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木萦仙记-第14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什么。

    木莎虽然已经不是万剑门的人了,甚至有可能永远也不会再回万剑门,但是若她不洗清身上的委屈,那这个罪名将会一辈子都围绕在她的身上,到时别人一提起木莎,都会说她偷了师父的东西,而且还因此背叛了宗门。

    于是木萦就特意把闵兰说的话都给录了下来。在她掉入火池的瞬间,她就把那印息石扔给了斑点,就盼望着假如斑点能找到出去的路。会有机会让一切大白于天。

    可是……

    她一切都安排好、思虑好了,她也掉到了火海中去,那时她明明感觉到了一种身体深处都在战栗的疼痛了,她还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被化成了渣,按理说,她早该死了的,但是为何她此时却仍有意识?

    这么说。她没死?

    木萦伸出手摸了摸自己身体两旁,发现她是躺在了地上,已经不是在火里了。她能感觉到此时自己身上的疼痛。可是现在的疼痛好像比起她跌入火海时的疼痛要舒缓上许多,她现在的疼痛来源好像是在身体表面,因为她可以发觉她的经脉和骨骼好像在慢慢的恢复活力,虽然痛但是却有生机。可她在火海中的时候却是一种毁天灭地的痛感。

    恢复了清醒的木萦打算睁开眼睛看看情况。但是她试了一下后,却悲哀的发现她根本就睁不开眼睛了!

    火的温暖实在太高,她整个人都掉了进去,现在人虽然是躺在平地上,但是身上受的伤却是实打实的,眼睛很脆弱,她的眼珠好似受到了非常大的刺激,别说看东西了。她的眼皮连抬都抬不起来,只有她在动眼皮的时候才惊觉她的眼睛也痛的厉害。

    眼睛看不见。木萦并没觉得太难过,她知道只要自己有修为在、体内还在灵气,那想要治好眼睛只不过是早晚的事罢了,可是她现在有些惊讶的,是她脸上的触感。

    她刚才动了一下时才感觉出来,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伏在自己的脸庞旁,那东西好像有毛,而且还凉凉的。

    这么疑惑着,木萦就想伸出手去摸摸那是什么,但是她的手还没有伸出去,整个人都愣在原地——

    为何她感觉不到斑点的气息了?

    自从斑点跟她建立契约以后,她就能感觉到斑点的存在和斑点的状态,如果想要知道的清楚一些,那斑点在想什么也都是可以一清二楚的。她刚才刚清醒时还没有发觉,但是这时她才突然间想起来:她好像感觉不到斑点的存在了!

    木萦心中一慌,不知怎么的就感觉着有些不安感,不安中还夹杂着几丝的惶恐, 这让木萦的呼吸都跟着粗重了许多。

    没有,还是没有!

    本来再次细细的感受了一番,发现她真的是感觉不到斑点的一丝气息了,就像——斑点它不在了一样!

    只要是订立了契约的灵宠,就不可能会和主人失去联系,就算主人和灵宠距离远了些,并不在一起待着,可是只要有契约在,两人都是会有一丝联系的,就算并不太清楚,可是也会有丝朦胧的感觉在,然而现在木萦却连一点都感觉不到斑点。

    像是这种情况,只会有两种可能,一是木萦和斑点把契约给解除了,两者不再是主人和灵宠的关系。但是木萦和斑点建立的是平等契约,想要解除,并不是一方单独就可以做到的,必须两人都有这样的决定方才可以。就算斑点想要和她把契约给取消掉,但是木萦自己都没有下过这种决定,因此这种可能性是不可能的。

    第二种可能,则是这个灵宠已经死了,只要灵宠死了,那灵宠的主人就会失去和它的所有联系。

    木萦感觉自己的心跳好似漏了一拍,她的呼吸不自觉的变得粗重起来。

    等等,斑点和自己的联系消失了,而自己的头旁边有一个毛绒绒的东西——

    木萦屏住了呼吸,僵硬的伸出自己焦黑的手,十分努力的弯曲起来,朝着自己的左肩处伸了过去……

    手被烧糊,动一下就是钻心的疼,可是这种疼却比不上木萦此时心中升腾起来的惊恐,她摸了又摸,虽然手受了伤,摸起来并不灵敏,可她还是通过手下东西的触感与体型判断出了它到底是什么。

    木萦颤抖着手,把那个身体已经冰冷且僵硬的东西抱到了身前怀中,无论她怎么摸,怎么探,都得到了一个结论——

    这的确是斑点无疑,而且看它的样子,怕是已经死了有一断时间了!

    木萦只感觉到心口处一痛,接着就人事不省了。

    ***********

    “小柔,你杜爷爷那里传来消息了。”罗列江走进了罗小柔的房间,急切的对着正怔忡走神的罗小柔道。

    木萦此时已经失踪了一个月了,在这一个月内,木萦一直没有任何的消息,罗小柔给她发了许多次传音符,但是每次都像是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任何的回应,这让罗小柔由当初的焦急变成了现在的忧心,整日里都在一个人发呆,连门都没有出去过。

    正在发愣的罗小柔听到罗列江的话后就是猛的一动,她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个箭步跑到罗列江处 ,抓着他的袖子就追问道:“怎么样了,有什么消息?萦萦可找到了?”

    一个月的时间,本来还青春靓丽的罗小柔已经面露了憔悴之色来,她的眼下有些发青,面色也有些苍白,但在这时却激动的脸都有些发红了。

    罗列江听到她的问话后顿了一下,“人没有找到,不过却有了少许眉目了。”

    罗小柔起初闻言,整个人都有些蔫了,不过在听到后半句后才又勉强打起精神,有些激动。

    “杜老他这些天都派人把湖底乃至整个杜家别苑都给掀了个遍,而且还把那天参加争奇会的人也都挨个查了,没想到还真的有了结果。”

    罗列江说着,就拉着罗小柔坐下,他知道罗小柔因为木萦的事一直有些内疚,认为若不是她非拉着木萦下湖,那木萦也就不可能不见,这些天她的失措与悔恨他都看在眼里,可是也知道劝解无用,只有把木萦找出来才行,因此他一得到杜家传来的消息,就第一时间来找小柔了。

    “经过调查,我们发现刘家兄妹失踪了,失踪的时间正是在争奇会的前一天。本来刘家人还认为他们两个是在为争奇会做准备,所以也没有放在心上,可是哪知这都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了,那两人还是没有踪影。这本来是没什么,可是在争奇会的那一天,刘家兄妹俩却是前来了。”

    “刘家兄妹?谁啊?”罗小柔疑惑的自语,突然间她就猛的抬起了头,惊呼道:“你是说刘欣他们?!!”(未完待续。。)

    ps:  昨天刚夸完,今天我就蔫了……

    因为昨天粉红票的消息是什么样,今天还是什么样,也就是说,一张也木有多——这么说,乃们的票全都在昨天给我了,现在一张也木有了是咩

    我今天加班,昨天两点睡,今天六点起,一直忙到晚上八点,回家后澡都没洗就开始码字,现在才写完… … 我也是醉了

 344 恢复

    罗列江乍然一提刘家兄妹,罗小柔还没有反应过来说的到底是谁,因为她本人与他们两个关系非常一般,许久还不见上一次面,但是因为在争奇会上那回事,让她对刘家兄妹有了点印象,这才会让她猛然想起了他们是谁。在她问出声后,就看到罗列江点点头,这让她心中的疑惑得到了解答。

    那时她就觉得奇怪,她和刘欣虽然很久不见面了,可是却能发现她与以前的性格判若两人,那时不知道是为什么,现在想来,那两人应该的确是有问题。

    “那就是说,刘家兄妹两个人不是本人,是别人冒充的?”

    刘家那两个人明明是失踪了,却突然出现在争奇会上,之后又消失不见,这明显是有些诡异。再加上他们的性格与以前是完全迥异,这足以看出他们并不是原先的两个人,而是被人冒名顶替了。

    “是,而且那兄妹两个人,很有可能是已经遭遇了不测。”罗列江沉声道,“这一切都是有人设计好的,只是我不知道为何他们会针对木萦。”

    罗小柔的心情随着罗列江的解释越发的低沉了,这个阴谋是针对木萦,那就证明了木萦一定是遭遇了不测,只是不知道现在究竟是怎么样了。

    但是背后那人为了达到目的,竟然狠心的害了两条不相干的人命,足以看出心思阴毒,这让罗小柔的心不由得冷了冷。

    “不过除此外,还有一个发现。”

    罗列江把他刚知道的消息告诉了罗小柔。“我去湖底亲自看过,发现那里似乎是有过阵法的痕迹,但是湖中有水。所以痕迹并不分明,依我猜测,应该是有人在这里设了什么阵,直接把木萦给传送到别处去了,得后手就远距离的毁掉了湖底的阵法。”

    罗列江已经是金丹期修士了,自然是对阵法有所涉猎,虽然不至于精通。可是也能看出几分端倪来。起初他派的人在湖底是没有任何发现的,他是见势古怪,于是就亲自去查探了一番。这一看,就让他看出了几分不同寻常。

    “可以传送?而且还能在远处就把阵法的痕迹给毁掉?”罗小柔瞪着眼睛不敢相信,罗列江说的话对她的震撼太大了,这让她都有些吃惊起来。

    阵法千奇百怪。什么样的作用都有。能传送的阵法自然是有的,就像是城与城之间的传送阵就是一个大型的阵法,可是,竟然能有人在杜家湖底设立了传送阵,还能不亲自到来就毁掉了阵法的痕迹,这个手段未免也太高明了吧!

    而且如果时间长也就罢了,但是那人是在争奇会那天才来的杜府,他布置阵法的时间最多也就只有一个时辰。也就是说,他要在一个时辰内就把这个阵法给布置出来!

    杜家的家门不是谁想进都能进的。平日里把守很严,那人只有在争奇会那天才能进来,不可能会提前就来到杜府里布置。而且,此次争奇会的比试方法是看谁的木符得到的多,木萦和罗小柔是为了找木符才走到湖底去的,但这个规矩却是在争奇会当天才被杜风说出来,就算那人提前来了杜府,也不会知道这个比试方法,那他又怎么可能会把阵法布置在湖底那么古怪的地方?

    “萦萦她到底是得罪了什么样的人。”

    罗小柔更添愁容,想也知道这个人有多厉害,他现在得了手,也不知道会怎么对待木萦,这让她怎么能不担心?

    此时,她心中不仅怪自己,也开始怪起顾致衡了,在她认为,若不是那天顾致衡和自己说了那么一番话,她也不至于生气之下心情糟糕,当然也就不会想要去找木符,靠得奖来调节心情了,这么一想,她对于离开顾致衡的这个想法也就更坚定了。

    罗列江看到罗小柔担心的样子就知道她又在内疚了,于是就安慰道:“小柔你别担心,他那阵法虽然厉害,可是因为布置的时间短,所以注定不会离我们太远,所以我猜测,阵法的那一头应该也在我们雨岚城中,这些时间我和杜老会分派人手下去找,只要她在雨岚城,就一定会找到的。”

    “真的吗?”

    罗小柔眼睛一亮,面上终于是露出了轻松之色。她想着罗列江的话,越想就觉得越有道理。那个人阵法就再厉害,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布置出太远的传送阵,这么说来,萦萦她应该的确还在雨岚城。

    看到罗小柔的笑脸,罗列江微松了一口气,但是眉间却仍有忧色。

    现在距离木萦失踪已经一个月了,就算当时木萦的确是在雨岚城,那在这段时间内很有可能已经不在这里了,又或者早已遭遇了不测。可这话他却不敢跟罗小柔说,因为他知道只要一说,罗小柔的心情就会更糟糕。

    希望木萦没事。罗列江眼神眺望远方,心中暗暗祈祷。

    *******

    不知过了多久,木萦开始悠悠转醒了。

    虽然醒了,可是她的眼睛依然不能视物,但是木萦却没有心思去想自己的伤势,她满脑子都是在想斑点,在想它为何会死,每想一次,她的心都会痛一次,她甚至不敢去碰触斑点的尸体,因为如果不碰,她还可以安慰自己斑点还活着,只是不在自己身边而已,可是只要一碰到斑点的尸体,她就会不由自主的伤心难过,那种痛楚都已经超过了她身体上的痛,让她的每一次呼吸都倍感压抑。

    木萦准备把斑点放在灵宠袋里时才反应过来,因为掉入了火池,所以她身上的衣服已经全被烧的渣都不剩了,别说衣服了,就连她的储物袋、灵宠袋也都被烧没了。不过万幸的是她手上的隐形储物手镯还完好无损,而她的重要财产也都在储物手镯里放着,所以虽然几个储物袋没了。可也不算是损失惨重。

    不过就算灵宠袋还在,斑点也是放不进去的,因为灵宠袋只能放下活物,可是斑点它已经——

    把斑点放回储物手镯后,木萦就从里面拿出了一枚丹药吞下,她受的伤太重,如果不吃丹药。想要恢复完全会很耗时间。

    吃下丹药后,木萦细细感受着药力在她的体内起着作用,这时。她就想起了她掉下火池后的事来。

    起初,她是给自己的身体设了一个灵气保护罩的,只是那灵气罩却对这火池中的火毫无作用,一瞬间的工夫就全都没有了。之后她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那火给烧的痛楚难当。可是在后来,她隐约感觉到自己丹田处好像有股清凉的气息缓解了那种灼热感,那种清凉的气息慢慢的覆盖住了她的全身,再之后的事她就不记得了。

    当时她的皮肤表层已经被烧的不成样了,再烧下去,她的经脉和丹田、识海就会完全被毁,若是那样,她将会再无生机。可是在最后关头却是那股清凉气息护住了她。

    只是,那清凉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木萦想了又想。可是却没有想明白救了她的究竟是什么,于是也就不再想这个问题,开始专心疗伤了。

    对于修士来说,只要丹田没有被毁,灵气还在,那想要恢复伤势就很轻易,不过就是时间长短的问题罢了。而木萦就更不用说了,她的灵丹妙药一抓一大把,且还都是药效很好的上等丹药,有了丹药治疗,再加上她用灵气来修补身体,所以没用多少天,她的伤势就完全痊愈了。

    木萦睁开眼睛,入眼的火红色让她的眼睛不适的微眯了眯,好久后方才慢慢睁开。

    她现在所在的地方正是她和连枫大战时的位置,在她的不远处就是火海,这里的温暖相当高,被火焰给映的一片火红。木萦毫不怀疑,如果她不是个修士,而是个普通凡人,那不要说是掉在火里了,就在这个地方站着,就能被这里的高温给热死。

    木萦站起身后才惊觉,她现在身上竟然是全裸的,因为她之前在地上躺着,身上伤势过重,一动就疼的厉害,所以也就没有穿衣服,现在才想起来这回事。

    虽然周围没有别人,可木萦还是觉得脸上一红,连忙从储物手镯里拿出一件法衣穿了上去,同时还心想着,幸好她的衣服没有全都放在储物袋里,否则她如果没有衣服穿,这可就是乐子大了。

    穿上衣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斑点从储物手镯里给取了出来。

    一看到斑点的尸体,木萦的眼眶就有些发红。

    灵兽和平常的小动物不一样,因为灵兽和修士都是引气入体过的,所以就算是死了,尸体也不会腐坏,而是会保持死时的样子。此时的斑点乍一看去和平时一样,但是它却永远不会再动了。

    它歪着脑袋,身体僵硬又冰冷,以往看去顺滑光亮的皮毛在此时看来也有几分黯淡,木萦摸着它的毛,感觉着鼻子有些发酸,可是摸着摸着,她的手就是一顿。

    她的手摸到了斑点的脖颈,入手的手感和它别的部位的手感不一样,因为她明显觉得这里不那么顺滑不说,还有些什么东西沾到了皮毛上,木萦一看,才发现那是那是一块黑色的、硬硬的东西。而当木萦仔细观察后,才知道那里竟然有着伤口,那块黑色的硬硬的东西正是伤口往外流的血迹,现在干涸了,自然就有了痕迹。

    木萦摸了摸斑点的脖子,有些疑惑了。

    斑点怎么可能会受了伤?而且它身上别处一点事都没有,唯独脖子上有伤,不像是经过打斗的样子,那它的死因,是因为出血过多死的?

    木萦正在沉思着,突然间就想到了一个细节,她在脱离了危险后,似乎是有些半醒半迷,那时好像是感觉到自己口中有什么古怪的液体流过,因为她当时还昏迷着,所以那种感觉并不算很深刻,但是现在细细想来,似乎那种味道,像是血腥味?

    血腥味,斑点的伤口,自己明明濒死却又奇迹般的醒了过来——

    这些线索一结合,木萦就得到了一个让她震惊的猜测……她当时喝的,莫非是斑点的血?斑点的伤不是别人造成的,而是它自己给弄的?

    自己是喝斑点的血才救的命?

    这个可能性让木萦呆住了,可是她越想就越觉得自己猜对了,否则斑点好好的又怎么可能会死?且还是死在自己的身边?

    可是为什么她喝斑点的血能保命?

    过了一会儿,木萦似头看着斑点,心中酸涩难当的咬咬唇,她只是略微一想,就猜到了原因来。

    不知道斑点是个人的情况,还是因为变异灵心兽都这样,它特别喜欢吃药渣,自从木萦开始炼丹以来,斑点就把药渣当做主食吃,木萦知道它爱吃那东西,所以也就一直给它收集着,每当自己炼丹失败了就会把药渣给收起来,她自己失败的少,所以药渣也就少,根本就不够斑点吃的,于是木萦还因此把别人炼丹的失败品也给搜罗过来让斑点吃。

    在金家药馆的时候,整个药馆的炼丹师都知道斑点的这个爱好,所以所有的炼丹师都会下意识的把药渣放在丹药瓶中交给木萦,包括金七安也是如此。到了丹香山后也是这样,不管是池宇还是他的徒弟们,都知道木萦有个爱吃药渣的灵宠,所以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把他们炼制剩下的药渣送给木萦。

    那些药渣虽然是炼丹的失败品,可是却也是由灵草制成的,尤其是金七安和池宇这种高品炼丹师,他们要炼的丹药都是五品六品的,所用的材料就更是不凡,那些药渣最后都进了斑点的肚子,所以可以说,斑点的体内已经聚集了非常多种高阶灵草的药性。

    而且因此,斑点还晋了阶,有了能幻化的本领。

    所以,是不是可以说,因为斑点吃了太多灵草的缘故,所以它的血液跟别的妖兽不同,于是木萦饮下后才会如同吃了灵丹妙药一般渐渐的有了生机?

    不管事实是不是如此,但是木萦觉得,恐怕也只有这一种可能性了。而斑点想来也是对自己的体质心中有数,知道它的血可能会有所效用,因此才会……

    木萦抱着已经冰冷的斑点,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痛,流下两行泪来。(未完待续。。)

    ps:  昨天那么一说,今天就又逼出几张月票——话说妹子们不要这么羞涩,主动一些多好啊,这一求票,就让我见到了好些张生面孔 不过很高兴认识你们~~

 345 新发现

    木萦把她所在的这地方看了一整圈,觉得很惆怅。

    她目光能见的,除了自己站的这块空地以外,其余各处到底都是一片火海,触目中除了红色外再没有别的颜色,她想了想,只能召出一件上品法器,也就是一把飞剑来,然后就脚踩在上面飞行在这里的上空处。

    她的莲渡已经半残了,如果不经过修复是无法使用的,也幸好她的储物手镯里还有一些上品法器,否则若是没有这飞剑,她就是想查探一番也是做不到的。

    木萦飞的高了一些,才发现她所在的这地方还真是不小,除了她一直待的那里之外,还有相当于那里四五倍那么大的地方,但是让木萦觉得遗憾的是,这么大的地方竟然就只有一块可以落脚的地方,其余的全都是一片火海。

    既然都是火,那自然是没有出口了。

    可是这地方一定得会有出口,否则连枫他们莫非还能是穿墙穿过来的不成?既然下方全都是火,那是不是说出口是在上方?

    木萦在这里转了好几圈,仔细盯着上面的每一处地方,终于是被她发现了不同。

    “这里的颜色比别的地方要暗上许多,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洞口。”

    木萦站在飞剑上,仰起头看着头顶上方的一处地方,经过她的观察,终于是发现这里有些异常,别些地方都是褐色的,可这里却是黑色,而且看其大小。正好能容一个人通过。

    木萦眉头皱了起来,这里的地方要说也不大,她为了找出口。已经在这里花了好几天的时间了,把每一处地方都仔细的看了不下十遍,所以才觉得这里有些不对劲。但是也只是颜色黑一些,并没有见到出口。

    木萦用手摸了摸那块地方, 这一摸,就让她的脸上露出了喜色——她的手就像是摸到了空气一般,根本就没有碰到实质的墙壁!

    果然有古怪!

    若是这里真的只是墙壁。那摸起来就不会是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