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木萦仙记-第18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戳耍跃鸵晕丫昧恕

    “和你打斗的妖兽必定有些阴毒,你可能是有阴气入体了,这种伤,你还是找个五品以上的制药师看看吧。”

    五品以下的制药师根本看不好她的病,那些人只会在她伤势更严重后才会看出来,不过那时就已经为时晚了。

    木萦提醒到这里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所以多余的话也没有再说,就拉着罗小柔和杜心儿离开了。(未完待续。。)

    ps:  咳,我还是更新了 … …

    因为今天能抽出时间,所以就更了吧,至于这个月我要休息的那一天,就往后再推推,然后休息前一天提前告诉你们。

 409 初次生意

    苗琪悦在木萦走后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叫住她,不过她随即又止住了,想了想后就一咬唇,转身离开了流岚殿,走之前只是跟葛小青道了个别。

    葛小青只是朝她点点头,接着也离开了。

    若是平常,那她哪里会走的这么爽快?她巴不得多跟葛小青说一些话,哪怕葛小青不怎么理她她也一样会纠缠着,可是她现在实在是被木萦的话乱了心绪,假如真如木萦所说的那样,那她就得赶紧抓紧时间把病治好,否则她现在就已经在修炼上有所影响了,若是再多些时间,难保她的修为不会受影响。

    木萦那天过后就又回到自己的汀芳阁中炼起了丹,筑基后期到金丹期是一个相当大的坎,若是她得到《元灵秘录》以前,怕是要十多年才有可能达到金丹期,但是她现在已经有了最适合的功法,那想必用不上两三年就有可能到达了。

    修炼的快了,她炼的丹也就越多,因为她在回复灵气上所用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所以炼丹越发的有效率了。

    木萦早就已经把六品以下的所有丹都炼过一遍了,且在以往几年,她把那些丹药中可以改良丹方的基本也都重新试了一番,所以现在,她的目光也就放的更高了,那就是六品丹药。

    只是她六品丹的丹方实在是太少,比起所有六品丹来也只是九牛一毛罢了,这可让木萦有些发愁。因为只有她看的丹方多了,自创起来才会更容易。不过这个问题没有让木萦发愁多久,她就遇到了一个好机会。

    这一天她还在修炼。就被师父沐谨给叫到了她的住处,等到了之后,木萦就有些诧异了,因为她在那里不仅见到了沐谨,还见到了几日前见过的苗琪悦,除了她外,还有一个正一脸焦心的中年男人。

    “师父。”

    木萦先是跟沐谨请过安。之后就有些疑惑的看向她,“师父叫弟子来是为了何事?”

    “这位便是木师侄?”

    就在此时,那位中年男人突然出声。冲着沐谨问道。

    沐谨点头,“正是我徒木萦。小萦,这是源冰殿殿主,快叫苗师伯。”

    苗师伯?木萦在见过苗琪悦后。小柔和心儿就把苗琪悦的家世告诉了自己。这么说来,这位苗师伯就是苗琪悦的父亲了吧?不知他们过来这里,是为了什么,莫非跟苗琪悦的病有关?

    “是,木萦见过苗师伯。”

    “师侄免礼。”那苗海十分客气,甚至冲着木萦笑了笑,这越发让木萦摸不着头脑了。她朝着苗琪悦看了看,发现苗琪悦本来正看着自己。可是当自己朝她看过去时,她竟然连忙扭开了头。同时两手还有些紧张的攥在一起。

    “师侄,小女说你一眼就看出了她的病情,不知可有此事?”苗海十分和颜悦色的问。

    “是。”果然是因为她的病,可是他们来找自己做什么?那天木萦跟苗琪悦说完后,就已经把那件事给放下了,这都过去了三天,他们还没有找人治好吗?

    “小萦,你苗师伯是想让你给琪悦治病的。”沐谨此时突然开口了,“但是我不知你能不能治,所以就把你叫来问问你。”

    “治病?”

    木萦有些诧异起来,怎么来找自己治病了?

    “是这样,你那天说小女身子有问题后,我就特意找到了伯鸣那里,经他一看,的确是看出了小女有些不对劲,可是……”说到这,苗海就苦笑起来,颇有些担忧:“可是伯鸣只能看出不正常,却不能找到治她的法子。”

    那天苗琪悦一回来,就十分惊慌的把木萦的话转告了她的父亲,爱女如命的苗海一下子就惊住了,在问了女儿她在修炼上的确开始有些阻碍后,他就连忙带着苗琪悦去寻了伯鸣。

    伯鸣是仙云宗中唯一一个六品炼丹师,他为人正直道义,对于熟悉的需要帮助的人也是来者不拒,但是他太沉迷于丹道了,平日里都是在闭关炼丹,想要找他并不容易。他们那天去时,伯鸣就正在试着炼一炉六品丹,一等便是两天,等到伯鸣出了关后就爽快的答应了苗海的请求,给苗琪悦查看了一下,可是他看完后却说:“小悦的病我治不了,我只是炼丹师,并不是制药师,若是简单一些的病症我还可以试试,可是她的,我怕是无能为力了。”

    伯鸣的这番话,是把苗海给惊到了,他没有想到这病就连伯鸣都看不好!

    不过随即他就明白了,伯鸣的确是专注于炼丹术,对于制药的研究并不高,所以他这并不是推脱之辞,而是真相确实如此。

    “那这仙云宗,便没人能治小悦了吗?”苗海喃喃道。

    仙云宗的炼丹术是弱势,制药就更不用提了,最多也只是四品的,不过这也是无可厚非之事,他们的综合实力强,修士的普遍修为也是四大派中最为突出的,更何况不仅他们仙云宗,其余三派中除了丹香山外,其它两派的炼丹术更是差劲,像是万剑门,就是一个六品炼丹师都没有,就连五品的,也不过只有两个而已。

    “仙云宗是找不到人了。”伯鸣毫不隐瞒的讲,看到苗海脸上的悲色就提醒道:“不知道小悦的病是谁给看出来的?不如你去问问他,看他有没有解救之法。若是实在不行,我可以请我丹香山的好友前来帮忙。”

    这话倒是让苗海眼前一亮。

    是啊,就连伯鸣也只是能看出琪悦受了伤,却说不出个原因来,但是那个木萦却连琪悦是受了阴毒妖兽的伤都能看出来,这是不是说明。她是有办法的?

    苗海身为元婴期修士,当然是认识有五品制药师的,可是那些人中却没有离他近的。他就算是去请人,也得看人家的时间,赶过来也需要时间,所以若是仙云宗中真有人能治好爱女,他当然乐见其成。

    所以他就带着琪悦过来了,打算来碰碰运气,如果真不行。那再去请他那些老友吧。

    其实不管是苗海,还是苗琪悦,都对此行前来并不抱希望。因为伯鸣已经是六品炼丹师,可是都不能治好她,木萦只不过是个筑基期修士,又怎么可能会帮上忙。但是两人心中都有些希冀。木萦既然一眼看出了她的病。那会不会有解救之法?

    “伯鸣会炼丹,可是却不懂制药,其余人就更是不精通此道。所以木师侄,今天就特来打扰,看看你是否能帮上小女了。”苗海此时也是放下了身段,对着木萦十分的温和,一点也没有平日里的元婴期修士架子。

    木萦眨眨眼睛,还不待说什么时。就听到了沐谨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小萦,你若是能治。还是给她治了吧。”

    木萦闻言就略有些诧异的抬起头,却看到沐谨正淡然的看着自己,并没有刚说完话的样子,她再看看苗海和苗琪悦,他们正等着自己的回答,好似没有听到沐谨的话一般。

    原来是传音,木萦恍然。

    沐谨的意思,木萦也大概也明白,苗琪悦这个人虽然看起来并不是个好相处的,可是她却有一个元婴期的老爹,若是自己施以援手了,那他就算是欠了自己一个人情,一个元婴期修士的人情,那可是相当有分量的。

    木萦眸光一闪,脸上出现了纠结之色来,苗海和看似不经意,实则却在牢牢注视着木萦的苗琪悦顿时心中就是一咯噔,就在他们觉得木萦会摇头说不会治时,木萦却是点点头,“我能治。”

    “什么?!”

    元海惊喜的不能自已,瞬间就站起了身,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说真的,他来这里也不过只是试一试而已,因为他知道木萦是筑基期,心想着她这种修为,怎么可能会治好琪悦的病?可是她一眼看穿琪悦身上的问题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于是在伯鸣的提示下才想着过来试一试,但是他没有想到,木萦竟然真的可以治好她!

    苗琪悦眼睛猛的一亮,嘴角也惊喜的微勾,可是接着她又有些狐疑了:木萦真的能治?

    沐谨将他们父女的表情尽收眼底,突然说了一句:“小萦她是五品炼丹师,哦对了,她以前在丹香山,且还是上一届丹艺大比的第一。”

    沐谨的语气似是毫不以为意,可是眼中的得意之色却没有逃过木萦的眼睛,木萦忍不住抿唇一笑,知道了沐谨其实是很得意的,只不过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而已。

    而沐谨这话说完,苗海和苗琪悦方才真的愣住了。

    “五……五品炼丹师??”

    苗海目瞪口呆,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中的可是阴冥兽的伤?”木萦却在此时直接问向了苗琪悦。

    苗琪悦还没有从刚听到的这个消息中回过神,就听到了木萦的问题,于是就下意识的点点头,不过随即她就愣住了:伤她的的确是生活在地底的阴冥兽,那阴冥兽体内都是阴气,正是被它伤到,才会让自己体内存下了隐患,这事木萦为何会知道?

    苗海却是眼睛一亮,对于木萦的本事再无怀疑。

    女儿说过木萦一眼就看出了她伤,而且还说伤她的妖兽很阴毒,正是因为这句话,他才会带着女儿来碰运气,可是现在木萦居然直接就说是阴冥兽伤的女儿,这让苗海对她的能力激动不已。

    “想要治好苗姐姐,是没问题的,但是却需要几味比较难寻的药材。”木萦点点头后就冲着苗海道。

    苗海连连点头,一点犹豫之色都没有:“需要什么灵草师侄尽管说,我会准备好三份的量给师侄尽快送去。”这也是找炼丹师炼药的规矩了,想要让人炼丹,那就得按丹方准备三份灵草送去,炼丹师一般都能炼出一份成功的丹药来,如果有剩余的材料,那也是默认归炼丹师了。

    木萦点点头,直接就在现场列了个单子来,苗海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心中急促的想要把灵草找齐,于是感激了一番后就带着苗琪悦离开了。

    “小萦,我考虑过了,你既然在炼丹上有特长,那就不要藏着掖着了,这样的事就是要让整个仙云宗的人知道,现在正好是个机会。”

    在那两个人后走后,沐谨就跟木萦谈了起来,“你虽然是我徒弟,可以靠着这个身份在仙云宗衣食无忧,但是只有你自己有本事了,才能让人打从心里敬重。”

    木萦只是筑基期,而在仙云宗中,只有木萦一个人是筑基期的亲传弟子,这无疑就是个活靶子,会让人把讨论的焦点集中在木萦的身上,而且想来也知道不会有什么好话。

    “仙云宗的实力虽然强,可是炼丹师却很稀缺,若是你靠这个站住脚,那在仙云宗中就无人能动摇你的地位。”

    仙云宗中最高品阶的炼丹师只有伯鸣一个六品的,而五品炼丹师也不多,可是木萦却是其中年龄最小、潜力最大的。所以当木萦是个五品炼丹师的消息传出来,她就会被仙云宗的长老们注意到,这样在修炼和灵草资源上也会优先提供给木萦,到得那时,她就会是人人仰望的对象。

    炼丹师的地位本来就高,而年纪小、品阶高、未来发展潜力大的木萦,自然地位也会水涨船高,到得那时,再也没有人敢在背后对木萦说三道四,提起她便会只有恭敬与仰慕。

    “而且所有炼丹师都是要靠丹方和灵草活的,丹方多了就会增长炼丹的见识,灵草多了才能在实践中飞速进步。若是靠你一个人去收集,那有些珍贵的灵草和丹方就会与你失之交臂,可若是有无数人帮你收集,你就不用操心那些事情了。”

    会炼丹,自然会有人相求,那时别人当然会乖乖的照你的要求来做,你想要什么,别人就会尽心尽力的帮你找了,自然也就不用木萦费神。

    “而且你不仅是个炼丹师,还是个制药师,你能达到五品制药师的程度,那在整个仙云宗就都是独一无二的,甚至还超过了你伯鸣师兄,所以你的地位就可想而知了。”

    沐谨看着木萦,很仔细的给木萦分析利弊:“之前我们没有透露,是因为你不过刚到仙云宗,而且也没有好的时机,现在苗海就是个现成的机会,我们可以借他之口把你的能力给传播出去,这样自然会让别人信服你。”(未完待续。。)

 410 坦白

    如果木萦真的治好了苗琪悦的伤,那苗海就欠了木萦一个人情,不必木萦说,他自己就会把这个事情给宣扬出去了。由一个元婴期殿主来帮她做宣传,别人当然就会信服她,这比她自己说出去要可信的多。

    木萦闻言就有些感激了,沐谨这番话是完全的为她在考虑,沐谨看起来虽然有些洒脱不羁,可实际上还是很心细如发的,她收了木萦这个弟子后虽然没有日夜守在身边教导,但也是很认真的为她的将来在考虑。

    “是,谢谢师父。”

    “你也不必怕有太多人来打扰你,你是我的徒弟,身份地位不够的,也根本没那个胆子敢过来找你,你只要定下规矩,那些人自然会拿你想要的东西与你作交换了。”

    “弟子只想要特殊的灵草和六品以上的丹方,其余的并不需要。”

    “好,这事我会交由秦风来处理,等你替苗琪悦治好伤后,我就让他把风声透露出去。”沐谨点头道。

    “是。”

    “哦,对了,你去领取功法了吗?可有寻到合适的?”此时距离她让木萦领功法已经过去了好几日了,也不知道木萦有没有过去。

    木萦神色一动,“已经领过了……至于功法,十分合意。”

    沐谨闻言就欣然点头:“当修士在功法殿中释放出灵气后,就会有功法与之相和从而自然出现,这种形式下得到的功法基本都是十分合用的。咦。说到这里我倒是忘记问了,你是什么灵根?”

    沐谨直叹自己粗心,弟子收了这么久了。却一直不知晓她是什么灵根,连修炼都没有指导过,自己这个师父是不是太不合格了?

    说起来都要怪她那两个徒弟了,子西和暮言都是很有主意又勤奋刻苦的,自己当时收下他们后,只是稍加指点,其余的事情都是他们独立完成的。她自己都没有操过什么心,而且她本身又是随意的性子,想到哪里是哪里。有时候难免会有所忽略。

    现在又收下了木萦,可是看样子,这个徒弟也是个独立自主型的,从来没有因有事需要帮忙而找到她这里。她虽然是觉得自己这样挺轻松的。可是想想,却感觉有些挫败感。

    一个不被需要的师父好似挺可怜的说。

    木萦没有看到脸色瞬息万变的沐谨,而是全部心神都在沐谨的那个问题上。

    她是什么灵根?

    金七安曾说过,自己的这个灵根,他都已经很多年没有听说过了,在大陆上似乎销声匿迹一般。金七安还说过,让她不要把自己灵根的事情乱说,以免惹来事端。

    可是告诉师父。算是乱说吗?

    金七安的意思木萦明白,他是担心木萦若是说出去了。她的这种特殊的灵根会引来有心人的关注,到时候她难免就会丧失了自由,一举一动都有人看着。可是话说白了,她的灵根是长在自己身上的,就算是被人知道了,又能拿自己怎么样?

    这又不是身怀重宝,就像木萦知道,她的迷魂冥火的事最好不要告诉任何人,因为这种东西是可以被人夺走的,那她就有生命危险了。可是灵根这种东西,就算透露出去了,虽然会有些影响,但是这种影响应该不算太过巨大吧?总不能她在仙云宗,会有人垂涎她灵根,从而想要夺舍吧?

    就她的神识强度,对方得是什么修为的人才能夺得了她的舍?

    若是在木萦拜沐谨为师前,肯定不会有这种想法。一是那时候她没有这个必要告诉别人,二是毕竟背后没有撑腰的,假如真出事了也没人护着。而现在则不一样了,有沐谨在,她就算说出去了,想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木萦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对于沐谨的尊重,她不想把自己的事瞒着她,也没有必要瞒着她。做人整日里瞒东瞒西,偷偷摸摸还是很累的。至于另一个原因,则是木萦想要借此机会来为自己找一个光明正大的借口。

    她现在已经是个六品炼丹师了,还是筑基后期修士,以二十二岁这个年龄来说,未免有些惊世骇俗。现在仙云宗的人并不知道她是什么灵根,可能下意识的以为她的灵根很好,可若是有一天别人知道她只不过是个五灵根,但是却已经小小年纪到了筑基后期,且还在炼丹术上有那么突出的成就,那时候他们会怎么想?

    可若是自己灵根的事说出来了,别人会把她身上所有的异常都推脱到元灵根上去,因为他们对于元灵根并不了解,这样木萦就算表现突然些,他们也不会觉得有古怪。

    想好这些后,木萦就深深朝着沐谨看了过去,答道:“弟子是五灵根。”

    沐谨刚刚睁大眼睛,就又听到木萦继续说了一句:“但是……却是元灵根。”

    木萦的面容虽然平静,可是右手却紧紧抓住了裙摆,心中也不由得紧张起来。

    “元灵根……?”沐谨眨眨眼,似乎是反应了一会,接着就猛的站起了身,失声道:“竟是五灵根中的元灵根??”

    木萦点点头。

    “天……你……”

    沐谨实在是被木萦口中的答案给惊到了,她先是认真的看了木萦一眼,发现木萦完全没有说笑的意思,这才算是接受了这个事实,不过紧接着,她就在木萦迷茫的眼神中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

    师父怎么了?中邪了?

    木萦咽了咽口水,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

    沐谨笑的腰都弯了下去,过了许久似是笑够了,就用一种明亮的眼神仔细的盯着木萦看了起来,边看边乐:“我沐谨这是走的哪门子好运气。随便收了个徒弟,竟然还是个五品炼丹师,这也就罢了。居然还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元灵根……哈哈哈……”

    木萦:……

    沐谨乐完了,就终于是止住了笑,认真了起来,“你是元灵根,那在功法殿里得到了什么功法?”

    “是元灵秘录。”

    连灵根都毫不掩饰的说了,这功法也就没有必要隐瞒了。元灵秘录只对元灵根的人有用,别的人知道了也没有任何用处。

    沐谨对木萦给的这个答案并不意外。只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最终叹息了一句:“真是缘分啊。”

    元灵根的人遇到了元灵秘录,比起单灵根修士遇到适合自己的功法还要厉害。

    木萦也赞同的点头:“我也没有想到。元灵秘录竟然会在仙云宗。”

    “你错了。”沐谨突然道:“元灵秘录不仅仙云宗,其余三大门派中也有,只是不到元婴期的人并不知道罢了。”

    木萦闻言就诧异了,“什么?”

    “四大门派历史悠久。这并没有什么可意外的。”沐谨道:“只是因为元灵根的人许久都没有出现过。导致和他匹配的元灵秘录也不被人所知,只有到了元婴期的人方才知道门派里的一些私密事情,对于功法殿中的功法心中有数,这才会知道它的存在,否则你去问别人,保证他们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原来如此,木萦点点头,那就难怪金七安只知道元灵根。却不知道元灵秘录竟然在丹香山也会存在了。

    “你得了这功法可有修炼过?有没有艰涩难懂的地方?”沐谨询问道。

    木萦摇头,“弟子也炼过几日了。觉得并不难,很容易理解。”那无灵秘法从头到属只围绕着一点:平衡。让你在修炼的时候五种灵根也会平衡,且会在平衡中前进,若说难倒真的是不难,只是开始时觉得有些陌生,当熟悉后它就会和修士融为一体,在修炼时也就越发得心应手了。

    “那便好,假如真的有困难,为师还真不一定能帮得了你。”

    沐谨虽然知道元灵根和元灵秘录,可是却不代表她知道内容和修炼方法,假如木萦真的不会修炼,恐怕她还真帮不上什么忙,现在木萦说她会了,倒是让沐谨真的松了口气。

    “有了元灵秘录在,你的修为想要突破金丹期,应该用不了多久了。”

    沐谨说完,突然就手一伸,递给了木萦两个东西。

    木萦一愣,把目光投向沐谨的手心,看到在她莹白的手心中有两块光比皎月般的石头,那石头透出的莹亮光泽让沐谨的手都显得黯淡了。

    “师父,这是?”

    木萦没有认出东西是什么,也对沐谨此举不太理解,所以就没有动。

    “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