了。

    这个是——炼丹炉?

    箱子里面有一个通体全黑,黑如墨的大东西,的确是个炼丹炉无疑,这也解释了为何这个箱子看起来如此之大的原因。这个炼丹炉若说外观,那和木萦现在用的紫金炉相比可是差了一大截了,可是不知道怎么着,当箱子打开,炼丹炉暴露在她眼前的一瞬间,木萦就感觉到一股扑面而来的气势,她似乎感觉到了一种岁月的沧桑感,好像这个炼丹炉就是一个饱经风霜的高人,深藏不露却又偶尔散发出一种威严来。

    这个炼丹炉,好似不一般。

    木萦并不是以貌取人的人,不仅对人,对物也是如此,若说在看到炼丹炉的外观时她还有些不以为意,可是在感觉到它这种独特的气势时,木萦就本能的觉得这个东西非同寻常了。

    若它很一般,那乔子依也不会把它保护的这么好了。想要开启装这个炼丹炉的箱子,先是要修为够筑基,其次还得有血缘关系。假如木萦死了或者是木萦永远也到达不了筑基,那这箱子除了乔子依本人外,怕是没有人能打开了。

    木萦琢磨了一下,看了看已经愈合的手指,无语的再次把手指给弄破,滴了一滴血到了炼丹炉上。

    炼丹炉也是可以认主的,只要是能认主的东西,主人都会在认主的一瞬间就得知关于这件东西的所有信息,木萦对这个有些神秘感的炼丹炉一无所知,不过这没什么,只要她将之认主了,那就什么都会知道的。

    待脑中的信息全被接受后,木萦就有些呆滞了。

    地级炼丹炉?

    虽然早知道这个炼丹炉可能不会太寻常,但是在知道它的信息后,木萦还是被惊到了。

    天地玄黄,天地炼丹炉几乎没有了,地级的非常罕见,可是木萦眼前的这个像个黝黑大汉似的炼丹炉,竟然是个地级炼丹炉!

    这个认知已经让木萦诧异了,可是它的不凡却并不仅于此。

    炼丹炉品阶越高,就会越和主人心意相通,炼丹的时候就会越省力气,也会从而提高炼丹的成功率。可是这个名叫百变天君炉的炼丹炉,既然身为地级炼丹炉,那就自然有些别些炼丹炉没有的特点。

    用它来炼丹,比用别的炼丹炉炼出来的丹,丹效将会高三成。

    也就是说,同样的材料,同样的炼丹师,用这个百变天君炉炼的丹比别的炉炼的丹,丹药的药效会大不一样!

    木萦在拍卖会上看到紫金炉时,就已经觉得它很了不起了,但是跟这个百变天君炉一比,那简直不在一个档次!

    药效高三成,听起来没有概念,可是略一计算,就知道它逆天的作用了。假如有一枚丹药,吃了后可以让人增寿一百年,那用这个炉炼出来后,修士服用就会增长他一百三十年的寿命!又比如有一枚能提升修为的丹药,用了它后也会使修为提升三成。

    除此之外,百变天君炉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它的外形可以随着主人的要求随意变幻,什么形态都可以,只要它还是个炉,就一样能炼出丹药来。

    所以,木萦不淡定了。

    她十分没出息的开始琢磨,这个炼丹炉究竟值得多少灵石。她的玄级炼丹炉紫金炉当时拍卖就拍出了一万块下品灵石,虽然这个价格是她和连枫抬出来的,但是也可以大概清楚炼丹炉的市场价格,紫金炉就已经如此了,那这个百变天君炉如果卖的话——

    打住打住,这个东西,她是傻了才会卖出去,一定要把它给保护好,千万不能让人发现了它从而抢走。

    木萦突然觉得自己身上的秘密还挺多的,先是迷魂焰,后是百变天君炉,这两样东西都是价值连城却又根本不能让别人知道的,否则定会有杀身之祸。

    没办法,虽然到了筑基期,可是她的修为在真正的高人那里是完全不够看的,怀璧其罪,她若不低调且小心些,被暴露的瞬间也就是她失去自由或者生命的时候了。

    这时,木萦突然开始疑惑了。

    乔子依,是从哪里弄到的这个炼丹炉?

    她和木劲峰修为并不算高,两人也没有什么背景,怎么会有这种价值非凡的东西?

    是不是正是因为知道它的价值太高,所以乔子依才会特意下了禁制的?若是没有符合条件的人打开它,那别人是无法强行打开的,若真的用暴力强行去打开它,也只会让它自为毁灭掉,这样就能在一定程度上保护它的安全。

    而若是自己真的资质差,一辈子也无法把它打开,那自己也根本没有能力得到它,得到也保不住。想来这才是乔子依将之制定成筑基期才能打开的原因了。

    木萦看着这个贵重的炼丹炉,忍住想要现场炼一炉丹的冲动,连忙把它收到了自己的储物手镯里了。

    收了后,木萦才把注意力投向了连枫的那个储物袋。在初看时因为满心思都是找箱子,所以那里面的东西都只是粗略的过了一下而已,此时自己要找的东西也找到了,木萦也不急了,所以就开始仔细的看里面有什么了。

    看的出,这个储物袋里的东西十分一般,应该是连枫不太需要或者是价值不高的东西才会被他收到这里。那个箱子因为他打不开,而且他又找不到木萦这个唯一能打开的人,所以可能无奈之下才把它收到了这个里面。

    木萦把里面的东西看了个遍,却在最后发现了一个有些眼熟的东西来。

    她把那个东西拿在了手里,细细打量后就皱了皱眉,然后她又从自己的储物袋里又取出了一个东西。

    两手摊开,手心分别放着一颗黑色的像是种子般的东西。这个东西正是她和风幽幽一起在丹香山坊市买了大量灵草后掌柜送的“赠品”,掌柜说它是种子,但是却不知道它是什么种子,从来也没见过,木萦拿到它后也是没有摸清楚它到底是什么,所以也就把它遗忘了,直到现在在连枫的储物袋里又看见了它,这才想到它的存在来。(未完待续。。)

 295 告状

    78_78772这东西竟然还有一模一样的?莫非真的都是植物的种子?

    就算是种子,那连枫既然把它扔到了这个并不重要的储物袋里,是不是说明它的价值并不高,或者说连枫也是看不透它,所以才随意处置了?

    木萦捏了捏手心的两颗坚硬的种子,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想知道是不是种子,等自己回到丹香山时种一种就好了,如果还是搞不明白,那就直接拿去问池宇也不是不行的。

    把连枫这个储物袋里的东西全都收到自己的储物袋里,然后木萦就把已经空的、解除认主的袋子扔到了山洞中。她可不想留下这个储物袋做为把柄,暴露自己的身份。

    看到外面天色已经大亮了,木萦就拍拍斑点,斑点本来还迷蒙的眸子顿时一清,然后就随着木萦一起出了洞口。

    就这样停停歇歇,木萦走了近一个月方才走出禁月之森。虽然楚临说已经把连枫打发了,可是木萦因为担心,所以在森林中还是非常谨慎的注意有没有连枫的踪迹,幸好直到她出了禁月之森也没有再瞧见连枫。

    就在两天前,木萦收到了风幽幽的传音符,告诉她可以回宗门了,圻修最近峰下弟子出了些大纰漏,所以他忙的不得了,只顾着为弟子善后,已经没有心力去管木萦的事了。

    木萦闻言就松了一大口气,心想这个前辈终于把自己给放过去,不再整日盯着自己了,这么说来,她也可以回丹香山了。

    但是既然要回去。就不能不跟连家的人说一声,而且,自己还有事跟连复商量。

    依然坐着传送阵回到了仙灵城,刚刚到达连家,木萦就找到了连复。

    “乔姑娘可是有要紧事?”

    木萦经常出去做任务,所以虽然她名义上是在连家住着,可是实际上在的时间并不算长。木萦在连家住了五年了。可是找连复的次数屈指可数。也难怪连复听到下人禀报说她求见时这么诧异了。

    “是有事情要告诉家主。”木萦的态度很谦和,不管怎么说,她在连家待这五年也算是相当舒心了。她一个年纪尚轻的小女孩,如果不是住在这里,那一定会多上不少的麻烦事。所以这个事情上,她还是很感谢连家的。

    “宗门师姐通知我得回门派了。所以此番特来跟家主告别。”

    “哦?”

    连复一惊,对于木萦突然说要走感觉有些诧异。不过随即一想也就释然了,她都离开门派这么久未归,现在也理应回门派里才说得过去。不过对于木萦,他还是有些不舍得的。

    木萦尽管低调。可是连复是何等人,又怎么会不知木萦在炼丹上面一直有所保留?一个有着很高机率炼出上等丹药的炼丹师,而且还是年岁不大的小姑娘。任谁也看得出她的未来是不可限量的。

    虽然木萦救过他儿子,可是假如木萦并没有多少价值。那他又怎么可能供着她这五年时间?之所以这么做,不过是看木萦在炼丹上有着绝佳天分,所以这才想跟她打好关系罢了。

    “师门之命不得不从,既如此,那乔姑娘你就休息好后出发吧,可需要我派人护送姑娘过去?”

    连复说话的样子很和蔼,一点也看不出是个威严又狠厉的一家之主。

    “这倒不用了,谢谢家主您的好意。”木萦道完谢,眼眸一转,突然开口道:“但是乔灵有一件事想要拜托连家主,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有些不方便……”

    “不知是何事?若是能帮忙,必不推辞。”

    听到木萦的话,连复的脸上不仅没有不耐烦,反而来了兴致似的挑起了眉,鼓励木萦说下去。

    有来就有往,木萦只要开口求他事了,那这一来一回的,两者间关系就会越发的好,这对他来说可是好事,所以不仅不嫌麻烦,反而还热切起来了。

    木萦对他的神情略有些意外,她原本想着,自己既然都说要离开了,那连复在知道自己要请他帮忙时,即便不会太冷淡,也不会太热情,可是现在看起来却并非如此。但是她转念一想,似乎有些猜到连复的意图了。

    “是这样的,五年前四大门派小会时,我结识了万剑门的一位好友,与她一见如故,惺惺相惜。可是就在我出去做任务的时候,却收到了她的传音符。原来她被连家的一个前辈给记恨了,所以那位前辈就要找我好友的麻烦。”

    随着木萦的话语,连复笑着的脸庞沉了下来,他并没有打断木萦,而是认真的听着。

    “两人之间是有些纠葛,所以他要找我好友的麻烦也就罢了,可是让我朋友惶恐的是,那位前辈竟然放出话来,说是要找我朋友的父母,以他们做威胁来逼我好友就范……”

    “我那个朋友家世比不过连家,所以担心她的父母受到牵连,她知道我在连家做客,所以左思右想恐慌之下,这才特地给我发了传音符,想让我帮她说和说和。”

    “还有这样的事?”连复脸色很不好看,觉得自己在木萦面前真是大大的丢了面子了。

    拿家人来逼迫,是很被正道人士所不齿的,修士能活几百岁,不可能永远是孤身一个,总得有些亲人的。如果背地里这么做不被人知道也就罢了,可是木萦口中的那位连家前辈竟然在明知对方知晓他身份的情况下来威胁,还把这事给透露了出去,那就是他的不对了。

    且木萦还说了,她朋友和连家那人比只是个晚辈,且人家的家世也比不过连家,就这样的情况下那人还搞不定,竟然还要开口胁迫别人,这也未免太丢份了吧!

    “这人是谁?”

    连复在心中已经把那个丢他们连家人的人给骂了一通,只待知道这人是谁后就好做处理。

    “是连枫前辈。”

    木萦状似不好意思的道。

    没错,木萦就是打算告状的。

    木莎的担忧不无道理,连枫这个人手段阴毒,为人又十分刻薄记仇,他是绝对做得出抓到木莎父母来威胁她这样的事情的,木萦既然知道了这事,那就得想办法去阻止。她自己的力量当然是不够的,可是别忘了,连家和她之间的关系可是并不简单。

    木萦看的出连宇琛在连家的地位不一般,自己当时救了他一命,虽然连家拿了不少钱财来补,可是说起来却仍然不够来抵一条命的。木萦并没有挟恩求报的意思,但是总归她跟连家有这样的一个情份,那在自己去求连复帮忙时,连复不会太过拒绝她。

    让连复来管连枫,想来是不成问题的,连枫就是再孤傲,也不可能连家主的话都敢公然反对。

    “这事我知道了,你可以告诉你朋友,让她尽管放心,连枫绝对不会从她家人身上下手。”如果是个无名小卒的连家人也就罢了,可是木萦报的名字竟然是连枫,这让连复更觉得难堪,心头也对连枫越发厌恶了。

    “真是多谢家主了。”木萦连忙感谢,事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