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木萦仙记-第18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但是她的年龄放在这里,且又在门派里不知名,所以不管是陈林还是杜堂宏,都把木萦当做了一个最普通的练气期修士,哪里知道她已经筑基后期了。

    “你是哪个殿的人?”

    处理完那两人,杜堂宏就看向木萦,声音冷厉的问道。

    “凤锦殿。”木萦随意答道,毫无尊重的意味。

    杜堂宏眼中怒色一闪即逝,他深深看了木萦一眼,道:“你且回去吧。”

    木萦把他那不怀好意的一眼看得分明,心知他另有打算,但也并不畏惧,只是点点头,就打算走了。

    可是此时突然一声尖叫硬生生的止住了木萦的脚步。

    “啊!!我的回神丹呢!”

    林菁颤抖着手指着屋子,脸上大惊失色。

    杜堂宏皱着眉,对她的大喊感觉到很不喜,可是她的话却让他神情一顿,问道:“怎么回事?”

    林菁脸色煞白,像是要哭出来一样:“我前日离开房间的时候,把我用的那瓶回神丹落在这儿了,可是现在不见了!”

    “你再仔细找找。”杜堂宏说道。

    林菁点点头,走进屋子里一处处翻了起来,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脸色就越来越差。

    “没有,没有找到,呜呜呜,谁偷了我的回神丹!”林菁受不了这个打击,捂着脸哭了起来。

    回神丹是二品丹药,她在天丹殿只是一个打杂的,这瓶回神丹是她用攒了好久的灵石买的,前天时她刚刚服用了一颗,然后就顺手放在了一边,后来离开时就忘拿走了,她昨天也没有想起来这回事,现在才反应过来,可是再去找时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林菁这话一说完,屋子里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在了木萦身上。

    林菁不在这两天,只有木萦在她房间里待过,所以她无疑成了最有嫌疑的人。

    林菁正在抹着泪时就看到了大家的眼神,于是就猛然看向木萦,尖声哭道:“是你,是不是?他们说昨天是你待在我房间里的,你快把我的回神丹交出来!”

    “我没拿。”木萦直接说道。

    她虽然说了,可是她对于众人来说只是个陌生人,而林菁却是他们熟识的,两相对比,自然是更相信林菁一些。且木萦的话实在是没有什么说服力,所以别人当然不相信。

    “不是你还有谁,只有你在我房间里留过,不要狡辩了!”

    “昨天有人进过你房间。”木萦突然道。

    林菁一愣,下意识问:“谁?”

    木萦左右看了一遍,确定那个人的确不在这里,于是就把那个男人的外貌特点描述了一下。

    “梁刚?”林菁一听木萦所说那个人黑壮,个子也不高时就知道那个人是梁刚无疑,不管木萦说的是真是假,都得把梁刚叫来问个清楚,所以就用求助的眼神看向杜堂宏。

    杜堂宏看了木萦一眼,点点头,并吩咐旁边看戏的一个人去把梁刚叫过来。

    “杜大师,不知您为了什么找我?”

    梁刚过来时还一副疑惑的神情,林菁连忙把事情跟他说了一遍,梁刚顿时就大怒的瞪向木萦,对着林菁解释道:

    “一派胡言!我昨天是出现在过你房间,但那是因为我看你房中有人,就想过去看看情况,我也只是问了她一句在做什么,然后就很快离开了,我怎么可能会偷你的东西!”

    说完后就又转向木萦,伸出手指着她的鼻子骂道:

    “你这贱人,怎么能血口喷人!肯定是你看到回神丹心中起了贪念,所以这才……”

    “啪!”

    梁刚正说着起劲,就突然见眼前一花,接着脸颊上就有股剧痛感传来!

    他捂着脸,感觉到口中有股甜腥味,口腔内壁上变得刺痛起来,于是就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木萦,实在不敢相信自己感受到的,“你竟然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木萦脸若冰霜,看到梁刚的脸颊迅速的肿了起来后就冷笑了一声,“你胆敢骂人,我为何不敢打人。”

    梁刚说话实在难听,木萦可不打算给他留面子,刚才那一掌手上甚至用了部分灵气,她就是要给梁刚一个教训!

    真当她木萦是好欺负的吗!

    若不是看这梁刚只是练气期,她用全部灵力的话他肯定会被自己打个半死,那木萦才不会留手!(未完待续)

    ps:昨天那一章已经改了,丹香山仙云宗傻傻分不清楚……写错了好几次……

    妹纸们,月票快快投撒,月票多了有加更哦~~

    放心吧,往后我们萦萦是不会受气的,只有她去气别人,哈哈哈~

 402 背黑锅?

    “混帐!”

    杜堂宏面色铁青,却还是拦下了想要还手的梁刚,走到木萦面前盯着她,训斥道:“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打我天丹殿的弟子!”

    打人也就罢了,还是当着他的面打人,这让他置于何地!杜堂宏想到木萦先前对他的态度和方才动手的事,对她的观感也就更差了,看她的目光完全是厌恶透顶。

    若木萦是他天丹殿的人,那他非得折磨她去半条命不可,这种弟子实在是不该存在于仙云宗这种地方!

    “我没有做过的事却被人当众如此辱骂,你怎地不管?”木萦冷冷的道。

    “不是你做的还有谁,你平日里都没有见过二品丹药吧,肯定是你偷的,你竟然还敢动手打我,你个贱……”

    梁刚捂着脸叫道,他被打后也想要还手过去,被杜堂宏拦住本来有些气愤,可是一想,杜堂宏在自己身边,他肯定会为自己作主的,自己若再还手就没法让他替自己出气了,所以这才硬生生的忍住没动手。

    杜堂宏可比自己狠多了,由他出气肯定会比自己动手打人更爽快!

    可此时他话没说完时就看见木萦正用阴狠的眼神盯着自己,甚至还伸出了手掌,好似自己再说下去的话就会再出手打人,木萦刚才那一掌实在够狠,这让他下意识的有些犯怵,所以连忙住了嘴。

    可是这一停,他就越发的恼怒起来。

    不过一个小丫头片子,竟然敢对他这么凶?

    木萦却气笑了,这戏还真是越来越精彩了。

    昨日被陈林拉过来,在执事殿里时她不知道陈林让她做什么。直到来了这里看见那一堆白芷兰是方才明白是被抓来当苦力了,若是正常情况下,木萦在陈林走后就会紧接着离开,可是她却发现这事其中有些蹊跷,于是就打算留在这里看看情况。

    有自己这个亲传弟子身份在,木萦胆也肥了,自知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才想知道这些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炼丹大师派下的活。这偌大的天丹殿里竟然找不到人手来做?原本应该做的人恰巧生病了不在,想要找人帮忙是很正常的,可是这百芷兰却是灵草。尽管是最下品阶的灵草,但是这数量这么多,陈林竟然不怕自己偷走?

    还有,那一堆灵草如果是让木萦这等水准的人去做。一夜时间自然是可以处理好并且一株都不会损坏,可若是换成其他一个普通弟子呢?别说一夜了。就是一天一夜,也不一定能做完。

    那这事情就很容易想通了,这分明就是一个圈套,来帮忙的人。就会成为替死鬼,且看这殿中所有人对杜堂宏惧怕的态度就可以看出,他这人肯定是个心狠手辣的。只要来的人没有完成任务,那就得去承受他的怒火。

    而在陈林状似焦急的离开后。木萦放出神识观察了一下,发现她这个屋子斜对面的那个房间门在半开着,里面坐有一个人,时不时的把目光投向自己所在的地方,而那个人,正是梁刚。

    不必说,这肯定是陈林放着来监视自己的人了,自己如果想要逃走,那梁刚就肯定会拦下自己。这就让木萦越发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有闲人去监视自己,却没闲人来干活?

    想拿她木萦当炮灰,也得问问她到底愿不愿意。

    还有,那林菁虽然装作一副虚弱的样子,但是木萦却一眼就看出来她灵气稳定,根本就没有任何不适,也就是说,她是在装病。

    而更让木萦觉得有意思的是,那梁刚来自己屋里转的时候,正巧看到了林菁遗留在房间中的丹药,可能是觉得木萦无背景无靠山所以才会被拉来当壮丁,是个现成的背黑锅的人,于是就顺手拿走了丹药,想把这黑锅扣到木萦的头上。

    可能他觉得,木萦本来就是在这个房间里呆过,她是最有嫌疑的人,就算怀疑到他身上,可是也拿不出证据来,那丹药上又不会刻字,想找都没法找,这样一来,不管木萦怎么辩驳,这锅她都背定了。

    木萦在梁刚拿丹药的时候就看到了,可是却没有吱声,但心中却已经想到会有这么一出了,因此一点也不显慌乱。

    “我且问你,你可承认昨天来过这个房间?”木萦问梁刚。

    梁刚都已经说过他来过了,此时当然不能不承认,所以勉强点点头:“来过又怎么样,来过就能证明我偷过……”

    “好,你来过,我在过,这么说嫌疑人就只有我们两个了,你觉得可对?”木萦不等他把话说完,就继续问道。

    她是亲眼看见梁刚把东西给拿走了,那也就说明林菁并没有说谎,她的丹药是真的放在这里后不见了,并不是故意栽赃。

    “这……是。”

    梁刚觉得木萦有些怪怪的,可是她话的内容却不容辩驳,只得认同了。

    “那是不是说明,只要我证明那丹药不是我拿的,那肯定就是你拿的了?”木萦微微一笑,眼中略过一丝狡黠。

    “这……”梁刚眼眸一闪,不知怎的,突然觉得有些不安。

    “你要如何证明不是你拿的?”

    林菁看看木萦,再看看梁刚,把两人的态度与神情做了个对比,心中也有数了。

    梁刚这个人一直就是爱占小便宜且又十分奸滑,说是他拿的,林菁也是相信的,但是这事却不能看谁占理,而是要拿出证据来才行,否则她也没有办法。

    她的丹药得来不易,现在丢了,总得找个人来赔,她不管赖到谁身上,但总得有人来背这个黑锅,至于冤枉不冤枉,跟她有什么关系?

    “我自然是能证明的,只是请问,若是我证明此事并非我所为。你们又待如何?”

    杜堂宏眯起眼睛,冷哼一声,道:“你若能证明,那今天的事即往不究,我让梁刚跟你赔礼道歉,且还会重罚他。”

    木萦对此表示满意,点点头算是接受了。

    梁刚有些忐忑又有些疑惑的看着木萦。心想着就你一个人在屋子。又没人来给你作证,这种事情没有人证,怎么可能会有证据。他倒是好奇木萦会拿出什么样的所谓的证据。

    杜堂宏心中冷笑:你若拿出证据这事便算了,你若拿不出,今天休想安生走出我天丹殿!

    在众人或是好奇或是嘲笑的目光中,木萦手一扬。顿时整个地面上就出现了一大堆的瓶瓶罐罐来。

    众人一见这些东西,都有些疑惑起来。

    让她拿证据。她这是干什么?

    木萦看到杜堂宏莫名的神情,朝他示意了一番,道:“大师一看便知。”

    杜堂宏狐疑的看看木萦,终究是拿起一个瓶子。当他打开瓶子闻到味道后就是一愣。

    他抬头看了一眼木萦,可是木萦仍是笑盈盈的瞧着他,杜堂宏皱皱眉。又拿起了另一个瓶子。

    其余人只看到杜堂宏一个瓶子接一个瓶子的看,而杜堂宏的神色也越来越惊诧。终于,在又打开一个瓶子后,杜堂宏的惊讶变成了震惊——

    “这……五品丹药!”

    杜堂宏失声喊道。

    “什么?”

    “天哪,这里面竟然是丹药,还是五品丹?”

    “那其它的呢,也全是丹药?”

    杜堂宏这话一说出,众皆哗然,看着一地的丹药瓶都是不敢置信之色。

    木萦面色不改,这些丹药只是她储物手镯中丹药的一小部分而已,也只是取出了三品、四品丹,还有少量的五品丹,她就不信了,这些丹药放在这里,谁还会认为她要偷那林菁的二品丹!

    杜堂宏面上震惊,心中更是排山倒海一般的翻腾,木萦露的这一手,实在是砸的他眼晕!

    这么多丹药,三品四品的一堆就不说了,竟然还有五品丹,这让他完全都愣住了!这样的手笔,说木萦是个普通弟子,他是疯了才会相信!

    “你究竟是谁?”

    杜堂宏收起了先前对木萦的不屑之心,认真的问道。

    众人见他这么说,就明白了,这一地原来真的全是丹药,而且还是有五品丹的丹药!

    梁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可是紧接着,他的脸色就灰败起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出,有五品丹的人,怎么可能会去偷林菁的二品丹,这哪里还需要什么证据,人家的身家就是最好的证据!

    “我师妹在哪?”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个男性的声音,声音低沉有磁性,非常悦耳。

    “真人,应该就在前面。”另一个声音连忙回答,听起来非常有讨好之意。

    众人都被这两人吸引去了注意力,木萦听到真人这个称呼,就知道来人是金丹期修士了,也有些疑惑的回头看去。

    看到来人后,木萦就眼前一亮。

    来人气宇轩昂,身上的门派服饰更是显得他面如冠玉,气质怡人,尤其是他身上那股淡然的气质,越发衬的他清俊脱俗,仙气缭绕。

    在这个人身后,还有两个人跟着,其中一个是木萦在凤锦殿外见到的一个侍女,而另一个,却是她昨天在执事殿时见到的,把自己叫来这里帮忙的那个管事。

    “真人,我找到了,那位就是木仙子!”

    在木萦回头看人的同时,那个侍女也同时注意到了她,顿时就激动的连忙对那个男修说道。

    男修闻言,就把目光投向了木萦。

    “师妹?”他对着木萦问道。

    木萦:“……你是?”

    这是什么情况,这人叫自己师妹?那他是——沐谨的弟子?木萦再看到那个侍女,就更加觉得猜测是对的。

    “我是暮言,你的二师兄。”暮言解释完,就把目光投向了四周,又看到了地面上那些瓶子,有些疑惑的道:“杜堂宏,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杜堂宏在看到暮言时还在迷惑他来干什么,可是紧接着听到他的话时,他就有些转不过来弯了。

    他刚叫木萦什么?师妹?

    子西和暮言都是沐谨的徒弟,可是沐谨真君也就只有这两个徒弟而已,怎么现在又突然多了一个?杜堂宏在心中有些乱的同时,觉得额头上出现了些冷汗,同时还有些惊慌失措。

    “暮言师兄,这,这里有些小误会……”

    “仙子,您昨日一夜未归,真君真是担心坏了,所以才让真人跟我一起来找寻你。”那个侍女看到木萦在看自己,就连忙对着她解释:”我们先去了执事殿,江管事说您来天丹殿帮忙了,我们这才找来。“

    “这样啊。”木萦点点头,看看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二师兄,眼珠子一转,道:“师兄,也没什么,只是杜大师误会我偷了人家弟子的东西,我来拿证据澄清一下,现在应该没有误会了。”说到这里,木萦就朝着面色很差的杜堂宏看了过去,笑着问:“是不是啊杜大师?”

    杜堂宏听到这里哪里还不知道木萦的身份,不由得一身冷汗,连忙点头,“是是,是误会,误会。师妹你喊我师兄便是,大师这个称呼可不敢当。”

    木萦是元婴期前辈的弟子,那也就是和他是一辈分的人。

    “荒唐,我的师妹,怎么会偷人的东西!”

    先前还淡然的暮言闻言就沉下脸,不悦道:“杜师弟,你现在做事越来越不靠谱了。”

    暮言昨日讲课回来,就听师父说他多了一个小师妹,还说了小师妹的千般好处,这让他对新来的师妹也好奇起来,可是却没有见到人,听说人去是领弟子份例了。

    昨天过去,本来以为她是回来后直接就回住所了,可是到得今天一早众人方知她竟然一夜未归,这让师父有些不安起来,就命他带着见过木萦的源叶一同来寻找。

    两人找到执事殿,执事殿的江管事本来不知道木萦是谁,可是在他们说她是来领弟子份例并且对她长相描述过后,就是一惊,想到了被他差遣着过来干活的木萦了,所以他们才找了过来。

    可是没有想到,他的新师妹刚来就碰到了这等事情,简直是岂有此理!

    暮言是气愤,可是江管事却是欲哭无泪了。

    老天,他哪里是拉壮丁,这简直就是拉了一座大神啊!

    他心中十分忐忑,整个凤锦殿的人都是一个比一个记仇,暮言真人记仇就不必说了,可是他的师父,沐谨真人才叫腹黑又心狠!若是被她知道了……

    江管事哭丧着脸,耸拉着脑袋,真恨不得现在就晕倒过去!(未完待续)

 403 腹黑师父

    暮言虽然对事态前后细节并不清楚,可是却也能从在场众人的表情神态中看出些端倪,他目光渐冷,深深的看了杜堂宏一眼,。

    “师妹,师父还在担心你,我们先回去吧,其它事,慢慢说。”

    木萦眸光一闪,“是,师兄。”

    木萦把地下的丹药全都收起来,临走前还朝着执事殿的江管事处看了眼,她还没有说话,那江管事就连忙道:“木师叔,您的弟子份例马上就会送到凤锦殿。”

    木萦闻言就有些骇然了。

    ……师叔?

    暮言回头看了看木萦:“他师父是金丹期修士。”

    木萦顿时恍然。因为他的师父是金丹期,而木萦的师父是元婴期,所以两人正好差了一辈,尽管在修为上都是筑基期,可是他却仍是需要喊自己一声师叔。

    辈分这么高,有些不习惯的说……

    暮言和木萦,还有那个侍女源叶一同出了天丹殿的门,一路到了凤锦阁,几人才刚刚到达,就见到沐谨从殿中出来了。

    “终于是回来了,到底怎么回事?”

    沐谨挥退源叶,让暮言和木萦进了殿坐下后,就问起了此次的事情。木萦是刚刚来仙云宗,按理说是不会有地方过夜的,可是却一夜未归,想想就知道这其中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于是木萦就把事情的经过给沐谨说了一遍。

    “杜堂宏那家伙,就是以对下面人苛刻才在仙云宗出了名,不管是对低品阶炼丹师,还是那些学徒弟子,都是个个不当人看。下发的任务根本不管人家能否完成,如果到了时间还完不成,就会不问原由的责难。”沐谨手搭在扶手处,指尖一下一下有规律的敲击着,把其中的内情告诉了木萦。

    “这次的事情应该很好想了,他给林菁布置的任务根本是她完不成的,她就算做了。那完不成就还是会被罚。既然如此还不如逃避掉责任,以病为由来躲掉,就算也会被罚。但也会轻一些。”

    听完木萦讲完前后经过,暮言也才知道了木萦经历了什么,点点头道:“林菁借病跑了,那主管她的陈林肯定就会逃不了被骂的命运。可是天丹殿的弟子自己的活还忙不完,怎么可能会愿意接这活?所以陈林才会跑到外面找人。你正好撞了上去。”

    木萦闻言就有些无语,自己这还真是运气好,连这种事情都能刚巧碰上,也幸好她本身就是个炼丹师。所以他们想拿丹药来污蔑自己是肯定行不通的,只是——

    “师父,那杜堂宏行事这么偏颇。就没有人去管他吗?”

    木萦很疑惑,杜堂宏既然行事这么不公正。还欺负下面的人,人人对他都是惧怕有加,那他上面竟然都没有人去压制他,就任由他这么做下去?

    “杜堂宏他虽然做事古怪,可是做为一个炼丹师来说,他的能力还是毋庸置疑的,他下面的人虽然害怕他,但是却想从他这里学真本事,因为他炼丹水平好,不过才金丹前期就能炼出五品丹,且丹药的杂质还比较少,所以门派对他还是很器重的。”沐谨缓缓说道。

    木萦听到这就又有疑惑了,“师父,不知仙云宗最高品阶的炼丹师是几品?”

    “天丹殿的殿主,也就是你柏呜师兄,便是仙云宗中唯一的六品炼丹师,也是这里最高品阶的炼丹师了。”

    “师兄?”木萦有些疑惑,不该是师伯吗?

    “你伯鸣师兄只是金丹后期,他把毕生的所有精力都用在炼丹之上,在修为并没有太大的造诣,他现在的修为也是他靠丹药堆上去的,否则连这也达不到。至于他的师父,在数年前便已经仙逝了。”沐谨感叹着道,说到这里她也有些唏嘘,术业有专攻,仙云宗虽然是四大门派之首,但是在炼丹水平上却是与丹香山差的太多,丹香山品阶最高的炼丹师是七品的,六品炼丹师有好几个,而他们仙云宗却只有伯鸣一个,伯鸣的师父以往也是六品炼丹师,可是年龄到了极限,所以寿元一到便逝去了。

    木萦听到这里,也明白了仙云宗和丹香山的差别,更是懂得了为何丹香山的人那么有优越感的原因了。

    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