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木萦仙记-第13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找不到木莎,她就不回丹香山。不管怎么样,她也得确保木莎平安无事才行。

    两人又说了会话,木萦多劝了一会季欣后,她的情绪方才稳定下来,除了眼眶红红外,基本看不出异常了。不过她有些为自己刚刚的失态不好意思,于是就跟木萦说起了别的话题。

    “对了,你峰叔这几天都不在家,是跟着家主他们外出了,去了花月峰。”

    季欣觉得如果木劲峰知道木萦来了一定会很开心,他跟自己一样知道了木萦还活着,但是却一直没能亲眼看见。这段时日因为木莎的事情,木劲峰的情绪也很低落,如果他看到了萦萦,那肯定会高兴起来的。

    只是不巧的是木劲峰却不在家,要不然两人现在就能见上面了。说着,季欣就把木劲峰去花月峰的事简单给木萦说了说。

    “不急。”木萦笑笑,挡住眼底的暗光,“我等等,也许峰叔就快回来了呢。”

    她当然知道木劲峰去了哪里,不仅知道。她还参与了。而且如果她所料不错,那木家的一行人也的确该回来了。这么想着,木萦就低下了头。唇角微微上扬起来。

    她已经颇等不及的想看好戏了呢。

    季欣对于木萦愿意等木劲峰回来的事相当开心,两人十几年未见,难得在一起,她不想木萦现在就走,所以她说要多留会,季欣求之不得呢。

    “对了,萦萦你等等。我去做些糕点给你吃。”

    季欣缓过情绪后就突然想到,萦萦跟莎莎一样,可是非常喜欢自己做的糕点的。所以急忙站起来,跟木萦说了一声后就连忙跑到厨房忙活起来了,木萦见状一笑,也跟着欣婶到了厨房。

    “啊呀。你不用在这。你坐那里等就好了,很快的。”看到木萦跟了过来,还卷起袖子想要帮忙,季欣就连连摆手。

    “没事啦欣婶,我跟着你学一学,这样我想吃的话不就能自己做了吗。”

    木萦其实是想要多跟季欣相处的,当然顺便学做一下美食也不错,只是担心季欣不同意。所以才会这么说。

    “那好吧。”

    季欣略微犹豫了一下就还是答应了,她也不知道木萦下次一走。又得多少年才会再见,如果现在教会她,那她什么时候想吃了就可以自己做了。

    所以木萦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就耐心的跟着季欣学,把步骤和每个材料的用量都记下来,没过多久,糕点的甜香就飘散到了空中。

    “味道没变呢,还是欣婶的味道。”

    木萦咬了一口酥软香甜的点心,满意的眯起了眼睛,季欣看她吃的高兴也欣慰的笑了,同时心中也有些伤感:若是莎莎在的话,肯定也会像萦萦这般开心的……

    她正这样想着,就听到门口处传来人走动的声音,她先是一愣,接着就高兴的朝着门外走去,“劲峰?你回来了……呀,你身上怎么了!”

    木劲峰的身上有些狼狈,他穿的衣服上也有着一团一团的污渍,连头发也有些乱了起来。他的这副样子一看就是经历过打斗,所以季欣看着他就开始慌了起来。

    “别担心,我没事,只是在花月峰经历了些麻烦。走,我们回屋说。”

    木劲峰细声的安慰着季欣,拉着她进了屋子,刚准备说什么,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拿着糕点吃的木萦,木劲峰瞬间就愣住了,不可置信的盯着木萦看了半晌,才出声不确定的道:“你……萦萦?”

    “峰叔,是我。”

    木萦早在季欣出来的时候就知道是木劲峰,算着时间,木家那些人也该回来了。所以他们两人一进来,木萦就放下了点心站起身,对着木劲峰打了招呼。

    “忘了跟你说了,萦萦回来了。”

    本来季欣出来的时候是想着要赶紧告诉木劲峰萦萦的事的,可是一下子看到木劲峰身上有些凌乱,所以这才突然慌了神。现在进屋看到木萦时才想起来。

    “萦萦你怎么回来了?你这些年怎么样?”

    木劲峰看到木萦是真的有些欣喜的,从他脸上自然的笑容就能看出来,木萦看到他这样,心中曾经的芥蒂也变淡了些许,恭敬的把这些年的事大致说给了木劲峰听。

    木劲峰听到木萦竟然是找了个炼丹师在学炼丹,眼中的光彩就一闪而过,不过在听到木萦的师父只是个一般水平的炼丹师后脸上的笑容就淡了一些。

    两人谈的差不多了,季欣这才又问起了木劲峰在花月峰到底发生了什么,木劲峰闻言表情就有些古怪。

    木萦坐在两人旁边,乖巧的不发一言,听着木劲峰的述说。

    “……于是那沐阳果就被王家人得了带走了,家主正说要和我们一起回来,却不知道从哪里冲出几头六阶妖兽来。”

    木劲峰想到刚才发生的事就觉得诡异,尤其诡异的事还在后面。

    “那两头妖兽一出来,就跟疯了似的朝着我们这边冲,家主带着我们急忙抵挡,刚把它们给抓住,可是谁知这时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一头五阶妖兽……我们在去制服它的时候,又出来了一头……就这样,不间断的妖兽冒出来攻击我们,它们双眼迷离,似乎是看到了什么非常吸引它们的东西。六阶妖兽我们虽然不惧,但是也架不住数量多,所以应付起来颇为吃力。”

    “可是,它们冲出来也就罢了,古怪的是,它们竟然是朝着大长老一个人冲过来的。”

    木劲峰说着,就又觉得奇怪了。

    那些妖兽刚出来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觉得怎么,只是觉得这些妖兽出现的诡异罢了。可是哪知道他们在和妖兽打斗的时候就无意中发现,那些妖兽好似是专门冲大长老木戮而去,之所以和他们缠斗,是因为他们站在木戮的身前,所以不由自主的就替他拦了下来。一只这样也就罢了,可是经过他们的观察,竟然来的每一只妖兽都是冲着木戮去的。

    一只如此,两只如此,只只都如此……每个人都发觉到事态不寻常。家主他们虽然阻拦,可是那妖兽只要一有机会就会朝着木戮而去,像是发疯失去了理智似的,木戮还因此受了很重的伤。

    最为可怕的是,那些妖兽不间断,好似是商量好了一同从花月峰里冲出来,他们每个人都打的筋疲力尽,可是妖兽却还是有增无减,后来还是家主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事,所以才和大家一起把妖兽给全拦了下来,让重伤的木戮独自乘坐灵器离开了一字峰。

    而木戮才刚离开,那些妖兽就像失去了目标似的原地转了转圈,没有找到人后就一个个的接着离去了。

    然后他们这才离开了花月峰,回到了木家。

    木劲峰身上没有什么受伤,因为那些妖兽的目标都不在他们身上,他只是在跟它们缠着的时候挂破了衣服,真正受伤的只有大长老一人。

    木劲峰说完,季欣就眨了眨眼,问道:“那大长老现在如何?”

    季欣只要一想当时的场景就觉得浑身发寒。那些妖兽可都是五六阶的妖兽了,而且个个还都朝着木戮那里冲,家主他们一次也拦不住那么多,所以难免就会伤到木戮,这么说来,大长老的伤岂不是很重?

    “我们刚才就已经到了,只是来了后先是请了制药师看了看大长老的伤势,给他开过药后我们这才散开的。”木劲峰解释着:“至于大长老的伤,有些重,制药大师说他得静养半年才能下床。”

    得静养半年才能下床?季欣惊呆了,不由得想,他的伤是得有多严重啊,制药师回去后肯定会给他炼制丹药的,可就是有了丹药,大长老竟然还得卧床半年?

    在两人没有注意到的地方,木萦的眼中极快的掠过了一抹笑意。

    卧床半年?这么轻易的惩罚哪里配得上大长老呢,他的好日子只不过是刚刚开始。(未完待续。。)

 327 引兽香与月蚀灵

    木萦下给木戮的,可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

    斑点的天赋技能就是可以变幻成任何它和木萦见过的东西,在当时那种环境下,唯有变成灵蜂才能不被人警惕,于是木萦就让斑点变成了灵蜂的样子,并在它的腿上放了些药粉,当斑点飞到木戮的上方时,就会把爪子抓着的那些研磨的非常细的粉末洒在他的身上。

    粉末相当细小,就跟平常风中带去的灰尘大小差不多,而且量也很少。当时的木戮他们都不敢去直视家主训儿子,所以都装作不在意的看向远方,斑点就是趁着他没有注意的时候才抖着细腿,把粉末全都投在了木戮的脸上、脖子上,且还没有被他给发觉。

    而那药粉,看着不引人注目,可其实却是两种药的混合物。一种药末,名为引兽香,而另一种,则为月蚀灵。

    引兽香是由一种名为引兽花的植物制成的,引兽花是个非常小的花朵,人类修士对它不会有任何感觉,但是妖兽们却会对其非常敏感。引兽花的香味对那些妖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只要嗅到它的芬芳,在一定范围内的妖兽都会意乱情迷的朝着花的方向冲过来,只要妖兽吃了引兽花,就会使它们身心愉悦,意识模糊,但是妖兽醒来后,却会得到修为上的进益。

    引兽香根据年份不同,吸引到的妖兽品阶也会不同,而木萦使用的引兽香,正是吸引五六阶妖兽的。因为这种品阶的妖兽不会太容易对付,也不会难以应对。若是太简单,被他们给轻易处理了。木戮就会安然无恙了,可假如引来的妖兽修为太高,那他们那些人说不定都会受伤,那可不是木萦想要的。

    正是因为木萦给木戮身上放了那引兽花粉,所以花月峰上才会突然间朝着他们冲过去那么多的妖兽,木戮身上的药粉一波一波的冲刷着那些循香而来的妖兽的鼻腔,于是它们根本懒得理会木家的其他人。只是朝着木戮一个人冲过去。

    木戮因此会受伤,但是却不会致命,假如只是让他伤后就去休养。那木萦也不必为木戮浪费她私藏了那么久的引兽花了,于果木萦就在给斑点的药粉里又添了另外一种月蚀灵。

    至于月蚀灵的效果——

    木萦唇边绽出一抹期待的笑意,静静的如同一阵微风,却并没有被在场的两人给注意到。

    “怪大长老自己运气不好。你们已经尽力了。”

    听到了事情的始末。一向温和善良的季欣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不仅木萦愣住了,就连木劲峰也是愣了一下。

    “阿欣,你……”

    “若不是大长老的推动,莎莎她岂会这么容易就被赶走!”季欣又有些激动起来,她握着拳,语气中开始变得愤怒。“不管是卢家退婚,还是莎莎被赶出木家。这中间哪件事少了大长老的掺和了?我们这些年一向与人为善,自认从来没有得罪过他的地方。他凭什么这么对我们莎莎?”

    季欣这些天来积攒的怒气一下就爆发了出来,她心中早有芥蒂,只是因为大长老的身份还有她自已的性子才一直忍着,现在听到大长老受了重伤,她在一开始惊讶之后就感觉到了心中升腾而起的快意来。

    木劲峰自然知道季欣说的是真的,当时那两件事,就数大长老闹腾的欢,像是巴不得莎莎快些被赶出来似的,若不是他那么落井下石,家主也不会那么快就下了定论。

    “大长老自然是过分,但是这些话也不要讲。”

    木劲峰说完,就四处看了看,看到木萦时就顿了下,木萦见状就朝他点头,意思是绝对不会把这件事给说出去,木劲峰看到后就想起木萦一向沉稳的性子,于是就放松了些。

    可是季欣却还是没有停止抱怨,自从莎莎被赶出去,她都觉得自己的天都塌了一半,她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大长老会对莎莎这么残忍,若是在赶莎莎离开木家时,大长老反对没有那么激烈,那在三长老的维护和他们夫妻二人的求情下,也许莎莎并不会被那样赶出去,毕竟莎莎的资质那么好,她的离开对于木家而言也是个损失。

    他们二人平时做事低调,并没有和别人结过仇,跟大长老就更不会如此了,那他究竟是为何要这么做?

    “劲峰,你说这是为什么?他是不是和我们有什么误会,若是今后还是这样,那万一再遇到事了,我们岂不是又要吃亏?”

    有些时候,小人的存在是无法察觉的,可是假如出了事,那小人就很有可能突然跳出给你致命一击,这次莎莎的事就让他们看出了木戮的坏心思,假如再有下一次事,他会不会还是这样落井下石?

    “他跟我们,怎么会没有矛盾。”

    木劲峰突然冷笑一声,木家许多的事他看的清楚,可是季欣因为眼界的原因却并不是都知道,以前他也不想说出来给她添堵,但是现在看来,也许提前告诉她一声也不见得是坏事,至少可以有个防备。

    “怎么回事?”

    季欣听到木劲峰的回答后就是一顿,感觉到了其中似有隐情,于是就连忙问道。

    木劲峰刚想说什么,就看了一直静静坐在那里不发一言的木萦,于是就停止了话语。

    木萦看他这样哪里会不知道他的意思?她当即就站起身,对着二人说道:“我有些累了,先回房休息一下,峰叔欣婶你们聊吧。”说完就要离开去自己的房间。

    “萦萦你等等。”

    季欣当先叫住木萦,有些嗔怪的看了看木劲峰,说道:“我们是一家人,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说了也让萦萦有个心理准备。”

    季欣知道木劲峰是顾忌有木萦在,所以不敢说,但是在她看来,自己的萦萦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事关木家,萦萦也有权利知道。

    木劲峰默了一下,看看木萦又看看季欣,终是点了点头。

    他在屋子里布了结界,这才放心的和季欣木萦一同落了座,开始说了起来。

    “这事关下任家主的事。”

    木萦还没有做好准备,就突然听到了木劲峰的这样一句话,于是就一下子给惊住了。

    她在知道木戮跟莎莎作对,落井下石的要将莎莎赶出去后,就不禁在怀疑了,会不会是因为自己和木洛的矛盾让木戮对他们这一房生了厌恶之心,所以木戮才会对木莎恨屋及乌?因此她方才的心里一直在被内疚占据着,现在冷不丁听到木劲峰说这事是与下任家主有关时,就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季欣也是吓了一跳,下意识问:“下任家主?家主现在不是好好的么,莎莎又跟下任家主有什么关系?”

    “家主现在虽然是正值壮年,可是他身体却有隐患。”说着,就朝着季欣递出一个别有深意的眼神,季欣先是迷茫,接后一想就明白了过来。

    家主曾经在数十年前历练的时候受了伤,伤太重,虽然后来找了制药师给他炼制了丹药,可是到底还是伤到了根本。因为那次伤,致使家主的修为再也不能有丝毫进步。而且近几年,他的暗伤似乎有所复发,时常会身体疼痛。

    没办法,木家虽然看起来风光,可是家底却并不雄厚,又因为事态紧急,所以临时请来的制药师也不过只是个三品的,能炼出的丹药有限,因此他的伤根本就没有根治好。

    家主木肃风也知道自己活不了多少年了,做为家主需要操心处理的事情太多,他现在还能撑一撑,可是再过几年,必然会有心无力。这样一来,寻找一个家主接班人,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家主最中意的人选自然是他的儿子木展云,可是他……”说着,木劲峰就露出了一抹不屑的嘲讽笑意。

    木萦也想起了在一字峰上木展云的表现了,就他那样子,只能当个无所事事的富二代享福就好,想要当家主?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就算家主再有私心,再想把家主之位交给他儿子,也不可能去拿着木家的未来开玩笑。知子莫若父,他是清楚的知道木展云几斤几两的,就算他执意选木展云,可是木家还有别的人,他们又怎么可能会同意,所以最终他只能把这个念头放下。

    虽然这样,可他的心中对木展云并不是全然没有期待的,所以在一字峰上看到木展云那么糊涂,他才会忍不住当众发怒,觉得痛心又羞愧。

    “木展云不行,就只能在我们这一辈的人中选了,而我们之中,有资质当家主的人也就那几个。”

    太年轻的人根本撑不起木家的家业,像大长老这种年龄的又太大,所以家中就只能在木展云这辈人去选。要做家主,只能是直系,不能是旁系子弟,于是这么一选,那适合的人选也就少的可怜了。

    挨个数下来,有资格的,全加上总共也就这么几个人:木焕之、木展云、木煜青、木立峥、木峰劲。(未完待续。。)

    ps:  感谢'春水春林春光'的打赏~~

    今天更新是不是早,是不是觉得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如果我说,下午还有一更,你们是不是更激动捏

    今天时间稍多,所以更六千字~~

 328 起效

    但是这几个人中,也并不是个个都合适。

    木展云不用说了,他虽然身份最高,可是脑袋却最笨,就连家主也已经放弃他了,所以他是不行的。

    而木煜青,也就是二长老木琥的儿子,虽然为人踏实本份,却资质平庸,和他同龄的木焕之、木劲峰都到了筑基期了,可他却还是练气十层,由此可见他练到筑基期的希望太小,而连筑基都到不了,还怎么当木家的家主?

    至于木立峥,就更不用说了,他也是木峰劲的堂兄,但是他的父亲却不在了,本人资质也有限,真说起来连木煜青都比不上。

    所以这么算来算去,有资格的人就只有两个了。

    大长老之子木焕之、三长老之子木劲峰。

    若说在之前,其实一直是木劲峰要高出木焕之一头的。一是因为木焕之做事太张扬,性格暴躁不易相处,而木劲身却八面玲珑,与谁关系都算不错,所以自然是他的风评更加好一些。二则是因为木莎的缘故了。

    木莎的资质是木家近年来最好的二灵根,且木莎的修炼速度相当快,又拜到了四大门派万剑门,成为了门中金丹期修士的亲传弟子。这还不算,她还与风陌城第一世家卢家有了婚约,对方也是资质人才相当不错的卢屹星。

    所以,木劲峰因着木莎的缘故,在木家的地位也水涨船高,家主对他也比对木焕之更为重视。而木戮和木焕之,自然是会对木劲峰没有好脸色,还把其当成眼中钉肉中刺。

    然而。好景不长,木莎的事很快就出来了。

    先是因为自退了门派,后来又与卢家解除了婚约,这样一来,木劲峰的优势也就荡然无存了。

    可是这样,木戮还不满意。

    木莎虽然没有了那些光环,但是她自身就是一个大大的优势。因为她的好资质,就算没有了师门,她的修炼速度也不会变慢多少。而只要木莎再有进步,木劲峰就还是会借她的光往上爬!

    他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存在?于是,就有了他不遗余力的赶木莎离开木家的事。

    只要木萦不是木家人,那木劲峰就完全没有了优势。甚至他会连个子女都没有。这样的木劲峰,还怎么跟他木戮的儿子争?

    木劲峰把这些事一说清楚,木萦和季欣都沉默不语了。

    季欣是因为懒得理会那些外面的事,她的全副心思都放在自己这个小家上面,因为知道她的个性,所以木劲峰也不常与她说这些争斗的戏码,所以她对于这些隐秘的事一无所知。而木萦是离开了木家十二年,自然对这些弯弯道道不太清楚。现在得知木莎被赶出家门竟然还有这样的内幕,都有些受惊。

    难怪——难怪木戮那么激动的要赶木莎走。还口口声声说她影响到了木家的声誉,不管他们当时怎么低声下气的请求,他都无动于衷,原来竟然是打着这样的主意!

    季欣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有些不畅了,她按着胸口艰难的喘着气,眼中又蓄满了泪水。

    “我的莎莎……”

    她的莎莎何错之有,明明是被门派中人给冤枉了,自己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可是接下来一件件事情却让她连个喘息的机会就没有,她因为卢屹星的不信任已经满心疮痍,可是生她养她的家族也在最后把她拒之了门外!

    她才十八岁,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一个人出去闯荡过,可现在她身边谁都没有了,没有卢屹星,没有家人,没有宗门,甚至身上还背着“背叛宗门”“被家族遗弃”这样的骂名,她以后可要怎么过啊!

    季欣仿佛看到了木莎步履蹒跚的走到荆棘路上,她的身旁无人陪伴,每走一步,都会留下一道道红莲般的血迹,季欣怎么努力也看不到她的脸,却感觉到她在距离自己越来越远,身影越来越暗淡——

    她再也受不了心中的煎熬,头一歪就晕倒在了椅子上。

    ***

    “你欣婶怎么样了?”

    木萦才从季欣的房间里出来,就见到了站在门外的木劲峰,他正焦急的朝着里面望去,却也只能看到季欣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刚才季欣一晕倒,他和木萦就吓了一跳,他本来是打算请府上的炼丹师来看看季欣的情况的,可是却被木萦给拦下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