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木萦仙记-第14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了。

    所以木萦见此只是愣了一下,后又连忙道:“我是金馆主的旧人,还请小哥通传一声,只要说是木萦有求,金馆主想来会见我的。”

    木萦的态度很好,而且说的语气还相当肯定,那伙计看她这样也就收敛了神色,仔细打量了一番,接着才转转眼眸,道:“金馆主在不在我还不敢确定,我去看一看,你且稍等。”

    他说的这话很有水平。因为刚才木萦求见金七安时,他脱口就说金七安不在这里,可是在木萦说是他的旧人后,他有些拿不准木萦说的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那刚才那样说可能会得罪她,可如果是假的,那他如果改口说金七安在这里,就不好打发她了。

    所以他就说出了这么一番话,假如木萦真的是馆主的熟人,那他说并不确定馆主在不在,就会把先前的圆了过去,可是假如木萦说的是假话,她并不是馆主认识的人,那自己一会就可以推托说馆主真的不在这里,那样既不得罪木萦,也找了理由拒绝了木萦的求见,还能让她说不出话来。

    木萦闻言就松了口气,伙计怎么可能会不知道金馆主在不在,他既然这么说了,那金七安定然就是在的。

    那伙计又看她一眼,并且拉来一个很年幼的小伙计过来,说是让他伺候木萦,但是木萦却知道这是拿来看着她的,免得她趁人不在做些不好的事。

    木萦也不介意,乖乖的坐在那里等着,那个看起来十岁出头、有些呆头呆脑的小伙计一直歪着头看着她,似是对她这个一来就要求见高高在上的金馆主的人有所好奇。

    木萦老实的坐着,可是人却在四处打量。

    金家药馆还是像以前那个样子,平时的时候人是很少的,大厅里除了有两三个伙计外根本看不到人,更别提看到炼丹师们了。他们要么在房中炼丹,要么就是外出出诊,其他时候想要见他们。除非是生意来了请他们出手才行。

    不过她离开这里这么些年,现在接连见了两个伙计竟然都是自己没有见过的,这么说来他们也是新来的。真是时光如梭啊。

    木萦还真感叹着,就见到那个刚刚去找金七安的伙计回来了,表情有些古怪。

    木萦一见他,就立刻站了起来,问道:“怎么样?”

    “金馆主让我告诉你一句话。”

    那伙计上下打量了木萦一番,直看得木萦都皱起了眉头时才说了一句话。

    “在你完成那件事前,我不会见你。”

    木萦心中一紧。一下子就明白了金七安的意思。

    那件事,不用细说,自然指的是让木萦在丹艺大比中拿第一的事了。但是。依金七安的意思,假如木萦没有拿第一,没有达到他的要求,那岂不是永远都不能再见到他了?

    木萦抽抽嘴角。说不上什么心情。只是跟那个仍在盯着她的伙计说了一声就离开了金家药馆。

    虽然说她一直牢记着自己的任务,也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去丹香山的目的,但是金七安的话还是让她有一丁点的不舒服,好似自己是一件工具,若是起到了作用,那他就会理自己,可若是没有起到自己应起的作用,他连看自己一眼都欠俸。

    木萦刚一这么想。就连忙劝自己。

    不管金七安对自己抱着什么样的目的,至少自己在他那里没少受益。不管是五品以下丹药的丹方,还是让自己改容换貌的易颜新生露,这都是金七安给自己的,若是没有这两样至关重要的东西,自己又怎么可能会有今天?

    而且不止这些,自己在金家药馆呆的那几年真是没少学东西,如果不是金七安,自己怎么可能会接触炼丹这门学问,假如没有学炼丹,也就不会有现在的木萦了。

    想到这,木萦也就不在意了,心中也再次下了决定:一定要在四年后的丹艺大比中用尽全力,夺得第一,不负金七安的希望。

    离开了金家药馆后,木萦就又去了城中一家大店铺中购买了许多炼制丹药的灵草,这些材料都是比较平常的,木萦用它们可以炼制出三品以下的丹药来。虽然品阶不高,但是三品以下的丹药却是在修士中销量最多的,木萦是打算买下这些材料后,有时间的时候就多炼一些低品丹,然后过一段时间就拿出去卖些钱。就算不卖灵石,送人做人情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上回她在紫衫城一下子卖出去的丹药太多,现在手上虽然还有,但是量却少了,木萦是打算再炼上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只是去了一趟店铺,木萦身上出来时就比进去时少了两万多块下品灵石,用的是木萦卡里的钱,并不是现成的灵石。

    听着是很贵,但是木萦买的量也不少,依木萦买的这些量,等她炼制出丹药来,少说也可以卖三十万下品灵石出来。炼丹业本来就是暴利的,只是水平好的炼丹师太少,像木萦这种基本不浪费材料的少之少又,大部分人都是用一半浪费一半的,而且木萦炼的还都是上等丹,价格更高,像平常的炼丹师只能炼出下等丹药,他们赚的灵石不像木萦那么多,但是也算油水很多的职业了。

    又去了别的店铺买了一些符篆等修仙必不可少的东西,零零碎碎的都打点好了,木萦这才朝着城中的一个地方走去。

    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罗家的大门了,木萦看左右无人在,就换成了自己真实的面容,接着才朝着大门走去。

    “可是木姑娘?”

    刚刚走到大门口,木萦就看到有一个看着十分机灵乖巧的少女正站在那里左顾右盼着,一看到她就是眼睛一亮,然后上下打量了一番。

    “是我。”木萦点头回道。

    “小姐已经等候多时了,快随奴婢来吧。”那侍女面色一喜,连忙把木萦迎了进去。

    木萦在出金家药馆的时候就给罗小柔发了一道传音符,说是自己已经到了雨岚城,过一会儿就要去拜访罗府,问问她是否在家。罗小柔很快就激动的回复了,说她现在正在外面,不过现在就往家赶,还说她会安排一个侍女在门口迎接她,省得府上下人不认得,会冲撞了她。

    刚才木萦买东西时耽误了一点时间,没想到罗小柔这么快就到家了。

    木萦一路跟着小丫头往里走,发现那姑娘一直在盯着自己看,于是就纳闷问道:“看我做什么?”

    “姑娘勿怪,奴婢只是有些好奇。”

    这个丫环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一看就是个很活泼的女孩,“小姐她知道您要来后实在是太开心了,现在正在屋里梳妆打扮呢,我就是有些太好奇了……小姐她对别人可从来没有这样过呢。”

    木萦闻言就笑了出来,小柔竟然在梳妆打扮?

    两人正说着话,就到了罗小柔的闺房外,正巧这时罗小柔正一脸喜色的打开了门,一看到木萦就开心的跳了一下。

    “啊,萦萦,你真的来啦!”

    木萦一笑,两人自从五六年前一别后,现在还是第一次见面,虽然偶尔也会用传音符说上几句,可是终究和看到真人是不一样的。

    木萦也打量了一番罗小柔,发现几年未见,她出落的更漂亮的,以前看的时候发现她有点婴儿肥,脸上肉嘟嘟的,虽然可爱但是却有几分稚气。现在脸要消瘦一些,下巴尖尖的,倒是好看了许多。

    两人说了几句话,就挥退了丫环,一起进到了房间里。

    “这么多年你也不知道来看看我,你好狠的心。”

    罗小柔嘟起了嘴巴,嗔怪的看着木萦,还顺带着翻个白眼。

    木萦哄了她半晌,又互相问了对方这几年的情况,之后还不待木萦问,罗小柔就主动说起了木萦关心的事情来。

    “我知道你是为了木莎才特意过来这一趟的。”罗小柔也不笨,木萦突然过来,除了真的想要见见自己之外,就一定跟前些天刚离开的木莎有关。

    “我也不瞒你,我和莎莎的父母都很担心她。”木萦点点头,知道罗小柔并不会因此生气,所以也就没有否认。

    罗小柔果然没有生气,只是轻轻蹙眉,语气中似有可惜与担忧:“她在这儿没有住上多久,前后加起来也不过只有十几天罢了,不过在她走后我才知道了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未完待续。。)

    ps:  甜心亲爱的,你的更新票今天用不上了,因为太困,我现在就得去睡觉。

    还有,之前有读者反应,关于给木莎灵石那里有个bug,我也已经改正了。(我当时写的是,木萦身上的灵石只有一万多块下品石灵,却没算上连家给木萦的那些,现在已经改了,总之不管木萦那时候有多少,最后只给自己留下了一千块下品灵石,中品灵石没有动,现在还剩下二十二块中品灵石。)谢谢细心的读者,以后哪里再有问题了也及时告诉粗心的三月吧。

    ****************

    《大清帝女》。尤妮丝(3464585)

    穿成四爷的闺女了?很好!

    还是六个月的孕妇?你妹!

    好吧,看在四爷是个闺女控的份儿上,她捏着鼻子认了!

    不过既然当了李氏的女儿,总不能看着老娘失宠、弟弟身死,也只好劝弘时珍爱生命,远离八爷!!

    可她那个脑残的极品额附又是肿么回事?亲,支持七年无理由退货不?

 331 痛了自会放手

    木萦当时请罗小柔留意木莎时,并没有说木莎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罗小柔在见到木莎的时候两人也不熟,自然是不好问的,也害怕提到她的伤心事,所以一直也不晓得木莎经历了什么。直到木莎都离开了罗家后,她有一次无意中听到人提起,这才明白原来曾经听闻过的那位澜波仙子就是木莎,也是这时明白了为何木莎总是一副心事重重、面有忧态的原因。

    接着,罗小柔就把和木莎遇见的事情讲了讲,和她在传音符里发的内容差不多,就是详细了一些。木萦在听到有人见木莎付钱大方所以就盯中了她,故意想要演戏讹木莎钱,而罗小柔上前帮忙时就对她连忙感谢。

    “然后木莎就在我家住了不到半个月,后来,就走了……”

    罗小柔说到这里,就低下了头,木萦感觉到她的语气有些怪怪的,神色也有些异常,于是就不解的问:“这中间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木莎只是单纯的想要走,那罗小柔不会是这种样子,当初在罗小柔跟木萦发传音符的时候,木萦就感觉到她在讲这里的事时有些古怪,现在这种感觉又来了,且比当初还要清晰。

    罗小柔张了张口,可是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木萦见她双手紧紧绞着衣角,手都有些发白了,于是就感觉到更疑惑了。

    “莎莎离开,是因为发生了什么?”

    木萦看这架势。就不由得这样猜测了。

    罗小柔咬了咬唇,面带苦色,她手紧紧握了握。终于出声道:“是……”

    “小姐小姐。”

    正当罗小柔要说话时,外面突然响起了那个小丫环欣喜的声音:“顾公子过来找您了,现在正在外面等你呢。”

    顾公子?顾致衡?

    木萦这样想着,就看到罗小柔突然站了起来,脸上不仅没有听到他要来的欣喜,反而还有着忧伤气愤之色。她先是看看自己,然后这才走到了门口开了门。

    “小柔。听说你有客来了?”

    木萦疑惑的跟着罗小柔一同走到了门口,发现丫环身边正站着一位相貌堂堂的贵公子,虽然几年过去了。可是木萦还是一眼看出了这个人的确是顾致衡无疑,当下木萦心中就微叹了一口气。

    “你来了?”

    罗小柔看着顾致衡,眼中并没有丝毫喜意,就连脸上也是平淡的不带笑容。木萦见她这样觉得奇怪。罗小柔不是一直都很喜欢顾致衡的吗,怎么现在看来态度并不热切啊?

    可是顾致衡却并没有发现罗小柔的冷淡,只是略有些激动的朝后面伸脖子看去,当看到木萦出来时,那种激动就一下子没有了,脸上露出了明显的失望之色。

    木萦朝着罗小柔看了一眼,发现她自嘲的勾起了一抹笑容,眼中的冷淡更深了。

    “这位是?”顾致衡打量的看了木萦两眼。觉得她好像有些眼熟,但是却一时想不起来。这也难怪。木萦离开时才十二岁,现在却已经十八了,正是她变化最大的几年,他想不起来也属正常。

    罗小柔只是淡然的看着他,似是看着,又像是在发着呆,所以根本就没有回答他的话。木萦也不乐意搭理他,所以就当没有听见。

    顾致衡左看右看,见想不起来也就作罢,他问木萦是谁不过是顺道为之,对她又没有什么兴趣,得不到回答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小柔,你怎么了?”

    把目光从木萦身上挪开后,顾致衡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罗小柔面色不太好,于是就问道。

    罗小柔淡淡的瞟了他一眼,还是没说话。

    顾致衡眼眸转了转,想想就说:“小柔你最近怎么这么奇怪啊?是不是莎莎姑娘离开了,你觉得没有人陪了所以心情不好?”说完后,不等罗小柔回答,就继续说道:“说来也是,莎莎她那么乖巧可爱,待这么几天就走了是挺可惜的。小柔你有没有留有她的传音符啊?有的话可以问问她什么时候还会回来,这样我们又能一起玩了……”

    莎莎?乖巧可爱?

    顾致衡还在那里继续说着,可是木萦听到顾致衡对木莎的评价时就觉得有些怪怪的,她再看看罗小柔,就发现她的神色更冷了。木萦眸光一转,好似隐隐约约明白了什么。

    顾致衡说了半晌,可是罗小柔却始终不发一言,甚至到了后来时连看都不看他,一直说个不停的顾致衡终于停下来了,看到木莎这么不开心,自觉着认为自己刚才说的没错,是因为木莎走了,所以她才会情绪如此低落。

    “要不要我把心蓝叫过来,让她来这里好好陪陪你?”

    罗小柔一直在强忍着,忍住自己不要出声,因为一旦开口她就会忍不住怒气了,但是听到顾致衡说到这,她再也忍不住,直接说了一句:“是,我心情不好,就不留你了,你回去吧。”

    说完,就理也不理顾致衡,拉着木萦就回了房间,木萦在两人刚进房后还听到了外面顾致衡的不依抱怨声,不过没多久声音就消失了,应该是已经走了。

    木萦看着一进房后就呆呆坐着的罗小柔,幽幽的叹了声气。

    “你猜到了吧。”罗小柔呆坐了一会儿后,这才抬起了眼眸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木萦。

    木萦看她一眼,“木莎的离开跟顾致衡有关?”这个猜测听起来有些离谱,但是木萦看到顾致衡和罗小柔刚才的谈话,就是有了这样的想法。

    罗小柔唇边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他自从见到木莎,就瞬间惊为天人。以往一个月也不一定来找我一次。可在那半个月,他基本上天天过来。”罗小柔伸出手指抿了抿耳边发丝,声音幽幽。“木莎知道他是我未婚夫,起初还没有往这方面想,可是他的眼神那么不加掩饰,我们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木莎虽然单纯了些,可是她和卢屹星是有过感情的,她也渐渐发现了顾致衡看她时眼神的异常。再加上顾致衡来的那么频繁,有话题都是找木莎聊,把罗小柔都给冷落到了一边。

    “有一回。本来是我拉着木莎出去游玩的,可是被顾致衡知道了就非得要一起去,我们去的南枫湾,木莎走到河边时出了神。不小心踩到了软泥里。差点摔倒。当时我就在木莎身边,拉她不过随手的事,可是哪知道我还没有动手,离她还有四五步的顾致衡却比我还快的冲过去了,一把就搂住了木莎,担心的连连问候。”

    罗小柔说着,声音就越来越低,木萦能看到她泛红的眼圈和紧紧握起的手。

    顾致衡明明离木莎比罗小柔离的远。可是却能比罗小柔反应还快速,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的注意力全都在木莎身上。所以才能在她有事时第一时间发现。

    顾致衡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专一的人,木萦能感觉到他对罗小柔是有点真心的,可是即使如此,他在外面还是和郜心蓝不清不楚。现在见到了木莎,却又那么快就移情别恋了。

    木莎的长相的确非常美,美到在同龄女孩子里,木萦从来没有见过比她更漂亮的。修仙界长的美的女修多了去了,想找丑的才是件难事,可是如木莎那般漂亮的,却是真的少有,也难怪顾致衡对她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

    “经过了那件事,第二天木莎就离开了我家,她临走前告诉我可以把她出现过的事情告诉你,好让你不要担心她。可除此外,她还说了一句话。”罗小柔不等木萦问,就自已说了出来。

    “顾致衡并非良人,希望你早些看清,莫向我当初一样、”

    木萦闻言就身体一震,罗小柔说完也是如此,整个人都陷入了沉默与忧伤中。

    木萦在来之前想过木莎离开罗家的很多种原因,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是因为顾致衡而离开的。

    木莎才刚刚经历过一段感情的伤痛,对于感情和男人已经有了不好的印象,可是转眼间就有一个有着未婚妻的男人明里暗里向她献殷勤,这怕是会让她对于男人更加心灰意冷了。

    而罗小柔呢?她一直对顾致衡和郜心蓝的事耿耿于怀,现在连郜心蓝的事都没有处理好,就又突然多了一个木莎的事,她对顾致衡也是失望再失望。

    对于罗小柔和顾致衡的事,这几年木萦跟罗小柔联系的时候也有提起过,两家人现在还是有婚约在,不过也只是两家长辈的口头约定,并没有正式下过聘礼,对外也没有宣扬出去,只是两家人和与他们相熟的人才知道而已。而这几年顾家催婚也催的越发紧了,可是罗家却一直没有松口让两人成婚,于是就这样一直在拖着。

    原因很简单,罗小柔自己都没有想好要不要嫁给他。

    她的父母,也就是罗列江和柳烟对于顾致衡越来也不喜,感觉他这个人不正派,所以一直想要罗小柔放弃和他的婚事,但是罗小柔喜欢了他这么多年,根本舍弃不掉,可是心底却也在介意他和郜心蓝的事,所以心里不是没有刺的,只是一直在犹豫不定。

    也许现在的顾致衡对她来说,就是一根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之所以迟迟不下定决心,只是放不开手罢了。

    木萦自然是不想让她跟顾致衡的,因为那个男人和郜心蓝的事曾被她亲眼见到过,她怎么会同意让小柔跟这样的男人过一辈子?只是也知道,这种事别人怎么劝也不行,只能当事人自己想开。

    “萦萦,我不怪莎莎。这件事她一点错也没有,虽然她外表看起来很正常,但是她总是经常发呆,然后眼中就流露出悲伤来。她跟我说的话都很少,更别提对顾致衡了,她对顾致衡连正眼看过都没有,之所以跟他接触,完全都是因为我的缘故。”罗小柔身体向后靠,斜斜的倚在椅背上,露出几分疲惫之色。

    “这些年,我忍了又忍,可是木莎的这件事真的把我给摧垮了,对于顾致衡,我再也提不起兴致了。自从木莎离开后,我的脑海中一直都在重复着她走前最后说的那句话,尤其是在知道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后,感触就更深了。”

    “这些天,我一直都在考虑,顾致衡来找过我很多次,可每次都必然会提起木莎。木莎来我罗家不过十几天就被他放在了心上,可是我跟他却在一起了十几年,如果我们在一起了,那将来还有无数个十几天,那时他还会不会再看上别的女人?”

    罗小柔眼睛虚无的看向远方,木萦见她这样刚想说些什么,却被她接下来的话给惊住了。

    “所以,我决定了,我要跟他退婚。”

    “你……说什么?”

    木萦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怀疑是不是自己恍惚之下听错了。

    “我要跟顾致衡解除婚约。”

    罗小柔坐直了身子,眼中的茫然像是迷雾般层层褪去,露出了宛如日光般的光亮,整个人看着都有了几分不同。

    “你想清楚了?不是因为一时的愤怒?”

    木萦犹带不信的追问。

    罗小柔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这不是我刚刚决定的,早在木莎离开后的这些天我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了,不,从几年前知道他和郜心蓝的事后就在考虑了,只不过现在才最终下决定而已。”

    之所以放不开手,那是因为不够痛,当你执著的拿着一个东西,可是那东西却会伤的你双手血肉模糊,连白骨都露出来时,你还会不放手吗?

    罗小柔对这一天早有准备,她其实心底已经在质疑这段感情了,但是却找不到一个让自己彻底放下的理由,而木莎的到来,就是这一个理由。如果不是木莎,怎么让她更加看清楚顾致衡这个人,又怎么会这么快就做了决定?

    木萦虽然知道不应该,可还是不禁露出了一个笑容来。

    “小柔,你能这样想我就太开心了。”

    她一直觉得顾致衡配不上小柔,但是小柔却一直沉迷于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